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岩風嶼 - 11

  雖然也才兩天沒來『風岩風嶼』,不過小峰倒是覺得很久沒看見小冠了,自己也難得星期天來這裡用午餐,停好車走到玻璃門前,忠哥在裡頭已經展開迷人的笑容歡迎小峰了。

  「哈囉!好久不見,難得中午來喔!」

  「對啊,我幾乎都是晚上下完班才來。」

  「小冠待會就過來,去學校交最後一份報告給教授,他一副輕鬆的咧!好像就一定能畢業一樣!」

  忠哥邊說邊搖頭笑著,那種感覺,像爸爸在嘮叨自己的兒子一樣,不過嗅得出裡頭有一份驕傲在。

  「呵呵!小冠那麼有自信反而是好的啊,你之前不是嫌他太內向、太沒自信了?」

  「對啦,你跟他相處過也知道。怎麼一直站著,先挑個位置坐下來啊!」忠哥在吧檯裡洗著杯子,抬頭才發現小峰還一直站著。

  「我還沒吃飯耶,忠哥,現在還有簡餐嗎?」小峰找了一個離吧檯最近的位置坐下,因為突然想個人聊聊天,看樣子忠哥很適合。

  「兩點了,廚房師父不知道走了沒,我去問一下。」

  「為什麼長的帥的、可愛的我都希望他們是Gay啊!我這樣算正常啊?」小峰望著忠哥的背影,老是想著這麼帥的人,對人又客氣,跟小冠又那麼好,是不是也是啊?

  「唉!還好忠哥結婚了,要不然我真的會懷疑,難道……異性戀的男人都不能有這般氣質跟長相嗎?」

  「小峰!只剩下糖醋排骨跟左宗棠雞,可以嗎?」忠哥在吧檯後面一個廚房端菜的小窗口喊著。

  「好啊,我要雞。」

  「呵呵!」不知道忠哥在笑什麼。

  這兩天小峰的情緒也夠矛盾了,先是跟小海進一步的認識與甜蜜、回家後又遇見品良哥,也不知道自己面對品良哥為什麼會有罪惡感,又加上一家人都要邀請阿仁來參加婚禮的事,感覺上如果沒把阿仁找來,自己就會像千古罪人。

  「誰知道他現在野到哪去了,誰知道他被哪個野男人綁住了?」

  「很糗耶,萬一他不領情,我怎麼下得了臺?怎麼跟家人交代啊?」

  過了幾分鐘,忠哥送來套餐放在小峰桌上。

  「怎麼皺著眉頭啊?」

  「沒……有嗎?」小峰知道自己常常不知不覺皺眉頭,很多人都跟他說過。

  「先吃吧,因為雞肉不夠一份,我加了些排骨,不介意吧?」

  「怎麼會,剛好我兩種都想吃,很合我的口味啊!」小峰笑的開心,因為眼前的主菜真的好多喔,忠哥真好!

