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迷彩青春 - 03

  「要麻煩你了,下禮拜我微積分要期中考。」

  「沒……關係。」小峰腰桿挺個特直,還不知道眼前這位女人來歷之前,小峰也不敢放鬆,也許來個女軍官之類的,不過最主要當然是因為連長緊緊跟在身邊。

  「阿宏你出去啦,你在這邊他根本不敢講話。」天啊,她喊連長阿宏,平常就連連長胸前名牌都不敢直視的小峰,聽到這樣親密的稱呼,吞了好大一口口水。

  「劉語峰,會這樣嗎?」連長搭著小峰的肩膀,望著小峰的側臉說著。

  「報……報告連長,有一點……點。」

  「你看,快啦,要不然今天算不完,就來不及了。」

  「好、好、好!我出去。劉語峰,靠你了。」連長再度拍拍小峰的肩膀,小峰差點噘過去了。

  「阿宏等一下,你去幫我們投兩罐飲料!」

  「瘋了?眼前這女子瘋了,他竟然要連長去幫忙投飲料!」小峰心裡翻滾的厲害,這……這飲料嚥的下喉嚨嗎?

  「喝什麼?」想不到平時高高在上的連長,就像……就像一隻聽話的家貓,臉上一點不悅的表情也沒有。

  「我要茉莉蜜茶!劉語峰你想喝什麼?」她轉頭把球丟給我,同時間,連長的眼神也飄過來。

  「報……告連長,我不用。」

  「沒關係啦,你說!我請客,他出錢。」她很俏皮地指著他的阿宏、也就是我的連長,她卻看不出我心跳的厲害。

  「劉語峰你說沒關係,我女朋友請你的。」原來她是連長的馬子!

  「我……」小峰是很想喝,但是沒有種說。

  最後達成共識,小峰拿著從連長口袋掏出的三個硬幣下樓投飲料,不過,這一趟,小峰飲料買的可就不單純了。除了一路上要應付許多阿兵哥跟士官對那個女人的好奇外,就連平常沒給過小峰好臉色看的學長跟老兵們,也都乖乖在一旁聽小峰道出進去連長室的心路歷程,小峰第一次覺得自己在連上被重視,不!應該說第一次在連上沒有被挑剔。

  小峰投完飲料要轉身上樓同時,剛好看見那個被禁足的二兵-張亦,小峰原本要喊住他的,不過看他一路這樣偷偷摸摸走過來,心想不知道張亦在搞什麼鬼,還是說他連投個飲料都怕被罵,所以小峰也不好拆穿他。只是,張亦一次買了兩瓶飲料,而且買完之後並沒有要上樓的意思,小峰一看手錶,集合的時間不是快到了?怎麼張亦還往外跑出大樓,往垃圾場方向衝去。這讓小峰大為不解,上禮拜他不是死都不肯踏進垃圾場一步,今天怎麼……,算了!還是上去教連長女朋友微積分要緊。

  「報告連長,下士劉……」

  「你進來。」連長從小房間裡探出頭,打斷小峰一大串文謅謅的報告詞。

  「阿宏你快出去,這幾題教完你再進來。」

  「慢慢算、教仔細一點,別趕時間,劉語峰你等一下不用去集合。」

  「報告連長,是!」

  連長拍了一下小峰肩膀,給他女朋友一個微笑,輕輕把門帶上離開了。

  「呵!我第一次看連長笑。」 

  「真的假的?他平常不笑的啊。」

  「嗯,連長很嚴肅,可能……可能要帶兵,這樣比較有威嚴吧。」

  「他喔,就是這樣,每次我跟他說叫他在部隊面前開心一點,他都不聽,老是說,如果連上阿兵哥沒把你放在眼裡,這個連就帶不起來,整個連就完蛋了!」

  「其實……其實連長講的也沒錯,有些阿兵哥用愛的教育是沒有用的。」

  「先不管了,趕快教我這幾題要緊,軍中是不能留外人下來過夜的。」

  不到一小時,小峰已經把她完全教會,而且還反覆幫她複習以前比較弱的觀念,還好小峰以前常常當數學老師,不管教同學也好、當家教也好,小峰已經很容易抓住學生心態及解答技巧。所以,連長給的這個任務算……成功!只是還得看看她下禮拜一考試的成績如何才算數。

