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岩風嶼 - 03

  下午小峰進到辦公室,跟上禮拜有點不一樣的就是,小峰桌上的文具都齊全了,桌上還有一些提領文具收據等著他簽名。

  「小峰你看看你還想請購什麼文具,如果沒有、就簽名繳到總務組就可以了。」一個名叫阿芬的同事提醒著小峰。

  「好,謝謝,這樣就夠了。」

  小峰整理著他桌上的東西,順便把一些卷宗歸檔,這時候手機突然響了,小峰心想不知道上班可不可以接電話,上面又顯示私人號碼,如果不接待會兒也不知道怎麼回電,不管那麼多了,先接再說。

  「小峰嗎?我是小海。」小峰很驚訝,因為小海的聲音很好聽,有點小孩子嫩嫩青澀的乾淨,卻又不失一個男孩子該有的味道。

  「小海,你下午沒有上課嗎?怎麼有空打電話過來?」

  「下午第一節空堂,我上網看到你留的電話,你在忙嗎?」

  「我剛剛到辦公室,還不知道今天忙不忙,不過我不能講太久的電話,你給我電話,晚餐時間我打給你。」

  「今天我要跟我老師去吃晚餐,可能不太方便,等你下班我們網上聊好了。」

  「好啊,不過大概要十點喔。」

  「沒關係,我跟老師吃完飯回去也差不多這個時間了。」

  「小海你打公共電話啊,這樣不是很貴?」聽到投幣的聲音,小峰知道學生都不太有錢,他不想讓小海破費。

  「其實不會啊,你手機用中華電信的,如果我用我的手機打給你可能更貴,而且我包包很多零錢,我很精打細算的,呵呵。」

  「是喔,好啦,那你晚上騎車回家小心點喔,網路上見。」

  「嗯,你也是,BYE BYE。」

  小峰掛斷了電話,心裡覺得甜甜的,他心想今晚一定不能再爽約了,就算小海願意再一次原諒他,他也不能原諒自己的。晚餐時間大家都陸陸續續用餐去了,小峰託同事買了個便當,一個人留在辦公室看家,順便可以上網,何樂不為呢?

  ID:goodnews 密碼******。小峰寫了封信給小海,就因為小海的聲音給他不一樣的感覺。

.
  『小海午安,不過等你看到這封信,都該是說晚安的時候了,今天接到你的電話,聽到你的聲音,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咧,一開始我覺得你應該是個內向、說話細細嫩嫩的男生,不過今天倒是令我刮耳相聽了呢!你就像個蠻懂事的大男孩,剛開始我是以你的年紀判斷你,所以把你想像成只是個乳臭味乾的小夥子,呵呵!不過現在不會囉,沒什麼事,只是上來跟你打個招呼,晚上見。

.
  小峰寫了幾句話、就匆匆下線了,畢竟辦公室人多嘴雜,很難預料誰會突然跑進來。

  晚上十點多了,一個人開著車往回家的路上,不過小峰還是繞了道轉進梧銘街,雖然還記得晚上跟小海的約定,不過到「風岩風嶼」看小志一眼、應該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吧。沒錯,小志今天還是跟往常一樣上打烊班,沒有變的還是那樣天真迷人的笑容,小峰沒有下車,心想晃一下就走。不過小志開門送走客人離開時,卻發現了小峰,小志對小峰點點頭給個招牌笑容,小峰尷尬地招了個手,感覺好像做壞事被逮到一樣,小峰下了車隨手拿了些零錢,打算外帶杯咖啡。

  「歡迎光臨!」小志還是幫小峰拉開玻璃門說著。

  「我今天不坐了,想外帶一杯冰拿鐵。」

  「好,麻煩你等一下,你可以先那邊坐,好的話我再跟你說。」

  「沒關係,都坐一整天了,我站著沒關係。」

  小峰真的是坐一整天了,剛好利用這個機會待在吧檯跟小志聊聊天。

  「我上星期六來這裡吃飯沒看到你,你休假啊?」

  「我請假,家裡有一點事。」

  「你……是學生嗎?」

  「對啊,我白天上課,晚上來這裡上班。」

  「那你是高雄本地人嗎?還是下來唸書的?」

  「我是屏東人,不過我……租房子在這附近。」

  「喔,是這樣啊!」小峰覺得對小志的認識突然有重大突破,點點頭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笑容。

  「那你叫什麼名字?」小峰想一次就了解個徹底,反正聊都聊了嘛,竟然也問了他的名字。

  「朋友叫我小冠,冠軍的冠,不是罐頭的罐!」小峰心想我又沒聯想到罐頭的罐,小志你想太多了喔。「因為我從小到大的綽號都是罐頭,呵呵!」小冠自己還解釋著。

  「是喔,還好我沒什麼綽號,其實罐頭也還好啦,以前我大學同學還有雞啊鴨的,更難聽。而且有綽號大家比較能記得你耶,對不對?」

  「那你怎麼稱呼?」

  「我啊,朋友叫我小峰,山峰的峰,不是瘋子的瘋!」

  「哈哈,你那個不用解釋啦,沒有人會聯想成瘋子的瘋啊。」小峰看小冠笑得那麼開心,心裡也甜甜的,一方面小冠把拿鐵咖啡打包好了。

  「外帶多少錢?」

  「外帶比較便宜,七十元。」小峰數數手上的零錢,摸摸牛仔褲的口袋再掏出兩個五塊錢。

  「啊,不好意思、等我一下,少十塊、我去車上拿。」

  「不用了,沒關係,我們這裡客人有時候找零都會給小費,我再拿過來補就可以了。」

  「這樣不好意思,我拿一下很快的!」小峰把六十元拿給小冠,轉身想回車上拿錢。

  「真的不用啦!」小冠突然拉住小峰的手。

  「你是我們這裡的常客,就算給你打個折扣也沒關係啊,真的!」小冠還一直拉著小峰的手,小峰倒是不好意思了起來,不過被他抓住的感覺還不錯,嘻嘻!

