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4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風岩風嶼 - 20

  兩個人往回家的路上,沒有人先開口說話,一切都很沉默;眼淚雖然乾了,小峰的心卻還在淌血,小峰把阿仁不告訴他病情的原因,歸咎是自己先前跟阿仁說過的話,阿仁一定是覺得既然小峰那麼不喜歡去醫院、害怕那種感覺,所以阿仁一定是不忍心讓小峰承受那種痛苦,最後寧願選擇自己獨自承擔。小峰很後悔,如果當初自己表現出來的不是那麼害怕,而是一種堅強,也許……三年前陪在阿仁身邊的就是自己了。

  小峰真的好羨慕小冠,他好希望阿仁生命裡最後一個主角是自己,即使阿仁不能陪自己走到最後,那也應該是自己在阿仁身邊,細數阿仁有限生命裡的無限希望。

  小冠開著車也並不好過,雖然小峰嘴裡說沒有瞧不起自己,但是小冠一直認為都是自己的錯。喜歡上阿仁哥,嚴格說來應該算是一種……禁忌,不過自己卻讓它發生了。小冠原本以為這件事可以隱藏一輩子,就連兩年前的今天,阿仁哥要離開世間的時候,小冠都忍著沒有說出口,想不到兩年後的今天,太多的情緒牽引著小冠,讓他不得不在阿仁哥墳前表白,甚至說是一場……訣別。阿仁哥原本就是小峰的,自己……對不起所有的人、也對不起自己。

  「晚上的週年慶活動,也沒有意義了,原來,你就是……我們計畫要找的人。」

  「一切照常舉辦吧!『風岩風嶼』要好好經營下去,好不好?小冠!」

  小峰半要求著小冠,希望小冠可以延續阿仁的創意……最後的心血。

  「『風岩風嶼』、『峰言峰語』!原來……阿仁哥……取的店名就是……你!」

  小冠突然有所領悟,自己待在『風岩風嶼』都一年了,今天才恍然大悟。一直以為高雄的『風岩風嶼』是為了配合台南的『楓言楓語』,想不到阿仁哥別有用心,他愛小峰……竟然愛的這麼深。

  「阿仁……他……離開的時候,有沒有很痛苦?」

  「他沒說,他不肯說。」小冠只是搖搖頭。

  「你……喜歡阿仁,是……什麼時候的事?」小峰很平靜,沒有生氣。

  「小峰……」

  「真的!我只想知道你的心情,我承認我是……忌妒你,但不會怪你。」

  「當我第一次,幫阿仁換上病房裡的衣服,那種……熟悉的感覺,讓我有一點害怕。」

  「因為……他跟阿孝,實在好……好像,手臂上的肌肉線條、頭髮分邊的那條線……都如此相像。」

  「他們的笑聲、他們生氣的樣子……也如出一轍。」

  「有時候我會懷疑自己,我愛的真的是阿仁哥嗎?還是只是……阿孝的影子。」

  「我記得有一天晚上,很晚了,我堅持要打電話找你,告訴你所有的事,結果……我跟阿仁哥起了好大的爭執,他說你在軍中,聯絡不到,我說……那我留言給你,後來,我搶了他的手機,找出你電話準備撥給你,想不到阿仁哥把我手上的手機騙回去,最後……竟然在我面前把你的號碼……刪除了!」

