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7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桂花湯圓 - 05

  「五千?」晉元吞了口口水。

  「成交!學長,看你的囉!」學妹淘氣地拍拍晉元的肩膀。

  「喂!我看你出個三千塊,拍我的還比較有可能!」

  「哈哈,學長,你別開玩笑了!」

  「開玩笑?學妹,講這樣很傷人喔!我就這樣沒行情?!」

  「不是啦,你誤會了,你這種型……嗯……還是有人喜歡啊,不過,你是雨如學姐的偶像,沒人敢動你!」她從頭到腳打量了好一會兒,看的晉元有點不自在。

  「什麼跟什麼!我跟雨如只是好朋友。」

  「就〝只〞是好朋友才慘啊!」

  「什麼意思?幹嘛說的咬牙切齒!」

  「有謠言說,為什麼你不跟雨如學姐在一起,是因為……呵呵!」

  「幹嘛笑得那麼曖昧?」

  「沒……沒啦,反正,你幫我拍唐漢堯啦!」

  「不要!」晉元把相機放回學妹的手上。

  「學長,不要這樣啦,剛才不是好好的……」她拉著晉元的手撒嬌著,不過晉元有股想甩開她的衝動。

  「我剛才哪有好好的?我從頭到尾都沒答應你吧!」

  「小氣!我看那謠言八成是真的!」

  「說啊,什麼謠言?我還不知道我這麼紅耶,還有中傷我的謠言啊?」

  「就是啊……那你要幫我拍喔,要不然我不好交代!」

  「快說!少跟我談條件……」晉元給了她一個冷眼。

  「他們說,你最近跟唐漢堯走很近……」

  「呵呵,為什麼連你們都知道啊!」平常在班上、在宿舍,已經快被潘可欽搞瘋了,想不到連學弟妹都知道了。

  「他們說你故意迷惑唐漢堯,最終目的是想逼他……」

  「無聊,兩個男生怎麼可能談戀愛!神經病!」不知道為什麼,這番話聽起來就是很刺耳,讓晉元不舒服。

  「學長,你在說什麼!他們意思是說,你故意破壞唐漢堯跟孫桂慈的感情!因為……因為你在暗戀孫桂慈!」

  「我暗戀孫桂慈?」晉元這張嘴張的可就大囉!

  「已經有人看見你好多次偷偷望著孫桂慈學姐了。」

  「那是因為……」那當然是因為想把阿漢跟孫桂慈的關係搞清楚,看到孫桂慈難免多望幾眼,怎麼……怎麼會被傳成這樣!

  「他們猜對了嗎?」學妹俏皮的看著晉元。

  「胡扯!」哇!怎麼口氣這麼像阿漢。

  「你真的想破壞他們喔?可是唐漢堯是你的好朋友耶……」

  「你說越離譜,更何況……更何況他們兩個又沒在一起!」

  「怎麼可能?唐漢堯每天去我們宿舍找學姐,沒事他幹嘛每天去餵蚊子。」

  握著學妹硬留下來的相機,晉元失魂落魄的走在教室走廊,沒有目的地,只想躲開潘可欽和唐漢堯,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聽到學妹說阿漢每天都到女生宿舍去找孫桂慈,晉元竟然有一股非常……非常大的失落感。暑假過後這兩、三個月以來,晉元跟阿漢幾乎形影不離,一起刷牙、一起上課、一起吃自助餐、一起回寢室,阿漢怎麼每天都還有時間跟孫桂慈碰面?難道是就寢後嗎?聊什麼?為什麼阿漢從來不提呢?晉元捫心自問自己對阿漢夠好、也夠忠心,常常為了阿漢,不惜辜負可欽送來的討好跟殷勤;也有好幾次為了阿漢好,晉元也自己摸摸鼻子讓阿漢誤會、念了幾句,不過晉元也不吭一聲。原本也以為阿漢把自己當好朋友,應該無所不談,可是……阿漢似乎有秘密,故意瞞著晉元。

  「夏晉元!夏晉元!」是阿漢,是阿漢在走廊那頭低聲喊著晉元。

  晚上十點,沒參加晚自習的,都睡覺去了。今晚,晉元一個人留在教室,故意沒到宿舍的自習教室去等阿漢,阿漢每天晚上九點到十點,都固定幫住宿的學弟妹加強數學。幸好今晚也沒讓晉元太失望,下完課後阿漢真的找來了。雖然晉元嘴裡說要躲著阿漢,可是如果阿漢真的不來找他,晉元才會更生氣!

