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桂花湯圓 - 01

  八月,高二的暑假已經進入尾聲,一個是住在鄉下在地的男孩,另一個則來自城市的同班同學,兩個男孩相約到山上透透氣,試圖緩一緩潛藏在心中那股即將開學的猶豫。前幾天他們突然想起什麼,學起學長姐常常掛在嘴邊,說什麼一定抓住暑假的尾巴!於是,一輛腳踏車,載著滿滿的青春,上路了。


  唐漢堯,一看就知道是鄉下人,但並不是說他長的粗俗,活像個野孩子,而是比起身旁白白淨淨的夏晉元,任誰一眼就可以看出誰是山上在地人。他,從小穿梭在田野,陪伴一株株桂花樹長大,身材雖然不能說是壯碩,卻也結實;膚色微黑,個性內斂,不喜歡熱鬧。他沒有十七歲同年紀小孩該有的快樂,也因為這樣,他連續擔任了兩年的班長,因為不愛講話、成績也名列前茅,所以總是被視為班長的不二人選,至少老師們這麼認為。

  夏晉元,一個長相斯文、喜歡笑的男孩,他是一個可愛、且受歡迎的服務股長。晉元好客、喜歡熱鬧,所以,也常常是唐班長維護秩序的眼中釘。只要是晉元聚集的地方,就有同學的歡笑,在班上為了維持秩序,唐漢堯只要喊住夏晉元,所有的嬉鬧就會一哄而散。

  晉元的朋友很多,知心的沒幾個;話很多,知心話卻很少。晉元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小男生,頸子上的喉結還遲遲不探出來跟大家打招呼,所以,聲音到現在還細細嫩嫩的,有時候幾個調皮的男同學,看他跟班上女同學感情要好,常常虧他、糗他,甚至喊他為小元元,而夏晉元也總是以微笑化解尷尬……

  本來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雖然都是住在學校宿舍,不過因為話不投機,又加上唐漢堯的神秘和被動,所以,兩人的交集跟互動幾乎為零,喔,不!除了上課時間鐘響,老師還沒進教室之前那幾分鐘,唐漢堯會喊夏晉元,要他不要講話之外……

  不過,奇蹟跟機緣,向來都是出現在最平凡、最不起眼的時間跟角落。那是去年的聖誕節前兩天,也就是他們高二上學期的第一次連續假期,山下這所中學的宿舍裡,不管是同學或學長,幾乎都已經回家歡度聖誕了,加上校慶補休一天,一共有四天的連續假期。

  唐漢堯眼神環視寢室一週,確定室友都走光了,他輕輕的闔上三五五寢室的前門,一個人踏上黃昏的走廊,臉上映著一抹神秘的色彩。他手裡拿著幾張卡片,三五四、三五三、三五二……他一一在門上貼著自己畫的卡片,乍看之下也不像聖誕卡,卡片上沒有署名,裡面只寫著「祝大家聖誕快樂!」。唐漢堯繼續走著,最後一間了,班上男同學分散在這五間寢室,最後,他的手還壓著三五一寢門上的卡片,突然,門被拉開了,他後退了一步,不過倒很鎮定……

