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嶼過後 - 05

  「星期五晚上還得上班,真是不平衡!小海回新竹了,茵茵在香港,小馬、阿杰也都有BF陪,原來,沒有小海的週休二日,還真不知怎麼安排!」小峰手裡正處理著公文,心裡牢騷可是轉個不停。

  「一個禮拜都快過了,小冠還真不回電話,不知道上次的留言,小冠聽進了多少?」

  「咦?禮拜五,如果小冠這禮拜有放假,昨天晚上也該出營區了,那打個……電話問問好了。」小峰偷瞄了隔壁的同事,原來他們也在上網,這樣小峰打電話也沒人會有意見。

  「又轉語音信箱!看樣子這禮拜小冠沒放假了……」小峰掛上電話,當然是因為有同事在,小峰也不敢留言。

  「不知道卡恩在幹嘛?事情進行的如何了?」

  小峰拿著手機,往辦公室外面走去,到陽台說總沒有人會聽見吧!

.
  「卡恩,你大聲一點!我聽不清楚。」話筒傳來重金屬音樂參雜著嬉鬧聲,小峰已經盡量把手機貼近自己的左耳,不過還是聽不到卡恩的聲音。。

  『等我一下,我走到外面。

  「你又去跳舞了?」

  『小峰再等我一下!

  『你先進去,我跟我大學同學講電話,放心,我不會溜走!

  「卡恩,你是在跟小童交代自己的行蹤嗎?

  『對啊,他黏我黏好緊,而且你知道嗎?等今天凌晨跳完舞,他就要帶我去他朋友家,拿回包包跟所有的東西了!

  「真的嗎?小童大發慈悲了?」

  『不是,因為他期末考提前結束,我要他早點去澳洲跟他家人團聚!

  「他答應了?那麼爽快?」

  『當然沒那麼簡單,他說,如果我只是為了早點拿回包包,而希望他早點離開台灣,他寧願包包先還給我,叫我不要趕他走!

  「那……小童他還蠻有良心的。」

  『他真的是不錯,小峰你明天有事嗎?

  「沒啊,正愁著明後天無聊呢!你要下來啊?」

  『不是我要回南部啦,是問你要不要上來台北?你不也說想認識小童!

.
  「上台北?這……我倒沒想過!不過……」

  『不要不過了,沒有事就上來嘛,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拿包包啊,順便可以證明我跟小童真的是清白,你也可以順便找芷若出來!』卡恩一連串講了小峰應該上去台北的理由。

  「我……還在上班,等我到台北天都亮了,你們也閃了吧!」其實小峰是有那麼點動心。

  『你不會搭飛機喔,我去機場接你,當然還有小童!

  「是喔……」好是不好呢?

  『那你在猶豫什麼?怕小海跟?』雖然卡恩沒見過小海,不過他們倒都是知道小峰的小男朋友就叫小海。

  「不是,小海回新竹了。」

  『那你還懷疑?今天就是最好的機會!

  「你讓我考慮一下……」

  『別婆婆媽媽了,就這樣說定,到小港機場看好班機打電話給我。

  「不過……」想不到卡恩已經把電話掛了,卡恩這一掛卻也斷了小峰所有的猶豫。

  「就去吧,真的也一年沒上過台北了,而且剛好小海也不在,又可以見到……小童,順便還可以約芷若吃飯……」沒辦法,為了說服自己、為了衝動自己,小峰找了幾個非常應該的理由,於是,小峰做好了上台北的準備。

.
  在飛機上,小峰卻還在猶豫自己這個決定對不對,還沒有告知小海,因為還沒找到最適當的理由,小峰其實是想老實告訴小海的,但是,因為傍晚才剛拒絕跟小海回新竹,如果現在說自己在往台北的路上,小峰可以想像小海的反應。

  「為什麼自己不是在做壞事,可是又必須向另一半說謊呢?」

  「是每對戀人都這樣,還是就只有我跟小海會這樣?」

  每次只要跟小海撒謊小峰都很矛盾,不知道是自己個性使然,還是再親密的人都會擁有自己的秘密?

  「算了,老實跟小海說自己上台北拿回阿仁的東西好了!」

  「反正……反正小海也見證過我跟阿仁的愛情,他應該不會計較吧?」

  「下飛機就馬上給打給小海,不管小海生不生氣,老實總比事後想辦法圓謊來的簡單!」

  小峰到了松山機場,手機都還沒開、也都還沒踏出大門就看見卡恩坐在迎賓座位上了,小峰心想卡恩還真守時,只是沒看見小童,卡恩身旁沒有、附近也沒有想像中小童的影子。

  「想不到短短一個禮拜,我們就見了兩次面!」

  「當然,這還不都拜你所賜!」

  「幹嘛這樣挖苦人啊,靈牙俐嘴的!」卡恩摸摸小峰的頭,動作很親密,小峰有點不自在。

  「不怕你的小童看到啊?」

  「什麼我的小童?小峰待會兒你不要亂說!」

  「他有來嗎?」小峰望了卡恩的車子,發現車上也沒人哪!