  「晉元,你在這裡嗎?」

  「晉元,你在不在?」

  「唐漢堯!」晉元探出頭,喊了他一句,不過裝了點冷漠。

  「幹嘛啊?今天不開心?」

  「嗯。」晉元無辜的點點頭,反正也不避諱讓阿漢知道自己的感受,躲在這裡不就是想讓阿漢知道嗎?

  「那還有救!」

  「你說什麼?」

  「如果你回答說沒有,那我又要傷腦筋開始瞎猜了。」

  「喔,那你現在不用猜,可以知道我的心事嗎?」

  「相機?這相機哪來的?」

  「用來拍你的啦,大帥哥!」

  「酸溜溜的,有問題。」

  「我喊一二三,你就笑……」晉元打開相機,舉著高高地調著焦距,嘴裡喊著要阿漢笑一個,不過自己的臉卻臭的跟什麼一樣。

  「嘻嘻……不好笑!給我。」阿漢察覺有異樣,咧了嘴馬上又收回來。

  「快,別讓我跟學妹不好交代。」

  「不要拍。要拍也要拍你跟我……」阿漢撒嬌的把臉湊向晉元的肩膀,這應該是阿漢這十八年來最俏皮、最溫柔、最可愛的姿勢了,如果不是四下無人、如果對象不是晉元、如果不是這時候臉部特寫看不清楚,阿漢是萬萬不可能做這動作的。

  這麼多但書、這麼多如果,這也證明了晉元在阿漢心目中的地位已經無可取代,只是在這種節骨眼,晉元根本沒有心思好好收藏阿漢這個表情,當然也就沒注意到表情下竟然藏有那麼豐富的感情。

  「不拍臉也可以,要不就脫下褲子,我一次賺個夠!」

  「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晉元坐到教室最後一排的椅子上,低頭玩弄著相機,阿漢站在他的身後,彎著頭問話。

  「你跑來這裡做什麼?不是應該躲在女生宿舍和孫桂慈約會嗎?」

  「你都知道了!?」阿漢站挺了身子,跟晉元一樣面對著黑板。

  「真的是這樣?!你竟然不否認……」

  「我早該跟你說的,但是又怕你亂想。」

  「不會啊,談戀愛很正常,你是風雲人物,她是班花,呵呵!好配喔!」

  「我跟她不是男女朋友,你在說什麼?」阿漢坐在倒數第二排的椅子上,轉過來面對著晉元,兩張臉就在小小的單人桌上相遇了。

  「你剛剛不是說了,我都知道了,沒錯啊,我什麼都知道,只是猜不透你哪有時間跑去找她?而且還都每天固定時間對不對?!」

  「我以為……我以為你知道的是說……剛剛那一個小時……學弟妹的數學課……」

  「天啊!不會吧?這……一個多月來,每天晚上九點到十點……」

  「抱歉啦。」

  「我每天都擔心你時間來不及,擔心你被學弟妹一直催……你竟然每天都跑去跟孫桂慈約會?」 

  「我只是去幫她複習功課,因為她……」

  「只是複習功課?那……那你用得著騙人嗎?」

  「不僅是你,我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所以……」

  「呵,原來……原來我只是跟其他人一樣。」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聽起來就是這個意思。」

  「呼~」阿漢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風輕輕地吹過晉元的臉上。

  「我累了,看你要繼續讀書,還是睡覺,我先走了……」晉元站起來轉過身,有氣無力地說著。

  其實晉元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他也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對待阿漢,阿漢不一直就是自己最欣賞的朋友嗎?自己怎麼會用這種方式表達對他的在乎呢?晉元腳步有點沈重,剛要跨出第二步,心裡頭已經很不爭氣的想回頭,就算回頭看阿漢一眼也好,給他一個微笑都好,這樣的動作不是很簡單嗎?可是偏偏晉元做不到……

