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4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風嶼過後 - 01

  二○○三,夏天。7月12日星期六,和小愛在架空會場分開後,我繞進一條不順路的街,停在轉角的一間泡沫紅茶亭,我喊著要一杯半糖的珍珠奶茶,那是小海的最愛,呵呵!當然除了愛我之外。一邊開著車,自己還不時回頭看看駕駛座旁邊那兩本熱騰騰的【風岩風嶼】,興奮與不安的心情,籠罩著我的小車子。想要早一點看到我的小海,油門卻遲遲不敢踏太深,因為,我的心還沒準備好,我不知道拿出《風岩風嶼》的那一剎那,我的眼神該停在書上還是小海的臉上……。

.
  窗外小海的笑容讓我頓時忘了待會兒要面對的尷尬,小海開啟車門的那一剎那,我突然回過神,順手拿了衣服把《風岩風嶼》披上,接著隨手把它們丟到後座去,『劉語峰,你沒種!』這句話是從我心裡竄出來的吶喊。我竟然不敢開口把《風岩風嶼》交給小海。

.
  在青年路上的「咖哩事典」用晚餐,我覺得該是面對的時候了。

  「小海,你有朋友出過書嗎?」心裡有事擱著,我一口飯也吃不下。

  「你吃這個,不辣,很Q!」小海把一塊淋上原味咖哩的雞肉放在我的餐盤。

  「喔!那……有聽到我剛剛說什麼嗎?」

  「說什麼你朋友要出書是嗎?」小海還一臉正經樣,完全不知道自己說錯了。

  「差不多,你有朋友出過書嗎?」

  「沒吧,頂多有刊過一兩篇小文章,像《愛的小故事》、《心情故事》之類的。」

  小海還是繼續低頭舀他的咖哩飯,一口一口往嘴裡塞。

  「那……如果你有朋友出書,你會有什麼感覺?」

  「你幹嘛不吃飯,一直書啊書啊的!湯很好喝耶!你不會計畫要出書吧?」臭小子,趁機還舀走一匙我碗裡的湯。

  「有點想!」我用力點點頭。

  「我喔!不是要潑你冷水喔,出書沒那麼簡單,那個……茵茵不是有個願望就是要出一本書?她空姐生活那麼有趣,還不是遲遲沒能下筆……很費時間跟腦力的。」我知道小海當然不是想潑我冷水,如果是我會更高興,因為這樣等一下的驚喜才夠大嘛!

  「那……萬一啊,或者是不小心啊,剛好有出版社想幫我出書,你覺得好不好?」

  「當然好啊,不過……」小海皺著他的濃眉,讓我有擔心。

.
  「不過怎樣?」我好像在等待醫生宣判結果的病人一樣。

  「不過,你得先把稿子讓我看過比較好,我可以幫你修修錯字啊、還有標點符號,因為你有時候都很愛亂用……」小海說的好認真!還把以前寫給他的情書,拿出來數落哪裡有錯字,氣死我了。

  「我哪有這樣啊!」我只是在撒嬌吧我想。

  「別裝可愛啦,我只想先看看你寫的故事而已啊。」

  「是……喔!」

  「你今天怎麼了?犯相思喔?哈哈!」小海覺得好得意,肯定以為我是想他想瘋了。

  我想,時候到了,伸頭縮頭都是一刀……

  我拿出架空給我的紙袋,裡面裝著兩本《風岩風嶼》,不過紙袋上畫的是《雪止天晴》。

  「耶,很可愛。」小海摸摸眼前的紙袋。

  「嗯,買書送的。」

  「你買什麼書?剛剛去書展買的?」跟小愛去同人誌書展找架空,我騙小海說去逛書展。

  「嗯!」看著小海一步一步翻開紙袋,我的心開始大步大步的跳。

.
  「風岩風嶼?這不是網路同志小說嗎?你敢買喔?」小海壓低聲音說著,也趕緊把書翻過來背面用手壓著。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啊?你看過?」我的心臟真的停了兩秒,可能還要久一點。不知道小海會帶來批評還是祝福。

  「我是沒看過,但看過有人在網路上推薦,本來想看,可是要期末考就沒時間看了。」

  「是喔,那現在還會想看嗎?」真緊張,萬一小海說不想看,不是很糗!

