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8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風岩風嶼 - 05

  海浪聲很大,人群的喧嘩聲也不少,不過在小峰耳裡就只有手錶「滴答滴答」的聲音。

  一分鐘又過去了,那個人依然在原地左顧右盼,小峰打定了就是他,鐵了心要過去搭訕。

  「請你告訴我,到底誰說你像孫協志的?說謊精、騙人精……」

  小峰按下車窗,左手頂著下巴觀察那個人的一舉一動,心裡卻想著……

  「夜空再美,賞星的慾望……都被你融化了……」

  突然,有一輛機車停在小峰的門邊,坐後座的那個人跳下車背對著小峰,望著對街的「帆船石」,屁股就擋在小峰臉前。

  「好沒禮貌喔,最好不要放屁,要不然就拿排檔鎖戳你屁屁、以洩我心頭之恨……」

.
  「那你們自己去玩,晚上我回來再叫門就好了,不會吵到你們的啦,反正你們一定很晚睡……」

  「好啦!你自己小心點,那你表哥什麼時候才會來接你啊?」

  「沒關係,我自己等一下好了,你趕快回去找他們!」

.
  他們兩個就站在小峰的正前方,他們的對話小峰也就聽得一清二楚。只是小峰看不到他們的臉,因為後座那個人的屁股還沒有移開,不過其實也不能怪他,因為小峰故意把車燈關掉,誰也料想不到停車場裡藏著一個躲在車上的人。

  後來騎車的人掉頭走了,留下來那個人的屁股也離開的小峰的視線,小峰瞄了一下他的側臉,「唉!如果這個是小海,我就原諒他剛剛用屁股瞄準我的無禮!」

  小峰早已經忘了剛剛在「帆船石」門口左顧右盼的那個「普通人」了,心裡想著如果我是眼前這個人的表哥就好了。小峰靜靜的看著他,他長得眉清目秀,五官組合的還不錯,輪廓也清楚,身材也很適中,簡單的說算帥!最重要的他有著陽光般的眼神跟笑容!

  小峰以欣賞的角度默默的看著他,他打了個哈欠,彎腰打了小腿上的蚊子,在小峰眼裡,他的一舉一動是那麼吸引人!

  他往前走了幾步,望了望對面的人群,看起來是在找表哥吧,又過了幾分鐘,小峰決定先放棄那個在「帆船石」等人的「小海」,小峰心想……

  「先讓他等一會兒,讓我先目送這個小帥哥走吧!」

  小峰想歸想,他倒不敢遲到太久,畢竟說好了,都是朋友,自己不能當小朋友的壞榜樣,所以決定等這個小帥哥的表哥接走他之後,就要下車到對街認人。小峰離小帥哥只有兩、三步遠,再加上小峰在暗、小帥哥在明,所以小峰倒可以肆無忌憚的「觀察」他,小帥哥東挪西挪、一副找不到表哥的樣子,後來拿起了手機,撥了電話……

  就在同時,小峰的手機也響了!小帥哥嚇了一跳,因為他不知道他後面車子裡面有人,小帥哥馬上轉過頭來,跟小峰的目光交接,不過小峰也嚇了一跳,應該說是驚豔吧!因為小帥哥的正面真是好看,就連驚嚇的表情也是很可愛!

  不過只停留了大約兩秒,小帥哥把眼神移開了,繼續聽著他的手機。

  小峰這時候才回過神來,他拿起了手機,螢幕上顯示「小海」兩個字,不過小峰卻沒有接電話,因為他知道這一接,他就得移開小帥哥的目光了。不過很快的,小帥哥就把頭轉回去了,響了好幾聲,沒人接吧!小峰看小帥哥把電話掛掉,而小峰自己也沒接小海的電話,小峰心裡越來越掙扎。

  「我可以這樣見色忘友嗎?為了看帥哥,竟然連小海都不理了。」

  不過後來理智戰勝了慾望,小峰撥了電話給小海……

  「嘟……」

  突然站在小峰前面的小帥哥手機也響了,這次換小峰嚇了一跳。

  「喂!小峰你在哪裡?」小海劈頭就問。

  這次小峰真的嚇到了,心跳加速!因為……小海的聲音好近好近、感覺就從不遠處傳來!

  「小海……」小峰擰著電話,往窗口叫了一聲小海。

  眼前那位小帥哥,左手的電話還貼在耳朵,像慢動作畫面般的慢慢的轉過來……

  四目交接的那一剎那,空氣似乎也凝結了,小峰的心跳聲、幾乎也蓋過了海浪聲,小帥哥的眼睛睜得好大好亮!露出驚訝、害羞的表情。

  「你、是、小、峰、嗎?」小海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講。

  「嗯!你呢?是、小、海、嗎?」小峰點點頭,學小海、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問著。

  「你……」小海突然說不出話來,擠出一抹尷尬的微笑。

  「先上車好了!」突然小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這樣的氣氛,他從來沒有幻想過,真的,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因為一個小男生……心跳加速成這樣,尤其是一個不以為意、天天跟他通電話的男生。