  「那就謝謝你囉,下次換我招待你。」

  「呵呵,不用客氣啦!」

  「那我先回去囉,待會有點事。」

  「嗯,BYE BYE!」

  小峰離開「風岩風嶼」,心裡想著如果小海笑起來也像小冠這麼帥不知道多好,哈哈,越想越覺得自己好現實。

.
  小峰回到房裡已經快十一點了,換了條短褲跟一件背心準備上網跟小海做第一類接觸。

  ID:goodnews 密碼******。剛進入主畫面,小海就上前來打招呼了,可見小海注意好久了。

  『小峰,我們用聊天的模式好不好,要不然會常被打擾喔!

  『好啊,你PAGE我,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呼叫你。』小峰不接觸BBS也有好一段時間了,所以BBS線上的功能還真的蠻生疏的。

   很快的,畫面進入了聊天模式,也就開啟了小峰、小海的第一次……

  『小峰,今天好嗎?

  『差不多,辦公室還不是很忙,所啊,有課就上,沒課就上網。

  『說真的,雖然我大一就知道有網路有很多……我們這樣的人,但是我是一直到大四才敢接觸網友耶。』小峰以前真的很封閉,連一個圈內朋友也沒有,小峰也曾經像現在的小海一樣,自卑、委屈、面對孤獨與黑暗。

  『記得你跟我說過,你交往過一個BF,他是你網友嗎?』小海對這方面的事真的很好奇,可能他對愛情有份憧憬,也有另一份的恐懼吧。

  『我上一任的事……說來話長,我想改天再跟你用說的好不好?』小峰實在不想把那一大段的往事用鍵盤敲出來,因為寫出來的東西會失真、自己的情緒可能也會失控。

  『對喔,你上次跟我說過你們的故事很長,改天會親口告訴我,那我就不強人所難囉!

  『小海乖,這樣我才會疼你喔!呵呵,聊聊你的事,我想多了解你。

  『其實我沒什麼事可以聊的耶,我對你的事比較感興趣,你那麼可愛,好想咬一口喔!』聽得出來小海對小峰有一定的好感,三不五時在言語上吃吃小峰的豆腐,也許也只有在網路上,小海才敢面對自己吧。

  『年紀那麼小就油腔滑調,一定很多人被你騙了吧?』小峰突然覺得小海在他面前,好像比較不會那麼武裝自己,小峰真的希望自己可以讓小海快樂一點。

  『我只想騙騙你啊,小峰。

  『想騙我?那騙到手你想幹嘛,我肉又不Q,皮也不嫩了,我看是你這個年輕小夥子的口感比較對味喔!呵呵!』小峰喜歡逗小海。

  『我也不知道我的口感如何,不過用過的都說好。

  『哈哈,小海原來你這麼悶騷!』小峰覺得小海比他想像中的開朗。

  『我是對信任的人才會這樣的,要不然我裝起酷來,你會受不了的!

  『剛好,我比較喜歡酷酷的小痞子,就像你這樣,哈哈!

  兩個人這樣說說笑笑,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小峰也這樣覺得。

  『對啊,我大學同學都說我很酷,幹嘛不交女朋友,還好他們沒有懷疑過我。

  『那你的同學敏感度很差喔,像你這樣明顯的人還猜不出來,哈哈!』小峰很愛虧小海,主要是想逗小海開心,順便耍耍嘴皮子。

  『你亂說啦,我走路像男人,舉手投足也像個漢子,沒人猜得到的!』小海很有自信地形容自己。

  『漢子?我最喜歡偷漢子了!

  『哈哈!不害臊,小峰你真的好狂野喔,這種話你也說的出來。

  『等一下,我去喝杯水,好渴喔。』小峰覺得好熱,屋裡的冷氣還不能澆熄這兩個年輕人的熱情。

  過了兩分鐘……

  『OK,I COME BACK……MY DEAR小海。

  『好想你喔,雖然才短短兩、三分鐘,不過覺得你離開我好遠咧!』小海真的豁出去了嗎?講話這麼大膽、露骨啊。

  『小海你也太誇張了吧,有那麼嚴重嗎?』小峰想起了阿扁的口頭禪,有那麼嚴重嗎?

  『一半真、一半假啦,真的想跟你聊天嘛!

  『可是現在很晚了,都十二點多了,你明天還要上早課哩!

  『早課?!對啊,我們的住持不準我們遲到的,哈哈!你以為我在深山修煉啊,還早課咧,你做作的樣子還真可愛!不過呢,話說回來,我不太重睡眠的。

  『不行,你還在發育,而且如果沒睡飽上課一定會打瞌睡,你先去睡覺。』小峰是真的關心小海。

  『我去睡覺,那你呢,會不會背著我偷找別人聊天啊?