  「阿仁他真的那麼堅持……不想讓我知道?」小峰眼淚又不聽使喚的掉了下來。

  「他怕你難過,他說……你在軍中已經夠苦了,不想你再為了他的事……操心。」

  「我覺得好可悲,我愛他愛到最後……竟然不知道他已經離開……那麼久了。」

  「……」小冠伸出右手握著小峰的手。

  「小冠!阿仁……他是不是很痛苦……很痛苦?」

  「你不要哭了,你的眼睛都腫了……阿仁看到會更難過的。」

  「他……也是鼻癌嗎?」

  「嗯,他們倆個兄弟都一樣,就連發病到……去世的時間,也都只有半年多……」

  小峰一哭就不能控制了,低著頭……眼淚就這樣撲漱的落下來。

  小冠強忍著,說好自己不能再掉眼淚,不過看著小峰在自己身旁傷心落淚,自己眼眶也紅了。

  「晚上我想……我不會去『風岩風嶼』了!」

  「這樣好嗎?消息不是都送出去了。」

  「我會交付其他員工、讓小齊也去幫忙,晚上會去的Gay……他認識的比我多。」

  「那你……去哪裡?」

  「出去走走……吧,你呢?什麼時候過來拿阿仁哥留給你的東西……」

  「我想……我也不敢去上班了!回家洗個澡……我再連絡你。」

  「快一點了,回去休息一下……也好。」

  「一點?已經一點了?小海呢?」小峰腦海總算有點清醒,終於記起小海還在自己家裡。

  「沒有未接電話?!」小峰看著手機螢幕,心想小海應該跟班上同學會合去了吧。

  「趕快打給他吧,別讓他擔心。」

  「我……這樣可以打嗎?」小峰清清自己的喉嚨,發現自己哭過的聲音還很濃。

  「後座有礦泉水,喝口水……清清喉嚨吧!」

  「沒有回應!小海手機沒有開,小海故意的嗎?他是不是生氣了?」小峰自言自語。

  「小峰,冷靜一下……」

  「我……很冷靜啊!」

  「你還說,看看你自己現在像不像一個躁鬱症的病人。」

  「我……只是怕小海、怕連小海都不理我了。」

  「不會的,也許只是剛好手機沒電。」

  「我打回家看看……也許他睡過頭了。」

  「唉……」小冠無能為力。

  「你好,我是小峰,我現在不在家,記得留言給我,讓我知道誰來拜訪我。嗶……」

  「小海你在嗎?小海!我是小峰,如果你在,趕快接電話……小海……小海……小海……」

  小峰聽著自己的留言,拚命地向電話那頭喊著。

  「小峰!他不在了,他跟朋友約見面的時間已經超過,他出去赴約了。」

  「那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小海他……昨天還好好的。」

  「他沒有問題,是我們的問題,你不要這樣,你這樣……小海看了也會擔心。」

  「我就是要跟小海講電話嘛!」小峰急到都哭出淚來了。

  小冠開始心疼小峰,他可以體會小峰今天知道……完全失去阿仁的痛苦,好不容易有一個可以讓他稍微安心一點的人,竟然也找不著,小峰會這樣歇斯底里,小冠看了覺得心……真的好酸、好酸。

  「小海也要離開我了……」

  「對不對?小冠……你說他是不是跟阿仁一樣……不要我了。」

  「快到家了,我想小海可能有留紙條給你,你不要亂猜喔。」小冠突然覺得小峰像一個無助的小孩,找不到爸爸,喊著媽媽、也沒有人應答。

  「我要他等我回來的……」

  「是我們……不小心超過時間,他不是有跟你說自己會搭計程車去。」

  「嗯……他自己搭計程車去了。」

  「那就……好了啊,別擔心喔。」

  小冠嘴裡雖然哄著小峰,不過自己卻好想哭,看著小峰這樣,自己覺得對不起阿仁哥。

.
  小峰一進門,連鞋子也沒脫。

  「小海……小海……」拚命地往裡面衝去。

  小冠跟在後面把門關上,看了一下四周,也許可以找到小海留下來的紙條。不過一樓都沒有,電視機、餐桌、書櫃……小冠都找過了,就是沒有。

  小冠跟著上樓,循著聲音來到小峰房間,看著小峰正翻著床鋪。

  「都沒有……小海到底怎麼了?」

  「他就是跟班上同學去玩了啊……他會跟你聯絡的。」

  「不是,他從來不會這樣,他一定會交代清楚的。」

  「你的留言機有兩通留言,趕快聽看看……」小冠突然發現留言機上的燈一直閃爍著。

.
  『小海你在嗎?小海!我是小峰,如果你在,趕快接電話……小海……小海……小海……』第一通是小峰自己的聲音,剛剛留的。

  『小峰喔!快十點了,還不起床啊,我跟語晴問過了,她說品良還沒跟設計師敲好時間,這禮拜不會過去了,可能要下禮拜,他們再跟你聯絡。你該起床了,不要每天都睡那麼晚……

.
  「天啊!我媽十點打來的,那……被小海聽見了……」

  「那還好啊,你媽也沒在電話裡說什麼。」小冠不覺得留言有什麼問題。

  「我騙小海說……今天我早起……是為了要陪我媽出去……」

  「小冠,我是不是完了?阿仁死了,我又欺騙了小海……是不是再也沒有人會……相信我了?」

  「小峰你……如果難過的話,先睡一覺好了。」

  「我怎麼睡得著,每個人都……要離開我……」

  「怎麼會?你的小海只是跟同學出去玩,也許……晚上就會跟你聯絡了啊。」

  「小冠……如果你是小海,知道我騙你以後,你還會……還會喜歡我嗎?」

  「你想太多了,小峰……」小冠實在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坐在小峰旁邊拍拍他的肩膀。

  「你說啊,如果你是小海、你是不是也會一走了之……」

  「我……應該不會,我會先問清楚……」

  「真的?所以……小海應該會再打電話給我。」

  「嗯……你放心,你那麼愛他……他會捨不得你的……」

  「餓嗎?還是我出去買午餐。」

  「我不餓,冰箱裡有牛奶、還有一些吃的……如果你餓,你先吃好了。」小峰往後倒下去,整個人攤在床上。

  「小峰這樣不行啦,早餐沒吃、午餐你又不吃,我下去看看有什麼可以下廚的。」

  「你自己看看吧……」

  小冠走下樓後,小峰進到浴室沖了澡,小峰覺得自己遭透了,眼睛也睜不太開,全身又無力,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覺得自己好悲慘,別說感情問題處理不好了,就連自己的情緒也不能控制。

  「我這樣……還能談感情嗎?跟我在一起……小海會……他會快樂嗎?」

  「小海他會亂想嗎?早上的事……我怎麼跟他解釋、要如何圓謊?」

  「還是……老實跟他說……阿仁的事……」

  「唉……」

  小峰潑著冷水,希望把自己的情緒降到最低;昨天晚上在這裡,小峰跟小海是多麼的快樂,小海的笑聲還充斥著整個浴室、整個房間,而現在呢?

