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嶼過後 - 06

  「哈哈!小冠,少來這一套,想騙我?」我壓根兒一點也不信。

  「小峰……」

  「是因為我沒告訴你《風岩風嶼》要出版的事,所以,你們聯合一起騙我,哈哈!我像那麼容易上當的人嗎?」我很得意,眼前這種小伎倆,呵呵,想騙我?門都沒有!

  「我沒有在開玩笑……」小冠表情突然變得凝重,毛細孔似乎也收縮了,他認真的屏住呼吸。

  「你們兩個……一定有人說謊!不要鬧了,拿出來吧!再玩下去,待會兒就真的要被卡恩看見了。」大嫂用嚴厲的眼神掃瞄我跟小冠,她也想知道到底誰在開玩笑。

  「我發誓!東西真的不在我這裡,我之前是認為……反正小冠會我幫珍惜它,所以,我只要知道它被保護的很好,這就夠了。」

  「小冠!好啦,別玩了,有嚇到小峰就好了,呵呵!」

  「大嫂,我沒有在開玩笑。小峰,我也可以發誓,東西在哪裡……我真的不知道。」

.
  「你不知道?」我腦海裡一下子瞬間由彩色變成灰暗,就像一整片烏雲即將覆蓋上來一樣。

  「小峰,對不起!我以為你生氣我把東西弄丟,所以,不讓我保管了。」

  「我會……那麼小氣嗎?當初拆開阿仁的信,我還不是說整個都給你,是你不接受,還想它丟進水裡!」

  「小峰,先冷靜一下,也許……也許想一想,就可以推算出來東西掉在哪了!」

  「我……沒有生氣啦,只是……如果再把阿仁的東西弄丟,我會很氣自己,覺得自己對不起阿仁。」

  「小冠,你有問過卡恩嗎?也許東西在他那裡!」當下還是大嫂比較理智,聽大嫂這樣說,我也有點贊同。

  「如果東西在卡恩那裡,他沒有理由不把東西拿給我,這一年多來,他真的沒有理由一直藏著。」

  「會不會……會不會卡恩因為嫉妒、吃醋?所以,才把它藏起來!」雖然我認為卡恩不會這麼幼稚,但是,這是唯一可以找到的理由了。

  「等等、等等,小峰你這樣一說,我真的搞糊塗了,你說卡恩嫉妒、吃醋?是指對阿仁還是阿孝?」

  「當然是阿……」阿孝跟阿仁兩個人的名字突然哽在喉嚨說不上來,別說大嫂了,連我也搞糊塗了。

  「小冠你自己說,卡恩知道你跟阿仁的事了嗎?」

.
  「我保證,他不知道,《風岩風嶼》的事我只跟大嫂說。而且……其實不瞞你們,經過小童那件事後,我跟卡恩心中難免還是有點陰影,我內疚自己弄丟阿仁哥的東西、內疚自己喜歡過阿仁哥,卡恩則是後悔自己去碰觸那些禁藥,所以,有很多時候,我們有機會可以聊起這些,但是,我們能避免就避免,畢竟那是……很傷感的回憶。」

  「你不是說你跟卡恩有試著找過小童?你也心疼小童?你知道來龍去脈之後,應該可以坦開心胸跟卡恩討論他不是嗎?」

  「小峰,我是真的心疼小童,但是……當我知道他對我的愛情還有威脅的時候,我真的沒有勇氣去冒這個險,說我自私也好,說我佔有慾強也罷……」

  「小冠,對不起,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

  「更何況小童是一個那麼好的人,連我回想起他都會心疼,如果……如果小童再出現在卡恩面前,我都想把卡恩讓給他你知道嗎?」

  「你們兩個都不要說了,小峰沒有錯,小冠也不用自責,愛情本來就很自私的,小峰沒有怪你,小冠別這樣!」

.
  「哈囉!小峰,真的好久不見了!」卡恩出現的正是時候,他的一句「哈囉!」幫我們打破了原本的沈默和尷尬。

  卡恩還是一樣迷人,當我站起來幫卡恩挪位子的同時,我望了小海一眼,跟他挑個眉毛,示意要他看看之前跟他提過的卡恩,不過我得到的禮物是小海的一個白眼,哈哈!這小子準是又吃醋了。