  「想啊,聽說很感人,可是我覺得好好笑喔……」

  「什麼事好好笑?」我是寫搞笑小說嗎?印象中應該不是。

  「之前啊,有人說看了《風岩風嶼》哭到不行。還有人說為了一次把它看完,早上的課都翹了……你不覺得很誇張嗎?呵呵。」

  「呵……呵!有一點。」真的好尷尬。

  「還有啊,有人說作夢還會夢到故事裡的人物,我真的覺得好好笑……」

  「呵……呵!」

  「你很做作,一看就知道你在假笑!」小海抿著嘴。

  「沒有啊,我也覺得很誇張。」

  「那希望你看完之後,別跟我說你有哭,聽說裡面有鬼故事……」什麼鬼故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不知道小海從哪聽來的。

  「嗯,打勾勾,我不會哭。那你也不能生氣?」

  「生氣?神經!我才不會。看小說我才沒用那麼多感情咧,我的感情……都給你了!」最後一句,小海雖然說的很小聲,不過讓人覺得很窩心。

  「小海……」

  「什麼『素』啊?有問題!有問題!你今天一定有問題!」小海歪著頭,盡情裝可愛,反正我們坐在轉角,有柱子幫忙擋著,要不然,他哪敢啊。

  「你知道作者是誰嗎?」我指著壓在小海手下的《風岩風嶼》。

  「你別跟我說是你朋友喔!小馬?阿杰?還是芷若?」小海把他聽過的名字都用上了。

  「不是……」我搖搖頭。

  「新認識的網友?」小海眉毛挑的很高,嘟著嘴假裝生氣。

  「才沒有!」最近除了跟讀者通信外,我是連一個網友也沒有。

  「不猜了,反正說了我也不認識,也沒興趣!」小海聳聳肩。

  「書是要送給你的,你拿回去慢慢看。」

  「怎麼送給我?不是你特地買回來看的?」

  「是特地帶過來送你的!」

  「那……真的很精彩囉。你看過沒?」

  「嗯!」

  「哭了沒?」

  「嗯!」

  「羞羞臉,大男生愛哭哭。」小海裝了個可愛的鬼臉。

  「你看了別生氣。」

  「為什麼一直說我會生氣,會生氣!奇怪了!說啊!為什麼?」

.
  「你……打開封面的內頁,看看作者你認不認識?」我吃了熊新豹子膽,我知道。一向非常介意曝光的小海,帶著很懷疑的眼神望著我……慢慢低下頭、慢慢的把壓在書上的手挪開、慢慢的把第一本書翻過來。

  「誰啦!你說。」

  「你自己看,我不敢說。」我嘟著嘴。

  「小愛?小冠?不會是阿仁吧?!」我從來沒看過單眼皮的小海可以把眼睛睜的這麼……大。

  「那如果是阿仁,你……什麼感覺?」

  「阿仁哥喔,Let me think a think(讓我想一想)……」小海甩甩頭。

  我是一口飯也吃不下,癡癡地望著小海,當然是害怕無辜的眼神,我只希望他別動了肝火,不過聽了他說的台式英文,我還是笑了。

  「如果真是阿仁哥,我覺得很……好,如果是寫他的愛情故事那更好,這樣……你就要成名了,呵呵!」

  「你真是這麼想?如果把阿仁的故事寫出來,你……贊成?」我的眼神從害怕無辜瞬間轉成喜出望外,四川變臉最快應該也只能這樣。

  「他兄弟倆的生命這麼短,如果用文字記錄下來,應該很感人!」

  「那……」我竟然連插話的餘地也沒有。

  「好啦好啦!你把阿仁的故事寫下來,我敢保證一定比《風岩風嶼》感人……」

  小海很興奮。

.
  「小海,如果說《風岩風嶼》……」

  「你不覺得這個Idea很棒嗎?到時候就可以給小愛和忠哥一個驚喜!」小海喝了一口洛神花茶,高興得像個小孩。

  「小海,如果說……」

  「到時候啊!你就在網路上連載,然後……就跟痞子蔡一樣被發掘,然後……就出書了。這樣一來,呵呵,茵茵一定會嫉妒你的。」小海竟然拍起手來,一副好像這件事進行得很順利一樣。

  「小海……」我話說的一次比一次少,看小海說的這麼起勁,我也不忍心掃興。

  「我們趕快幫故事想個名字好了,嗯……阿仁哥喜歡……他喜歡墾丁,來個《墾丁知我心》!不行不行,感覺好像《星星知我心》的續集。阿仁哥他……喜歡戴水晶,那……如果叫《水晶代表我的心》呢?哈哈!好土喔!」小海自己都笑了。

  他說的真的很起勁,我第一次看他這麼興奮,不知道是為了阿仁哥?還是為了我跟阿仁的故事?還是為了一本書?