  「真的啊,吃不夠後面還有喔!」

  「呵呵,夠啦夠啦,那麼多!我還怕吃不完哩!」

  「你先吃喔,我也要到後面去用餐。」

  「你們都還沒吃啊,這麼忙。」

  「他們用過了,星期天生意比較好,過了兩點人比較少。」

  「那我來正是時候,要不然你們如果很忙,就沒人陪我聊天了。」

  「呵呵,我待會兒過來。」

  「還是……忠哥你一起拿過來這裡吃啊,自己是老闆沒關係吧?」

  「嗯……也好,廚房蠻熱的。」忠哥沒想到小峰會提出這樣『邀請』,也沒想到自己會答應。

  「你吃這麼少啊?」小峰看忠哥盤子裡只有半碗飯,配菜也不多。

  「不會啦,剛剛有烤厚片吐司吃過了。」

  「這給你。」小峰拿了自己的一盤小菜,再放上幾塊排骨,順勢推過去對面忠哥面前。

  「你……不用客氣啦,你是客人耶,怎麼好意思……」忠哥又推了回來,心裡一定在想這個人未免太熱情了。

  「你吃啦,我吃不完,真的!要不然就幫我打個九折好了!」小峰才不是在意那一折的折扣,只是這樣忠哥才不會一直推辭。

  「好吧,打五折都沒問題!」

  「呵呵!」

  「忠哥我問你喔……」小峰嚥下一口飯,喝了口綠茶。

  「問啊,不要太難的,還是腦筋急轉彎都可以喔。」

  「哈,我才不會那麼無聊咧!我是想問,為什麼你們『禁煙區』要設在一樓?」

  「很奇怪嗎?」忠哥嘴裡還咀嚼著,不過就是沒把牙齒露出來,看起來就很有用餐禮儀。

  「不是啊,很多店、幾乎所有的店,吸煙區都是在一樓耶,因為很多會抽煙的客人都不喜歡再爬到二樓去。」

  「你那麼細心啊,那依你看,你覺得這樣做有理由嗎?」

  「我……」小峰當然知道,這個理由可是有科學根據的,而且還是自己非常推崇的呢!

  「猜猜看,其實一開始我也沒注意這個,也是經高人指點的。」

  「我猜,是因為熱空氣比較輕,煙會往上飄的原因嗎?」

  「對……對啊!」忠哥差點噎到。

  「嗯!我念理工的,知道一點點,再多就不懂了。」小峰很謙虛。

  「你不是第一個這樣問的客人,但是你是第一個答對的。

  「真的喔,那你也是念理工的嗎?」

  「沒耶,我念管理的,是……朋友建議的。」

  「喔!這樣很不賴吧,坐在這裡就不用擔心煙味會跑下來囉!」

  「嗯!」忠哥邊吃邊點頭。

  「我……還有一個問題耶……」

  「沒關係你問,既然你的問題這麼有水準,又跟我們店有關係,我有問必答!」

  「真的?」小峰暗自竊喜,樓上櫥窗那信封終於可以揭曉了。

  「問吧!」

  「你們櫥窗很漂亮,有很多石頭。」

  「對喔,你這一說我才想到,小冠說你幫我們帶回來幾顆石頭,真是麻煩你了。那這一餐,算我們謝謝你的。」

  忠哥說完,馬上把擱在小峰旁邊的帳單抽走,放進自己的口袋。

  「喔,不用啦……小……」小峰突然打住,不知道如果跟忠哥說小冠也常招待他,會不會反而害了小冠。

  「小……意思啦!而且剛好我順路。」小峰馬上接著說。

  「不行不行,本來是我們自己該做的事,總之就是麻煩到你。」

  「你跟小冠都很客氣咧!同一個血統的嗎?」小峰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脫口而出的。

