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桂花湯圓 - 06

  「阿漢,我想……你話說的太重了……」

  「Mail你也看過了,你沒有任何感覺?」

  「其實……放輕鬆一點,他們……還蠻有創意的。」

  「創意?他們用我們的照片加入那樣的對白,你無所謂?還說那是創意?」

  「阿漢……你不要那麼嚴肅嘛,你不也說過,你想擁有十八歲該有的快樂,那……」

  「我想,我們價值觀差很多,我不喜歡他們這樣的玩笑,那些隱私……算了!接下來七個月,你自己好好用功吧……」阿漢口吻出奇的冷靜,表情就像對其他同學那種冷漠,他拍拍晉元的肩膀,錯身離開。

  「阿漢,你……是什麼意思?就為了那封Mail?那你昨晚說的話呢?」

  「昨晚說的話,就當……昨天的事吧。」

  「小元元!你們在幹嘛?」柳哥咬著一根冰棒,從走廊那頭舔到教室這邊來。

  「阿漢,你不要把話說這麼絕,也許……柳哥你走開啦。」

  「喔~心情不好,在跟情敵談判喔!吃一口……」柳哥把冰棒塞到晉元嘴邊,還在開著玩笑。

  「阿漢……」想不到阿漢轉身想離開,晉元拉了他一把。

  「上課了,不要拉拉扯扯。」晉元的手被阿漢甩落在空中,晉元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啦,吃一口,消消火!」

  「柳強威!」晉元轉頭給柳哥一個白眼,這跟平常開玩笑的白眼不一樣,所以柳哥也嚇一跳。

  「真的生氣?」

  「你走開啦,你是不會看人家臉色喔……」

  「發生什麼事啊?晉元,怎麼今天大家都怪怪的,連剛剛去福利社,學妹也再……喂!夏晉元……」晉元回到教室裡了,他不敢看阿漢,他擔心自己會被阿漢眼神傷得更重。


  「那算初吻嗎?初吻不是應該上大學再給女朋友的……」晉元在座位上抿著自己的嘴唇,他不敢想像昨晚的阿漢跟剛剛的阿漢是同一個人,想著、想著,心中的困惑醞散整個腦海。

  「小元元,馬文才的花轎好不好坐啊?哈哈!」

  幾個不識相的人在晉元身邊笑成一團,他們剛從電腦教室回來,原本晉元應該跟大夥嘻笑在一塊兒的,不過想起剛剛阿漢的表情,晉元再也笑不出來,只能故做鎮定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到底誰在惡作劇?」雖然晉元覺得那些人還挺有創意,不過也真想知道到底是誰在故意捉弄他!

  「相機是學妹的,上面又沒有貼名字,那到底是被誰撿走了?奇怪的是……學妹也沒來要回相機,那……」

  「潘可欽?」晉元腦海突然冒出一個名字。

  「也不對,可欽那麼不喜歡我跟阿漢在一起,他怎麼可能還把我跟阿漢比喻成梁山伯與祝英台。那是誰呢?學弟妹應該也不敢啊……」

  一節課又過去了,晉元的心思一刻也沒留在課本上,他想著阿漢、想著昨晚、想的照片裡的口白,本來中午約好跟阿漢一起用餐的,可是,現在呢?阿漢還願意嗎?

  「喂!唐漢堯……」好不容易晉元鼓起勇氣追上去,偏偏趕上阿漢的時候,阿漢故意加快腳步離開了。

  「阿漢!」晉元衝向前去擋住阿漢的去路。

  「以後請保持距離可以嗎?」

  「你說什麼都可以!但請你告訴我,我們的友情就那麼不堪一擊,昨天晚上不是說好,上大學上同一間,下學期還要一起搬到外面住,你還說以後……」

  「算我怕你了,借過。」

  「唐漢堯,你在怕我什麼?我又做錯了什麼?你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

  「我只想當個平凡人,我不想成為別人的焦點,也不想成為別人飯後的話題。」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跟什麼啊?你這樣叫我怎麼跟你相處!」