  「你別老叫我『連長女朋友』,我叫何雯琪,可以叫我琪琪!」

  「不太好吧,萬一……萬一連長生氣,我就完了。」

  「才不會,下次如果他罵你、你就跟我說,我……罵他給你看。」琪琪說的煞有其事,小峰倒是不敢相信。

  「不……不用啦,謝謝。」小峰很尷尬。

  「你飲料都沒喝,講了一節課你不渴?」

  小峰當然渴,只是坐在連長房間椅子上已經很不可思議,如果還喝起飲料來,那感覺就像宮裡太監偷喝了皇上的燕窩一樣。

  連長進來了,他要阿勇轉達給值星班長,說小峰現在要下去洗澡,待會集合他不用到。

  「報告連長,那我……我先出去了。」

  「謝謝你啦劉語峰,這丫頭好不好教?」

  「她……」小峰只能把球丟給琪琪,因為不知道連長是不是在開玩笑。

  「我很聰明,只是對數學敏感度差了點,不過小峰很厲害,一看就知道我卡在哪裡算不出來。」

  「小峰?劉語峰,大家喊你小峰啊?」

  「報告連長,是。」不知為什麼,雖然在這只有三人的密閉空間裡,小峰回答連長還是一板一眼,絲毫不敢怠慢。

  「小峰你不用再說報告了啦,你就叫他阿宏就好了。」

  小峰跟連長頓時傻了眼,兩個人都不敢相信眼前這丫頭竟然提出這種餿主意,且不管連長是否會介意小峰這樣喊他,但是想也知道小峰哪有種敢這樣稱呼連長。

  「呵呵!妳很愛說笑耶。」還好連長打破僵局。

  這是小峰第二次看連長笑,不過小峰還是不敢有太多表情,只是乖乖看他們兩個在眼前打情罵俏。

  「報告連長,部隊集合完畢,請示連長今天晚上上什麼課?」潘排在連長室外面喊著,雖然隔著兩道門,但是小峰不難猜出潘排嚴肅、小心翼翼的表情。其實連長真的就像皇上,每一個人害怕惹他生氣,就連已經是官拜中尉的軍官亦是如此。

  「課表上排什麼課?」原本還笑嘻嘻的連長,拉開自己房裡的小門後,臉馬上拉了下來。

  「報告連長,課表排『影片欣賞』。」

  「那就看影片啊,難道要出去練刺槍術你們才喜歡?」

  「謝謝連長,我叫他們去兵器連借錄影帶。」聽得出來潘排很雀躍,原來大部隊留守,晚上也是可以稍稍放鬆一下的。

  「都中尉排長了,這種小事也要問我!」連長走進房裡發著牢騷。

  「原來……潘排不是想像中那麼得寵。」全連的人都還以為潘排是連長的得意門生呢。

  「阿宏,明天讓小峰休假,他已經兩個禮拜沒回家了!」

  「我的天啊!琪琪竟然把我剛剛私底下跟她發的牢騷跟連長說,這下真的慘了!」

  小峰的心真的涼了一半,搞不好連長還以為小峰在邀功呢!

  「劉語峰,有這回事?」

  「報告連長,我上禮拜是真的沒有休假……」

  「我不是要參一排你們這批新士官輪休嗎?」

  「報告連長,上禮拜是有放三個,然後今天也有放兩個……」

  「參一在搞什麼鬼?留你下來幹嘛?就唯獨你連續兩週留守。」

  「連長你不要生氣啦,如果他沒留我下來,我也不能教……她微積分啊!」小峰看著琪琪,差點把她名字喊出口。

  「你不用幫他講話,已經很多人都說黃凱幾乎快要一手遮天了,想不到他會在背後這樣玩?」

  小峰跟琪琪對看一眼,不知道這場戰火會怎麼延續。

  「阿勇、阿勇!」連長拉開小房門喊著。

  「報告連長,請問什麼『素』?」隱約聽見腳步聲由遠而近,接著就聽見阿勇操了一口台灣國語。

  「叫黃凱過來!」

  「連長!你不要罵他,我怕他誤會我……打小報告。」

  「小峰你別擔心!如果真是他在搞鬼,連長教訓他也是應該的。」琪琪溫柔的外表下,實在看不出她的內心隱藏了這麼大的正義感。

  「可是、可是……」

  「我們躲在裡面聽他怎麼跟連長解釋。」她跟小峰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報告連長,下士黃凱請示進入連長室。」

  「進來吧。」聽起來連長口氣緩和了許多,剛剛連長應該只是氣頭上,畢竟參一還是連長的左右手。

  「這禮拜留守的人怎麼感覺特別多,你都有按照規定讓連上弟兄休假嗎?」

  「報告連長,除了有幾個被禁足一兩天的弟兄外,幾乎上禮拜留守的……今天都休假了,而被禁足的那幾個,明後天也都陸續會離營休假。」黃凱立正站在連長桌前滔滔不絕的解釋著,看樣子是有備而來,看的出來黃凱不太緊張,不像其他人看到連長都站的挺直。

  「那新進那些士官適應的如何?」

  「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沒聽他們反應什麼事情。」胡扯!明明今天下午小峰才問過他關於休假的事。

  「他們休假應該正常吧?」連長開始套黃凱的話,不過聽得出來連長希望黃凱先自首,也許連長也不想處罰他。

  「都……正常。」而黃凱也料准劉語峰不敢向連長詢問自己沒休假的事,於是撒了個天大的謊。

  「那你去集合一下新進士官,我想找他們聊聊,都一個禮拜了,還沒找他們談過話。」

  「報告連長,新進士官……有些休假去了,要不要星期天收假回來再一起集合他們。」

  「沒關係,我時間也不好找,分兩批聊聊也可以,你先去叫留守的過來。」

  「報告,是……」黃凱轉身要離開連長室。

  「報告連長!」黃凱走到門前遲疑了一下,又轉過身來。

  「有事嗎?」連長當然知道什麼事,只是在等參一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報告連長,新進士官是有一個比較……比較皮的,他……好像這兩個禮拜都留守?」

  「好像?怎麼會好像咧!你是參一,誰休假、誰留守你還不清楚?」

  「我印象中有一個新進士官,他……的確兩週都沒放假。」

  「怎麼會這樣?如果他犯了什麼大錯,我也該知道,說!他怎麼了?」

  「報告連長,詳細情形我也不清楚,是潘……潘排要我留下他。」

  「喔~排長可以禁足士官三天啊!這法令什麼時候改的,我怎麼不知道?」

  「報告連長,我私下是想說讓他下禮拜開始連續休兩週,這樣……他的假也沒有少,那我對潘排也有交代。」黃凱腦筋動的也不慢,不愧貴為參一。

  「現在是你想讓誰休誰就休、誰留就該留?」聽的出來連長在挖苦黃凱,不過比起對其他阿兵哥,連長這種態度已經算是非常、非常客氣了。

  「報告連長,不是。」

  「去把他假單開一開,十點之前讓他出營區,以後不准這樣。」

  「劉語峰,你待會趁營區十點管制之前出去,一樣休三天。待會拿了參一給的假單直接出去,不用來做離營教育了,只要記得星期天準時回來就可以。」連長趕走黃凱、走進這個小房間,面對小峰跟他女朋友,臉上表情馬上變得和藹。