  「小冠你怎麼了?好像不太開心?還是身體不舒服?」卡恩坐在我旁邊,不過看見小冠臉色稍有異樣,他馬上就察覺出來,卡恩本能的伸出手去摸摸小冠的額頭。

  我嫉妒的又看了小海一眼,希望小海看看他們,這樣的表現是那麼自然,那麼合乎情理,不用太在乎別人眼光的,當然,短短一分鐘內,我蒐集了兩個白眼。

  「卡恩,不要這樣,我沒事,這裡還有別人呢。」想不到小冠把停在自己額頭上的手放了下來,嘴巴還向小海那個方向嘟去,原來小冠還是不習慣卡恩這樣的。

  接著我就看到小海給我一個得意的表情,想必他認為我搞不清楚狀況!

  「真的沒事?那臉色不太好看喔!」

  「卡恩,都是你啦,大家等你都等到想睡覺了,小峰跟小冠都剛睡醒,精神當然都不好囉!」

  「我遲到當然有我的理由,我折回去拿手提電腦。」

  「都什麼節骨眼了,你還在乎什麼電腦,你不想見到小峰?你不想知道小冠為什麼知道小峰今天會去看阿仁嗎?」大嫂霹靂啪啦說了一堆,原來,她跟小冠想在今天告訴卡恩關於風岩風嶼出版的事。

  「我當然急著見小峰,我知道你們今天這麼安排,一定有事告訴我!」我跟小冠不約而同望了對方一眼,覺得卡恩好像有備而來,有一股說不上來的……企圖。

.
  「你還玩電腦?」大嫂喊住卡恩,只見卡恩臉不紅、氣不喘的把電腦打開、按下電源。

  「你們的事,還是由我來說吧!」

  「卡恩,你知道什麼?」顯然小冠是所有人裡面最緊張的。

  「小冠,你看吧!別以為你把這些檔案隱藏起來我就看不到!」

  「《風岩風嶼》?」浮在螢幕上的,是一個名為《風岩風嶼》的資料夾,所有人同時喊了出來,就連小海也好奇的偏了三十度角往這裡望過來。

  「呵呵!小峰要出書了,你們竟然聯合起來騙我,不過,小冠別生氣喔,我不是故意去偷翻你的檔案。那是因為我在網路上看見有人推薦這篇小說,我就想先把它存下來電腦,以後再慢慢看。不過,當我開新資料夾的時候,電腦螢幕竟然顯示,已經有《風岩風嶼》資料夾存在,硬要我改名稱……所以,我才發現你已經看過這篇文章,還把整個資料夾隱藏起來,當然,更激起了我的興趣。小冠,別生氣!」

  「我……不會生氣,是……」

  「是怕我生氣?」

  「那你生氣了?」看的出來小冠問的戰戰兢兢。

  「你是指……你喜歡過阿仁這件事嗎?」

  「嗯。」小冠只是睜大眼睛看著卡恩點點頭,一副心安理得、沒有後悔的自信。

  「我沒有生氣,那都是我們在一起之前的事了,不是嗎?更何況……更何況他們兄弟倆都在天上了,我們應該祈禱他們在那裡過的更好。」

  「卡恩……謝謝你。」

  「好啦,你們兩個別在這裡感謝來、感謝去了!雖然我已經跟同志變成好朋友,但是……老實說,看見自己弟弟在眼前跟一個男生太親密,我還是……需要一些時間。」

  「我贊同!而且隔壁還有小朋友呢!萬一他以為每個帥哥長大都會變成這樣……」我知道小海雖然看著牆壁,但是我的每一字、每一句他可都聽的清楚。

  「剛好,那你就……哈哈!現在就可以把他接收了,這種小帥哥可遇不可求。」卡恩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也不擔心小冠會吃醋。

  「別鬧了,說正經的,卡恩你……小峰還是你們自己問好了!」大嫂話說一半突然打退堂鼓,一時之間我還沒會意過來大嫂說的是那件事。

  「我說好了,反正,卡恩都看過《風岩風嶼》了,我們也就不用避諱了。」

  「說吧!誰問都沒關係,我……汪卡恩,保證知無不言!」我就知道一定有問題,卡恩似乎真的是有備而來,這麼有自信,甚至我覺得他連我們想問什麼他都知道。

.
  「卡恩你……當初從小童那裡,把背包拿給我的時候,你沒看過裡面的東西嗎?」

  「那天晚上好不容易追上小童,他把背包交給我,說了幾句話:『趕快拿回去交差吧,Pub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我任務完成了,台灣的朋友……我是連一個也沒有了。阿卡,有BF讓你牽掛,有BF敢在街上為你吶喊、爭取你,你很幸福。我喜歡你,可是我喜歡的太自私,才會惹出今天這樣的麻煩,對不起!阿卡,這也該是我回澳洲的時候了,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所以……我帶走了你一張照片。』話說完,小童騎著車就走了……」

