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岩風嶼 - 18

  晚上跟小海通了電話,小峰知道小海他們這次的班遊,計劃星期一由南部開始,中午在高雄用餐,下午繼續往南走,目的地是墾丁,隔天再到台東、再經花蓮、繞去宜蘭最北到基隆,最後兩天再往回走,從新竹一路玩回台中,這一趟下來至少要五天到六天的時間,反正學生嘛!一放暑假,就沒「玩」沒了。

  「星期天要見面高不高興?」小海問著。

  「當然啊,我把家裡都翻新了呢。」

  「呵呵!要結婚了喔?」

  「對啊,迎娶你這個俏皮的小公主。」

  「是你耶,那是你姊妹淘幫你取的!又不是我。」

  「一起用嘛!反正也用不壞!嘻嘻!」

  「哈哈!你怎麼了,今天那麼興奮?」小海感覺出來小峰異常的亢奮,不過自己也很興奮。

  「都你啊!知道你要來,我這兩天高興的失眠。」

  「真的喔!我也是耶,明天考完最後一科,暑假就開始囉!」

  「不過,有一件事……你要體諒喔。」小峰眼神不對,看樣子準備撒謊了。

  「怎麼了?我不能去了喔?」

  「不是不是,你當然要來,是星期一早上,我媽媽要我回家載她去一個地方,不過,幾個小時而已,很快的,你多睡一會兒我就回來了。」

  本來真的要約小海一起去的,小峰試探過小海,知道小海根本就不打算認識小峰的任何一個朋友,即使連小冠這樣「正常」的朋友,,小海也怕人家問東問西,萬一話沒套好,小海會覺得很丟臉。可是小峰又真的不想拒絕小冠,但是如果跟小海老實講,又怕小海誤會,逼不得已,小峰才想出這個下下策!小峰後來想想也好,讓小海多睡一點,如果連要旅行都沒精神,會玩的很累的!

  星期六晚上特別早一點睡,小峰已經打聽好明天該去哪的花市買花了,看著煥然一新的客廳、浴室、陽台,尤其是自己的房間,小峰躺在床上覺得好舒服!

  「這幾天的辛苦終於沒有白費。」

  本來就喜歡把家裡擺設換來換去、移來移去的小峰,這一年來,找不到適當的時間,也沒有合適的心情來佈置這些,這幾天,自然的情緒牽引著小峰,「該是來點變化的時候了……」

  從來沒有這麼早來過這麼大的花市,小峰眼花撩亂,也不知從哪裡下手,手裡拿著一張紙條,在人群裡穿梭。終於找到第一個要找的攤位,這裡……應該說有點像店面,看樣子小峰要的花,應該不會擺在門口。

  「老闆,請問這裡有『嘉德利亞蘭』嗎?」

  「當然有!只是……你會養嗎?」老闆手裡還拿著剪刀,轉過身來推了一下滑下來的眼鏡,並且帶著有點懷疑的口氣問著。

  「很難養嗎?可是我一定要耶。」

  「呵呵,你要、我當然會賣你,只是希望你好好照顧我的蘭花。」

  「我要送給人的,不過……最後還是會放在我這邊,嗯……你可以教我怎麼照顧。」

  「那你進來看一下,喜歡哪一株?」

  「哇!好漂亮喔。」小峰跟著老闆走到後面,心裡還想著,小海說過喜歡白色,剛好。

  「這些蘭花剛栽種植於蛇木板上的時候,大部分都沒辦法馬上適應植版的乾燥環境……」

  小峰看見蘭花根部植在一塊黑色、看起來像很多黑色小蛇的木板上,難怪會叫蛇木板。

  「所以啊,應該先在植株基部和蛇木板之間放一些濕潤的水苔,而且要隨時保持水苔的溼度……」

  「喔!」小峰點點頭,聽起來不難嘛。

  「在這樣的情況下,新根就會很快的長出來而且附在蛇木板上,蘭花就可以繼續成長。」

  「老闆,如果蘭花生病了,是不是可以拿來這裡,你幫我處理一下。」小峰很怕自己耽誤了這蘭花的生命。

  「當然,如果你發現有斑點還是根部壞死,趕快拿來找我,我會把它醫好。」

.
  回到家裡,都快十點了,小峰趕緊把蘭花安置在自己的小陽台上,還好曬不到陽光,這裡又通風,重點是一進來房間,拉開新的窗簾,就可以直接看見這株「嘉德利亞蘭」。

  「嘉德利亞蘭」是天蠍星座的花語,守護著天蠍星座,小海是天蠍座,那「嘉德利亞蘭」也可以守護著小海,這是小峰這輩子第一次買蘭花,他希望傳說中的力量,真的可以守著小海,至少讓小海可以平安、心安。