  「阿漢,你喊住我吧!」晉元心裡在吶喊。

  「阿漢,你開口啊,難道……難道我這樣一走了之,也是你期待的方式嗎?」

  阿漢真的沒有開口,不過隱約可以聽見阿漢跟出來走廊的聲音。

  「不要光只是看著我的背影想什麼?說話啊!」

  「我沒有真的生氣,只是想聽你多一點的解釋跟安慰,這樣你也做不到嗎?」

  眼看晉元就要轉身下樓……

  「喀嚓!」相機的閃光燈突然閃了一下。

  晉元回頭,看見阿漢正瞄準著相機鏡頭。

  「不對,那是我帶來的相機!」

  「喀嚓!」又是一閃,晉元舉手擋住那抹刺眼的光束。

  「做什麼?」晉元面對著阿漢,實在不了解他這樣的舉動。

  「喀嚓!」

  「你拍什麼?」阿漢沒有大步前進,倒是晉元越走越近。

  「喀嚓!」

  「唐漢堯,你拍什麼拍?我又不是你女朋友!」醋罈子真的打翻了,由晉元生氣的台詞就不難看出,他的嘴裡、眼裡、心裡,盡是滿滿的醋勁!

  「喀嚓!」

  「不要拍!」晉元用雙手摀住臉,不過卻偷偷露出一對大眼睛。

  「喀嚓!」

  「還拍?!」

  「喂!」閃光燈的聲音一直沒聽過,鏡頭就直直對準晉元的表情!一會兒皺著雙眉、一會兒是鼓起雙頰,下一張是伸手擋住半個鏡頭、接著又是一張半側著的臉……

  阿漢雖然一直沒有開口,不過看著晉元面對鏡頭的反應,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起來。他沒有理會晉元的啞喊,不過看著閃光燈閃爍的頻率,看樣子阿漢拍的很盡興,大概也沒空理會夏晉元!

  「過來!看鏡頭!」阿漢突然把相機放置在走廊邊的窗台上,按下十秒倒數的自拍鍵,他過去攬過晉元的頸子,半命令式的要晉元跟他一起拍張照。

  「不要!你是土匪喔?」晉元想掙脫他,可能又在生氣剛剛阿漢對他的吶喊不理不睬。

  「喀嚓!」

  「看鏡頭,再來一張!」阿漢走向前去又按了一下相機,火速的又趕回晉元身邊。

  「不要!我……我現在精神不好不要拍。」

  「呵,少囉唆,看前面!」阿漢雙手從後面伸到前面夾著晉元的臉,他用力的把兩張臉擠在同一個鏡頭內。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竟然是四連拍,這下……晉元的表情更豐富了!

  「還想睡嗎?」晉元終於不再掙扎了,一張臉還停在阿漢的手心上,就像夾心餅乾,臉頰就被擠的鼓鼓的,可愛極了!

  「嗯~放開!」晉元搖搖頭,想甩開阿漢豐厚的掌心。

  「哈哈!好醜,被拍到了……」

  「唐漢堯!」

  「以後不騙你就是了。」原來阿漢還是記得這檔事的。

  「我……好像是上輩子欠你的……」晉元低頭碎碎唸著。

  「別這樣啦,別讓孫桂慈這樣一個不是很重要的人,破壞了我們的感情……」

  「呵呵,不是很重要?那看樣子還是有點重要?」晉元轉過身,靠在欄杆上,仰頭就看見一整片星空。

  「嗯,一點點。」

  「那是我重要……還是她重要?」天啊,這是甚麼話?晉元竟然說的出口!不過還好星星夠多,仰著、假裝數著。

  「她。」

  「十七、十八、十九……」沒聽見,晉元假裝鎮定、忍住濕潤的眼眶,還好星星真的夠多。

  「她怎麼跟你比,當然是你重要。」

  「二十二……」

  「真的。不過我只說一次,以後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

  「二十七……」

  「你聽到我說的話嗎?」

  「喔。」雖然只是一句短促的回答,不過卻不難聽出它載著滿滿的成就跟喜悅。

  「看我。」

  「嗯~我數星星……」晉元臉紅了,他不好意思抬頭,索性就一直往後仰著。

  「看我。」阿漢伸手輕輕拉地拉晉元的臉頰。

  「三十四、三十五……」其實有好幾顆星早就數重複了,反正也沒人知道,那就繼續吧,至少可以稍稍避免剛剛應該四目接交的不知如何是好。而晉元心裡滿滿的都是阿漢,手就指著滿天的一顆跳過一顆星。

