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嶼過後 - 02

  天啊,這是什麼問題!我真的差點從床上跌下來,每次只要小海不高興,什麼東西都會加個「你的」。「你的阿仁哥!」「你的浴火鳳凰!」「你的心愛的墾丁石頭。」小海總覺得自己每次說的是那麼不經意,不過他這樣的方式,早已有脈絡可尋,所以,我知道他真是有點不高興。

  「拜託!他是我姊夫耶。」我回答的可是正義凜然。

  「那……還沒正式成為姊夫之前?」他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喔~你這麼嚴肅,我會怕。」小海一向吃軟不吃硬,那我就先來個『委屈求饒拳』,看他會不會心疼。

  「怕個頭啦,我又沒說要吃了你,快從實招來!」

  「嗯~就擔心你不吃了我?」從鏡子反射看到自己,我才發現自己的樣子還真不是普通的淫蕩。

  「呵呵!吃不吃你?還得看你今天考試考的好不好?」小海竟然在冷笑,看他這樣半裸的笑著,我突然笑場!

  「哈哈,你先過來啦!」

  「這招沒用,我想聽實話,就.是.現.在!」

.
  「從品良哥變成姊夫,我沒有做過……對不起語晴的事。書上寫的那幾個晚上……什麼事也沒做不是嗎?」我還在回想我到底在書上透露了多少。

  「你想偷摸他的身體?還想在他面前打……DIY?」

  「喔~你真的很無聊咧!這有什麼好問的?難道你沒有幻想過你跟王力宏……」我知道小海欣賞王力宏,故意這樣說的,不過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小海打斷了。

  「我都還沒說『你的有朋哥』呢?我說的是你姊夫?別轉移話題。」天啊!我好後悔跟小海說我夢過我和蘇有朋去拍還珠格格的事,現在竟然調侃我。

  「我承認啦,有一點點想……偷摸品良哥,但是他變成姊夫後,我就沒想過了。」

  「我……姑且相信你這一次,那……看著他DIY的事呢?」

  「我沒有啊!如果Y到一半被他發現多糗!」

  「Y到一半?」

  「就DIY的可愛用法ㄇㄟ!」

  「呵!神經。那……你就是想著品良哥的身體,然後進去洗澡,然後……自己Y。」

  「就一次而已,不過好像不是全然想他……應該也有想著你吧!」我裝的很誠懇。

  「是喔?聽你在鬼扯!那時候你認識我了喔?」

  「那……應該……就那一次沒有想著你而已。」我已經被逼到角落,再亂扯就穿幫了。

  「那第一題的答案就是……你真的想上你的姊夫,只是怕吵醒他,所以移駕到浴室想著他自己Y。」

  「小海~不要下這種結論好不好?我是你的咧!如果……如果今天晚上我答應讓你……在我上面,可以停止考試嗎?」我沒辦法,只好使出『溫柔求好賤法』。

  「你想太多了!不管有沒有考試,你今天都得被我~上!」小海一副趾高氣昂!

.
  「WHY?為什麼是我被上?」

  「慶祝你的風岩風嶼正式發行啊!」

  「那要慶祝……也應該是……我決定吧。」我不解。

  「你有聽過當主人的還要求祝賀的人送什麼嗎?」

  「沒有啊!但是……」

  「所以囉!由我這個祝賀的人決定,你.懂.了.吧。」小海一個字一個字說的很清楚。而我卻不知道要怎麼反駁他,但我確定的是,小海說的盡是歪理。不過,更可以百分百確定的是……我還得繼續考試!問題是,我該用的拳法、劍法都用上了,小海就是不領情,只是一直見招拆招,氣死我了。

.
  「第二題……」

  「先抱一下!」算是我求小海了。

  小海擺了一個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但是我覺得好可愛,他緩緩的走過來,圍著浴巾像穿了一條花裙一樣,好誘人,呵呵!而我當然使力環抱著他柔軟的腰,臉頰仍然貼在他平坦的腹肌上,好舒服喔!我完全不能想像他剛剛對我那無情的拷問,不管那麼多,眼前幸福就好了,我很容易滿足的!我慢慢的來回移動我的上半身,企圖摩擦躲在浴巾下的小小海,這時不挑起小海的慾望更待何時!而我的雙手也沒閒著,隔著浴巾,兩隻手在小海背後劃過他屁股上的每一吋肌膚,一向容易被挑起慾望的我竟然先有反應了,而在我胸前的小小海,我也感覺到它也注入了一股新活力……

.
  「只抱一下,Time's up!」狠心的小海,竟然把我推開了,他完全不管是否有其他小東西正嗷嗷待哺,他的行徑就像白雪公主的後母一樣可惡!