  另外一束繞滿滿天星的「瑪格麗特」,小峰擺在客廳電視櫃旁的花架上,這花架大概也一年多沒放過花了,今天看起來,這花瓶跟花架都好神氣,終於,有人重視了!

  「二十朵!此情不渝!」小峰放在這裡就是要讓小海一進門就可以看見,看見它,也看見小峰的用心。

  最後一束、這一大束是需要小峰兩隻手才抱得起來的「野薑花」,買這麼多,是為了配合原本擺在地上這個透明的花瓶,白色的花瓣,加上透明的玻璃、清澈的水,小峰覺得滿意極了!

  「就放在窗台上好了。」小峰覺得有藍色窗簾當襯底,視覺特別分明,花也特別顯眼。

  一切就緒之後,小峰趕緊先沖個澡,其實這天除了心情亢奮外,生理也一直興奮著,不過這時候才不能亂想,所有東西,都要留著跟小海一起分享!

  「買完東西,小海也應該快到了。」小峰邊穿衣服邊想著。

  「不是說過台南要打個電話過來,嗯……還是睡著了呀。」

  「呵呵!高雄是終點站,不會睡過頭的。」最壞打算就是去火車站把小海叫醒。

  小峰褲子拉到一半,想著想著電話就響了。

  「我已經過台南了,再四十分鐘就到了喔。」

  「嗯……我都準備好了,你累不累?」

  「看到你就不累了。」小峰聽的出來小海故意壓低著講,連在電話裡小海也會怕別人聽見。

  「呵呵!那等一下,我就讓你累一點。」

  「好哇!看誰比較沒能耐,嘻嘻。」

.
  小峰趕到「水晶棧」,拿了昨天跟老闆訂好的水晶,就往火車站去了。

  停好車子,小峰站在出口想要第一眼就看見小海、擁有小海。

  一輛輛的火車駛進火車站,又看見一輛跟著一輛出發的火車,小峰不知道小海會停在哪裡,只有目不轉睛細數著的每個下車的乘客,終於……身著灰色上衣、藍色牛仔褲的小海出現了,小海拿起手機,應該是要撥電話給小峰吧!小峰就站在出口的第一線,迎著背著背包的小海走過來!小峰一直注視著小海,終於……四目交接了!

  可是,怎麼小海的眼神卻移開了!小峰的笑容頓時間不知往哪裡擺,擱在空中,好糗喔!眼睜睜看著小海把票拿給收票員,還一臉嚴肅的表情,邊講著電話,就……從小峰面前走過了。

  「不可能認錯人吧?」

  小峰跟著他走了幾步,不時還回頭看是不是會有另一個小海走出來,可是,就沒有啊!那個人講著電話、走的很慢,小峰不敢跟太近,突然真的覺得可能是自己認錯人了,正轉過身要回頭等真的正的小海。突然……

  「劉語峰!」

  「誰?」小峰嚇一跳,還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劉小峰!」聲音是從後面傳來沒錯啊。

  小峰一轉身!

  「哈哈!」小海已經笑到都站不穩了!

  「你……」

  小峰大步前去,假裝很生氣,舉起手本來要打小海的;不過,當然是不忍心,手掌高高舉起,最後只是輕輕地滑過小海的臉頰,想不到,小海……臉就紅了!