  「小峰那你快去準備,謝謝你今天教我微積分,下禮拜考完試,我再叫阿宏跟你說我考幾分。」

  小峰剛走出去幾步,都還沒踏出連長室大門,突然想到還沒跟連長和琪琪說謝謝,於是又折回來,推開連長套房那個小門,突然,一個畫面映入小峰眼簾,那就是連長跟琪琪正靠在桌子上擁吻,天啊!超尷尬的。

  「對不起、對不起。」小峰叫了出來,而三個人也同時六目交接。

  「還有事嗎?」開口的是琪琪,而連長只是假裝在整理桌上的東西,他馬上移開小峰的目光。

  「沒……沒有。只是想跟你們說謝謝!再見。」小峰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跑,不過想起連長那副模樣,一邊跑還是忍不住笑意。

  小峰在第三寢室整理自己的包包,心裡除了雀躍還有許多的不安,他知道不論是參一、盧一洲或是潘排,一定會看自己更不順眼,但是這時候哪想的到那麼多,現在心裡想的當然是如何趕快出營區,好好去享受這渴望已久的假期,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用來形容目前小峰的心情再恰當不過了。

  「消息傳那麼快?知道自己休假了!」黃凱突然出現在背後,小峰差點沒彈起來。

  「我……剛剛才聽別人說的,聽說學長你在幫我寫假單。」

  「知道為什麼臨時排你休假嗎?」

  「我……不知道。」小峰當然不敢說實話。

  「是剛剛你們在中山室看電影,我剛好進去連長室跟連長聊天,我跟連長建議說你兩個禮拜沒休假了,應該放你出去……」黃凱說謊都不眨眼的,真是讓小峰開了眼界。

  「喔。謝謝學長。」小峰不想戳破他的謊言,幫他在弟兄面前留個面子。

  「班仔,放假了咧!高興喔?」幾個不想看電影的弟兄躲在寢室休息,聽到小峰可以休假忍不住來虧了一下。

  「對啊,本來以為自己又要留守了。」小峰可不想多聊,應付一下他們,東西丟一丟,恨不得可以展開翅膀飛出去。

  「哇!空氣真新鮮。」小峰踏出營區,九點四十分,剛剛一路上也不管是否會撞到人,拿了假單和簡單的行李,一路就往營區大門衝……

  「怎麼辦?急著要出來,水晶都忘了帶,就連那個白金戒指還放在庫房的黃埔背包裡。甚至連怎麼搭車回家都忘了問?」上次被潘排這樣惡整,小峰一直提醒自己下次放假,一定要把阿仁給的東西都帶回去,怎麼今天一慌、一高興,全忘了。 

  「算了吧,下次再帶回去也一樣。」小峰摸摸左手腕,,沒了水晶,空蕩蕩的有點不習慣。

  這麼晚了,能逃出營區實在是老天有保佑。只是,該要誰來載呢?別說早就沒公車可以搭了,就連計程車也懶得跑這一條路線,因為這裡除了每個禮拜四下午的部隊休假時間外,根本沒阿兵哥出得了營區。

  「阿仁?他說過即使分手也會好好陪我的……」小峰想得到的、也最想看到的,只有阿仁。

  「打電話給阿仁好了,也許……也許他還願意來載我?」烏雲一直沒有散去,所以路也黑漆漆的。是在這種情急之下小峰才想打給阿仁,因為小峰實在想不出其他辦法和其他人了,拖越久、勇氣也會越小,所以小峰還是撥了電話。平常小峰打阿仁手機都沒開機,現在只能希望會出現奇蹟。

  這次還是讓小峰失望了,雖然嘴裡說不想跟阿仁聯絡,但是下意識裡還是希望阿仁能主動打電話來。

  「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打!」電話沒接通,小峰想找個台階讓自己下。

  「不知道大豐有沒有放假?一個禮拜沒看見他了。」小峰一個人坐在早就關門的一間軍用品店門口,一支舊式投幣式的公共電話和一張破舊的長板凳。

  小峰卸下肩上的包包,找出一張已經揉過的紙條,上面寫著大豐家裡的電話和手機號碼,小峰心想也許大豐可以幫自己想出一個回家的辦法。

  「嘟~嘟~」手機竟然通了,那就是代表大豐有放假,要不然在軍中是不可能開機的。

  「請問找哪位?」大豐還不知道是小峰打過去的。

  「大豐嗎?你真有放假,我是小峰!」小峰很興奮。

  「小峰,我已經聽說你兩個禮拜沒放假了……」大豐語氣是那麼平淡,應該是正哀悼著小峰的留守。

  「我剛剛放假了,我正在營區門口!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回家。」

  「你在那裡等我,我過去載你!」大豐沒有一點遲疑,回答的很直接,連小峰為什麼那麼晚突然放假也沒問。

  「真的嗎?你不是住屏東,那麼晚了……方便嗎?」小峰實在不想麻煩大豐,小峰知道對每一個當兵的人來說,每一次放假、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寶貴的。