  「班長?你們不都走光了嗎?」夏晉元嚇一跳,原以為全部同學都回家了。

  「夏晉元,你……你還在這裡?」

  「當然!要不然你看到鬼嗎?呵呵,開玩笑的!」夏晉元發現自己跟班長還沒熟到這種程度,所以趕緊收起嘻皮笑臉。

  「我的意思是說,你怎麼還沒回家?」

  「我……這個禮拜沒有要回家,我爸媽出國了,他們要我留在這裡唸書,要不就去姑姑家,我才不要去她家……」看來夏晉元不喜歡這樣的安排,不過雖然無奈,卻也沒辦法改變。

  「你不去?四天假期都待在學校?」唐漢堯語氣沒有太大起伏,只是有點不可置信。

  「這……卡片,你畫的?」夏晉元比較矮小,所以他早唐漢堯一步揀起剛剛沒貼妥、掉在地上的卡片。

  「我……買的。」

  「少來!這明明就是畫的,還會掉色呢!」夏晉元把大拇指舉在唐漢堯面前,第一個指節已經染成一片墨綠。

  「隨便畫的。」

  「哈哈,看的出來!啊?對不起,開玩笑的。」

  「沒關係。很晚了,我該回家了,再見!」

  「聖誕快樂?班長,你卡片寫聖誕快樂,等禮拜天大家回來聖誕節早就過了……」

  「那……我全部撕下來好了。」

  「還有啊?」夏晉元跨出走廊,往前面幾間寢室望去,發現原來每個門上都貼了卡片。

  「喂!不用撕啦,看我的!」夏晉元喊住唐漢堯,隨即跑步拿出了一枝彩色筆,他低頭在自己手上的卡片寫上幾個字,然後又貼了回去。

  「你看這樣是不是好一點?」

  「祝大家這禮拜聖誕快樂!下禮拜新年快樂!」唐漢堯唸著夏晉元附加上的字,嘴角微微上揚,不過還是沒有笑出聲,跟往常一樣。

  兩個人往後走了回去,分別在其他寢室的卡片上補了這幾個字,最後跟夏晉元道完再見,唐漢堯獨自下樓離開了。

  「他還真奇怪!送卡片就送卡片,幹嘛偷偷摸摸,裝模作樣!」

  「裝酷就比較帥嗎?算了,睡我的覺!」

  「夏晉元!夏晉元!在嗎?」大約過了半小時,太陽又比剛剛沈了一些,躲在被窩的夏晉元從睡夢中被吵醒。

  「你不是回家了嗎?怎麼又折回來?東西沒拿喔?」夏晉元探出頭,竟然是唐漢堯!

  「你如果覺得無聊、又沒地方去,可以跟我回山上老家!」唐漢堯很酷,不知道這是邀請還是命令,聽起來讓人覺得他真的拙於言詞,是一個不擅交際的人。

  「現在?」

  「看你要不要?」

  「我……」夏晉元壓根兒沒想過可以去同學家過節,也許這樣的年紀,還不適合他們自己作主去哪裡,今天如果不是自己一個人隻身在外,夏晉元也不會有這個機會可以自己選擇。

  「如果要的話,就要快!錯過最後一班車,連我都回不了!」

  「那……你家人……我真的可以……幾點的……我跟你回去好了!」望著唐漢堯,夏晉元一肚子的疑問都縮了回去,他的眼神似乎在告誡著夏晉元「再囉唆,那就拉倒!」。

  「我收一下衣服,等我一下、一下子就好……」他馬上跳下床,很擔心唐漢堯出爾反爾,所以夏晉元希望在唐漢堯後悔之前,趕快跟他搭上同一班車,那時候……即使他後悔也來不及了。

  「還要多久?我有一點暈車……」夏晉元這時候倒是笑不出來了。

  「會想吐嗎?」

  「還好。」

  「那沒關係,再撐一下,快到了。」拜託,有講不等於沒講!