♤        ♤        ♤

  「想我嗎?」小峰在車上問著。

  「嗯!」小海主動拉過小峰的右手。

  「有多想?」

  「很想啊!剛剛在車上都睡不著。」

  「為什麼?我有那麼壞喔,害你睡不著。」

  「嗯……你聽。」小海把小峰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在想什麼!」小海心跳好快,小峰轉頭看了小海一眼。

  「就那個……」

  「小色鬼!」

  「哼!你不想喔?」小海伸手突擊小峰的褲襠。

  「啊!我在開車耶!」

  「又沒人看到。」小海噘著嘴。

  「什麼!是危險啦。」

  「喔喔……」小海因為自己的會錯意感到害羞。

  「到家了?肚子餓餓,不帶我去吃東西?」車子停進了地下室,小海喊著肚子餓。

  「我家有好東西讓你吃個飽。」小峰早就準備好了。

  「是……你這個小東西嗎?」小海眼睛故意瞄著小峰的褲襠。

  「呵呵!小海你變了,變得好……開放喔。」

  「哪有?!都是被你帶壞的。」

  「親一個!」

  「啵!」小海左顧右盼了一下,確定停車場沒別人才動口。

  「哇!你自己住一棟啊?」走過社區的小噴水池。

  「目前是,不過年底語晴結婚後,可能會跟姐夫先搬過來。」

  「也不錯,一起住才不會太孤單。」

  「還是……你要搬進來,現成的女主人讓你來當!」

  「神經啦!」小海捏了小峰的屁股!

  「喔!好……舒服。」

  「不正經!那我多捏幾下,讓你舒服一下午。」

  「不用啊,待會兒就要舒活舒活筋骨了!嘻嘻。」

  「哇!好香,什麼花啊?」小海一進門就看見電視旁的「瑪格麗特」。

  因為這裡只有小峰自己住,一樓的客廳幾乎沒什麼其他擺設,電視旁的花架跟花特別顯眼。

  「哈哈,那是『瑪格麗特』,但是香味不是它的。」

  「喔?沒有花要送給我喔?」

  「羞羞臉!大男生還喜歡花。」小峰故意糗小海!

  「對啊,我一定不正常,要不然怎麼會喜歡你。」

  「嘻!」小峰無話可說。

  脫下小海身上的背包,小峰從背後抱著小海,小海手上的花也輕輕的被放下。

  轉過身來就是一個深深的擁吻,兩個人不知道憋了多久,說多飢渴就有多飢渴。

  前幾天一直忙於考試的小海,所有的生理需要該忍的就忍,不該想的也沒有多想,但畢竟還是血氣方剛的少年,即使隔著牛仔褲,爆發出來的亢奮,絲毫也不能隱瞞,小峰感受的很完全,當然,小海也一直刺激著小峰的敏感帶,兩個人就在電視機前,一件一件把對方的防備卸下。

  「愛我嗎?」小海把小峰抱在身上,兩個人都只剩一件小內褲。

  「嗯。」反而是小峰害羞了起來。

  「舒服嗎?」小海舔的小峰的耳根,可能太敏感,小峰一直縮著頭!

  「呵呵!會癢。」

  「想不想要?!」

  小峰沒有回答,低頭吻著小海。小海退靠在牆邊,把小峰抱的好緊好緊。

  「手酸不酸?」小峰擔心小海抱自己抱太久了。

  「你變胖了。」

  「嘻嘻!一點點。」

  「多吃點,多長點肉,抱起來舒服點。」

  「以後不能嫌我胖喔。」

  「不會!胖一點你才不會去外面亂來,嘻嘻。」

  小海走到沙發前,把小峰放在沙發上,邊吻著小峰,邊把小峰最後的防備退下……

  經過一翻折騰,呻吟聲有時還伴著嘻鬧聲,好像一場戰爭結束一樣,突然靜了下來。

  小海躺在沙發裡邊抱著外面那個人,兩個人一絲不掛,第一次在這麼大的空間做愛,兩個人都覺得特別興奮,不過也不難看出有點害羞,尤其是小海,把小峰抱著緊緊的,還不時問會不會有人闖進來?

  「怎麼那麼多?」

  「哈哈,我怎麼知道!」小峰覺得好笑。

  「這幾天……自己都沒那個喔。」

  「當然沒有,知道你要來,最好的東西當然要留給你囉。」小峰轉頭親了小海一下。

  「呵呵!不害臊喔你。」

  「我有東西要給你,到樓上去。」小峰站起來拉了小海一把!

  「先穿褲子。」小海彎下腰想撿自己的內褲。

  「不用啦,又沒人。」小峰更用力拉了小海一下,小海連褲子都還沒碰到就被拉走了!