  「那你沒有當場看看包包裡的東……黃金名片在不在?」我想我也不用遮遮掩掩了,黃金名片該問就要問!

  「我那時候根本沒想那麼多,腦筋一片空白,我的直覺是……為什麼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會在同一天離開我?小童轉身就走,小冠也負氣離開!難道……難道是我自己不善處理感情?」

  「過去就算了!現在,你只要跟小冠好好幸福下去就好了!」

.
  「卡恩,那到底黃金名片在哪裡?既然你都知道那是阿仁留給……留下來的,那你也可以想像它對我跟小冠意義有多重要!」

  「老實說,那天當我回家,發現小冠已經搬出去的時候,我氣得想把……黃金名片折斷,所以,我就把包包裡的東西倒出來,結果……竟然什麼都沒有!」

  「怎麼可能?那現在呢?東西到底在哪裡?」

  「結果,當然是找不到,我心想,反正小冠都不要我了,我甚至連包包都想丟掉,但是後來,包包是留下來了,只是,阿仁的東西,也真的不在我手上。」

  「小冠,那當你跟卡恩和好,你發現阿仁的東西不見了,你一點反應也沒有?」

  「小峰,我跟你說過了,我以為……我以為東西你拿走了,而且我以為,你還氣我沒有資格保管阿仁的東西,所以……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東西早在兩年就不見了!」

  「呼!早知道今天就不要來,至少……至少我還以為東西在你那裡,心情還好一點。」一行人聽到我這樣一說,再加上我嘆的一口氣,突然都沈默了,我沒有刻意針對任何人,只是說出心裡直覺的感受。

.
  「我說那時候,東西的確不在我這裡,那是因為……我還不知道那片黃金的典故,今年年初,當我接觸到這篇屬於我們的故事,我才完全明白,它不單單只是一片可以保值的黃金,原來,黃金背後隱藏的感情,那才是無價的!」真不知卡恩在發什麼神經,東西不見大家都很難過了,他還盡提一些讓人難過、不捨、內疚的話!大家依然沈默,只有卡恩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

  「好!再讓你們看個東西,保證值回票價!」

  「是……阿仁哥的名片嗎?」小冠還真單純,猜也知道不是。

  「呵呵!小冠,你比小峰還急喔。當然不是!」

  「那我不想看,卡恩,我只想要回阿仁的東西。」我一任性起來,沒人受得了。

  「不要這樣啦,小峰,你先看看再做決定。」

  「拿來吧,我看!」其實當時我是一點興趣也沒有,一知道阿仁留下的東西確定不見,我想,眼前沒有任何消息可以激勵我了,因為,阿仁已經不在,小海也在隔壁桌,我最在乎的人我都知道他們的行蹤,我想不出來卡恩還可以玩出什麼把戲,但是看他又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實在不解。

  「一下就好!」卡恩放進一塊光碟,然後開啟電腦上的播放軟體。

.
  是海邊!是今年夏天的海邊,只是,不太像墾丁。

  「Gold Coast!黃金海岸!是哪裡的黃金海岸?法國還是澳洲?」大嫂一眼就認出那是觀光景點,只是不確定是哪個國家。

  電腦螢幕只是一直跑著海岸的畫面,而喇叭也傳來「咻~咻~」的風浪聲。

  「以恩,好眼力!是澳洲!」

  「嗨!阿卡、小峰,好久不見!幫我跟小冠和小海打招呼喔!」

  「天啊,是小童,竟然是小童,小冠,他就是小童!」我真的嚇住了,出現在螢幕上的……真的是小童,整整兩年沒有消息的小童。

  「我要去海邊,我可以穿泳褲去海邊了,這是我一輩子的夢想,阿卡、小峰,我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你們看,我身上的傷,是不是再也不用跟著我了!」

