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嶼過後 - 04

  『這幾個禮拜以來,卡恩已經不是那個一年前,剛來台北的卡恩了,我兩個禮拜放假一次,他不來營區接我,我是可以體諒,可能他工作太累,我也不想他一下班就往基隆跑。但是,現實並非這麼單純,你知道嗎?往往三天的假期裡面,我難得跟他相處一整天,卡恩他不是星期六晚上跟朋友去Gay Bar跳到半夜,要不就是連我星期天下午要收假了,還看不到他人影……』小冠的字依然工整,就像他做人的原則一樣,一點也不馬虎。

.
  「卡恩真的太誇張了,原來上次芷若要我提醒卡恩,最近Bar裡很亂,其實……芷若已經在暗示我了。」小峰這回聯想起來才發覺事情真的不單純,要不然依小冠的個性,他是不會隨便懷疑別人,也不會隨便發飆的。

  芷若是小峰介紹給卡恩認識的,小冠也見過幾次面,兩個人都覺得芷若是個很好相處的朋友、人也很客氣,當初是因為卡恩在台北人生地不熟,所以,小峰心想,有芷若在台北,對他們有個照應也不錯。

  後來卡恩開始覺得日子有點無聊,再加上小冠週休二日又不常放假,所以,跟芷若一群人上健身房變成了卡恩休閒的重心。漸漸的,有人會邀卡恩去跳舞、上Gay Bar,一開始卡恩拒絕了幾次,不過還來還是經不起朋友的吆喝,終於答應了一次。不過,萬萬也沒想到,一次變兩次,兩次之後就有第三次……

  其實卡恩原本長的就很不錯,平常看他斯文是斯文,想不到一打扮起來,穿上花襯衫、配上挺直的休閒褲,還真像是雜誌上活生生走出來的模特兒一樣,乾淨、俐落、帥氣。卡恩平常接觸的同志朋友很少,從原本單純到只有小冠和芷若,到現在卡恩已經是Bar裡有少男殺手之稱的『阿卡』了。

.
  『小峰,如果我的語氣讓你不舒服,我先跟你道歉,雖然我還是真的……有點懷疑你有事瞞著我。但是,我之所以冒昧寫信給你,因為我希望你可以幫我,也算幫幫卡恩,把原本的卡恩喚醒吧。如果他喜歡上別人,我離開無所謂,因為我走的理直氣壯!可是現在的卡恩,我已經不能跟他溝通了……我問他假日晚上到底都跑去哪?跟誰出去?他只會說,跟芷若的朋友,不信你去問芷若或小峰!

  「卡恩在亂說什麼?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難怪小冠會以為我有事瞞著他。」小峰看這裡突然也燃起一股怒火,該死的卡恩!不過小峰心裡更賭定,自己一定會站在小冠這邊的,可是小峰想想也不對,既然小冠都懷疑了,為什麼從來沒接過小冠求證的電話呢?

.
  『小峰你知道我為什麼不打電話給你嗎?因為我不敢,因為我怕丟臉,因為我怕小愛會怪我!你們全知道卡恩是為了我北上工作,如果現在因為這樣,他在台北學壞了,或者……變心了,我真的抬不起頭來,我……怎麼面對忠哥和……大嫂?

  你看到信的今天,是阿孝跟阿仁哥的忌日,我是不敢上山見他們了,我不想讓他們擔心,也……不能讓他們知道我現在的另一半,是……這麼讓我不放心、這麼墮落。

  小峰,老實告訴你好了,我懷疑的不只這樣,我懷疑卡恩他……他去Bar跳舞,會吃搖頭丸!這是我的猜測,我不敢跟他求證,我也知道這是一項極大的控訴,我會寫信給你,就是想求你,如果你真的知道卡恩在食用非法藥物,我求你幫幫他,從芷若那邊下手也好、從卡恩身上想辦法都可以,我就是不能看到卡恩這麼不愛惜自己。幾次跟卡恩提到Gay Bar裡的事,總是嫌我很煩,所以我也無法再進一步證實他到底都誰混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在食用搖頭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