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嶼過後 - 03

  我拿出手帕擦去阿仁臉上的灰塵,小海則是在後面整理枯萎的野薑花。

  「喂,你看!」小海嚇我一跳。

  「怎麼了?」雖然說這裡是阿仁的家,但是我心裡難免毛毛的,還以為小海看到不該看的。

  「這裡有一封信!」小海在地上拿出一封信,信封上沾滿水滴和花瓣。

  「沒有收信人?那……我們可以拆嗎?」我遞過信封,研究著信封上是否有署名。

  「可以吧……」小海表情憨憨的。

  「我想也是,我的直覺是小冠寫給我的。」我的確這麼猜,因為這裡,除了小愛跟小冠會來之外,就是我了。

  「那你快看,你不是很久沒跟小冠聯絡了?」雖然小海跟小冠從來沒碰過面,不過小海對這個人卻不陌生,不管從書裡面或從我口中,小海早就認識也感受到小冠的癡情和早熟。

.
  『你好,不管你是小冠或是小峰……我知道會來這裡看阿仁的只有你們兩個。』好陌生的口吻,我還真猜不出來。

  『我是大嫂……

  「大嫂?忠哥的老婆?」我喊了出來!

  「是打小冠一巴掌的大嫂嗎?」小海驚訝的程度不亞於我,因為他也曾經被書裡面的那一掌打到心坎裡。

  「嗯。是大嫂寫給我和小冠的信……」

.
  『我是大嫂,小峰跟阿仁的事,我也聽忠哥說了。離開台灣之前來不及認識小峰,我覺得很可惜!很希望有機會看到小峰本人。日前我跟忠哥在加拿大吵了一架,我……終於發現自己的無知,也因為自己的無知,曾經傷害了那麼多人。在這裡我跟小冠道歉,也誠心要小冠轉達卡恩,姊姊錯怪他了,請他跟我聯絡。

  「是大嫂要跟大家道歉耶!好不可思議!可是……她怎麼不自己聯絡卡恩,而是要用這種方式呢?」

.
  『這趟回來台灣的目的,除了回家看父母親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想跟小冠和卡恩見個面,如果小峰願意,我也想當面謝謝他,謝謝他豐富了我小叔-阿仁的生命。這次我真的沒有惡意,因為在加拿大,我看了很多,甚至我家鄰居就是一對同志戀人,我吵著忠哥要搬家,也因為這樣我跟忠哥陸陸續續起了很大的口角,後來發生一件令我永生難忘的事,讓我……徹徹底底對同性戀朋友完全改觀,應該說……他們救了我一條命!我很後悔,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用心去認識身邊的同志朋友,阿孝、阿仁、小冠……甚至是我自己的弟弟卡恩,我承認我那時候真的很不能接受同性之間的愛情,信仰天主教的我,我覺得那是……是違反自然調和天律的罪惡,我因為不認識,也不想去認識,所以,我錯過許多親情跟友情。

.
  「呼!大嫂這樣,不知道小冠看了會有多感動!」對於大嫂的轉變,我是嘖嘖稱奇,不知道在加拿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她會有這樣意想不到的改變?

  「難道會比忠哥兩個雙胞胎弟弟的事……還要震撼?」

  「大嫂她不是也想見你,到時候你就可以問問她!然後回來記得告訴我。」看來小海對大嫂的心路歷程也非常有興趣。

  「那你去,換你回來告訴我。」我故意逗他的,我當然知道小海不會去、也不敢去。

  「神經!我哪有立場去?快看啦,也許信上她就會提了?」也對,我怎麼這麼猴急!

.
  『六月十九日,我跟忠哥原本要回來的,但是因為工作關係,我們兩個真的都走不開。七月初,我請了兩個禮拜的假一個人回台灣,我真的希望可以見見你們!今天,七月五日了,再過十天我又得離開台灣回去加拿大。明天我會去看看阿孝和阿仁,是忠哥交付我的,不過就算忠哥沒說,我自己也會來。這封信,我就放在阿孝和阿仁的墓前,不管誰看到,請一定要跟我聯絡,讓我有機會彌補日前錯過的感情,算我跟你們正式道歉,好嗎?

