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8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風岩風嶼 - 10

  小海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一點了,小峰的腿還跨在自己身上,小海轉頭看著熟睡的小峰,會心一笑。

  從來沒有過現在這樣的感覺,如今就靠在自己身上,聽著小峰的喘息,是真的,不是在作夢。小海有點尿急,不過不打算吵醒小峰,他喜歡也享受這樣的氣氛,抓住現在的每分每秒,小海很滿足。

  原來跟自己喜歡的人談戀愛,是這般的滋味!以前交往過女朋友,沒有一次可以留下深刻的感受,小峰做到了!他讓小海願意這樣陪著他睡覺、看著他醒來,只要是關於小峰的,小海都願意收藏,一天也好,哪怕就這樣一個晚上也好,小海都會珍惜。

  不知過了多久,小峰打了個哈欠,無意識地伸了個懶腰,小海知道小峰即將甦醒,趕緊閉上眼睛假裝睡著。小峰醒了!發現自己貼在小海身上,自己的腿還壓著小海,小心翼翼地把腿慢慢抬高,萬一壓太久,影響小海血液流通可不好,突然小海動了一下,小峰停住不敢動,深怕一動就把小海給吵醒,小海睜開一小瞇眼,偷瞄小峰的動作跟表情,想笑卻忍著,看著小峰腳抬那麼高,又心疼小峰腳會酸,所以趁機假裝翻身把小峰的腿壓了下來,小峰也喘了一口氣,就差一點,小峰的腳也撐不住了。

  小峰轉過頭,看著身邊的小海,那麼稚嫩無暇的臉龐,咦?連一顆痣都沒有、就連毛細孔也小到看不見,太不可思議了!端詳了好一會兒,感覺著小海的呼吸,似乎比一般人睡覺的呼吸快了點,小海可能也快醒了,就看著他醒來吧!到時候,小海一醒來,看見有人正注視著他,算是給他今天的見面禮吧!呵呵!小峰想著自己都想笑。

  眼睛、鼻子,哇!這麼紅潤的嘴唇,擱在那裡有點浪費,小峰慢慢、慢慢地移動,把自己的嘴巴靠了過去,輕輕的在小海嘴上親一下,小海故意抿了一下嘴,小峰嚇一跳,又慢慢、慢慢地縮了回去,靠在小海的胸膛。

  「糟糕!小海的心跳好快,怎麼會這樣?」

  「是不是我讓他睡不好,害他不能進入完全的睡眠。」

  小峰趴著,懷疑是不是自己破壞了小海的作息時間,睜開眼睛,剛好看見前方小海那凸起的褲襠。

  「這小孩年輕力壯喔!連睡覺都還有反應!」小峰看在眼裡、心裡倒有點興奮。

  「呵呵!可能是做春夢,要不然怎麼連心跳也加快了?」

  小峰越想越好奇,回頭看小海是不是還沉睡著,確定沒錯之後,又開始想調皮了!手伸過去,慢慢地、微微地拉高小海的內褲,眼神目不轉睛注視著,心想有好東西可以看了。

  「小峰小心!」小海叫了一下。

  小峰連忙把內褲放掉,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偷瞄到小峰驚嚇的表情,小海笑岔了氣!不過一直強忍著。

  哈哈!換我了喔,看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

  小峰動也不敢動,可能自己做賊心虛,聽見小海這樣一喊,連回頭的勇氣都沒了,不過看小海一直沒動靜,還是慢慢回頭看了小海一眼。

  「搞什麼!原來在說夢話啊,要我小心,做這種事我最小心了!嘻嘻!」小峰還是一副色瞇瞇的樣子。

  既然小海還在睡,剛剛還沒做的壞事就不能就此打住,天掉下來的好機會,小峰真是色膽包天!竟然再一次攻進,拉起小海那早已繃實的小褲褲。

  「有色狼!」看見小峰那樣小心翼翼想做壞事的表情,小海再忍不住了。

  小峰這次就真的搞不懂小海是不是在說夢話?直到小海把從後面小峰抱住。

  「小色狼,你在找什麼?需要幫忙嗎?哈哈!」

  「你耍我!」小峰這才恍然大悟!

  「哈哈,小色狼!想偷看!」

  「你很壞咧!嚇我一跳!」

  「嘻嘻!學你的,誰叫你昨天要嚇我?」

  「嗚嗚!那我也要哭哭,我要抱抱!」小峰嘟著嘴鑽近小海懷裡,緊緊的抱住他。

  兩個人打情罵俏了好一會兒,眼看都兩點多了,突然聽見一樓鐵門被拉開的聲音。

  「完蛋了,我同學回來了!」

  「我……要躲起來嗎?」

  「先穿上衣服再說!」

  兩個人急忙的下床,找到散落滿地的背心跟短褲,故意打開電視機,讓氣氛別太有情調,這樣同學才不會胡思亂想,果然不出所料!