  「呵呵!沒啦,他是我……朋友的兒子,我幫忙照顧。」

  「不過你們倒是一樣帥!嘻嘻!」

  「哈哈!你很愛說笑咧,難怪小冠開朗了許多!」

  「……」小峰心裡想,小冠變開朗,有嗎?如果有,也不是因為我的關係吧。

  「怎麼啦,不覺得小冠變了喔?」

  「我不清楚他以前怎樣耶,所以也無法比較。」

  「他……感情有些挫折,跟家人又處的不好,所以才必須自己賺錢。」

  「你不是說,你幫朋友照顧兒子,那小冠爸爸應該是你朋友不是嗎?」小峰打聽八卦可是很犀利的。

  「……」忠哥沒有答話,臉上只是一副尷尬的表情,小峰一看就知道事有蹊翹。

  「小冠他……女朋友去世了,之前小冠為了照顧她,還辦休學,想說可以全心照顧她,家人很不諒解。」

  「死了?!」小峰手上起了雞皮疙撘。

  「他整天悶悶不樂,兩年多了,可能更久了……」

  聽的出來忠哥也蠻心疼小冠的。

  「他們年紀那麼小,小冠放了那麼多感情哪!」

  「其實那個……女的,年紀比小冠大幾歲,比較成熟一點……」

  「呼!」小峰吐了一口氣,之前對小冠的猜測都是錯的,原來他受了這麼大的情傷啊,更沒想過小冠談的是姐弟戀。

  「他……沒跟你提過?」

  「嗯。」小峰點了頭。

  「那……你也別跟他說,我跟你說了這些……」

  「好……哇」

  小峰本來還想說要安慰安慰小冠,想不到忠哥不想讓小峰提起。

  「就當我們之間……」

  「男人的秘密!」奇怪了!最近老是有人找小峰玩這個遊戲,品良哥也一樣。

  「我看起來很好分享秘密嗎?呵!」小峰心裡這樣想著,笑了一聲。

  「怎樣,男人之間有秘密很奇怪啊?」

  「沒啦!呵呵」想起品良哥,小峰還是忍不住笑出來。

  「他們回來了!」忠哥看見小冠跟小齊在對街往這裡走過來。

  「那個是小齊啊。」小峰轉頭看見他們正穿越馬路。

  「小齊你也認識?」

  「不算熟,之前在這裡見過一次,是……小冠的大學同學嘛?」

  「對啊!」忠哥臉上有點疑惑,小峰也不知道為什麼。

  「嗨!小峰……」小冠一進門看見小峰就很開心。

  「小冠!好久不見,你是小齊嘛!」

  「我們畢業了!」兩個人還在喘,小齊忍不住高喊終於畢業了。

  「你們年輕人聊聊。」忠哥把兩個人的餐具收拾了一下,準備端到後面去。

  「忠哥我來!」小冠接走忠哥手上的餐盤。

  「小冠我要冰拿鐵,昨天熬夜趕報告,睏死我了!」

  「先喝一下開水,我放好就來。小峰,你還要再一杯嗎?」小冠看小峰的綠茶都見底了。

  「我……」小峰是很想再來一杯,但是因為忠哥堅持買單,小峰就不好意思再點。

  「再給一杯囉,你們可能會聊很久。」忠哥授意給小冠,反正忠哥是老闆,說了就算。

  「什麼時候畢業典禮,我可以參加嗎?」忠哥問著小齊。

  「我BF會……」小齊脫口而出。 

  突然安靜了!小冠端著餐盤也愣住,沒有往前走,也沒轉過頭來。忠哥咬著吸管,沒有抬起頭來,只有小峰和小齊四目交接。小齊知道自己說錯話,每次都這樣口無遮攔,小冠已經因為這樣數落過他好多次了!小冠背著他們冒著冷汗,看樣子忠哥也沒好過到哪去。

  「我畢業服……都租好了,你們當然要來跟我拍照啊!」小齊轉的很硬、不過也化解了當場的尷尬。

  忠哥鬆了一口氣,小冠回頭給小齊一個眼神,這些畫面,小峰都看在眼裡。

  「畢--業--服,學校不是會幫你們借,你們自己還要花錢哪?」忠哥也很厲害,畢--業--服一個字、一個字分開講,分明就是故意講給小峰聽的。

  「學校很摳的,要我們先繳600塊兒,說等典禮結束,畢--業--服歸還回去再退錢給我們。」

  「應該的啦!他擔心你們拿了衣服就不歸還了。」

  「拿那個幹嘛,平常誰敢穿啊?!」

  忠哥小齊你一句我一句,全繞在「畢業服」打轉,讓小峰覺得此地無銀三百兩,越解釋越詭異。

  後來忠哥告別他們三個,準備下班了。

  「小冠,晚上麻煩你了。」

  「不會,你好好休息吧,這陣子我考試都麻煩你了!」

  「對了,小峰的帳我結完了,別跟他算喔!」

  「好!」小冠轉頭看著小峰。

  「Bye!」

  「你們忠哥很偏心咧,我來那麼多次,都沒對我那麼好,小峰就有!」

  「哈哈!誰叫你不會做人,又愛……亂說話……」小冠話中有話,明明就是在暗示剛剛BF那件事。

  「小峰,為什麼忠哥要請你啊?」小齊還是忍不住好奇。

  「也沒什麼啦,就……」

  「沒什麼就可以請你!過分!」小峰話都還沒說完,小齊就搶著發牢騷。

  「小齊你幹嘛那麼愛吃醋啊,我又不是沒招待過你!」

  「忠哥跟你不一樣,他又高又帥!」

  小冠很想賞小齊兩個巴掌,哪壺不開又提哪壺了,小峰在這裡還這樣三八兮兮的,小冠不喜歡小齊這樣,也不知道小齊今天在興奮什麼勁,在桌下踢了小齊一腳。

  「好啦好啦!開玩笑的!」小齊吐吐舌頭。

  「沒關係啦!」小峰對小齊的懷疑越來越肯定,只是小冠……怎麼又跟他扯在一起?

