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風岩風嶼 - 19

  回到家都已經兩點多了,小海知道明天一大早小峰就得起床,直嚷著要趕快回家睡覺,兩個人洗完澡,躺在床上,都三點了。

  「你趕快睡,六點你就要起床了不是嗎?」

  「嗯……好想這樣一直抱著你喔。」

  「那你就趕快忙完、趕快回來,你媽媽不是說大概只要兩個小時而已……」

  「對……啊。」

  「其實你也不用太趕,如果她還要你幫她做什麼,你就去沒關係,反正我就自己搭計程車到中山大學隧道口就好了。」

  「不行,我要送你去。」

  「又沒關係,很近的,我們班的遊覽車會在隧道口等我。」

  「我會趕回來的,你要等我。」

  「好!那你快睡……」小海拍拍撘在自己身上小峰的手,要他先睡。

  其實兩個人都累了,一下子小峰就睡著了,過不久,小海也跟著入眠了。

  小峰手機鬧鐘第一次響是六點整、隔了幾分鐘又響了一次,響第三次的時候都已經六點二十分了,小峰一看時間不敢再賴床,雖然眼睛還睜不太開,不過腦海裡閃過小冠的笑容,心想對小冠失約也不好,轉頭看著熟睡的小海,心不甘的下了床。

  穿了件白色T恤,一件黑色牛仔褲,小峰還在考慮要不要戴隱形眼鏡,實在太愛漂亮了,不過看著鏡子眼中的自己,白眼球裡還繞著那麼多血絲,這才做罷。

  「戴眼鏡那麼土,小冠一定會認不出來……」

  出門前,小峰親了小海的臉頰,不過小海一點反應也沒有。

  「呵!小海準是累翻了。」

  看著小海,小峰想起昨晚自己對小海說的話,我現在只喜歡你了!唉!為什麼連小海也會提起阿仁呢?是我自己有意無意還透露出……念著阿仁嗎?小峰邊下樓,突然想起前幾天撥電話給阿仁的畫面。

  「這麼早,如果撥給阿仁,他起床了嗎?」

  「如果他真的接了,頂多就說我媽要請你來參加語晴的婚禮。」

  好矛盾,打是不打,路上再打好了,小峰還在猶豫。在停車場,小峰終於忍不住,打就打,我又不是在做壞事!

  「嘟~嘟~」響了八聲沒人接,小峰掛上電話,心裡也放下許多。

  「以後不打了,折磨自己」小峰把手機丟在駕駛座旁的位置上。

  七點六分到了「風岩風嶼」門口,還好小冠還沒來,小峰再一次照了照鏡子,應該還不錯吧,蠻有書卷味的。

  「呵呵!」自己想了都好笑,怎麼這麼在乎外表啊,尤其又是跟不是的小冠出來。

  小峰剛推下座椅想小瞇一下,小愛的BMW就從巷子前頭彎了進來。

  「咦?小愛也要一起去啊,那剛好可以撘小愛的車,好累喔。」小峰打著呵欠也打著如意算盤。

.
  「小峰不好意思,想不到星期一花市也那麼多人!」

  小冠下車說著,小愛只是在車上跟小峰招招手,沒有要下車的動作。

  「沒關係,我也剛到,小愛妳不一起去啊?」

  「不了,不打擾你們的Men’s Talk,我還要回去補眠呢!」

  「小峰這些要放你車上。」小冠從小愛後座搬了兩束好大的花。

  「『野薑花』!」

  「對啊,你也喜歡啊?」

  「我昨天也去花市買了一束,不過沒這麼多。」小峰幫小冠開了後座的門。

  「那麼巧啊!」

  「小愛不去,你就叫我去接你就好了,還讓她跑一趟。」

  「我本來也是這麼想,不過小愛也想去花市買些花。」

  「喔。」

  「等等,還有兩束」小峰本來要把車門關上了。

  「哇!今天花市特價呀,買這麼多。」小峰走近小愛車子一看,後座還有好幾束呢!

  「她們台南店裡剛好也要換,所以就順便買一買了。」

  「那你這些……不先放進店裡。」小峰指著「風岩風嶼」。

  「這不是店裡要用的。」

  「喔!百合很貴喔?」小峰看著小冠手裡的香水百合,好香好大朵!

  「還好,那老闆跟我們都很熟,店裡的花都跟他買的,所以還不貴。」

  「小愛那我們走了。」小冠回頭跟小愛說一聲。

  小峰也跟小愛揮揮手,兩個人正式踏上他們的「旅途」,也開始了小愛所謂的Men’s Talk!

  「往哪裡走?」

  「要迴轉,先去左營。」

  「喔!那很近嘛,你說的這麼神秘,我還以為要帶我去多麼隱密的地方呢。」

  「這個給你。」小冠遞給小峰一杯溫豆漿。

  「呵,剛好有點渴。」其實還有點餓,早餐都還沒吃呢。

  「你眼睛紅紅的,早起不習慣喔,也第一次看你戴眼鏡。」小冠一直側著頭看著小峰。

  「嗯……因為昨晚太晚睡了,不過好久沒這樣早起了,感覺還蠻特別的,那……我戴眼鏡還可以吧!」

  「呵!很帥啦!」

  「那就好!陪你來這一趟值得了,嘻嘻。」明知到小冠只是隨口說說,不過聽起來還蠻順耳的。

  「睡眠不足本來就不能戴隱形眼鏡。」

  「對啊,大概睡了……三個小時而已。」小峰又打了個呵欠。

  「那你就撥個電話跟我說一聲,我跟小愛去就好了。」

  「沒關係啦,答應你在先的。」

  「那真是辛苦、也麻煩你了。」

  「不會啦!你還沒說要帶我去哪裡?今天有什麼事要講的?」

  「啊!」小冠拿出兩支手機,叫了一聲。

  「怎麼了……」

  「你等一下。」小冠慌慌張張的撥了電話。

  「小愛,是我。」

  「小冠喔,我已經回到地下室,你別說什麼東西忘了拿喔!」

  「不是,是你三哥的手機又顯示未接來電了。」

  「真的嗎?什麼時候的事,你這幾天不是都一直帶著。」

  「我想可能是我們剛剛在花市買花,那邊太吵了。」

  「怎麼那麼……可惜,你不是說他之前有打過來,只是沒留言。」

  「這次也沒有,而且都沒顯示號碼。」

  「那你要特別留意,也許待會兒他會再打去。」

  「小冠你怎麼了?」小峰喝著豆漿,完全聽不懂小冠跟小愛在說什麼。

  「剛剛手機響了,不過我沒接到。」

  「喔,如果有重要的事,他會再打來吧。」聽小冠這樣叫一聲,小峰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原來是這等小事啊!