  「叩叩叩!一陽指!你的信啦,幹嘛把鑰匙丟在樓下啊?」

  「喔!你放在門口冰箱上就好了,我在講電話。」

  「我今天也不回來睡喔,鑰匙要收好,要不然半夜我回來開門進去跟你擠喔!」

  「謝啦!後天記得回來上課喔!」

  「神經!明天就回來了啦!」

  小海跟小峰比著「噓!」的手勢,不過小峰一直故意在小海身上摸來摸去,好幾次差點讓小海叫了出來。

  「先不要講話,他回來拿東西,一下就出去了。」小海在小峰耳邊輕輕說著。

  「他半夜想跑進來跟你睡喔,不管,我不答應!」

  「噓!」小海故意給小峰一個白眼,示意要小峰別再開玩笑了,待會兒被發現,啥都別玩了。

  「誰是一陽指啊?」小峰配合小海也小小聲地問著。

  「我啦!」

  「為什麼叫一陽指?跟小海一點也沾不上邊。」

  「再說啦!」小海側著耳朵,注意外面的動靜,希望他同學趕快下樓離開。

  大約過了十分鐘。

  「一陽指,我走囉!」

  「Bye!」好不容易送走室友,小海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

  「一陽指?!呵呵,好武俠的名字喔!」

  「你還在開玩笑,昨天鑰匙掉在樓下,萬一昨天真的有人回來,進來我房間……」小海一顆心一直懸著。

  「唉喲!哪有人那麼缺德,突然跑進來?」

  「我同學嘛都這樣,整棟的人都這樣,隨便跑來跑去,反正也沒住女生啊!」

  小海開門出去拿了鑰匙跟一封信進來,把信丟給小峰。

  「徐羿洋?」

  「我啦,被你知道我的真名真姓,以後我在江湖上別混了!」

  「小海?徐羿洋?海洋?」

  為了讓小海好好準備星期一的考試,兩個人最後達成共識,就是等到傍晚比較不那麼熱的時候,小峰再開車回高雄,其實等到兩個人整完裝,出去用完餐,也都快五點了,吃飯的時候小峰接到峰媽的電話,小峰沒跟峰媽說自己在台中,本來峰媽還要小峰回去一起用晚餐,不過後來小峰撒個小謊回絕了,但是最後還是答應峰媽今晚回家一趟,一家人好久沒打衛生麻將囉!

  小情侶在房裡依依不捨了好一會兒,不過終究還是要分開,在樓下背著鐵捲門最後一個擁吻,替這場美麗的預謀畫下句點!

  雖然這樣一趟漫長的車程,不過一路上都有小海三不五時來電問說到哪裡了,所以,小峰一顆心都持續甜蜜著,精神也都還不錯。過了岡山最後一個收費站,終於快下高雄了,小峰回到家已經八點多,都還沒進門,遠遠就聽見嘰哩呱啦嘻鬧參雜的麻將聲,不知道這次峰媽又邀來了哪些幾嬸婆、幾舅媽的,而小峰最不喜歡的,就是要擰著微笑跟麻將桌上的每個人一一請安的場面。

  小峰一進門,馬上吸引住他目光的,不是那些老女人,而是靜靜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品良哥!

.
  「回來啦!吃飯了沒?」峰媽轉頭過去看誰進了門。

  「嗯,吃飽了,祝你們今晚打牌全都贏錢喔!」小峰經過牌桌邊說著,說完話馬上轉頭過去看著品良哥。

  「呵呵!語峰就是這樣會講話,多得人疼啊,交很多女朋友喔!?耶!我碰!」反正都是場面話,小峰也不在意!

  「語峰你回來啦!大包小包去哪玩啊?」小峰手裡還提著帶去小海那裡的背包。

  「沒啦,帶些髒衣服回來洗,這邊那麼吵,電視你看得下啊?」

  「語晴也不在,跟同學出去了,我……」

  「走啦,上去我房間,有電視有冷氣,呵呵!也沒有老女人。」最後一句小峰講的很小聲,沒讓那些「賭客」聽到。

  其實小峰也不是不喜歡那些親戚,只是只要她們一聚在一塊兒,在場的其他人就會成為她們八卦的重點,若不是小峰溜得快,女朋友啦!薪水啦!八年前的什麼糗事都會被挖出來,更氣人的還不只有這樣,當你以為她們真的關心你,準備要好好跟她們解釋提問的問題時,「碰啦!耶,胡了!兩台,五佰!」什麼牌桌上的專有名詞都會出籠,等到她們把錢算好,「耶,語峰你今天沒出去啊?」

  「什麼跟什麼嘛!那剛剛我是隱形人啊,剛剛那些話不都是自己在鬼扯了?」所以小峰不喜歡看她們打牌,只要上了牌桌,感覺都像變了個人,反正等她們打完之後,她們又會是和藹可親的親戚了!

  「她們剛剛沒挖苦你啊?」小峰進到房間,把東西擱著,先開了冷氣,轉頭問著品良哥。

  「呵呵!沒什麼啦,不都那些?」

  「又說你跟語晴發生車禍、接著交往,想不到現在要結婚的事對不對?」

  「哈哈!聰明,改天她們不在,如果我耳朵在癢,就是你在數落我喔!」

  「不會啦,我又不是那種人,你忘啦,當初你要追語晴,我可是第一個贊成的喔!」

  因為實在很熱,小峰先開了風扇通通風,把七分褲換下來。

  「語晴跟同學去哪?怎麼把你丟在家裡?」小峰坐到床上,拿個枕頭給品良哥靠著。

  「是我不想去,她跟幾個朋友說要去漢神,逛街我又不懂。」

  「那……今天你睡我家嗎?」

  「對啊!明天語晴要我陪她去拜訪以前一個老師,所以我就不回去了!」

  「那就睡在我這裡好了,我爸媽都在,你也不好意思跑去跟語晴睡,嘻嘻!我知道你很想啦!」

  「呵呵!沒啦,睡你這也不錯啊!」品良哥都臉紅了。

  「我知道啊,我不在家你常常來我房間睡,對不對?」

  「真不好意思!不過我都有幫你把棉被折好放回去喔!」

  「沒關係啦,我知道語哲房間都不整理,誰看了也不想睡,你睡我這沒關係。」

  小峰又想起一年多年那個冬天,品良哥幾乎光溜溜的躺在這張床上,現在兩個人都清醒著,靠在床上邊看電視邊聊天,只是品良哥不知道有那一段過去,只有小峰自己情緒糾葛著。

  星期六晚上的電視也實在沒啥好看,兩個人轉來轉去卻沒有一個頻道可以停超過五分鐘的,小峰也不好意思在品良哥面前打電話給小海,看的出來品良哥有點累,一直在打呵欠!