.
  「小峰!你不高興喔?」

  「沒……沒啊!」聽得出來我有點心不在焉。

  「那都不幫忙取個名字,你看人家《風岩風嶼》取得多特別!」小海拿起《風岩風嶼》在我眼前晃啊晃,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倒是有一點得意。

  「我點子又沒你多,名字讓你想好不好?」

  「才怪!他們不都說你是古靈精怪的『黃蓉』,你來想一個啦!」小海用湯匙的另一端嘟嘟我的手,在撒嬌。

  「那給我一點時間。」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那你覺得《風岩風嶼》……這名字有什麼含意嗎?」話題終於繞回了今天的主題。

  「應該是……應該是……」我掰也不是、不掰也不是。

  「你還裝,你自己說看過的耶,書中一定會提到的好不好?」

  「我……」書裡有提過嗎?我自己都忘了。

  「算了,不想講我自己看!謝謝你的書啦,兩本書五百塊還真有點貴……」

  「也許……也許它很值得收藏啊。貴一點點又沒關係!」我當然必須站出來替自己說話,呵呵。

.
  「你都買了,當然值得。我先來看看作者帥不帥?不會吃醋吧!嘻嘻……」小海捧著書對我眨了一下眼睛。

  「說好不生氣喔!」

  「神經,又來了!」

  終於……終於小海抵擋不了好奇,在我面前翻開了《風岩風嶼》……

.
  「你幹嘛把照片借別人,想出名也不需要這樣吧。」小海看著我那一張影像處理過的模糊照片,不過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因為那是我跟他今年去多納溫泉,他幫我拍下的。

  「照片借別人?」小海到底在想什麼啊!難道他打死也沒想過我會有出書的一天?

  「這是你跟阿仁的約定對不對?」本來小海都喊他阿仁哥的……

  「約定?他已經……在天上了,我怎麼跟他約定?」我真是好驚訝!

  「所以,這是他生前就跟你說好的……」小海把書闔上,語氣有點……,我真的分不清他是吃醋還是感動,不過前者可能性比較大。

  「說好什麼啦?這完全不甘他的事,也不是完全不甘他的事……就是……這是我寫的!」

  「你寫的?《風岩風嶼》作者是你?」這是我第二次看到小海眼睛撐這麼大,真幸運,一天看兩次。

  「嗯!」我用力點點頭。

  「你寫的?你出書?」

  「嗯!」我只是出聲,並沒有點頭,因為我不想錯過小海的任何表情。

.
  「你……會為我高興嗎?」

  「你用幾十萬個文字,記錄你跟阿仁的故事?」

  「不只是跟阿仁,還有……」

  「網路上讓人感動落淚的故事,說的就是你跟阿仁?」

  「那只是一部份,我當初提筆,是想寫下我跟你……」

  「阿仁的故事你全部把它寫出來?」

  「你不高興喔?」

  「我有那麼小氣嗎?我只是覺得不可思議!」

  「可是你看起來凶凶的!好像不開心。」

  「我哪有!」嘴裡說沒有,嘴巴卻翹的高高的。

  「那……你還想看嗎?」

  「當然啊,我要看看你的阿仁哥有多愛你!?」

  「不可以吃醋!」

  「才不會,還好你認識他的時候不認識我,我才不想被你寫出來!」

.
  「其實……有寫到你耶……」

  「我?那時候我跟你還不認識吧!你不可以亂來喔。」小海瞪了我一眼。

  「一點點啦,不要生氣好不好,裡面你的部分我都用假的,名字假的、學校假的,還有……」

  「其他都是真的?」

  「也不是,只是……沒有人會猜到是你,你放心啦!」

  「你很過份,沒有經過我同意,怎麼可以做這種事!」

  「我……」

  「如果被同學、朋友知道,我就完了你知道嗎?」

  「所以我很小心啊!」

  「你怎麼寫的?什麼時候寫的?為什麼寫到阿仁又提到我?我跟你說喔,如果我在裡面出現超過五次,我……」

  「不要生氣啦,沒有寫的很像你啦,一點點而已。」為安撫小海情緒我只能先說謊了。

  「你出書,那是你的事,但是如果因為出賣我去滿足你的成就感,我們之間就完蛋了!」

.
  「你不要這樣啦,其實我壓力也好大,就是怕你生氣一直不敢告訴你。」

  「怕我生氣你還寫?」

  「那是一年半前的事了,那時候我們分手嘛,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就出賣我?這是你的表現方式是不是?在書裡面我家住哪裡?新竹嗎?」

  「……」眼看著火一直燒過來。

  「我在哪念大學?台中是不是?」

  「……」火越燒越旺。

  「然後我的事被室友知道?然後突然辦休學?」

  「……」火已經澆不息了。

  「你不會連我們班的期末班遊,我中途缺席也寫出來吧?!」

  「你不要這樣啦,我會怕!」我真的很怕,小海一連串的攻擊,讓我沒有招架能力,我早知道該會有這一天的,只能沒想過會這麼猛烈。

.
  小海瞪著天花板,氣呼呼的。

  「書已經被預購了,大不了……我們出錢把它買回來。」我的腦海閃過這個念頭。

  「我們?是你闖的禍,為什麼是『我們』要出錢?你自己想辦法。」

  「那我出錢可以吧?不要因為這種小事……」

  「哼!小事?對!別人的隱私都是小事,只有你大作家要出書才是大事!」

  「為什麼講這種話?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一開始真的沒想過會有出版社願意出版啊!而且……」