  「是我要跟他講重要的事,他不知道。」

  「那你就撥給他啊!」

  「問題是……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裡?也沒他電話,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呵呵!我真的聽不懂耶!」小峰轉頭看了小冠一眼。

  「就這是我要跟你說的事……」

  「嗯!洗耳恭聽。」

  「之前忠哥跟你說過,我女朋友去世,那是忠哥為了保護我才這麼說的,其實是我……男朋友去世了……」

  「喔。」小峰楞了一下,車子也突然小小地偏離前方的車道,原本睏到睜不開的眼睛都開了。

  「沒有故意瞞你,只是……自己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喔。」小峰點點頭,自己回想了一下,小冠好像也沒說過自己喜歡男生還是女生,更沒說自己交過女朋友。

  「只是不小心知道你的事,所以才想跟你坦白。」

  「嗯。」小峰又點點頭,實在插不上話。

  「今天六月十九日,是他的祭日。」小冠沒有參雜太多的情緒,像平常一般說話的語氣說著。

  「別難過喔,我怕別人哭。」小峰轉頭看小冠一眼。

  「不會啦,都三年了,該哭的都哭過了。」

  「知道你也是,突然有種……呵呵!我也說不上來的感覺。」小峰苦笑、為了掩飾那一點尷尬吧!

  「就像當初我知道你的事,我也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這邊左轉。」小冠指著前面的叉路。

  「我……覺得你有點面熟,可是……說不上來。」小峰聳聳肩。

  「你也覺得我面熟?!」

  「嗯!」這次小峰頭點的很用力、很確定。

  「我今天看到你……那種感覺更強烈,不知道是不是你戴上眼鏡的關係。」

  「呵呵,我大眾臉吧!因為……我也不常去同志的場所,所以讓你見到我的機會不多。」

  「別說你不常去了,我連一次也沒去過。」

  「你看起來就很單純、很不一樣,跟其他圈內人的感覺完全不像。」

  「是我先老起來放了,小齊常說我不食人間煙火,三年前的我就這個樣,三年後還是這樣。」

  「不只外表,你的心境都比……至少比我還成熟。」

  「如果你經歷過那種生離死別,要不成熟、懂事……都難。」

  「你……還想他嗎?」小峰又轉頭看小冠一眼,希望這個話題別讓他難過。

  「嗯。」

  「所以你一直單身的原因,是因為他?」

  「不全然是,但是我希望是。」

  「呵呵!不太懂。」小峰想讓氣氛,再輕鬆一點。

.
  「走那條小路,紅綠燈比較少。」小冠指著右前方的小叉路。

  「其實我自己也不懂,一直說服自己……感情,當完兵再說吧!至少,先不用面對。」

  「意思就是說,其實你是……有遇見其他讓你動心的人?」

  「呵!我又不是聖人,七情六欲還是有啊!」小冠卻害羞了起來,可能是第一次跟別人說這些心裡話吧。

  「你……一直陪他過完最後的日子?」

  「嗯!從生病到……最後,從絕望到……希望。」

  小冠回答的那麼肯定,小峰感受不到他有一絲的後悔,也沒有害怕。

  「從絕望到希望?」小峰不懂,可是又不敢直接問,只是拉高音調把話重複一遍。

  「從一開始聽到他只剩下三個月生命的那種絕望,到後來……只希望他好好過完最後的日子。」

  「在最後那些日子,你豐富了他的生命!」沉默了幾秒鐘,好不容易小峰整理了一句心裡的話。

  「沒有想過自己做的夠不夠、好不好,但是他跟他家人說……我是他家裡、也是他生命中的一份子。」

  小峰好感動!很難想像那段日子,小冠是怎麼熬過來的,如果換做是自己,小峰沒有把握。

  「他這樣說,就是給你最好的肯定了,他……應該沒有遺憾了吧?」

  「呵!他說他還是有遺憾。」小冠苦笑。

  「怎麼會?你都這樣子對他了。」小峰有點替小冠叫屈。

  「他說……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陪我長大。」

  餘光看見一滴淚掉在小冠手上,小峰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小冠現在需要的只是好好發洩。

  接下來十分鐘的路程只是直直的往前走,沒有叉路也不必轉彎,所以小冠也沒有開口。

  車子裡沒有音樂、沒有哭泣聲,有的只是讓小峰感到鼻酸的故事,還有那一滴不知忍了多久的眼淚。

  「如果沒有他,我被家人趕出來的時候,可能早就餓死、凍死在外面了。」

  「……」小峰伸出右手拍拍小冠的手背。

  「他一直說我辛苦、委屈、對不起我,但是他不知道,沒有他……我心裡會有多苦。」

  小冠再也忍不住了,低著頭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一滴滴的眼淚就從指縫中不斷的冒出來,小峰把車停在路邊,能做的也只是幫忙遞上衛生紙,看到小冠這樣真實的一面,小峰都心酸了起來。

