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岩風嶼 - 08

  小峰下了線,情緒一直還停留在寫給小海的那封信,〝阿仁〞讓小峰在感情路跌的莫名其妙,小峰甚至覺得,阿仁給的理由自己完全不能接受,可是,不能接受又怎樣?畢竟真的連一通電話也沒有了。

  現在,有了小海,小峰決定把阿仁在自己心裡的位置割劃清楚,喜歡小海,就不能讓阿仁再威脅到小海,算是對小海的第一個承諾,也算對自己負責。

  拿出深藏在衣櫃裡的鐵盒子,裡面裝滿阿仁給的美麗和回憶,小峰決定讓它成為過去;在抽屜找來一捲寬的米色膠布--如果把它緊緊封死,就再也不會想起阿仁了……

  小峰幫自己信心喊話,希望回憶也就從此停住,拉開膠布,猶豫了一下,小峰動手了。

  「鏗鏗咚咚」盒子裡發出石頭撞擊鐵盒子的聲音。

  「該死的石頭,不先固定住怎麼行?」

  小峰撕開剛剛繞了兩圈的膠布,心裡一個念頭散過。

  「小冠!不是要我幫他帶石頭回來嗎?」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

  「而且這還是墾丁的石頭,如假包換……」

  「難道……」

  「真的注定我要割捨阿仁給的點點滴滴……」

  小峰陷入自己跟自己的拉距戰,每次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做的事,偏偏就會再找個藉口讓自己深陷於矛盾,這就是傳說中,處女座的〝龜毛〞個性嗎?

  以為自己不會再看見盒子裡面的任何東西了,說服自己這次是為了小冠,終究還是打開了盒子,一個一個慢慢拿出了四顆石頭,看見那本筆記本、看見小首飾盒、看見那封信,小峰那股窺視的慾望油然而生。

  「算了……」小峰用力蓋上,鐵盒隨即發出刺耳的聲音。

  一圈一圈慢慢的綑上膠布,也把關於阿仁的記憶,慢慢、慢慢的封住,小峰腦中不想任何事情,只是靜靜綑著。

  上班的時候,小峰在網路上遇見了小海,現在除了寒喧、關心對方之外,兩個人也會互相的問對方:「想不想我啊?」

  小峰每次都很大方的回答:「當然想你啊!」不過,小海都還只是害羞的回答:「跟你一樣!」小峰倒不介意,反正知道小海有這個心就好了。

  小峰跟小海說今天晚上他有點事,可能要十一點多才回到家,要小海如果書讀累了,就先去休息,不用刻意等他的電話,畢竟還是課業跟身體要緊,不過小海還是堅持希望小峰回家給他個電話,也許是比較放心、比較好入眠吧!