  「如果你累你就先睡沒關係,反正語晴知道你睡我這兒,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的確有點累,昨晚半夜公司系統突然當機,大夜班的機器都不能運作,我還從屏東趕過來……」

  「然後今天又被語晴折騰一天,我家那個大小姐,真不會體諒人咧!」小峰替品良哥抱不平。

  「沒啦,是剛好這禮拜六輪到我值班,所以就接著上,一直上到下午五點。」

  「哈哈!然後來我家又被我媽拖去跟那些女人吃飯,所以就撐到現在?」

  「所以,呵~想睡了,本來想等語晴回來的……」品良哥又打了個哈欠。

  「不用啦,你先睡,我上網、不會吵到你。」

  「那我先去洗個澡好了,陪她們去吃火鍋,全身都是火鍋味,不過……」

  「怎樣?」

  「因為我不知道我今天會過來睡這,所以換洗的衣服褲子……」

  「那我拿我的給你好了,你等一下。」

  「你的……size會太小喔!」

  「品良哥講這樣好傷人喔!」小峰根本沒生氣,只是故意逗他。

  「沒啦!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品良急著解釋,也許男人最在意這個了。

  「哈哈!開玩笑的啦!」

  「喔,那麻煩你囉!」

  「幹嘛那麼見外,你都快嫁來我家了,哈哈,不是啦,你都快是我姐夫了!」

  「哈哈!」品良哥也嚇一跳。

  「咦?這條新內褲是M的,你……穿的下嗎?」小峰從衣櫥拿出一條還沒開封的CK內褲。

  「我都穿L的,沒關係啦,你一條運動短褲借我就好了。」品良哥怕太麻煩小峰了。

  「對喔!之前語哲都穿那種寬鬆的四角內褲,我去拿一件!」

  「謝啦!」

  「又來了,不會啦!」小峰邊走邊碎碎念。

  小峰最後拿了一件語哲的新內褲給品良哥,要他先進去洗澡,出來再幫他找件新的背心。品良哥在房裡先脫了衣服,隨手把那個心型項鍊放在小峰的床頭櫃,小峰一瞄到就知道是什麼東西了,就是它,讓小峰上一次面對品良哥……不過現在想想也還好,還好那時候沒有進一步對品良哥怎樣,要不然,後果真難想像。

.
  品良哥邊洗澡邊想著,覺得小峰一家人都對他很熱心,尤其是小峰跟峰媽,小峰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樣,還比自己身邊的同事跟同學多了一份體貼跟幽默,所以品良哥常常提醒自己,要好好對待語晴,讓語晴幸福,才能跟大家更像一家人,品良哥是家中獨子,又是單親家庭,所以一直很羨慕可以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
  小峰趁品良哥洗澡的時候,打了電話給小海,要小海今天早點休息,明天星期天再好好唸書就好了,要不然如果連續兩天都熬夜,生理時鐘也會被打亂。

  「好,你也是,今天一定早點上床,也許早一點入夢,還可以夢到你!嘻嘻!」小海答應小峰。

  「好啊!如果夢到我,要跟我打招呼喔!」

  「嗯,那你別出去了喔,也早點睡。」

  「不出去了,品良哥在我家。對了,如果等一下我語氣突然變的奇怪就是他進來我房間喔!」

  「那你今天要跟他睡喔?」小海嘟著嘴在吃醋。

  「嗯,不會啦,他會去睡語哲房間。」雖然小峰覺得即使品良哥睡在這裡也無所謂,不過為了讓小海別擔那點小心、吃那點小醋,還是撒了善意的謊言。

  「不可以亂倫喔!」

  「哈哈!你想太多了!」

  「那我先去吃點東西,回來洗完澡就睡覺,好不好?」

  「乖!晚安,親一個!」

  小峰掛上電話不久,電腦螢幕都還在開機畫面,品良哥已經洗好澡,拿著小峰的浴巾擦著頭髮,香噴噴的只穿了條四角內褲站在小峰床前了。

  「換你去洗囉!」

  「喔,我想先上去網路逛一下。」小峰透過螢幕的反射,隱約可以看見品良哥結實的身材。

  「約了網友啊?!」

  「沒啦!都幾歲了,還玩那種遊戲。」小峰有點心虛,心想自己才不是在幾個禮拜前才透過網路認識小海嗎!

  「也不會啊,你才二十幾,上網交朋友也很正常啊!」

  「呵呵!以前大學比較常上BBS交朋友,上班之後就……沒了。」

  「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啊?」

  「沒咧,都沒遇過喜歡的。」小峰心想這不算謊話吧!也真的沒遇過喜歡的女生啊。

  突然,電腦螢幕停在一張以金城武為底的桌面上!

  「完蛋了,品良哥會不會懷疑啊?」小峰心裡暗叫不妙。

  「金城武這張還蠻帥的。」

  「呵!對啊,我女同學寄給我的,沒其他圖片嘛!就把放上來了,你也覺得他帥啊?」小峰冒了一點冷汗。

  「你知道嗎?因為我以前沒在運動,看起來比較斯文嘛,當兵前又沒交女朋友,同學還猜我是Gay!呵呵!」

  「是喔,嗯……看起來有點像!呵呵!」小峰轉過來故意從頭到腳打量了品良哥,其實聽到品良哥提到那個字眼,心頭可是抖了一下。

  「怎麼會!我現在身材那麼壯,很Man咧!」品良哥把手臂舉起,秀了一下肌肉。

  「拜託!很Man?不是我們在形容圈內人的嗎!怎麼品良哥連口氣也這麼內行啊?」小峰心裡滴咕著。

  「想什麼,不講話啊,沒認識Gay的朋友喔?」品良哥看小峰想的有點出神,推推小峰的頭。

  「沒啦,覺得有點好笑,Gay喔?你有認識嗎?」小峰覺得很好奇,可是又不能表現出太好奇。

  「我在大學的一個死黨,很要好的朋友,他……在我們念研究所的時候,跟我說的。」

  「是喔!你有沒有嚇一跳?」小峰睜大眼睛看著品良哥。

  「怎麼?你也有朋友跟你come out啊?」品良哥坐回床上,把浴巾披在腿上,可能有點冷。

  「應該沒有,不過我在懷疑……」小峰只是隨便說說,其實是想繼續聽品良哥說他朋友跟他come out的事。

  「其實如果有一天你的好朋友跟你說他的這種事,你不要瞧不起他們咧,他們是因為相信你。有些更可能是因為喜歡你很久了,忍不住才跟你坦白的,所以,要更關心他們一點。」品良哥說的非常中肯,想必應該就是過來人,有被人暗戀過。