  「小峰你別介意,GiGi就是這樣!」小冠故意喊他GiGi,想要轉移剛剛那種氣氛。

  「哈哈,真的不會啦,我幾個朋友也都這樣,習慣了!」

  小峰手機響了,是小海。

  「我還在吃飯、吃午飯。」

  「好可憐喔,餓到現在……」

  「沒啦,是我自己貪睡,你還在唸書嗎?」

  「沒,剛剛睡了一下,剛醒來。」

  「還好我沒打電話給你,要不然就打斷你睡眠了。」小峰在小冠他們面前講這些話,感覺有點不自在,可是又不想掛掉小海的電話。

  「我要再去圖書館了,晚上再聊囉!」

  「嗯!你自己騎車小心。」

  「那……親一個。」

  「我……」小峰有點不知如何跟小海解釋,有點吞吞吐吐。

  「好~我知道,旁邊有人不方便對不對?」

  「嗯!」小海好聰明喔,小峰在擔心什麼,似乎小海都可以察覺到。

  「啵!那我親你一個,下次你再還我!」

  「呵呵!好~」小峰笑的甜蜜。

  「那……先這樣囉!」

  「嗯!Bye!」

.
  小峰掛上電話,發現對面兩個人一直盯著他。

  「好幸福喔!」小齊打破沉默。

  「呵!」小峰苦笑了一下。

  小冠在桌下又踢了小齊一腳,要他別再亂問了,小冠總覺得自己知道小峰的隱私很愧疚,尤其又是在小峰不知情的情況下。

  「不好意思,喝了兩杯飲料,我去一下洗手間。」小峰藉故避免了尷尬。

.
  「你很糟糕耶,都亂說話,我就跟你說過,小峰不是……」故意這樣騙小齊的,小冠目前還不想讓小齊知道,日前拿給他的那張紙裡,「言峰」就是眼前這個小峰,因為小冠知道一旦小齊知道,可能就會馬上打電話給阿杰小馬來個當面對質或是當場跟小峰提些有的沒的,這些事對小冠而言,會非常、非常不好意思。

  「我在幫你試探耶!這種型,你不喜歡啊?」小齊故意說的曖昧。

  「不要鬧了啦,不喜歡、不喜歡!」

  「怎麼可能,要不然你……」

  「怎樣?」

  「認識他以後,心情大變喔!」

  「那是因為他很好玩,像一個好朋友。」

  兩個人還在鬥嘴,突然,小峰的手機又響了,小冠回頭看小峰來了沒,瞄了一下小峰手機,螢幕顯示「小馬」,小冠嚇了一跳,趕緊把小峰手機拿著,因為如果被小齊看到,他不確定小齊是否會懷疑「小馬」就是他BF的朋友……

  「他的朋友還真多耶!」

  「你很雞婆耶!你畢--業--服怎麼受的了你,呵呵!」小冠雖然生氣,不過想到剛剛小齊講的畢業服就覺得好笑。

  「哈哈!我很聰明吧,在那一刻,還能保持鎮靜跟發揮才智,嚇著你了吧。」

  「我還想扒了你的皮咧,整天胡言亂語,也不看場合。」

  「我就是知道分寸,才……想到畢業服啊……」

  「以後不要再這樣了,我不希望讓人看起來覺得我們很……怪……」

  「好啦,說正經的,如果他是,你會喜歡嗎?」

  「不、喜、歡!像現在當朋友,我都覺得會比較長久。」

  「可是他……」

  「來了,噓!不要講了,聊你晚上的計畫……」

.
  小峰在「風岩風嶼」也耗了好幾個小時了,又不方便在這裡回電話給小馬,索性就先告辭了,照原定計畫想去誠品看個書,在車上跟小馬通了電話,原來小馬想提早回來,一起約阿杰到高雄跟小峰吃個飯,但剛剛也跟阿杰通完電話,小馬就取消了,因為阿杰可正快活的呢,跟那個男人跑到谷關去泡溫泉了!