  「唐漢堯,你家好遠喔,你每個禮拜都這樣來回跑嗎?」

  「不一定,家裡需要幫忙我就回去,要不,就留在宿舍唸書。」

  「是喔?難怪你成績那麼好,像我就不喜歡唸書。我本來想去念五專的……」

  「我是很想唸書,不過我媽媽要我畢業後回去接管田園。」

  「田園?呵呵!好好玩喔!」

  「笑什麼?」唐漢堯一本初衷,非常正經。

  「我……第一次聽說還有人要回去接管田園的,都什麼時代了。」

  「那是我阿公留給我爸,我爸交給我媽的桂花園。」

  「桂花園!?難怪你……」 

  「說啊!」唐漢堯冷冷的給了一眼,夏晉元拉緊了自己的領口,越往山區,天氣也更冷了。

  「難怪有同學說站在班長旁邊都可以聞到花香,他們還以為你抹香水,呵呵!」

  「胡扯,你也信?」

  「我聞聞看!」夏晉元轉身拉下唐漢堯外套的拉鍊,鼻子試著想鑽進他懷裡。

  「做什麼?」唐漢堯往後一擠,差點把座椅壓垮了。

  「小氣!聞一下而已,算我吃虧耶……」

  「有人!」唐漢堯往旁邊嘟著嘴。

  「那等沒有人,我要聞,我沒聞過桂花香。」

  「再說。」

  「哇!我突然不暈了,原來是你不跟我說話,我才會想吐,那你繼續跟我聊天!」

  「哪有這回事?」

  「真的啦,我從來沒坐公車走這麼遠的山路,如果你再不跟我說話,我就吐在你身上!噁……」

  「喂,夏晉元!」唐漢堯嚇了一大跳,原來是夏晉元作勢往他身上吐。

  這回公車上的人都被吵醒了,一夥人同時回頭往這裡看過來,動作整齊畫一,兩個人相視「噗ㄔ」笑了出來。

  「夏晉元,你很調皮!」兩個人終於下車了,這也是公車的終點站。

  「是你自己太成熟,我們才十七歲耶!」

  「你嘴唇很乾,會痛嗎?」

  「我沒想到山上這麼冷……」

  「你穿上!」唐漢堯正準備脫下身上的外套。

  「不用!那你怎麼辦?」

  「我在這裡長大,這種天氣,傷不了我!拿去。」

  「那我的圍巾給你……」

  「我說我不冷,你自己用。」

  「不行,萬一你感冒,我會內疚……」

  「好啦,隨便!」

  「那這樣好了,哈哈!我們這樣會不會嚇到你們村裡的人?」

  原來夏晉元用圍巾圍住兩個人的脖子,雖人短了點,不過至少兩個人都可以取暖,也因為這樣,兩個人必須靠的很近很近……

  「我聞到了!」

  「什麼?」

  「我聞到你身上的桂花香!」

  「呵,不是我身上的,是桂花田的香味。你看!」

  「喔,原來這就是桂花樹。不過好像蠻不特別的喔?」

  「明天帶你去山上,整片的桂花園……」

  「阿漢,你回來了!咦?同學嗎?快進來!」大約又走了半小時,夏晉元已經不冷了,唐漢堯推開大門,這時候有個女人聞聲從廚房探出頭來。

  「阿姨你好!」

  「他是我住宿的同學,一個人留在學校,所以我帶他回來。」

  「同學你好,歡迎喔!從來沒聽阿漢提過班上的同學,你是阿姨認識的第一個喔!」

  「阿姨,我叫夏晉元,他們叫我晉元。」

  「今天比較晚喔,兩個人去哪玩啦?」

  「沒有,是塞車……」

  「阿姨,是阿漢折回去找我,又等我,所以才拖那麼晚,不好意思……」

  「呵呵,沒關係,到家就好、到家就好。我去廚房煮些湯圓,今天是冬至,不吃湯圓就沒能長一歲……」

  「阿漢?原來你叫阿漢,那你還騙我說家人也叫你班長!」

  「你也信?呵。」

  「你媽好親切,那我就不用緊張了。」

  「你跟我媽一樣多話,你們可以合得來,不用緊張。」

  「唐漢堯!你這是褒還是貶啊?!」

  「我是很想〝扁〞你……」

  「來、來!嚐嚐阿姨家的特產,外面買不到喔。」

  「呵呵,你家的特產?聽起來就好特別。」這小子嘴巴就是甜。

  「是我媽自己發明的,你喝看看!但我不保證每個人都喜歡……」