  兩個人就這樣光著身體上樓去了,經過樓梯口一面大鏡子的時候,小海躡手躡腳的躲在小峰後面,在這種情況下看見自己的裸體真是尷尬!

  「我先幫你沖水。」小峰推開自己的房門,『野薑花』的香味更濃了!

  「好漂亮喔!」小海一眼就看見窗台上那一大束野薑花。

  「送你的,好不好?」

  「嗯!好愛你喔!」小海又從後面抱住小峰,半亢奮的身體頂著小峰。

  「哈哈!還要啊?」

  「不是那個啦,小色魔!」

  小海沖完澡圍著浴巾走出來,這時候還光著身體的小峰倒顯得尷尬!

  「幫我在陽台上拿另一條浴巾。」

  「這裡嗎?」小海指著藍色的落地窗。

  「嗯。」

  小海幫小峰圍上浴巾,還不時趁機逗著小峰的小弟弟,兩個人像小孩子一樣,玩的樂不可支!

  「那……蘭花是……」小海手指著陽台。

  「幫你種的,開不開心?」小峰站在床前,讓坐著的小海盡興地玩著身上的浴巾跟……。

  「你知道那蘭花叫什麼名字嗎?」

  「…」小峰故意嘟著嘴巴搖搖頭,心裡偷笑著,這小鬼還想考我啊!

  「它有一個特別的名字,而且還是某個星座的幸運花喔。」

  「真的啊?!老闆都沒告訴我。」

  「呵呵!老闆又不知道,那只有相信花語的人才懂。」

  「那你喜歡嗎?」小峰看著小海的眼睛。

  「很喜歡!」

  「你喜歡就好。」

  「那你猜猜……它守護著哪個星座?」小海把小峰拉進自己懷裡,靠在小峰胸膛,覺得自己好幸福!

  「花是白色的,應該代表純潔,嗯……水瓶座。」其實小峰是亂掰的。

  「不是。」小海在小峰胸口搖搖頭。

  「那應該是……我的處女座。」

  「不是,你又不純潔!嘻嘻。」

  「你……」小峰把小海推倒在床上,自己坐在小海身上,搔著小海。

  「呵呵!好啦好啦,我認輸……」

  「我猜不到。」

  「那我提醒一下,那是象徵著貴族,有氣質的花朵喔。」

  「嗯,那一定不是天蠍座了。」

  「亂講,天蠍座很有氣質的咧。」小海拍拍小峰的肚子。

  「啊!我猜不到啦,連天蠍都說有氣質了……」

  「那我要公佈答案了喔。」

  「等等!我的靈感突然來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小峰裝可憐哀求著。

  「好,一次,只能再給一次……」

  「如果我算的沒錯。」小峰故意拿著自己右手,在手指上掐來掐去的。

  「它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嘉德利亞蘭』,守護著天蠍星座。」

  「哈!你很壞咧。」

  小海知道自己被騙,用力扯下了小峰身上的浴巾,把浴巾丟的遠遠的。

  「那你的浴巾還我。」小峰光著身子也想扯下小海身上的浴巾。

  「來啊來啊!」小海的力氣比小峰大多了,所以他才不怕呢!

  任小峰怎麼追、怎麼拉,就是扯不下來,只見小峰光著屁股在房裡跑來跑去,而小海則是圍著浴巾、身體半曝露地跳過來跳過去,兩個人玩的像小孩子,不過終究還是會累。

  「不玩了不玩了。」小峰攤開躺在床上像個大字型。

  「體力這麼差,怎麼再戰一回合啊。」小海跑上去半壓在小峰身上。

  「我不行了!好累。」小峰呼了好大一口氣。

  「不行,我要!」

  「你想預支明天的份喔,不行,明天再來。」小峰轉過身,小海則是一直在小峰身上磨蹭著。

  「你還沒吃飯,萬一體力透支,我們這樣光著身子,會被闖進來的管理員看光光喔。」

  「嗯……那你煮飯給我吃。」小海拉起小峰撒嬌著!

  「好!那你幫我把浴巾拿回來。」

  「你去,我沒有這樣看過你。」

  「什麼這樣那樣?都全裸了,你還想看哪樣?」

  「你去撿,順便走個台步讓我看,呵呵。」

  「你瘋了!」小峰趕緊衝下床去撿起浴巾圍著下半身,真不知小海待會兒又要玩出什麼把戲!