.
  「他在後座,他說你是主客,應該讓你坐前面,算……」

  「算敬老尊賢嗎?」小峰直覺小童是個還挺有禮貌的小孩子。

  「哈哈!我沒跟小童說你幾歲?待會我問問他,讓他猜猜看你幾歲?」

  「神經,我才不要,好尷尬!」

  「不會啦,他很好相處。」

  「我看是你……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你又來了?小峰你真的別亂開壺,我跟他好不容易釐清兩個人的角色跟……權限,你不要搞砸了!」

  「權限?可以到幾壘啊?三壘?還是全壘打?」

  「不跟你說了,上車吧,別亂說喔!」

.
  「小童,他是小峰;小峰,他就是小童囉!」

  『天啊!好……可口的小朋友,卡恩啊卡恩,我就不相信這底迪投懷送抱,你會忍得住?這根本就是陳冠希的翻版嘛!』小峰剛轉頭想看看這傳說中的小壞蛋,想不到……想不到他竟然那麼帥!老實說,真的很有型。

  「小峰你好,我是小童。」

  「小……小童你好!」

  小峰有點……有點自卑,之前一直聽別人說自己不老、自己可愛,雖然嘴巴笑著說大家愛開玩笑,不過下意識裡還真的相信自己還是很有票房的。現在,現在看著眼前這個小可人兒,小峰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這會兒可真是年輕人的天下了,如果說自己有八十分,眼前的小童……眼前這小子應該有九十八分吧!

  「阿卡,我們帶小峰去士林夜市吃小吃?」小童很友善嘛!跟會威脅人的小壞蛋完全聯想不起來。

  「小峰你會餓嗎?」照這樣聽起來,小峰真得很難想像眼前這兩個人……真的沒什麼親密關係,那種一副……婦唱夫隨的樣子,小峰心裡對卡恩起了很大的疑問。

  「肚子餓是……還好,不過有點渴!」六月的台北,連晚上都會讓人悶悶的流汗,不知道是冷氣不夠大,還是小峰太緊張。

  「那帶小峰去永康街吃冰,小峰你沒去過喔?」

  「永康街?台南倒有個永康市,永康街專賣台南的小吃嗎?」

  「哈哈,小峰你少土了,你沒看電視介紹過台北正流行的芒果冰啊?」死卡恩,竟然罵小峰土,明知道小峰最忌諱別人說他有鄉土味,還故意在外人面前這樣說!

  「阿卡,那是我們常去吃才知道好不好?小峰又沒來過,別笑人家!」

  「我聽說過啦!就是那種一碗一百塊,芒果多到滿出來那種冰嘛!我沒有常識我也有看過電視好不好,卡……阿卡!」小峰咬牙切齒喊了阿恩,希望卡恩識相一點。

  「別生氣啦,小峰,阿卡不是真的在笑你。」好一個愛幫卡恩作面子的小童,坐在後座竟然幫小峰肩膀按摩起來,直囔著要小峰別生氣。

.
  「好吃吧!」

  「嗯,一碗都吃不完,芒果真的好多!」

  「你回高雄就可以跟同事說你來過永康街囉!」

  「呵呵!無聊。」小峰給卡恩一個冷笑跟白眼。

  「你們別鬧了,阿卡我們趕快過去吧,要在門口逮到他們才好!」

  「逮到他們?小童,是什麼意思?」小峰心想該不會在街頭來個打群架之類的吧,千萬不要啊!如果這樣小峰寧可回高雄跟同事說自己來台北吃過芒果冰,也不想因為看人家打群架而上電視。

  「小童說的就是他那群朋友。」

  「喔~」原來就是偷走包包跟阿仁東西的那群人,小峰倒有點好奇,小童交的是哪樣子的朋友。

  「小峰你晚上有地方睡嗎?」

  「我?沒有耶,臨時決定要來的,還沒跟朋友聯絡。」

  「阿卡,那小峰住你那裡方便嗎?會不會吵到你室友?還是去住我那裡?」

  『室友?卡恩該不會沒跟小童講說自己跟小冠住吧?』

  「小峰你覺得呢?」卡恩轉過頭給小峰一個眼神,應該就是知道小峰在懷疑什麼,但是小峰也很識相!

  「如果去住卡恩那裡,可能會吵到他室友,可是去你那裡……方便嗎?」

  「沒關係!我自己住而已,阿卡去住過那麼多次都還沒遇過我家人呢?」

  『卡恩啊卡恩,如果你還不開快點到目的地,我不知道小童還會爆出什麼料?你可真行啊!』

  「小峰相信我,待會我會給你合理的解釋!」趁著小童先下車的那幾秒鐘,卡恩自己轉過頭跟小峰解釋著。

  「呵呵!我等著聽你解釋!」

.
  「小峰你看那邊,很多人在排隊的地方就是Pub了!」

  「小童你穿長袖不會熱嗎?」小峰一下車就感覺一股熱氣逼近,轉頭看著小童說話,這才發現小童還穿長袖T恤!這時候小童突然回頭忘了卡恩一眼,卡恩聳著肩、搖搖頭,什麼都沒說。