  「啊~」

  「噓!」還好阿漢動作夠快,如果沒即時伸手摀住晉元的嘴巴,這下子可要鬧的校園天翻地覆了。

  「你……你壓到我了……」晉元趕緊站直身體推開阿漢。

  「壓到哪了?痛嗎?」

  「沒……沒啦!」晉元紅著臉轉過身,趴在欄杆上。

  「手?腳嗎?」

  「沒有、沒有。」晉元猛搖頭。

  「害羞?」

  「呵,我幹嘛害羞,又不是女生!」

  「尷尬?」

  「沒!別亂說,兩個……兩個男生有什麼好尷尬的?!」

  「那為什麼怕我知道?」

  「知……道?你……知道什麼?」晉元沒有回頭,他只是眺望著遠方,試著尋找一個月光灑滿幸福的地方。

  「我是男生我當然知道。」

  「別……別……亂說。」怎麼這樣的夏天,還讓個高中生的一句話抖了好幾下。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反應跟你一樣……」阿漢也紅了耳朵。

  「剛剛數到哪一顆了?四十七?還是五十三?」

  唐漢堯從背後慢慢的靠近夏晉元,他伸手圍住前面那個小男生,雙手就停在小男生胸前的欄杆上。而臉!也一步一步靠上他的肩膀,頭併著頭,四道眼神,望向同一處人家,試圖為他們、也為自己點燃一處幸福…… 

  「上大學以後,我們就可以住在一起。」

  「可是……我一定考不上你的學校……」

  「明天開始,我讀書你就跟著我一起讀;背單字的時候,我們就互相比賽和對方抽背。」

  「阿漢,我會努力的,即使考不上你的學校,我也會選最靠近你的學校。」

  「如果真沒辦法,我就放棄我的第一志願,陪你一起上你的學校!」

  「不……千萬不行……」晉元搖搖頭。

  「如果不行,那你就更要努力一點,用力追上我!」

  「嗯~當然,可是你好臭屁喔,呵呵!」

  「不喜歡我這樣?」

  「喜歡、喜歡!我希望你一直有本事臭屁,還有……」

  「還有什麼?」

  「就是……你永遠可以這樣離我這麼近……」

  「除非你不要,要不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弟弟……」

  「好弟弟?也好,我就喜歡有個哥哥,從小就這樣想著。」

  「我大你一歲,你當弟弟不吃虧。」

  「阿漢……」

  「嗯?」

  「我心跳很快……」

  「呵,那這樣呢?」阿漢身體慢慢地又往前挪了一些,兩個人就幾乎要黏在一塊兒。

  阿漢知道,晉元一定可以感覺到他的生理反應,只是阿漢心裡在想,反正都是男生,也就沒什麼好隱瞞的,除非……除非晉元會覺得不舒服或……噁心。

  「呼~」晉元的呼吸就快跟不上心跳了,噗通跳的厲害!

  「就像這樣,我們日常生活中,人跟人的距離就是遠了一點,如果接觸稍微親密,往往就……」

  「阿漢,你也一樣嗎?心也跳很快嗎?」

  「你聽。」阿漢把晉元轉過身,挺起自己的胸膛。

  「噗通、噗通!」耳朵一靠近眼前的那塊胸肌,晉元自己心跳的更厲害了,根本分不清是從誰心臟發出來的聲音。

  「所以,你這是正常的,知道嗎?」

  「喔。」

  「有沒有人說你眼睛又黑又大?」阿漢低頭看著晉元的眼睛。

  「很少,不過你的輪廓才深,大家都說你帥!」

  「呵呵,你長大也會很帥,至少你這張娃娃臉不會變老!」

  「又影射我是小孩!我已經長大了!」

  「像這個嗎?!」阿漢伸手往下一抓,沒有防備的晉元,小弟弟慘遭魔手。

  「啊~色鬼!」這一次晉元無路可退,只有頂著欄杆,放聲尖叫的份!