  小峰十點離開公司,看他車子的方向應該是要去〝風岩風嶼〞,果然沒錯,小峰剛停好車,小冠已經在店門口迎接他了。

  「歡迎光臨!」送上招牌笑容當然也是小冠必備的。

  「嗨!小冠。」小峰手上除了手機跟皮夾還有一個新光三越的紙袋。

  「昨天很累吧?」

  「對啊……」小峰有點不好意思,昨天累歸累,倒也不至於累到連〝風岩風嶼〞也不能來,主要是因為答應小冠的事沒辦好,當然就不敢來。

  「綠茶還是半糖吧!今天有藍莓蛋糕,要不然來一塊?」小冠走進吧檯邊問著。

  「也好,剛好有點餓。」

  小峰打開紙袋看了看自己帶來的幾顆石頭,心想這些石頭應該可以達到小冠的要求吧。

  過了一會兒,小冠端著小峰點的飲料跟蛋糕坐在小峰的同一桌。

  「還好你都上下午班,白天可以多睡一點。」小冠把東西放在小峰面前。

  「對啊,上這種班有得有失,看自己怎麼去適應了。」

  「現在工作蠻難找的,像你們這樣每天工作時數不長,又周休二日,其實很不錯了。」

  「呵呵!還好啦,勉強可以接受,像你在這裡工作我就覺得也很不錯。」

  「我在這裡時間比較沒有彈性,因為白天要上課,我也不可能上白天班,所以每天除學校就是這裡了。」

  「這裡有冷氣吹、餓了有東西吃、又可以看……可以認識各式各樣的人。」

  「這裡除了客人還是客人,會變成朋友的也都只是點頭之交。」

  「像我們……就會聊天啊!」小峰假裝忙著低頭喝飲料。

  「呵呵!老實說,其實,我覺得你有點面熟。」

  「真的嗎?」小峰一臉驚訝的表情,這會是搭訕的方式嗎?呵呵!自己有這種想法都覺得好笑。

  「我也不確定在哪裡見過你,就覺得一定在哪裡見過面……」

  「在夢中嗎?」

  「呵!呵」小冠笑的有點尷尬。

  「開玩笑的!」小峰趕緊打個圓場,因為也自己覺得開過火了,好像跟小冠還沒熟到那種地步嘛。

  「我知道。」

  「你看這個!」為了避免繼續尷尬下去,小峰趕緊拿出圓場仙丹。

  「哇!你真的有帶回來啊」難得看見小冠驚呼的表情。

  「這些可以嗎?!」小峰擔心小冠會不喜歡。

  「當然可以啊!很漂亮……」小峰拿著石頭在手上把玩。

  「我只……揀四顆……」小峰又說謊了。

  「四顆就夠了,下個月週年慶我們會把這些新石頭擺上。」

  「你每年都會換新石頭啊?」

  「其實這也只是我們的第一年,我們希望可以多改變店裡的擺設,讓客人有不一樣的用餐感受。」

  「喔!你們才剛開幕一年啊,很不錯耶,生意看起來很穩定。」

  「生意是還不錯,我是希望店裡多做些變化可以留住舊客人,一方面也可以吸引新顧客。」

  「你很有生意頭腦喔!」小峰由衷稱讚。

  「呵呵!都是跟朋友學的。」小冠接受稱讚卻有些靦腆。

  「你們連打在石頭上面燈光顏色也很特別。」

  「喔!你也注意到啦!白天呢,我們櫥窗會打著綠光,看起來跟外面花圃顏色相近;如果是晚上,像現在,我們就會配合月光,把店裡天花板和櫥窗打上橘色的光,地板下面透著藍光,讓客人感覺像在海上……」小冠邊講解手邊指著每個講到的地方。

  小峰看著小冠充滿自信及專業的表情,感覺的出來小冠很有心在幫〝忠哥〞經營〝風岩風嶼〞。

  「這些都是你……跟忠哥的idea?」

  「也不算是,忠哥他弟弟是設計師,我們集思廣益,把最後的想法告訴他,他設計出來的。」

  「感覺起來你們在走〝墾丁風〞。」

  「終於感覺出來啊!呵呵!」

  「以前就有種很特別的感覺,只是聽你這樣一講,又更強烈。」

  「你看……連石頭都要是從墾丁帶回來的。」小冠拿起其中一顆。

  小峰的手機響了,是小海。

  「小海喔?」

  「小峰你還沒回去?」

  「對啊,在朋友店裡喝飲料。」

  「我把明天要考的讀完一遍了,就……很想打電話給你。」

  「是喔!」小冠在旁邊小峰實在不好意思跟小海打情罵俏。

  不過小冠專心研究著石頭,看樣子也沒注意小峰在跟誰講電話。

  「你什麼時候回去?」

  「可能要再等一下,因為拿東西來給朋友,順便討論一下事情。」

  「那你待會兒開車小心,回家再打電話給我,我先去洗澡、等你的電話。」

  「嗯,那待會兒聊……」

  小峰掛上電話有點心虛,也不知道自己在介意什麼,就是覺得在小冠面前跟小海聊天有點不自在。

  「女朋友唷?」小冠順口問著。

  「沒啦!我沒有女朋友啊!」

  「你們講話聽起來蠻甜蜜的,呵呵!」

  「別糗我了!」其實小峰是怕小冠亂問些有的沒的,擔心自己穿了幫。

  「這些石頭,你是在哪一個海灘揀的?」

  「就是那個……就在凱薩前面的那個小灣啊……」小峰有點口吃,雖然說那些石頭也真的是在小灣揀的,不過可不是前幾天自己揀的。

  「很特別喔,有我們店的Style!」看樣子小冠是喜歡囉。

  「這些石頭放在櫥窗,一次大概要放多久啊?」

  「如果我或忠哥有再去墾丁,這些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如果一直都沒機會去,可能會放一年喔!」