  『小朋友,你真的想太多了,我當然也要趕快去洗澡準備睡覺了啊!』小峰摸了一下身體,夏天還真的蠻容易流汗的,身體黏黏的,想趕快去沖個澡。

  『好啦,我要去睡覺了,你也是喔!』聽得出來小海很聽小峰的話,可能想留給小峰好印象吧。

  『好,我也早點睡,那我們下次見。

  『嗯,小峰晚安。

  『晚安。

  在BBS上小峰實在也沒什麼朋友,跟小海道完再見也就離開BBS了,看一看時間他覺得還早,一股力量拉著小峰往其他同志的網站去了。小冠的笑容、還有跟小海的打情罵俏,「男男貼圖」上林林總總的照片,讓小峰在這樣寂寞難耐的夜裡,跟往常一樣地讓自己滿足了自己……

.
  一連幾天小峰小海通話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不過聊的時間都不長就是了,因為手機費用實在太貴,小峰不希望電話費造成小海的另一種負擔,所以常常小海打電話過來,小峰會要他先掛斷、自己再回撥給小海。雖然每次都只是很簡單的問候,問問對方吃過飯沒?有沒有睡得好、睡得飽,這樣平淡無奇的寒喧,讓他們沒有一般戀人的激情,沒有山高海深的山盟海誓,有的就是一股發自內心的渴望跟關心。

  這天晚上,小峰洗完澡,跟小海剛通完電話,床頭傳來大自然音樂,窗檯上精油燈也散發出淡淡的野薑花味道,就寢前的準備動作一切都就緒,小峰閉上眼睛,感受這一切寧靜及安祥。這時候眼前卻突然浮現阿仁開著車,載著小峰往屏東的路上,小峰很想張開眼睛避開這一幕,但是他知道,現在他能擁有的也只有這時候了,如果一眨眼,可能連這回憶都給不了了……

.
  車子越開越慢,阿仁把車子停在半山間,小峰有點頭暈,阿仁將休旅車的後車門打開,想讓微風吹進車內,讓小峰感覺舒服一點。過了一會兒,小峰還是覺得有點不舒服,阿仁拉著小峰下車慢慢往後走,彎進田間小徑,大約過了十分鐘,迎面而來的一大遍黃色花海,一望無際的油麻菜花落在他們的眼前,好美的花田啊!

  小峰一掃暈車的陰霾,做了個深呼吸,鄉下的味道果然跟市區不一樣,這是小峰覺得最美的一個早晨,阿仁拉著小峰的手,他們踏過田埂上的雜草,一步一步慢慢地飄在花海裡。這樣輕輕地走著,小峰覺得很幸福,感覺包圍他們的油麻花都笑了!

  「我現在想要聽你唱歌,嗯,一首快樂的歌……」小峰撒嬌著要阿仁唱歌給他聽。

  「你知道我不會唱歌,你唱給我聽好不好?」阿仁捏捏小峰的小肚子,連阿仁都跟小峰撒嬌了。

  「不行,上次我教你的咧,你趕快唱,不唱就是不愛我!」小峰搖晃著阿仁的手,也只有在這樣沒有人看見的時候,小峰才能這樣肆無忌憚的跟阿仁撒嬌了。

  「好,我愛你,那你要跟我一起唱。」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的這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許認識某一『仁』,過著平凡的日子……」

  小峰最喜歡聽阿仁唱「我只在乎你」了,而且還把認識某一「仁」的仁唱的特別大聲,阿仁聽到這裡把小峰摟得更緊了,兩個人一唱一和、一句沒一句的把這首歌唱到最後。阿仁把小峰轉過身來面對自己,雙手搭著小峰的肩,低著頭輕輕吻了小峰的唇,幾隻飛過天空的小鳥啾啾地叫著,油麻花是這幅畫的主角,他們兩個矗立在花中,黑色T恤跟黃色花海成了強烈對比,小峰墊著腳,主動抬頭回吻了阿仁,那麼用力,那麼清楚。

.
  小峰摸著自己的嘴唇不願意醒來,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接過吻了,曾經在夢中跟陌生人發生過關係,就是沒有跟其他人接過吻,連夢中都沒有,不過、卻還是醒來了,臉頰留著淚的痕跡,每次想起阿仁都還會隱隱作痛,小峰爬起身,走到衣櫃前,翻開一件毛衣、取出一個壓在下面的盒子上,房裡微微的精油燈光、透著窗戶外頭昏暗的月光。

  不過小峰對那盒子裡的擺設卻十分清楚,一封信在最下面、上面一本全新的筆記本,裡面壓著幾片奧萬大的楓葉,筆記本旁邊有一個小首飾盒,裡面放著一只白金戒指、旁邊擺著一張寶石證明書,壓在筆記本上面的有四顆墾丁沙灘上撿回來的石頭,小峰摸著石頭,心裡卻想著……「你不說過要把墾丁沙灘上的石頭撿光,你才會離開我,為什麼你給我的石頭才四顆,你卻不在了,騙人騙人……」想著想著淚又不自主的滴下來了,小峰很久沒哭了,這樣也好,自己跟自己說好,這次哭完絕對不要再為他掉一顆淚了。

