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36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迷彩青春 - 05

  「連長,那戒指是我的……真的!」被冤枉的感覺像再次被強暴一樣。

  「你的?」連長遲疑了一下,什麼也沒說,看來連長是有點不相信小峰會做這種事。

  「有人會把這麼貴重的戒指塞在庫房?」潘排用懷疑的口吻反問小峰,感覺並不是想幫小峰釐清事實,反而是製造了更不利於小峰的推理。

  「潘排,你看過我這個戒指,對不對?你可以證明,那天……」小峰突然想起什麼,大聲囔著。

  「我沒有看過你任何東西,這個戒指……我更沒印象。」

  「潘排,就是我來連上報到第一天,你在第三寢室,要我們新進士官把背包……」

  「劉語峰,二連是一個有紀律的連隊,這一兩年來連上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失竊事件,你自己做錯事要勇於承認,而不是像你現在這樣只想找藉口脫罪。」好一個潘排,故意在連長面前長篇大論,活生生想把小峰定死罪。

  「連長,潘排真的看過我這個戒指,我不知道為什麼他……」

  「潘排,是不是真有這回事?」

  「報告連長,沒有!」

  「沒有?你……說謊。」小峰顧不了那麼多,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潘排不願幫他證實。

  「劉語峰,如果偷竊這條罪名你嫌不夠重,你可以再繼續罵我……」

  「報告連長,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剛剛一時情急,小峰差點忘了當天還有很多人在場,還好,現在想起來也不算太晚。

  「你說,誰可以幫你作證?」全場鴉雀無聲,嚴然像是一場連長、潘排和小峰的對質賽。

  「連長,那一天一四五期的士官都在場,還有……盧一洲和程信仁學長。」

  「全部的人把衣服穿起來,一四五期士官、盧一洲和程信仁留下,其餘的人回到寢室待命。」

  連長下完命令,所有人陸續離開中山室,包括輔仔、侯排和排副。小峰感覺的出來,連長是不想讓小峰在那麼多人面前……辯解,是想幫小峰留點面子,但是連長不知道,小峰更希望連長可以相信自己,自己絕對是清白的。

  「你們老實說,這是攸關劉語峰的……名譽和人格,看見什麼就說什麼,絕對不能袒護任何人。」不知道連長口中說的任何人是暗指小峰還是潘排。所有留下來的人互看了幾眼,不過卻沒有人開口。

  「你們快告訴連長,我們來連上第一天,潘排他……有看見這個戒指從我背包掉出來……」小峰急壞了,看他們還遲遲不開口,只好自己先出擊。

  「劉語峰,你可以問他們誰有看過這個戒指,誰可以幫你作證,不要一口咬定就是我看過。」

  小峰凝視著潘排,真的很難相信他會如此睜眼說瞎話,這樣對他有任何好處嗎?難道真的只是看自己不順眼?

  「報告連長,那一天的確有一條水晶和……一只戒指從劉語峰背包掉出來,但是,我沒仔細看到戒指,所以……不能確定是不是就是這一個。」說話的是和小峰不算熟的羅志寬。

  「其他人呢?」

  「報告連長,我也是有看到有東西從劉語峰背包掉出來,但是……也沒有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小峰很高興呂志祥也能照實回答,至少……至少是讓小峰有機會翻案。

  「你呢?」連長指向盧一洲,也許連長認為他比較資深,可能比較敢說實話。

  「報告連長,我……什麼都沒看到。」小峰早猜到盧一洲是不會幫他的,有點失望,但不意外。雖然說小峰也知道盧一洲那天明明就站在潘排旁邊,一定有看到。

  「政戰陳……千霆,你呢?」

  「報告連長,那一天因為潘排他……要我們反覆整理背包,所以,我也沒仔細看到那個戒指,但是……但是劉語峰的確有一個戒指帶在身邊。」

  「反覆整理背包?潘排你還再玩這一套,很行喔!」連長有點諷刺的語氣,看樣子他並不知道平常潘排在連上的所作所為。

  「完蛋了!」小峰看見潘排瞪了潛水艇一眼,也許為了幫小峰,潛水艇會遭到潘排報復。

  「程信仁你呢?你不是也在場?」

  連長終於喊到程信仁學長了,這是小峰最有把握的一個證人。小峰一直看著信仁學長,小峰用眼神告訴他,學長,謝謝你了!