  最後的署名真的是大嫂的名字-以恩,她留了手機號碼,看來是真心想跟小冠和卡恩聯絡。

.
  「你會打給大嫂嗎?」小海這樣問我,一時間我千頭萬緒,真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打給大嫂,會不會太唐突?不知道小冠有沒有看過這封信?」

  「應該沒有吧!要不然信怎麼會留在這裡?即使有,小冠也會跟你聯絡不是嗎?」

  「他應該不會跟我聯絡,我們……已經很久沒聯絡了!」

  「真的嗎?為什麼?怎麼沒聽你說過有什麼過節?」

  「我……跟他有很大的誤會,從他離開高雄之後,我們就斷了音訊了!」

  「從你書上,我還以為你們會變成很好、很好的朋友……」

  「一開始我也這麼認為,不過,唉……就連他現在跟卡恩有沒有在一起,我都不敢保證!」

.
  「你跟小冠到底怎麼了?」

  「一言難盡……而且在阿仁面前也不好說!」我絕對相信阿仁還存在,所以真的不想他面前說這些,怕他難做人,也怕他擔心我跟小冠。

  「可是怎麼辦?今天都十四號了!也許大嫂這幾天就會回加拿大了!」

  我玩弄著剛剛換上的野薑花,心裡想著小海的話,明天就是十五號了,大嫂說只請了兩個禮拜的假,如果沒見到小冠跟卡恩,也許大嫂會遺憾?可是,小冠到底看過了沒?

  「小峰!不對喔?」

  「怎麼了?」我轉過頭發現小海還看著大嫂信。

  「你想看看,大嫂寫說隔天會來看阿仁跟阿孝,而她寫信的日期是七月五日,那表示說她應該是七月六日來這裡的!」

  「那……表示什麼嗎?」小海的表情很驚訝,但是我真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意思就是說……這新鮮的野薑花根本不是大嫂擺上的?是另有他人!」

♠        ♠        ♠

  我跟小海離開公墓的時候是中午過後了,小海拿著大嫂的信,反覆的看著。

  「你想大嫂在加拿大,遇見什麼樣的同……圈內朋友?」到現在,小海還是不敢提起「同性戀」這字眼。

  「我也很想知道。」

  「除此之外,難道你不想知道小冠跟卡恩現在好不好?」

  「我……偶爾也是會想,只是……」

  「只是怕我吃醋?」

  「不是!是……」其實真的有一點,書上都寫過我跟卡恩在溫泉有過一手了,我是真的擔心小海又胡思亂想。

  「平常要交到好朋友都不容易了,如果在這……方面有值得深交的好朋友,我不反對,但……是你去交,不是我!」

  「我知道,你不覺得這一年來,我沒跟你提過要請你去跟小馬、阿杰去吃飯的事,那是因為我瞭解你,所以不會強迫你,為了我去改變你的個性……」

  「謝謝你啦,我知道你很重視朋友,我這樣讓你很為難,可是你還是尊重我,我會珍惜的。」

.
  開著車很累,不過心裡挺窩心的,小海真的越來越懂事,也越來越習慣表達自己的感情了。原來,像這樣陪著一個男孩成長,比想像中還要幸福,過程中遇到的挫折、傷心難過,這時候倒覺得無所謂了。

  「我還想吃咖哩,可以嗎?」

  「當然……可以!」雖然前天才吃過,不過小海喜歡吃的東西就那幾樣,我也漸漸習慣他的口味了,小海一定擔心被我拒絕,所以才問的那樣小心。

  「那……還是去青年路的咖哩事典嗎?」

  「我都可以,看你要去豪華氣派的,還是精緻溫馨的,或者是……文化中心附近那一間,那裡應該是屬於……有居家的風格?」

  「不去青年路的,星期六才去過,那去文化中心那間好了……」

.
  「你打給大嫂!」小海吃到一半突然喊出這一句,嚇我一跳。

  「吃完再說,哪有那麼急?」其實我是還沒想到怎麼面對大嫂和小冠他們,只好隨便找個理由搪塞。

  「當然很急,也許大嫂今天就回加拿大,說不定現在正往機場的路上?」

  「可是……可是我要跟大嫂聊什麼?如果她問起小冠或卡恩,我怎麼回答,她只會更失望而已?」

  「才不是這樣,如果這趟她回來,一個人都沒見著就算了,如果連一通電話你們都沒給,大嫂才會絕望難過的離開台灣!」

  我知道小海說的也不無道理,應該說這個道理我也很容易理解,只是……當初跟大嫂完全沒有交集的我,就連電話接通知後的第一句話,我都會覺得哪裡不對勁?

  「如果大嫂的信沒能感動你,那你就別打吧!」

  「我……很感動啊!」

  「那就不要婆婆媽媽,都幾歲了?」這小海真是越來越大膽了,給他幾分顏色,染房就真的陸陸續續給我開張了!

  「好,我打,那如果她現在要我過去,你就陪我去!」

  「沒問題。」小海還比了一個OK的手勢,笑死我了,他身上有幾根毛我還不知道嗎?准是唬我的!

  「真的?」

  「當然是假的!不過我可以陪你到門口。」

  「哼,還好剛剛我沒太相信你!」

.
  「撥出去吧!」天啊,熱心過頭的小海,已經把輸入好號碼的手機拿到我面前。

  「你真的那麼想?」我真還沒想通小海這次怎麼這麼積極?