  「你那個死黨是因為喜歡你,才跟你come out的吧?」小峰一副偵探的表情,好像自己發現很多秘密一樣。

  「應該算是啦,只是我真的沒辦法接受……他們的感情,不過友情倒是沒問題。」

  「是喔!那你怎麼拒絕人家?」

  「就直接跟他們說,說我喜歡女生,不過當朋友還是……完全可以的。」

  「他們有對你,做什麼事……讓你感動還是排斥的嗎?」小峰一句一句逼著品良哥把實情說出來。

  「其實也還好,記得那一次,是因為他喝醉酒,我扶他回宿舍,他靠著我跟我說,沒有人了解他,包括他五年來最好的朋友,就是我,也都不了解,我還以為他家發生什麼事了,以前念大學也沒聽他說過,後來我就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就跟我說,他跟網友約出去見面,本來在網路上已經談情說愛好幾個禮拜了,想不到一見面,對方就嫌他不夠好看,說要分手!

  我就跟他說,算了啦,那種女人不要也罷,現在她勉強跟你在一起,後來還不是會分手?想不到,他竟然跟我說,他不是女的,是我們學校一個大學部的男生……」

  「你……那時候應該有嚇一跳吧?」

  「有啊,那天他哭的好慘,他說他第一次談戀愛,討厭自己為什麼不長帥一點……」

  「他後來有跟你告白?」

  「沒有,隔天醒來他還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還裝的一副自己在網路上跟女網友交往的多熱烈,最後是因為,我寫了一封信給他,要他在我面前可以真實一點,不用故作堅強,我跟他說,他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現在呢?」

  「蠻諷刺的,他原本想一直念上去,念到過了適婚年齡,家人應該就不會逼他了,不過,後來又因為經濟壓力,必須趕快畢業出來工作賺錢,所以四年就拿到了博士學位,終於熬不過家裡的壓力,年初跟一個女孩子結婚了。

  他常常跟我開玩笑,說跟老婆只能在晚上做愛,做愛的時候,都要閉著眼睛,幻想躺在下面的是我!呵呵!」品良哥搖搖頭。

  「你還蠻有魅力的嘛,男的女的都吃得開!」

  「什麼跟什麼,我知道他這樣,其實蠻替他難過的,哪有心情還想到自己有沒有魅力啊,你這小鬼,思考很另纇喔!」

  品良哥伸手捏捏小峰的脖子,小峰突然感覺像觸了電一般。

  「因為你帥啊,才會連男人都喜歡你啊!」

  「不過你別跟語晴說喔,怕她亂想,因為他知道我跟那個同學還很要好,有時候還會見面。」

  「放心啦,就算是我們男人的秘密好了!」

  「呵~很累了,我想睡了……」品良哥直接往後倒下,攤在小峰的床上。

  「那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問哪!」

  「你跟他有過……比較親密的動作、行為嗎」小峰也趴下,雙手頂著下巴,躺在品良哥旁邊望著他。

  「呵呵!你很好奇咧!」品良哥轉過來打了一下小峰的頭。

  「喔~有對不對?!」

  「不過他結婚後就沒有了,那是我跟他的約定。」

  「聽起來好刺激喔,你們發生什麼關係啊?」

  「也沒啦,就是他睡覺都會要求我讓他抱著,我想反正……我也不會少一塊肉,就……」

  「是喔?」小峰心裡好羨慕,品良哥這麼好像上手喔,竟然有男人可以抱著品良哥睡覺!

  「呵呵!其實啊,那是因為我從小都有抱抱枕的習慣,所以抱著人睡還不會覺得很奇怪。」

  「你還抱他喔?」小峰覺得好氣,那時候我失戀你幹嘛不來抱我睡。

  「對啊,那是因為他是我很……很要好的朋友,我才會這樣啦,要不然誰不想抱著美女睡覺啊?」

  「那……他抱你,你有什麼感覺?」其實小峰本來還想問,你會不會有反應,不過覺得太大膽了。

  「沒啥感覺耶!就像,如果我這樣抱你,你只是覺得熱,也沒啥感覺啊!」品良哥突然轉過來抱著小峰,小峰!此刻心情只能用小鹿亂撞來形容了!

  「對!沒啥感覺,只是心裡發燙,生理產生反應,其他沒啥感覺!」小峰心裡這樣吶喊著,很想說出來。

.
  小峰沈醉也驚訝在品良哥這樣突來的舉動,沒說啥話,只是被抱著。

  「怎麼?會不好意思喔?」品良哥覺得小峰有點害羞,把手鬆開。

  「沒……沒啦!沒被抱過,有點不習慣……」小峰把撐著下巴的手放掉,整個臉貼著床,不敢直視品良哥。

  「怎麼可能?!長這麼大沒被抱過?」品良哥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當然啊,我家教那麼嚴,你看我姐也知道……」