  「報告連長,劉語峰的確有一個白金戒指,那一天在第三寢室,我也看到……潘排把戒指拿起來看……」

  「程信仁,你最好老實一點。」想不到潘排敢在連長面前威脅信仁學長,不過潘排更想不到程信仁敢揭發他。

  「潘排你閉嘴!程信仁你說,這真是劉語峰的戒指嗎?你很確定?」連長再次把戒指高高舉起,停在程信仁眼前。

  「報告連長,我不是很確定,因為我也沒很近的看過,但是乍看之下是有點像,不過……」

  「學長,你不用怕,連長在這裡,你就實話實說!」小峰似乎打了一劑強心針,當然他也要信仁學長再勇敢一點,不畏惡勢力。

  「小峰,我是真的相信你不會偷東西,但是……但是你上禮拜不是跟我說,你的白金戒指……上次放假,你……帶回去了!」

  程信仁看小峰的眼神很誠懇,誠懇到小峰不忍心責怪他,不過小峰的心卻涼了一半。其實不只小峰,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潘排和盧一洲之外,大家都嘆了一口氣,似乎已經定局了一樣,尤其是連長。

  「連長我……」小峰知道自己目前是站不住腳,想不到當初好意隱瞞程信仁學長的話,今晚卻成了自己的致命傷,但是小峰仍然不想放棄為自己辯解的任何機會。

  「你……還有話要說嗎?」連長的語氣很尖銳、很冷。

  「我……那時候說把戒指帶回去,是騙程信仁學長的,因為……因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小峰就像洩了氣的氣球,要自己在程信仁面前承認自己曾經欺騙他,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啟口。

  「你說那時候是騙程信仁的,那現在呢?是不是也在欺騙連長?」潘排,求你別再火上加油了!

  「都下去吧!潘排,集合所有休假人員,換裝完畢在中山室等我,準備休假。」

  「劉語峰,你……應該送禁閉了。你讓連長很失望……」

  「連長,我真的是被冤枉的,那個戒指真的是我的!」

  「如果再鬧下去,只會更難收拾,到時候連連長都無法救你。」連長很無奈。

  「為什麼是我的東西,卻要被說是贓物……」小峰哭了,很難過,卻無能為力。

  「你是不是男人啊,有種偷東西就有種別被抓到!你證明啊,找人證明戒指是你買的啊?」

  「潘排,我叫你下去是沒聽到是不是!」

  「劉語峰,現在沒人了,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說這戒指是你的,你在哪裡買的?我現在打電話去求證!」

  「連長,我不知道在哪裡買的,是……別人送我的。」

  「那更好,在還沒有串供之虞,把女朋友電話給我,這是唯一可以證明你清白的方法!」 

  想起送戒指給自己的人,小峰沈默了,連長也沒有再逼問他。

  「跟我到連長室去!」

  「我哪來的女朋友?」小峰跟在連長身後,像無頭蒼蠅,不過小峰可以理解為什麼連長的直覺說戒指是女朋友送的,因為普通朋友應該不會送這麼貴重的禮物。

  「可以嗎?你現在打電話給你女朋友,由我來問她,問她是不是真的送過你這個戒指?」

  「連長,其實我覺得還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就是……你現在問琪琪,也許在電話中她就可以證明這戒指不是她買的!」小峰技巧性避開阿仁的話題,更故意直喊連長女朋友的名字,希望連長可以感覺小峰自己很有信心,也順便跟琪琪套個交情。

  「她跟我說過,戒指是白金的,上面鑲了一顆小鑽,看來跟這個造型一模一樣!」

  「連長你不能這麼說,因為光是白金戒指加上一顆小鑽,就可以設計出很多種造型,琪琪沒看過這一個,真的無法確定就是它啊!」不知道男生對於這方面東西是不是都少一根筋,連長竟然覺得白金戒指加一顆小鑽,一定就會是眼前這一只?

  「連長,還有一個萬無一失的方法,就是請琪琪把另外那個女戒帶來,既然是對戒,這樣就很容易可以比對出,我……這個戒指是不是你們的了!」小峰激動的想伸手去摸摸眼前屬於自己的戒指,不過連長把它握的好緊。

  「這個方法是……很好,也最能確定,但是……」

  「連長,我覺得要證明我的清白,這是最直接的方法了,求你把琪琪找來好不好?」小峰知道全連沒有人敢用這樣語氣跟連長說話,就連小峰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敢對連長撒嬌?