  小童在鏡頭前又唱又跳的,第一次看他這麼快樂!的確,膚色看起來很健康,以前像小白臉,現在膚色黑了點,古銅的發亮。

  「他就是小童?」

  「小冠,他就是小童,如假包換,我跟他相處過一夜,真的是他!小童他多了一份自信,也多了好幾分快樂!」

  「你們知道嗎?在我面前幫我拍照的,是我的BF,我們在一起一年了,是他帶我出來曬太陽,是他給我勇氣,是他讓我卸下冬天的衣服!」

♠        ♠        ♠

  「小童看起來好快樂、好有自信!跟你們口中形容的,很難聯想是同一個人。」

  大嫂發出驚嘆聲,原來她跟我一樣,難以置信。

  「他是我BF,也是台灣人喔,是我學校的學長,他是游泳校隊,你說話啊,跟我台灣的朋友打個招呼嘛!」只見小童手指著螢幕正前方,看來他們玩得很盡興。

  「你們大家好,小童是我大學部的學弟,是偷看我游泳被我發現的……」大夥兒聽得見一個男生的聲音卻看不見人影。

  「你亂說啦,我只是經過游泳池而已。」小童跑往螢幕前,作勢要打他,不過,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那是小情侶間的打情罵俏。

  「阿卡、小峰和小冠,你們和好了沒?我有好多事要跟你們說,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台灣?」

.
  「好了,先到這裡,因為接下來的畫面……有些不宜,所以不能在公共場所播放!」當大家正專注的時候,卡恩突然按下停止鍵,錯愕了所有人。

  「卡恩,那你不就看過了?」大嫂猜的出來自己可能就是那個「不宜」的人,首先發難。

  「我當然看過,那是因為小童當初沒想到會有女生看這段VCR,所以……」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看?」我實在好奇,因為真猜不出小童會拍什麼限制級畫面,如果有的話,那……應該也很養眼。還好只是想歸想,要不然讓小海聽見,打翻醋罈子,就有得玩了!

  「小峰你放心,早就幫你準備好了,給你的!」卡恩彎腰拿出另外一份光碟。

  「是第二集嗎?」

  「還第二集?是剛剛我在台南幫你備份的,小童有些話想跟我們說,我想就燒錄一份給你,要不然借來借去多麻煩,不過絕不能外流出去。」

  「那當然,那……很精彩嗎?我的意思是說……小童說的很精彩嗎?」

  「小峰,如果你怕你的小海吃醋,最好別讓他知道。」

  「喔。」卡恩講那麼大聲,我還能說什麼?小海準是全聽見了,卡恩不說還好,這樣一來,小海一定會想歪的。

.
  「以恩,我們也該回去了,爸媽還等我們一起用晚餐。」卡恩看一下時間,還真有點晚了。

  「小峰一起去嘛!反正小冠也會去。」

  「大嫂……我是很想跟你們回去,但是,我……」

  「小海對不對?跟他約好吃飯了?那……就一起來啊!」

  「他還在忙,晚一點我要去接他。」

  「好可惜喔,不過書上說小海很內向,看樣子還是別為難他好了。」大嫂真是越來越明理,我越來越喜歡她了。

  「我會跟他說,你們都想見他。」

  「小峰,不過你別給小海壓力,他想見我們的時候他自然會跟你說。」

  「嗯,小冠,如果他知道你們都這麼維護他,他會很感動的。」這小子在隔壁桌不知道有沒有痛哭流涕,我還真想轉頭一窺究竟,不過就是被卡恩擋住了。

  「好吧,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們下次再見囉!」卡恩邊整理他的電腦,也道出心中的不捨。