  「噓!想把教官引來啊,萬一他想湊一腳,我才捨不得!」

  「是捨不得你……還是捨不得我?」

  「當然是你!」

  「阿漢,你嘴巴怎麼變得這麼甜?吃錯藥了?呵呵!」

  「我剛剛就擔心你生氣了,轉身就走,不過是我說謊在先,我……」

  「那既然要認錯,幹嘛不喊住我,萬一……萬一我真的下樓了……」

  「我不知道你會這麼生氣,所以,就覺得自己沒有臉留下你。」

  「呵呵,所以就拿相機亂拍,還拍到我最醜的樣子……」晉元嘟起嘴了。

  「哪會!我就是想留住你最真實的畫面。」

  「阿漢,上一次在宿舍,你……是不是偷親過我?」

  「不是偷親喔,你搞錯了,我有經過你同意,有事先暗示過你。」

  「阿漢你記錯了,沒有!你是偷親的,真的!」晉元好認真。

  「呵呵,那又怎樣?你想報復?」感覺阿漢故意在挑釁。

  「沒……啦,只是突然想到……」在月光下這樣的距離,不就適合情侶摟摟抱抱、打情罵俏!電視、小說上不都這麼上演的。更何況四下無人,又是走在校園的長廊裡,多浪漫啊!難怪引起晉元一陣的遐想。

  突然,不知道哪湧上來的勇氣,阿漢往前一頂,把晉元推後一步,他手按著欄杆,眼睛輕輕闔上,阿漢的臉慢慢靠近晉元,而晉元不知該如何是好,索性那就跟著閉上眼。呼吸急促的夏晉元,就像一隻待宰羔羊,他完全不敢想像阿漢想做什麼、會做什麼,更遑論合理的解釋自己這樣的行為!對於阿漢,晉元總是如此,彷彿也只能如此,他沒有招架的餘地,也沒有反駁的力氣,因為阿漢對他來說,是那麼溫暖,是那麼渴望,是從心底冒出來的一道無怨無尤!

  微張的兩片唇,輕輕地放在晉元的臉上,很直接、溫柔卻不急躁。隱約感覺的出來,阿漢企圖試探晉元的底線,他先在晉元嘴邊游移,有意無意挑逗晉元的禁忌,晉元沒有排斥,只有在被阿漢的鬍渣微微刺傷,稍稍閃躲一下。最後,時機成熟,阿漢決定放手一搏!擱在欄杆上的手先環抱住晉元,再把晉元緊緊推向自己,而自己嘴裡的小滑頭,就這樣靠上去、直搗晉元的禁地!對於這樣突來的侵襲,晉元有一點遲疑,不過卻因為阿漢來的猛烈,晉元也就屈服了,心想,反正舌頭已經嚐過世上那麼多食物,也不差嘴前這東西了,更何況它隸屬於阿漢,那也就沒什麼好猶豫的了……

  「阿漢……」大約過了一分鐘,晉元趁機喘了口氣。

  「呼!」阿漢太投入了,一時還沒回過神,直到晉元喊住他,阿漢才倉促的清醒過來。

  「阿漢……我們這樣……這樣算接吻嗎?」

  「你覺得呢?」

  「我沒碰過別人的……舌頭,好像……好像還蠻特別……」晉元的嘴邊還殘留著阿漢的口水。

  「你喜歡就好。」阿漢再一次拉過晉元,把他緊緊的、緊緊的抱在懷裡。

  「那……你跟孫桂慈也這樣嗎?」

  「沒有!晉元,你是你,沒有人可以取代你。包括孫桂慈,知道嗎?」

  「真的?」

  「嗯。」阿漢摸摸他的頭,像是一句句的承諾一樣。

  今晚,晉元一整夜再也闔不上眼了,躺在床上抿著自己的嘴唇,他試圖找回剛剛那一份感覺。

  「我這樣算正常嗎?」一手摸著自己褲襠下的反應,晉元不敢相信自己面對阿漢也會有生理反應,這是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阿漢呢?不知道他睡了嗎?」剛分開不到一個小時,晉元又想念起阿漢了。

  就這樣在床上翻來覆去,時而矛盾、時而興奮,從晉元上揚的嘴角不難發現,甜蜜的滋味早就覆蓋那淺藏的罪惡感。

  一整夜的翻滾換來隔日的精神不濟,趁著第二節下課有二十分鐘,晉元的睡意再也控制不住了。趴下去、闔上眼之前,他偷偷瞄了阿漢一眼,想不到阿漢也在空中搜尋、等待他的目光,四目交接的那一剎那,晉元知道昨晚月光下的,那不只是一場夢,那是一次真真切切的交會,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所謂戀愛的感覺,但是,晉元清楚的告訴自己,他樂意接受這樣的牽掛,也願意釋放出同樣的期待給對方,那就是昨夜夢裡、心裡的那個人-唐漢堯!