  「小峰……」小冠從樓梯上來,走進小峰房裡叫著。

  小峰只穿了一條內褲,剛從浴室走出來,小峰沒聽見小冠喊他,走到自己衣櫃前想找件背心穿,小冠站在房門口看著小峰的背影,沒有多說話,也沒有走進去,避免尷尬吧。

  小峰套了件白色背心,一轉身剛好跟小冠目光交接,不過小峰似乎也沒注意自己下半身只穿了件內褲。

  「樓下有吃的嗎?」

  「我……我把火鍋熱一熱,加了一些蔬菜下去,你一起下來吃吧!」

  小冠眼神有點不自然,雖然說都是男生,不過這樣的場面倒還蠻不好意思的。看到小冠閃爍的表情,小峰這才發現自己還沒穿上短褲。

  「不好意思……剛剛洗完澡。」

  「沒關係,這是你家……你習慣怎樣就怎樣……」

  小峰先打了電話到公司請了一天假,也撥了電話給小海,不過一直還是沒有回應。兩個人坐在餐桌前,小冠盛了兩碗飯,伸手夾了火鍋裡的青菜,剛要準備動口,小峰又哭了。

  「怎麼了?」

  「昨天那樣、今天……卻這樣……」

  小冠還不知道小峰在指那件事,所以也沒開口,不過,手中筷子裡的那道菜……又放了下來,看到小峰這樣,小冠也吃不下。

  「小海……不知道把我想成有多壞?我不是故意騙他的……」

  「說不定小海已經吃飽飯了,倒是你還要讓他擔心。」

  「昨天我們在這裡一起……吃飯……現在卻不知道他在哪裡,是不是在生我的氣?」

  小峰越想越難過,想起昨天兩個在這裡用餐的情景,才隔了一個早上……怎麼人事全非。

  「你吃吧……我上去躺一下。」

  「既然你不吃,我把它倒掉好了……」小冠站起來,拿了抹布作勢要拿起滾燙的鍋子。

  「不要啦,你還沒吃。」

  「主人都不吃了……我哪好意思吃。」

  「你……」

  「快!吃一點,吃完我還要載你回去拿……阿仁留給你的東西。」

  「嗯……不要騙我喔。」

  「野薑花真的好香。」小冠在小峰房裡看著窗檯上的花。

  「那是我跟阿仁票選出來……最喜歡的花。」

  「哪裡的票選?」因為小冠實在沒聽過有這種票選活動。

  「就我跟阿仁……兩票而已。」

  「呵呵……」這是這一整天來,兩個人之間的第一個笑聲。

  「你也知道買野薑花……去給阿仁,可見……」

  「可見阿仁哥把我當成好朋友。」小冠搶著說。

  「才不是……也許阿仁……也喜歡你。」

  「小峰……我跟你說,阿仁哥沒有喜歡過我,從頭到尾他也不知道……我喜歡他。」

  「我不會怎樣,也沒有吃醋……沒有你,阿仁可能會有更多遺憾。」

  「簡單的說……那只能說我一相情願……暗戀而已,你要相信阿仁哥、也相信自己。」

  「這是……前幾個禮拜,我收到阿仁寄給我的信。」小峰拿出從『水晶棧』拿回來的紙袋。

  「怎麼可能?」小冠不敢相信自己現在聽到的話。

  「裡面有一封……我認識他一年後……他寫的信。」

  「你們在情人節認識,對吧!我在醫院,還見過你一面。」

  「所以……我們互相覺得面熟,原來有一面之緣。」

  「阿仁哥在……隔年的節人節寄信給你?」

  「嗯……不過信……隔了兩年多……我才收到。」

  「為什麼會這樣?」

  「前幾個禮拜,我想去買水晶,到了那邊,老闆娘才說……這紙袋……她保留了好久,終於有人來認領了。」

  「你打開……才知道阿仁哥寫了這封信給你?」

  「嗯。」

  「他?原來……」

  「怎麼?你也知道他寫了這封信給我。」

  「不是!我記得……兩年前的情人節,他跟我說,他手上的水晶很久沒消磁了,在醫院待久了,該是去消磁的時候,我要陪他去,他說想自己一個人……搭車去,原來……阿仁哥早早趕我走,就是為了寫信給你。」

  「就是這個。」小峰拿出阿仁留下來的水晶。

  「阿仁哥的粉水晶……」小冠驚訝的喊著。

  「嗯,跟這個一樣。」小峰拿著剛剛洗澡拔下來放在床頭的紫水晶。

  「這……算一對嗎?」小冠把兩個水晶放在自己手上。

  「其實不算一對,但是是我們一起買的。」

  「有一次,我無意中發現阿仁哥手上的水晶不見了,我問他……手上的水晶跑去哪了?他竟然跟我說……掉了,原來,那一次情人節,他把水晶送給你了。」

  「當我……看到阿仁這個水晶的時候,我還很生氣,如果分手,他大可以拿去丟掉或……轉送給別人。」

  「這封信……你看吧!」小峰把信抽出來拿給小冠,信封擱在旁邊。

  「可以……嗎?」小冠當然想看,畢竟……也兩年多沒有阿仁任何的消息了,現在眼前突然出現阿仁生前留下來的……字跡,心裡那份悸動,應該也不亞於小峰。

  小冠坐在床上看著信、小峰站在窗前聞著野薑花,怎麼只過了一夜,所有的事,就全變了樣,這種改變,讓小峰有點措手不及,也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去接受。

  「他真的……很傻,傻得……那麼愛你……」

  「阿仁他……打算瞞我一輩子嗎?」小峰隔著野薑花,看著窗外。

  「他沒說,不過兩年前的今天,我問他……我可不可找小峰?告訴他真相?」小冠很難過,忍住不讓淚再掉下來。

  「他……還是堅持……不答應?」

  「呼!我牽著他的手……我跟他說,阿仁哥……如果你同意我幫你找小峰……你就握緊我的手……一下就好。」小冠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結果呢?」小峰很在意阿仁的反應。