  「對不起,找你出來看笑話了。」

  「別這麼說,人有情緒本來就要喧洩的,誰可以藏住一輩子的心事!」

  「如果被他看見我在哭,他又要到夢裡來罵我了。」小冠抬起頭,拭去臉上的淚滴,話說的一副好像真的怕挨罵的口氣。

  「呵!常夢到他啊。」

  「有時候,如果我很想見他,他就會來。」

  「那感情還很好嘛!」小峰開始放輕鬆,這才是應該要的氣氛嘛。

  「可是有時候不知道他在忙什麼,想見都見不著!你怎麼停在這裡?」小冠往旁邊一看才發現,原來窗外的樹一直沒在動。

  「前面三條岔路,你不給個指示,我哪知道你想走哪一條呀?」

  「呵!你沒問啊,你停下來很久了啊?」小冠終於擠出一點笑容,這樣半哭半笑的表情還蠻可愛的。

  「你哭多久我就停多久,可能快半小時了喔!」小峰作勢看了一下時間。

  「你亂講!那一條。」小冠指向最左邊那一條路。

  「不說我了,聊聊你的小男友。」小冠轉過來看著小峰。

  「他喔!你想問什麼?」小峰也轉頭看著他,反正鄉下比較沒車,所以小峰開車也沒那麼專心。

  「你跟他誰比較像哥哥?」

  「好……不特別的問題喔。」

  「要不然你想回答什麼問題,你直接告訴我,我再問你,各取所需。」

  「呵呵!你會開玩笑了啊。」

  「來看他我本來就都很開心,是今天因為你……我才失控的。」

  「哈啊!我?把你搞哭了?」

  「沒那麼難聽啦,是你專攻別人的弱點,啟發人的內在情緒,難怪……」

  「說啊,有什麼苛刻的話,想排山倒海而來呀?」看樣子小峰是聊開了。

  「難怪……有小弟弟被你騙了……呵。」小冠似笑非笑,心情還沒完全放下吧。

  「那彎過去走到底就到了。」小冠拿著手機筆劃著。

  「也還好,不算太遠。」小峰看一下時間大概才八點多一點。

  「敢上去嗎?」小冠指向一座的小山丘。

  「那是哪裡?」

  「墓園。」

  「我連醫院都不敢去了,墓園?別開玩笑了……我在下面等你。」小峰心裡抖了一下。

  「他們都是好人,沒什麼好怕的。」

  「他們?」小峰全身起了雞皮疙瘩,聽起來不只一個人。

  「他、還有他的爸媽。」

  「喔。」小峰長這麼大,除了祭拜過自己家祖先外,從來也沒去過別人的墳前。

  「就是前面石階那邊了。」

  「你……也要祭拜他父母親?」

  「他們都葬在一起,小墓園裡,他們說這樣比較不會寂寞。」

  「你真的不會覺得怪怪的?別人的父母親耶!」小峰看著上面遠遠的地方有籬笆圍著,不知不覺有一股涼意冒出來。

  「呵!不會啦,如果要我叫他們父母親,如果他們願意的話,其實……我也願意。」

  「你……跟他們相處過嗎?」小峰呼了一口氣,覺得是不是自己沒見過事面,怎麼連小冠這樣的談話都讓自己大吃一驚。

  「雖然沒看過他們,但是我知道,他們家小孩都非常……非常懷念他們、愛他們。」

  「所以你……愛屋及烏?!」

  「停在這個樹蔭下就可以了,星期一比較沒人會來。」

  「沒有想過是不是愛屋及烏,只知道他們父母親,常常被他們幾個小孩提起,所以我也感覺很熟悉。」

  「哇!」聽起來小冠跟他BF家人都處的很好,至少……兄弟姊妹承認他們的愛情吧,小峰忽然有一點羨慕,卻不好意思說出來,怕又觸動小冠的傷口。

  「你確定要在這邊等我,上面很漂亮、又有涼亭可以休息喔。」

  「是……喔……」小峰開始有點動搖了,本來堅持不接近那地方的,不過聽小冠這樣一講,好像那……墓園應該也沒那麼陰森。

  「我是怕你一個人在這裡無聊,要不然……我先上去,如果你想上去再走上去好了。」

  「好啊!」小峰覺得在這裡至少還不會熱,離大馬路又近一點,比較……沒那麼怕。

  「就那邊!」小冠下車指著山丘上面那一個圍牆。

  「應該不會很久吧!」

  「嗯!不超過半小時,上個香、跟他說說話而已。」

  「你忘了帶香了!」小峰轉頭看著後座上的花束,並沒有看到香啊、紙錢之類的。

  「喔,那上面都有,這有管理處的。」

  「管理處?」小峰更不可思議了,墓園還有管理處倒是第一次聽過。

  「別嚇到了,我第一次來也是嚇一跳!呵。」

  「那……有管理員,一直住在裡面啊。」

  「沒有啦,不過會有人固定來巡視,可能修修花草、補充祭拜要用的東西之類的。」

  「喔……要費用的嗎?」

  「當然要啊,不過不貴就是了。」

  「喔!」

  「我先上去了,待會兒路上再聊。」小冠抱著兩束香水百合,看來並不輕鬆。

  「這『野薑花』不拿嗎?」小峰看著小冠轉頭就要走,以為小冠忘記了,後座還留下兩束花呢。

  「那個先不用。」用雙手抱著花的小冠,看來也沒有多的手再拿東西了。

  「喔。」雖然小峰不懂,但也不好多問,總之……在這裡就是有點怪。

  「小冠!」小峰下車往上喊著,這時的小冠已經走上好幾階石梯了。

  「怎樣?」小冠慢慢地轉過來回答著,因為石階也不是太大,其實不好走。

  「你的兩支手機都沒拿耶。」小峰兩手各拿一支,雙手舉得高高搖晃著。

  「喔,你幫我拿你……左手那一支給我。」

  「喔!」小峰把右手上那支手機先丟進車子內,接著就小跑步往石階踏去。

  「車上那一支不才是你的嗎?」

  「對啊,不過我在等這一支的電話,你幫我塞進後面的口袋好了。」小冠邊說邊轉身,最後以屁股朝著小峰。

  「呵!」小峰先撩起小冠的T恤,再把手機放進小冠後面那有點緊實的牛仔褲內,有點吃力。

  「呵呵!我太胖了。」

  「哪會!」小峰本來還想跟小冠說是你的屁股太翹了,好可愛喔!很想摸一下下說,不過在這種場合好像不適合開這種玩笑。

  看著小冠繼續往上走,小峰這才發現自己今天跟小冠穿了一樣的衣服跟褲子,都是白色上衣配黑色牛仔褲,還有點巧呢!不過小冠是因為要來墓園才穿這樣的搭配吧,而小峰則是湊巧罷了。