  「可是,我有看過你跟……」品良故意製造疑雲。

  「我怎樣?」小峰睜大眼睛,不相信品良哥會知道什麼八卦。

  「幹嘛那麼緊張,跟你開玩笑的啦!不過……你學長不是抱過你哈哈!還是男的咧!」

  「我學長?品良哥你在講什麼,我真的搞不懂咧!」

  「很久了啦,以前在醫院,就是語晴住院的時候,叫阿仁那個學長啊!」

  「阿仁?!」小峰假裝鎮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會從品良哥口中說出這個名字。

  「嗯!他不是跟你很好、對你很好,在醫院遇過他好幾次。」

  「是喔!」

  「你記憶力嚴重衰退喔,我一起遇到你們的啊,都忘光光了啊?」

  「喔!對對對!想起來了!」小峰實在不知道該不該在這時候再回想起阿仁,因為不知道被品良哥看見的時候自己和阿仁在幹嘛。

  「他對你那麼好,怎麼聽起來你們現在好像很不熟?」

  「還好啦,比較少聯絡,他……很忙吧……」

  「那剛好!」

  「什麼意思?」小峰嚇一跳,轉頭看著品良哥。

  「他說起來也算是幫語晴恢復記憶的大功臣,前幾天才跟語晴聊起他,結婚的時候想邀請他來。」

  「是喔,呵!」小峰有點苦笑。

  「難道你不希望他來啊!咦?好像也很久沒見過他了喔?」

  「對……對啊……」

  「你們有發生什麼事?還是什麼不愉快?以前那麼好,怎麼突然不聯絡了?」

  「也不是突然啦,就……一些誤會而已……」

  「其實,有一次我在停車場看過他……抱你喔……」品良哥小心翼翼的說著,怕小峰會誤會自己挖人隱私。

  「怎麼可能?哪一次?」小峰還在裝糊塗。

  「就那時候語晴還在加護病房,你好像每天都很難過。」

  「喔!對啦,那時候他常常安慰我……」

  「而且常常來醫院陪你,我那時候想說他怎麼對朋友那麼好?」

  「他對每個朋友都很好,差不多都這樣吧!」

  「那有什麼天大的誤會,讓你不跟他聯絡?」

  「就……忘了耶,很久了!」小峰還是不想提太多有關阿仁的事。

  「那你這次幫我們邀他來參加喜宴,誤會就可化解,冰釋前嫌喔!」

  「好嗎?會不會很奇怪,說不定他以為我們想跟他要紅包……」小峰想找個完美的藉口。

  「你太小心眼了,他怎麼會這麼想?他看起來就很懂事很成熟的,跟你不一樣,呵呵!」

  「亂說,我哪有?!」小峰習慣性的打了一下品良哥的肚子,就像平常講話喜歡跟阿杰小馬推推打打一樣。

  「喔!小力一點啦!」品良哥叫了一下。

  「都是肌肉咧,腰力很好!語晴會很幸福喔!」

  「小鬼!你又懂了?」

  「你都叫我小鬼,其實,我25歲了耶!」

  「啊?!真的喔,可是看起來、連個性都像小朋友啊!」

  「那是你認識我不深,沒用心好好瞭解我!」

  「哈哈!說來讓我瞭解瞭解!」

  「不要!你都要跟語晴結婚了,瞭解我有屁用啊?」

  「什麼意思?」品良哥一副摸不著腦的表情。

  「哈!亂說的!」小峰自己也嚇了一跳,怎麼跟品良哥講這種話。

  「你喔!這麼可愛有好處也有壞處!」

  「哪有!第一,我不可愛,第二,沒什麼好處。」

  「不會啊,如果我有朋友像你這樣,相處起來應該很開心,而且你又愛撒嬌!哈哈!」

  「我都沒感覺……」小峰故意嘟著嘴。

  「你看你看!就是這樣,如果其他男生做這種動作,我就覺得噁心,可是你就不會。」

  「真的喔!」小峰小小高興了一下,不過沒有表現出來。

  「像你學長看你難過,都會抱抱你安慰你!其實很難得咧,如果是我朋友……」

  「怎樣?也會啊?」小峰故意這樣說,好讓品良哥覺得他跟阿仁之間跟別人沒啥兩樣。

  「不會咧!好像沒遇過有男生讓我會想抱他的……」品良哥皺了眉頭想了一下。

  「你那個大學同學不就是,還抱著他睡覺咧!」小峰講話有點酸酸的,不過品良哥應該感覺不出來。

  「那不一樣啊,他是我很要好的同學,而且他又跟我說他……的事,所以……」

  「那你跟你那個同學的事都沒跟語晴講,會不會有點……有一點點出軌的感覺啊?」小峰的手還品良哥眼前比劃著一點點的樣子。

  「哈哈!咦?我沒想過耶!」品良哥先是笑了一聲,後來轉入思考。

  「一定有!要不然哪會不跟語晴說啊?」

  「你不可以跟她說咧!」品良哥好認真的眼神。

  「我知道啦,男人的秘密!Just you and me!OK?」

  「算你上道!這件事就只有我們三個知道,那麼多年了,我都沒跟第三者提過,你是第一個。」

  「好!謝謝你相信我!」小峰坐起來跟品良哥鞠個躬。

  「哈哈,好啦!」品良哥把小峰拉下來。

  「那……那種感覺到底怎樣?」

  「哪一種?什麼跟什麼?」

  「就……抱著男人睡覺那種啊……」

  「剛剛不是抱你了,就很擠很熱而已。」

  「他都不想對你怎樣喔?」

  「他沒說耶,可能沒有吧。」

  「怎麼可能,跟喜歡的人睡在一起、躺在同一張床上……」

  「就沒有啊,我一覺到天亮。」

  「你跟他睡、也穿這樣喔?」小峰趁機摸摸品良哥的肚子。

  「啊!會癢!」品良哥叫出來。

  「都穿這樣再誘惑他喔?」

  「喔!你想像力很豐富咧,沒啦!」

  「你都不說,有保留--」

  「那是他的隱私,我不能說啦!」

  「喔~那就是還有什麼囉,快招!」

  「你很會套別人話咧,小鬼靈精!」

  「睡了啦,不可以吵我!」品良哥故意把身體轉過側邊,背對著小峰。

  小峰從背後搔品良哥的胳肢窩,小峰有把握品良哥只是跟他鬧著玩。

  「哈~你很調皮咧!」

  「男人之間不該有秘密,更何況,你有把柄在我手裡!呵呵!」

  「你真的伶牙俐齒咧你,還威脅我!求饒!」品良哥轉過來把小峰抓住,坐在小峰身上。

  突然,門打開了,語晴站在門外!