  這時候小峰房裡的鈴聲突然響了,這麼晚了,小峰自己也嚇了一跳。

  「這時候會是誰?阿杰小馬小海都通過電話了,難道會是阿仁嗎?」

  小峰多少次曾經渴望電話那頭是阿仁,卻沒有一次是真的,這次也不例外。

  「小峰是我。」話筒傳來的是小海的聲音。

  「小……小海,是你喔,你怎麼還沒睡?」小峰清了一下喉嚨,怕小海聽出自己剛哭過了聲音。

  「躺在床上睡不著啊,不知道你睡了沒?想找你說說話。」小海故意壓低音量,因為他擔心自己吵醒小峰,有點不好意思。

  「我也是躺著還沒睡著……睡不著。」小峰放下手中的石頭,輕輕地放回去。

  「是喔,怎麼睡不著啊,你剛剛不是說你洗完澡了,今天要早點睡?」

  「對阿,我是躺在床上,聽著催眠音樂,想要早點就寢,偏偏就是不能入眠,可能知道你要再打來。」

  「哈哈,騙人,你怎麼可能知道我會再打來,甜、言、蜜、語!」小海散發出年輕小夥子的嫩氣。

  「對啊,我就愛說甜言蜜語給你聽,你喜歡嗎?」小峰想延續夢裡的甜蜜。

  小峰越來越大膽逗著小海,都還沒見過小海本人,竟然也試著調起情來了……

  「小峰你真是的咧,你今天吃錯藥了喔,呵呵!」

  「對耶,我吃錯藥,我吃了相思藥。」小峰藉著這樣打情罵俏、稍稍平復了剛剛的情緒。

  「是喔,那跟我吃了同一種藥。」小海也不甘示弱的虧了小峰。

  「那不知道你相思的對象是……是哪個高幹子弟啊?」

  「秘密!」小海故意不說,不過小峰卻很清楚地知道的,要不然誰會三更半夜不睡覺打電話來呢!

  「好,你的秘密我不揭發,但是你總要讓我知道、你打電話給我是不是想我啊?」

  「不想你打電話給你幹嘛?」小海最後還是鬆了口了……

  「雖然想我,可是你也要睡覺啊,明天再跟我說你今晚想我就好了啊,要不然我會擔心你睡不飽。」

  「嗯……我是突然想聽聽你的聲音嘛……」

  「好,我知道,那你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啊?」

  「那你剛剛說你睡不著,為什麼啊,想什麼事?」

  「我喔,想到……」小峰實在不想騙小海,不過又覺得說自己想起阿仁好像不太妥。

  「想到以前的一些事啊,想著想著你的電話就來囉。」

  「以前的事喔,那你可以講,你跟你前BF的事給我聽了嗎?」

  「你還記得喔?」小峰以前答應過小海,改天會用電話跟他說阿仁的事。

  「嗯……我很想知道,像我們……這種人……都是怎麼樣談戀愛、又怎樣分手的……」小海說話吞吞吐吐,因為他老是覺得「像我們這種人」很難啟口。

  「其實跟一般人沒啥兩樣,只是我們不能公開地牽手走在路上,少了一張婚約的束縛,就像我跟阿仁,我沒有權力去挽回什麼、要求什麼這樣而已。」小峰心情已經平復多了,只是講話口氣慢了點,不過沒有難過的情緒在裡面。

  「那你跟他還有再連絡嗎?」

  「他是說過他會再打電話過來,會一直陪我到我找到下一個BF,不過很明顯的那都是屁……謊話。」小峰本來想說屁話,不過還是收了回去,他不要讓小海以為自己沒風度。

  「那你還會想他吧?」

  「說不想是騙人的,那麼多回憶跟過去,只是想的感覺,不再參雜那麼多情緒了。」小峰邊講話邊把盒子整理好,依著感覺把東西放回原位,處女座的關係吧,所有的東西,在小峰眼裡,都該到自己的定位,包括感情。

  「忘記一個人要多久啊?」小海的問題就是這麼簡單,不過卻很難回答。

  「多久喔?真的很難回答,等你談過戀愛、你就知道要多久了,也許你要忘記一個人的時間比你……跟他在一起的時間還要久……」

  「聽起來好像蠻諷刺的,花時間跟人談戀愛、卻要再花更多時間去癒合。」

  「每個人不一樣啊,也許你是讓別人花時間的人。」小峰覺得小海在感情路上是比較屬於佔上風的一方。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寧可不要談戀愛。」小海壓低聲音說著。

  不知道小海是怕自己受傷還是怕傷了別人,或者應該說小海怕被大多數的社會眼光射傷吧。

  「不要這麼下定論啦,我是跟你講分手的可能後續發展,當然可貴的還是戀愛的過程啊!」小峰試著想讓小海遠離恐懼。

  「我也不知道,也許我一輩子就不會跟……男的、談戀愛,時候到了就結婚了。」

  「我想我是不會結婚了。」小峰不想耽誤一個女人,也不想被女人束縛,更因為小峰從來沒有想過要牽起一個女人的手。

  聊著聊著,小峰要小海趕快上床睡覺,反正星期六就要在浪漫的墾丁見面了,小峰覺得小海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課業照顧好、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儼然一副大哥哥的氣勢。

.
  其實到目前為止,小峰還是不知道自己對小海的感覺,只把他當成是一個新朋友、一個會讓他窩心、讓他牽掛、讓他有點心疼甚至有點遐想的朋友。

  這種感覺小峰從來沒有過,以前對他好的同學或朋友,都是生活在一起,大家常見面,也同時擁有很多的共同朋友、共同的話題,可是現在跟小海就不一樣了,不知道小海是圓是扁,甚至他連一個圈內朋友都沒有,更別說是共同朋友了,唯一的共同話題還是一個會讓小海自卑、不願面對的身份,所以小峰也真不知道……他跟小海的友情是怎樣累積下來的。