  「來!試試阿姨的〝桂花湯圓〞!用我們自個兒田裡桂花熬的,口味不錯。同學你先喝,阿漢的等一下……」

  「嗯!好香喔,跟你一樣香!」晉元趁阿姨轉身進廚房的同時,靠緊了阿漢的身子陶醉地說著。

  「又胡扯!」

  「真的,夠甜、但不會太甜;爽口、不會膩口。」晉元又喝了好幾口,這種天氣喝這種甜品,這樣的搭配,真對味。

  「油腔滑調。」

  「唐漢堯,你很愛潑我冷水喔!我在稱讚你家的桂花耶。」

  「我就覺得你老不正經,在學校這樣,在外面也這樣。」

  「呼!受不了你。」

  「我才受不了你!」

  「阿漢,你的。晉元,好喝嗎?」其實阿姨真的很親切,這也幫桂花湯圓加了不少分。

  「阿姨,真的很好喝,我說了,可是阿漢不信……」

  「別理阿漢,他自己也愛喝,只是他從來沒有誇讚過。」

  「阿漢,你怎麼可以這樣?如果是我,我每天都喝、每天都說……」

  「山上很冷,熱水也不容易煮開,你們快去洗澡,要不然很快就會冷掉!」阿姨拉開布簾,往大廳側房喊著。這是阿漢的房間,阿姨則是睡在大廳的另一邊。

  「阿漢,真的很冷,可不可以把今天的留在明天一起洗?」晉元已經縮在被窩裡了,就只剩下一顆頭和一對腳丫子露在外面。

  「不行!除非你想睡客廳,我才不想跟你身上的跳蚤一起睡。」

  「我哪有跳蚤?乾淨的很,我身家清白!」

  「呵。」每次面對晉元的玩笑跟幽默,阿漢總是淺淺一笑作為反應,這要換成其他同學,早就跟著一起胡鬧笑彎了腰。

  「我在學校有洗過,而且一路上都沒流汗喔!」晉元還不死心,真希望阿漢可以放自己一馬。

  「我們一路走上來,風沙飛得那麼高,我們早就滿身灰了。快起來,不可以偷懶!」阿漢出手搶去晉元身上厚重的被子。

  「啊!好冷喔,你沒良心。」

  「我不像其他人那麼容易上當。」

  「什麼意思?我哪騙你了?」

  「你的歪裡最多,其他同學被你唬的一愣一愣,我才不會。」

  「唐漢堯!原來我低估你了,你……以後我會讓你乖乖聽話的。」夏晉元在這個冬至的夜裡,想起阿姨的桂花湯圓,許下了一個連自己也不懂的願望。 


  「阿漢,你家這個不是羽絨被喔?好重,而且……睡那麼久還那麼冷。」

  「我不覺得,對我而言這樣算暖和了,你還冷嗎?」

  「嗯。」

  「你睡過來一點,我的溫度比較高,可以讓你取暖。」

  「真的?會不……你會不會不習慣?」

  「我是不習慣跟別人睡,也從來沒跟別人睡過。但是,這次是我找你來的,我有義務照顧你。」

  「你好嚴肅,連這時候你還能這麼一板一眼,這樣多掃興!」

  「嚴肅?難不成你要我跟你一樣,每天頂著不可一世的笑容晃來晃去?」

  「唐漢堯!我……有那麼難看嗎?你用不可一世形容我?」夏晉元也不管天冷不冷了,拉開棉被、伸出脖子,轉過頭注視著他。

  「不可一世只是形容當下你的笑容給我的感覺,那是因為你在班上人緣好,所以可以這麼不可一世。」

  「喔?那我還要謝謝你囉!」

  「不客氣。」

  「喂,唐漢堯!你……」他故意鼓起雙頰,並非真的生氣。

  「噓!你是客人,不能生氣。」唐漢堯不經意的把右食指貼在夏晉元的嘴上。

  突然,也不知什麼念頭或企圖閃過,夏晉元竟然伸出舌頭舔了唐漢堯的手指。

  「哈哈!」看著阿漢愣住的表情,晉元突來的笑聲化解了尷尬。

  大清早,陽光穿透窗簾,灑亮了整棟屋子,唐漢堯醒過來,他是習慣了早起,後院的幾隻山雞也都冷到忘了啼了。唐漢堯很想起身,是該到桂花園幫忙媽媽採茶葉了,不過左手被夏晉元拉住,實在抽不了身。夏晉元半弓著身體趴在阿漢身上,整個臉也緊緊貼在阿漢的左肩膀。天氣實在是夠冷了,冬至一過,大約還要下降個幾度,沒來過山上的夏晉元,這回可是真正體會到了。微微側頭看著熟睡的夏晉元,阿漢有股很複雜的情緒,同樣的十七歲,夏晉元怎麼看,都還像個小孩,可怎麼老是覺得自己更該成熟、不該只是十七歲呢?