  「希望下次忠哥會來,大嫂加拿大的救命恩人也會回來,還有小童跟他BF,當然,小峰跟小海能一起出席最好!」小冠雙手合十像個小孩,祈禱著。

  「哇!到時候滿屋子的帥哥耶!一定很可口。」

  「哈哈!小峰,別忘了還有我跟小愛兩個『黑髮尤物』!」

.
  「大家能聚在一起全是因為你的《風岩風嶼》!不管書賣不賣,別給自己太大壓力。」送他們上車前,大嫂在車門邊輕輕的跟我說著。

  「嗯,我盡量。」

  「小峰你自己要保重,最晚明年春節過年,我們一定會再回來。」

  「大嫂你也幫我跟忠哥打聲招呼,也幫我謝謝你的好鄰居,是他們讓妳……重新認識我們。」

.
  「剛剛以恩偷偷跟你說什麼?」

  「沒啦,卡恩,我想問你最後一次,你真的不知道阿仁的黃金名片在哪裡嗎?」

  「傻瓜,如果不知道,我今天還有臉來?」

  「真的?在哪裡?快告訴我!」我興奮的托起卡恩的手,我希望他說的是真的,我已經等了兩年多了。

  「剛剛小童的那份光碟裡,你沒看到嗎?我還以為……剛剛就會揭曉。」

  「真的嗎?」

  「嗯!你看是不是跟這個一模一樣?」卡恩從口袋拿出一張黃金名片。

  「這是……」瞬時間我是嚇呆了。

  「這是我拿去仿造的,我還刻意壓了日期,就是要跟你那個原版的做區別。」

  「你仿造這個的用意是……給小冠嗎?」

  「嗯,這樣你們就不用再拿來拿去,也不用擔心弄丟了,更重要的就是,小冠再也不用內疚自己搶了你的阿仁!」

  「卡恩,謝謝你,我這就上去看。對了,這是給你們的,以後就不必再望著螢幕看《風岩風嶼》了。」我從後車廂拿出兩套包裝好的《風岩風嶼》給卡恩,算是……答謝他幫我找回阿仁名片的禮物吧。

.
  「小峰!」怎麼一個一個輪番上陣,這回總算輪到小冠了!

  「小冠,以後我們別再嘔氣了,有什麼不愉快,都在第一時間聽聽對方的解釋好不好?」

  「嗯,不過,還是真的很抱歉,阿仁哥的……」

  「你快上車吧,沒事了。卡恩幫你準備了小禮物呢。」

  送走了他們三個人,我的心情只能用激動、感謝兩組不相關的字眼來形容了。

  「小海呢?」怎麼我一上來,連小海都不見人影了,該不會聽大嫂邀我們去吃飯,小海自己也跟上車了吧?

  「在這裡!」當我正準備走進洗手間找人的時候,被躲在窗口前的小海嚇一跳。

  「你在那裡做什麼?」

  「目送他們離開!」

  「既然這樣,剛剛應該大方一點,向他們說再見啊!」

  「我有想過啊,可是……有太多的可是……」

  「那就別說囉,大嫂跟小冠剛剛都要我別勉強你,所以我當然不會逼你啊。沒關係的!」

  「就是因為聽見他們剛剛說的話,我才有一股衝動想認識他們,可是……」

  「有太多的可是!我懂,我會陪你度過那些可是的,你自己別想太多喔!」

.
  「小峰你看,阿仁哥的微笑!」

  「你怎麼知道在裡面?」

  「你們剛剛下去,我無意間摸到的。」

  「你……也想看小童的VCR對不對?」

  「我知道我是不宜觀賞的,卡恩剛剛不是說過了?」

  「那你……真的不想看?」不知道小海是不是還沒看就吃醋了?

  「誰說的,我還是要看,只是不宜,又不是禁止!」這小子!有樣學樣、老愛學我。

.
  我跟小海走上中山大學的海堤,看著日落,知道人生的一小段插曲已經圓滿落幕,就像潮水,也嚐盡起起落落。小冠和卡恩已經重修舊好;大嫂和卡恩也一家團圓;屬於我們的風岩風嶼在每一個人手上,也在每個人心上。

  「小峰,我允許你把……這幾天的故事跟讀者分享。」

  「包括小童、卡恩、小冠的事?」

  「嗯,要不然你以為我跟你還有什麼故事可以寫嗎?」

  「我要考慮看看,是你來念我來寫好,還是我來念你來打電腦?」

  「不用考慮了,我可以馬上決定,你來念、你來寫!還有,稿費三七分帳,你三我七!」我想,這次我不是遇見海王子,我是碰上海盜了!

  映著金黃的日落,拂著清涼的海風,我偷偷托起海盜的手,原來,還是很溫暖。

>>>>本書完

*        *        *

  【風嶼過後】已經由架空出版社出版上市,裡面的內容是Ch01~Ch06篇。書上外加關於小童【童言童語】番外篇1~7。當然,大家喜歡的小愛跟小海,也為【風嶼過後】獻出處女作,寫了些東西跟大家分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