  「他已經昏迷好幾天了,罩著氧氣筒根本不能……根本沒有知覺了,不過,那一次……他卻把我的手握的好緊好緊……」

  「阿仁他……」小峰轉過身來看著小冠,兩個人的淚已經流了滿面。

  「他用了最後的力量握緊我……答應我!讓我去找你。後來……他再也沒有任何言語或反應……就離開了。」

  兩個人假裝著勇敢沒有哭出聲,房裡隱約只可聽見啜泣的聲音,沉默了好久。

  「信的最後,這電話……你為什麼不早一點打?」

  「我根本沒想過阿仁他……會是這樣情形,那電話……」小峰一口氣也接不上來。

  「這是我的電話。」

  「天啊!如果我兩年前就去看水晶……如果我兩年前就打這電話……也許……還可以陪阿仁過一些日子。」

  小峰想到是因為自己的任性,是因為自己的自尊心作祟,才沒能見到阿仁最後一面,越想越自責、越想心……好痛。

  「小冠……我沒有資格擁有這水晶。」小峰看著阿仁的粉水晶。

  「不行丟掉,阿仁哥留下來的……就剩這些了。」

  「我不會丟掉,一點一滴都不會。這水晶……給你,只有你才有資格。」小峰把粉水晶戴在小冠的手上。

  「我不能要,是阿仁哥留給你做紀念的。」

  「他給我的已經夠多了,那些日子……辛苦你了!小冠。」小峰拉著小冠的手,眼淚就滴在小冠的手上、滴在那水晶上。

  「你不要這樣……我喜歡上阿仁哥……已經很對不起你。」

  「不會不會,你比我偉大……真的。」小峰搖著頭,希望小冠真的懂,自己並沒有怪他。

  小峰拿出阿仁生前給的鐵盒子,把不久前才綑上的膠帶一圈、一圈地拆下來。

  「這兩個綠色信封,是不是跟你們櫥窗裡的信封……一樣?」小峰拿出盒子裡的一封信、也拿著剛剛丟在一旁的信封。

  「沒錯,就是這個,背面是……」小冠把兩個信封一起翻過來。

  「東京鐵塔。」

  「真的一模一樣!那是阿仁哥住院那一年耶誕節,自己出去旅行帶回來的。」

  「日本、東京?」

  「嗯……他說你那一年九月生日,許下願望,最想去的地方……就是等你退伍,兩個人一起登上東京鐵塔。」

  「阿仁他……還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因為你在軍中,他想找你一起去也沒辦法,他只好一個人自己去。他在哪裡,寫下了他的心情……背面鐵塔的章,就是阿仁哥他……他在塔上親手烙下的。」

  「他都沒告訴我,在軍中……我只收到他寫來的一封……分手的信。」

  「這樣的信封,阿仁哥拿回來了六個,這裡兩個、兩間店裡……各擺了一個,那還有兩個,不知道阿仁哥他放哪裡了?」小冠想起阿仁哥在醫院,那一天封上那兩封信時,邊黏邊說著,這樣的信封共有六個。

  「我不知道,我手邊只有這兩封。」小峰翻找了一下,猜測也許是自己不小心藏住了。

  「可能……在我那裡,阿仁哥有留東西要給你,我還沒拆開。」小冠突然想起什麼。

  「不知道……他會寫下什麼話……」小峰很擔心阿仁又寫些要小峰看開、還是忘了他之類的……狠話,那對小峰來講都只是更大的諷刺跟心痛。

  「其實……在最後的那個月,阿仁哥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提起任何東西了……連筆都握不了了。」

  「阿仁他……很痛、很痛苦……對不對?」其實小峰很不想聽到阿仁到底有多難受之類的話,因為自己會更難過,可是聽小冠這樣一講,阿仁最後的日子……一定真的很不好受,想著想著……又哭了。

  「都過去了……阿仁哥他解脫了,他愛的人、牽掛著的人,終於找到了……也了解他的苦心,阿仁哥會瞑目的。」

  在一片寂靜的空氣中,突然……小冠的手機響起,鈴聲尤其刺耳,是小愛。

  「你跑去哪了?阿寬說一直找不到你,你不去店裡啦?」阿寬是高雄『風岩風嶼』最資深的員工。

  「我……」小冠看著小峰,小峰也看了小冠、然後……搖搖頭。

  「怎樣啊你,我快被你們那邊的人吵死了,晚上的活動你不去打理,他們哪懂啊?」

  「小愛妳……晚上可以過來支援嗎?」

  「我?我是……可以,可是,我本來是打算、我這邊今天早點打烊,再過去你那邊看看的耶!」

  「我今天……可能不過去了。」

  「你……在哭喔!小冠,怎麼了?」

  「沒……沒什麼。」

  「我二哥、三哥還好吧,不會是你自己又胡思亂想,找不到人,又覺得是自己對不起三哥了?」

  「我……」小冠看著小峰,真不知怎麼跟小愛開口,當初這個尋人活動是自己堅持要辦的,突然喊說不去,難怪小愛會有這些微詞。

  「小冠!我不准你再自責喔,對於三哥……你已經盡力了,知道嗎?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告訴我,也許我幫得上忙。」

  「小愛其實……我……」

  「小愛,我是小峰……」小峰把小冠的手機拿過來,看小冠這樣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小峰也於心不忍。

  「小峰?!你們還在一起,你不用上班啊!」

  「我……今天排休假。小愛,妳不要為難小冠了,他心情不好。」

  「小峰,你怎麼也在哭?你們兩個去祭拜我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妳晚上過來幫小冠好不好?」

  「你們這樣……很奇怪喔!」小愛也搞不懂他們在玩什麼把戲,只覺得跟早上他們給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妳過來,我們再告訴妳。」