  「班長,我不說就是了……」

  「唐漢堯打人!班長打人!」

  「你有種再說一遍!」

  睡夢中,晉元被吵醒了,刺耳的不是那些人的嬉鬧聲,令晉元完全清醒的,是阿漢揮在半空中、緊握拳頭的手! 


  「又不是我傳的!」他的胸口被唐漢堯勒的緊!嘴巴直發抖,看來阿漢力氣還頗大的。

  「我就是聽見你亂說。這是最後一次警告……」

  「阿漢,別這樣。先放開他!」晉元跑過去拉住阿漢高舉的手。

  這下子,零散的同學幾乎都被吆喝過來了。

  「唐漢堯,你有種就去打所有看過照片的人!幹嘛拿我出氣……」被晉元放走的那個同學,跑到教室後面,指著阿漢放起馬後砲。

  「阿漢!」晉元拖住阿漢,眼看他幾乎又要跨上那張椅子。

  「你說!照片從哪傳出來的?」

  「阿漢,到底發生什麼事?阿全他……他怎麼了?」平常阿全只是一副好吃懶做的樣子,可是也從沒看過阿漢跟他有交集,怎麼……怎麼阿漢會指著他鼻子罵呢?

  「晉元,昨晚的數位相機呢?」阿漢低頭輕輕說著。

  「哇?完蛋了!放在樓下窗戶……」天啊!怎麼會這麼糊塗!昨晚兩個人完全忘了相機這回事。如果不是阿漢現在問起,晉元糊里糊塗弄丟了學妹的相機還不知情。

  「照片被人在網路上流傳了……」

  「?」晉元知道是自己的疏忽,無辜的望著阿漢。他知道阿漢一定很生氣,不知道阿漢會用什麼方式對自己發飆,他等著、害怕著。

  「晉元,你會介意嗎?」

  「我……介意什麼?」介意?阿漢不是應該痛罵晉元一頓嗎?怎麼反過來問晉元介不介意,晉元不懂。

  「阿全,到底你看到什麼?」幾個女生圍著阿全七嘴八舌。

  「下課我跑去電腦教室收信,學弟妹轉寄幾張照片來……」

  「是拍什麼?跟班長有關嗎?」

  「你自己去看,我不敢說!」阿全偷偷瞪著阿漢。

  「阿全,你說。」晉元突然喊了一聲。

  「你自己說的喔,那唐漢堯不可……」

  「你再講?」阿漢真是夠威嚴了,活像個硬漢子,從他眼神傳出來的殺氣,夠讓阿全嚇得屁滾尿流了。

  「你們不會現在去看喔。」

  「誰要是亂傳、亂講被我知道,就走著瞧。」是阿漢耶,他怎麼可能這樣恐嚇別人,晉元不相信,除非……除非謠言真的很難聽……很不堪入耳!

  「算了、算了!快上課了……」鐘聲響後,大家一哄而散,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不過隱約可以聽到有人仍在竊竊私語,偷瞄著阿漢和晉元。

  平常班上的事都是班長說了就算,可是這次晉元知道,班上同學絕不會這樣善罷干休的,晉元擔心同學的好奇心會摧毀原本班上的和諧氣氛。

  「昨晚的相機?照片?」

  「一定是自己跟阿漢的合照外流了!」

  「可是……可是也還好吧?不就是兩個男生的合照嗎?」

  「不行,既然阿漢這麼介意,一定……有問題。」晉元不放心,心想一定要比其他人早一步看到照片才行。他腦筋一動……

  「夏晉元,有事嗎?」老師寫完黑板轉過身,發現其中有人舉手了,沒錯,就是夏晉元。

  「老師,我肚子不舒服,想上廁所。」晉元裝無辜的表情可是一流的,再加上昨晚一整夜沒睡,臉部精神看起來更加頹廢,所以,表情滿分!

  「看樣子好像蠻急的,你快去!平常生龍活虎的……」還好老師買這個帳,晉元離去前,趁著跟阿漢眼神交會的那一刻,向阿漢眨了一眼!有點得意、有點俏皮……

  晉元跑到樓下走廊一看,相機當然不在那裡了,接著又趕緊跑到電腦教室,隨便找了一台已經開機的電腦前坐下……

  『轉寄:九0年代的新梁祝!高中真人版~」除了廣告信件,其中一封Mail的標題是這樣寫的,晉元直覺就是這一封信在搞鬼!