  「你的而且最多啦,上一次分手沒分成,你不甘心是不是?劉語峰!我……」

  「不要講氣話,真的。我不是來找你吵架的,是來跟你解釋……」

  「好,不說氣話。那你現在聽清楚,劉語峰,恭喜你成為大作家,我配不上你!這頓飯吃完之後,我們分手了。待會兒我自己坐車回去。」

  聽到小海撂下的狠話,我的眼淚不聽使喚地掉了下來,他沒有看我,我也擠不出任何一句話,他也只是靜靜的吃完最後一口飯。

  「你自己保重,有人比我更適合你。」

  我看著他起身,順手拿著兩本《風岩風嶼》,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搞成這樣,我不敢哭的太大聲,我一直忍著,眼淚都滴在餐盤裡。

  「出了一本書,失去了小海,這樣值得嗎?」

.
  突然……二樓樓梯轉角,我看見小海,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我對著他微笑,我想他氣消了。我拿起餐巾紙,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不想讓他看見自己醜醜的樣子,我看著他、等著他回來跟我重修舊好,雖然只有短短幾步路,可是我覺得好漫長。

  小海一直看著我,走到我面前,他忽然拿起桌上《雪止天晴》那個紙袋,把風岩風嶼放進去,只留下一句話……「你繼續哭吧!」

♠        ♠        ♠

  今晚,胸口很悶,情緒很不安,我知道我有錯,只是不知道會錯到讓小海判我死刑。從寫故事的開始到出版,其實我有很多機會可以當面跟小海解釋,但是有時候為了害怕面對後果、有時候真的想在他生日、或情人節之類的日子給他驚喜,所以遲遲延誤了下來。今晚,我找了一個晚上,是真的難過,而小海躲了整個世界,我想他也不好受。我沒有氣他,我只氣我自己,氣自己沒有勇氣把他攔下。

.
  二○○三,還是夏天。7月13日星期日中午,我被小馬的電話吵醒,他問我是不是忘了跟架空約好的日子,我心想,這個時候,我還該去展覽會幫讀者簽名嗎?我沖了個澡,不死心的再撥了一次小海的電話,一整夜撥了不下百次,手機信箱也因為我的留言,滿了。一整夜我都闔不上眼,我不知道現在的模樣,會不會嚇到待會兒要見的人,小馬、阿杰還有架空所有的人。

.
  「想不到你今天打扮這麼樸素!」這是小馬看到我第一眼的感覺。

  出門時我只是隨手套上床邊的格子上衣,它連襯衫都稱不上,原本準備好的衣服,我連換都不想換。

  「這不像平常光鮮亮麗的你喔。」阿杰根本沒看出我有什麼不一樣。

  「這個送你,我老公送的。」小馬從他包包拿出一個多啦A夢布偶。

  「老師很有心喔,他說他不能參加你的簽書會,所以送你個小禮物!」我跟阿杰都喊小馬的BF為老師。

  「你快按它的左手!」小馬看我冷冷的表情,有點嚇住。

  『小峰喔!我是老師啦,祝你今天簽名會成功!我以你為榮。

  很特別的禮物,說真的,尤其是最後一句話,我很感動!那是老師的聲音,他託小馬帶來的祝福。雖然老師搞不清處狀況,今天根本不是跟讀者的簽名會,但是他這樣的挺我,我真的很開心,雖然我目前笑不出來。我越感動卻又越矛盾……為什麼小海不可以站在我這邊,跟我分享這一路的點滴。

.
  「待會兒你們就幫我招呼架空的工作人員,我精神不好……」

  「是吵架了嗎?」只要我沒嘻嘻哈哈,小馬就猜我是和小海吵架。

  「目前不知道怎麼說。」我不想說、也真的不知道說什麼。

  「還是就別去了?萬一,把場面弄尷尬……」

  「早就答應架空了,而且要讓我們簽名的書都運下來了。」

  「好吧!你要撐著點。」

  「這樣可以嗎?」我回頭給他們一個平日可掬的笑容,他們相視,不過都笑不出來。

.
  不管在簽名還是訪問當中,我一直偷偷注意我的手機,我不能錯過任何一通小海的電話,不過後來證實我多心了,整整四個小時一通也沒打來。三個人串通好欺騙架空說我們要趕去台南打麻將,其實是因為我實在撐不下去了,告別架空、送走小馬跟阿杰,我一個人停在高雄火車站旁的停車場,我企圖尋找小海相似的背影,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到底為了什麼,我只是尋找那種期待、那種萬分之一的感覺,這樣我會覺得我可以些彌補什麼。