  小峰一路上還在想著小冠跟他女朋友的事。

  「真的會這樣嗎?那麼久了,為了她,就不再接受其他人?」

  「可是剛剛他們的談話又很奇怪,明明小齊就是講BF啊。」

  「還有忠哥也是,講話支支吾吾的,一票人都很奇怪……」

  「不過我能確定的,小齊一定是!」

  「算了,我都有小海了,即使小冠是,我也不能怎樣了。」

  坐在誠品的椅子上,卻一個字也看不下,小峰甩甩頭,理理自己的情緒,想讓自己靜下心來。

  小峰再去換了一本書,那種密密麻麻的小說實在不適合現在看。

  「水晶的秘密」,小峰視線停在這本書上面,看著自己手上的紫水晶。

  「完蛋了,最近一忙都忘了拿去消磁了,不知道會不會聚集了太多穢氣。」

  「消磁的方法?」小峰平常都固定拿去距離家裡只隔條街的一間水晶坊消磁。

  「這麼麻煩啊,又要海鹽、粗鹽什麼的,檀香?嗯……還是水晶簇消磁法最簡單了。」

  當初阿仁買這個紫水晶給小峰的時候,是因為小峰要去當兵了,阿仁擔心小峰去到陌生的地方會睡不好,也不知道軍中乾不乾淨,所以帶小峰去「水晶棧」想幫小峰挑個適合的水晶,小峰第一眼就看中這一條,老闆娘也建議,買水晶要買就是要買自己喜歡的,功能是其次,最主要就是自己要合的心意,一但買了,你就必須愛惜他,而且必須固定時間消磁,這樣他才能幫你帶走身上的穢氣,順你的磁場,讓你的氣、勢都會好一點。

  姑且不論定水晶是否有這種能力,不過心裡會有一種安全感,至少這種安全感對小峰而言是正面的,自從小峰帶了紫水晶之後,小峰只要一出門,一定會把他戴在手上,除了剛入伍,新訓中心不能戴之外,其餘時間都會戴著,現在想想這樣一戴也戴了好幾年了。

  幾年前買的時候兩個人感情還很好,所以阿仁就順便買了一條款式一模一樣的粉水晶,而且為了消磁方便,還買了一個不算小的水晶簇,只要晚上睡覺前放在水晶簇上面,這樣就可以消磁了,那時候每天晚上小峰都會把紫水晶交給阿仁,阿仁就會把他跟自己的粉水晶放在一塊兒,一起消磁。

  「粉水晶是求姻緣、順人緣的,不過……都是女孩子戴的比較多。」老闆娘這樣告訴阿仁。

  「那我的紫水晶呢?」

  「是求聰明、長智慧的,還可以守財。」

  阿仁最後還是堅持買了粉水晶。

  「粉紅色的你敢戴出去喔!」

  「又不是做壞事,為什麼不敢?」阿仁就是這樣,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做自己想做的事。

  「會不會C了點?!」小峰說的小小聲,怕老闆娘聽到、也怕阿仁生氣。

  「我幹嘛在乎別人的眼光,如果他們知道我戴這條粉水晶,討到這個好姻緣,他們才羨慕哩!」阿仁敲了敲小峰的鼻子。

  小峰現在想起來,也許就是這條紫水晶帶給自己平安健康的,所以到現在小峰還是一直戴著。

  「還是我自己去買個水晶簇啊,這樣消磁也方便」

  「咦!順便買條給小海,也讓他平安、聰明。」

  小峰放下手邊的書,邊走邊回想阿仁帶他去的那間「水晶棧」怎麼走,這樣算起來也兩年多沒去過了,不知道那個老闆娘還在不在,小峰為什麼特別想去那間找老闆娘買呢?原來那個老闆娘自己懂姓名學,所以當客人不知道選擇哪一種水晶,還是在猶豫的時候,老闆娘就會給適當的建議,不過他們不希望拿這個噱頭來招攬生意,他們一直覺得買水晶是靠緣分,只有買到你真正喜歡的,你才會用心去照顧他、珍惜他。也因為這樣,其實很多客人都不知道老闆娘會「算命」,上次也是因為阿仁跟老闆娘在研究要買給語晴的水晶,老闆娘這才透露的。

  「待會兒請他幫小海算算適合什麼水晶,喔!還好還知道小海的本名,徐羿洋。」

  小峰終於找到這條巷子裡的「水晶棧」,裝潢還是沒變,簡簡單單清爽的很!

  「哇!不知道老闆娘在不在?」小峰從外頭只看見一個男的站在櫃檯。

  「沒關係,反正都來了,買個水晶簇回家每天可以消磁也好。」

  「你好。」老闆點頭跟小峰打個招呼!

  小峰也點頭笑了一下。

  「需要介紹嗎?還是想自己先看看。」

  「嗯,我是想找個水晶簇回家可以消磁用的。」

  「你轉過去、右手邊下面最後一層。」

  「喔!那我先看看。」小峰一彎下就發現一整層有不同規則大小的水晶簇。

  聽說消磁的原理就是只要兩個以上的水晶柱靠近,就會產生共振,很多小水晶柱在一起,就是水晶簇了。

  「原來這就是未加工的水晶原柱啊,長的都好奇怪。」小峰心裡這樣想著。

  「老闆這水晶簇怎麼賣?」小峰看上了一個大約手掌大的。

  「我看一下、三百九。」老闆把他翻過來,原來價錢貼在下面。

  「那我再看一下。」既然知道價錢貼在下面,小峰心想那就自己慢慢挑吧!