.
  星期四晚上,原本是小峰要到台南,跟阿杰小馬吃飯的不成文規定,不過因為星期六一大早就要一起去墾丁,所以先取消了。下了班,小峰車子轉進梧銘街上的「風岩風嶼」,小冠習慣性地幫小峰打開玻璃門。

  「歡迎光臨!」依照往例小冠給小峰一個靦腆的微笑。

  「咦?今天怎麼就你一個人啊?」小峰察覺櫃臺、還有外場只有小冠一個人。

  「沒啦,其他人被老闆叫進去開會,嗯,也不算開會啦,就討論一下店裡下個月的行事曆吧!」

  「哇!你們店這麼有規模喔,跟我們公司一樣耶,每個月都要開工作檢討會。」

  小峰想起每個月的例行性開會就覺得很火大,因為每次開會訂的規矩從來就不會執行,感覺上只是做做樣子、唬唬人而已。

  「老闆他很認真看待週年慶這個活動的。」

  「是喔,你們『風岩風嶼』開幕要一年了嗎?感覺好快哩,那對於我這個老主顧有沒有特別優惠啊?」小峰環顧了一下「風岩風嶼」,感覺上對這裡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小峰都習慣坐在同樣的位置吧,熟悉的當然是小冠給他那副迷人的笑容囉!

  「優惠當然有啊,只是啊!老闆他還在研究活動的方式,所以才要其他同事進去開個小會。」   「那你怎麼沒進去一起研究啊?」

  「老闆昨天晚上就跟我說過了,所以我今天耳朵就放個清靜囉!」

  「我們今天晚上要提早打烊,你上去坐一下,我請你喝杯玫瑰綠茶。」

  「提早打烊?怎麼沒聽你們提過。」

  「對啊,你兩天沒來了,我們有貼出小告示牌,你都沒看見。」

  「我兩天沒來喔?我都不知道哩,你還偷偷計算我什麼時候沒來喔!呵呵!」小峰覺得小冠有點細心,難怪會讓很多客人覺得窩心,不過應該不只對我這樣吧。

  「我們最近提早打烊一小時,因為要準備週年慶活動的事啊,宣傳DM還有看板之類的。而且,咦!你待會有沒有事,等一下順便留下來好了,請你吃蛋糕。」小冠的邀請有點害羞,不過卻看得出來小冠很開心。

  「是你生日嗎?」小峰依直覺猜著。

  「對啊,我們老闆要請大夥在這裡吃蛋糕和宵夜。」

  「先祝你生日快樂囉,不過其他人我也不認識,留下來可能會蠻尷尬的。」小冠領著小峰坐在二樓靠窗位置坐下,後面小房間就是他們小小會議室,老闆跟其他員工在裡面講話,隱約還可以聽見他們講話嘻笑的聲音,小峰心想他們這個老闆還不錯嘛,跟員工可以打成一片。

  「小峰不會啦,我還打算介紹你給我們老闆認識咧!」

  「介紹給他認識幹嘛?」小峰心想老闆八成是個老頭吧!

  「介紹跟老闆說你是我們這裡的夜間常客啊,而且你又喜歡吃我們這裡的藍莓蛋糕和牛腩小火鍋,這些都是我們老闆特別要廚師和餐點師傅準備的喔!」

  不知道只是巧合還是怎樣,小峰突然對他們老闆有點好感和莫名的……說不出來的神秘。

  「小冠不用啦,下次有機會,這樣我覺得真得太不好意思了,說不定你老闆也不喜歡不速之客。」這時候樓下風鈴響起,應該是有客人進來了。

  「喔!不會啦,小峰我先下去,你考慮一下。」小冠接著就下樓了。

  過了幾分鐘,小峰聽到身後那間小房間的門被打開,一陣嘻笑的聲音突然變得好大聲,小峰沒有轉頭,只隱約聽見有人要出去拿蛋糕、有人被分配去買香檳。透過落地窗,小峰看見「風岩風嶼」一樓門口,有人機車騎出去、接著就一輛白色AUDI也跟著開走,小峰心想開A6的AUDI車子的應該是老闆吧!真的很巧,小峰也最喜歡AUDI的車,感覺很有質感、車身又不大,小峰心想,車子裡的主人到底何許人也?

  「小峰,我們老闆去拿蛋糕了,今天也要打烊了,你要留下來喔!」

  「不過、我該走了……」

.
  小冠一直希望小峰能留下來,不過小峰還是覺得不太妥、堅持要走,所以拒絕了小冠的好意,小峰喝完最後一口玫瑰綠茶,跟小冠道完再見,剛走出「風岩風嶼」,那輛白色AUDI也同時停在門口,小峰好奇心驅使故意把動作放慢,想看看是什麼樣的老闆、對員工這麼客氣和善,這時候小冠也跟著後面走出來。

  「忠哥,要不要幫忙提?」

  「喔!不用了,蛋糕在小愛車上,她的車就在後面,你等她一下。」原來老闆「忠哥」長的還蠻帥的,應該接近三十歲吧,只是眉宇間給人的感覺有點憂鬱,一股莫名的愁寫在他臉上。