  「當然方便!我一個人……只是閒晃。」

  「那真是……麻煩你了,謝謝。」

  「傻瓜,你就像我弟弟啊。等我!別走開。」

  小峰依然坐在那張破板凳,心想大豐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

  「難道……難道他也是?難道大豐喜歡……我?」

  「不行、不行,我不能再胡思亂想。」

  「我不能把每個人對友情的好意全部轉嫁成……情慾。」

  小峰知道自己是感動於大豐對自己的照顧跟付出,也許大豐只是單純的想對朋友好,如果連這種好意都被曲解,小峰覺得自己太對不起大豐了。

  小峰被蚊子叮了好幾個口,只好站起來走一走,這裡的氣氛實在太恐怖了,十分鐘過去了,竟然連一部車、一個人也沒有。小峰走到微亮的路燈下,這樣感覺才不會那麼陰森森。邊等邊把玩著剛剛的紙條,想不到背面隱約可見程信仁學長的電話,字跡淡淡的,是小峰第一天到連上報到,程信仁用鉛筆寫下的。

  「幾個小時前,自己才跟阿仁學長用眼神說再見……」

  「我想我應該跟學長說自己放假了,免得他替我難過!」

  「小峰?你怎麼可以放假?」聽得出來阿仁學長很驚訝,想必以前在連上應該沒有過這種紀錄。

  「學長……」

  「都放假了還叫我學長?」阿仁打斷小峰的話。

  「對喔,那……阿仁,這件事說來話長,禮拜天你回營區我再跟你說。」小峰喊的心裡有點忐忑,雖然只是短短的兩個字,不過那卻是刻在心底的烙痕。

  「好、好!你有放假就好。那……你怎麼回去?我過去載你!」

  「學……阿仁不用了,我……家人要過來載我。」不知道為什麼,小峰竟然脫口而出說家人,也許……也許是怕阿仁吃醋吧,呵呵!根本就是小峰自己想太多!

  「那你有把上次潘排搜出來的東西帶回去吧?」想不到阿仁還記得那信封裡的水晶和戒指。

  「有……啊。」小峰知道阿仁是好意,所以想說撒個善意的謊言,讓阿仁不用替自己擔心應該沒關係。

  「有帶回去就好,我擔心潘排看你不順眼,老是找你麻煩。等過一陣子,你想戴再拿進去也不遲。」

  「嗯,我也這麼想。」小峰真的也是這麼想,只是離開得太匆忙……忘記了。

  「反正阿仁也不可能知道我有沒有帶回去。」小峰掛上電話心裡這麼想,不過其實自己也認為不該為這種小事欺騙學長的。

  「大豐?阿仁學長?」小峰心裡起了兩個大問號。

  「怎麼會有兩個這麼好的人一起出現?他們會不會……會不會跟阿仁一樣?帶來快樂,卻留下一堆情債?」

  「友情、愛情都一樣。如果不能延續,後果的痛苦一定遠大於過程的快樂。」這是小峰切身的體驗,也因為阿仁的事無法跟其他朋友分享,所以,這種痛,更是深切。

  小峰天馬行空的想著軍中遇到的這兩個男孩,忽然,遠遠的轉角射過來兩道極為刺眼的光束,小峰猜的沒錯,是大豐。一輛算老舊的房車,大豐還很客氣要小峰別介意。

  「本來還騎自己機車過來的,不過……」

  「沒關係,大豐,你來載我我就很高興了。」這是小峰的真心話。

  「這車有點舊,是跟朋友借的。我還沒有能力買新車。」

  「大豐!」

  「我是想說這條路晚上很多蚊子,我怕騎機車你會不舒服。而且如果我沒開車來,就不知道要讓你多等多久,所以就……」大豐真的很細心,一個大男孩,一個天蠍座的男孩。

  「謝謝你啦,什麼事都幫我想到了。」

  「客氣什麼,我說過你是我弟弟啊,哥哥會跟弟弟計較這些嗎?呵。」

  「對啊,你是小了我一歲的哥哥!」小峰很開心有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哥哥。

  兩個人在車上說說笑笑到了市區,應該說是小峰一直逗大豐開心,天蠍座的人,從來不會自己找話題。

  「為什麼不想回家?」小峰很驚訝聽到大豐會這樣講。

  「本來想去找朋友的,不過,突然也不知道朋友在哪裡?」沒錯,天蠍座的人也從不主動找朋友,就跟小峰高中暗戀過的同學一樣,原來,大豐有他的影子。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去你家打地鋪嗎?」