  「耶!你的紫水晶,是在我們這裡買的吧!」老闆看到小峰手上的水晶,眼睛為之一亮。

  「嗯,好幾年前了,老闆,你還記得啊。」

  「是因為你手上那個紫水晶,是大衛星。那手工很細很雜,基本上生產的就很少,戴的人也很少。」

  「嗯,是很漂亮啊,那現在還買得到嗎?」小峰聽到老闆這樣講,覺得有點得意。

  「除非訂做,要不然都沒進這一款了,因為手工價錢比較高,消費者價值觀不一樣。」

  「喔!」小峰點點頭。

  「老婆你要不要出來看一下,有人戴大衛星的紫水晶。」老闆轉頭往後面喊著。

  小峰有點訝異,這個紫水晶有……這麼特別嗎?老闆娘走出來。

  「就是你了,怎麼那麼久沒來?」老闆娘朝著小峰走過來。

  「我?」小峰記得自己只來過一次啊。

  「你之前不是跟你表哥來買過水晶,一條紫水晶、一條粉水晶,都是大衛星的。」

  「這條嗎?表哥?」小峰真的搞不懂。

  「你等一下。」老闆娘走進櫃臺。

  小峰還摸不著頭緒,心裡還在想,到底是什麼事啊,感覺有點恐怖!

  「這個寄放在這裡都兩年多了,你再不來拿都想丟了。」她翻了好久,拿出誠品書局的一個小紙袋。

  「給我的?」

  「如果不是你表哥當初一直拜託一定要交給你本人,哪能幫你保存這麼久。還好買大衛星的人不多,我都有印象。」老闆娘邊嘮叨著。

  「他?給我的?」小峰指著那包紙袋,楞在那裡,不知道打開來會是什麼……

  小峰情緒還沒辦法整理出來,兩年半完全沒消沒息的阿仁,怎麼突然託人把東西交給他,而且還是一個不算小峰認識的人,阿仁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心情說不激動是騙人的,曾幾何時,小峰苦苦等待阿仁音訊的那些日子,不是外人可以體會的。

  「每次都這樣,老做一些自以為是的事情。」

  「如果是重要的東西或是什麼事想解釋,都兩年了……有用嗎?」

  小峰心裡越想越不能平復,阿仁啊阿仁!你離開了,自己過的平安、過的快樂就好,這樣有意無意牽動我的情緒,對我公平嗎?

  「你表哥那天很匆忙,看樣子蠻急的。」

  「他……表哥他、有沒有說什麼?」表哥,應該是阿仁這樣跟老闆娘解釋的吧,不過小峰這樣叫起來還蠻怪的,至少很不習慣。

  「你先看一下東西有沒有少?」

  「嗯。」其實小峰根本不知道阿仁會拿東西給他,更別說什麼東西了。

  「有封信,還有這個。」老闆娘翻開紙袋,拿出一個盒子。

  「沒關係,我回去再看好了。」小峰想看的當然是那封信。

  「你不先看看哪!看這些是不是你要的。」

  「應該……是,他跟我說就一個盒子。」為了不讓熱心老闆娘繼續問下去,只好趕快假裝阿仁跟自己交代過這件事。

  「那你怎麼都沒過來拿啊,我還以為他沒告訴你咧。」

  「是……是我忘了,因為一直待在北部,比較少回來。」

  「拿了就好、拿了就好!別人交代的東西沒交到你手上,我們都覺得有事擱著,現在好啦,目的達到了,總算沒有枉費我們保管這麼久。」老闆開口說著。

  「還好今天我在,如果只有我先生,我看……他也不知道是你。」

  「呵呵,真麻煩你了,謝謝!」雖然小峰不知道這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不過,看他們兩個這麼信守承諾,心裡還是真的感激。