  「但是,我……不能讓旅長知道我女朋友來過我房間,這是……軍中規定。」

  「我們可以不在旅長面前提到琪琪啊!」

  「不可能,旅長還在等我的回報,戒指遺失的經過、還有你們沒按時休假的原因,連最後如何找出小偷,旅長也要看報告,如果這時候叫琪琪過來,旅長勢必會知道!」

  「那如果……我們跟琪琪約在營區門口會客室見面,等她確定這個戒指不是她買的,這樣不就水落石出了。」

  「如果這真是你的戒指,那……我遺失的戒指呢?」怎麼每個辦法聽起來都不是那麼完美,小峰跟連長一直走不出這個圈圈。

  「報告連長,休假人員集合完畢,請示連長是否親自做離營教育?」潘排也已經換上便服,看來要休假的心情讓他很得意。

  「我待會過去。」

  「報告連長,時間有點晚了,休假弟兄很擔心出去搭不到車,是否請連長……」

  「你在命令我嗎?」連長好威風,跟剛剛私底下與小峰談話完全不一樣,誰叫潘排自己也不長眼,不會看連長臉色。

  「活該!」小峰心底暗自叫好,心術不正的潘排,小峰看了就討厭。

  「報告連長,不是!」

  「劉語峰,你跟我一起到中山室!」連長瞪著潘排,走出寢室前,留下一句話。

  小峰當然不知道連長要他去中山室的目的,不過也只有遵守的份,本來還有一點吵雜的中山室,隨著連長越來越接近的腳步,瞬間安靜下來。

  「連上發生這種事真的很遺憾,因為一隻害群之馬,耽擱到大家休假的時間。」

  「他!也許只是被陷害的。」連長突然轉過來看著小峰。

  「我相信他應該不會是偷東西的人,但是目前證據對他不利,所以委屈他留下來。我希望,如果真是你們其中一個偷的,請你私底下過來找我。如果不好意思,還是拉不下臉,待會你出了營區之後,打電話進來給我,救你自己,也救救劉語峰!現在放你們出去,我知道我這樣很冒險,也許就有人趁機把戒指偷渡出去了,但是,我還是以不影響所有官士兵休假權利跟士氣為前提。最重要的是……連上絕對不能再發生類似情形,尤其是,做錯事還不敢承認的人。現在偷東西的人可能在休假部隊裡竊笑,反正有人當替死鬼,誰叫劉語峰自己倒楣。」

  連長嘆了一口氣。

  「最後,每個人都必須記得禮拜天收假時間,千萬……千萬不要有人逾假,旅長已經很注意我們二連,如果再有個閃失,連上就會被列入黑名單!」

  「潘排帶他們出營區吧!我會打電話通知大門憲兵,讓你們直接出去。」

  「報告連長,是。」

  小峰看著眼前,穿著便服準備休假的弟兄,心想自己原本應該也在其中的,真不知招誰惹誰了?沒有休假就算了,竟然還背了個偷賊的罪名,從小到大,也沒這樣被羞辱過,越想越不平衡。

  「等一下!」看著休假部隊準備下樓,連長喊住所有人。

  「記得剛剛跟你們說過的,我在這裡等你們電話,偷東西的人,如果拉不下臉承認,出營區後打電話給我,三天假你依然照放,我要的只是一個良心和……一個沒有猜忌的連隊。休假愉快,去吧!」連長的舉動感動了小峰,雖然被冤枉的感覺極不舒服,不過連長還是苦口婆心告誡著連上弟兄,他能幫小峰做的,應該也只有這樣了。

  「連長,我要關禁閉嗎?」小峰總覺得關禁閉會讓自己生命留下污點,更何況自己真的是被冤枉的。

  「其實,沒那麼嚴重,旅長說的那些話,是我故意嚇唬弟兄的。」

  「那……旅長不知道這件事?這樣我們就可以請琪琪來一趟了。」

  「旅長當然知道這件事,只是他要我確實查出小偷,勿枉勿縱!在還沒確定誰是小偷之前,不可能送禁閉的。旅長也擔心冤枉了好人。」連長拍拍小峰的肩膀,似乎剛剛說的好人就是暗指小峰,小峰有點欣慰。

  「連長,不好意思,害你今天也沒辦法休假了。」小峰進到連長室,看見書桌旁放了個背包,應該是連長本來準備好要休假的東西。

  「沒關係,明天一早跟旅長報告完這件事,我還是可以休假!」

  「那就好……」小峰本來也想問連長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放假的,不過看樣子還是別問的好。

  「琪琪要請你吃飯的事,可能要延一延了。不過你放心,該是你的假,連長不會少給你的。」

  「謝謝連長,只是……只是現在全連都認定偷戒指的是我,這是我唯一想不開的。」

  「你都敢跟琪琪對質了,連長絕對相信你是冤枉的,等星期天全部的人收假回來,我會正式跟他們說明。只是這幾天就委屈你了……」

  「不會啦連長,可以洗刷我的冤屈,我就很高興了!謝謝你相信我。」

  小峰離開連長室,都快九點了,穿牛仔褲在營區走來走去,確實有點怪,該是先回寢室換上迷彩服了。一踏進三寢小峰就看見,陳千霆、梁漢霖和程信仁學長正等著自己。看著程信仁,小峰心裡是五味雜陳。

  「我不能怪學長,是我當初騙他在先,他沒有錯。」小峰一直強迫自己這麼想,可是卻還是無法忘記,剛剛在連長面前信仁學長不幫自己說話的那一幕。

  「小峰,你還好吧?」潛水艇先開口了。

  「信仁學長很擔心你,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幫你說話?」潛水艇看著程信仁,潛水艇也知道學長不擅言詞,再加上剛剛那樣的表現,他猜小峰會生氣。

  「不用幫,我自己會處理。」冷冷的,小峰裝得很堅強,可是他又多希望信仁學長可以開口安慰他。

  「小峰啊,連長還挺你就不錯了,他以前哪會對我們這樣?」梁漢霖算是很資深的士官,他知道連長一向一板一眼。

  「我沒偷東西,連長相信我是應該的!你……不相信我,我也不會怪你。」小峰故意看著程信仁說這句話,但是小峰真的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小峰是在乎信仁學長的,偏偏又愛說些冷嘲熱諷的話傷程信仁。

  「小峰,剛開始聽到連長丟掉白金戒指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多慶幸嗎?」程信仁開口說話了。