  「一年喔?」

  「這些石頭……你也想留著啊?」小冠看著小峰。

  「沒有沒有,我意思是說,等你換下來再給我,我……拿回去擺在自己房間。」

  「嗯,放在一個小燈泡旁邊,感覺也會很特別。」

  「下次我就來試試。」

  小峰終究還是想留住阿仁給的回憶。

  「反正,就算是朋友送的東西也不會轉送給別人,留下這些石頭應該不為過吧……」

.
  告別小冠離開了〝風岩風嶼〞,小峰在車上先打了電話給小海,他跟小海說自己大約十五分鐘後就會到家,不過回家想先洗個澡,喜歡乾乾淨淨輕輕鬆鬆的躺在床上跟小海講電話,最好可以講到自然睡去。

  在車上除了想著小海,其實小冠也若有似無讓小峰牽掛著,小峰真的覺得自己以前一定見過小冠,只是,真的想不起來了,也許可能只是在Speed的一面之緣還是……在哪裡四目交接過。

  回到家,只有自己,小峰習慣性的把自己脫的精光,放著音樂,點上薰香燈,「今天來個野薑花吧!」打開櫃子,大概有十來瓶的精油,小峰挑了野薑花、進了浴室,才剛把自己淋濕,室內電話就響了。

  「應該不是小海吧,算了!先洗再說!」

  過了二十秒,手機又響了,是徐懷鈺的〝我不要〞。

  「那麼晚了,家裡找我會有事嗎?」小峰心想應該是家裡打來的吧!