  「真的!你想,如果你是大嫂,你曾經誤會你自己的弟弟,誤會你的小叔,有一天你後悔了,卻沒人肯聽你說,你不會傷心難過嗎?」

  「我……」我一句話都還沒說完,甚至只講了一個字。

  「這就對了,所以你沒有不打去的理由,打吧!小公主……」

  「你再叫小公主你就自己打!」

  「好啦,別撒嬌了~我按了喔!」

  小海把手機拿的高高的,螢幕朝向我這邊,作勢要按出撥號鍵!突然,不知為什麼,我的腦海卻浮現……阿仁躺在病床,就在小冠眼前,刪去我手機號碼的畫面。

  我的心也突然揪了好大一下,然後,我的眼眶就濕了……

.
  「好,不打、不打!」小海可能嚇一跳,馬上把手機放了下來。

  「如果你壓力那麼大,我們不理會大嫂就是……」小海開始安慰我。

  「不是大嫂……」我眼眶是紅了,不過還沒滴出淚來。

  「沒關係,我們不打了,你乖喔~」小海拍拍我的手背。

  「呵呵。」我自己都笑了。

  「你……沒事吧?」小海看我又哭又笑,突然睜大眼睛跟嘴巴,嘟到我面前。

  「手機給我,我現在打!」有時候做些事,還真需要一股衝動,就像我現在這樣。

.
  「嘟~嘟~」真的通了,可見大嫂還沒離開台灣。這時候我的心跳聲,應該連小海都聽得見!

  『哈囉,請問哪位?我是以恩!』有人接了,一個妙齡女子的聲音,以恩?沒錯,真是大嫂!

  「妳……好,大嫂妳好,我是……」

  『你是小峰?

  「啊?妳……怎麼知道?」

  『你真的是小峰,太好了,明天我就出國了,你現在人在哪?方便見個面嗎?

  大嫂一副興奮不得了的樣子,真是嚇壞我了!

  「我在高雄……」

  『現在見面方便嗎?

  「見面喔?現在……喔?」我一方面故意把話說的大聲,也希望小海幫忙拿個主意。

  只見小海直點頭,嘴巴誇張的嘴型,一直說可以!可以!

  『你在高雄哪裡?我過去找你?

  「我在文……化中心……附近,在……」

  『我現在出發,快到的時候我跟你聯絡,這是你手機沒錯嘛?

.
  「怎麼辦?她要過來這裡。」

  「沒關係,我待會兒坐隔壁桌,你就表現正常點,我順便聽聽你跟她聊什麼!」

  大約過了十分鐘,我的手機就響了,大嫂說大約五分鐘後就會到。小海開始移動水杯跟飲料,大約距離兩步遠。

  「自然一點喔,你別讓大嫂發現你一直看我。」

  「歡迎光臨!」

  我和小海同時轉過頭去,天啊,大嫂後面那個不是小冠嗎?

♠        ♠        ♠

  「你就是小峰?」

  「大嫂你好!小冠……好久不見。」我發現我不敢直視小冠的眼睛,就如同小冠也在閃躲一樣。

  「小峰,你還是沒變……一樣像個大學生!」

  「呵呵!」真是尷尬,我相信這句話,小海也聽的一清二楚,我恨不得轉過頭看小海的表情,不知道他會吃醋還是偷笑。

  「先坐啊,你們也別光顧著聊天!」

  「我們併桌吧!」小冠左顧右盼一番,因為我只留了一個位置,我沒想到,除了大嫂,還多來了位貴賓。

  「我去!你跟小峰先坐。」大嫂背對著小海,擋住我對小海的視線,她示意要小冠跟我先坐下。

  「小帥哥!不好意思。因為我們位置不夠,可不可以麻煩你挪一下位置?我請服務生幫你端飲料。」

  天啊!想不到大嫂竟然轉身跟小海說話,她要小海讓出位子讓我們併桌,不知道會不會嚇著小海?我偷瞄了小海,還好,這小子見過世面,還算鎮定……

  「不客氣,不用麻煩,我自己端過去就可以……」

.
  「小峰,我想知道,你什麼時候看到我留的信?」

  「我是……」

  「等一下,我跟小冠在打賭,賭你是在看過信的幾天後會跟我聯絡?」呵!想不到大嫂也愛玩這種遊戲。

  「我說……你應該是今天看到的?不過,小冠猜……你不會打來?」都是大嫂一直跟我對話,小冠只是沈默。

  「你們猜的也真夠兩極,大嫂猜今天,你就猜我不會打!」我故意轉向小冠,希望打開他的話匣子。

  「我只是在想,依照你的個性,可能……不想再看到我?」

  「我不管以前你們發生什麼過節,今天我都……願意加入你們了,你們別對對方不聞不問喔,要不然我兩個小叔,會不高興的。」不知道大嫂在加拿大到底發生什麼事,她轉性轉的也真夠大,竟然跟我們聊起她的兩個小叔,就是阿孝跟阿仁。

.
  「那到底是什麼時候看到的?」看樣子大嫂很有把握,也很有興趣知道我什麼時候看見信的。而小冠也睜大眼睛看著我……

  「真的是今天早上,恭喜妳,大嫂!妳比較瞭解我。呵呵!」其實應該說大嫂比較瞭解小海,因為是小海幫我撥這通電話的。

  「小冠你輸了,今天吃飯你請喔~」原來他們還賭說猜錯的請客啊,早知道應該叫小海一起坐進來,這下午茶就省了,嘻嘻!