  「慶幸?慶幸你身邊沒有戒指,所以永遠都不會懷疑到你吧?」小峰又酸溜溜的。

  「不是,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你,因為你跟我說你上禮拜把戒指帶回去了,所以我覺得很慶幸,要不然如果他們要栽贓給你就有機會了。」

  信仁學長很細心,連小峰自己都沒想到的,想不到一個看起來那麼大而化之的程信仁早就想到了,只是他沒想到小峰竟然沒有把戒指帶回去,所以直覺就會懷疑小峰到底是不是真偷了連長的戒指?可是他又不相信小峰會做這種事。

  「劉語峰班長、劉語峰班長!連長找你。」從來沒看過衛兵找人找的這麼急,看樣子不是小事。

  「我剛從連長室回來,你知道什麼事嗎?」小峰其實怕怕的,他擔心連長又聽了什麼人的話,又要懷疑小峰了。

  「你應該可以放假了,因為剛剛有人從外面打電話回來,他承認戒指是他偷的了!」

  「真的?」寢室裡的四個人都跳了起來,沒有一個不驚訝的。

  「小峰!我就知道你不是。」潛水艇拉著小峰的手,一直搖著。

  「我……」小峰深深吸了一口氣,激動的說不出來。

  「恭喜你了,小峰。」程信仁走向前輕輕抱了小峰,拍拍小峰的背,小峰嚇一跳,而梁漢霖的眼神望著小峰很吃味。

  小峰知道信仁學長呆呆的、很憨厚,「恭喜你了!」應該是他想了很久才擠出來的一句話。小峰真的沒有怪他,只是很奇怪,剛剛自己竟然會對他使性子,該不會……該不會喜歡上信仁學長了吧?

  「那我也要抱!慶祝一下!」梁漢霖作勢要抱程信仁。

  「梁班長,被冤枉的是我,你慶祝什麼?」不過小峰順勢把信仁學長拉過來自己身邊,小峰當然知道梁漢霖打什麼主意,他已經覬覦程信仁很久了。

  「你有什麼好慶祝的?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被冤枉的,你忘了……」梁漢霖對小峰挑了一個眼神。

  「忘了什麼?」小峰真不知梁漢霖是指那件事。

  「我該去找連長了!」梁漢霖在小峰耳邊說了悄悄話,小峰瞪了他一眼,轉身就走了。

  「你跟小峰說什麼?」潛水艇很好奇,不過程信仁真像呆頭鵝,完全沒發現什麼異狀。

  「那是我跟小峰的秘密,我還知道那個戒指的由來,所以我早知道小峰不是小偷!」

  「那你下午為什麼不跳出來幫小峰說話?」潛水艇跟程信仁都非常不解。

  「我剛剛跟小峰說了啊,你沒看到他瞪我一眼,如果下午我能跟連長說,我早就說了!」

  「怎麼會?你幫小峰證明他不是小偷,小峰怎麼會瞪你?」程信仁真是很單純,不過潛水艇可就聽的出來事有蹊蹺,所以他只是沈默。

  「報告連長,我……」

  「你進來!」連長低著頭還研究著小峰的那只戒指。

  「連長,聽說小偷找到了?」

  「不是找到,是他自己打電話回來自首的,可見在他們休假前,我說的那番話感動了他!」連長是有點小得意,不過小峰認為連長有具備得意的條件,他只是小小的釋出三天假期當誘餌,想不到就真的讓一個人勇於認錯。

  「連長那……那個人是誰?阿兵哥還是……」小峰知道如果猜是軍官,似乎有點以下犯上的感覺,所以話沒說完。

  「人是誰我是不知道,是衛兵接的電話,不過待會兒等他回來就可以知道了!」

  「你……不是說三天假照休,怎麼他……」

  「我根本沒接到電話,都是衛兵轉述的,他說害你被冤枉他很不好意思,希望我可以讓你休假!」

  「那……連長,我可以嗎?」

  「當然可以,你的假單在這裡!」連長從抽屜拿出原本就屬於小峰的假單,只是來的有點遲。

  「謝謝連長!」小峰趕緊把假單用雙手藏在身後,深怕一不小心假單又飛走了,然後做了一個接近九十度的鞠躬。

  「快出去吧,超過十點就不好出去了。」

  「嗯!連長謝謝喔,再見。」小峰走到連長室門口又轉過頭,順手拿了假單跟連長招手說再見,小峰清楚看見連長嘴角上揚了。

  「連長這樣笑,好看多了。呵呵!」

  回到三寢趕緊又換上剛剛才卸下的牛仔褲,隨便套了一件秋天的長衫,再跟剛剛其他三個士官打完招呼,小峰提著背包就下樓了。才剛跑到二樓,小峰似乎又想起什麼,又回頭往上衝。