  「完蛋了,一定是太久沒回家,連通電話也沒有,媽要來念經了……」

  小峰邊擦著頭髮,看了一下未接電話,真的是峰媽打來的。

  「媽喔,怎麼知道我在想妳啊?」小峰先下手為強。

  「少來,都不知道你在忙什麼,那麼晚了,打去你房間你還沒回來!」

  「我去喝杯咖啡啦,那麼巧,我只有今天出去,剛好妳就打來了,呵呵!」小峰知道,善意的謊言峰媽都聽的進去。

  「我好消息跟你說!」

  「好消息?怎樣?麻將連莊八喔?」

  「你這小子,是你姊姊語晴要結婚了!」

  「哈哈!語晴上個月就跟我說,品良哥跟她求婚了,是姊姊叫我先別告訴妳的喔,妳消息太慢了啦!」

  「真的嗎?可是,語晴前幾天才跟我說品良跟她求婚,今天品良的媽媽才來提親啊!」

  「好啦,別難過啦,要嫁女兒了,很開心喔!」

  「不會啊,還要擔心語晴嫁過去過的好不好、對方疼不疼她呢!」

  「放心啦,品良哥看起來那麼正派,不會抽煙、不會喝酒、又不像你會打牌,嘻嘻!」

  「我很久沒打了,別盡說這些啦!」

  「妳就安心、放心的讓語晴嫁給品良哥吧!」

  「你不懂啦,改天你自己當父母親,你就知道!」

  「好~父母親真的很偉大、很辛苦、從小就要擔心小孩子,唸書、工作到結婚、一直到生小小孩……」

  「你很皮咧,都幾歲了,也不正經點!」

  「好啦,那妳今天怎麼那麼晚才打電話來啊,妳的美容覺咧?」

  「就那個嘛,睡不太著……」

  「是嗎?呵呵,打牌就打牌,我像那種會笑自己媽媽的人嗎?」

  「不跟你說了啦,都愛亂猜咧!」

  「那……猜中了嗎?」

  「對啦!」

  「哈哈!」

  「小聲點啦,待會把你爸吵醒,我用免持聽筒耶,我在敷臉。」

  「那你忙完趕快去睡,我……要去洗澡了。」小峰怕小海電話打不進來,趕快找個藉口要峰媽掛電話。

  「找一天回來,我們研究一下喜宴的事。」

  「這禮拜好了,OK?」

  「嗯,你也早點睡。」

  「晚安。」

  小峰掛上電話,擦了一下耳朵,真的不到五秒,電話又響了。

  「小海喔……」

  「對啊,剛剛在講電話喔?」

  「嗯,是我媽啦!」

  「那麼晚了,她還沒睡啊?」

  「喔,她才剛打牌回家。」

  「找你有事嗎?」

  「她跟我說,我姊要結婚了。」

  「是……語晴嗎?還是其他姊姊?」小海不知道語晴康復到什麼情形,更不知道語晴復原到可以結婚了。

  「當然是語晴啊!我只有她一個姊姊。」

  「那時候……語晴不是很嚴重?」

  「嗯,語晴她是昏迷了幾個月後才醒來,然後失去記憶幾個月,後來、就慢慢都好了。」其實小峰講到這裡心裡還是很激動,不過看到語晴可以痊癒,甚至可以結婚生子,小峰就很欣慰。

  「好想看看你姊姊喔!」

  「結婚的時候你可以來作客啊,而且,我未來的姊夫很帥喔!」

  「真的喔、比你帥?」

  「你知道我姊夫是誰嗎?」

  「我……認識的嗎?」小海乍聽之下嚇一跳,還以為是自己認識的人要跟語晴結婚了。

  「你不認識,不過你有聽過。」

  「我聽過?是之前那個男朋友後來又回心轉意了嗎?」

  「怎麼可能!那個混蛋,他也許以為我姊姊永遠醒不來了!」

  「那是誰啊,我哪認識你朋友啊?」

  「好啦,要公布答案了,是……阿良。」

  「阿良?那個酒後開車、肇事逃逸、死不認錯……的阿良,Oh!My God!」

  「他沒那麼糟糕啦!」

  「怎麼會這樣?他……你姊姊失去記憶有痊癒了嗎?要不然……」

  「哈哈!你以為我們會在語晴還失去記憶的時候把她嫁掉喔」
  「不是啦,我是覺得不可思議,他是……因為內疚,才要娶語晴的嗎?」

  「你們怎麼那麼會聯想,去年語晴跟品良哥交往的時候,小馬也跟我說,叫語晴小心喔,別放太多感情,品良哥可能是因為內疚才假裝喜歡語晴的,哈哈!連你這個涉世未深的小朋友也這麼想!」