  「我又不會耍賴,只是……小峰你可以跟我們一起用晚餐嗎?」

  「晚餐喔?應該是……不行,有朋友在家等我。」我有點支支吾吾,其實我還蠻想跟他們詳談的,但是我更在乎小海的感受。

  「是小海嗎?叫他一起過來啊!」小冠竟然脫口喊出小海,嚇住了在場的我跟……隔壁桌的小海。

  「你怎麼知道是……小海?」我可以猜想小海已經在冒汗,因為我自己坐的也不安穩。

  「《風岩風嶼》都出書了,你還想瞞我們喔?」我的天啊,這句話從大嫂口中說出來,才真的嚇壞我了。

.
  「小峰你別擔心,大嫂她聽我說了……沒有生氣。」小冠應該知道我的顧慮。

  什麼不會擔心,我多怕大嫂那一巴掌啊,在書上把大嫂寫成那樣,我看她準會氣壞的!

  「大嫂我……」

  「小峰,我沒有怪你。老實說,如果我看見《風岩風嶼》是在加拿大那件事之前,我可能會很生氣,對你……可能無法諒解,可是,在我鄰居,他們救了我一命之後,我對……同志朋友,真的徹底改觀了!」

  「大嫂妳可以說了吧,昨天妳一直說要等到小峰跟卡恩在場妳才要說,現在,已經有三分之二的人到齊了,先說吧,我實在很好奇。」

  「嗯,我也很想知道,妳的鄰居,他們……如何救妳?」

  「最值得慶幸的,應該說大嫂跟卡恩打開心結了!」小冠是有感而發。

  「卡恩?他……你們一起見過卡恩了?」我還正想說卡恩怎沒一起來。

  「你待會兒也會見到他,他正從台南趕來呢!」

  「剛剛你打電話大嫂,我們就先聯絡卡恩了,他回台南看他爸媽,現在應該在路上了!」

  「小冠……你跟卡恩……還好嗎?」

  「分手一年多,後來才又碰上的,因為……如果你有興趣,以後再跟你說。」我發現小冠有意跳開話題,他是不想讓大嫂聽見他跟卡恩分手的理由,我猜……一定是卡恩發生什麼事。

  「好吧,既然小冠不方便說,我們也不好勉強,那我先說好了……」哇!大嫂真不簡單,我還以為只有我聽得出來,原來大嫂也知道小冠是因為忌諱她才不說的。

.
  「幾個月前加拿大的一場大雪,把我一個人困在郊區,原因是那天下午我為了卡恩的事,跟忠哥吵的不可開交,我一個人開車到很遠的親戚家去,眼看雪下的越來越猛,我又不想留在親戚家過夜,所以一個人冒著風雪,開車往回家路上……」這時候服務生送上來大嫂跟小冠的飲料,剛好讓大嫂有個喘氣的時間,我實在很難想像現在炎炎的七月,如果可以像加拿大來場大風雪不知道多好!

>.
  「我本來對路況就不熟,那天……一個不小心,我就在雪地裡打滑了,我根本不知道那時候我人在哪裡,我又不想跟忠哥低頭認輸,所以,我只好下車,想攔過路的人下來幫忙,後來我攔了一輛房車,不過當他們一搖下車窗我就後悔了,因為剛好是我家隔壁那兩個同性戀人,那時候我更氣,我下午會跟忠哥吵架,還不都是為了同性戀。」

  「他們不置於棄妳於不顧吧?」我想他們應該會伸出援手。

  「他們問我要不要幫忙?可是你知道嗎?平常我就罵過他們不要臉、傷風敗俗之類的話,那時候我怎麼有臉求他們幫忙!所以,我還擺了臉色,一副不屑的樣子拒絕他們了……」

  「那怎麼又會是他們救了妳?」真的是我比較多嘴,小冠只是注意聽著,一句話也沒有。

.
  「他們被我趕走以後,十分鐘後我又攔了下一輛車子,結果……下來了四個醉漢,我怕死了,因為他們藉著外面大風雪,幾個人就躲進我車子對我毛手毛腳,還搶了我的皮包跟手機,我是時而下車、時而上車跟他們耗時間,後來有幾輛車經過,我跟他們招手,他們還以為我跟醉漢是一夥兒的,只是在雪地裡鬧著玩……」大嫂聲音在發抖,她喝了口茶,壓住顫抖的聲音。