  「那……大嫂有要一起過來嗎?」小峰聽的出來小冠問的有點、有點小心翼翼,就像小孩子做錯事一樣,小峰腳步越放越慢,跟忠哥擦身而過。

  「她應該不會來吧,不過有我們跟你一起過生日啊,小愛特地從台南幫你買了,你最愛的佳樂蛋糕喔,開心點!」忠哥搭搭小冠的肩,示意要小冠別想太多。

  「其實我早就知道大嫂不會過來,只是還是想問一下。」小峰鑽進自己車內,心裡起了很多的問號。

  小冠只是過生日,可是怎麼會有那麼多情緒的起伏,到底小冠跟忠哥還有大嫂、小愛是啥關係咧?小愛……該不會是小冠的女朋友吧?唉!算了!回家睡覺要緊。

.
  小峰啟動車子,沿著梧銘街慢慢離開,突然一輛BMW525錯身而過,小峰從後照鏡看見車子停在「風岩風嶼」門口,走下來一位年輕的女孩子,小峰心想:應該就是他們剛才說的小愛吧?

  小峰回到房裡洗完澡都快一點了,一邊拿著浴巾擦著半濕的頭髮,一邊拿起手機,手機上有兩通未接電話,一通小海、一通是阿杰,小峰回撥給阿杰。

  「你找我啊?」

  「對啊,你跑去哪,那麼晚了還不在家、手機也不接!」阿杰聽起來應該是已經睡著了,被吵醒,所以口氣兇兇的。

  「阿杰對不起啦,我剛剛去『風岩風嶼』,手機放車上,回來洗完澡才發現啊!」

  「好啦好啦,每次都有藉口,我跟小馬早就習慣被你忽略的日子了……」阿杰故意裝可憐。

  「少來,你們兩個不要聯合欺負我、我就偷笑了,說啦!那麼晚了什麼事?」

  「本來說星期六一大早要去墾丁嘛,可是我跟小馬那麼早還要從台南坐車去高雄,爬不起來啦!」

  「不要跟我說不去了喔,那以後什麼事都不好商量。」

  「呵呵!我們早就想到你會來這招,墾丁當然還是要去啊,只是我跟小馬想說,星期五晚上我們先去你那邊過夜,這樣星期六我們就可以一起起床、一起出發啦!」

  「咦?!也可以喔,只是你們要打地鋪喔?」

  「知道啦,這種分寸我們兩個還懂得啦,我們誰也沒敢要你這個小公主讓出床鋪來啊。」

  「小公主?公你的頭咧,如果我生在古代,嗯,我想我應該是個小貝勒爺吧!哈哈!」

  「好,我的小貝勒爺,先敲定這樣,讓我這個小宮女先就寢好嗎?明兒一大早還要幹活呢!」

  「准!就賞你個睡眠吧!BYE!」

  小峰跟阿杰小馬常常玩這種古代無聊的宮廷遊戲,至少打發個時間,也就只有這樣的好朋友才懂得裡面的默契吧!

  小峰沒有回電話給小海,一來是因為太晚了,二是因為還想著小冠。

  其實,有時候真的很奇怪,小峰常常會把小海跟小冠放在一起,明知到他們是倆個沒什麼關連的兩個人,長得……也不像,可是偏偏就會一起浮現在小峰腦海。

  小峰實在睡不著,邊打開電腦邊放著音樂,究竟只有網路的虛迷世界,適合這樣的夜晚。ID:goodnews 密碼******。一封新信,小海寫來的。

.
  『小峰,今天在學校,我跟同學一直在討論要去墾丁的事,他們當然不知道我要跟你見面的事啊,不過到時候我是搭他們的車,所以要跟你見面我也要找機會,只是不知道會不會……讓你看了就想轉身逃走,呵呵。剛剛跟同學出去吃宵夜,打電話給你、可是你沒有接,你應該還沒回家吧,不過我要去睡覺了,因為一大早還要去做專題哩,上來跟你說聲晚安。小海

.
  小峰笑了一下,感覺小海像一個剛接觸愛情的小朋友,很純,可是小峰擔心他會受傷。

.
  『小海,其實要把網友見面的事放輕鬆,因為我可能也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子啊!你也不用擔心我喜不喜歡你,只要你當我是朋友,心裡的話都可以跟我說的。如果你覺得見面會有壓力,你可以跟我說喔,也許我們等再熟一點、再見面也沒關係啊,這次去墾丁,你就好好的享受那裡的空氣跟水吧!保證跟你們中部的感覺不一樣喔,很晚了,我就不打電話給你了,晚安。小峰

.
  小峰寫完信,卻嘆了一口氣,雖然嘴裡勸小海心情放輕鬆,可是自己心裡清楚地知道,要真正把見面的情緒放輕鬆、是很難的。雖然小峰見過的網友不多,但是後來變成朋友的卻一個也沒有,見面嘛!最好的就是倆個互相喜歡、或兩個互相不來電,如果有那種一廂情願的人,接下來的幾天除了不安寧之外,也許後來連朋友都做不成了。與其說這樣的行為現實,不如說圈內根本沒有正常的交往管道,讓圈內人有多方面接觸的機會,才會造成社會現在這樣的情況。

  小峰一覺醒來、已經是早上九點多了,躺在床上回想昨晚的春夢,對象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一個俊俏的小伙子一直跟自己糾纏著,小峰覺得還是有點累,不知道是睡太久的關係,還是因為夢遺了。小峰摸摸自己的褲襠,黏稠的液體染了一片,其實小峰陸陸續續還是會夢遺,雖然說年紀也稍有了,不過只要十來天沒有自慰,再加上多喝點飲料,當天就會因為做春夢而夢遺了,小峰習慣性的到浴室清洗了一番,換上新的內褲,感覺新的一天要開始了。

  電視螢幕停留在商業非凡頻道,嗯,還不錯,終於止跌了,漲了七十幾點,如果再一直跌下去,小峰都不知道跟阿杰小馬的股票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回本了。算了!反正短期內小峰也不可能把股票賣掉,不看也罷,那做什麼好呢?