  「不會是阿卡說你這樣比較帥,硬要你穿的吧?」

  「呵呵!怎麼會?虧你想的出來!」

  「阿卡,我這樣猜很離譜嗎?你不也常要你室友穿哪一件衣服配哪一條褲子的!」

  「小峰你認識他室友?我去過幾次不過都沒碰到!」

  『什麼沒碰到,根本就是卡恩故意錯開的,讓你看見小冠、或讓小冠發現你還得了!真不知卡恩在搞什麼把戲?又去小童那邊住的,又是帶小童回家,看你待會兒怎麼跟我解釋!』

  「小峰你看!」小童拉起自己的袖子。

  「小童!」卡恩突然往前喊住小童,小峰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看見卡恩把小童的袖子放下來。

.
  「沒關係啦,阿卡,我的直覺告訴我小峰是個好人,既然是你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

  「你……」卡恩疑惑的望著小童,不過這下小峰更困惑了。

  「卡……阿卡,你跟小童到底怎麼了?到底是什麼事?」

  小峰在猜,小童手上是刺青嗎?所以穿長袖衣服好掩飾,還是……不可能、不可能,小峰連續劇看太多了,腦海竟然浮現小童手上盡是針孔的痕跡,小峰甚至猜是小童注射毒品留下的印記。

  「沒關係啦,要不然晚上去我家還是會看到,與其晚上那種氣氛說,我寧願現在先跟小峰坦白,免的到時候嚇到他!」

  『嚇到我?不會那麼誇張吧,當兵的時候我還親眼看過連上弟兄身上滿滿都是刺青,什麼大風大浪我都看過了……』小峰只提了刺青,至於針孔淤清的事,小峰可是不敢提,因為如果真是這樣,小峰真是會叫出來!

.
  三個人停在對街的騎樓下,隔壁7-11的透過來的光還很明亮,卡恩坐在機車上背對著小童,似乎是不想看到小童跟小峰坦白的那畫面,卡恩這樣的反應讓小峰更覺得古怪,小峰突然有股意識衝過腦海,難道……難道卡恩跟自己說的話,都是……謊話?什麼只吃過兩次搖頭丸?什麼被逼的,都是假的?小峰有點熱,不過卻起了個顫抖!

  「小峰,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阿卡他……他太敏感了!」

  「是喔~那他……看起來好像有點介意。」小峰跟小童在卡恩背後聊著,只見卡恩也不願回頭,一個人望著高高掛在街上的紅綠燈。

  「你看,就是這樣,我才無時無刻要穿著冬天衣服!」

  小童捲起左手衣袖,天啊!那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整隻手都是黑一塊、紫一塊的,這……淤清,難道真的是被小峰猜中了,是注射毒品留下的痕跡!

  「這裡也有!」小童再次拉起右手的袖子,裸露在外面的盡是滿滿的淤清。

  「這不是針孔的痕跡!」靠近一看,小峰終於確定這無關毒品,因為,那看起來像被打過,被毆打過的烙印。

  「小童……怎麼會這樣?」

  「這裡還有!」小童準備拉起自己身上的衣擺。

  「好了,不要再看了!夠了、夠了!」卡恩沒有回頭,只是摀著臉,要小童馬上停手!

  「阿卡,沒關係,我想以後我在台灣的朋友……應該就剩你跟小峰了。」

  「你想告訴小峰,以後有機會再說,為什麼一定要選在認識的第一天、一定要在街上?」

  「卡恩,你別罵小童啦,我想……小童主要是想證明……證明那些痕跡,已經不再是他心裡的傷痕而已!」

  「卡恩?你都是這樣喊阿卡的嗎?是阿卡的真名?」想不到剛剛情急之下小峰喊了卡恩,站在一旁的小童也馬上察覺到,他抓住小峰的手,想知道卡恩的點點滴滴。

  「因為……因為在這種地方,不方便讓太多人知道全名……很不安全,不過卡恩他也沒騙你,阿卡、卡恩!只是差一個而已!小童你別介意喔。」不知道為什麼小峰突然也在乎起小童的感受。

  「我只是不想被阿卡當成……只是Pub的朋友,我希望,我跟你一樣,可以當他的好朋友、一個可以說話的朋友!」

  「你是啊!卡恩他不會隨便帶人回去他住的地方,既然他肯讓你知道他住哪裡,你已經是他的好朋友了。卡恩,你不會說話喔?」小峰轉頭看了仍然背對他們的卡恩,這時候小峰倒是希望卡恩可以說些讓小童安心的話,因為實在不忍心看小童背負這樣的傷口,又得不到卡恩的安慰。

.
  「沒關係啦,小峰,阿卡已經對我很好了,他是第一個帶我去看醫生的人。」

  「你……生病了?」

  「呵呵,沒有!阿卡想幫我把身上的淤清去除,他帶我到處去找知名的醫生,皮膚科、內科,甚至連整型美容科我們都去過了……」

  「你……是被人欺負?還是……」

  「這些已經跟我十幾年了。」

  「十幾年?你也才十幾歲而已,不是嗎?」

  「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就看著我身上的顏色……紅的、黑的、紫的,這裡一塊、那裡一塊,慢慢成長……」

  「聽卡恩說過,你媽媽跟……繼父,帶著你弟弟搬去澳洲了?那……」

  「嗯!其實繼父他對我也很好,只是他喝醉酒之後,會罵人、打人。我記得小時候,常常半夜媽媽把我搖醒,媽媽會哭著跟我說,來!把毛衣、長褲穿上,爸爸要回來了……」

  「你媽任由他打你?」小峰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不能怪我媽媽,當初是我繼父收留我跟媽媽的,媽媽這樣也只是報答他。」