  「我只有一個人,很快就被他們抓到了,我掏出所有錢要給他們,可是他們竟然想要非禮我……」

  「我不知道掙扎了多久,後來,前面停下了兩輛車,我還以為跟他們是同夥的,我想我真的完了。可是想不到……想不到竟然是剛剛經過的那兩個男生,他們被我罵跑之後,還去請了拖車廠的人要來幫我看車子,也因為這樣,無意間救了我一命,我才……」

  「唉!整個經過讓我覺得我從鬼門關來回走了一趟。幸好Sam他們也從不記恨……」

  「那忠哥呢?他有沒有後悔跟妳吵架?」我想知道大嫂遇見這種事,忠哥一定心疼死了。

  「那天晚上我就待在Sam他們家,我們聊了一整夜,三個人就看見我們家的燈熄了又亮、關了又開……」

  「忠哥很著急吧,一整夜也沒睡?」

  「最後還是Sam過去把忠哥找過來,忠哥一開始還以為我又罵同性戀,被他們抓起來了,哈哈!」

  「那……你們就變成好朋友、好鄰居了?」

  「當然,只要忠哥不在,我就往他們家跑,而且啊,我們還把原本走廊上的籬笆打了個門,這樣我們就不用再繞到馬路上去了。」

  「真是不可思議耶,大嫂!從妳以前……到現在跟Sam他們這樣……」

  「呵呵!還不只這樣,明年春節,他們要跟我們一起回台灣過年!」

  「哇!那到時候同性戀比異性戀還多……」

  我只是脫口而出,想不到小冠、大嫂,就連小海都驚訝的看著我,而我自己當然也嚇一跳,因為我從來也不會把同性戀掛在嘴邊的,這次準是被大嫂跟Sam之間微妙的變化感動了。

.
  「大嫂……那Sam他們帥嗎?」

  「呵呵!小峰,你的問題一直比小冠直接……也很犀利!」大嫂應該是在讚美我吧!

  「我本來還想問,那萬一他們看上忠哥,大嫂你怎麼辦?」

  「噗!」小冠被我的問題嚇出一口飲料。

  「哈哈!跟忠哥自己猜的一樣!」

  「忠哥?忠哥會開這種玩笑?」我跟小冠不約而同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因為在我們印象中,忠哥是不會說這種話的,只有我們這種……愛亂開壺的人才會。

  「你們都不知道,這幾個月,忠哥像變個人似的,變得好活潑、好外向,可能跟Sam他們常相處在一起的關係……」

  「那你這次回來,你讓他們三個……在加拿大獨處?」

  「放心!他們說過,Your husband is not our style,哈哈!」

  「大嫂,其實不只是忠哥,我覺得妳也變得好……High~」小冠終於開金口了。

  「嗯,Sam跟Ben真的讓我們對……完全改觀了!而且忠哥……」

.
  我跟小冠等著大嫂接下來的話,因為忠哥的改變,引起我們很大的興趣。不過大嫂深深吸了一口飲料,她在猶豫……

  「忠哥怎麼了?」我當然不想放棄這個機會,畢竟忠哥是阿仁的親哥哥,嚴格說來,他也是我的哥哥。

  「忠哥也跟他們說了阿孝跟阿仁的事……所以現在,他跟Sam和Ben就像是兄弟一樣,你們想,這樣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這樣聽起來也是好事,大嫂你……怎麼感覺有點……」

  「在這當中,忠哥很自責,他不知哭了多少次,他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兩個弟弟,也對不起在天上的爸爸媽媽。」

  「為什麼?忠哥不是一開始對……弟弟就很諒解?」

  「那是因為兩個弟弟都得了絕症,他不接受又能怎樣,可是他怪自己,為什麼不試著多去瞭解他們,為什麼要等到失去,才想接受。」

.
  「忠哥看Sam和Ben兩個人生活的這麼開心、這麼有自信,心裡是更難過,為什麼自己的弟弟要躲在角落?被人數落。」

  「那忠哥現在好點了嗎?」

  「他一直都很好,只是有時候看見Sam他們,或有什麼特殊的節慶,忠哥就會不自主的難過,就像上個月十九號兩個弟弟的祭日……」

  「叫忠哥別想太多了,Sam和Ben就像阿孝跟阿仁一樣,好好珍惜這異國的親情,像冥冥之中安排好的……」

  「有時候跟Sam他們越親近,忠哥就越感傷,他老是覺得阿孝跟阿仁,一輩子都沒能真正面對自己的同學、自己的家人,甚至是自己。」

  「唉呦!那就是忠哥沒好好認識我跟小冠,要不然他就可以知道阿孝跟阿仁,也曾經很開心、很幸福的!小冠你說對不對?」

  完蛋了,話一說完我轉過頭望著小冠,不過同時也看見小海,不知道小海會怎麼想?也許待會兒回家,他又要嘟嘴嘟半天了,更也許來個秋後算帳!