  小海關上手機,繞過車子前面進了小峰的車子,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秒鐘,不過小峰卻利用這短短的時間做了幾下深呼吸,小峰轉過頭去,迎接小海的到來,看得出來小海很緊張,小海的雙手讓大腿夾在中間,邊把玩著他的手機。

  「我以為你在等你的表哥!」

  「你偷聽我講話喔!」小海也轉過頭來回著小峰的話。

  兩人再次的四目交接,一樣的亢奮,不過多了一份熟悉。

  「我還以為那個是小海!」小峰手指著對街的那個還在等待的人。

  「哈哈!你就把我想成那樣喔……」

  「不是啦!因為,他就一直在等人,一樣是白色衣服、一樣是短褲,長的又像明星啊!哈!」小峰支支吾吾好不容易做了一番解釋。

  「哈哈!他像哪個明星啊。騙人啦!你一定就覺得我……不好看對不對?」感覺小海像在撒嬌。

  「不會啊!你長的很……」這下子換小峰不好意思了起來。

  「說啊!我又不會怪你!」

  「你很好看啊!」小峰很認真的說著,只差沒有把剛剛第一眼、看到小海驚豔的感覺說出來而已。

  突然又沉默了幾秒鐘,應該是小海聽到小峰這樣說他,高興到說不出話來吧。

  「那……我們去看夜景囉!」

  「好啊!你不用開冷氣,我們吹吹海風。」

  小峰發動車子,隨手把冷氣關上,往山上的路上出發了,小峰側眼瞄了一下還在「帆船石」門前左顧右盼的那個人,心裡想著,如果他也是在等網友,他的心情一定比我更複雜吧。小峰有一股心酸的感覺,突然希望有一個人能出現把他載走,帶他去看夜景、數星星,讓他也能擁有一個浪漫的夜晚。

  「小峰,你怎麼不說話啊?不開心喔?」

  「沒有啊,看到你怎麼會不開心,高興都來不及了呢!」

  「呵呵,真的假的,還是逗我開心啊?」

  很快地,小峰跟小海已經找到平日講話的默契,陌生的感覺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像平常一樣開玩笑、關心對方的口吻。

  「那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小峰小心翼翼地說著。

  「好啊!你問,我的答案一定包君滿意!」

  「那我問了喔,你看到我本人……覺得跟你想像的有差很多嗎?」

  「說真的嗎?」小海突然好嚴肅,小峰有股不祥的預感。

  「嗯,你說吧,反正都是朋友啊!」小峰自卑感作祟,因為他真的會擔心小海不喜歡他了。

  「其實你……給我的感覺真的差很多!」

  小海沒有轉頭過來看小峰,繼續低著頭玩著手機。

  小峰真的有點難過,因為,小峰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小海了。

  突然小峰的手機響了,不過螢幕上卻出現「私人號碼來電」,小峰想不出是誰的來電,因為小峰的手機裡已經儲存一百多個號碼,照理說沒有這樣突來的朋友。

  「你怎麼不接,還是我在這裡不方便講電話啊?」

  「不是啦!因為沒有顯示號碼。」小峰邊說邊拿手機讓小海看了一下。

  「那更要接啊,如果錯過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好啊!」感覺小海話中有話,好像有點吃醋喔。

  「喂!」小峰最後還是接了。

  「小峰嗎?我是小冠。」

  「小冠?!」小峰又嚇了好一大跳……

  今天到底怎麼了,感覺有一連串的驚訝?

  「小峰很不好意思,有沒有打擾到你?」

  「不……會啦!有什麼事嗎,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其實小峰是又驚又喜,他從來不知道小冠會打電話給他,應該說小冠怎麼會知道小峰的電話。

  小峰不知道坐在旁邊的小海心裡怎麼想,會不會以為別的網友打來的?小峰用餘光瞄了小海一眼,小海看著窗外,享受自然風的清涼。

  「我是拿顧客資料表出來看的,是你之前在我們店裡填的意見表,你忘了喔」

  「喔!我想起來了!」小峰還記得當初在表格後面,還寫說店裡的服務生很棒之類的話。

  「想起來了唷!不是我偷偷去調查你!其實是有件事想麻煩你……」

  「你說看看啊,看我可不可以幫上忙。」小峰很期待又很矛盾小冠的要求。

  小峰邊講電話、邊開車實在有點危險,不知道是不是坐在旁邊的小海,還有電話那頭的小冠讓小峰太緊張了,車子幾乎有點蛇行,加上又是半夜了,來來往往的車速都很快。

  「小峰你先停在路邊一下!」小海靠近小峰輕輕的說了一聲。

  「怎麼了?」

  「小冠你等一下……」小峰同時跟小海、小冠講了話,一下摀著話筒、一下轉過頭來,不過講話的同時也就慢慢的把車子停了下來。

  「小峰讓我來開好了,這樣方便你講電話。」小海沒有生氣,只是出自內心替小峰著想。

  「小冠你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小峰邊回答小冠的對話,也就下了車,準備跟小海換位子,跟小海擦身而過的瞬間,輕輕碰了小海的手,其實小峰偷偷的希望,待會兒可以正式牽起小海的手,而不是那樣短暫、毫無痕跡。