  「喔,好吧!」我們?小愛覺得更詭異了,什麼時候小冠跟小峰變成我們了。

  「那就先這樣。」小峰想掛掉電話。

  「等一下……我跟小愛說。」

  「小愛,下午你要過來的時候,順便把櫥窗裡的那封信帶回來。」

  「信?大嫂都還沒回來,你緊張什麼,再放幾天吧!」

  「不用再放了……」

  「小冠你……找到三哥的……男友了?」

  「嗯。」

.
  「小冠你不是說櫥窗鑰匙放在忠哥那裡?」

  「那是我跟小愛用來應付客人的,很多客人都想看,我們只好這麼說。」

  「那……你看過,裡面的信……嗎?」

  「沒有……真的,裡面是不是信我都還不知道,阿仁哥把那兩封都黏住了。」

  「小冠,我現在……想去你店裡,拿那封信。」

  「當然可以,只是……如果我現在出現,怕其他同事會……不諒解。」

  「那……要不然改天好了。」雖然小峰有點失望,不過為了不讓小冠為難,小峰只好先作罷。

  「還是你先跟我回阿仁房間,我把他留下來的東西……給你。」

  「阿仁的房間……」小峰馬上回憶起三年前,自己跟阿仁在房裡嬉戲的情景,就像……昨天在這裡,自己跟小海一樣。

.
  熟悉的路、熟悉的招牌,小峰一路上心情不斷地起伏,每次自己開車經過這裡,都還故意繞路避開,想不到兩年後再一次進來這條巷子,卻是因為要來拿回阿仁的遺物。一樣的紅綠燈、一樣的鐵捲門,就連大廈的管理員,小峰都覺得有點面熟,為什麼……為什麼什麼都沒變,變調的卻是阿仁的生命!

  「你以前來的時候是十二樓還是十三樓?」

  「兩層不是相通的嗎?」

  「阿仁哥離開後,通道就封起來了,原因很複雜……簡單的說,就是後來大嫂發現她自己的親弟弟也是Gay,她以為是我造成的。」

  「呵!好幼稚,她以為這是傳染病嗎?」兩個人進了電梯,小峰不敢相信忠哥的老婆會是這樣的人。

  「一開始我也很不能諒解她,但是……我自己家人也都不諒解了,我敢奢望其他人嗎?」

  「你比我勇敢多了,至少……我還沒有勇氣跟家人講。」

  打開十三樓的大門,小峰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很期待再次走進這個客廳,另一方面……卻又害怕自己的情緒不能控制。小峰做了一個深呼吸……

  「應該沒有太多改變。」小冠打開第二道門,站在鞋櫃前等小峰進來。

  「嗯。」小峰踏進一步,很快地掃描了一遍客廳,然後點點頭,迎面而來的景象,其實都還記憶猶新。

  「這十三樓……目前是小愛跟我住在這裡。」

  「你住阿仁的房間?」

  「沒有,是小愛!我住阿孝那一間。」

  「阿仁的事,忠哥他們知道了嗎?」小峰記得阿仁那時候還在考慮要不要告訴家人。

  「他離開後……我才說跟忠哥他們說的。」

  「阿仁同意嗎?」

  「嗯,阿仁哥他說他不想親眼目睹……忠哥那種……表情,託我……事後再說。」

  「命運真的很捉弄人,雙胞胎在同一天落地、得了同一種癌症,卻也選擇同一天離開人間……」

  「難道阿仁他二哥也……」

  「阿孝比自己的弟弟……整整少了一年的日子。」

  「我想起來了,那一天我姐姐還住院,阿仁送了個訊息給我,說他二哥離開了,竟然也是……六月十久日。」

  「六月十九日,是我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的日子。」

  「真的都沒變,連以前插著香水百合的花瓶……」小峰看見茶几上那個花瓶。

  「只是再也沒有放過香水百合……」

  「後來一直都是野薑花嗎?」小峰半跪在沙發,捧著野薑花。

  「你要進去,還是我拿過來?」

  「在……」小峰回頭看著小冠。

  「在阿……在小愛房裡,因為……我怕自己把持不住,所以請小愛收著。」

  「就是這個。」小冠從小愛房裡,拿出一個袋子放在客廳的玻璃桌上。

  「……」小峰只是盯著看,說不出話。

  「你拆吧,還是……要我迴避。」

  「不用,小冠,我不是那個意思。」

  「如果不方便,我離開真的沒關係。」

  「我只是在想……阿仁他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讓我……讓我去接受事實。」

  「那就快拆吧!兩年了,也許阿仁哥等這天等兩年了……」

  小峰打開袋子,裡面放了一個小鐵盒,這個鐵盒很面熟,原來是跟小峰房裡的那個一樣,只是小了一號。

  「這石頭?」一打開盒蓋,小峰第一眼就看見有四顆石頭,乍看之下……還以為是自己借給小冠的那四個。

  「阿仁哥喜歡墾丁的石頭,這算是他的小收藏吧!」

  「小冠,其實……那一天我拿給你的石頭,並不是我自己從墾丁撿回來的。」小峰轉頭跟小冠坦承有關那四顆石頭的事。

  「是阿仁給你的?!」

  「你怎麼知道?」

  「關於你們在墾丁海灘上的誓約,阿仁哥都跟我說了,既然他喜歡墾丁的石頭,他一定也會撿石頭送給……最愛的你。」

  「這是什麼?」小峰拿起兩個大約只有手掌般大小的紙盒。

  「這裡有寫……『峰兒』,另一個是……『峰之BF』。」小冠把兩個紙盒上的字指給小峰看,原本,小冠還渴望阿仁哥是不是也會留給自己,就算幾個字也好,看了之後有一點失望,不過沒讓小峰知道。