.
  「阿仁比較幸福,因為小峰比較會逗他開心,阿孝……我就不知道他覺得自己幸不幸福?」小冠在亂講什麼啊!小峰搞不懂。

  「小冠,你也別亂想,忠哥還跟我說,阿孝如果不是遇見你,他可能最後就一個人孤伶伶在醫院……離開我們,所以,忠哥一直很疼你!」

  「對啊,忠哥就不認識我,所以他沒疼過我!」我發誓,我只是在裝可愛、開玩笑,沒有嫉妒的意思。

  「你們怎麼了?你們兩個忠哥都喜歡,真的!他說加拿大有Sam和Ben,在台灣有小冠跟小峰,他甚至還說,以後你們的另一半,他也很想認識,他都會當是自己的弟弟來疼!」

  「小冠的另一半不就是卡恩,忠哥疼小冠的另一半,那也就是大嫂你的親弟弟,你們就親上加親了!」

  「小峰,那你的小海呢?」開口的雖然是小冠,不過大嫂的眼睛也是睜得雪亮,看樣子他們是有備而來。

.
  「小冠,說到這個我才問你,阿仁墓前的野薑花,是你最近才擺上的吧?那上個月阿仁跟阿孝的祭日,你……沒去看他們嗎?」我只好趕緊轉移話題,再提到小海,我的小命就快沒了。

  「有!只是……我只是偷偷上去看看阿仁哥,我想你一定會去,所以就沒帶花過去……」

  「你該不會怕我生氣吧?」我的直覺告訴我,小冠還在意我知道他喜歡過阿仁的事。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為什麼小冠去看阿仁,小峰會生氣?」

  「大嫂,等妳看過風岩風嶼,妳就知道為什麼了!我本來以為……這會是我一輩子的秘密。」

  慘了,我道出了小冠的秘密,當初根本沒想過大嫂會看見風岩風嶼的……

♠        ♠        ♠

  「小冠,你在網路上看過……故事了?」我真的擔心小冠會生氣,萬一又造成更大的誤會,我跟小冠的結,永遠就別想解開了。

  「雖然上個月十九日我沒擺上野薑花,不過阿仁哥墓前的花,是我昨天放上去的……」

  「因為你知道我今天會去?所以故意不拿走大嫂留下的信,還跟大嫂打賭我今天會不會出現?」

  「小峰,你真是聰明!」誇讚我的是大嫂,看來這一連串真是他們佈的局!

  「你說的沒錯,只是我猜你不會打來,不知為什麼,大嫂直覺就說你一定會打來!」

  「那我倒想知道大嫂妳……怎麼這麼有自信?」

  「這等一下再說,難道你不想知道為什麼小冠昨天會去看阿仁嗎?」終究還是女人比較細心,大嫂真的猜得出我在想什麼。

  「反正我想知道的事很多,你們一定全部都得告訴我!尤其是小冠……」

  「小冠、小峰!那大嫂想知道的事……你們也要盡量滿足的需求?」

  「真的在秋後算帳了嗎?夏天剛過了一半呢!小冠,你……後悔這飯局了吧!」呵呵,最害怕的應該是小冠,因為我跟大嫂想知道的事,應該離不開他跟卡恩的事。

.
  「你們老想往我這裡挖出什麼秘密,其實,很多事我跟你們說都無所謂,但是……真正會介意的是卡恩,萬一,他生氣……應該說萬一他惱羞成怒,我們都會遭殃!」

  「小冠!」我喊住他,因為小冠說卡恩會惱羞成怒,原因我是知道的,只是……讓大嫂知道就真的不好。

  「你們兩個有秘密!」

  「大嫂,你剛對……同志圈有好感,我不能馬上破壞你對它的美感。」我說的是實話,因為小冠跟卡恩分手的理由,我猜得到八成,因為那也是我跟小冠失和的主要原因,但是最後他們怎麼分手,後來又怎麼復合,我就全然不知。

  「才沒有什麼美感!我跟Sam和Ben他們,說是哥兒們或姊妹淘都不為過,因為那邊天氣跟台灣不一樣,我的化妝品、保養品都是Ben幫我挑的,因為他比我懂。至於他們圈內的愛情跟……玩法,我也都一清二楚,他們還帶我去過Gay Bar,所以,你們就老實說吧,沒什麼我不能接受的。」

.
  「小冠,還是趁著卡恩還沒來之前,我把我們之間的誤會說給大嫂聽,然後你再接著把後續的經過讓我知道……要不然,我比大嫂更好奇,因為我知道了一半……」

  「過去的事,卡恩應該不會介意讓你知道,只是大嫂是他的親姊姊,我怕卡恩會……忌諱。」

  「你們這樣說我更想知道了,快!就算慶祝我們……破鏡重圓,送我個見面禮吧!」

  「見面禮?單單是我知道的,就足以嚇壞妳這個好姊姊了!」我隱約記起兩年前在台北街頭的一些畫面,到現在還心有餘悸,我希望大嫂別被嚇著了。

  「小峰,你說吧,既然我都敢跟大嫂提《風岩風嶼》的事了,我想我們也該和解了。」

  「三年前的一番好意,想不到……讓我跟你成了陌路,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該不該……後悔?」