  「打地鋪?」小峰故意這樣說的,因為小峰更驚訝的是「去你家」而不是「打地鋪」這三個字。

  「如果不方便沒關係,我……那邊還有朋友。」大豐往窗外隨便一比,機靈的小峰當然知道「那邊」當然沒有大豐的朋友。

  「方便啊,我自己一個人住。只要你不介意,因為有點髒!」峰媽為了照顧記憶尚未完全恢復的語晴,已經很久沒來小峰住的這個家了,所以環境有點亂。

  「呵!你是有潔癖的人,怎麼會髒到哪裡去?又不像我家。」

  「那邊彎過去,我們先買點東西回家吃……」小峰想去高雄鼎鼎有名的六合夜市。

  兩個人吃完東西、坐著客廳,電視雖然開著,不過應該沒有人在看,兩個人眼睛一開一闔,感覺似乎就要睡著,原來,兩個人早已習慣軍中的作息,十二點不到,已經打起盹來。

  「大豐,我們去睡吧。」被電視廣告一喊,醒過來的小峰發現大豐已經睡的很沈。小峰一邊搖著他、一邊打電視機關掉。

  「喔,不好意思,我什麼時候睡著的?」大豐醒來有點茫然。

  「剛剛我也睡著了,我也不知道。走,快十二點了,去睡吧。」

  「唉呦!」小峰剛要起身,發現自己的腳已經麻掉了,站起來又倒下去。

  「喂,小心。」大豐雖然精神有點恍惚,不過瞬間還是把小峰接住,兩個人一起跌坐在沙發上。

  「腳麻掉了……」小峰的左腿動彈不得。

  「應該是你平常比較少運動,這沒關係,一下子就好了,我幫你揉一揉!」大豐順勢彎下握住小峰的左小腿。

  「啊~不行啦,刺刺麻麻的,我不能動。」

  「忍耐一下,這樣可以幫助血液循環,會好的快一些。」大豐減低力道,依然揉著小峰的小腿。

  小峰靠在沙發,用惺忪的雙眼望著大豐的後腦杓,好體貼的一個男孩!頂著一頭短髮,看起來雖然有點……不是那麼會打扮,不過是真的憨厚,有股帥氣,呆呆的帥。雖然跟小峰暗戀過的那個高中男孩外型有點不一樣,不過,都是天蠍座、都一樣體貼,也一樣迷人。小峰失去阿仁後,已經沒有人這麼直接接觸小峰的身體了,那怕只是小腿。

  「好點沒?」大豐回頭問著。

  「喔,有、有,好一點了。」小峰想事情想的出神,突然嚇一跳。

  「想事情還是想睡覺?」原來大豐也發現了。

  「沒,有點睏了。」

  跟大豐認識雖然已經一兩個月,不過對他的家庭和他的交友情形,小峰一點都不瞭解,更遑論是感情了。即使有時候想跟大豐聊點心事,不過小峰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當初接到阿仁寄來的訣別信,小峰是傷心的想要逃兵,不過那時候卻連一個說話的朋友也沒有,小峰在想,如果那時候認識大豐,也許會開口跟他坦白,畢竟……大豐感覺那麼貼近自己,雖然小峰還感受不到大豐對自己有任何超越友誼的感情,不過即使沒有,小峰有自信大豐也不會因為自己是同志而瞧不起他。

  「大豐這樣可以了,謝謝。」

  「不客氣,以後……」大豐騷騷小峰的頭,笑得開心。

  「我知道。我是你弟弟嘛,以後不用講客套話。」

  「嗯,聰明。」

  「大家都這麼說囉,呵!那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當然。」大豐直視著小峰。

  「你是不是獨子,因為沒有弟弟,所以常常當我是弟弟?」

  「……小峰我想先洗澡,浴室在哪裡?」大豐竟然視問題而不見。

  「在……我房裡。」小峰對於大豐這樣的反應嚇一跳,不過也沒有不知趣的繼續追問。

  小峰坐在房裡的小沙發,雖然很累,不過因為還沒洗澡,不想弄髒床鋪,所以坐在這裡看著大豐走進浴室。

  「要拿毛巾跟內……衣褲嗎?」小峰的內衣褲,大豐應該也穿不下,不過問都問了,也不好只說一半。

  「借我一條毛巾就好,內衣褲我車上有。」

  「你車上有?」

  「嗯,待會洗出來我下去拿。」

  「大豐你鑰匙給我,你先進去洗,我下去幫你拿!」

  「鑰匙在……放在客廳桌上,那麻煩你了。」

  「你叫我別跟你客氣,你卻一直跟我客氣!」小峰不自覺嘟著嘴。

  「那以後我們就互相不要客氣囉。」

  小峰到地下室很快就找他大豐的車子,不是漂亮耀眼的醒目,而是……外表真的蠻破舊了,跟隔壁其他的車子比起來,是有點遜色。小峰打開車門發現後座、前座都沒背包,直覺應該放在後車廂裡,小峰關上車門準備打開後車廂……

  「小峰!等一下!」空曠的地下室傳來這樣一聲,很嚇人,因為回音實在很大聲。

  「嚇我一跳。你怎麼這樣跑下來?」原來大豐只穿一條內褲,身上披了一件剛剛脫下來的襯衫,鈕釦都還來不及扣上。

  「對不起,我自己來就好了。」大豐上氣接不上下氣,喘的很,看樣子是用盡全力衝下來。

  「大豐你幹嘛?不過是幫你拿……衣服而已,你還怕我拿錯不成?」

  「不是、不是,車子很亂,你不好找,我自己拿比較快。」大豐胸肌的起伏很明顯,氣還沒平靜下來。

  「是嗎?喔!一定是有見不得人的東西,怕被我看到對不對?」大豐明明是睜眼說瞎話,車子裡乾淨到連張面紙、一張發票也沒有。

  「沒……沒啊,怎麼可能。」大豐的眼神在飄,是細心的小峰才看得見。

  「好吧,那你快拿,穿這樣不怕被看到喔!」

  「你……先上去,幫我把水關掉,我剛剛好像忘了關。」大豐邊扣著鈕釦邊說著。

  「啊?你沒關水龍頭,那……家裡要淹水了。你拿好快點上來,如果被鄰居看到,你就賠大了。」大豐鬆了一口氣。

  小峰來到浴室,哪裡有水沒關啊?大豐幹嘛騙人。

  「不對,原來……原來他是故意支開我的!」小峰越想越奇怪,不過也不知道大豐怪在哪裡。

  小峰在想,大豐一定有事不想讓自己知道,也許,從頭開始,小峰認識大豐就不深。

  小峰看他走上來,不過並沒有跟大豐提起剛剛的事,小峰知道怎麼看別人臉色,也知道如何避免不必要的尷尬,如果有一天大豐想告訴自己,不用小峰開口,他自己就會說。

  大豐上樓之後什麼事也沒說,只是拿了背包擱在地上,內衣褲也沒拿進去浴室,只是放在背包上面。大豐走進浴室脫掉上衣,退下內褲,圓圓的屁股,就在門前晃呀晃!小峰看的很清楚,因為大豐竟然沒有關上浴室的門! 