  「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像他表現出來的一樣快樂?」

  「同學眼中的我,難道真如夏晉元所說,勇敢、堅強?」

  「呵!」阿漢搖搖頭。

  看著夏晉元,想了自己,最後阿漢把晉元跨在自己身上的腳移開了一點,它就緊壓著阿漢的膀胱,再這樣下去,阿漢都快憋不住了。碰觸著夏晉元的腿,阿漢的意識越來越清楚、越來越興奮,這樣肌膚的接觸,阿漢竟然起了反應!

  「不是!這是每個男生早上都會有的反應,我不是、不是!」阿漢極力否認,像在撇清什麼,他潛在的吶喊那麼淒涼,似乎連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阿漢……」

  「你醒了?」阿漢晃出了神。

  「你撞倒我的頭了!」晉元摸摸自己的頭跟阿漢的左肩,他真的是被阿漢給撞醒的。

  「對不起,你繼續睡。」

  「你呢?不睡了嗎?」

  「我……」阿漢再把自己的身體挪了一下,如果被晉元的腳碰觸到自己身上的反應,阿漢會不知如何是好。

  「你不要動,風都竄進來了,好冷!」夏晉元讓自己再靠近阿漢一些,這只是他自然的反應,不過在阿漢眼裡,這是一種挑逗和對自己的挑戰。

  一整個上午,兩個人都在園裡幫忙採茶,阿姨要阿漢帶晉元四處去走走,不過阿漢就堅持夏晉元要一起幫忙。

  「晉元,沒關係吧?」

  「呵呵,班長!這是你的真心話?」

  「我不懂。」

  「你向來只會下達命令、要大家做事。這句沒關係吧?有抱歉和徵求我同意的成分嗎?」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尊重你是客人……」

  「好啦,跟你開玩笑的,我覺得採茶也挺新鮮有趣的。回學校我要跟同學說你是……採茶姑娘,哈哈!」

  阿漢只是搖搖頭,對晉元這些五四三的話題從來就不感興趣。

  中午用完餐,阿姨端上了桂花糕,這是桂花村家家戶戶都會做的小點心,也因為取材方便,桂花糕成了過年過節、招呼客人的小品了。

  「嗯,好吃!原來桂花可以做這……麼多玩意兒。」晉元嘴巴故意撐的誇張。

  「是你少見多怪,桂花油、桂花酒、桂花餅……很多你都還沒嚐過,這只是一小部分。」

  「真的?你都會嗎?那你有一技之長了!乾脆不要唸書好了。」

  「你看!連晉元也都這麼說,阿漢!聽媽媽的話,高中畢業就好了。」

  阿姨這樣的答腔真是嚇壞了晉元,原本晉元只是隨口說說鬧著玩的,想不到阿姨竟然當真了。

  「阿漢,對不起!今天中午的事……」

  「跟你沒關係,我媽一直認為我回家管理桂花園比唸書重要。」

  「我……不知道會這樣,早知道中午就不該亂說話。」整個下午阿漢都悶悶的,雖然平常也快樂不到哪裡去,不過晉元總覺得是自己讓阿姨有機會數落阿漢,所以,他把阿漢的鬱悶怪罪在自己身上。

  「你快睡,沒事。」雖然才晚上九點多,不過在山上感覺特別冷清,也有可能是因為在山上沒有其他節目,所以早睡早起幾乎成了桂花村家家戶戶的習慣了。

  「我睡不著,想說話。」

  「你說。」

  「唉呦!不是我說啦,是想跟你聊天,兩個人是要有互動的,OK?」

  「喔,那你想聊什麼?」

  「其實這兩天跟你說的話,已經比我們同班這一年半來說過的話還多了。」高二上學期都快結束了,兩個人好像還沒私底下聊過天。

  「呵呵,會嗎?」

  「我回去如果跟其他人說我來這裡,還跟你睡在一起……」

  「你不要亂說。」

  「亂說?為什麼?怕他們說你喜歡我喔?」

  「……」唐漢堯沒有答話。

  「對不起、對不起!我……又亂說話了。」阿漢的沈默對晉元而言,是最凶猛的武器。不過阿漢的沒反應,不承認、不否認也不生氣,這可是嚇壞了夏晉元。

  「只是私底下鬧著玩,幹嘛當真?」晉元在腦海裡閃過這句話,真不知眼前這個唐漢堯腦袋裝什麼,開個玩笑也不行,怪了!