  「衛兵、衛兵,剛剛打電話回來自首的是誰?」小峰實在好奇,應該說真佩服他的勇氣。

  「報告班長,聲音我認不出來,不過應該是……新進的阿兵哥或你們那一期的新士官,因為聲音有點陌生。」

  「喔!好吧,那我休假去了。」

  一路上小峰是三步併兩步,怎麼感覺每次放假都這麼急迫。

  「上禮拜還好有大豐來載,要不然這麼晚了……」看著身旁漆黑一片,說不怕是騙人的。

  「完蛋了,今天跟大豐約好營區門口不見不散!天啊!都超過四個多鐘頭了。」

  「怎麼辦?大豐還在等我嗎?還是……會不會生氣了?」

  「如果大豐先回家了,他會願意再回來載我嗎?」

  果然不出所料,營區轉角的板凳上空無一人,小峰撥了電話找大豐,打了幾次電話一直沒回應。

  「大豐對不起!今天我在連上被冤枉是小偷,所以剛剛才離開營區,現在是……晚上九點三十分,我知道我遲到很久了,你生氣也是應該的,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不理我!」小峰留話在大豐的手機裡,希望大豐可以諒解。

  「大豐!第一次跟你說不見不散我就爽約,你是不是再也不相信我了,你開機好不好,九點三十五分了,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回家。」

  「都是阿仁戒指害的!」眼看一片黑茫茫,小峰根本不知道怎麼回家,一股腦兒把氣發在戒指上。

  「戒指呢?我在幹嘛?竟然忘了跟連長要回戒指!」小峰摸著自己左手的無名指,叫了出來!

  「九點三十七分,回連上一趟應該還來得及,一來跟連長要回戒指,二來問問梁漢霖怎麼叫計程車。」

  「咦?應該順便要看看到底誰是小偷,害我害的這麼慘!」

  小峰擰起背包又像無頭蒼蠅一樣一直往前衝,能爭取一秒是一秒,大約只剩下二十分鐘的時間了。

  「九點四十四分!」小峰扶著二連樓下的販賣機旁喘著氣,早上晨跑都沒這麼累。

  衛兵在東側,小峰不想驚動任何人,只好一個人沿著西邊浴室躲進三寢找梁漢霖,然後再到連長室要回戒指,這樣自然而然也就可以看到被連長訓話的小偷!梁漢霖很討厭,只要一看見呂志翔就像失了魂,小峰知道他睡在呂志翔旁邊穩是賺到了,因為呂志翔睡覺習慣打赤膊,而且又喜歡只穿一條小內褲。梁漢霖簡單跟小峰敘述完呼叫無線計程車的方法,一轉身又猛盯著呂志翔,連問他知不知道休假又回來自首的小偷是誰,也只回答說被連長叫進去連長室裡的小套房!

  「見色忘友,臭學長!」小峰離開三寢還碎碎唸著,沒看到陳千霆,可能還在業務室忙吧。

  「幹嘛那麼神秘?」小峰走到連長室門前,發現桌上小燈還亮著,不過沒人,而且小套房的門還被扣上,看樣子……連長跟小偷正在闢室密談。

  「那麼小聲,怎麼聽得到?」小峰耳朵已經整個貼在門上了,不過什麼都聽不到,隱約只有咳嗽、椅子滑動的聲音。

  「不行,時間快到了,先找連長拿回戒指再說,而且連長應該也不吝嗇跟我說小偷是誰吧?」「報告連長,下士劉語峰請示進入。」

  「叩、叩!」剛剛連長沒回應,小峰又敲了一次。

  「劉語峰!我剛後悔放你走,想不到你有自知之明,自己先跑回來了!」嚇死人了,連長怎麼又翻臉了,跟剛剛要小峰趕快放假的嘴臉完全不一樣!

  「連長,我……怎麼了嗎?」小峰問的小心翼翼,深怕說錯每句話。

  「靖平學長你別跟他說那麼多!讓他們兩個對質不就成了?」

  「哇!」小峰退了一步,怎麼從連長小房間走出來的是兵器連連長。

  「到底怎麼一回事?連長……」小峰不知道為什麼連兵器連連長都扯進來。

  「劉語峰,你問他吧!他就是打電話進來承認自己偷戒指的人……」連長指著自己的小套房。

  小峰望著連長室裡的小門,真的完全猜不到連長說的是誰,眼巴巴望著那個出口,小峰希望走出來的人別讓自己太震撼!
「是我偷的!跟劉語峰無關!」

  「好耳熟,一定是跟自己講過話的人,羅志寬……不像,侯國聖、郭耀千……都不是。」

  「小峰,是我偷的,你別亂承認!」

  小峰嚇呆了,映入小峰眼簾的是一個……就算打死小峰,小峰也不相信的人,看著他從連長室小房裡走出來,小峰心裡揪了好大一下,比起剛剛看見兵器連連長走出來還要驚慌,驚嚇程度不下百倍。

  「小峰,你只要一口咬定不知情就好,是我偷的,我願意關禁閉。」

  「不是,不可能是你,大豐,你別亂承認!我不相信!」

  看見大豐越是神定氣閒,小峰就越擔心,根本不可能是大豐偷的,戒指在二連丟的,怎麼小偷會是兵器連的人呢?