  「我們店裡的石頭該換了,只是最近跟忠哥都沒時間去墾丁,所以啊……」

  「喔!要我幫你們買些石頭回去對不對!」

  「不是不是!」

  「我們想請你幫我們到海邊揀幾顆比較特別的小岩石。」

  「用揀的?」

  「對啊!我們不用買的,那感覺太商業了,我們想要一些,看起來……比較有紀念價值、有感覺的石頭。」

  「嗯……有一點難懂哩!呵呵!」

  小海很貼心,他知道風很大,怕小峰手機聽不清楚,自動的把小峰旁邊的窗戶關了上來,小峰轉過頭,對小海笑了一下,做了一個謝謝的表情。

  「就是要放在我們櫥窗裡的石頭啊!你上次不是有看過?」

  「嗯,我知道啊,那些都漂亮,應該是買的,不像用揀的耶。」

  「其實那些都是……揀的,忠哥的弟弟揀的,只是我們都沒時間再去墾丁,所以想麻煩你……」

  「好吧!只是我不敢保證,我會揀到漂亮的石頭喔。」小峰皺了一下眉頭,因為他覺得漂不漂亮很主觀,也許揀的石頭小冠他們店裡不喜歡,豈不是很尷尬?

  「不會啦!忠哥說你看起來就很有審美觀念哩!真的!」

  「真的喔!好吧,你跟忠哥都這麼說了……呵呵!」小峰心想既然連忠哥都誇獎了,大家高興就好。

  「先謝謝你了!那我……不打擾你了,我要準備下班了,晚安喔!」

  「嗯,晚安。」小峰掛上電話,想趕緊找個話題跟小海聊,要不然真是不好意思。

  小海真的很窩心,當小峰掛上電話的同時、又把車窗放了下來。

  「小峰你看海!」

  「好漂亮喔,月光灑在海面上,海都亮了!」

  右手邊是海,左手邊是山,右手邊亮著的海靜靜地躺著,像有人灑下一片網,讓人看了心情不開闊也難。

  「這條路這樣開對嗎?因為你在講電話,我就憑直覺一直開、一直開,也不敢轉彎」

  「啊?!我也不記得了,好像遇到叉路的時候要左彎上去……」小峰轉頭看了窗外,一副很陌生的感覺。

  「哇!剛剛有遇到叉路耶,不過我沒有往左轉上去……」小海吐了個舌頭,好像自己做錯事一樣。

  「沒關係啦,迴轉就好了,就當兜風吹吹海風也很好啊!」

  「嗯!真的好舒服喔,在這裡開車一點也不累……」小海把車子調了頭。

  「要不要換我開?」小峰轉頭看著小海,好帥喔!

  「不用啊!我不累,累了跟你說,再換你開!」

  「小海……」小峰欲言又止。

  「怎麼了?繼續說啊。」

  「你剛剛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咧!」

  「有嗎?什麼問題?」

  「你說我……本人感覺,差很多……」

  「對啊!那就是答案啊!」

  「那……」小峰真的快被小海氣死了,明知道小峰在說什麼,還故意裝傻。

  「那……難道……你要問我,喜不喜歡你喔?」小海一副輕鬆、俏皮的說著。

  小峰可是既緊張又尷尬,覺得自己像在坐雲霄飛車,被這個小朋友調侃了!不過卻又不能明說,只怕越瞄越黑。

  「這邊右轉上去……小心喔,路蠻小的。」

  「放心!我開車又不是一天兩天,安啦!」

  「哈哈!臭小子,那請問你開車開多久了啊?」小峰心想,你這小子才十九歲,頂多也才開一年的車吧,口氣這麼大!

  「嗯……很久了咧,快四個月了。」

  「哈哈!四個月!這種話你也敢講?」

  「很久了耶,我們可以在短短兩個禮拜變成……好朋友,四個月,都可以……」

  「都可以怎樣?」小峰專注的看著小海,濃眉、單眼皮、薄薄的嘴唇,簡直就是性感的化身。

  「都可以……把車開得很好了啊!」

  「是喔,就這樣?騙人……」

  「喔!對面的車子還開遠燈,很缺德耶,一點駕駛道德都沒有……」撲面而來的強光讓小海感到不舒服。

  「你也開遠燈,讓他嚐嚐刺眼的滋味……」

  「不要啦!閃一下暗示他就好,要不然開山路、兩個人都開遠燈很危險耶!」

  「嗯!很有安全概念,優良駕駛喔!」

  「知道就好,那怎麼獎勵我?呵呵!」小海偷偷地笑著。

  「一個吻!現在要我頒獎嗎?」小峰故意逗他,想試試小海的反應。

  「先不要好了,領獎是很神聖的,這個時機場合不對。」

  「開玩笑的啦!你我素昧平生,我才不敢喔!呵呵!」

  「耶!到了,是這邊嗎?」車子右手邊剛好是一塊空地,小海很快的轉移了話題。

  「對啊,找停車位、停車就可以了。」

  停好車子之後,小峰在後車廂拿了一塊野餐布、還有一支小手電筒,因為靠近海的地方,躺著看夜景,有野餐布是最方便了,這是小峰多次來墾丁的心得呢!