   「這有兩封信!」小峰拿起壓在最下面的信封,真的是……最後那兩封,因為映在小峰眼裡的,就是兩個東京鐵塔。

  「……」小冠屏息著呼吸,看著兩個信封,突然又燃起一絲希望。

  「周辰冠?!」小峰有點訝異又不會太訝異,想一想覺得阿仁有話想告訴小冠,那也很正常;另外一封上面就寫著『給勇敢的峰兒』。

  看到阿仁的字跡,小峰又忍不住淚水了。坐在沙發,手握著阿仁留給自己的信,兩個人都遲遲無法控制情緒,也沒有人立刻拆開看。最後……小峰鼓起勇氣,決定當個阿仁口中『勇敢的峰兒』。

  「小冠你也看你的信吧」

  「嗯」小冠只是點點頭,心中澎湃的情緒一直壓抑著。

.
  『我勇敢的峰兒:先擦乾眼淚、不能哭!不然我會心疼。

  小峰哪管得了那麼多,眼淚常常不是自己大腦能控制的,雖然想聽阿仁的話,把眼淚擦乾再繼續看,不過,就是控制不住嘛,只看了一行,信紙都濕了。

  『那兩個小紙盒裝的是兩捲錄音帶,一個是給你的;另一個你還不能聽喔,要等你找到你心目中理想的BF,就是那種……你決定要跟他在一起很久、很久的那種BF,如果找到他,你再幫我拿給他,那是我跟他之間的秘密、男人的秘密。

  峰兒,對不起。我的手……有點酸了,所有的話……都在錄音帶裡了。大男孩、不能哭喔,我會在天上某個地方看著你的。

  你就當成我……只是換了個地方呼吸,如果你想我……抬頭看看夜裡的星星,對著你微笑、最閃亮的那顆就是我喔。

  永遠祝福你、愛你的阿仁

拿著信和那捲錄音帶,緊緊的抱在胸前,看著天花板,回顧剛剛阿仁說的話,那種感覺……彷彿阿仁沒有走遠,一直守護在自己身旁,小峰感到很欣慰,流下來的是感動、值得的淚水。

.
  『小辰:我應該稱呼你為小冠,我知道『小辰』是我二哥專用的稱呼,不過對我來說,你做的實在太多太多,那並不是我簡單的幾句話,還是稱呼你什麼就可以表達。

  很謝謝你為我們劉家付出的感情,二哥的愛情、忠哥的親情、小愛的友情,還有我的……不管是同情、親情、愛情都好,總之我就是收到了。

  一直想跟你說聲抱歉,只是沒機會開口,這幾個月來,我給你的回憶都在醫院裡,沒能讓你有愉快的心情好好生活,是我耽誤了你,我知道你沒有埋怨、即使有,我也絕不會怪你,反而我會好一點。我還知道等我過世後,你還會幫我尋找小峰,當你看到這封信,可能小峰也找到了吧,在這裡先謝謝你。

  從你跟我們劉家一點關係也沒有開始,先是你照顧我二哥讓我家人對你另眼相看,進而接受你,你就像我的親弟弟,我知道你對我……可能只是短暫的移情作用,看著我,讓你想到二哥了對不對?我沒有怪你、也不是生氣你,我只是希望你找到更適合你、可以陪你一直生活的好人。

  有件事我必須老實跟你說,不知道會不會太晚,也許你們身邊各自都有伴了也不一定,那就是關於卡恩的事。除了你,第二個知道我的事的就是卡恩了,你覺得很奇怪對不對,為什麼我會告訴他,記得那一天我流血,你回家挨罵,卡恩跟你告白的隔天,我就跟他談了,我說小冠是一個好人、懂事、善良的人,你喜歡他是你有眼光,我要卡恩一定要堅持去喜歡你、去感動你,我也知道大嫂給他的壓力,不過……我要他不要放棄。

  阿仁哥跟你說這些,是希望你別一直活在過去,過去的人,你是可以懷念,不過卻不能因為回憶,影響你自己思考的能力,放棄追求或接受自己幸福的機會。我想二哥跟我一樣,贊成你跟卡恩試著交往,有沒有緣分在一起,那就看你們兩個後續的發展了,如果沒有,至少當個朋友,你也多個朋友不也很好。

  阿仁哥的手已經沒力氣了,不過有兩件很重要的事我一定要提,必要的時候你要拿出這封信給我家人看,也要讓小峰知道。

  第一就是我的墳墓,你應該有照我的意思,把我葬在旗楠公路吧,我本來說,等找到小峰,等他退伍,就把我移回我家的墓園。但是現在我的主意有點改變,當然我還是想回去找我父母團聚,只是想把時間延後。因為除了小峰,我還要等你去當兵、然後等你退伍,也許你的營區也在那裡,我希望看著你,就像看著小峰一樣,至少保佑你平安。

  第二件事就是關於『風岩風嶼』股份的問題,我知道給你或給小峰太多,你們一定不好意思接受,所以我決定你跟小峰一個人佔有百分之十的股份,這件事我已經跟我大哥談過,基本上他也同意。如果有問題,你們兩個直接找忠哥談,不過絕不要讓大嫂知道,我擔心這件事會影響他們夫妻的感情。存摺跟印鑑都在忠哥那裡,從我過世後的隔年開始,如果『風岩風嶼』順利開幕營業,每個月的盈餘分紅比例,都會轉進你們的帳戶,這一點小錢就算是我幫你們留的創業基金吧。還有就是百分之十投資的本金,如果你們想贖回也可以,不過就只能轉賣給忠哥或小愛,希望你們能諒解。