  「天啊,都是什麼時代了,竟然會有這種事?」

  「一開始,我很怕痛,常常哭著、喊著爸爸饒命,媽媽救我之類的,可是打了幾次,我發現只要我乖乖讓他發洩完,他就不會打媽媽、打弟弟了,所以,小時候我就不知道什麼是春夏秋冬,因為……只要我一上床,媽媽就會幫我套上兩件毛衣、兩件長褲……」

  「小童,對不起!」小峰聽不下去了,小童繼父的每一掌,就好像打在自己身上一樣,拉著小童的手,可是又怕碰痛小童。

  「不痛了,你看!」小童竟然用右手掐著、拍打著左手,一下、又一下。

  「不要!」小峰雙手握住在空中小童的右手。

  「小峰,真的不會痛,沒有知覺了!」好酸哪!這竟然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小孩子說出口的。

.
  「小童,那你現在過的好不好?」

  「嗯,很好,只是寂寞了點,因為……我沒有朋友。」

  「同學呢?跟你來這裡玩的朋友呢?你……長的很帥,沒有BF嗎?」

  「同學都覺得我怪,不會理我。來這裡的同志朋友,也都是來這裡認識的,平常也不會聯絡,除了約時間來這裡會通電話之外。」

  「那……你談過戀愛嗎?你沒追求過嗎?至少……至少會有人喜歡你吧!」

  「呵!當然有,不過……只談過一次,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別這麼悲觀嘛,你這麼可愛,長的又帥,你會遇到的。」

  「你說像阿卡這樣的人嗎?」

  「我……」小峰拉著小童往後退幾步,有些話,別讓卡恩聽見才好。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阿卡有BF對不對?雖然他沒說,但是我感覺的出來。」

  「你……為什麼這麼猜?」

  「其實阿卡他真的很潔身自愛,我承認也很喜歡他,當初……就是因為我說我喜歡這一型的,我朋友才去捉弄他的!」

  「你是說……拿走他包包的朋友嗎?」

  「連你也知道那個包包,看樣子……那個包包裡的東西對他真的很重要!」

  「很重要、真的很重要,你一定要幫我……幫……阿卡他拿回來!」

  「小峰,即使你不說,我也會的!阿卡,是第一會關心我的朋友,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你拿走包包那些朋友應該不會刁難你吧?」

  「他們……其實很自私,為了好玩,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他們會不會把包包……和裡面的東西拿去賣了?」

  「不會,我答應他們的條件交換,他們不會耍賴。」

  「條件交換?為什麼?偷東西的是他們,是他們錯在先啊,要錢嗎?你有跟卡恩說過這件事嗎?」

  「噓!小聲一點,阿卡不知道,我不能跟他說,他會抓狂。」

  「小童你……你不要呆呆的他們叫你做什麼你就做!大不了……大不了東西不要了!」

  「不行,阿卡求我,求我一定要把東西還他,我知道他一定、一定很需要找回那個東西。」

  「那是他以為是你跟你朋友惡作劇,把東西藏在你朋友那裡而已,他以為只要你想還他包包,你就可以拿出來,卡恩他並不知道他們還跟你提條件!」

  「噓!沒關係啦,反正過了今天,包包拿到手就好了。」

  「多少錢?他們要多少?我來付!」

  「小峰,我怎麼可能拿你的錢,更何況……更何況他們不是要錢。」

  「不要錢?那……要你嗎?」

  「呵呵!小峰,你真的很會聯想喔,不過只對了一半!」

  「什麼意思?小童我跟你說,你千萬別出賣自己喔,不管是心理上的,還是……身體上的。」

  「你怎麼知道!」

  「哼!真的太過分了。他們……他們要你做什麼?3P?5P?」

.
  「呵呵,沒啦!沒那麼香豔。他們只是……小峰你過來一點。」

  「怎麼了?卡恩又不是順風耳,他聽不見的!」小峰跟小童再往後退了幾步,距離卡恩大約有十公尺了,不過小峰就真搞不清楚小童想表達什麼。

  「你看,真的很恐怖吧!」

  「啊~小童,不要!」想不到小童出奇不意的拉起自己的衣服,露在小峰眼前的,不管是腹部、腰,甚至是胸前,滿滿的又是黑一塊、紫一塊的淤清。

  「噓!」小童轉頭看了卡恩一眼,看來小童很擔心被卡恩看見,可能是擔心卡恩會難過,那自己就又會心疼了。

  「小童,你真的不需要這樣,我知道你不好受……」小峰搭著小童的肩膀,用力的搭著。

  「這就是他們……的條件,他們要我脫光,他們想看傳說中……這樣一個身體。」

♠        ♠        ♠

  「好……可怕!那是你的朋友?小童,你交那是什麼朋友?」

  「在這裡認識的,其實也不熟,那次……那次是因為我知道他們偷了阿卡的背包,所以,我才開始跟他們打交道。」

  「你早知道他們不是好東西?你還跟他們……」

  「我只是想幫阿卡拿回背包。」

  「你跟卡恩只是萍水相逢,也沒什麼交情,就憑第一眼,你就這樣無怨無悔?」

  「雖然我不知道背包裡面裝的是什麼,但是我知道那對阿卡很重要,我就沒想那麼多了。」

  「那不僅對卡恩很重要,那對我……」

  「既然那也對你很重要,我更必須把它拿回來。」

  「不行,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太冒險了,我必須跟卡恩說……」小峰轉身想找卡恩說清楚。