  才過了幾分鐘,小峰開始覺得有點無聊了,拿起手機玩著遊戲,不過一點也不好玩,玩了幾次,小峰就決定放棄。把玩著手機好一會兒,無意間看到已播出去的電話顯示著阿仁的號碼。

  「一大早幹嘛不接電話?都幾年了也不換電話?上一次留言的那個也不知道是哪個野男人。」

  雖然小峰並不知道阿仁現在跟誰在一起,不過聽到他在阿仁手機上留言,就知道他們關係非比尋常,小峰無意間還透露出自己有點酸酸的感覺呢。

  「八點半了,阿仁可能在上班途中,如果……再打一次,好嗎?」

  雖然已經說好不再打電話給阿仁,可是小峰總會找些藉口,給自己找一些比較合理的解釋。

  「如果他再不接,或……不管啦,就跟他說語晴要結婚的事,說完就掛斷。」

  「嘟~嘟~」不管只是因為無聊、還是真的還有牽掛,小峰終究還是撥了。

  「……」有人接了,可是……對方沒說話,但是小峰確定,一定有人在電話那頭。

  「……」突然間小峰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有一點顫抖,不知道是不是……阿仁。

  「你……找阿仁嗎?」那個人開口說話了,不過口氣有點冷。

  「……」一時的情緒都湧了上來,小峰的話總卡在喉間,想開口卻又說不出。

  「你不要掛電話,如果你要找阿仁,如果你是……小『ㄈㄥ』,你就不要掛。」對方口氣怪怪的,沒什麼語調,冷冷的說著。

  小峰真的愣住了,掛是不掛?不掛,自己要說什麼,掛了!什麼都回原點了。

  「麻煩你跟他說,我姊姊語晴今年要結婚,想邀請他來參加婚禮。」小峰只說了重點。

  「你是小『ㄈㄥ』嗎?」口氣還是很冷,聽起來還有點哽咽,不知道是剛睡醒還是怎樣。

  「你這樣跟他說,他就知道了,如果他想找我、他自己再打來。」

  「他不會知道了,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小『ㄈㄥ』?」聽起來對方有點激動,話說的很大聲,不過卻不是很清楚。

  「你是小群還是他……新BF吧,你這樣跟他說,他就知道我是誰了。」

  不知道是自尊心作祟還是面對搶走阿仁的情敵,小峰竟然情緒也有點失控,說完話,就把電話掛了,也許表現得灑脫一點,別人會以為自己不是失敗者,尤其……這樣的堅強,是故意要給對方看的。

  小峰掛了電話,也下了車,密閉的空間已經關不了小峰沸騰的情緒,小峰需要一個透氣的地方讓他多做幾個深呼吸,要不然,胸口會一直悶著。

  「他是誰?是阿仁授權給他的吧,憑什麼問我是誰?」

  「故意躲我的電話是吧,阿仁你臭美!還以為我……喜歡你啊!」

  小峰踢著腳邊的樹幹,樹皮都擦破了,腳應該也痛著吧,可是小峰卻沒感覺。

  「要不是、要不是……」連安慰自己的話都說不下去了,小峰騙得了別人始終騙不了自己的。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阿仁的電話要由他來過濾?」

  「要來比是不是?我的小海不會比你那個小群還差的。」小峰還嚥不下這口氣。

  一直視阿仁的前BF『小群』為假想敵,小峰有意無意會把自己跟小群比、常常把失去阿仁視為打敗仗的痛苦往自己身上攬;小峰沒有看過小群,甚至連他的聲音都沒聽過,但是,他就是小峰的頭一號情敵。

  兩年前小峰在軍中打靶的時候,就是把靶心看作是小群,每次才都有好成績;阿杰在軍中常常跟小峰開玩笑,如果把靶心當作是阿仁,也許你每次都會打滿靶!但是小峰不這麼認為,他老是覺得阿仁還愛著自己,是外面的狐狸精把阿仁騙走了,所以……恨阿仁之前,他先恨小群。

  看著有一輛黑頭車也彎進來了這條小路,小峰倒清醒了一點,失態的樣子絕不能被看見,小峰看一下時間,八點五十了,不知道小冠跟『他』聊完了沒?黑頭車停在小峰車子旁邊,因為這裡有樹蔭吧,大家都想往這裡靠。下車來的是一對中年夫婦,手上拿的不是祭品也不是花,而是一些小孩子的玩具,兩個人也沒有任何交談,讓在一旁的小峰感覺這種氣氛很不舒服,這就是小峰不喜歡醫院、不喜歡這裡的原因了。小峰一直覺的人多的地方就是要快樂,如果為了難過的事因而大家必須聚在一起,小峰寧願選擇逃避。

  不知道眼前這夫妻,是不是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要不然怎麼會帶這些玩具來墓園呢?如果是,也夠心酸的了,年紀不算輕的夫婦,如果失去的是小孩,看來也應該有好幾年了吧,可是……時間真的能能讓人淡忘一切,尤其是自己愛過的人嗎?