  「詹尚豐,你別以為你老爸要幫你調單位,你就可以扛下所有罪!如果你真是認罪了,你爸也救不了你!」兵器連連長苦口婆心就是想點醒大豐,因為他也不能理解為什麼大豐要說自己是竊賊。

  「學弟,如果真的是他偷的,他老爸會想辦法救他,說不定到時候,連我這個丟戒指的人都會遭殃。」

  「不用,一人做事一人擔,我不會告訴我爸爸,我保證。」

  「你不會告訴你爸爸?我看哪天我得去跟你爸爸磕頭賠罪!」

  「詹尚豐,你說你來我們連上找人,恰巧看見我房間沒人你就進去偷戒指,那我問你,你是星期幾偷的?」

  「上禮拜四,連長你女朋友在你房間算微積分那一天!」

  連長心想沒錯,的確是上禮拜四,琪琪最近只來過那一次,如果不是他偷的,他怎麼會知道。

  「大豐!你別亂講喔,你到底再想什麼?」小峰真的不解大豐的動機為何。

  「小峰,你快回去,三十天禁閉我受得了!」

  「我不要,你根本都亂說,其實你……沒有來我們連上找過我,更何況是進去連長室。」

  「是我偷的,跟你無關!連長請你讓劉語峰出營區吧,我願意關禁閉。」

  「大豐,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哈哈,你們兩個很好笑,又不是情侶,生什麼氣啊?靖平學長我們先出去,讓他們兩個好好講一講吧,笨啊,詹尚豐,替人家頂什麼罪?」

  話一說完,兩個連長走出連長室,小峰不知道他們走多遠,只聽見腳步聲越來越遠。

  「你進來!」小峰拉著大豐要他一起進去連長的小房間,這樣可以安心說話,之後小峰隨手也把門扣上。

  「小峰,我真的不會怎樣,禁閉頂多三十天而已。」

  「頂罪?大豐,你老實跟我說,你……到底怎麼了?你們連長說你替人頂罪,是怎麼一回事?」

  「小峰,你是我弟弟,我可以眼睜睜看你被送禁閉嗎?」

  小峰聽大豐這樣一說,眼眶都紅了。

  「如果你真是我哥,你這麼做,你想……我會心安嗎?」 


  「小峰,你不用怕,不管戒指是不是你拿的,我都會扛下來!」大豐語氣之堅定,讓人感覺他似乎做了必死的決心,小峰看了很心疼,當然也覺得大豐很傻。

  「大豐!如果我跟你說,戒指真的不是我偷的,一句話!你信不信?」小峰也突然嚴肅起來,拉著大豐的手,像弟弟依附著哥哥一樣。

  「相信,我相信!」大豐猛點頭。

  「這就夠了,這樣你就不用幫我頂罪,我也不會去關禁閉,只要我們沒做虧心事。」

  大豐專注看著小峰,不過看起來卻不開心。

  「你怎麼了?這樣不好嗎?」

  「我相信你,不過如果有人故意要栽贓給你,我怕你吃虧。」

  「不會,連長手上那個戒指是我的,大不了……大不了我回去拿寶石證明書證明我的清白!」

  雖然寶石證明書上,購買人寫著「劉言仁」三個字,但是為了救自己跟大豐,小峰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戒指是你的?」

  「嗯!」小峰用力點著頭,想證明自己說的一點也不假。

  「完了!」

  「大豐,什麼意思?」

  「從下午四點多,我在營區外面等你開始,我就擔心你們連上不肯放你們休假,但是我想,營區門口管制是十點,所以,我一定會等你到十點。」

  「你一直在營區門口等我?」

  「不是約好不見不散?」大豐很認真。

  從那一刻開始,小峰以後再也不想給別人「不見不散」的約定,似乎「不見不散」一說出口,厄運就要降臨一樣。

  「晚上九點多,我終於等到你們二連休假部隊走出營區,我一直找不到你,只好隨便抓一個人來問。他們跟我說,你偷了連長的戒指,今天晚上就會送禁閉……」

  「所以你就相信我真的是小偷?」

  「那時候我沒想過你會不會是小偷,我只想如何不讓你被送去禁閉室,而我又……不想求我爸。」

  「那後來呢?你剛剛說完了是什麼意思?」

  「我聽你連上的人說,最後在你背包找出連長遺失的戒指,我也不知道那戒指是你的,所以……所以我剛剛跟連長說,那個戒指是我偷的,是我送給你的。」

  「……」

  「小峰,對不起,我幫倒忙了。」

  「我不是怪你,難怪剛剛連長跟我說,我有什麼自知之明、後悔放我走之類的……」

  「對不起!」這次換大豐托起小峰的手,深深鞠個躬。

  「大豐,別這樣,你跑回來幫我,我……很感動。沒關係,我還有一個辦法,我現在打電話給我連長女朋友,她一定相信我不會偷東西,而且她還可以證明,連長手上的戒指不是她買的。」

  「你有她的電話嗎?」

  「噓!」

  小峰打開房裡的小門,探頭出去看見兩個連長在中山室抽煙,小心翼翼的拉開連長桌的抽屜,連長手機真的在裡面。

  「大豐,你守著門口,我現在打電話給琪琪!」

  「阿宏喔,你到底放不放假?戒指找到沒?」電話一剛撥通,話筒都還沒貼近小峰耳朵,琪琪的聲音就飄過來了。

  「琪琪,我是小峰,教你微積分那個小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峰,那……阿宏呢?」連長不是叫林靖平,跟阿宏應該是同一個吧?