  「不要!小峰不可以,今晚是唯一可以拿回包包的機會,我……我只是讓他們……讓他們看一下!」

  「不行,小童,你也是人生父母養的,你沒有必要為了……為了幾個剛認識的朋友,出賣自己……」

  「小峰,你聽我說,下禮拜我就要出國了,真的沒有機會跟他們磨了,我去!我真的無所謂。」

  「小童,那我可以問你嗎?為什麼他們知道你……身上的……」

.
  「我這輩子是不可能再跟別人交往了,我上一個BF,也就是第一個,在他看見我的身體後,他……連靠近我的勇氣都沒有了!」

  「那群朋友裡面,有一個是你……上一個BF?」

  「嗯!」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世界啊?」小峰再也忍不住憤怒跟不捨,抓著小童的雙手,眼淚就掉在小童的手上。

  「噓!小峰,小聲一點。」小童再把小峰往後推了幾步,看樣子,他真的不想讓卡恩知道。

  「小童!你……好偉大,好偉大!我一定要跟你去,我不能讓你一個人赴約。」

  「我拜託你小聲一點。」小童摀住小峰的嘴巴,還回頭看卡恩有沒有看這邊。

  「小童,老實跟你說好了,那背包裡面也有我的東西,所以,我一定要去。」

  「當初跟他們約好,我只能單獨赴約,而且……而且只是脫個衣服讓他們看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

  「不要、不要、不要!那是我們的東西,怎麼有理由讓你去受那種羞辱!」

  「你不想拿回東西了嗎?只要你一句,你不想拿回包包,我就不去。」

  「我……想是想,但是……」

  「既然想就別但是了!阿卡走過來了,小峰!你別亂說。」

.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

  「呼!好吧,那我們三個一起去。你趕快把眼淚擦一擦,我先過去跟阿卡解釋。」

  「嗯!」小峰撇過頭,假裝不經意的揮手,藉機抹去臉上的淚水。

.
  「小峰,你好點沒?」大約過了一分鐘,卡恩走過來拍拍小峰的肩膀。

  「沒事,你都知道了,小童呢?」

  「他去幫你買生理食鹽水,不是說你隱形眼鏡跑進沙子,很不舒服?」

  「小童呢?他走了?」

  「去轉角的7-11而已!怎麼啦?」

  「卡恩!去把他追回來,他跑走了,他去找他朋友拿包包了!」

  「那有什麼關係?那我去幫你買食鹽水,等小童拿回包包,我就可以跟小冠交代了!」看來卡恩什麼都不知道,還一副事情進行很順利的樣子。

  「卡恩,你對小冠有交代,我們對小童怎麼交代?」

  「什麼意思?你不是希望我跟小童越早劃清越好?要跟他交代什麼?」

  「你知道小童用什麼條件跟他們交換嗎??你知道小童為了拿回你的包包,他答應人家什麼嗎?」

  「我……真的不知道,我以為……我以為那是他朋友,只是惡作劇而已!難不成……難不成他們向小童勒索?」

  「他們……他們要小童在他們面前……脫光衣服,讓所有人看小童他身上的疤痕!卡恩,快去救他、快去救他……」小峰已經泣不成聲了,扶著牆壁,一個人哭著吶喊。

.
  不知道哭了多久,小峰回過神的時候卡恩已經不在了,小峰只是一個人蹲在牆角,慢慢放下剛剛激動的情緒。小童二十歲不到,這樣的侮辱、這樣對未來的感情感到絕望,那……還有什麼力量可以讓小童好好走下去呢?小峰想到就害怕,原來這社會上,真有自己意想不到的人生,小時候小童是受虐兒,長大後還要因為烙下的疤痕被人看不起。天啊!可不可以停止這可怕的命運,賞給小童一個平安、安詳的人生吧!

  「卡恩、卡恩!有找到嗎?小童呢?他還好嗎?」小峰遠遠就看見街角映入卡恩的身影,一路喊著、問著卡恩,希望小童可以平安歸來。

  「小童呢?他朋友呢?你說啊!」小峰看卡恩兩眼無神的樣子,心裡早就做好最壞的打算。

  「小峰,是不是我害了小童?因為……就因為我自己貪玩,我玩掉了小童的自尊,我又燃起了小童的舊傷口?」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小童……小童他……真的很愛你!」

  「我承受不起!我承受不起!」

.
  「小童,小童!小童回來了。」小峰跟卡恩不敢離開原地,他們知道小童會回來這裡找他們,大約過了半小時,小峰引頸期盼的小童終於出現。

  小童一個人往這裡走著,臉上沒有太多表情,不過還好手裡真的擰著卡恩的背包,他的委屈跟成全終究沒有白費。

  「你怎麼這麼傻!你怎麼這麼傻!」卡恩再也忍不住剛剛壓抑的情緒,站起來抱著小童痛哭流涕。

  「小童,你還好嗎?他們……他們對你很過份嗎?」小峰在一旁拉著小童的手,他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小朋友剛從鬼門關走回來。