.
  「那一年八月,小冠當兵去了,營區在基隆,大嫂那時候妳應該還記得,妳不希望卡恩跟小冠聯絡,可是……」

  「我知道卡恩一定會背著我……跟同志有瓜葛,你們別再挖苦我了,小峰,你繼續說吧!」

  「那時候我跟小愛鼓勵卡恩,要愛情,就北上吧!當然,卡恩也很有主見,為了小冠,他向你們家人告別,決定北上工作,主要當然是為了陪伴隻身在基隆的小冠。」

  「我早該猜到了,只是那時候怎麼沒想到卡恩另有所圖,不過也還好沒有,要不然……我現在可是會被你們批鬥到體無完膚!呵呵!」這時候只有大嫂笑的出來。

  「小冠你自己說啦,你跟卡恩甜蜜恩愛的事,我哪會知道?」

  「小峰,別開玩笑了,你直接跟大嫂講,我們怎麼鬧翻在台北的街頭就好了……」

  「到底什麼事這麼嚴重?你們好歹……也算是妯娌,怎麼會……」

  「大嫂!什麼妯娌?虧你想的出來。」不知道大嫂是不是開錯了竅,怎麼連這種玩笑都說的出來,妯娌?我跟小冠……還有大嫂,算妯娌?好怪的關係!不知道小海聽了想不想扁我?

.
  『小海?小海呢?』我一轉頭,發現小海竟然不在隔壁桌了,去哪了?什麼時候離開的?

  「小峰!你在找什麼啊?」可能是我動作太明顯,大嫂都看出來了。

  「沒……沒!頭酸,運動一下而已。」

  「該不會是偷看剛剛那個小帥哥吧?」

  「哪……裡有小帥哥?我怎麼沒看到!」

  「呵呵!他可能被我們同志啊、Gay啊這些字眼嚇走了,誰叫我們這麼大膽,在公眾場所也不避諱的。」小冠打破沈默。

  「那些小朋友啊,真幸福,一定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這麼一個小圈圈的人跟他們不一樣!如果……」

  「噓!大嫂!他回來了……」

  還是小冠發現小海走回來了,看起來小海應該只是去上個洗手間而已,我一度還真的以為小海一定聽到什麼不想聽到的話才離開的,不過這小子演技也真厲害,走回來路上我跟他扮鬼臉,他竟然不為所動,連笑一個也沒有!

  「嗯,小峰那你可以繼續說了,為什麼你跟小冠會在台北街頭相遇,又為什麼在路上……吵架?」

♠        ♠        ♠

  兩年前的夏天,六月十八日,也就是阿仁、阿孝忌日前夕,小峰帶著小海來到旗楠公路上的墓園,這是兩個人第二次一起來這裡。

  「一年了,好快喔!」小海抱著花,緊跟在小峰身後。

  「去年,你跟我一起來的時候,我還在擔心,不知道今年我們還有沒有機會一起再來看阿仁?」

  「傻瓜!我就是錄音帶的主人,我來,是經過阿仁哥核准的,難道你想帶別人來啊?」

  「沒啊,我當然希望今年、明年、後年……每一年,你都可以跟我一起來看阿仁。」

  「嗯!不過……我都只能六月十八日來,你會覺得有那麼一點……遺憾嗎?」

  「你才傻瓜!阿仁哥不會跟你計較的,只要你每一年都來,想來的時候也可以來,阿仁哥高興都來不及了。」

  「我知道到阿仁哥不會介意,那你呢?」

  「我喔……」其實看的出來小峰眼神有點閃爍。

  「真的會,對不對?」

.
  「不會!我知道你不喜歡遇見其他人,所以,我也不會逼你啊,小冠、小愛、卡恩明天都會來,如果讓你們碰面了,而害你一陣尷尬,我也不想啊。」

  「對不起啦,我真的……還無法面對其他人,我會盡量說服……」小海看起來好委屈,像犯了大錯一樣。

  「真的沒關係,你就是你,我改變了你,你就不是你了!」小峰轉過身,認真的跟小海說著,小海能做到這樣,其實小峰就很滿意了。

  走著走著,阿仁已經在前面微笑著,迎接他們了。小峰跟阿仁四目交接,那種激動還是跟前些日子一樣,沒有因為小峰最近來的頻繁很減低。陽光很刺眼,小峰心想這樣也好,如果難過,就不會讓小海看出是汗水還是眼淚。