  走在小徑上,兩邊都是雜草,沒有路燈,還好小峰帶著手電筒。小峰走在前面,帶領著小海往前走。

  「小海你小心喔,有很多石頭。」

  「嗯……」

  雖然走得很慢,可是在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小峰跟小海還是走的跌跌撞撞。

  「小心!」小峰看小海差點跌倒,叫了出來。

  這時候小峰直覺反應拉起小海的手,兩個人就這樣走著走著,走到了最後。

  「小峰你的手好嫩喔,你看我的手比較像大男人的手。」

  「我知道啊,我摸得出來……」牽著小海的手,小峰是很興奮的,可是就不知道小海怎麼想。

  找到了一塊小空地,雖然說隔幾步距離還有其他人,不過這已經是最好的位置了,再過去,人就更多,若再往前挪,地勢就比較崎嶇,躺起來就不舒服了,兩個人把野餐布攤開、鋪在這裡,小峰、小海肩併肩坐在一起。

  「你還沒跟我說為什麼你……一直沒接電話的原因,那時候我很擔心耶!」

  「對不起啦,可是那時候我也不好過你知道嗎?」小海說這件事聲調提高了不少,感覺他也經歷過一場浩劫一樣。

  「下午我跟同學租了一輛水上摩托車,因為一個小時要一千塊,所以我們只租一輛,大家輪流騎,兩個人一組,大家都覺得很刺激,騎了一兩趟之後,因為女孩子會害怕,所以後來剩下我跟我同學繼續玩。風浪很大,我的衣服都被水噴濕了,我同學興起,想說剩下十五分鐘,乾脆騎遠一點,我們就越騎越遠、越騎越遠,我回頭看海灘上的人越來越小……最後就小到看不見了……」

  「後來呢」小峰雙手摩擦了一下手臂,有點涼意。

  小海挪了一下屁股,往小峰身旁再靠過去了一些,兩個人已經是緊鄰在一起了。

  「小峰你會冷唷?」

  「一點點,你呢?」

  「我還好,那…這樣呢?」小海突然用自己的手掌包住小峰的手。

  小峰覺得好溫暖,不過突然有點害羞了起來,怎麼會這樣,照理說害羞的應該是小海啊,怎麼會是我?

  「難道…我喜歡上小海了?」小峰覺得自己生理也開始有反應,慢慢的…慢慢的漲大,這下子更害羞了,小峰微微的挪了一下雙腳,讓自己舒適一點,可是又怕被小海看出來。

  (那小海也有反應嗎?)小峰很怕自己自作多情,原來喜歡一個人是這樣子的,那麼羞怯、那麼在意對方的感覺,原本以為自己長大了、成熟了, 照理說『一見鍾情』不應該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可是,他真的發生了。

  「小海後來呢?」為了避免尷尬還有怕被小海發現,小峰趕快轉移話題,不過小海的手一直握著小峰的手,眼睛也一直直視著小峰,小峰只覺得自己一直發燙……

  「後來我跟我朋友就一直在無人的海上亂逛,其實我們有一點投機,就是想說反正多玩一會兒,業者應該也不會跟我們收錢吧。一開始我們旁邊還有一些零星騎摩托車的觀光客,可是風浪越來越大,大家都騎回去岸邊了,旁邊的人也就漸漸消失,到最後就只剩下我們…我同學越騎越High,可能我們都是第一次玩吧,也不知道騎了多久,其實又會擔心突然汽油就沒了,所以我就提議說要回去了,我朋友還笑我膽小咧……」

  「那你心裡真的一點都不會怕嗎?」小峰光聽起來就替小海感到緊張。

  「呵呵……其實有一點咧,可是為了面子問題……就隨便他了!」

  「以後不可以這樣喔,這樣……很危險,我……也會擔心……」

  小海把小峰的手握的更緊了……雖然小峰聽得很緊張、心裡面卻被握得很亢奮。

  「後來呢?」

  「也不知道騎了多久,當我們慢慢騎回岸邊的時候,遠遠看去,沙灘上的人竟然都不見了,只剩下圍成一團的人群,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突然聽到很急促的哨音,隱約看見沙灘上的人跟我們一直招手,示意要我們回去,我跟我同學還想說完蛋了,一定是超過時間太久,要被罰錢了。

  當我們越騎越近的時候,卻有人騎著水上摩托車直逼我們而來,我同學還想躲開他們,所以就轉了個方向,不過那個人的技術真好,最後他就追上我們了,他很兇,要我們快回去,就在我們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就漸漸傳來警車及救護車的聲音,那時候我們就知道一定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了。