  「那就更不用勉強你,我可以去吃飯了嗎?」

  「拿去!」晉元塞了一張便當券給阿漢,那是他剛剛下課託同學買的。昨天以前,都是晉元拉著阿漢去用自助餐,看來晉元還是放心不下阿漢,怕他餓著了。

  「不用。」阿漢推回來。

  「拿去,你每次都那麼省,只吃一點點怎麼夠!」

  「我又不像你,每次點那麼多,每次都吃不完。你家有錢也不用這樣……」

  「哼!」晉元望著阿漢的背影喊不出話,他深深忍住一口氣,那是用傷心忍住的力氣。

  每次阿漢都罵晉元浪費,自助餐吃不完又夾那麼多,難道晉元不知道自己的食量嗎?可是阿漢不知道,那是晉元故意的,晉元知道阿漢省錢,連三餐的錢都在省,所以每次晉元都故意點很多,然後再撒嬌的跟阿漢說自己吃不完,其實主要目的當然就是要阿漢幫忙吃,這是晉元想到唯一可以讓阿漢,在自尊心不受損的情形下,願意接受幫忙的辦法,阿漢不知情就算了,竟然還拿這個來責罵晉元……

  接下來的兩個月,就像第一次從山上桂花園下來一樣,阿漢再也沒主動找晉元說過任何一句話,表面看來阿漢的確變得更用功了,而晉元能忍住就忍住,三年級了,所以的兒女私情,友情、愛情也好,都應該被放置一邊不是嗎?只是走在校園裡,偶爾望著阿漢的背影,晉元體內就會浮現很多問號,還有那曾經一起擁有過的甜蜜更會湧上心頭!酸哪~

  明天又是耶誕節連續假期了,晉元知道大部分同學都選擇留在學校,好準備學期末的模擬考,他也從同學那裡打聽到,阿漢這個禮拜也不回家,他跟班上永遠都第一名的顏行俊,將留下來一起接受校刊的專訪,其實訪談內容也不難猜,一定是什麼「背英文單字小技巧」或「如何五育全能」之類的,聽說那是耶誕節的特刊,只有應屆畢業生才能雀屏中選、上校刊頭條!

  晉元還在猶豫自己是不是該回家,明天耶誕節,後天、大後天又都放假,可是留在學校真能念的下書嗎?已經兩個禮拜沒出去外面走走了,其實晉元應該出去透透氣的。傍晚,晉元一個人躲在頂樓,看著夕陽……

  「又發呆!」他從後面拉了一下晉元的耳垂。

  「呼……」

  「怎樣?看來有點失望,要不然你又在期待誰?何雨如?」

  「柳哥,你不要那麼無聊,老愛提何雨如,你那麼喜歡她,你怎麼不去追她?」

  「喔,對喔!聽說你換人了,孫桂慈喔……」

  「無聊!你又從哪聽來的?老是說八卦,你再不唸書,真的要跟大學絕緣了。對了,上次給你的題目作完了沒?不是昨天就該交給我的?」

  「那個……那個放在教室抽屜,晚上……拿給你。」

  「又說謊!你身上有幾根毛我會不知道,你準是又沒寫了。」

  「那我有幾根毛?」

  「無聊!」

  「好啦,說認真的,我真的有算幾題,可是後面的很難,我算不出來……」

  「不會那你要問我啊,出題目給你,就是要讓你把不會變成會的,不是要讓你不會再變成更多的不會。」

  「喔。」柳哥就對晉元沒輒,當大家都放棄他的時候,只有晉元要他不能放棄,能多會一題是一題,能多拿一分是一分,所以,晉元的話,柳哥總是聽的進去,只是有時候皮了點。

  「又不是小朋友,每個都愛惹我生氣……」

  「誰又惹你生氣了,我幫你出氣!」

  「就你跟唐……」

  「唐什麼?誰?」柳哥一時想不起哪個姓唐的女生,在他心裡,就屬沒有女朋友最苦了。

  「就……你這個豬八戒跟唐三藏啦!」

  「我又不是豬八戒……」柳哥自己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嗯~柳哥!跟你開玩笑的,對不起嘛!」晉元發現自己玩笑開大了,而且罵柳哥是豬實在不好聽,所以他拉著柳哥的手,頭鑽在他的胳肢窩,撒嬌著要他別生氣。