  「想喝杯桂花酒嗎?」

  「我?桂花酒?」

  「喝過嗎?」

  「我……別說桂花酒了,我連一滴啤酒也沒沾過!」

  「喝一小杯試試,不然容易醉。」

  「好、好!我沒喝過酒,我想醉、我想醉!古人不是說酒後可以亂性嗎?呵呵……」晉元抓著阿漢的手,興奮的叫了出來。

  「噓!」阿漢本來又把指頭再次伸到晉元的嘴前,不過,想起什麼,突然縮了回來。

  「怎樣?怕我又親你喔?我才不要,你又不是女的。」

  「噓!你在這裡,我去拿,不能讓我媽知道。」

  「嗯。」不知為什麼,對於唐漢堯的話,晉元總是自然而然的想遵守,說他是班長也好,可是晉元在班上又不是挺聽話,偏偏來到這裡,也才短短相處兩天,晉元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阿漢這個朋友。

  「也許是生活環境的差異,造成了這股好奇跟吸引力吧。」望著阿漢的背影,晉元的思緒也突然複雜起來。晉元搖搖頭,反正也想不出什麼所以然!

  「先倒兩杯,我得趕快把酒瓶放回去……」唐漢堯躡手躡腳拿了瓶桂花酒進來,另一隻手,拎著兩個好小、好小的酒杯。

  「先放這!」雖然很冷,不過晉元也趕緊跳出被窩在桌子上幫酒瓶挪出個位子。

  「不行,我媽會發現!」

  「沒關係吧?我是客人,請喝點酒,又不為過!」

  「跟你無關。」

  「怎麼這次換你婆婆媽媽,我保證不會把它全部喝完,不讓阿姨發現可以吧!更何況杯子那麼小……」晉元倒覺得阿漢有點小氣,先倒兩杯?呵呵!就跟大拇指一樣大小的酒杯!

  「隨便你……」

  「快、快!我等不及了,好香!」晉元的鼻子靠近仍緊封的瓶口,裝模作樣地吸了好大一口氣。。

  「呵,誇張!」

  「阿漢,你真的是很掃興耶……」

  「慢點!別喝太急。」阿漢稍稍按住晉元即將一飲而下的酒杯。

  「沒關係!喝下這杯酒,我就是男人了!」

  「胡扯!是不是男人不是靠這個來界定的,我國中一年級就喝過酒……」

  「哇!好燙、好燙……」喝下的剎那,晉元叫了出來,一個人在原地手足舞蹈。

  「噓!」這次阿漢管不了那麼多了,他整隻手摀住晉元的嘴巴。

  「好辣、好辣!」晉元想把舌頭吐出來透透氣,結果在阿漢手上舔上好幾筆。

  「你看!被我說中了,桂花酒濃度這麼高,不能像你這樣喝。」

  「喔~你不早說……」

  「嗯,第二杯的確舒服多了。」過了五分鐘,晉元深深吸了一口氣,在阿漢輔佐下,慢慢飲下第二杯桂花酒。

  「你額頭在冒汗。」

  「哇!難怪這麼熱,你臉也紅了,呵呵!」

  「我?我酒量可好的,可麼可能?」

  「真的!你慾火焚身?!」

  「夏晉元,你就不能正經個一小時讓我看看嗎?」

  「我很正經啊,你臉紅、耳朵紅,不就是慾火焚身嗎?你看、你看!胸口還冒汗了。」

  原來,唐漢堯趁著夏晉元喉嚨發燙的同時,不知不覺已經喝下四、五杯了。夏晉元伸手撇去阿漢胸前的汗水,不過,很奇怪,這次阿漢沒有反抗也沒有躲開,可能是酒精侵蝕了他平日的理智和武裝。