  「呵呵!沒事啦。只是看……看一下而已。」不知道小童受了多少委屈,話說一半差點哽咽說不上來,小峰知道他是強忍著,好人要做他真的做到底了。

  「小童你跟我回去,以後我們再也不來這裡了。對不起,小童,對不起。」

  兩個人攙扶著小童走出那條暗巷,不知道是不是意謂黑暗即將過去,卡恩托著小童的手,好怕小童再受傷。

.
  「ㄍㄧ!」一聲緊急煞車聲劃過原本就吵雜的台北街道。煞車聲真的刺耳,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卡恩和小峰害怕再發生什麼事,於是兩個人就靠著小童靠著緊緊的,希望多給小童一絲溫暖,不能讓他遭受一連串的驚嚇了。

  「你走不走啊,操!路你家開的啊!」

  「媽的,準是喝醉酒,叫警察來抓好了!」

  大夥就看見斑馬線上站了一個動也不動的行人,是紅燈!他闖了紅燈,不過並沒有加速通過。小峰、卡恩和小童也不約而同望了過去。三個人就和那個人個個四目交接……

  「汪卡恩、劉語峰!你們要騙我到什麼時候!兩個混蛋!」

♠        ♠        ♠

  「大嫂,我能說的就是這樣了!」其實是因為講到小童,我還是會心疼,所以暫時不能繼續說下去,我必須冷靜一下。

  「那……在斑馬線上罵人的就是……小冠你嗎?」

  「嗯,沒錯,是我!」小冠表情看起來也僵硬,可能對小童也有點自責吧。

  「小冠,後面的事你一定更清楚,我想知道你跟卡恩的事,也想知道……小童,後來怎麼了?」

  「我跟卡恩的事,我可以告訴你,但是……小童的事,我真的也不知道,後來當我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我也很……心疼小童,我跟卡恩也試著找他,但是……」小冠只是搖搖頭,而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小冠對小童有所諒解,我突然有點欣慰。

  「小冠!你們後來都沒跟小童聯絡?那你跟卡恩和好後呢?都沒找過他嗎?」

  我一直以為我跟小冠在台北街頭一別後,卡恩會跟他說明一切,小童也會變成他們朋友的,看樣子是猜錯了。

  「小峰,我以為……你不跟我聯絡,是因為選擇了小童當朋友……」

  「不是、不是!我根本沒有小童的電話,那天你在街上罵完人,轉身搭計程車離開後,小童……當然也猜得出什麼端倪,所以,他也因為自責離開了!」

.
  「自責?小童幫卡恩做了那麼多,他還自責?」大嫂也心疼小童。

  「我知道我那晚很衝動,我回家甚至……甚至只是簡單收一收行李、也沒有告別卡恩就離開了,因為……因為我真的氣不過,一個是我愛人,一個是我最好的朋友……」

  「唉!別說只有你了,那一天,我因為搭飛機把手機關機,到台北又忘了開機,一整個晚上忙著小童的事,也把我家小海忘記了……」我趁機轉頭看了隔壁桌的小海一眼,他可是低頭咬著吸管偷笑著呢!

  「你別說你跟小海也因為這樣吵架了?這樣卡恩無心之過造成的責任可就大了!」

  「大嫂,你真瞭解我家小海,今天你猜到我在阿仁墳前看到信一定會打電話給你,那也是小海半強迫我的!現在……你又猜到那個小朋友會生氣,一點也不錯!」

  「小峰,你真的跟小海吵架了?想不到為了我跟卡恩害你們失和,不好意思!」

.
  「可能因為之前我有過說謊的壞紀錄,而那天,我整晚沒開機、也沒打電話給他,小海先是很生氣,後來他以為我發生什麼事,結果害他……一整晚都沒睡!」

  「後來呢?小海知道真相了嗎?我去跟他解釋!」小冠神經未免太大條了,都兩年了,如果還不跟小海解釋,我今天還能這樣輕鬆自在嗎?

  「呵呵!你不用擔心啦,早跟他負荊請罪了,我們現在感情好的很!只是……只是到現在他還不能接受我的朋友,所以還不能帶他來見你們。」

  「小海就是不認識我這個大嫂,如果他知道我遇見的同志朋友都這麼善良、這麼貼心,他一定會跟我一樣,展開雙臂接納同志的。」

  「不過我覺得小海這樣也好,生活、交友單純一點,是非也就會跟著少很多。」

  聽小冠口氣還酸酸的,看來卡恩、小童和那群朋友惹出來的是是非非,留給小冠的陰影很深。

  「都好!只要小海開心、只要他過的自在,我會學著去適應小海的心態!畢竟……情人是用來珍惜的,不是用來改變的。」

  「如果小海聽到這些話,他一定很感動,你除了在乎他,還這麼……站在他立場想!」

  「呵呵,沒哪!他也很在乎我啊,也越來越會替我著想,今天要不是他,我們還不知道能不能見面呢?」

  唉!我真想馬上轉頭捉住小海的每個表情,一定是害羞、又開心、又驕傲的,百年難得一見啊!