  「姐,品良哥打我啦!」小峰先告狀。

  「沒關係,品良你愛怎麼修理就盡量吧!」語晴提著逛街買回來的袋子站在門口喊著。

  「哈哈!語晴要我打的喔!」品良哥作勢打了一下小峰的大腿。

  「姐你很過份咧,人都還沒嫁過去,就幫外人欺負我!」

  「哈哈!我欺負你?我剛要找你算帳呢!誰在媽那兒亂說話啊?」語晴看起來得意的不得了。

  「我哪有,你被媽耍了啦!」小峰平常開玩笑開慣了,也不知道自己跟峰媽講過哪些語晴的壞話。

  「語晴快說!趁這個機會我順便修理這個小舅子,還威脅我!」

  「威脅你什麼?」

  「沒……沒啦!」品良哥自己笨笨的,別人沒套話,自己卻差點講出來。

  「呵呵!」小峰給他一個「你很笨咧」的臉色,其實小峰也不想把那些秘密講出來,因為,這樣感覺跟品良哥有屬於兩個人的秘密還蠻好的。

  「剛剛媽跟我說,喔!不是,是在下面那些人面前說,語晴啊!那天我跟語峰說,品良來找姊姊的時候,你的房間先借給他睡喔,可是語峰跟我說,媽你別被騙了,品良哥當然先假裝到我房間睡,等你跟爸睡著的時候,他就溜去語晴的房間了!」語晴把剛剛在下面被親戚取笑的事重複了一遍。

  「真的嗎?姐!應該是、開玩笑說的啦……」

  「你這樣就是欠扁囉!」品良哥把小峰轉啊扭啊的。

  「姐……救我啦!」小峰只是盡情的哀嚎。

  「會叫姐了喔!平常不都是劉語晴來、劉語晴去的?」語晴根本不想幫小峰求情。

  「品良哥,我不敢了!我們不是要談我學長的事?」小峰趕緊找個正經的話題。

  「對對!語晴你不是想拿喜帖給小峰的學長?」品良哥放開小峰,轉頭跟語晴說話。

  「對啊,到時候印好再正式邀請他來參加。」

  「可是,小峰說跟他學長沒聯絡了……」品良哥看著小峰,順便把問題丟給他。

  「為什麼?」語晴很驚訝!

  「好啦!我幫你聯絡看看,不要再問為什麼了……」小峰很怕他們再追問下去。

  「好久沒看到他了,阿仁吧!對!劉什麼仁的。」語晴自言自語。

  「距離上次看他到好像是……」品良哥也想不起來。

  「成功嶺!小峰剛入伍在中心的時候,我們到那邊,去連上登記領要小峰出來,結果小峰輔導長不是說他先被領走了,那時候大夥還在想是誰啊?我們都已經凌晨5點出發了,想不到有人比我們更早!」

  「喔!對對!劉言仁啦,想起來了,跟你們一樣姓劉,他是言,你們是語,那時候大家不還說你們兩家很有緣,還說乾脆叫阿仁去追你!哈哈,還好沒有!」品良哥摟著語晴,兩個人一搭一唱。

  「呵呵!對啊,那時候如果不是他那麼積極、有耐心的幫我想辦法,我可能都記不起你們了……」

  「阿仁跟你們很熟喔,一直講一直講……」其實小峰聽到他們講起有關阿仁的過去,心裡還是蠻矛盾的。

  「怎麼了啊,兩個大男生還會吵架喔?」語晴不知道小峰跟阿仁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阿仁是一個很夠義氣的人。

  「沒有吵架、沒有打架、什麼都沒有!」小峰有點不耐煩了。

  「我當然知道你跟他不會打架,阿仁那麼壯你也打不贏,更何況……」語晴馬上接話。

  「怎樣,何況、都是我在耍脾氣嗎?」

  「不是,是他根本捨不…根本不會打你。」

  「……」小峰無言以對,他知道語晴要說捨不得。

  品良只是在旁邊聽他們說,因為他感覺氣氛似乎越來越不對,也不知道哪裡出問題,小峰好像不太開心,跟剛剛只有他們兩個打屁的時候不太一樣,不過語晴可能就沒發覺了。

  「反正你要幫我們聯絡到他,我們自己會再邀請他,好不好?」

  「我盡量啦!」

  「不行,一定要,爸跟媽前幾天也都提到他,說他一定要來!」

  「好!他很重要嗎?」

  「嗯!」語晴口氣很堅定!

  「我要去洗澡了,你們兩個回房間玩吧!」小峰下逐客令!不想再聊阿仁了。

  「那我待會兒……再過來跟你睡。」品良哥沒有插嘴,套了件背心,只講了這一句。

.
  小峰洗完澡,已經沒心情上網,也沒打電話給小海,因為自己這樣的不愉快,實在也辦法跟小海解釋,一個人躺在床上發呆,自己也沒想到家人會想邀請阿仁來參加語晴的喜宴,怎麼辦?家人一定不能理解,為什麼男生跟男生之間,也可以吵架吵到完全不聯絡的情況,小峰清楚知道,自己更不可能跟家人說出實際情形,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才好!

  「還沒睡啊」品良哥輕輕的打開房門,本來以為小峰已經睡了,進來才發現小峰眼睛還睜得大大的盯著天花板。

  「嗯。」

  「你到底怎麼了?本來還好好的……」看樣子品良哥還蠻關心小峰的。

  「沒耶,就阿仁的事……」小峰真的不知道可以跟誰發洩,既然品良哥問起,就……

  「我剛剛也一直在跟語晴討論阿仁的事,那首歌你還記的嗎?」

  「那首歌?」小峰坐了起來。

  「剛剛在語晴房裡我們還唱了好幾次,只是我……有些歌詞忘了,語晴說阿仁燒的CD在你這裡。」

  「『浴火鳳凰』?有『嗶波』的!潘迎紫演的!」這首歌似乎也喚起了小峰的記憶。

  「對啊,語晴最喜歡的一齣戲,最喜歡的一首歌。」品良哥記著語晴所有的事情。

  「我會唱啊,那時候,阿仁逼著我們學。」小峰想起以前阿仁教他唱歌的樣子。

  「嗯,那時候阿仁為了找這首歌,還寫信到中視去跟他們拜託,後來還千方百計上網跟網友要到的。」

  品良想起以前為了幫語晴恢復記憶,阿仁聽了醫生的建議,盡量想辦法找來語晴失憶之前最喜歡的東西,例如,音樂啊、電影、書籍之類的,而且最好是有連貫性畫面的東西,因為這樣可以刺激語晴,讓她腦海裡的畫面反覆回憶。