  就這樣嬉鬧著,兩個人這樣一前一後下樓了,這還是小海第一次這樣大膽的穿著,其實小峰也一樣,從來不知道兩個人可以只穿這樣在家裡走動,好舒服喔!

  「什麼都沒有,我們真的要在家裡吃喔。」小海探了一下廚房。

  「我們一起做嘛,你不是喜歡有家的感覺。」

  「我可不要只吃蛋炒飯、蛋花湯喔。」

  「放心,我像是會讓自己老婆吃苦的男人嗎?」小峰靠在廚房的冰箱。

  「呵呵,少來,你明明就是不會作家事的小女人,不要隨便拉抬自己的身分喔。」

  「好啊,那晚上……我們就來試試誰當女人、誰當男人!」

  「小色魔!不用等晚上,看這裡就知道!」

  小峰嚇一跳,不知道小海要拿出什麼東西來證明自己是男人。

  結果小海手一彎,原來是要秀出自己守臂上的肌肉!嚇小峰一大跳。

  「別秀了,小壯丁!你看。」小峰打開冰箱。

  「哇!真的有耶,好餓喔。」小海舔了一下嘴巴。

  「只要我們把菜熱一熱,再煮個小火鍋就OK啦!」

  這些都是早上小峰上市場買的,有的還是昨天就先訂好的!

  小峰在購物袋裡拿出牛腩火鍋,還溫溫的,要小海先拿過去電池爐加熱,順便在冰箱拿給小海凍豆腐、金珍菇一些小菜要小海加進去。小峰再拿出清蒸鱈魚,拿進微波爐設定了三分鐘;小海則在旁邊幫忙洗高麗菜,小峰又拿了一瓶早上在市場買的現榨柳橙汁,還有兩個玻璃杯讓小海幫忙沖沖水,冷凍庫裡的冰塊終於也派上用場;小峰又拿了冷筍要小海切漂亮一點,飯鍋裡的飯也是早上小峰親自下鍋的,冰箱裡還有開胃菜,泡菜、小黃瓜,另外一盒一盒的是生菜莎拉,飯後的甜點是龜聆膏……

  一切準備就緒後,兩個人坐在餐桌上,不約而同露出好不可思議的表情,雖然這些都不是自己親自煮的,不過這倒是兩個人第一次一起準備、合力完成的一餐,看起來都特別可口,可能裡面參雜了愛當調味料的緣故吧!

  「乾杯!」舉著高高的玻璃杯,雖然不是酒,不過兩個人卻沉醉了。

  小峰覺得好幸福,感覺這裡是自己跟小海的家,就像新婚夫婦一樣,一個全新的家。小峰沒有開口問小海心裡怎麼想,不過從用餐的表情,小海的眼神跟笑容,小峰體會的到、也感覺的出來!

  火鍋越吃越熱,冷氣已經不能滿足他們,兩個人提議乾脆把浴巾拿掉,一開始都很彆扭。

  「反正在桌子下面沒有人看得到。」

  「可是……光溜溜的吃飯……」雖然是小海提議的,不過感到最不自在的也是他。

  「呵呵,會有反應喔!又沒關係,只有自己知道。」

  「你會偷看!」

  「哈哈,又不會叫你去盛飯,我就看不見啦。」

  「不過脫掉也好,才不會滴到浴巾。」

  「嗯!吃完飯我再幫你洗澡。」

  這樣特別的一餐,兩個人吃的可是津津有味,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事後想想兩個人都覺得太瘋狂了!用完後的殘局,兩個人邊猜拳邊分配誰洗哪一個。他們約定好,如果以後真的有屬於兩個人的家,搬進去的第一天,一定要再這樣好好吃一頓!

  洗完澡兩個人都累了,一看也快傍晚了,說好先睡一下,晚上再帶小海出去晃一晃,體驗體驗小峰在高雄的生活!