.
  「小峰,我可不可以……冒昧的問你一句……」

  「小冠,你就說吧,你都起頭了,小峰會有不讓你問的道理嗎?別急死人了!」

  看來大嫂聽故事聽出興趣了,既然反應比我還激烈。

  「小峰,我想知道,那天我搭上計程車後,卡恩有趕上來追我嗎?我在家……」這句話,他不是早該問卡恩的嗎?憋了這麼久,都兩年了,我該說實話嗎?

  「你在家整理行李,遲遲不見卡恩回去,所以你就更氣,毅然決然更想走?」大嫂自認分析的頭頭是道。

  「小冠,都過去了,在那當下……小童實在讓人心疼,我跟卡恩都很擔心小童再受到二次、三次的傷害,所以,他追著小童跑……但是你要相信,那是因為友情,不是愛情!」

  「我……沒有生氣,只是這件事擱在心裡那麼久了,莫名的就很想確定答案而已。」

  「你跟卡恩以後有事情一定別憋著,兩個人有話就明說,這樣的事,遇見一次就夠驚心動魄了,絕不能再有下次。」想起整件事的經過,我還心有餘悸,希望世界上別再有第二個小童了,一個小男孩,就足夠讓人心碎。

  「好了、好了!說點開心的,待會兒卡恩來我們就別再提起這些事,我那個弟弟看起來雖然強壯,像條漢子,可是常常會因為想起小時候家裡養的狗啊、庭院裡的菩提樹之類的就難過起來!如果再讓他想起小童,我可沒辦法哄他!」

  「菩提樹?想起小時候養的狗會難過我還可以想像,但是……菩提樹?小冠你聽說過嗎?」

  「呵呵!讓我說吧,那是他小時候最愛的兩棵樹,每次我媽媽找他、或是想打他,他總是躲到院子裡的樹上去,他料想我媽不會爬樹,而且這一招還挺管用的!我媽每次都找不著。」

  「你家不會因為這樣……把樹砍了吧?」

  「才沒有,第一次搬家,我爸還請人把樹搬了過去,是第二次去搬到公寓的時候,實在沒辦法了,只好放棄。要不然卡恩他還哭著要我爸把樹搬到公寓的陽台呢!」

  「哈哈,想不到卡恩會對樹這麼癡情,看樣子讓他愛上的人……要他變心很難囉!」我是故意說給小冠聽的。

  「那當然,要不然聽你把小童形容的那……麼完美,卡恩都沒動心了,可見他對小冠很忠心喔!」

  「嗯,小童真的很優!」哇!一陣冷風從我背後傳來,準是小海運功想打過來了。

  「小峰那……你會喜歡小童嗎?」大嫂又再亂開壺了,我怎麼回答啊!

  「如果你們看過小海,就不會替我擔心了,小海最優了!」不知道這樣夠不夠?還是要再多說一點!希望小海更害羞,他害羞的時候最吸引人了。

.
  「跟隔壁那個比起來呢?」小冠靠近我耳邊悄悄說著。

  「不可以咬耳朵,小冠,我也要聽。」

  「我說,如果小海比隔壁那個小帥哥還要優,我就服了他,嘻嘻!」

  「他喔?也不錯啦,跟小海一樣有型,又都是單眼皮,皮膚一樣好……」

  「還真的咧!小海聽到又要吃醋了,小峰別花心喔!」

  「我對小海當然忠心,不過如果那個小帥哥願意跟我交往,我也願意!」我故意喊的大聲,就是要逗小海!

  「噓!別說了啦,我看他都臉紅了,準是聽見我們再說他了……」

  「哈哈!別鬧了,說不定那個小男生還以為我們幾個有問題!」先是小冠收起笑臉,他覺得自己太放肆了,連一個陌生男子都敢開玩笑,突然覺得有點不禮貌。

  「奇怪,都一個多小時了,卡恩怎麼還沒到?」大嫂看了一下手錶,又望著窗外,還是不見卡恩的人影。

  「我打給他問看看吧!會不會有事耽擱了?」

  小冠打電話給卡恩,原來卡恩出發之後又折回去拿手提電腦,難怪這麼久!也不知道他跟我們見面拿電腦要幹嘛!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可能怕錯過任何一筆生意吧!

  「小冠,那趁卡恩還沒來,你快說你跟卡恩後來怎麼又遇上的?以你的個性……要躲一個人很簡單的。」

  「也對,換小冠說了,不過希望接下來你跟卡恩的事……不要那麼悲,要不然,再多幾個小童,我會哭死的!」大嫂剛剛聽我說小童的時候,的確哭濕了好幾張面紙,連一個素未謀面的人聽了都會心疼,更何況是我跟小冠呢!