  「你看,不能怪我啊,連你的……姊妹淘也這麼想……」

  「什麼!再講一次!」

  「呵呵,鬧你的啦,不可以生氣喔!」

  「親一個!」

  「趁火搶劫!」雖然是透過電話,小海還是有點害羞。

  「不管,要不然我要生氣!」

  「喔~~都這樣……」

  「快!」

  「啵~」

  「沒感覺!用力一點!」

  「啵~啵~」

  「好舒服喔,下一次來個真的好不好?」

  「看情況,到時候再說!」

  「好,你不親我就我親你!」

  「小色鬼!」

  「那你是小小色鬼!」小峰學小海裝可愛。

  「不跟你玩了,我想知道語晴為什麼會跟那個、阿良在一起?」

  「等我一下。」

  小峰下床把燈關掉,他希望可以跟小海聊到睡著,房裡就只剩下薰香燈的微光,看來平靜且溫暖。

  「我回來了!換你講!」

  「我說,我想知道阿良怎麼追語晴的?」

  「現在很晚了耶,而且你明天還要考試,下一次告訴你!」小峰看了手機上的時間。

  「每次都這樣……」小海一定正嘟著嘴。

  「真的,我是擔心你耶,那下一次順便拿語晴跟品良哥的結婚喜帖給你看,裡面有結婚照喔!」

  「好好好!」小海開心的像個小孩。

  「那你先去睡覺好不好?」

  「嗯,你也是喔!」

  「好,老婆大人!」

  「亂說啦,我一看就知道是……先生……」

  「呵呵,都可以啦!什麼角色我都配合!」

  「不過我……只能固定扮演一種角色喔!嘻嘻!」

  「是哪一種啊?」

  「就是那個啊!」又再害羞了,不知道小海是真的還是裝的,哈哈。

  「喔!我懂了,就是……只能被我壓在下面的那一種!」

  「你很色咧,小色胚!」

  「哪有,我那麼單純!」小峰學會跟小海撒嬌。

  「裝可愛!呵呵!」

  「好了,不玩了,你該上床睡覺了。」

  「好,明天要考試,不能太晚睡、太晚睡精神會不好、讀的都會忘光光……」

  「呵呵,什麼時候學會大人的口氣啊,好像我在學我媽一樣。」

  「你很壞咧,用這招對付你媽。」

  「那你改天教她幾招,讓她來對付我啊!」

  「我才不敢見你媽咧!」

  「為什麼,她很好耶,像朋友。」

  「那她如果問我,我跟你什麼關係?」

  「那還不簡單,我當著她的面親你一下,啥都不用解釋啦!」

  「神經啦你!」

  「嘻嘻!逗你的,我也不敢。」

  「喔,那我敢!」

  「你是故意來找碴的喔?」

  「誰叫你都不聽話!」

  「天哪!天快亮了,你還不睡啊?」

  「怎麼可能,才一點多……五十分。」小海自己也看了一下時間,其實是快兩點了。

  「好好,這次真的,不說再見不行了。」

  「那你也要趕快睡喔!」

  「嗯,晚安,明天聊喔!」

  「晚安。」

.
  掛上電話,實在是很累,不過看小海這麼開心,小峰也覺得很開心。

  希望每天都可以像今天一樣,讓小海帶著幸福的笑容入眠,那應該是兩個人最快樂的事了。

  閉上眼睛,看不見野薑花,不過卻充滿了花的淡淡香味;看不見小海,不過卻覺得好近好近。

  「真的戀愛了!」

  「我真的有人愛了!」

  「我真的……有能力去愛上一個人了。」

  小峰興奮的不僅僅是遇見了小海這檔事,他慶幸自己已經走出阿仁給他的陰影,曾幾何時以為自己不可能會再遇見愛情,如今,一個小男孩走進了他的生命,接續了他還沒完成的愛情故事。

  小峰終於可以宣告世界--

  「我劉--語--峰,要--戀--愛--了--」

♤        ♤        ♤

  可能是愛情給的太濃蜜,小峰這一覺睡的既是安穩又甜蜜,睜開眼睛醒來已經是中午了。

  『今天考的不錯、昨晚也睡的很好,我要去圖書館唸書囉!起床記得喝一大杯的水,永保安康喔!』小峰看見小海留在手機的訊息。

  「呵呵!」小峰覺得有人關心的日子還蠻不賴的。

  小峰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喝下500 C.C的溫開水,他覺得這一杯水是為小海喝的。

  呆了一會兒,精神慢慢清醒。

  「語晴真的要步入禮堂了!」

  小峰除了祝福就是感謝了,感謝天在三年前讓語晴奇蹟似的醒來,感謝天讓語晴可以跟其他女孩子一樣,穿起婚紗挽著疼愛她的男子步入禮堂。

  「品良哥……應該會對語晴很好……」

  「中午?阿杰跟小馬應該也休息了,趕快跟他們說這個消息!」

  小峰撥了電話給阿杰跟小馬,兩個人都覺得語晴嫁給品良哥,這是意料中的事,他們見過品良哥幾次,一致認為他將會是新好男人,有時候還會跟小峰開玩笑。

  「小峰,你要叫語晴把她男朋友看緊一點,要不然改天被你電到?那還得了?」

  「對啊,小峰你單身那麼久了,語晴男朋友又是你的菜,你千萬要忍著,別傷害你姊啊!」

  「語晴好不容易接受新感情,如果這次栽在自己妹……弟弟身上,天啊!」

  「語晴上次沒被病魔打倒,如果她發現你上了……她男朋友,她可能會再次受到刺激失去記憶喔!」

  「如果真是這樣,你跟語晴要上社會新聞比較快。」

  呵呵!每次小峰想到他們兩個講的這些,都覺得很好笑,不過,小峰自己也不否認,當在醫院第一眼看到品良哥的時候,就覺得,怎麼會像酒後駕車、肇事逃逸的人呢?長的還……算小帥啊!

  「我當然不會對不起語晴!」

  小峰這樣告訴自己,尤其是品良哥即將成為小峰的姊夫。

  有時候小峰非常討厭這樣的感覺,為什麼這種事自己還必須刻意告訴自己,品良哥是姊夫,千萬不能怎樣怎樣,難道同性戀就這麼沒有人性?或者只要是看對眼的人,就可以不顧一切的去嘗試?至於後果到時候再說了?