  哇!這樣一睡就睡到九點多了,小海醒來的時候看著還在睡覺的小峰,心裡覺得有一個人這樣陪著真好,這是第三次陪著小峰醒來,小海一次一次都記的很清楚。

  月亮從窗戶透了些光進來,映在小峰房裡,小海覺得好溫暖,小海起了身走到窗前,墊了腳聞了聞「野薑花」,好新鮮!應該是今天早上才買的,小海拉開窗簾,順勢摸了摸窗緣,竟然是那麼乾淨!不知道小峰為了自己的到來準備了多久,小海倒有些不好意思,轉頭看著沉睡的小峰,自己都笑了!

  小海輕輕地下樓想倒杯水,一個人還是圍著浴巾坐在客廳,看著電視機旁花架上的「瑪格麗特」,小峰怎麼這麼浪漫!相較之下,嘻嘻……小海覺得自己是粗人一個。

  小海望了望二樓,心想小峰應該還沒醒吧,猶豫了一下,想不到小海竟然脫下浴巾,光溜溜的在一樓輕輕地走著。

  「好好玩喔!」小海邊走邊笑著。

  「不知道小峰一個人在家是不是也會這樣。」

  「哈!」走到樓梯口的鏡子旁,小海更是扭扭捏捏!

  「自己一個人應該沒什麼好怕的。」小海還幫自己心裡建設一番。

  開竅的小海,就這樣在鏡子前面端詳自己好一陣子,正面的、側面的、背面的、遠的、近的……各種角度、各種視野,覺得很新奇也好刺激,可能從小到大沒有在陌生的環境像現在這樣一絲不掛吧。

  害羞的小海,覺得自己真是太大膽了,只不過一會兒,就趕緊套上浴巾上樓了!如果被小峰撞見,會覺得好糗、好糗!

♤        ♤        ♤

  小峰醒了以後,意識還很模糊,落地窗透進來閃爍的霓虹,映在床上的自己還是孤單一個人,小峰以為自己在作夢。

  「小海沒有來嗎?」

  「我到底在哪裡?」小峰可能太累了,隱形眼鏡又太乾澀,視線突然不是那麼清楚!

  「身上的浴巾還在,沒錯啊!那是小海幫我圍上的。」小峰坐了起來,眨一眨眼睛。

  「小海呢?」

  「都十點多了……」

  小峰進浴室洗了把臉,順便用生理食鹽水沖了沖眼睛,嗯!舒服多了,現在小峰終於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小海真的來了!

  小峰一走出房門,就看見書房的燈亮著,輕輕推開門,小海竟然在地板上睡著了。

  「哇,那麼冷。」小峰搓搓自己的手臂,這裡的空調比房裡的冷了許多。

  看見小海在地板上縮成一團,整個人只覆蓋著那一條浴巾,小峰看了覺得好可愛卻又不忍心,小峰馬上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拉下來,蓋在小海的身上,之後自己光著身子就躡手躡腳的走出去了。過一會小峰再進來的時候,手裡抱著一條小毛毯,不過還是光著身體,小峰輕輕的把兩條浴巾拿起來,再把小毛毯幫小海蓋上,看見小海圓滾滾的小屁股,真想咬一口!

  「呵呵!這小鬼不知在想什麼?」看著小海光溜溜的縮成一團,生理竟然還有反應,小峰都覺得好笑。

  小峰趕緊走回房裡穿了條內褲,簡單的把房裡整理了一下,摸摸自己的肚子還有點飽,不知道小海會不會餓?

  小峰趁機打了電話給小冠,要小冠明天不用打來叫他起床,自己設定鬧鐘就可以了,還有就是約好七點在「風岩風嶼」見面。

  小峰拿了一本書,坐在小海旁邊看著,時而看書時而低頭看著小海。

  「呵!我比較幸運,可以看著你睡覺。」小峰這樣想。

  可能是小峰把空調轉小,又加上毛毯發揮了作用,不到十分鐘,小海就開始翻動,有幾次都把毯子踢掉了。

  「你就是小孩子,還要我幫你蓋被子。」小峰心裡念著,不過卻也覺得幸福。

  突然……桌上的室內電話一響,小峰覺得好刺耳!趕緊拿了無線電話走到外面,希望小海可以繼續睡著。

  「媽喔?」

  「哇,你好難得在家喔。」

  「什麼事啦,我在睡覺耶。」小峰故意裝著慵懶!