  「琪琪,你說的阿宏應該就是我們連長林靖平吧?」

  「對啊,阿宏是他的小名,以後你就這樣喊他!對了,你跟他放假沒?」

  「琪琪,我被連長誤會是偷你們訂婚戒指的小偷了!」小峰一直壓低聲音說著。

  「什麼?你叫他來聽!」琪琪這樣一吼,可是連守著門口的大豐都嚇到了。

  「小聲一點啦,琪琪,我用連長手機偷打給你的,我是想問你一些有關戒指的問題,因為只有你可以證明不是我偷的?」

  「如果沒有找到戒指,他憑什麼說是你偷的,難道只因為你進去過連長室教我數學嗎?」

  「進去過連長室?」小峰似乎聯想到什麼!

  「小峰,戒指有找到嗎?在你身上找到的嗎?」

  「沒有啊,不過,因為他們在我背包搜出一只戒指,剛好又是白金的,所以就認定那戒指是連長的!」

  「我真的會被你們連長氣死,是不是因為連他都無法確定戒指是不是他的?」

  「嗯,所以,我的戒指就被認為是贓物,因為我的白金戒指上面也剛好有一顆小鑽!」

  「阿宏就是這樣,那一天我叫他先戴看看,大小適不適合?樣式喜不喜歡?他就說我喜歡就好,如果他當初聽我的話,他就可以馬上認出是不是我買的那個了!」

  「琪琪,所以我要問妳的是,妳明天方便來營區一趟嗎?還是你們戒指上有刻畫什麼記號,一下子就可以分辨的?」

  「我是沒辦法過去,因為阿宏說不能讓旅長知道我進去過他房間,不過,那戒指很好認,白金環裡面,有刻了一個英文字G跟I,就是琪的意思。」

  「喔!那就簡單了,我保證我的戒指上沒有。」

  「那你快去阿宏說!」

  「琪琪,等一下!可能要再麻煩妳,待會妳打連長的手機,我故意叫他來聽,可是妳別跟他說我打給妳,只要跟他說戒指上有刻什麼字就好了!」

  「沒問題!五分鐘後如何?」

  「嗯,琪琪,非常謝謝妳!」

  「呼!大豐,五分鐘後,琪琪就會證實我們的清白了!開不開心?」真是鬆了一口氣,小峰衝過去抱著大豐,真是有說不出了興奮。

  「嗯。」大豐卻冷冷的。

  「你不開心?大豐,我覺得你一直有心事?」

  「你開心我就開心!只是,沒有去關禁閉,我就必須離開這裡了?」

  「怎麼這麼說?你爸想盡辦法幫你調單位,你應該高興啊?」

  「我以為……去禁閉室三十天,可以讓我贖一點罪。」 

  「大豐,你發生什麼事了?贖什麼罪?你這樣我會怕。」

  「總該讓你知道的,有一個秘密,藏在我心中已經……十年了。」

  「乖、乖!不難過、不難過!」大豐的眼眶漸漸泛出淚光,小峰拍拍他的肩膀,希望可以穩住他的情緒。

  「有什麼事你就儘管跟我說吧,我一定會替你保守秘密的,即使……你有什麼不能被這個社會接受的事。」小峰在猜,大豐會是想跟自己COME OUT 嗎?的確,這種壓力真的不好受。