  果然沒錯!第一幕映入眼簾的就是昨晚晉元即將轉身下樓的那一張,不僅如此,旁邊的口白,更是抓住了晉元的目光……

  「梁兄,別了!不要怪英台狠心,快十二點了,再不走,我家的馬車就要現出原形……」

  「哈哈,怎麼這種對白都想的出來!」晉元倒也不怎麼生氣。滑鼠滾輪再往下拉,倒要看看他們還玩些什麼把戲。

  「梁兄!讓我再看你最後一眼,但請你……請你不要留住我的眼神!」哈,這竟然是第二張照片的註解,這……這不是昨晚發現阿漢拿相機,晉元遮住自己眼睛的畫面嗎?呵呵!

  「不!受不了了,梁兄,我可不可以不要走?留下我!我決定不離開你了……」天啊,晉元用雙手摀住自己臉的照片,他們也可以聯想成這樣?!

  「我知道我這樣一走,我將成為別人的新娘!」照片裡的晉元皺著眉頭。

  「梁兄,幫我想想法子,我不喜歡馬文才哪!梁兄~」這更扯,連鼓著臉頰的畫面都被貼出來了。

  「真的!不~不要逼我!我不想嫁……」哇!這張更絕,只見晉元的右掌,五指張的開開的擋住半個鏡頭,不……真像在吶喊。

  「我……我寧死不屈!」側過臉、低著頭的晉元,看來倒有點慷慨赴義的感覺。

  「英台!要死我們一起死……」照片裡的阿漢右手正挽著晉元的脖子,兩個人緊緊靠在一起。

  「梁兄,好痛苦啊,我們一定要死在這裡嗎?」只見被阿漢勒著脖子的晉元,臉部猙獰,像極了在垂死邊緣掙扎一般……

  「梁兄,我先走一步了。」晉元仰著頭,閉著眼睛,倒在阿漢的臂彎裡。呵呵,原來有這張照片啊,晉元也是第一次看到,看著、看著,自己嘴角都笑了!

  「英台!你不能死!你醒醒啊!英台……」哇!好感人肺腑,原來是阿漢從後面,雙手捧著晉元的臉,拼命的想搖醒他似的!

  「醒了?英台你醒了!」

  「真的醒了?」

  「我的好英台!」這就是昨晚最後那四連拍嘛!終於晉元答應跟阿漢合照,兩個人頭併著頭……

  「唐山伯與夏英台的命運將會如何?下回分曉!敬請期待!


  天啊!斗大的字就烙印在這張映著月光的朦朧照上,他們用電腦合成加入了兩隻蝴蝶,竟然把它當成下一集的預告片,還真有創意呢!

  「哈哈!」晉元又看了一次,不過真的生氣不起來。

  「阿漢在為這個生氣嗎?」晉元的額頭都皺在一起了,他實在無法聯想剛剛氣的快發瘋的阿漢,竟然是為了這幾張網路流傳的照片在生氣!

  「其實……其實還滿好玩的,而且很有創意啊!」

  「算了、算了!」晉元原本還打算將這封Mail轉寄出去,說不定從此自己就成了網路明星呢,可是後來想想,阿漢都那麼生氣了,萬一讓他知道,後果真會不堪設想!

  「可是……可是阿漢在氣什麼呢?」晉元用滑鼠又快速瀏覽了一次,實在不知道自己該生氣什麼!那……那待會兒下課怎麼跟阿漢說啊!

  「難不成阿漢嫌自己的戲份太少?」

  「不可能、不可能!瘋了……」晉元坐在原地搖搖頭,阿漢怎麼可能會計較這個呢?

  下課之後,有一大半的人聞風趕至了電腦教室,大家搶著一睹為快傳說中的新版梁祝!而晉元則是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緩緩回頭尋找阿漢的蹤影……

  「到外面!」阿漢話說的小聲,不過晉元卻可以從他的唇型猜出來。

  「阿漢……」

  「剛剛上課溜出去應該去看過了吧?」

  「嗯,你是說……照……昨晚的照片嗎?」

  「你不生氣?」

  「我……只氣自己忘了把相機拿起來,那是學妹的,用丟了是要賠的。」

  「內容呢?你不生氣嗎?」

  「我……還……還好……」

  「都被說成這樣了,你還好?你不擔心?」

  「擔心?要……擔心什麼……」

  「你有沒有羞恥心啊?!」

  羞恥心?這是多大的指控啊!晉元聽了、心都涼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