  試了好多方法,幾個月以來,語晴的記憶力都沒好轉,阿仁想說不試白不試。那時候品良只知道自己酒後駕車做錯事,還沒喜歡上語晴,每天到醫院看語晴只是為了減少良心的不安,所有關於幫語晴恢復記憶的事,都是阿仁一手策劃。聽了醫生建議的那幾天,阿仁跟小峰研究了好久,討論出來語晴最喜歡的一首歌,就是當年紅透半邊天的八點檔片尾曲『浴火鳳凰』,那時候這齣戲很紅,不過因為年代久遠,『浴火鳳凰』的錄音帶早就買不到,就連主唱人是誰也不知道。

  阿仁寫信到中視、還親自北上跑到中視大樓,想跟他們要『浴火鳳凰』的卡帶,誰知到根本得不到任何回應,不過阿仁也沒有因此就放棄,雖然那時候根本也不知道這首歌對語晴的幫助到底有多大,不過,阿仁就很堅持,一個機會都是一個希望。

  那時候小峰還在念大四下學期,即將畢業,也沒太多時間照顧語晴、更不用說跟阿仁一起尋找那些東西了。阿仁寫信到中視求救失敗,上網也找不到任何有關『浴火鳳凰』的消息,後來阿仁想到一個辦法,就是在網路上發佈收購有關潘迎紫小姐的剪報、照片、海報、雜誌……等週邊產品。

  後來有熱心的網友說可以出借潘迎紫的照片跟海報,不過就是不能販售,阿仁到處各地跟網友見面,拿回有關自認為可以喚起語晴記憶的任何東西。

  終於,在蒐集資料部分有了重大起色,那就是有個超級的潘迎紫迷,已經計畫成立潘迎紫小姐的網站有一兩年之久,最後,那個網站成立,成功的下載到『浴火鳳凰』這首歌,而阿仁手邊的潘迎紫劇照也琳瑯滿目,從語晴國小就喜歡看的『小龍女』、『武媚娘』、『靈芝草人』到國中高中的『浴火鳳凰』『大玉兒』,所有的照片、海報加一加都超過一百張,再加一本神雕俠侶的專刊,等資料蒐集完全,阿仁把這些東西拿到小峰家,不過並沒有立刻把東西給語晴看,阿仁每次都故意在客廳翻閱,而且音樂裡故意穿插『浴火鳳凰』這首歌,目的要讓語晴自己產生好奇,看看是不是可以從語晴口中,慢慢得知是否她對這些東西還有殘留印象。

  一開始,當然很令人失望,語晴根本完全不理會,不過慢慢的,語晴會要求阿仁把CD跳至第三首,也就是『浴火鳳凰』這首歌,接著語晴自己會跟著哼唱,唱了幾次甚至可以一字不差的唱出來,這是語晴失去記憶後,會唱的第一首歌,有時候沒有音樂,語晴也會自己唱著。

  『好想找一個敞開的心房,向他訴說我所有的滄桑,別怕觸動了我的情感,也不必再隨烈火感傷,讓我們感覺那份戚涼的美感。也許所有美麗故事的開端,總有一些不能避免的遺憾,就像傳說裡的鳳凰,一定要經過烈火的磨難,才能真正把美麗披在身上!當你燃燒著熱情的眼光,向我投射火辣辣地熱浪,我不敢不敢抬頭看,只怕一眼就不能扺抗,不要問我心裡怎麼想,只要一聲真心的呼喚,我就會融化在你手掌,幻滅重生!為你,我甘願甘願做個浴火鳳凰……

.
  峰媽第一次聽到語晴唱這首歌是在某個傍晚,不過小峰卻很心疼,因為語晴發生車禍這幾個月來,峰媽沒掉過一滴眼淚,這一次,在廚房,聽見語晴在客廳完整唱著這首歌,不知不覺眼淚就掉了下來。

.
  不知不覺,小峰跟品良哥躺在房裡聊著聊著也唱起了「浴火鳳凰」。不過小峰腦海裡出現的跟品良哥的不一樣,並不是劇中人的造型,還有那一隻怪物「嗶波」,而是阿仁為了語晴到處奔波的畫面,難怪峰媽跟語晴會堅持要阿仁來參加婚禮,在他們心目中阿仁只是小峰的一個學長,小峰那時候還在中部念書,阿仁就幫小峰扛起這個工作,四處尋找對他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務。

  「品良你還唱不夠啊,快睡喔!明天要早起!」語晴在門外喊著。

  「喔,在睡了!」

  「品良哥你趕快睡,明早兒別賴床!」

  「你呢?還不睡,有心事吧!」說品良哥呆又不很呆。

  「沒啦,我要睡了……」

  「那你要小心喔,我睡著了會翻來翻去,可能還會抱人!」

  「呵!沒關係啦,還好這床夠大,你慢慢翻。」

  「你怎麼了啦,什麼慢慢翻,翻去哪,講話敷衍我!」

  原來品良哥私底下不是那麼一板一眼,還會跟小峰抱個小怨。

  「沒啦,想起以前的事心情就……」

  「放心啦,語晴都完全康復了,你還擔什麼心,以後我會照顧她的!」品良哥側過身透過薰油燈微光看著小峰。

  「呵!」小峰苦笑了一下,心裡想著,有這麼單純就好了。

  小峰半夜醒來,是因為被品良哥壓到肚子不舒服才醒過來,看著品良哥熟睡的樣子,本來以為自己還會有歹念,不過卻沒有,輕輕的把品良哥的腳移開,自己側過身,繼續睡著了。

.
  一大早還是小峰先醒過來了,可能是因為邀請阿仁的事一直讓小峰牽掛著,心裡就感覺有件事還沒完成,睡的也沒能完全放寬心。

  小峰側著睡,醒來的時候發現品良哥整個人也側著,而且是緊緊靠在自己背後,手啊腳啊!全搭在自己身上,兩個人就像「ㄍ」字型一樣,讓小峰好尷尬,因為自己動也不是,不動全身又都酸痛。