.
  在回家路上,我嘗試著輸入簡訊想傳給小海,有幾次都差點撞上別人,不過我竟然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我擔心的只是小海什麼時候願意再見我?停好車,天都黑了,站在沒有人為我守候的房子前面,我突然深深領悟,寂寞是那麼的可怕。我害怕一個人吃飯、我不喜歡一個人看電視、我只想要小海在旁邊,哪帕是跟我吵架都好。乾了的眼淚,又再次氾濫了,天黑了,反正沒有人看得見我,我站在門前的街燈下,似乎連月亮都在笑我,可是我就是無法停止淚水無預警的落下……

  突然,半封信抓回了我的視線,它看起來是那樣的刻意,它被安排裸露一半在郵筒外面,我的直覺告訴我那是小海寫來的信。

  我的手在發抖,而我的猜測也沒錯,沒有住址、沒有寄件人,只有斗大的「大作家」三個字烙印在那純白的信封上面。我更肯定這是小海的傑作,諷刺的稱呼,是小海平常表現他不滿的方式,這次我真的沒有怪他。

.
  『你的鑰匙,我放在你電腦桌上。不屬於你的,我帶走了。回憶,你幫我把它們扔了吧!兩個人相處是要互相的,不是嗎?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

.
  我的眼淚沒有停過,每一個字拼湊成的每一句話都是那樣刺痛著我。我跟小海曾經起過誓,如果有一天逼不得已分手,對方家裡的鑰匙要留著,也許老的時候會想要看看對方過的好不好?也許老到走不動了、也許老到講不出話,拿著鑰匙,也許還可以搭計程車回來看看也好。

  我馬上衝上二樓,我真的很想看看電腦桌上是不是擺著我打給小海的鑰匙,如果有,我會很絕望,因為那代表小海永遠都不想再見到我,也永遠不都想知道我過得好不好了……

.
  「天啊!」我一開門就看見桌上多了一個袋子,那是兩年前我拿給他裝鑰匙的袋子。

  我摸摸袋子,裡面沒有鑰匙,不過摸出了一張紙條。

  『鑰匙我決定不放在你書房了,我放在你房裡,我把你的東西一起扔在床上了,那曾是你最愛的,我還你了。,記得剛剛我跟你說過的話『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

  我很納悶,小海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我現在除了傷心,我還有一點害怕,什麼叫『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我害怕小海會做出什麼糊塗事來,我不知道他把鑰匙放在房間有什麼其他意思。我甚至不敢去開啟我的房門,因為……我也真不知道,小海到底在想什麼?我更害怕小海會做出讓我或者讓他自己後悔的事,我除了繼續哭泣以宣洩我的情緒,也繃緊了我的神經,準備面對小海下一個酷刑。

.
  「啊~~」

  燈都還沒亮,我隱約看見一個大大的影子擱在床上,我只記得自己慘叫一聲,差點嚇出尿來……

♠        ♠        ♠

  「Surprise!」那個影子撲到我的懷裡,我還沒反應過來。

  燈一亮,我低頭一看,小海!竟然是小海。

  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喜極而泣」,抱著我的,竟然是我的小海……一個光溜溜的小海。

  我的淚腺可能被嚇住,眼淚突然不流了。

  「記住剛剛我跟你說過的話喔,『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小海在我耳邊輕輕的說著,語氣倒像是怕我生氣,他在求饒。

  「……」我說不上來,其實不管小海說過什麼,在這個時後我都不會生氣了,那種失而復得的情緒,不容許憤怒掩蓋過去的。

  「對不起啦!」小海緊緊的抱著我。

  「沒關係,過去就算了。以後……以後別輕易把分手說出口好不好?」

.
  我想,也許是小海回家看了書後,知道我沒有惡意,也知道我對阿仁只是懷念,所以為自己昨天的衝動跟我道歉。我很感動,小海成熟了。他學會道歉、也學會體諒、更重要的是他學會了先低頭。

  「不可以罵我!真的只是好玩,小小實驗而已!」

  「好玩?」我推開小海,帶著滿臉疑惑。

  「嗯~~」他在我胳肢窩竄來竄去,感覺整個人想竄進我心裡。

  看著小海撒嬌的表情跟動作,我笑了。

  「你這樣不冷喔?不擔心我媽突然來這裡,被她看光光……」看著一絲不掛的小海,我佩服他的大膽。

  「我等你好久了,去簽名簽那麼久喔?我好餓。」

  「簽名?」我嚇一跳,小海怎麼知道我去簽名。

  「你不是去幫預購的讀者簽名嗎?」

  「對……啊!你……不生氣了?」

  「有什麼好生氣的,那麼多人支持你,幫他們簽個名也應該啊!」

  「……」我真的被搞混了,最好還是先不講話,以免待會兒遍體麟傷。

  「我都知道!全都知道。」

  「你知道什麼?你昨晚把《風岩風嶼》一次看完了?」

.
  小海拿浴巾圍著自己下半身,我坐在床緣,他站在我面前,我的臉就緊緊地貼著他的肚子,他也摸著我的臉。

  「其實……《風岩風嶼》早在網友推薦時,我就看完了。」

  「啊?」我的臉企圖掙脫他的手,我想看著他眼神,但是他的手溫柔地壓著我的頭。

  「剛剛我說『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我一直就在暗示你了,你自己笨,不可以怪我?」