  老實說,小峰是很想看,卻又不好光明正大看,那天在軍中跟潛水艇擠在同一間浴室,只是背對著洗澡,小峰都已經有反應,如果就這樣仔細、直視著大豐搓揉身體,不流鼻血才怪。小峰假裝若無其事,只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大豐不關上門,難道……大豐也真的是同路人,想藉此跟自己表白?小峰搖搖頭,因為在大豐身上,完全嗅不出那種味道。

  「小峰!」

  「啊~」小峰像做壞事被抓到一樣,整個人在沙發上抖了一下。

  「你不是也還沒洗,還不趕快進來。」天啊!大豐頭上抹著洗髮精,整個人就站在浴室門前看著小峰。

  「你……」沒錯!赤裸裸的大豐就這樣站在小峰眼前,距離不到兩公尺。

  「快洗一洗吧,越晚越冷。」不知大豐是真遲鈍還是假遲鈍,難道他不知道小峰的猶豫是為何嗎?

  「沒關係,你先洗,我……待會再洗。」

  「你還怕喔?在軍中不都是大家一起洗戰鬥澡?快進來。」

  「我……的腿又麻掉了。」小峰根本不敢站起來,因為一站起來就會被大豐發現自己的窘境,所以只好假裝腿又麻掉了。

  「你這樣不運動不行!明天帶你去中山大學爬柴山。」

  「好……啊!」小峰還故意彎腰揉著自己的小腿,一來要裝就得裝的像一點,二來當然也不好意思一直看著大豐洗澡。後來看著大豐轉身進去浴室,小峰也鬆了一口氣。

  「你幹嘛?」隔不到十秒鐘,當小峰心裡剛稍稍平復的時候,大豐頭上的泡沫還頂著,手洗乾淨之後竟然光溜溜的走出來,難怪小峰喊了一聲。

  「我幫你看看,說不定不是麻掉,也許是在軍中肌肉已經拉傷。」

  小峰還沒回過神,大豐已經蹲在小峰面前,而且也把小峰的腿放在自己的膝蓋上。

  「你進去洗啦,這樣會感冒。」其實小峰更怕大豐把他的腳拉直,萬一被看到自己有反應,真會想找個洞躲進去。

  「這樣有好一點嗎?」大豐完全沒理會小峰的好言相勸,只是專注的捏著小峰腿上的肌肉。。

  「好……多了,看樣子不是麻掉,可能是真的太少運動了,你趕快進去洗,我自己揉一揉就好了。」

  「站起來走看看!」大豐自己先站起來,他一手拖著小峰,示意要小峰走幾步。

  「哇!胸肌跟腹肌都這麼漂亮,不知道大豐練了多久?」大豐健壯的軀體就差點跟小峰完全接觸在一起,小峰真是害羞了,以前阿仁身材是均勻,不過沒像大豐這麼壯。

  「快啊,走看看。」

  「你先去洗,這樣透著風,你真的會感冒。」小峰死也不肯站起來,尤其面對著大豐的裸體,小峰知道要讓自己身體瞬時間平靜下來是不可能的,所以小峰只好言之以情、說之以理的相勸了。

  「你很固執喔!快,乖弟弟。」

  「喔~」小峰真找不到藉口了,只好裝痛,慢慢的站起來。

  「可以了嘛,慢慢走,我們先去洗澡,洗完我再幫你上藥揉一揉。」

  小峰只能半彎著身體,才能掩飾目前褲襠下的反應,但是走五步路之後呢?進去洗澡總不能不脫衣服吧。大豐拿起蓮蓬頭、低著頭沖著頭髮,小峰趕緊脫下衣服、拉下褲子,隨即拿個小椅子坐著,這樣……這樣才能不尷尬。

  大豐是真的累了,本來說好等小峰洗完澡要幫忙上藥的,不過小峰走出浴室時,大豐已經在床上睡著了,這樣也好,反正小峰根本沒受傷。小峰也累了,躺在床上,轉頭看著大豐睡的那麼沈,自己眼睛一闔上,結果不到五分鐘也睡著了。

  半夜,迷迷糊糊中,小峰隱約聽見有人在哭泣的聲音,不知道是夢裡有人哭泣,還是窗外的野貓?啜泣聲越來越近,感覺是那麼真實,小峰再不情願也終究被吵醒……

  「咦?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小峰揉揉眼睛看著躺在自己身旁的大豐,眼淚在臉上直直的滾下,非常不可思議的畫面。

  「大豐、大豐!」小峰看他越哭越傷心,輕輕的喊著,不敢太大聲,因為也怕自己嚇到大豐。

  「怎麼會這樣?大豐是夢裡在傷心,還是……」

  平常看大豐就像個大男人,想不到現在會哭的像個小男生。小峰喊了幾次,一直叫不醒他,那應該是在夢中哭泣吧。不知道是單純做了惡夢,還是壓抑了什麼情感?