  「明天你跟他們來,不要跟他們說我來過好不好?」

  「讓他們知道也無所謂啊,說不定小愛還會替他哥哥感到高興呢!」

  「還是不要好了,我有這個心,阿仁哥知道就好了。萬一……他們又想認識我,讓你難做,我會內疚……」

  「好、好!聽你的,但是你別亂想,你不會讓我難堪的。」

.
  這一次,小峰沒掉淚,這是小峰自己期望的,也應該是阿仁最想見到的小峰。回家路上,小峰在想明天的事,小冠前幾天打電話過來,說有重要的事要跟小峰討論,不過,小峰就是一直猜不透有什麼事會讓小冠這樣……小心翼翼,頂多是關於大嫂或軍中的事,這是小峰唯一猜得到的。

.
  「小冠沒放假?不是都調好了,他前幾天還打電話跟我說沒問題!」小峰在小港機場只見到卡恩,小峰真不敢相信,小冠會錯過這個屬於阿仁跟阿孝的日子。

  「他昨天有回家,說什麼今天連上緊急召回……」看樣子小冠的理由,連卡恩都不太相信,不過,小峰更可以確定,小冠一定發生什麼事了。

  「小冠他……沒特別交代什麼嗎?」小峰想套卡恩的話,因為如果小冠要跟自己討論的事,也沒讓卡恩知道,那就代表一定跟卡恩有關,跟感情有關。

  「他是沒說什麼,不過他要我把書帶給你,說你託他在台北買的。」卡恩從手提包拿出一本包裝好的書,連膠膜都還沒拆。

  「書?喔……對、對!我在高雄找好久都找不到。」其實哪有什麼書啊,小峰知道,這裡面一定是藏著關於卡恩的秘密,還好小峰夠機伶,那準是小冠的用意。

.
  「小愛,好久不見!」小峰跟小愛約在左營劉家的墓園,小愛先到一步了。

  「是啊!你跟小冠在台北還好吧,要好好的喔,要不然……我跟我家裡幾個哥哥都不放過你,呵呵!」

  「小愛,你講的太誇張了……你想嚇死卡恩啊?」

  「跟卡恩開玩笑的,我知道他跟小冠能在一起很不容易,他們一定會珍惜的!對不對?」

  「呵呵~~」卡恩笑的有點……假,小峰感覺的出來,不過卡恩瞞過了小愛。

  「你看吧,他們注定要在一起的!」

  看卡恩這樣的表現,再加上小冠突然的不出現,小峰心想大事不妙,該不會……該不會被芷若說中了,小峰原本只把芷若的話當玩笑話,看樣子,非常有可能。

  「卡恩,你跟芷若最近還有見面嗎?他好久沒回高雄了。」

  「前一陣子跳舞會遇到,不過最近……倒是沒有。」

  「跳舞?卡恩,你會跳舞?呵呵!」小愛直呼不可思議,一直以為卡恩會是個呆版無趣的情人,配上小冠那個冰山帥哥剛好!

  「沒有啦,就跟著音樂隨便扭一扭而已。」這時候卡恩倒顯的有點害羞。

  「哈哈,單是想像你扭一扭的樣子,我就覺得好笑!」

  「卡恩,聽說現在台北很流行……搖頭Bar,你應該沒去過吧?」

.
  「小峰你怎麼這麼問啊?卡恩也只不過去跳個舞,怎麼跟搖頭扯上關係?」

  「我也是隨便問問,因為我聽台北的同志朋友說,很多同志常去的Bar都被搖頭化了!」

  「卡恩,那你還是少去為妙,萬一被臨檢,被帶回警局,很糗的!」小愛可能看過太多這樣的新聞畫面,很難想像自己認識的人會出現在裡頭。

  「我……知道,那些東西我不……會碰。」

  「萬一碰過也沒關係,只要戒得掉,以後絕不再碰就好了。」

  「小峰,你今天講話怪怪的,一直搖頭、戒不戒的,好像真有這種事一樣!」

  「呵呵,我只是擔心卡恩被芷若的朋友帶壞,畢竟當初是我介紹芷若讓卡恩認識的。」

  「放心啦,我對卡恩有信心,他一向很潔身自愛的!」

  小峰也希望是這樣,但是今天種種跡象看來,小峰很擔心,卡恩真的變了。

.
  中午過後,小愛載走卡恩,小峰因為下午要上班先行離開了,不過,都還沒到家,小峰早就忍不住好奇,把車子停在路邊,拆了小冠幫自己包裝好的書……

  『小峰,你有事幫卡恩瞞著我對不對?

  小冠劈頭這樣一問,倒是嚇壞了小峰,不過也證實小峰猜的沒錯,小冠這次不下來,真的不只是沒有休假這麼簡單。

  『我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你呢?你早知道卡恩背著我,跟芷若的朋友交往,對吧?

  天啊!這對小峰是何等的冤枉,也是對卡恩何等的控訴!小冠,你沒搞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