  「問啦、問啦!壞人。」我真是不服氣,不過看見他那微凸的浴巾,我是好氣又好笑。

  「第二題,你去關子嶺泡那種……淫亂的溫泉,難道不怕……第一小題,不怕得到傳染病?第二小題,不怕被不是同志的人看見你們在水裡面做那種勾當?」

  天啊!小海的讀書心得做的真完善,早知道請他幫我準備大學的專題報告。

  「傳染病?例如呢。」我倒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經由皮膚接觸傳染的病很多,我幫你上網查過在溫泉水中還可以存活的就有好幾種,而我比較擔心的是……你可給我聽好了,這種病一旦染上了,我可不敢陪你上醫院……」小海表情很認真

  「不陪我上醫院?難道看我在家痛苦喔。什麼傳染病?難道比SARS還可怕嗎?」

  「一是淋病。二是陰蝨。」小海狠狠地瞪著我。

  「喔~」我真是嚇了好大一跳,別說小海不肯陪我上醫院了,我自己也沒臉去了。

  「我不是在嚇你,知道嗎?聽說就連裡面放衣服的架子,一旦上一個人有長小蝨子,它很可能就寄生在架子上,然後再躲進你內褲裡……」

  「不要講了、不要講了!好噁心。」我全身真的起了雞皮疙瘩,小海卻講的津津有味。

  「很恐怖吧,看你以後敢不敢去。」小海半威脅的口吻。

  「我……我只去過一次。這一題結束了,快快問第三題吧。」

  聽小海這樣一講,我突然覺得全身癢癢的,希望趕快換個話題,當然……另一方面是希望小海別再追問我在關子嶺男湯裡的風流事了。

  「這一題哪這麼簡單?考題可豐富的哩!」

♠        ♠        ♠

  「別鬧了,我肚子餓,我們先去吃飯。」經過這樣令人血脈噴張和血腥羶情的話題,體力透支早就超過我預期,肚子也已經咕嚕咕嚕的叫了。

  「好!答完這一題,我也餓了。注意!聽完再回答喔。」

  我嘆了一口氣,我幹嘛答應玩這種「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倒楣的都是我。

  「你跟卡恩在男湯中相遇,之前真的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是小馬的朋友?」

  「真的!相信我。」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吶喊了,只希望小海看在我平常不擅長說謊的面子上,可以相信我說的話。

  「我相信你不認識他,所以直接跳下一題,這是第四題。既然他的氣質跟長相都和『你的』阿仁哥相似,不心動嗎?那一天半夜他打電話給你,你不是在網路上遇鬼,沒邀他過來這裡~過夜,壯壯膽、順便陪陪你?還是你只是想在讀者面前塑做你可愛、專情的形象,所以跳過沒寫?老實說,我答應不告訴讀者!」

  「小海~你真的瘋了!你的想像力超乎我認識的你。」

  「是喔?就像我也低估你的寫作能力一樣。」

.
  「哈哈!小海,你……」我真的驚訝於小海的反應,平常在口頭上不都是我佔上風的嗎?我沒有生氣,只是突然覺得小海今晚格外機靈。

  「我的小峰哥,我在你的書上學了不少喔,還不都是你寫的好。」小海竟然學起我講話的口吻跟表情,真是……令我啼笑皆非,我心裡在想,如果讀者看到這一幕,就會知道現在都是小海在欺負我了。

  「說!那一晚,怎麼度過的?」

  「我……我承認卡恩很帥,有一點點……像阿仁,但是那時候我已經喜歡你了,所以,我願意對你負責。」我給小海一個自信及肯定的微笑。

  「呵!對我負責?那時候我們沒有山盟海誓,也還沒……生過寶寶,負什麼責?」

  「那現在我幫你生過寶寶了,你要對我負責,所以……請你不要再傷害我了!」

  「所以,第四題的結論是,那時候你真的很想找卡恩來,但是因為我壞了你的好事,所以作罷。」

  「如果……不行,我先問你,如果我說答案就是這樣,你會生氣還是我會有其他後果或額外的衍生考題?」我的心情豈是無奈兩字可以形容!

  「那你的意思……真是我壞了你的好事?」小海下巴翹的高高的,用下半個的眼球瞄我。

  「不是這樣,我如果回答是,只是希望趕快結束這個考試。」

.
  「算了,反正你那麼怕大嫂,量你也不去招惹卡恩。好吧,我也餓了,那我就直接跳到最後一題。這場考試,你有沒有及格,這是關鍵題……」

  「不用等你宣布我及不及格,我已經沒有力氣跟勇氣進入考場了……」我整個人往後攤在床上。

  「起來!不可以耍賴。難道你不想好好答完這道題,然後跟你騙我的這一年來的事一筆勾消?」

  「你說的?以後不可以再提我騙你的事?」我的身體又彈了上來。

  「嗯!」

  「那你問吧,希望不要是申論題。」

  「不是,只是單一選擇題,而且是三選一,夠簡單吧。」

  「好~如果我答對,可不可以慶祝一下?」

  「沒問題,我請你吃飯。」

  「才不是,如果我答對,當場把……浴巾拉下來!」

  「好啊,既然你提一個要求,那我也提一個。」

  「如果你答應把浴巾扯下來,你的要求我也遵守。」

  「好,我扯下浴巾,那你趴在床上……」

  「算我沒說,你出題吧!」小海只要逮到機會就想上我,他自己又不是沒嚐過當零號的痛苦,老是想要享受征服我的快感,真受不了。

  「呵!自討苦吃了。聽好喔,而且你必須.老.實.回.答。」

  「快啦,都說要跟你一筆勾消了,我當然會老實回答。」

.
  「如果今天,我跟阿仁還有小冠……掉入水裡,你第一個想救誰?逼不得已,最後犧牲誰?」

  這雖然是老掉牙的題目,就像一些無趣的女人老是喜歡問……

  『老公,你媽媽跟我掉入水裡,你會先救誰?