  每次明知到阿杰小馬他們是在開玩笑,偏偏小峰有時候會當真。

  有幾次品良送語晴回家,語晴上樓換衣服、到廚房切水果的時候,客廳就只剩下小峰跟品良,因為品良跟家人都很熟、也常常來家裡,所以一副自然且習慣的樣子,但是小峰就會開始有點緊張,腳不知道往哪擺才好、手也不知道放哪裡才自然、原本躺在沙發的身子也突然覺得僵硬,甚至,不敢直視品良的眼睛,那種感覺就像……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一樣。

  「我當然不會對不起語晴!」小峰只能用這句話去掩飾自己的慌張跟不安。

  語晴跟品良交往的這一兩年來小峰都是這樣,可能也是因為小峰那時在當兵、現在又住外面,比較少回家、也少遇見品良哥的關係吧。

  小峰記得當兵那時後休假,回家常常會發現,自己的房間有人動過、甚至有人睡過的感覺,後來一問才知道原來是品良哥來借住,可能峰爸峰媽都在家,品良哥不能跟語晴一起睡吧,所以只好睡在小峰房裡。

.
  這其中,還有一次最讓小峰難忘的經驗。

  大約一年多前,小峰還在服役的時候,休假方式是每個月隔週休三天,星期四晚上離開軍營,星期天晚上收假返營,正常來說每個人每個月都有六天假,有些人是固定休一、三週而小峰下部隊這一年半來一直固定休二、四週。

  前年剛過完聖誕節的那個禮拜,星期天小峰剛收假回來,連長召見小峰,跟小峰說下禮拜要送一批士兵到台北受訓,要小峰先造冊把人員篩選出來,接下來這幾天就是把那些阿兵哥的基本資料,送上營級單位,準備申請出差費用及公假公假的後續動作,後來因為連上任務需要,幾個排長皆因為有公務在身,而無法陪同即將受訓的阿兵哥北上報到,最後連長挑上了小峰,要小峰代替排長出這趟任務,雖然說是任務,不過這倒是一個「爽缺」,小峰其他士官同僚,大家都羨慕小峰,因為除了可以請公假順道出去玩外、還有差旅費可以領,可好的是,公假回來再過幾天又輪到自己的例假,這樣算起來,幾乎每個禮拜都可以到外面呼吸自由新鮮的空氣,對在軍中心情一直鬱悶的小峰來說再好不過了。

  星期五一大早帶著阿兵哥往台北出發,下午的時候就把他們交給了受訓中心,這麼簡單的任務半天就完成了,接下來的兩天半就是額外多出來的時間。

  本來計畫好要在台北好好玩個一天再回去,不過因為沒時間可以事先聯絡住台北的大學同學,所以小峰也沒找到什麼人可以陪他,自己一個人在台北看完電影,也真的沒地方去,最後就搭上了晚上九點多往高雄的公車,因為晃了一整天,實在很累,一上車小峰倒頭就睡著了。

  那一次因為沒有人知道小峰休假、家人也不知道,所以一路上手機也沒響過,小峰就這樣一路睡到了高雄,最後還是司機把小峰搖醒,小峰一看,天阿!都快兩點了。

  因為沒有事先告訴家人要回家,又都凌晨了,所以小峰自己搭了計程車回去,小心翼翼的進了家門,心裡還想說,沒有人知道我回來,明天早上可以嚇嚇他們。

  當小峰一走近自己房間,發現小夜燈還亮著,房裡也開著小暖爐,床上竟然躺了個人,小峰自己先是嚇了一大跳,差點叫出來,慢慢走近一看,發現那個人是……品良哥,他只穿了一件小內褲,半裸著睡的很熟,連條棉被也沒有,雖然在軍中看過不少裸男的身體,不過像這樣靜靜、一動也不動的半裸身體,倒是很久沒看過了。

  小峰有些害羞,可能也是害怕品良哥突然醒來,自己心虛吧!