  「你還要喝嗎?」阿漢把瓶蓋拴上。

  「喂、喂!等等嘛,我才喝兩杯。」

  兩個人越聊越開,屋內的空氣也越來越悶熱,其實外面的溫度一點也沒改變,熱量是從他們體內散發出來的,兩個軀體像著了火、著了魔……

  「我……不冷,被子……你拿去……」

  「算了,夏天哪需要什麼被子……」晉元拉拉自己身上僅存的小背心。

  「冬天!是冬天……你看桂花都開了。」

  「阿漢,你臉紅的樣子比平常還……漂亮……」

  「亂說,我……是帥,不是漂亮……漂亮是你……」

  「阿漢,我的天空在旋轉,轉好……快!你那邊呢……」

  「天空?那是我家的屋……頂!對!屋頂。」

  「屋頂哪有星星,你騙人……」

  「我從小到……大,沒有騙過別人,只騙自己……」

  「哈哈!那……我們到底要……要不要醉?再來幾杯!阿漢……」晉元踢開棉被,手舉的高高的,像是緊抓著酒杯的姿勢,自己乾飲了好幾回。

  「我來……」阿漢搶去晉元手上的隱形杯,一杯又一杯,這次,兩個人一起醉了。

  「阿漢,以後在班上,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了,那……以後不要騙自己,也不可以騙我!」

  「來!為友情乾一杯!」

  「哈哈!別擠過來,酒都灑出來了……」

  「夏晉元!」

  「有。班長你喊……喊我?」

  「來,我的手借你,就當你的……你的枕頭……」阿漢把左手舉的高高的,在風中比劃,最後從夏晉元臉上滑落下來。

  凌晨四點,阿漢先醒了,酒還沒全退,不過意識倒是清醒了幾分,手有點酸、有點麻……

  「晉元?」阿漢睜開眼睛,微微的月光,不過卻把晉元看得很清楚。

  晉元正躺在阿漢的臂彎裡,一隻手環繞在阿漢的腰際,臉頰就緊緊貼在阿漢裸露的胸膛!

  「晉元、晉元……」阿漢輕輕喊了幾聲,不過對方一點動靜也沒有。

  唐漢堯眉頭皺成一塊,不知道是酒精發作而頭痛,還是習慣性的憂鬱。他轉頭看著夏晉元,不算太濃的眉毛、深烙的雙眼皮和一個微尖的下巴。

  「如果你是女人,這樣抱著你就不會有罪惡感了……」

  阿漢很想把眼神移開,卻又不願離開,曾幾何時可以這樣靜靜、仔細的看著一個男生。阿漢眼睛闔上又張開,猶豫和矛盾全寫在臉上,這不是一個十七歲男生該有的憂鬱,除非,他愛上的是一個不該愛的人……

  唐漢堯試著回憶昨天夜裡,兩個人在這裡的酒宴,他知道自己是故意多喝了幾杯,也許醉了以後,真心話會多一點、秘密會少一點,身上的束縛自然也會輕一些。

  「夏晉元雖然不是太正經,至少……至少他會是個可以分享心事的朋友。」

  「如果在十七歲就把自己定位只喜歡男人,會不會早了點?」

  「也許……也許自己還有幸福的機會……」唐漢堯輕撫著夏晉元的背,愁著自己從國中就有的一些疑慮和幻想著未來的不可思議。

  「如果有人可以陪我說話,我也不想封閉自己,晉元,你可以懂嗎?」

  「給你一碗桂花釀,碗底全是碎花瓣,甜的那麼淡,心是多麼傷,滿臉是淚的我,你看也不看。為了和你好聚好散,不敢說出多悲傷,你的心已淡,我的情未斷,怎能相信我們,還來日方長。請你喝完桂花釀,從此不再為你想,怕你又是我的方向,永遠都為你心亂。請你喝完桂花釀,如果你真的可以忘,不再說該誰欠誰還,相不相愛都無關。」

  摟著夏晉元,阿漢輕輕唱著張宇的「桂花釀」,感觸很深、心很沉。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挽著相愛的人一起入眠,不藉酒精作祟,只因真情相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