  我們越靠近越害怕,胡思亂想說會不會是我其他同學怎麼了,當我們靠近岸邊停下來,我就看見有一個人躺在沙灘上,上面蓋著一塊白布,我連靠近都不敢,不過在這個同時,警察就跑過來了,要我們過去看看認不認識那個人……」

  「是喔,好恐怖。你有沒有嚇哭?」

  「沒有啦,不過真的嚇到說不出話來。因為我不敢看,所以我朋友就跟警察過去了,那時候我就一直往路上張望,看看我其他同學有沒有在那裡,不過,人實在太多了,又有一點距離,所以我根本看不到任何認識的人。」

  「那時候我也在那邊耶,因為我們剛好也要去海邊……我……很擔心那是你。」

  「對不起啦!讓你擔心了……」

  「那你同學到底有沒有事呢?」

  「沒有,後來我同學跟警察過去一下就又走回來了,他跟我說還好不是我們朋友,那時候……真的是……心跳都快停止了……從來就沒有這麼害怕過……」

  小海吞了一口口水,也做了一個深呼吸,小峰把被小海包住的右手抽了出來,搭在小海的肩上,輕輕拍了好幾下,要讓小海放輕鬆一點,別那麼害怕。

  「後來就看到醫護人員抬了一個擔架下來,把那個……蓋白布那個人抬走了……警察說我們沒事了,趕快上去吧。不過我要上去的時候才發現我們都還穿著泳褲,我跟我朋友要過去拿我們的東西,不過警察不讓我們過去,要我們直接走到馬路上去,我們猶豫了一下,不過警察很堅持,看樣子他們還沒有要走的樣子,我們也只好認了,想說先上去再說,不過我看見警察旁邊還站了幾個年輕男女,女生一直掩著面在哭,我想……出事的一定是他們朋友了……」小海又做了一個深呼吸,看的出來他經歷過一場不可言喻的恐懼。

  「當我們走回到馬路上時,一大堆人圍著我們問東問西,可是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我們還一直再找我們其他同學,後來我同學看到我們,叫了我一聲,當我回頭應聲時,我發現他們已經哭得不成人樣了,一問之下,原來他們以為我們出事了……那時候發現他們好可愛……」

  「接著他們就拿了毛巾讓我擦了擦頭髮,還跟我說我們的包包都還放在海灘上,因為警察已經把那個範圍圍成了一圈警戒線,不准任何人過去,我想也只能等到晚上警察走後才能進去拿了。我們那時候只希望大家都沒事,也不管身上是否只剩下泳褲了……」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忘了我把手機留在沙灘上的包包了……所以才會讓你打了那麼多通電話……」

  「沒關係啦!你安全沒事我就沒事了。」小峰捏了捏小海的肩膀。

  「那時候真的忘記了,是回到飯店換衣服時才想到,而且……你的電話一直記在我手機,我也沒記住你的電話……對不起唷!」

  「真的沒關係,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你好好喔!」

  「呵呵……誰叫你是小海……」

  兩個人吹著海風,感覺距離更近了,沈默了幾分鐘,似乎大家都有心事,就靜靜著,除了浪拍打山壁的聲音外,就剩下昆蟲唧唧的叫聲了……月光參雜著星光,小峰他們身邊的手電筒顯的格外灰暗,小峰索性把手電筒關掉,免得到時候要走回去的時候看不見路了。還是沒有人說話,小峰很想知道小海正在想什麼,不過他又不想破壞此刻的寧靜,現在有種平日沒有的安詳,也許小海也正享受其中吧!

  「小峰,你還記得你還沒跟我說,你跟你上一任認識的事情嗎?」小海轉過頭看著小峰。

  小海看起來有點累,不過憔悴的樣子一點也不醜,反而讓小峰看了有點不捨。

  「你怎麼都還記得啊!」

  「你跟我說的話、說過的事我都會記住啊!」小海笑得很得意,也許他是想表現他對小峰很在意。

  「是喔!那我就不能對你撒謊囉,要不然很容易被你識破對不對?」

  「哈哈……當然啊!」小海順便打了個哈欠。

  「小海你是不是累了啊,還是我帶你回去休息?」

  「帶我回去?!要回我同學那裡還是去你飯店啊」小海笑的好詭異,不過小峰覺得好可愛。

  「你覺得哪裡好?」小峰靠近小海的耳邊輕輕的說。

  「哈哈!好癢!」小海的頭縮了一下,不過卻把小峰的手拉的更緊了。

.
  沈默了,每次在這樣曖昧不明的情況下,兩個人都習慣選擇沈默,小峰是因為不好意思更進一步,萬一小海想的不是這樣不是很糗,可是為什麼連小海也會突然沈默呢?

  難道……小海跟我有一樣的心情?