  這樣的畫面很吸引人,平常見到的品良哥都是西裝筆挺的,眼前這樣的畫面,讓小峰有點捨不得把眼神移開。小峰回過頭走了幾步把房門輕輕關上,自己很小心的卸下身上的背包和衣物,在寬衣的同時,只要想到背後躺著這樣一個赤裸又帥的男人,小峰就會情不自禁的亢奮,生理、心理也都起了反應。小峰翻找著自己的盥洗衣物,最好的方式就是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到浴室沖個澡,讓對品良哥的遐想降到最低。

  不過事與願違,當小峰轉身看著品良哥的胸肌,隨著呼吸規律的起伏,自己體內的血液流動的也越來越急促。

  可能是被情慾沖昏了頭,小峰當下也沒想太多,也許男人的生理需要從來就不假大腦思考,透著小夜燈的微光,加上小峰房間原有的精油香味,催情的激素讓小峰呼吸隨之急促,一步、一步……

  品良哥的樣子越來越清楚,終於,來到了品良哥的身邊,一覽無遺的身軀,小峰半跪在床緣,伸手就可以撫摸到眼前這個裸體,從來沒有這麼近看著品良哥,現在連品良哥呼吸的氣息就在小峰的眼前,小峰從頭打量著品良哥,濃濃的眉毛、閉閤的眼睛、英挺的鼻子、微張的雙唇、微翹的下巴、脖子、微凸的喉結……突然,頸鍊上語晴的心型相片,把小峰拉回到現實世界。

  「他是語晴的!」小峰做了個深呼吸,心裡這樣吶喊著。

  退了幾步,小峰擰著浴巾,靜靜的看著品良哥,雖然理智稍稍的敲醒小峰,不過小峰的生理需要還是持續著,小峰在猶豫。

  「如果我只是看著品良哥,站在這裡……這樣算過分嗎?」

  小峰掙扎了好一會兒,決定往前走回到品良哥身邊,突然股起一份隱藏罪惡感的勇氣,手慢慢、慢慢的往品良哥大腿放了上去,就輕輕的放著,感覺到肌膚的接觸,小峰頓時全身亢奮到了極點,其實小峰很想很想、就這樣向前一撲,抱著前面這個誘人的裸體,如果他不是品良哥的話,小峰會的。

  突然品良哥手伸了一下,可能小峰做賊心虛吧,嚇了好一大跳,退了好幾步,就站在大約剛剛站著的地方。小峰伸手進去自己的內褲裡,卻……手卻、遲遲無法行動,那個心型項鍊讓小峰感到無比大的壓力,最後小峰轉身出去,進入浴室想著一牆之隔的品良哥,完成剛剛沒有完成的事。

.
  唉!小峰每次只要想到這件事,都會懷疑自己心理是不是有問題,現在品良哥要跟語晴結婚了,即將成為小峰的姊夫,關係越來越親近,小峰心裡的疙瘩越來越難放下,深怕哪一天,在言語上、行為上甚至眼神上洩了底。

  今天上班,開始有些公文需要小峰處理,小峰覺得這樣好一點,不然每天看大家在忙,自己閒著反而尷尬,公司網路全天候開著,小峰邊工作邊把自己掛在網路上,這時候趁同事比較忙,小峰還是忍不住想上BBS逛逛,主要當然想給小海捎封信。一輸入ID、密碼,郵差又還按鈴了。

  「奇怪,小海不是忙著考試,怎麼還有時間寫信啊?」小峰擔心耽誤到小海唸書。

.
  『小峰午安,今天起的很晚對不對,沒關係,睡飽最要緊!早上考完試,我有去圖書館唸書喔,剛剛在餐廳吃完飯,書也念不太下,電腦這裡教室又有冷氣,我在這裡很舒服的,因為想你又怕吵到你,所以就沒打電話給你,不知道你今天想我了沒? 小海

.
  『小海,最近你常考試,有時候又要熬夜,白天難免比較累一點,有時間可以在桌上瞇著休息一下,不用常常寫信給我啦!雖然說收到你的信我當然很開心,不過希望你好好熬過期末考囉!每天晚上我都會打電話給你,我也想聽聽你的聲音啊!等暑假一到,我們就可以一起出去玩,嗯,就是我們初戀的墾丁好不好!

  正想著你的小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