  「不會吧?大豐他……到底是不是?」

  小峰總覺得只有細膩的男生會掉眼淚,而多愁善感的男生有八成應該也都是同志,小峰在想,該用什麼方法知道大豐的秘密呢?如果在大豐這樣彪悍的外表下,裝的是一副脆弱、同志情感的靈魂,大豐會更有壓力去接受自己,更別說要他的家人、朋友或社會接受他了。

  隔天早上六點不到,因為軍中作息的緣故,兩個人不約而同都起床了。小峰很好奇昨晚的事,他望著大豐的臉,想猜出一些端倪。

  「難道……他不知道自己哭過嗎?」小峰皺著眉頭,猜不透。

  「你幹嘛一直看我?剛睡醒有比較帥嗎?呵!」想不到大豐還會開玩笑。

  「你喔,臭美,我是看你眼睛有眼屎,哈哈!」

  「真的喔,我去洗把臉。」大豐掀開被子準備滑下床。

  「騙你的啦,是看你的臉……怪怪的。」

  「怪怪的?什麼意思?」大豐摸一摸自己的臉頰,以為沾惹了什麼。

  「好像有水痕,你哭過喔?」

  「哭?開玩笑,我小時候六年級哭一過次,之後再也沒哭過了!」

  「平常你都不哭,那會不會都留在晚睡覺……自己偷偷哭啊?」

  「小峰,你想太多了!我每天都很好睡,從不作夢的。」

  「喔,那可不可以哭給我看看?我沒看過大男生哭的樣子。」

  「哈哈!你很好玩咧,有什麼好哭的,那你長大有沒有哭過?」

  「我……好像也沒有。」小峰記得那天收到阿仁寄來的分手信,雖然很絕望,不過總覺得還有轉機,所以也沒哭,只有……只有看見阿仁送的石頭,心會酸酸的,比哭還難過。

  「那你先哭給我看,好看的話,換我再哭給你看。」

  「哈哈!大豐,你真的瘋了!」小峰想不到呆呆的大豐真會說出這樣呆呆的話。

  結果當然兩個人誰都沒哭,反而是笑成一團。

  「還想睡嗎?在二連有沒有被欺負?」大豐看小峰揉著眼睛,還一直打呵欠,移過來摸摸小峰的頭。

  「在軍中都會亂想,有點睡不飽,欺負嘛!應該算沒有,我自己還可以應付。」每次只要大豐摸著小峰,小峰真把他當成自己哥哥了,那是有別於阿仁的溫暖。

  「我去洗把臉,再出去買早餐回來吃,那你再睡一會兒。」哇!小峰也這麼想,不過就不好開口,想不到呆頭鵝自己先想到了。

  「嗯,也好。」小峰還故意打個呵欠,這樣大豐才會更相信小峰真的沒睡飽。

  小峰躺下去偷瞄著大豐,心裡在想,不管當大豐的男朋友或女朋友,那個人一定會很幸福的,不過小峰更知道,那個人永遠不會是自己。 


  休了兩天假,星期六晚上小峰竟然失眠了,擔心這、擔心那的。星期天下午跟茵茵喝下午茶,小峰跟茵茵闡述自己在軍中的遭遇,不論是被潘排、盧一洲學長欺負的事,或是遇見大豐跟信仁學長的事,小峰都說了,就連教連長女朋友微積分到突然休假的經過,小峰也一一報告。

  「看樣子你快有好日子了!」

  「我不敢太樂觀,感覺……裡面的每一個人都很自私。」

  「有點信心嘛,大豐和信仁這兩個大好人,不就被你遇上了。」

  「他們喔?是好人沒錯,但好像也無法讓我減少對軍中的恐懼。」

  「放心啦!你想想看,高中要畢業的時候,你就跟我們說你很擔心,擔心在大學遇不到好朋友,怕大家會不喜歡你,結果呢?大學同學還不都把你捧在手心,下雨天怕你淋雨,開車去接你上學,生病幫你燉雞湯。報告忘了寫,隔天不是就有人幫你準備一份!」茵茵細說從頭。

  「唉呦!茵茵,軍中跟學校又不一樣,你都不知道我第一天在軍中洗澡,看到他們身上刺龍刺鳳,那種感覺……感覺很像自己在蹲苦窯!」

  「呵呵!你喔,就是太沒自信了,當初你不也說大學就像個小社會,沒有人會欣賞你這一型的,國中畢業要擔心高中、高中畢業就擔心上大學,現在我跟你保證,你不僅會在軍中好好的,還會闖出一片天!」