  突然,小海轉過頭來,在小峰還來不及遐想的時候,已經在小峰臉頰上留下一個吻了,很突然,不過卻不隨便,輕輕一個吻,停留的時間卻不算短暫,小峰亢奮的程度已經達到最高點了,他感覺的出來,小海很投入……

  又沈默了……

  小峰把搭在小海肩膀上的手伸回來,他撥開小海被海風吹亂的頭髮,他在小海的額頭親了一下。

  「你很好看、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帥。」

  小海只是笑笑卻沒有回答。

  「你……覺得我呢?」小峰很緊張,雖然說他覺得小海也很喜歡他,不過那畢竟是自己的感覺,他希望可以聽見小海說出口。

  「你很好啊!」小海有點不好意思,沒有轉頭看小峰,只是低頭玩弄自己的指頭。

  「就這樣?」小峰把小海的頭轉過來。

  「要不然你希望哪樣呀!」

  「你知道的啊!」

  「你……就很好啊……」小海就是不肯鬆口,不知道是真的說不出口還是故意鬧著小峰。

  「很好喔,很好有分很多種咧,是我這裡的天氣很好、還是我開車技術很好、還是說我五官都長齊了所以算很好啊?」

  「哈哈!對啊,我對你要求不高,五官都有就算很好了。」

  「不管啦,你要說一個我很好的具體事實……」小峰不死心,就一直纏著小海這個話題。

  「那我想一下……就……你的手摸起來很好、很舒服!」

  「敷衍我,再想一個……」

  「看起來很年輕、像學生。」

  「還有呢?」

  「長的有點小帥、算可愛。」

  「嗯嗯!接著呢……」

  「很順眼。」

  「後來呢?」

  「什麼後來啊……」

  「那你喜不喜歡?」

  「喜歡什麼?」

  「就你剛剛形容的那個人啊!」

  「你轉過去」小海雙手從背後抓著小峰的手肘,示意要小峰轉過去。

  「做什麼?」小峰順著小海的力道轉了過去。

  小海在小峰的背上用手指寫了幾個字,當小峰再回過頭時,小海卻害羞的躺了下去,躺在野餐布上,望著天上的星星。小海拉著小峰的手,要小峰一起躺下來。

  「這樣很舒服喔!」

  「嗯…」

  「小海你知道嗎,雖然我喜歡墾丁,可是……我現在不喜歡來這裡了……」

  「你不是很喜歡海,你說過,墾丁的黃昏,會讓人不知不覺的走在沙灘上……」

  「那是很久以前的情緒了,自從阿仁在沙灘上說過那些話、又做不到之後,我就覺得海灘沒有那麼美了。」

  「阿仁就是你第一個BF?」

  「嗯,是第一個,也是上一個。」

  「你跟他在這裡認識的嗎?」

  「呵呵!不是啦,沒有那麼浪漫的情節,不過,認識的地方也很……不是普通的地方就是了。」

  「你有跟我說過很特別啊,嗯……我猜看看,圖書館?」

  「不是。」小峰搖搖頭。

  「餐廳?游泳池?」

  「不是。」

  「路上?」

  「不是。」

  「那……三溫暖?!」

  「不是啦,你這小鬼在想什麼!」小峰敲了一下小海的頭。

  「嘻嘻!故意猜的啊,三溫暖很特別咧!」

  「才怪!對我而言那只是性交易的地方……」

  「那是在……KTV?」

  「不是不是!」

  「那你說啦,我幾乎都猜過了。」

  「這就是我要告訴你、而你想知道的故事阿!」

  「好!我洗耳恭聽……」小海做做樣子挖挖耳朵。

.
  星星還在他們的夜空閃爍著。

  小峰做了一個深呼吸,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回憶起那一段塵封往事。

♤        ♤        ♤

  大四那一年的寒假,大約三年前吧,二月十四日晚上,家裡只剩下小峰跟小峰的媽媽,小峰的姊姊跟男朋友出去,弟弟也跟女朋友出去了,情人節吧!留不住有情人的人,小峰的媽媽還笑小峰沒有女朋友,所以只能在家看電視,母子倆就躺在客廳的沙發,看著電視螢幕。