  「語晴打電話給你沒?」

  「沒有啊,做什麼。」

  「他們要請人過去裝潢三樓,設計師要先過去看,要問你什麼時候方便?」

  「白天都可以啊,喔,明天不行……」小峰走遠一點回答著,不能讓小海聽見。

  「那……可能就是星期二吧。」

  「好啦,你再叫語晴跟我電話確認就好了。」

  小峰掛上電話走進去,小海已經醒了,不過坐在地上一動也沒動,可能還在發呆。

  「吵醒你了喔,不好意思。」小峰過去坐在小海腿上,抱著小海。

  「你醒很久了喔?」

  「沒有,也剛剛醒,那你肚子餓不餓?」

  小峰摸摸小海的肚子,感覺跟自己的不一樣,小海的沒有贅肉,只有一塊塊的腹肌。

  「一點點。」小海撒嬌的趴在小峰身上。

  「那……我們去吃些小點心,再去山上看夜景。」

  「嗯。」

  「那趕快起來囉!」小峰想拉開毛毯,卻被小海拉住了。

  「現在不行。」

  「為什麼?」

  「你明知故問!」小海噘著嘴。

  「喔喔!那很正常的咧,別害羞啦。」

  「拿褲子給我。」小海伸手跟小峰要著。

  「哈哈!來啊來啊,換你了喔。」小峰站著扯掉小海身上的毯子,小海就一個人裸著身子坐在原地,嘟著嘴。

  「我會冷。」小海雙手故意搓搓身體。

  「好好好,不玩了,我會心疼耶。」

  小峰走過去把毯子讓小海披著,順邊拉了小海一把,回到房裡幫小海穿上了內褲,自己也套上一件T恤,兩個人在一樓門口互相給了一個擁抱、一個長吻,然後才出門。

  買了一些魯味,還有水果、礦泉水,小峰騎車載小海迎著夜風往壽山方向去了,一路上好多情侶,也有很多車床族,在陰暗下的角落,搖曳的樹下,也隱約可見搖來晃去的車子,小峰跟小海說這也算是壽山一種特產。

  「呵呵!那你有沒有經驗啊?」小海在小峰身後笑笑地問著。

  「……」小峰有聽見,只是沒回答。

  「有沒有?故意裝沒聽到喔?」小海更靠近小峰的耳朵說著。

  「我……」小峰是不想在這時候想起阿仁。

  「跟阿仁喔,又沒關係,我才沒那麼小氣咧。」雖然嘴巴說不會小氣,不過語氣還是酸溜溜的,嘻嘻!

  「對啦,要不然我還能跟誰?」

  「所以今天帶我來這裡重溫你們的舊夢?」

  「ㄍㄧ」車子突然緊急停住,小海也往前撞了小峰好一大下。

  「怎麼了?拋錨了嗎?」

  「你不要亂說啦,我來這裡根本沒想到他。」

  「跟你開玩笑而已,反應這麼大……嚇我一跳。」

  小峰一定是心虛,平常有意無意想起阿仁,都覺得自己這樣對不起小海,甚至有時候看著阿仁送的東西、阿仁給的信,小峰情緒都會大受影響,現在聽到小海講這樣的話,突然覺得自己被拆穿,有一股被看透的感覺,一種欺騙自己、欺騙小海的念頭油然而生。

  「小峰你生氣了喔?」車子的速度慢慢的,兩個人講話的聲音很清楚。

  「沒有啦,我只是不想提到阿仁,是想證明……我現在只喜歡你。」

  「傻瓜,我當然知道你喜歡我啊。」小海在小峰耳朵吹了口氣。

  「真的?」

  「要不然怎麼會送我蘭花,想要守著我!又怎麼會送我二十朵瑪格麗特說愛我……此情不渝!」

  小峰在前面迎著風,小海的這幾句話讓自己的視線漸漸模糊了。

  小峰沒有讓小海知道自己哭了,那是感動的眼淚,在風裡乾了就好!

  滿天的星星為證,滿地的花草為盟,小峰幫小海戴上了準備好的水晶項鍊,這是請老闆娘幫小海合著八字算過的,綠色墜子是「綠幽靈」,可以保佑小海平安、健康。小峰要小海以後出門記的戴著,戴著它,就像一路上有小峰陪著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