  「應該是開心的吧?破鏡重圓耶!」

  「其實也沒有太多情節,就算我離開卡恩之後,我還是必須服完兵役吧,所以,卡恩要找我也就那個管道。」

  「他每個禮拜去營區門口等你休假?」這是以我當過兵的直覺反應,休假、收假都很固定,時間幾乎是死的,很容易就可以被掌握。

  「一開始是這樣,但是,卡恩無功而返,因為……」

  「因為你故意等部隊離開後你再出來,這樣卡恩遇不見你、就會先離開!」還是我的直覺,因為之前當兵要躲人,我也都是用這一招。

.
  「不是!原本我都是禮拜四放假,一放就三天,但是那個禮拜我會去Pub找你們,是因為星期五我突然被告知要休假,原來,連長要送我到左營受訓,一去就是半年多,所以,那一陣子我都是待在高雄。」

  「你一直都待在高雄?那我怎麼都沒遇見你?你也沒跟我說你下來受訓?」

  「那幾天大家鬧成這樣,我沒跟你聯絡,就像你也不想看到我一樣……」

  「也對,那時候你氣我幫卡恩瞞著你所有的事,我氣你不分青紅皂白就在街上罵人,所以……」

  「既然繞了一大圈你們又和好了,以後看在忠哥跟大嫂的面子上,千萬不可以跟對方嘔氣、冷戰喔,有什麼事一定要講開。」

  我跟小冠對看了幾眼,不約而同都笑了,似乎在嘲笑自己以前的幼稚跟不成熟。

  不過大嫂的這幾句話,我倒希望小海也可以聽進去,因為現在我比較擔心的就是小海了,有時候他一生起悶氣,一忙就好幾天,的確讓人擔心。

.
  「後來,等我再回基隆的時候,我學弟說我一個表哥一直來找我,那時候我在想,是卡恩呢?還是小峰?不過後來我分析,如果是小峰的話,應該會說是表弟吧,所以我確定應該就是卡恩了。」

  「那卡恩他……去營區等你放假,持續了多久?」

  「有關係嗎?」大嫂不知道我問那句話的用意。

  「當然有,如果只去了幾次,小冠才不會被感動呢?那如果一直去、每個禮拜都去,想也知道卡恩是真心來懺悔的,對不對?小冠!」

  「你待會兒自己問他,我可沒問他去等過我幾次!」

  「啊?是喔!還是我比較幼稚?如果是我,我會很想知道!」

  「你們處女座的都是這樣,吹毛求疵,呵呵!還有就是一定要打破沙鍋問到底,是不是如果他去很多次,你就會覺得他很有誠意,小峰!」大嫂的眼神跟口氣都好像在笑我!讓我想承認也不是。

  「我……」

  「呵呵!不過你們這樣有一個好處,就是耳根輕,只要人家哄一哄就成了,即使他只去過一次,但是他哄著你說十次,你就信了,也就開心了!」大嫂儼然一副星座專家的氣勢,說得我啞口無言,我竟然處於劣勢,不行!

.
  「你們別笑我了,大嫂你金牛座好是好啦,不過……就是固執了點喔,當然,也是最愛錢的星座啦!」

  「小峰你是瞎掰的還是……」

  「當然不是,大嫂把處女座分析得這麼透徹,我當然也是看盡很多金牛座的朋友才歸納出來的!大嫂如果不愛錢,怎麼可以存錢存到可以移民啊,那如果大嫂不固執,怎麼會到加拿大才領悟到我們的好!」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是……替處女座的出口氣罷了,沒有醜化金牛座的意思喔!

  「哈哈,小峰,你真行呢!快快,那也順便數落一下小冠的摩羯座!」想不到大嫂聽上癮了,我哪懂啊,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快而已,可是……在這節骨眼上,不再掰一個摩羯座來聽聽,怎麼過的了關?

  「饒了我吧,小峰!」

  「嗯!那我就隨便舉個五個缺點來說說你好了……」

  「哈哈,算了啦,你們兩個剛和好,萬一因為這樣又得罪對方,可就得不償失了!」

  「嗯,也對。」還好大嫂救了我一命!要不然我就糗了。

.
  「小峰,那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小冠突然變得正經,我跟大嫂楞了一下。

  「你……問吧,應該沒有你不知道的事啊!」

  「就是……阿仁那黃金相片,卡恩知道那是阿仁的嗎?還是……他還以為那是阿孝的?」

  「那……怎麼會問我?如果有,應該也是你跟他說的吧?」這次我才真正楞了一大下,小冠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跟卡恩復合之後,我們就沒提過小童、還有黃金名片的事,因為……那畢竟是我們分手的原因,所以,我們不曾聊過那件事!」

  「喔,既然這樣,卡恩就還不知道,因為我也沒跟他說。」

  「那你們覺得我應該老實跟卡恩說嗎?」

  「嗯,我覺得還是說好了,你就跟他說,因為阿孝長的跟阿仁一模一樣,所以我就借你看看啊,他應該不會……那麼愛吃醋吧!」

  「大嫂你也這麼覺得嗎?」小冠轉頭想聽聽大嫂的意見,也許姊姊會比較瞭解自己弟弟的心思也說不定。

  「嗯,我同意小峰的看法,甚至……時機成熟的時候,讓他知道你喜歡過阿仁也無所謂,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是嗎?」

  「對啊,卡恩要在乎的是未來,不是要去計較過去的。要不然,哪一天他突然想到要看那黃金名片,你怎麼跟他說東西不在你身邊,而把它放在我這裡?」

.
  「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覺得,我會找個機會把事情都說開,要不然有事擱著,老覺得有疙瘩在!」

  「嗯!我舉雙手贊成。小冠那……今天你有帶來吧?總該讓我看看、換我保管了,兩年了,我好想它!」

  「小峰,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是說阿仁的黃金名片嗎?」

  「當然啊!要不然……什麼意思?小冠!」

  「那一次被卡恩弄丟,我就沒再看過了,我以為……我以為一直在你那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