  我很想笑小海無聊,但是我笑不出來。尤其我更不明白為什麼落水的人,會無緣無故多了一個小冠?

.
  我看著小海,小海也望著我。我一直注視著他,而小海的影像卻越來越模糊,我難過為什麼小海要出這樣的題目。阿仁不都死了?這樣假設性的題目算什麼?我的眼淚越滾越大,終於撐不住滑落在臉上……

  「你怎麼了?」小海似乎被我的反應嚇了一跳。

  「……」我只是搖搖頭,任憑眼淚越來越急促。

  「你不要回答好了,我不想知道答案了。」小海走過來摸摸我的臉,他察覺到這問題的嚴重性。

  「為什麼小冠會落水?難道你懷疑我跟小冠有關係?」

  「對不起啦,我亂問的。」

  「為什麼你要跟阿仁一起落水?你知道我不會游泳,根本救不了任何人,你是要我在岸邊眼睜睜看你們沈下去?還是要我一起跳下去?」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小小的問題,給我的震撼卻這麼大。

  「對不起啦,我不應該拿阿仁……」

  「沒關係,我可以回答。」突然間,我似乎有了答案在心頭劃過。

.
  「如果今天你們三個落水,我會要你跟小冠在水裡幫我把阿仁推上來,然後,我會跳下去,我跟你合力再把小冠救上來……」

  小海不解的看著我,不過我的視線依然模糊。

  「阿仁已經死過一次,我第一個要救的就是阿仁,小冠那麼愛他,他會好好照顧他,而我……會陪你……在一起……永遠、永遠!不管在哪裡,水裡、風裡都好……」

♠        ♠        ♠

  醒來的時候,我不知道是半夜幾點,房間的燈還亮著,我的眼睛卻睜不太開,也許是太刺眼,也許是哭的太疲憊。小海趴在我的身邊,右手還貼著我的臉頰,我隱約可以看見掛在小海臉上的淚痕。我真的不知道我們兩個什麼時候睡去,在我腦海中的最一個畫面,好像是……

  『小峰!對不起。』我坐在床邊,小海跪在床前,他的臉埋在我的腿上,抱著我哭著要我原諒他。

  『你沒有錯。是我太脆弱了……』我早已經泣不成聲。

.
  小海的讀書心得被擱在床上角落,不知道是小海手流汗把它弄濕,還是誰的眼淚把字浸了模糊,我不忍心移動身體把小海吵醒,那種感覺讓我想起第一次在小海台中宿舍的那個早晨,三年前的今天,彷彿才是昨天。

  我的眼睛慢慢睜開、漸漸看得清楚,原來小海的心得報告不只兩三頁,我一直在猜想下一頁的內容,但是我更心疼小海下筆時的懷疑跟不安,我真的很內疚,也真的沒有生氣昨晚小海問我的問題,我覺得小海當然有權利過問,更有權利知道我愛誰愛得多。凌晨四點多,添加了幾分涼意,小海裸露著上半身,窗前吹過來的冷氣讓小海更捲著彎曲的身體,我輕輕地幫他拉上印著幸運草的涼被,而他的手始終沒有離開過我,就如同我不能沒有他一樣,我希望小海蓋著幸運草,會很幸福。

.
  後來我就一直未能再闔上眼,其實我知道我在擔心明早兒醒來該說哪一句話。看起來小海睡得很沈,也許他也累了吧,準備了這麼多的考題,前天晚上,他應該也不好受。我睡不著,也無法移動身體把燈關掉,我唯一能碰到的就是小海考題的手稿,經過一番努力,我終於把它勾到手……

  我很好奇、也很緊張,不知道待會兒會不會看到連自己都沒有把握的題目,我會擔心小海突然醒來,應該說我應該要避免跟小海一起接觸到這些過去,除了眼淚,我們什麼都給不了。我快速的翻了一下,我最想知道的當然是,剛剛最後那個問題小海怎麼想,我直接跳到最後一頁,希望可以體會小海一二,找了一下,我沒看到剛剛那道題,不過,接下來映入我眼簾的那幾句話,卻讓我淚水又再度氾濫。

  『遙寄思念之『小峰悼念阿仁』!』這是這段話的標題,是小海自己取的。

.
  『我不要你一個人站在雲端,你看得見我,我卻看不清你的模樣。

  小時候聽阿嬤說過,消失在地球的人,最後會化成一顆星星,高高掛在天上。

  我試圖守在每一個墾丁的晚上,尋找閃爍的星光,彷彿是你成全的淚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