  其實每天這個時候的小峰都無所事事,如果不是輪早班,醒來就到巷口買個蛋餅、豆漿當早餐,不過呢!今天卻不甘心只是這樣,一個念頭在小峰腦海裡閃過,到「風岩風嶼」吃早餐吧!小峰從來沒有白天去過「風岩風嶼」,一來嘛!早餐一定比蛋餅豆漿還貴,二來嘛!小冠都上打烊班!基於這兩個充分的理由,小峰習慣也喜歡下班後才去,今天就當成慶祝小冠生日好了,對自己好一點,去吃看看他們的歐式早餐囉!

  走近「風岩風嶼」,小峰心想今天沒有人會像小冠一樣,開門來迎接我了,不過出乎意料的,昨天晚上的老闆「忠哥」幫我拉開了門。

  「歡迎光臨!」雖然小峰嚇了一跳,不過當然還是馬上回了一個招牌笑容。

  「先生一位嗎?第一次來我們這裡喔,想坐一樓還是二樓?」忠哥真的很客氣,讓小峰不忍心拆穿他的猜測。

  「我坐樓下好了,一樓是禁煙區吧?」

  「是啊,想坐哪個位置?」忠哥揮著手,示意介紹了一樓的格局。

  「這裡好了。」小峰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經過忠哥介紹的幾組套餐,最後小峰點了法國土司和一份沙拉加一杯玫瑰奶茶。

  小峰覺得「風岩風嶼」有一個跟其他咖啡廳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這裡的禁煙區是在一樓,可能是配合客人方便,很多餐廳一樓都是吸煙區,可是小峰非常不喜歡煙味,一聞到,鼻子跟眼睛就會不舒服。

  記得以前大學老師跟小峰說過,熱空氣比一般空氣輕,所以煙會往上飄,如果吸煙區設在一樓,再加上樓層的隔間如果做的不好,坐在二樓的人,幾乎接收了一樓飄上去的二手煙,所以照理說把吸煙區設在二樓才是對的,像台南的「楓言楓語」就設計得不太好,上次跟阿杰他們去就嗆得小峰很不舒服。

  小峰常常把這個理論告訴他身邊的朋友,他希望有朝一日如果有機會開店,也一定會注意到這種細節。其實小峰很想問問忠哥,問什麼他要把吸煙區設在二樓,不怕吸煙的客人覺得麻煩而影響生意嗎?還是有其他理由。

  小峰瞄了忠哥幾眼,他長的真的很不錯,而且昨晚臉上那股憂鬱已經不見,看起來更吸引人,小冠昨晚說的大嫂,應該就是忠哥的老婆,不知道她漂不漂亮,跟忠哥登不登對?

  不過令小峰更好奇的是,為什麼她沒來參加小冠的生日會,而忠哥要小冠不要想太多,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玫瑰奶茶要回沖嗎?」小峰邊發呆邊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就把奶茶喝光了,不過細心的忠哥可能一個人在吧檯也閒著無聊吧,立刻就發現小峰桌上的玻璃壺見底了。

  「謝謝!加一半就好了!」很快地,忠哥把回沖好的玫瑰奶茶輕輕的放回桌上。

  「吃的還習慣嗎?」

  「不錯啊,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你們的玫瑰綠茶……」完蛋了!不知不覺說出自己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

  「咦?你喝過我們的綠茶啊,我們的茶葉都是請人直接帶回來的,很純、也不會喝到假貨。」

  「嗯!我平常也都喝你們的綠茶,今天想說早餐該喝點奶茶之類的,不過也不錯喝啦!」

  「不過我對你不太有印象……」忠哥稍皺了一下眉頭。

  「對啊!這是我第一次白天來,我幾乎都是你們快打烊才來,十一點過後吧。」

  「喔!這樣啊!那你應該認識我們晚班的店長囉?」

  「應該不認識,我很少跟你們的店員講話,不過店長應該記得我,因為我每次都點一樣的東西、坐同一個位置。」

  「下次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一下好了,店長他年紀輕輕的、不過朋友卻不多,唉!他太……內向了……」忠哥這樣講,小峰卻回想不起來,哪一個服務生像他形容的一樣,因為小峰每次來,他們都說說笑笑的,好不熱鬧哩。

  「好啊!不過別麻煩你啦,下次我問小冠哪一個是店長就好了。」

  「小冠?你認識小冠!他就是店長啊!」

  「不會吧!他不是還在唸書?」難怪!上次小峰錢不夠,他還說拿小費補一下就可以了,小峰還想說一個工讀生怎麼敢這麼做,原來小冠是店長啊,好小子!