  小峰個性比較倔強,你要幫我勸勸他,你跟小峰是我遇過最善良的人了,我很幸運,我覺得我沒有白活,真的。我的手很痛,字跡很潦草,希望你會懂。不說了,最後祝福你們一直幸福、永遠健康平安。別了……  來不及陪你們長大的阿仁哥。

小峰還要激動,終於……阿仁哥了解自己的心意了。

  「小冠你這樣握著!紙都濕了!那是阿仁留給你的,你要好好保存。」

  小峰看著小冠這樣的情緒,自己卻也壓抑不住了,兩個男孩,在沙發上,哭的沒有力氣。

  當兩個人醒來,已經是晚上、小愛回來按門鈴的時候了,小峰躺在沙發,手裡拿著還沒拆開的錄音帶,小冠則是斜靠在沙發旁。

  「天啊,三哥的情人……不會就是小峰你吧?」當小愛推開門,看著那被打開的紙袋,心裡很激動。

  「……」兩個人醒來還有點迷糊,小愛打開燈,他們覺得很刺眼,不過沒有人答話。

  「呼!怎麼會這樣,那……三哥知道了嗎?」小愛吐了好大一口氣。

  「嗯。」小冠點點頭。

  「我該去幫你上班了,這兩個……信封,你們拿去吧,我剛剛繞去你們店裡拿的。」小愛一時還不能接受,只想先逃離這樣的場面。

  「小愛……謝謝妳!」小峰終於有點清醒、用手把自己撐起來,坐在沙發上。

  「不用那麼客氣!以後,我們的關係……再討論吧!」

  「看這兩個信封看了兩年多,從來沒有想過……什麼時候會打開它。」

  「小冠,你拆吧!我想阿仁不會介意。」小峰手裡還緊握著那捲錄音帶,小峰感覺自己像握著幸福一樣,所以,一直不肯鬆手。

  「一個人拆一個,雖然……我知道,裡面的東西屬於你,不過我真的很好奇。」

  小冠看小峰把那錄音帶握的那麼緊,他是好羨慕,裡面一定有阿仁哥不斷的情話綿綿,不過小冠握著阿仁哥留給自己的信,其實就已經很滿足,對小冠而言,這是一個多麼特別、意外的禮物。

  「好吧!」小峰點點頭。

  「是照片……阿仁哥跟你的合照!」小冠一撕開,裡面還裹了一層信紙,信紙裡面就一張照片,小冠興奮地拿給小峰。

  「我……沒有去過這裡……而且也沒跟阿仁拍過這張照片。」小峰非常驚訝。

  「怎麼可能?這……是你啊!」

  「你看……」小冠把照片翻過來,背面寫了幾個字。

  『你跟我站在鐵塔上、揚著風,雖然是合成照片,不過,達了你的願望,也圓了我的夢想。』小峰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念出口,看在眼裡、卻疼到骨子裡了。

  「阿仁哥真的好有心……對你。」小冠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的成分比較多,話、酸酸的。

  「怎麼……怎麼今天這一切都……好虛幻……」

  「阿仁哥他雖然生病躺在醫院裡,什麼時候……做了那麼多我不知道的事……」

  小冠回想起這一連串的事,覺得阿仁哥是不是有意……瞞著自己,從情人節出去送信、錄音機錄音、寫這兩封信,還有這張合成照片,小冠突然覺得阿仁哥……做了好多事,而且,全都是為了讓小峰高興才這麼的事。

  「阿仁他身體不是很……痛,這麼做,不是很折騰自己。」小峰想想都覺得好心疼。

  「如果,你能體會他的苦心,這一切……對阿仁哥而言,都不算什麼了。」

  「小冠,這個你來拆吧。」小峰把手上未拆的信遞給小冠,自己突然不想承受打開信的那瞬間。

  「嗯。」關於阿仁的事,小冠是……求之不得,不過,總是要等小峰把機會讓給自己。

  「不知道阿仁……又做了什麼瘋狂事?」小峰越感動,卻越心疼。

  「這……是什麼?」小冠打開信封,裡面還是裹著一張信紙,不過微微露出金黃色的一角、摸起來還硬硬的,不像照片,小冠摸不著頭緒。

  「是阿仁。」小峰順著缺口把金黃色的不明物抽出來,原來是一張映著阿仁臉部特寫的黃金名片。

  「好漂亮!」小冠小心地接過來大約名片大小的金片、薄薄亮亮的。

  「阿仁耶,他在笑……」小峰眼嘴還有眼淚,不過看著阿仁……嘴角也笑了。

  「阿仁哥一定知道我們……知道……你哭太久、太多了,所以安排這個微笑,讓你……看著他、開心一點。」

  「你呢?是不是也覺得很像?阿仁笑了耶!」小峰真的開心,這個笑容,小峰等了三年了。

  「真的很像,阿仁哥對你真的好好……」

  「小冠,這個你……讓你保存。」

  「怎麼可以?這是阿仁哥……為你訂做的。」小冠把黃金片用信紙再裹上,推在小峰面前。

  「小冠……我有錄音帶、裡面就會有阿仁的笑聲,這個微笑……給你。」小峰又把它放回小冠的手心。

  「小峰不行,阿仁哥一定希望收藏這個的人是……你。」小冠托起小峰的手,鄭重的把阿仁的微笑遞給小峰。

  「小冠,我擁有的已經夠了,你這樣……我真的會內疚。」

  「你內疚什麼?我暗戀阿仁哥……那是我的事,你……不要同情我。」小冠站起來,走到水族箱前,背對著小峰,也許這樣,還可以留點自尊心。

  「我……不是同情你,我只是想……謝謝你。」

  「不用了,他是我BF的親弟弟,我BF死了,我幫忙照顧他,也是……理所當然。」小冠來來回回逗著同一隻魚,看得出來小冠心裡很……不踏實。

  「你……小冠你不要這樣,那不是你的責任,如果硬要說責任……那也應該是我。」小峰站起來,走到小冠的身後,其實……小峰很想像早上一樣,抱著小冠,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