  我還是想抬頭看看他,但是小海力量比較大,他只要我一直貼著他肚子。

  「半年前,當我在BBS看見網友推薦《風岩風嶼》,我就很好奇,因為名字真的取的很特別,所以你真的很棒!」小海拍拍我的臉頰。

  「當我看到第一篇,我對你的文字就有一股很相近、很熟悉的感覺,但到第二篇,我就確定,真的是你在敘述我跟你的故事……」

  「真的?那為什麼不跟我說?」

  「我就一直等著、等著……等著哪天你跟我開口?」

  我擔心小海展開翻舊帳的伎倆,所以只是靜靜的呼吸、只是等著。

.
  「每看一篇,我就越激動,彷彿是走進時光隧道,活生生再活了一遍三年前的生活一樣,三年是以自己的角色過生活,看「風岩風嶼」就像以你的立場過日子。從我們通信、見面、交往……你是記憶的那麼清楚。」小海呼了一口氣。

  「當我看到阿仁哥……我還是很難過,他那麼愛你,可是又……逼不得已離開你,如果,如果阿仁哥沒有離開……我們會相遇嗎?」小海扶起我的臉,我眼淚早已決堤。

  「你不要哭嘛!」

  「我不是難過,只是一股莫名的……莫名的衝動。」

  「你知道這禮拜為什麼我堅持要下來找你嗎?」

  我搖搖頭。

  「當我在網路上知道有出版社願意幫風岩風嶼出書,我就在想,發生這麼天大的事為什麼你都不告訴我,我還以為……以為你覺得這是屬於你跟阿仁哥的秘密。所以、所以我也不敢提……」

  「傻瓜!裡面你不也是主角?」我邊哭邊笑。

  「後來我也在網路上知道,你會幫預購的讀者簽名,而你又跟我說你這禮拜會跟小愛去逛書展,我心裡就在想,架空這兩天也剛好會下來高雄,那你可能就是去會場找他們了。」

  「所以,你知道我忙,還故意選這禮拜下來?」

  「嗯!我當然要知道你什麼時候才願意跟我說明真相?」

  「所以,當我告訴你的時候,你假裝驚訝、你假裝吃阿仁的醋、還假裝生氣要分手?」

  「你騙了我一年半,我才騙你一天,你不吃虧啊!不信你去問你的讀者,看看他們挺你還是挺我?」小海噘著嘴。

  「呵!」笑了,我打心裡笑著小海的淘氣。

.
  「你不生氣?」我還是很擔心小海不高興我把他的事寫出來。

  「氣!」小海用力點點頭。

  「氣什麼?難道跟芷若、茵茵一樣,氣自己戲份太少?」我試圖開玩笑。

  「才沒有!我想問你一件事……」

  「你……你問啊?我還有什麼事你不知道嗎?」我自己當然有秘密,但是檯面上我當然要假裝自己坦蕩蕩。

  不過,我很擔心小海跟好奇的讀者一樣,問我第一次去阿仁家,是不是就發生『那種』關係,因為他很想知道,我跟阿仁的第一次是不是就在那一天下午?而他更想知道,我到底在上面?還是被阿仁壓著?因為我從來沒回答過他。