  「他還在念大學,晚上來這裡上班,幫我……賺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忠哥話說了一半又收了回去。

  「真了不起耶,我很欽佩這樣的學生,以前我有幾個大學同學也都像小冠這樣,更奇怪的是他們成績都很好。」

  「你大學畢業了?!」

  「對啊!我畢業幾年了。」小峰自己說的都有點不好意思,都大學畢業、當完兵了,看起來還像個學生。

  「真是看不出來,我還以為你跟小冠差不多年紀呢!」其實小峰自己心裡面不否認,因為這樣的話,第一次看到小峰的人都會這麼說。

  「呵呵!」小峰除了禮貌性的再給一個招牌笑容之外,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是謝謝他的讚美呢,還是說沒有啦……你不嫌棄。哈!不過這種話小峰也真的說不出口。

  「那你是……白天的店長,還是……」其實小峰早聽小冠說過忠哥是老闆,只是故意找話題想逗逗他。

  「我喔,我的頭銜很多,是白天店長、也是晚上的店長,白天如果我沒來,就會另外有一個白天店長,那如果我晚上不在,小冠就是晚上的店長。呵!那你知道我是誰了嗎?」來這套!老闆就老闆,幹嘛繞口令啊,不讓他知道小峰的厲害怎麼行。

  「聽你這樣詳細的解釋,我知道你是誰了,嗯……忠哥。」哈哈!想跟小峰耍嘴皮子,還早呢。

  「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忠哥?」感覺上忠哥應該嚇得倒退了三步。

  「就知道啊,我知道的還多著咧,嘻嘻!」這次小峰可是給了忠哥一個詭異的笑容。

  「哈哈!你很好玩咧,我們小冠就需要你這樣的朋友,讓他開心點!」我們小冠,什麼跟什麼啊,小冠到底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啊。

  「小冠他看起來蠻開朗的啊。」

  「唉!他私底下很……一言難盡。總之他需要走出那個陰霾。」小峰再也笑不出來了,聽到這樣的話,他突然很心疼小冠,到底現在的小孩子都怎麼了,有那麼多心事嗎?小海這樣,小冠也這樣……

  「跟你講這些話、因為我覺得你是一個不錯的朋友,既然你都知道我是忠哥,可見小冠已經當你是好朋友才告訴你的。」

  越接近中午,「風岩風嶼」的客人越來越多,忠哥也越來越忙,小峰本來想更進一步的了解種種不解的事,看樣子今天是沒辦法了。小峰準備買單要離開,不過,忠哥堅持要請客。

  「人很多、推來推去不好看!」忠哥把兩百塊塞回去小峰胸前的口袋。

  「算跟你交個朋友嘛!」聽忠哥這樣講,小峰也就默許了。

  「那……謝謝了,我先走囉。」

  「BYE!」小峰心裡想,下禮拜一定要找個時間來會會忠哥,只有這樣才能把所有的疑團解開。當然包括樓上的信封,還有台南的「楓言楓語」……

.
  下午來到辦公室,可能是因為週休二日前夕,同事們的心情大多比較輕鬆,女生嘛!就討論明天要去哪裡SHOPPING,男生就研究手裡的股票還有欲上市的手機,小峰則是扮演兩邊串場的角色,不過跟大家還不是很熟,所以不能表現得太過,先讓大家留下一個沉默寡言好印象,以後要讓小峰表現的機會還多呢!小峰覺得一般人都不喜歡話太多的男生,所以心裡這樣盤算著。

  「小峰你呢?放假喜歡去哪裡啊,想不想跟我們一起去關仔嶺?」突然一個女同事丟來了這句話。

  「拜託,想也知道小峰要陪他女朋友,哪有時間跟我們去!」

  「是喔,小峰你女朋友在做什麼的啊!」一陣七嘴八舌,小峰只是笑笑應付了一下,天知道他們一定是講到沒啥話題,才轉到小峰身上的,不過這樣也好,當他們聊得越開心,小峰才能毫無顧忌地上網囉!

  ID:goodnews 密碼******。咦!郵差又來按鈴了。

.
  『小峰,我想問你喔,你覺得一見鍾情可靠嗎?是不是很多人都以外表來論定一個人,是不是很多人都是先在一起、然後再開始認識對方?那這樣的感情基礎奠定的理由在是什麼?其實我很不認同這樣的愛情,可是我在MOTSS版看到的好像都是這樣的人,而我……好像沒有更好、更正當的理由去反駁他們、更別說看不起他們了。可是我就不喜歡這樣的方式,甚至應該說,我想要跨出第一步,不過卻害怕這樣方式換來的結果……

  明天就要見面了,我也聽了你的話心態要放輕鬆,別期待太多。可是,一顆心就還是懸著,因為……剛剛看了一個網友的文章,他說,他跟A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個多月,每天通信、通電話,相處模式就像戀人一樣。有一天跟A約在台中火車站,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見了之後,他好傷心、好難過。為什麼見面的感覺,跟網路上、電話中的完全走了樣,他說自己很現實,跟A喝完一杯飲料掉頭就走,留下一個楞在街頭的網友。雖然一直責怪自己這樣的態度,不過,更讓他不能原諒自己的是,他以為A會寫信或打電話來罵他,而他也做好準備跟A說對不起之類的話,不過,A什麼都沒做,只淡淡寫了一句『謝謝你撥空陪我喝飲料』。

  小峰,很諷刺對不對?!大家都不想自己是掉頭就走的人,可是更不希望是那個被遺落在街頭的人……明天就要去墾丁了,不管怎樣,我們都不要掉頭就走好不好,至少……至少一起數個幾顆星星,那怕一百顆、五十顆也好。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我……你就跟我說你會冷,想回去飯店,這樣我就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