  「要不是你今天還帶著這個水晶來,我也不會叫我老婆出來看。」老闆指著小峰手上的紫水晶。

  「如果我不在,我先生還都把載著這款紫水晶的客人資料留下來,我回來還會跟他們連絡。」

  「不好意思,這麼麻煩你們,謝謝謝謝。」小峰覺得很不好意思,想不到老闆他們這麼熱心。

  「這兩年多來,問到的客人不超過十個,像你這樣的小男生更少了。」老闆娘還在回顧這些點滴。

  「那我表哥、後來還有……來過嗎?」小峰小心翼翼的問著,既不能表現太渴望,也不能讓人覺得眼前這個表弟……怪怪的。

  「就是都沒有啊!如果有,我早想還給他了,他拿來的時候還跟我說,我表弟這禮拜軍中放假回來就會來拿,誰知道……你兩年都沒放假。」

  「呵呵!」小峰覺得好笑,老闆娘還挺幽默的。

.
  離開「水晶棧」,小峰手裡提著紙袋,心裡卻比手要來的沉重,沒有買任何東西,因為實在沒有心情挑選其他的,其實……一心只想著趕快打開那封信,也許,阿仁會寫一些……好聽的、或者是後悔之類的話。小峰加快腳步想鑽進車子裡,都已經接近傍晚了,空氣還那麼悶,情緒早已激動的小峰更覺得心浮氣躁。

  「該死的夏天!」

  好不容易終於進了車子,總覺得這段路走了好久,把冷氣開到最大,想讓自己在最舒服的狀態下,接受這意外的驚喜,或許只有驚訝沒有歡喜。

  「先看東西還是先拆信好?」本來一心想先看信的小峰,這回倒是猶豫了一下。

  其實小峰下意識裡是想把信留在最後,因為……想把最大的意外,最後再擁有。

  「水晶簇!這不是放在阿仁家消磁的那個嗎?!」打開盒子就看到一座水晶簇。

  「他……給我幹嘛,自己不用嗎?」

  「咦?」小峰拿起水晶簇,發現下面還壓一個扁扁小小的盒子。

  「……」打開蓋子,小峰吐了一口氣,很無奈、也很難過。

  不相信也不能接受阿仁會不要眼前這個粉水晶,雖然不是小峰送給阿仁的,但……這畢竟也算是兩個人的信物。那種感覺就像……男女朋友分手了,女朋友把男朋友送的戒指退還回去一樣,是不是這樣就代表兩年前阿仁就把關係斷的清清楚楚了。

  「怎麼可以這樣。」

  「當兵這兩年來……我算什麼。」

  小峰情願阿仁把這些東西丟掉,也不希望這若干年後還出現在自己面前,一直以為即使分開,帶給阿仁的應該也是美好的回憶,至少……至少老的時候可以回想嘛!為什麼要分的這麼乾淨、分的這麼不留痕跡。

  「我留這個幹嘛!」

  小峰越想越不甘心,拔掉手上的紫水晶,搖下車窗想把紫水晶丟掉!外面走來走去的行人很多,小峰卻猶豫了。

  「好歹它跟我那麼多年了,在軍中也沒吃到什麼苦,當初最擔心的,至少也平安退伍了。」小峰摸著手腕上已經跟自己多年的紫水晶。

  最後還是搖上了車窗,外頭的空氣的確很不好。

  自己的水晶好幾天沒消磁了,小峰把紫水晶放在水晶簇上面,整個盒子安置在駕駛座旁的位置,做了個深呼吸,小峰打開了那封淡綠色的信……

.
  『峰兒……聽到這樣叫你,應該知道是我,也只有我這樣喊你吧!沒看見你也快半年了!在軍中一切都還順利嗎?如果你還很氣我,我只能再次跟你說抱歉,愛上你到離開你這麼短暫,都還沒跟你好好享受完這戀愛的滋味,但是請你相信,即使我不在你身邊,我還是會一直祝福你、還會……一直愛你,即使你再也感受不到這份感覺。

  不知道你看到這封信是什麼時候了,今天是二月十四情人節,有人陪你了嗎?去年的今天在醫院遇見你,從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認定你是可以跟我幸福一輩子的人了,是我放棄你,你可以恨我,但是請你不要恨我太久,因為你還有下一段的幸福要去追尋,不要浪費太多的時間、精力在我身上,要不然我會不放心,也不會原諒自己。

  今年六月我就要去加拿大了,陪我BF去那裡唸書,為了可以讓他安心完成課業,我決定放棄目前身邊的一些東西,去遠遠的那裡,繼續我的幸福。他跟你一樣都好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