.
  「我要問你,你在書裡面,有寫到我們在墾丁第一次見面對不對!而那一個晚上,我們去看夜景對不對!你問我到底喜不喜歡你,我沒有回答對不對?」

  「嗯,你說的都對!但是你是沒有回答,不過你寫在我的背後!」

  「那……那幾個字,你忘了對不對?」

  「沒……忘吧,我在書上有寫啊。」

  「你沒有寫,你忘了對不對?你記阿仁哥的事都記的比較清楚……」

  天啊!嫉妒真不只是女人的天性,我看也是男人的天職,小海的嘴巴翹的都可以吊三斤肉了。

  「我當然記得,那晚你寫的我好癢!」

  「是心癢癢吧你?」小海用手指戳著我的胳肢窩。

  「唉呦!」我身體扭的不像樣。

  「還躲?你說啊,如果你說錯,看我不宰……不!這次不宰你,有別的方式懲罰你。」小海難得露出發淫的表情。

  「我寧願你殺了我,也不願讓你污辱。」我故意退後了幾小步。

  「少來!難道你不希望像我這樣帥帥的土匪劫你的色?」小海眼神真是淫到發亮。

  「不要,這次換我當土匪好不好?」我又往前了幾小步跟他撒嬌,原來當壞人是要求來的。

  「神經!哪有像你這樣可愛的土匪啦。」我感覺小海的小東西一直頂著我的胸口。

  「不管,這次是你錯在先,我有主導權。」

  「你真是打人喊救人耶,你隱瞞了一年,我才騙你一個晚上,你這樣子倒像個土匪喔!」小海捏捏我的臉頰。

  「可是我……我的欺騙是為了讓你驚喜,你的……隱瞞是為了讓我哭泣!」

.
  「只有你哭嗎?這一路我看著你的故事,我不知道難過了多少次?」

  「那……有哭哭嗎?」我學小海講話,他最喜歡在我面前裝可愛。

  「一點點,不過不是為了你,是為了你的阿仁哥……」

  「那……我們明天去找他好不好?」

  「早就這麼想了,我本來以為上個月十九號去看他的時候,你會跟我們說這件事的,想不到,你還是忍住沒說。」

  「那……如果我現在說實話,你不生氣喔?」

  「說實話?除了《風岩風嶼》,你別跟我說你還寫了《淫聲浪語》?」

  「不正經!我要跟你說很正經的。」

  「跟阿仁哥有關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只有談到你的阿仁哥最認真了,哪還要猜!」

  「生氣?」

  小海搖搖頭。

  「吃……醋?」

  小海不搖頭也沒點頭。

.
  「我算小氣嗎?」小海認真的問了我這句話。

  「不會,你不吃醋我才緊張呢。」男人就是賤嘛。

  「我也沒有吃很多啦,只有一點點。他都在天上了,我不應該計較的……」

  「那……以後你只可以為了阿仁跟我吃醋,不可以真的生氣喔!」

  「知道啦,我還怕你說你寧願守著他,不要我了。」

  「傻瓜,我才不會,你們兩個我都要。一個紀念過去,一個記載我的現在跟未來。」

  「你很幸福喔!」

  「難道你不幸福?咦?怎麼會這樣?」隔著浴巾,我摸著小海的小東西,發現它已經不像剛剛那樣頂著我了。

  「你很色耶!你不是要講正經事,還這麼不三不四!」

  「好啦、好啦!先講正經的,待會兒再做不正經的。」

  小海無奈的看我一眼,不過倒是抱我抱得緊緊的。

.
  「你剛剛要說阿仁的什麼事?」

  「就是之前啊,我寫完所有故事的時候,已經先列印一份燒給阿仁了。」

  「所以明天去看他,是為了……」

  「是想跟他說,書已經出版,而你也在第一時間擁有它了……」

  「可以啊,我當然跟你一起去,我還有事想告訴他呢!」

  「什麼事?」我很認真。

  「你不懂,男人的事你不用過問啦。」

  「哇!你這小子拿我給的顏色、開起染房啦。」

  「我想跟他說說話不行喔?」

  「我會吃醋。」

  「是吃我的醋、還是他的?」

  「我……不知道……」剎那間我真的也釐不清到底吃了誰的醋。

  「不知道?好!待會兒就不給吃。」小海作勢把浴巾拉的更緊了。

.
  「嗯~別這樣啦。不管我吃誰的醋,我都是……你的,不是嗎?」哈哈!我突然也覺得自己有點噁心。

  「你還真敢講耶,就像你書中自己寫的一樣。」

  「糗我?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紀念我們三個的愛情。」

  「三個?你跟阿仁哥和小冠嗎?」

  「你都看過了,你還裝蒜!小冠明明只是個……」我自己也無法給小冠一個身份。

  「過客?插曲?還是介於我跟阿仁哥之間啊?」

  「才不是,你明明知道他喜歡阿仁他二哥和……」我本來想說小冠也喜歡阿仁的,不過還是沒說出口。

  「如果,當初小冠答應小齊的介紹,而你也聽了小馬的話,也許……今天的局面就不是這樣了?」

  「沒想過這個問題!」我搖搖頭,是真沒想過。

  「假設那時候你真的跟小冠在一起,而有一天跟小齊去祭拜他們兄弟,那……」

  「不要假設了,離現實太遠了。」我覺得這個假設太恐怖。

  「嗯,說著說著我自己都快難過了,呵呵。那說些實際一點的好了。」

  「看你想說什麼啊?」

  「你一直在逃避問題,都還沒回答你是不是忘了三年前我在你背後寫下的字?」

  「你下來!」我順勢將小海轉過身去,他赤裸裸的背,就這樣半蹲在我眼前。

  我在他背上輕輕地寫下,三年前他在我背上寫下的七個字。

♠        ♠        ♠

  「我想,是喜歡你了。」

  我很得意,因為證明我沒有忘記小海給的第一句承諾。而小海也終於應該相信我對阿仁沒有太偏心。小海緩緩轉過來看著我,我闔上眼睛,慢慢的躺下去,等待他接下來對我的柔情攻擊……