  「唉,我要是像你這麼單純、這麼有自信就好了。」

  弟弟語哲送小峰回營區的路上,小峰笑都笑不出來,越接近營區,心就越沈重。

  「哥,撐過去,你就是男人了,今天不是又過了,又少一顆饅頭囉!」

  「你說的可輕鬆,兩年後你就知道。」小峰很嚴肅,跟弟弟抬槓抬不起來。

  「你們可以帶手機進去了沒?」

  「不行吧,我這麼菜,不被盯死才怪。」

  「你上次手機留在車上沒關機,電話一直響,我跟媽也不敢幫你接,只好讓它響到沒電!」

  「我的電話你們不要接,你幫我關靜音,記得幫我換電池。」

  「哥,你很神秘耶,在等誰的電話?」

  「反正你就記得幫我換電池就好了……」

  「小峰啊小峰!你對阿仁還不死心嗎?」打自心底冒出一句話,小峰自己也不否認。

  「小峰,給你吃的,兩個禮拜沒放假,真是苦了你了。」小峰在寢室整理櫃子,潛水艇拿了一個便當盒推到小峰眼前。

  「啊!我忘了告訴你了,你們休假後,我當晚也跟著放三天喔。」

  「真的假的?連長他……」潛水艇不敢相信竟有這種事,聽業務室裡的人說,這個連長非常不喜歡人家去跟他「討假還假」,通常不僅假要不到,還可能會被連長或參一記上一筆。

  「真的!」小峰把禮拜四傍晚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轉答給潛水艇。

  「小峰!紅了以後,記得關照一下!」他搭著小峰的肩膀,開心的摟著小峰。

  「拜託,你自己都是政戰士了,以後還要你多罩我呢?」

  「唉呀,我進去業務室才一天,我就看得出來,連長的勢力遠大於輔仔,如果你……如果連長信任你的話,呵呵!我們兩個聯手就天下無敵了!」

  「哈哈!你想得美!不要被……」

  「笑什麼?沒放假還笑的出來?」原來是步九班班長梁漢霖收假回寢室了。

  「學長好!」潛水艇還挺會做人的嘛,不過小峰就沒理會他,誰叫他偷看小峰的信。

  「那你知道我沒放假,有買東西回來孝敬我嗎?」

  「小峰!」潛水艇在一旁使著眼神,他並不知道小峰跟梁漢霖有過這一段『交情』。

  「當然有,身為你的班長,不罩你罩誰?」想不到梁漢霖真的從包包拿出一盒小蛋糕。

  「你留著自己吃吧,呵呵!學長,因為我也放了三天假!」

  「真的假的?」奇怪,怎麼每個人聽到的反應都一樣。

  最後由潛水艇把小峰放假的緣由再解釋了一次,因為小峰也懶得再重述一遍了。

  「劉語峰,你真的快走紅了!步九班要揚眉吐氣就靠你了。」

  「呵呵!我也希望如此。」小峰雖然這麼說,卻一點把握也沒有。

  看樣子小峰的地位真的有稍稍提昇了,晚點名的時候,小峰答「有」也只用了八分力,想不到竟然沒有被連長點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連長的一個微笑,這可嚇壞了全場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即將退伍的老兵,也許是這兩年來第一次看見鐵面連長開金口微笑了。小峰有點小得意,本來只是不以為意幫連長個小忙,想不到影響力這麼……大,早知道就應該多問問連長他女朋友,英文要不要也教一教?國文也可以喔。

  因為今晚收假,小峰心情有點沈悶,不過感覺已經不是三天前那個毫無地位的菜鳥士官,所以,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的小峰,比起前幾晚,心情已經輕鬆許多。

  「劉語峰,劉語峰,你下來。」剛剛有點睡意的小峰,被在床邊小小聲吆喝的聲音拉回來。

  「做什麼?」小峰拉開蚊帳,不甘心的探出頭,心想準是沒好事。

  「你在連長面前說我什麼?我欺負你了嗎?」原來是神經質的潘金蓮。

  「什麼意思?我什麼都沒說啊!」小峰雖然想跟連長告狀,但是也真的什麼都沒說,因為,那種屈辱還可以忍,而且大家都告誡小峰,在軍中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平安退伍最重要。

  「沒說?那你為什麼會放假?」

  「我放假是因為我上禮拜沒放假,我沒事跑去跟連長說你什麼?」

  「最好是沒說,你該知道吧,士官永遠別想跟軍官鬥,這是軍中的生存準則。」

  小峰只是狠狠地看著眼前這個人,不知道他在發什麼神經,梁漢霖說的沒錯,他真有點神經質。

  「你……好好的做事,聽我的話就等於聽連長的話,參一要你放你就放,沒有一個菜鳥像你這樣會計較的,知道吧!」潘排話一說完,像風一樣就飄走了,表情可猙獰的。

  「真不知在跩什麼,不可一世的樣子,看了就倒胃!」小峰闔上眼,對於潘排,他有點無奈,不過卻又有點同情,因為感覺潘排一直活在自己的象牙塔裡,很可憐。

  星期一的基本教練,潛水艇可好的了,一早就被叫進去政戰室,不用在太陽底下頂著鋼盔,也不用反覆玩著立正、稍息這無聊的遊戲。小峰只有羨慕潛水艇的份,要等潛水艇可以罩他,看樣子日子還久的很,誰叫他們一樣的菜!下課休息時間一到,大夥躲在樹蔭下乘涼,小峰的眼睛搜尋著兵器連上大豐的影子,這是他們唯一可以見面的時間,不過小峰卻一直找不到。

  「請問一下,你們連上有一位士官叫……詹尚豐的,請問他在這裡嗎?」小峰只好找個兵器連的阿兵哥問問。

  「班長他怎麼可能出來這裡曬太陽?你不知道他是誰啊?」

  「他是誰?他是跟我同一期的士官啊?」

  「這樣你還不知道他是誰喔!班長,你們感情不好喔!」

  「呵呵!那請問他到底……是誰?」眼看上課鐘聲就快響了,他一直賣關子,小峰有點急。

  「他爸爸是軍團的將軍,他就快被調單位去好命了,哪有空出來曬太陽?班長你嘛幫幫忙!」

  「將軍?大豐爸爸是將軍?怎麼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