  「唉!如果阿仁過得好……就好。」

  「在想什麼?」

  「啊!」面對樹幹的小峰突然抖一下,被這個聲音嚇了好大一跳。

  「小冠喔~嚇我一跳」回頭一看才知道是小冠,小峰還有點驚魂未定呢。

  「我一路走到這裡,你都沒發現啊。」

  「沒啊。」小峰呼了一口氣,在這種地方這樣嚇人會出人命的。

  「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小冠你在哭喔。」小峰看到小冠的眼球紅紅的。

  「沒啦,只是難過而已。」

  「你不是說……已經都調適好了,也不難過了。」小峰慢慢的說著,實在不知道怎麼安慰這樣狀況的人。

  「難過的是其他事……」

  「怎麼啦!應該沒有比失去情人讓你更痛苦的吧!」

  「到車上說吧,還要趕去嶺口呢!」

  「嶺口還是林口?」小峰叫了出來,因為兩個地方都很遠,尤其是林口。

  「旗山旁邊的嶺口,聽過嗎?你知道路嗎?」

  「我……」小峰擔心的是來不及回去送小海去搭車,嶺口?熟透了呢。

  「還是我來開。」

  「不用,沒關係,到嶺口……一趟大概要四、五十分鐘吧,來回……十一點多了耶!」

  「你有事嗎?如果有事沒關係,我回去開忠哥的車好了。」

  「是還好啦,因為……我BF在我家。」小峰加快速度,希望多爭取一些時間。

  「啊?真的啊?」

  「嗯,他十二點要到中山大學隧道口跟朋友會合,來得及嗎?」

  「是可以,不過可能有點趕,還是你載我回去好了,如果讓你BF等不到人就不好。」

  「那很不好意思咧,算了!沒關係啦,答應你在先的,如果來不及我再打電話讓他搭計程車去好了。」

  「你要確定可以喔,小朋友有時候很在意這種事的。」

  「嗯,不確定,但是可以試試看,他……沒那麼像小孩子啦!嘻嘻。」

  「你知道走旗楠公路,要接里嶺大橋那條路嗎?」

  「呵呵,我當然知道!以前我在嶺口當兵的。」

  小峰走了旗楠公路走了兩年,有時候洽公出營區,還會跟弟兄過里嶺大橋到里港吃東西呢,軍中的食物不是人在吃的,呵呵!這當然是對偏食的小峰而言啦。

  「是喔,我還以為你待市區待慣了,這些山路會比較不熟耶!」

  「其實還沒當兵前我真的沒去過,當了兵,什麼鬼地方都要跑。」

  「呵!嶺口那邊有幾個營區你知道嗎?」

  「好幾個吧,我也不熟。」

  「那你知道那邊有一個公墓嗎?」

  「在路邊那個喔。」

  「嗯。」

  「我知道啊,以前騎機車還是收假回營區都會經過。」

  「我就是要去那裡。」

  「啊?」小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公墓?沒搞錯吧。

  「對啊,也是要去祭拜另一個人,順便跟他說說話、報告壞消息。」

  「另一個人?」越聽越覺得毛骨悚然,小冠啊小冠!你有剋夫命嗎?這也是你BF嗎?

  「呵呵!他不是我BF,你別亂想喔。」

  「我……沒有啊。」天啊!小冠,你懂讀心術嗎?老看得透小峰在想什麼。

  「唉!說來話長,他是我BF 的弟弟。」

  「也過世了?!」

  「嗯,他沒有安放在剛剛他們家的墓園,他自己堅持的。」

  「會不會很恐怖?」

  「不會恐怖,你聽了可能會哭。」

  「那說來聽聽,很久沒聽到感人的故事了。」

  「他為什麼要放在旗楠公路上那個公墓,那是因為他想離他BF近一點。」

  「不懂?」小峰轉頭看著小冠搖搖頭。

  「他生前,告訴我,等他過世以後一定要先葬在那裡,因為他BF在嶺口當兵,他說……至少這樣每個禮拜可以看到他BF休假經過他面前,禮拜天又可以保佑他BF安全收假回營區。」

  「真的……很不可思議。」小峰只是專注的聽著,保持八十的速度馳騁在公路上,心裡是有一股感動。

  「唉!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願意回到他家墓園跟他家人團聚。」

  「可是……移動墳墓……不是很不禮貌?」

  「嗯,因為他一直也不願意,我們就也不敢把他移回去,我待會兒就是要跟他說這個壞消息。」

  「那他當兵的BF不就難過死了?」

  「好笑的是……他BF不知道他已經過世了。」

  「啊!怎麼會這樣?」

  「忠哥也常說,既然他BF無情,要我們別找了。」

  「忠哥?怎麼跟忠哥又有關係了。」

  「你不知道嗎?我BF是忠哥的弟弟啊!」

  小冠這表情才驚訝,自己跟忠哥他們家的這層關係,不是忠哥或小愛早就跟小峰提過的嗎?

  「所以,剛剛墓園裡的也是忠哥的父母親?那你……」小峰一時間還沒辦法把所有的事串聯起來。

  「嗯,你想大嫂那麼討厭我,為什麼忠哥還對我那麼好,因為我是他親弟弟的……BF。」

  「你……一直代替他們在醫院照顧……他?」小峰車速有一點放慢,因為沒想過小冠跟忠哥家有這層關係,原本以為忠哥真的只是幫朋友照顧小孩,給小冠一個工作機會而已。

  「嗯。」

  「喔!所以你跟小愛才那麼……好。」小峰似乎有點頭緒了。

  「忠、孝、仁、愛,那……你BF是哪一個?」小峰想起前幾天小愛跟他提的忠、孝、仁、愛,可是真的不知道其中有人這麼年輕就過世了,想到這裡小峰心裡有點……酸。

  「老二,他家人叫他阿孝,不過我喊他『笑笑』,希望他永遠開心!呵。」小冠笑的很勉強。

  「那我們先在要去找的是……老三?」

  「嗯!阿仁哥。」小冠點點頭。

  「阿仁哥?」

  不知道為什麼小峰一聽到這句話,全身的毛孔頓時間全打開了,車上的冷空氣也趁機竄了進來,小峰覺得有點冷,甚至覺得『阿仁哥』這個稱謂有點刺耳。

  阿仁哥?阿仁?是不是有誰也喊過阿仁叫阿仁哥?幾年前……真的有人這樣喊過,在哪裡?好耳熟的稱呼。

  阿仁,不是也有個雙胞胎哥,年輕的時候就去世了……天啊!不會吧?小峰心頭揪了好大一下。

  「小峰!綠燈了……」

  「不會那麼巧的,不會。」小峰覺得胸口有一股氣即將爆發出來,他沒辦法聽到其他聲音。

  「小峰!」

  「小峰!」小冠推了一下小峰,小峰只是發愣著。

  後面的喇叭聲一直吹促著前面這輛車,小峰突然醒過來,才把車子停在路邊,不過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踏上油門再往前走。