  「不要睡啦!聽我說。」小海拉我一把。

  我快氣炸了!裝的氣呼呼地睜開眼,好個不懂情趣的傢伙,我用白眼跟他打了招呼。

  「幹嘛瞪我?我還有事想跟你對質。」小海看起來不像在鬧我。

  「對什麼質?要對質也看什麼時候嘛!我要~」我示意要拉他上床,撒了個嬌。

  「不要~」

  「來呀!」我往後挪,想空出個位置給他。

  「不要,我先說。」

  「那你把浴巾脫下來!」

  「脫下來什麼都沒得說了。」小海退後一步,把剛剛被我半扯下來的浴巾再繫上去。

  「我們不是都扯平了,為什麼不可以那個……」我納悶的嘟著嘴,手卻指著他下半身的小東西。

  「我們是扯平了,但是僅止於你瞞著我偷偷寫故事的事。」

  「那……不就是這樣而已。我發誓我再也沒有寫其他東西了。」

.
  「我想還是說清楚一點,這一年來的疑慮如果沒有搞清楚,我真的會……不安心。」

  「怎麼了啦?昨天這樣戲弄我,我受的還不夠喔?」

  「我現在沒有要戲弄你,是講真的,只是我的疑慮嘛!要不然一直放在我心上,我會覺得心裡卡著什麼東西。」

  「會讓我們再吵架嗎?」我真的怕了,尤其聽小海口氣,似乎是有備而來。

  「應該不會。」

  「什麼應該,那我不講。」

  「如果你不講,那我現在就跟你吵。」

  「好啦、好啦!可是……可是你今天穿這樣等我回來,不就是想……和好的?」

  「我是擔心昨天玩笑太過火,怕你……那個啊!」

  「哪個?怕我真的答應跟你分手啊。」

  「嗯。」

  「那如果我昨天看你離去也沒啥反應,而今天你來我家又等不到我,你會怎麼辦?」

  「不怎麼辦啊,我就回新竹。」小海可跩的咧。

  「真的?」我有點擔心。

  「嗯。」

  「真的?」我有點傷心。

  「嗯……假的!」

  我們兩個同時笑了出來,這樣正合我意,稍稍緩和一下氣氛,以防範待會兒大風大浪來襲。

.
  「過來!」我展開雙手迎接他。

  「不行。」

  「又為什麼了?坐來我旁邊也可以講啊。」

  「不行,你會鬧我,到時候聽你的花言巧語我會心軟,想問的、想說的,都開不了口。」

  「好、好、好!我坐這裡,你坐那裡可以了吧?」我一直退到床頭,指著床緣要小海坐下。

  「等我一下。」小海彎下身,在他腳邊的包包翻找著,我猜他該不會是要取出武器吧。

.
  看著小海翹著高高的屁股,雖然披著一條浴巾,不過還是不能掩蓋他那結實、圓滑的曲線,接在下面那雙修長帶點微捲體毛的腿,讓人看了實在按耐不住。

  我顧不了那麼多,口水都快嚥不下了,現在只想撲上去……

  「找到了!」

  就在我剛偷偷摸摸想要爬過去的同時,小海剛好也轉過身來。我那半跪在床上、鬼鬼祟祟的模樣,跟他打了個正面。

  「你在幹嘛?幹嘛學狗狗爬?」

  「沒……啦,我腰酸,拉一下筋而已。」真是自討沒趣,浴巾下的東西啥都沒看到,就別提吃的了。

  「找到了,聽著喔。」

  「聽著?你該不會這時候要我聽你念你的作文吧!」我真被搞糊塗了。

  「這裡面都是我對你的疑問。是這半年來,每看一次〝你的〞風岩風嶼記下的。」

  我真是傻眼了,想不到小海會來這一招,本以為自己理虧,難過一個晚上就算補償他了,天啊!看著他手上那一份報告,我想,我可以直接預告,七月份的第一個颱風要出現在高雄了。

.
  「剛剛我們不是都說過了,阿仁是紀念過去,你-徐羿洋,是記載我的現在跟未來!不要再拿阿仁做文章了好不好?」我真沒生氣,只是有點不耐煩。

  「放心啦,都說我不是要跟你吵架了,只是解開我心裡的迷團而已。」

  「好吧,好吧!請出題!」我裝了一個恭維的臉,看他能玩出什麼把戲。

  「聽著喔,第一題……」

  「等等,你真有題目啊?」

  「對啊,等一下還會跟你說,哪一題跟哪一題有關,哪一題答『否』,直接跳哪一題。」

  「這是心理測驗嘛,無聊。」

  「才不無聊,看了風岩風嶼後,我才覺得我剛開始認識你而已。」

  「唉呦!有些是假的嘛,是為了連貫故事啊。」

  「那我就想聽聽真的那部分,尤其是……在我看了書才知道的那部分!」

  「OH,MY GOD!你真是難纏咧!」

  「第一題,你跟『你的』品良哥真沒發生關係,你……沒勾引他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