  「你還笑我,都是你把我生的這麼醜,讓我交不到女朋友。」小峰喜歡跟媽媽撒撒嬌,兩個人就像朋友一樣。

  「你如果算醜,那隔壁的阿川不就……」<

  「媽你很壞咧!」

  「我又沒說什麼,只希望你對自己有自信一點,在我們這條巷子,哪一個人不說你帥的……」

  「可是真的沒有人喜歡我,我都二十二歲了……」小峰還沒有勇氣跟媽媽坦白自己的性向,為了維持跟媽媽的關係,所以會跟媽媽討論女朋友的事。

  「你想太多了,在學校一定有人喜歡你對不對?你眼光太高了!」

  「我哪有,今年暑假我就要當兵了,一定沒有人去給我會客啦!很糗耶!」

  「我跟你爸你姐跟弟弟都會去啊!擔什麼心!」

  「算了啦!到時候如果妳跟我吵架,妳一定會訕動他們不要去對不對?」

  「哈哈!所以你就不要惹我生氣啊!」

  「對了!爸去哪裡啊?」

  「他去姑姑家打牌啦!也不回來載我,無聊死了!」

  「說不定爸去過情人節了!哈哈,妳被騙了!」

  「怎麼可能,剛剛我打電話給他,還有聽到麻將聲呢!你不要破壞我們的感情喔!」

  峰媽還是慵懶的躺在沙發,客廳裡除了電視的聲音,就剩下這些無聊的對話了。

  「一個是我爹、一個是我娘,我破壞你們感情一點好處也沒有,我只是就事論事啊!」

  只是因為無聊,所以小峰就跟峰媽閒扯,好打發時間。

  「那你幹嘛不找朋友出去啊,平常節目不是很多?」

  「今天是情人節耶!誰有時間陪我這種好朋友啊!早知道就早點回學校,免得在家裡發慌!」

  「還是我們去看電影,我們就比他們還晚回來,讓他們知道我們也可以過情人節!」講到這裡,峰媽整個人從沙發跳了起來,以為這個主意很不賴!

  「OK!讓別人以為我們是姊弟戀,哈哈!」小峰順手關掉電視,準備上樓換裝去了!

  「十分鐘後見!」感覺峰媽整個人都年輕了起來!

  鈴-鈴-鈴--電話突然響了!峰媽轉身想過去接電話,小峰瞄了一下時鐘,九點十六分,該死的,一定是媽的牌友。

  「媽我接!一定是找你打牌的,不管,我就說你不在!」小峰跟峰媽裝了個鬼臉!

  峰媽只是笑笑聳個肩,隨便小峰的意思。

  「喂~~」

  「請問是劉公館嗎?」

  「嗯,你好!請問哪裡找?找哪位?」小峰給了峰媽一個眼色,心裡感覺上毛毛的。

  「我這裡是警察局……」

  「警察局?」小峰叫了出來,手已經開始發抖了。

♤        ♤        ♤

  在一旁聽故事的小海大概也聽的出來小峰顫抖的聲音,把小峰的手握的更緊、更緊。

♤        ♤        ♤

  峰媽笑不出來了,望著小峰,只希望對方不要帶來任何不幸的消息。

  「劉語晴是你家人嗎?」

  「是我姊姊,怎麼了?」

  「她被車子撞了,現在在榮總醫院,你們趕快過來看她……」

  「榮總醫院?很……嚴重嗎?」小峰嚇得一直顫抖,峰媽也靠話筒近了些。

  「很嚴重,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小峰掛上電話,眼眶都紅了,峰媽拉著小峰的手。

  「你姊怎麼了?」

  「她……出車禍了……」

  「警察有說什麼嗎?」

  「他說……姊姊現在在……榮總醫院,很……嚴重……」

  小峰越想越害怕,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不要哭,我們現在趕去醫院!」峰媽很鎮靜,邊安慰小峰邊走到更衣間換條褲子。

  「他們都不在家,車子也都不在,我們怎麼去?」

  「走!叫四叔載我們去,你打電話給你爸、還有語哲…」峰媽關上燈,拿了手提包,準備把門鎖上,很短的時間,峰媽做了很多事、心裡打了很多主意。

  小峰打電話給峰爸,不過手機沒有開;打電話給弟弟,可是收不到訊號,邊走邊打,也到了四叔的家門口了。

  「四叔、四叔,快開門!」小峰按了電鈴,峰媽在一旁忙著打電話給可以聯絡到峰爸的朋友。

  「怎麼了?怎麼了?小峰你怎麼在哭,你四叔在洗澡。」四嬸出來應門,四嬸回頭看了一下她家的浴室,確定四叔還在洗澡還沒出來。

  「小峰不可以哭,你姊現在最需要我們,不要哭……」

  「二嫂,語晴怎麼了?」

  「她出車禍,現在在榮總醫院,我們家車子被你二哥還有語哲開出去了。」

  「快!我載你們去,語辰你等一下叫爸爸載你們到醫院,我們先過去。」

  四嬸跟旁邊的堂弟交代了一些話,拿著車鑰匙,拉著我們就出發了。

  四嬸飆的很快,可以闖的紅燈都闖了,坐在後座的小峰,眼淚也背著媽媽流了下來;一路上,峰媽的手機一直響,一下子是姑姑、一下子是三叔、四叔,小峰的堂姐堂弟也一直打給小峰關心語晴,就剩下峰爸跟語哲還不知道這件事。

  小峰忍著沒有哭出聲,因為他知道峰媽比他還要堅強,他不要峰媽更擔心。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到了榮總醫院急診室門口,小峰一行三個人走到病床前認人,不過一直找不到,因為,語晴已經被撞到認不出來了,小峰拉著峰媽的手,峰媽一直沒有哭,因為她要小峰堅強一點,她怕語晴看到或聽到會更難過,後來有一位護士走了過來……