  「你怎麼了?」

  小冠看著小峰臉上開始發白,感覺他手上的細毛全站立了起來,不知道小峰想到什麼怎麼會這樣。

  小峰沒有確定阿仁是不是忠哥家裡排行的老三,但是他很清楚地知道,三年前在醫院照顧阿仁雙胞胎哥哥的那個小男孩叫……小辰,對!是小辰。

  那……如果眼前的小冠就是三年前的小辰,意思就是說阿仁……已經……死了。

  小峰想到這裡不僅是害怕,心……都痛了。

  「小峰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剛剛不是還好好的……你哭了?」

  「小冠我問你。」小峰轉過頭去看著小冠。

  「小峰你……為什麼?」小冠喊了出來,他被眼前的小峰嚇住了。

  小冠趕緊拿出面紙幫小峰擦去眼淚,不過揮去眼淚的速度再怎樣也沒有淚水落下來的快,小冠再怎麼擦,小峰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我問你……」小峰抓住小冠的手。

  「你認識……小辰嗎?」

  「小峰,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跟我說你是不是小辰?」小峰搖著小冠的身體喊著。

  「以前是,不過……阿孝死後就不是了。」

  「天啊!」

  「你認識我?周辰冠。」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小峰盡力的吼了出來。

  小冠看在眼裡,有一股矛盾的情緒湧上心頭,小峰該不會就是阿仁哥的『ㄈㄥ兒』?

  「小峰你的手機借我」

  腦中已經一片空白的小峰哪聽得到小冠怎麼喊他,只是趴在方向盤上,哭著、嘶喊著。

  小冠找到飲料架上小峰的手機,尋找小峰最近已撥出的電話。

  「阿仁?!」小冠只在心頭喊著,小峰最近撥出去的號碼,竟然就是眼前螢幕上看到的阿仁。

  小冠不管那麼多,按下的重撥鍵,要所有的事……水落石出。

  天啊!不到五秒,小冠身旁的手機真的就響了。

  「剛剛是你打電話給阿仁的?」小冠終於明白。

  找了兩年的小『ㄈㄥ』,竟然就是眼前這個……小峰。

  「不要哭了,你以為這樣哭……阿仁哥就會醒來嗎?」

  「你自己要負責,是你自己從不打電話他,讓他……一直走不開。」

  小冠再也忍不住,想起阿仁哥要闔上眼的那一幕,他知道阿仁哥還有心事未了,想到這裡自己也激動的哭了,雖然小冠嘴裡罵著小峰,心裡是多麼難過。

  不知道哭了多久,小峰還不敢面對這個事實。

  「小峰你不要哭了,阿仁哥會心疼的。」小冠一邊啜泣、一邊又想安慰小峰。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阿仁他會死?他不是去加拿大了嗎?」

  小峰一直趴在方向盤上,盡最後的力量吶喊出心中的不安。

  「他從來沒去過加拿大、也沒找過任何人,寫信去軍中跟你提分手,那時候他已經住院了。」小冠想忍住眼淚,可是終究還是抵擋不了內心的激動。

  「為什麼他要騙我?他不想見我對不對?啊……」小峰覺得好絕望,為什麼阿仁可以自己活著而不想見他,難道在阿仁心中,自己只能共歡樂、不能陪他度過黑暗嗎?