  「小峰你不要說了,阿仁哥永遠都是你的……都是你的。」小冠情緒越來越激動。

  「我……只是想讓你留做紀念,沒有別的意思。」

  「好……如果你不要,我就把它丟進去。」小冠把小峰手上的金片搶過來,拿著高高的,作勢要把它丟進水族箱裡。

  「不要!」

  「既然不要……你就乖乖留著吧!」小冠很堅持,最後阿仁的微笑還是回到小峰手裡。

  一個人在回家的路上,小峰不時還轉頭看著那卷錄音帶,其實小峰很想聽聽阿仁說的話,不過,怕自己情緒又控制不了。小峰希望,既然要擁有阿仁最後的聲音,就要在自己心平氣和、寧靜幽雅的房間裡,這樣才算對得起阿仁的用心。

  一連幾天,小峰都在考慮,該是聽錄音帶的時候了嗎?可是小海一直找不著,原本小峰計畫要跟小海一起分享的,順便想讓小海知道,阿仁生前已經跟他約定好一個男人的秘密,可是,小海不僅手機沒開,連通電話也沒有,這……不該只是手機沒電的徵兆吧。

  「小海啊小海,要我怎樣,你才能原諒我呢?」

  小峰邊寫著給小海的信邊想著,好不容易小海願意接受男人間的感情,會不會因為自己這一點謊言,讓小海害怕了、失去信心了?

  「小海你知道嗎?阿仁留下來的那卷錄音帶,我覺得你就是它的主人」

.
  一個禮拜都過去了,環島總該結束了吧。

  「如果小海回新竹,就……一個暑假都找不到了。」

  小峰越想越難過,從來不想這麼輕易就放棄小海,可是,依照小海的個性,真的有可能因為小峰一次無心的欺騙,就對男人的世界退卻、失去希望。

  「不行,一定要趕在小海回新竹之前找到他。」

  「就算……他要放棄這段感情,我也應該讓小海知道阿仁的事……」

  「阿仁在生命結束前,都想抓住最後的愛情,小海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連一次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

  小峰已經失去過一次幸福的機會,今天,他冒著可能失去『峰之BF』那卷錄音帶的危險,趁著上班前,走進郵局,用限時掛號把錄音帶寄到『徐羿洋』台中的宿舍。

  「如果小海再不理我……我已經沒有辦法了!」

  小峰不僅每天都等著電話,只要有空隨時都會上網檢查自己的新郵件,不過再怎麼等,就是沒有小海捎來的消息。小冠也每天打電話來關心小峰是否聯絡到小海,只是日復一日,小峰一天比一天失望、消瘦。

.
  「什麼?你把錄音帶寄給小海了。」

  「嗯。」

  「你……太有把握了吧,你大可以等聯絡到他,再交給他啊。」

  「我已經沒有……籌碼,沒有任何辦法了。」

  「算了吧,你都寄過去了,只希望他……真的是阿仁要找的人。」

  「我原本……很有信心的,不過……」

  「別擔心了,是你的……就會是你的,就像阿仁一樣。」

  「我也希望是這樣。」

  「小峰……有件事我想問你。」

  「你問啊!」小峰還在回家路上,也好幾天沒去「風岩風嶼」了,不過,小峰心情不好,實在不想把情緒帶給小冠。

  「阿仁的錄音帶……有特別提到什麼嗎?」

  「其實……」

  「我本來想,都好幾天了,如果有重要的事,你應該會主動跟我提,不過你……」

  「小冠,其實我還沒聽。」

  「你……為什麼?」小冠嚇一跳,認為小峰應該會在第一時間想擁有阿仁。

  「因為我在等小海,我認為那兩卷錄音帶,該是我跟小海一起分享。」

  「如果你不先聽,怎麼知道阿仁哥有什麼話想先跟你說,說不定……他還會交你如何追回小海喔!」

  「真的嗎?」

♤        ♤        ♤

  小峰回到家先把下午買的野薑花換上,讓空氣瀰漫著幸福的味道。

  「真的要先聽嗎?」小峰洗完澡,一個人坐在床上,想起小海,也想著小冠的話。

  「阿仁,我先聽好不好?」小峰轉身拿起床頭上那張阿仁微笑的純金相片。

  「這次我不會哭,因為……你在窗外看著我對不對?」

  小峰走到窗前,把窗戶打開,讓夏日的晚風飄進來。

  沒有冷氣、只有透著月光的微風,沒有人工精油的香味、只有田野般、野薑花的感覺,這一切……小峰知道,是自己刻意營造出來,準備迎接阿仁聲音的氣氛,每一次都這樣,只要小峰想全心看封信,或是想專注於某件事,小峰就會不知不覺把房間佈置成這個樣子,小峰覺得冷氣太不人性了,無法表達自己心中那份……想回歸原始、徜徉在山林間的渴望,今晚也不例外,小峰希望,每一次接收阿仁給的訊息,應該是那麼自然、那樣的……貼近人心。

  「如果我哭了,你不可以笑我喔!」小峰走到音響前,按下PLAY鍵,手還微微的顫抖。

.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的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許認識某一人,過著平凡的日子,不知道會不會 也有愛情甜如蜜……

  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已,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別讓我離開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