  「請問你們是劉語晴的家屬嗎?」

  「對,請問她現在在哪裡?」小峰很激動的回答。

  「她就在這裡啊!」護士小姐指了一個離我們大概只有兩步遠的一張病床。

  天啊!這是語晴嗎,洋裝破爛、腳上流著血不說,整個臉……都變形了,眼睛上面的眉骨也凹陷下去。整個人就像……就像壞掉的玩具。

  「為什麼沒有幫她急救?還讓她躺在這裡!」峰媽有點生氣。

  「小姐是這樣的,劉語晴她目前昏迷不醒,現在醫院也沒有加護病房,我們只有等家屬來再做決定。」護士小姐不疾不徐的說著。

  「那……我女兒有……生命危險嗎?」

  「妳等一下,我請值班醫生過來。」護士小姐說完轉頭就走。

  大約過了一分鐘,有位醫生走了過來。

  「醫生,她有……生命危險嗎?」

  「妳是……」

  「我是她媽媽……」

  「你們要有心理準備,劉語晴她……狀況很不好,如果再一直昏迷不醒,以後就不會醒了……」

  天啊!小峰再也忍不住了,他不想在媽媽和姊姊面前放聲大哭,一個人跑到急診室外面,外面有點涼意,不過再冷也比不過躺在病床上冰冷的姊姊,小峰無能為力,第一次要面對這樣的生離死別,他一點頭緒也沒有,再加上爸爸和弟弟都不在,小峰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媽媽。

  其實,讓小峰更心疼的是要姊姊一個人去承受這樣的痛苦,越想越替姊姊心疼,小峰跑啊跑,跑到了一個涼亭停了下來,只有在這樣沒有人的地方小峰才敢完全肆放自己的情緒。

  突然……

  「你不要哭了,趕快回去陪你媽媽……」

  小峰的身後突然有人講話,小峰嚇了一跳,應該是醫院裡的員工。

  「我媽媽……還好吧……」小峰邊哭邊問著。

  「她跟你親戚在那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因為沒有加護病房了,他們不讓我姊姊住院,可是……可是……至少不要把她丟在那邊……」小峰已經泣不成聲了,一句話也說的斷斷續續,誰都聽的出來小峰真的很傷心。

  「生離死別不都這樣,你媽媽生你姊姊,對你姊姊的感情應該不會亞於你吧,如果連你都不能堅強了,那你媽媽怎麼辦?」

  「我就是……不想讓我媽看到……我這個樣子……我才跑出來的……」

  「那你覺得你媽應該跟你一樣跑到另一個地方去哭嗎?別哭了……醫生都還沒判你姊姊死刑呢。」

  這個陌生人拍拍小峰的肩膀,要小峰堅強一點。

  「我爸爸……也不知道去哪裡了,在我們……最需要他的時候……偏偏找不到他……」

  「那你更應該去陪你媽媽,每個孩子對她來講都是心裡的一塊肉,她現在很需要你在身旁,真的,把眼淚擦乾……快回去急診室。」他把自己的手帕拿給小峰,好讓小峰擦乾滿臉的淚水。

  「謝謝……」小峰邊擦邊往急診室的方向走去。

  陌生人沒有跟上來,只有一個人靜靜的待在涼亭。

  當小峰再次來到急診室的時候,三叔四叔都已經到了,峰媽就一個人站在語晴身邊幫她擦去傷口上的血跡;三叔四叔一直講著手機,感覺上是在聯絡一些人,也許可以擠出一間加護病房給語晴吧。可是院方要語晴趕快轉院,因為實在不能再拖了,院方表示語晴被送來醫院時已經進入昏迷,必須送進加護病房特別救治才可以,他們堅持不幫語晴轉入普通病房,所以語晴就一直被擱置在急診室。

  小峰一直陪在峰媽旁邊,拉著峰媽的手,小峰感覺的出來,雖然峰媽沒有哭,可是整個人在顫抖。後來三叔聯絡上長庚醫院,峰媽就要院方馬上幫語晴轉診,救護車司機拿出紙筆要峰媽簽名以示同意,可是峰媽卻怎麼也提不起筆,已經發抖到無法使力了,小峰看在眼裡,心痛到骨子裡去了。

  「小峰你留下來,等你爸過來再跟他一起去長庚。」三叔說已經聯絡到峰爸,只是峰爸手機剛好沒電,無法跟他說要轉院了,所以峰爸待會還是會過來這裡。

  「媽,你別太難過了,姊姊會沒事的,我們要對姊姊有信心。」

  救護車鈴聲由近而遠揚長而去,留下小峰一個人在急診室前面的花圃。

  看著來來往往的車子進進出出,小峰盼著、等著那輛由老爸駕著的身影。

  「你還好吧?」

  「你是……」小峰剛在整理自己的情緒,被這個陌生人給打斷了。

  「我是剛剛在涼亭遇到你的那個人。」

  「喔,你是醫院的……人嗎?」小峰本還想講他是醫生,可是看起來那麼年輕又不像,可是又不能猜他是護士。

  「我叫劉言仁,也是來這裡照顧病人的,所以你的心情我可以體會。」

  「喔。」

  「你可以叫我阿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