  「小峰你不想見他嗎?」

  「他都不想……見我了,我還有……臉去嗎?」小峰上氣接不到下氣,眼前也只是一片模糊。

  「別這樣,阿仁哥……一直還念著你,就連他要……離開的時候,他都握著你給的相片……」

  「啊……阿仁……為什麼?」小峰手捶著方向盤,喇叭聲就一直響著,外面不明就理的路人一直往車裡面看。

  「小峰……不要哭了,阿仁等你兩年了……不要讓他看見你……因為他哭泣,他會捨不得的。」小冠要小峰別哭,而自己的眼淚也一直沒停過。

  「阿仁為什麼不讓我去看他,你為什麼……也不連絡我?」

  「我想啊!可是阿仁哥不要……」

  「你騙我!他如果不要,為什麼還一直等我……」小峰推著小冠。

  「我真的試過,是阿仁哥把你的電話刪除了……我沒有其他辦法……」

  「都是你都是你!你把阿仁還給我……還給我……」小峰哭的更大聲了。

  小峰用拳頭打著小冠,小冠沒有躲,只是待在那裡讓小峰打著,陪小峰哭著。

  「你不找我、阿仁才會走不開的!他不會瞑目的,你……為什麼不找我?」

  小峰情緒爆發了,氣……一直發在小冠身上。

  「小峰你哭吧!我會告訴阿仁……是我把你弄哭的,不是因為他,這樣阿仁才不會內疚……」

  小冠抱著小峰,讓小峰靠在自己的肩膀哭泣,他好想告訴阿仁,我找到你的峰兒了……

♤        ♤        ♤

  「你帶我去見阿仁。」淚終於乾了,不過小峰的心早就飛出車外,飄到墓園裡去了。

  「我來開!」

  小峰下了車,他覺得陽光好刺眼,一段不能攤在太陽底下的愛情,原來……早在兩年前就結束了。

  跟小冠換了位置坐在駕駛座旁邊,小峰好希望三年前,自己也可以跟小冠交換,陪在阿仁身邊,走完最後的一段路。

  「我好羨慕你……」

  「你不用羨慕,你並沒有失去阿仁哥,他……無時無刻都掛念著你。」

  「就是因為這樣……」好不容易停住的淚水,不到幾分鐘、又決堤了。

  「你想哭就哭吧,見到了阿仁哥……就別哭了,他說……他喜歡看你開心、看著你笑。」

  「……」小峰越聽越難過,心碎的聲音,只有自己聽得見。

  「我本來一直……很氣你的,為什麼……你就不主動打電話給阿仁哥?」小冠嚥了一口氣,要講出這些話,也需要很大的勇氣。

  「我以為……他真的回去找他的小群了。」

  「如果你當初……相信你們的愛情、相信阿仁哥,怎麼會那麼輕易說放棄?」

  「就是因為……我相信阿仁,我知道他不會說謊、不會騙我。」小峰摀著臉,再也說不上來,如果放聲大哭可以讓阿仁回應一聲,喊破喉嚨小峰也願意。

  「小峰……你知道阿仁哥真的……真的很愛你,你知道嗎?」

  「……我……知道……啊……」

  「如果他聽見你說你懂,他會很高興的,他……會瞑目的。」

  「我在軍中……很難過,我寫了好多……好多……的信……要寄給他……」

  「他並沒有收到啊,你知道他每天……都要我回去,看看郵差有沒有送信來。」小冠轉頭看著埋著臉的小峰。

  「我沒有勇氣……寄出去,我在中心……每天至少寫一封……像日記一樣……」

  「為什麼不寄?他每天的希望都寄託給郵差了,半年……整整半年,他都沒放棄失望,他以為……在他離開之前……會有奇蹟。」

  「我……好後悔……好後悔!在軍中……我已經說服自己……要祝福他們的……」

  小峰越哭越大聲,似乎也只有這樣才能發洩小峰心中的鬱悶吧,沒當過兵的小冠可能也還不懂。

  「你錯過好多好多……就像他錯過你一樣。」

  「……阿仁他……恨不恨我?」

  「你們兩個……注定要受折磨的,你怕他恨你,他也擔心你恨他,為什麼要是這樣的結局,如果……」

  小冠也難過到哽咽,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寫給他的信……為他寫的日記,不能交到他手上了……他看不到了……嗚……」

  「燒給他吧!你的一點一滴……他都奢求……」

  「阿仁……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以為我……那麼懦弱嗎?」

.
  差不多十點半,這條小峰熟悉的公路,面熟卻從來沒進去過的公墓就在眼前,小冠開進停車場,停好車子。

  「準備好了嗎?」

  「我不知道。」小峰搖搖頭。

  「不要哭好不好。」

  「我……真的不知道。」

  「盡量好不好,今天會是阿仁哥最開心的日子……」

  「嗯……」小峰點點頭。

  繞過幾道路,小冠突然轉過身來。

  「你送給他。」小冠把花推給小峰。

  「這是他……最愛的『野薑花』!」小峰低頭聞著花香。

  「你送給他,有你的愛……也許花會開的久一點,可以陪阿仁哥久一點。」

  「我這樣……阿仁認的出我嗎?」小峰轉頭問著小冠。

  「只要你不哭……他永遠都認得。」

  「我戴眼鏡……眼睛又腫腫的……阿仁會不喜歡……他每次都要我睡飽一點……」小峰像個無助的人,不知道自己該為什麼擔心。

  「不要怕,只要是你……他都喜歡。」小冠像在哄小孩,說一句是一句,失了神的小峰什麼都聽的進去。

  「你去吧,右邊第三個……」小冠指著前面第二條小徑。

  「阿仁……會不會氣我?」

  「去跟阿仁哥說說話,讓他看看你過的好不好。」

  「他……會不會怪我那麼久才來……」

  「不會,他高興都來不及了。」小冠拍拍小峰的肩膀。

  「真的?」小峰真的在發抖,嘴唇都合不上了。

  「我在下面等你……過去吧,別讓阿仁哥等太久。」

  捧著花,小峰看著眼前阿仁的照片,斗大的三個字『劉言仁』,卻越來越模糊……

  「阿仁……你……好不好,我是……峰兒……」小峰忍著,壓抑哭泣的呼吸聲,阿仁應該也聽見了吧。

  「你……看見我了……我……對不起……」

  小峰在發抖,抖到站也站不住了,跪倒在地上。

  「我……好後悔……是我……太小心眼……」

  「原諒我……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

  小峰把花倚靠在墓碑前,摸著阿仁的照片。

  「你是不是瘦了……」

  「我沒有哭……我也很勇敢啊……為什麼不敢告訴我……」

  「你要我把自己照顧好……我做到了……你呢?沒有……你沒有啊……」

  小峰看著天空,把臉抬得高高的,這樣眼淚比較不會掉下來,真的不希望把淚掉在阿仁的臉上。

  「我……好多好多寫給你的信……都還留著……你有沒有寫信給我……沒有話要跟我說嗎?我是你的峰兒耶……」

  「你那裡冷不冷?有沒有你最愛的海邊……」

  「告訴我……你過的好不好……晚上來夢裡找我……好不好?」

  「兩年前……我每天都經過這裡……卻不知道你一直在這裡……」情緒好一點,小峰繼續說著,千言萬語也不能表達完全吧。

  「如果……你早一點告訴我……我就可以來這裡……多陪陪你……」

  「沒有人知道我……有多想你……我假裝堅強……假裝灑脫……都是騙人的……」

  「我不是無情……我沒有……阿仁……你相信我好不好……」

  「你是不是……怕我不想去醫院陪你……怕我不能像小冠一樣勇敢……所以你……選擇用謊言來結束一切……」

  「我……只是說我不喜歡醫院……我沒有不要你……你知道嗎……」

  「你說啊……你說話啊……」

  小峰閉上眼睛,想緩和自己的情緒,不過……受不了……再也受不了了!