  小峰閉著眼睛盡力想要去享受被人擁抱著的感覺,但是,只要一閉上眼,小海、阿仁、語晴的影子就會出現,似乎在暗示自己這種行為是不對的。

  小峰稍稍動了一下脖子,品良哥就會把小峰摟的更緊,那種感覺就像怕失去一樣,不過也可能是因為冷氣溫度調的太低,沒有穿上衣的品良哥應該覺得有點冷,小峰想拿身邊的涼被替品良哥披上,不過實在沒辦法,因為小峰動彈不得。

  其實小峰心裡暗自想著「如果移開品良哥,就可以幫他蓋被子,自己也可以活動一下筋骨,可是,可能會失去像現在這樣的擁抱。」所以小峰很矛盾,以為這是天掉下來的機會,也不是自己設下的圈套,「應該不算亂倫吧?」小峰這樣告訴自己。

  小峰一大早醒來就沒能好好再入眠,全都在想這些有的沒的,有幾次小峰很想故意動一下,看看品良哥的反應,不過又很看不起自己這樣的想法,結果什麼都沒做,只是被抱著。

  「天都亮了,待會兒品良哥就要起床了……」

  下意識裡,小峰是捨不得離開品良哥這般懷抱的,眼看天就要亮,可能不會再有下一次機會這樣接觸品良哥了。

  不知道品良哥是真的太冷還是沒有安全感,把小峰越抱越緊,小峰決定幫品良哥蓋件被子,小峰慢慢用手掙開壓在自己身上的手,腳也慢慢伸出來打算去勾那件涼被,品良哥突然一翻身轉過去縮成一團,看樣子真的會冷。

  小峰輕輕把被子放了上去,自己也正躺著看著天花板,拉了一半的被子蓋在身上,躺了一會兒不但沒有睡著,情慾瘋狂似的糾葛著小峰,小峰很掙扎。

  不知道是不是蓋著被子溫度回暖了,品良哥原本縮成一團的身子慢慢綻放開,過了一會兒,還踢掉了蓋在身上的被子,小峰先是很氣,「睡相怎麼那麼不好啊!」不過還是彎過身想幫品良哥再次蓋上被子,跨過品良哥的那瞬間,看見品良哥的褲襠撐著像個小帳棚,小峰偷笑了好一會,想不到會這樣不經意看到這畫面,「原來每個男人早上醒來都會有反應,呵呵,那天小海也有是!」低頭再看看自己的,也一樣,原來這是自然反應,並不是什麼生理慾望。

  小峰在猜,品良哥會不會因為是單親家庭的關係,家裡也沒有其他兄弟姊妹,變的沒有安全感,很怕失去身邊的東西,要不然怎麼可能一個大男生連睡覺都要抱東西,而且什麼也不挑,被子、枕頭、女人,連男人都好。

  想著想著,品良哥的手跟腳又跨上來了,小峰嚇一跳,因為品良哥的臉靠自己好近,鼻子就貼在小峰耳朵,所有吐出來的氣就直接吹進小峰耳裡,那種氣流真的很容易讓人亢奮,尤其是像品良哥這樣差點擄獲小峰芳心的人。

  小峰不知道怎麼瓣,不過不能隱瞞的是,自己的情慾已經被品良哥挑起,「算了,豁出去吧!」小峰假裝自己也沉睡,側身過去跟品良哥相對著,自己往下挪了一下,這樣可以避免跟品良哥頭對著頭,而且睜開眼睛就是品良哥的兩塊大胸肌,品良哥右手跨在小峰脖子上,小峰也慢慢把左手放上品良哥的腰際,「如果品良哥突然醒來,應該不會懷疑什麼吧?」其實小峰心裡很不踏實,總覺得自己心機太重,更要不得的是對象是、姐姐的男朋友!「還好,睡覺都有鎖門的習慣,如果被撞見還得了……」小峰看著眼前的畫面,越想越不可思議。「我這樣應該不算對小海不貞吧?」太多的疑問,讓小峰對自己越不信任。

  天終於亮了,小峰感覺到窗簾外的太陽已經昇得好高,「這樣就夠了!」隨著光線透進來的越完全,小峰也漸漸清醒,慢慢的把手移開品良哥腰際,頭也避開被他環抱的手,突然,微動到品良哥,品良哥卻用力的把小峰抱個滿懷,讓小峰切切實實的貼著他的胸肌,「天啊!別再誘惑我了!」小峰快不能呼吸!品良哥竟然整隻腳都勾著小峰,小峰就像被品良哥吞噬一樣,整個人都躺在他懷裡了。

  小峰很敏感,他清楚的感覺到品良哥的生理反應,只是,這樣的反應不但沒有讓小峰更興奮,反而讓小峰的罪惡感加深許多。這次,小峰不管那麼多,閃開了品良哥,隨手拿了自己的枕頭讓他抱著,品良哥把枕頭抱的好緊好緊。小峰在一旁看著,覺得品良哥好可愛,那種急需抓住東西在手上的感覺,小峰又有點心疼,希望語晴以後每個晚上都能讓品良哥這樣抱著,小峰樂意看見他們倆個幸福、祝福他們!

  當小峰再次醒來已經中午了,品良哥也已經不在,手機顯示有新訊息。

.
  『睡飽了沒!我已經讀好多書了喔,昨晚跟你的品良哥睡的好不好?不可以讓他抱喔,你是我專屬的,嘻嘻!趕快去喝杯水!跟你說聲早安祝你健康喔!

  小海每次都要小峰一起床喝杯水,很有健康概念的小朋友,小峰也漸漸養成了這個習慣,為了健康,也為了小海!

  「咦?還有一通啊」小峰邊倒著水邊看著手機螢幕。

  「品良哥!?」小峰看了下一則發信人,有點驚訝!

.
  『語峰不好意思,早上醒來看見你的枕頭被我搶過來,害你用手枕著頭睡,下次我會注意,不會跟你搶枕頭了,手如果麻掉,回去幫你按摩,品良哥。PS.語晴她們在話家常,我有點無聊!

.
  「呵呵!品良哥到底是怎樣的人啊?!」小峰聳聳肩笑了一下。

  「好幾天沒去『風岩風嶼』,也沒遇過忠哥,小冠也感覺好久沒見過了,不知道星期天是忠哥還是小冠?」小峰換好衣服,一個人準備出門覓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