  「我一直無法接受自己,別說是家人和社會了。」

  「你放心,不管怎樣,我……會當你一輩子……聽你說話的朋友。」

  「小峰,謝謝。再不說出來,我都快活不下去了……」

  「你說!」小峰拉著大豐的手,另一隻手擦去大豐眼中的淚水,大豐還是哭了。

  「嘟~嘟~」連長手機竟然在這時候響了,雖然是開的很小聲,不過在這樣沈靜的夜裡,格外刺耳。

  「是連長女朋友!」小峰拿起手機,螢幕上,「琪琪」不斷地閃爍。

  「先拿去給你們連長,我的事一定會跟你說。」

  小峰提著手機,衝出連長室,想在轉入語音信箱前送到連長手上,這樣一來,自己跟琪琪的計畫才能進行。

  「連長電話!」連長看見小峰衝過來,自己已經先熄掉手上的香菸,走到中山室外的走廊。

  「阿宏,戒指找到沒?你還在營區嗎?」琪琪演技也是一流的,小峰心裡暗自叫好。

  「戒指……是找到了,不過他不承認,總之要等妳確認過後,才能證明是否他真的是小偷。」連長吞吞吐吐,應該他是不敢讓琪琪知道他懷疑的小偷是小峰。

  「很簡單,你看戒指的白金環內側,是不是有刻兩個英文字,G和I!是我特別請人刻上我的名字的,很好分辨!別冤枉無辜的人才好。」透著月光,連長瞄了小峰一眼。

  「我……要去房裡看,走廊太暗了,如果這戒指真的不是妳買的那個,那……小偷有可能被放出去了,要找回來的機會……就很小了。」

  「算了,都怪我們自己不小心,買個經驗也好,還好不是結婚戒指。」

  「妳想結婚了喔?」連長還會害羞,轉過頭、摀住話筒說著,可是他不知道在場的兩個人都笑了。

  「呵呵,別想套我的話。對了,那你幫我約小峰了嗎?下禮拜的數學作業又要麻煩他了,明天我們請他吃飯,順便請教他幾題微積分。」

  「我……明天再打電話跟他確定時間,現在……太晚了,他應該休假跑出去玩了。」想不到連長竟然轉過頭來跟小峰比了個「噓!」的手勢,小峰差點笑岔了氣!

  「好啦,你先去忙,晚一點再跟我說戒指鑑定的結果。」

  連長掛上電話,領著小峰跟兵器連連長,回到他的辦公室,大豐一直待在連長室門口,後來也一起被喊了進去。連長跟小峰他們解釋剛剛琪琪說的話,連長當然不知道那是小峰早就跟琪琪套好的。

  「真的沒有英文字!」連長拿著戒指在檯燈下轉呀轉,終於說出一句可以認定小峰是清白的結論。

  「連長,這真是我的戒指,現在可以相信了吧。而大豐……而詹尚豐會說自己偷了你的這個戒指,他是想幫我頂罪,所以,他也是無辜的。」其實小峰有點擔心連長會一口咬定,既然大豐承認自己偷戒指,請他把戒指交出來,所以,想趁機幫大豐自白。

  「白金環上是沒有英文字,不過倒是有中文字!」連長眼神在飄,很不自然。

  「啊?怎麼可能?我自己都沒注意過……」這個戒指小峰已經戴了好幾個月了,竟然沒有發現白金環內側還刻著字。
這時候的小峰有點期待,也有點驚慌,不知道阿仁會為自己寫下什麼,一方面又怕連長會看出什麼端倪?

  「你自己看。」連長把戒指放在小峰手上。

  「完蛋了!阿仁刻下〝語峰言仁〞四個字。」小峰正腦著該怎麼圓謊。

  「看到沒?」

  「喔!看到了……〝仁言峰語〞,是那間銀樓的店名!連長,所以這樣證實這是我的戒指。」不知道該怎麼掰下去,小峰豁出去了。

  「詹尚豐,你跟人家湊什麼熱鬧?頂什麼罪?吃飽撐著!」兵器連連長數落著大豐,不過應該也很慶幸大豐是清白的,要不然,將軍的兒子,禁閉……送得進去嗎?

  「連長,那我們是不是可以休假了?」既然已經證明自己是清白,小峰當然一刻也不想留下來。

  「十點半了,你怎麼出去?」

  「可以啦,連長,你不是有一次也忙到十點多才出營區,你幫我們講一下啦!」

  「而且詹尚豐也是無辜的,留我們下來,也不公平。你幫我們知會一下大門憲兵就可以啊!」

  「靖平學長,你什麼時候轉性啊,跟連上阿兵哥這麼『麻吉』!」

  「呵呵!有什麼辦法,他是琪琪的……老師!」

  「老師?上一次我教的微積分她還考不好?」

  「你喔,別說了,害她被當得很慘,她上次來都喊著要過去罵你了!」

  「哈哈!小子你很行喔?還會跟你們連長撒嬌,你可能不知道你們連長是出了名的……老K臉,我們沒有人敢惹他的!」

  「講這樣,只要是好人,我都很客氣。」

  「連長,那你就幫幫好人嘛,今天我不想睡在這裡!」

  「小峰,你們連長很疼你?」兩個人終於被連長帶出營區,大豐看得出來小峰很得寵。

  「其實還好,只是教了他女朋友幾題微積分,她考的還不錯……」

  「這樣你在二連就不會有人欺負你了,說不定,我爸真的會把我調走。」

  「你……想要留在這裡?」小峰突然有點緊張,不知道大豐是否會回答是為了小峰留下來。

  「嗯,我不想靠他的關係去享福,男人當兵,天經地義。」

  「喔,如果是我,我才不想當兵。」

  「我不想讓他以為,自己是軍人、是將軍,就可以主導所有事。」

  「你……要贖的罪,跟你爸有關……嗎?」

  「嗯。到車上,你就會明白。」

  「你的車上?問題是我們怎麼出去?」兩個人已經離營區有幾百公尺,不知道走去哪,小峰只是跟著大豐。

  「小峰,要先跟你說不好意思,上去載你的那輛老爺車,其實就是我……的家。」

  「你的家?」

  「這就是為什麼,上禮拜你放假打電話給我,我在街上亂晃的原因了,我的家……已經不像家了。」

>>>>待 續

*        *        *

  【迷彩青春】將由鮮歡文化出版上市,裡面的內容是Ch01~Ch05篇。以及暫不這此刊載的Ch06~Ch10後半部情節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