  小冠看小峰從上面哭著臉跑下來,走過來迎著小峰,只有他知道小峰會有多難過。

.
  「你坐一下吧,我上去跟阿仁哥說些話……」小冠拉住小峰,要小峰坐在這個石階上。

  小峰沒有回答,只是哭著、聽話地坐下來。小冠安頓好小峰,這才一步一步踏上去,腳步比起前幾次,自己一個人來輕鬆多 了。

  小冠先把斜倒在墓碑上的野薑花,插放在花瓶裡,花瓣上濕濕的水珠還透著光,應該不是昨夜留下的露珠,而是小峰的眼淚。

  「阿仁哥,今天你夠開心了吧……」

  「你最喜歡的『野薑花』,是你最愛的峰兒幫你帶來的……」

  「本來,以為今天又跟往常一樣,是要來跟你說抱歉,報告壞消息的,沒找著小峰,是我的錯……」

  「想不到,你日日夜夜掛念著的峰兒……竟然是我認識那麼久的小峰……」

  「如果……如果我早一點跟小峰說自己的事,也許……也許今天就不會讓你等那麼久,不要怪我,好不好。」

  「我知道……除了小峰……你就最疼我了……」

  「我……阿仁哥我……其實有點忌妒小峰,我知道你愛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會吃小峰的醋。」

  「你二哥過世了以後,我本來早就該離開你家的……」

  「後來因為你病發……住院,我才有機會留下來照顧你。」

  「看著你……我就覺得自己面對的是你的二哥……我的阿孝一樣……」

  「你知道嗎?其實……我沒有你們想像中的偉大,那是因為我……的移情作用……把你當成阿孝了……」

  「你不要怪我……我只是個平凡人,會在這時候把暗戀你的事說出來……是因為我知道我……將真真切切地失去你了。」

  「以後……來跟你換上鮮花的,是你最愛的小峰了……不會是我……」

  小冠跪在墓碑前也哭了,哭著的小冠很清醒,不敢哭的太大聲……他知道小峰還在下面。

  「阿仁哥……其實你……感覺得到……我喜歡過你對不對?」

  「那……我們就把它當成秘密,我不再提……你也別跟他們說好不好。」

  「你知道嗎?當初大嫂的弟弟卡恩……在大家面前表白說喜歡我,那時候我……不接受他……」

  「其實是因為……因為我發現,我已經漸漸愛上你了,雖然卡恩跟你跟阿孝的氣質很像……」

  「小愛他們都以為……我是忘不了阿孝……」

  「對我而言……說忘不了阿孝也是真的,但是那時候主要都是……因為你啊……」

  「我覺得我好虛偽,把自己的形象捏造的那麼好,我並不是……我不是……」

  小冠說這些話,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氣,他真的好勇敢。

  「每次……看著你睡,抱著你換衣服、餵你吃飯……吃藥……你知道嗎……」

  「我都把你當成阿孝了……你們長的是那麼……那麼一模一樣……」

  「每次你在夢裡……一直喊峰兒……喊到醒來,我有多心疼……多忌妒啊!」

  「這些話說完……我就該走了!去軍中也好……去……流浪也好……我知道沒有地方……」

  小冠哭的好傷心,他真的不知道他可以去哪裡,屏東老家也回不了,劉家也待不下去了。

  「我知道已經……沒有地方是我可以去,如果接到入伍令……也好!軍中兩年我……可以好好想一想……」

  小冠抬頭看著阿仁,摸著照片。

  「我要跟你永別了……阿仁哥……」

  「愛過你們兄弟倆……我永遠都不會後悔,只希望你別怪我……謝謝你……讓我有機會留下來照顧你。」

  「雖然……要你用生命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不過……我真的謝謝你……讓我照顧你……」

  「如果……那時候如果沒有你的出現,我對阿孝的那份……感情……我會不知道怎麼割捨,我可能會……會想結束我的生命……」

  「很丟臉……愛上自己男朋友的弟弟,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小峰……也對不起阿孝。」

  小冠一直磕著頭,隱藏了這麼久的心事,不知道壓抑了多少情緒在裡頭,現在能做的,也只是在墓前跟躺在棺木裡的人坦白,至於自己,說出來……心情也好多了。

  「呼……」小冠深深吐了一口氣,吐掉了這些年來的秘密,也該是讓自己換口氣的時候了。

  「阿仁哥,至於你生前一手策劃的……『風岩風嶼』,完全照著你的計畫在走,每一年,我都會換上你最喜歡的墾丁的石頭……」

  「你知道嗎?今年更特別,石頭……是你的峰兒親手挑的,我想你會更喜歡。」

  「還有你堅持的……吸煙區要設在二樓,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客人跟我們反應,他們很喜歡這樣的設計……」

  「當初你還說……夏天跟冬天的菜色、附餐,換季時一定要更換……你知道嗎?漸漸也獲得很多朋友的支持……」

  「每個人都問,這間店的風格是誰創造的……你真的很棒……」

  「阿仁哥……你的東西,我會轉交給小峰……我沒有拆……真的,雖然我很想……但是理智終於還是戰勝了我的私慾……」

  「我知道那是你最後能留給小峰的禮物了……」

  「本來……我也好希望你能留給我一份……就算只是一封信也好……」

  「唉……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阿仁哥,我該走了……」

  「下一次要再見到你……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最後要謝謝你,讓我在你旁邊照顧你,陪你過完最後的日子……」

  「我很忌妒小峰、小峰說他很羨慕我……很矛盾吧?」

  「我擁有你的生活,小峰卻擁有你的心……」

  「唉……不要笑我喔……跟你講這些話,我是鼓起很大的勇氣,你們劉家……我也不敢待了……」

  「這些話,今天如果我……再不講……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

  「以後……來這裡祭拜你的權利……我想應該會是小峰的。」

  「永別了……阿仁哥……你終於可以安息了。」

  小冠擦眼淚邊掉淚,看了阿仁哥最後一眼。

  「啊~」

  突然,小冠叫了一聲,原來有人從後面緊緊的抱住了小冠。

  「小冠……」有人哭著喊著小冠。

  「小峰?!」小冠嚇了一跳。

  小峰只是在小冠背後用力的吶喊著。

  「阿仁永遠都是你的阿仁哥……永遠都是……」

  「你要再回來看他……你一定要再回來……」

  「小峰……」

  「我都聽到了……我都聽到了。」小峰喊的聲音都啞了。

  「小峰對不起,原諒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