  「呵呵!會癢啦……」

  「不生氣喔!」

  突然,有人上頂樓收衣服,他扯下竹竿上最旁邊的一件床單,正巧看到了這一幕。而正彎在柳哥懷裡的夏晉元,跟他迎面而來的眼神撞在一塊兒、四目交接,沒錯!正是唐漢堯……

  晉元馬上挺直身體,收回自己的目光,他側過頭,用餘光打量著唐漢堯。

  「阿漢會吃醋嗎?」晉元希望他會,這代表,阿漢還在乎晉元。

  柳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還一直逗著晉元……

  「不要鬧!」

  「咦?班長。」柳哥發現了阿漢。

  「柳強威,明天校刊的採訪,有開放讓學生自由參加,導師希望座號……倒數最後十個人要出席,剛剛在樓下宣布的時候找不到你,明天早上九點,聆濤館。」

  晉元沒有回頭,所以他不知道阿漢有沒有看他,阿漢的腳步聲越來越遠,晉元的心也越來越沈。

  「喂,晉元!又發呆?」

  「沒……」

  「你不覺得班長怪怪的?」

  「為什麼?」

  「他每天都去找孫桂慈,可是如果聽到別人說他們是男女朋友又會生氣,這不是很莫名其妙。」

  「你管好自己就可以了,管那麼多。」

  「晉元,你……跟班長吵架?不合喔?」

  「還……好,問這個幹嘛?」

  「大家都說你視班長為情敵,說你們同時喜歡上孫桂慈了?」

  「胡扯,我一點也不喜歡她。」

  「那你跟班長不是有一段時間走很近?為什麼突然……」

  「好了,你該多放點心思在數學上,那麼愛推理,怎麼遇到數學就這麼笨!」晉元敲了一下柳哥的頭。

  「好,那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反正快放假了,我不會告訴別人。」柳哥靠晉元耳朵近一點。

  「呵呵,柳強威,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這麼愛聽八卦?」

  「不是啦!就……其實我也不太敢問,可是……可是他們又愛亂猜!」

  「到底什麼事?快說!豬……」晉元差點又罵溜了嘴。

  「就是……上次那個……學弟妹轉寄的Mail,是真的還是假的?」

  「真的、假的?不懂?」這次晉元沒有裝糊塗,那不就只是一封無厘頭的創意跟惡作劇嗎?什麼真的假的?這可怪了。

  「就是Mail裡面……那些照片,還有內容……真的都是你……」

  「廢話!當然是我,放眼望去,學校有哪幾個比我帥、比我可愛的!」

  「哈哈!我知道那是你,但是,我是說那個內容……的真假性?」

  「真假性?你在說什麼啦,不就是我跟阿……班長的合照!」

  「所以是真的?」

  「嗯、嗯!」晉元挑高眉毛說著。

  「喔~」柳哥張大嘴巴。

  「喔什麼喔,蚊子跑進去嘴巴了!那……柳哥我問你喔,如果你是我,照片被放在網路上流傳,你會生氣嗎?」

  「如果只有照片,當然無所謂。不過,隱私被人家知道,我就會不爽!」

  「可是,你不覺得梁山伯跟祝英台的比喻很有趣,我覺得很有創意啊!」

  「梁山伯與祝英台?!」

  「對啊,那時候阿漢……那時候班長好像很介意,拜託!被說成祝英台的是我耶,要生氣的也應該是我吧!」想起剛剛阿漢的不理不睬,晉元是有點生氣的。看晉元跟柳哥撒嬌,難道阿漢一點都不介意?一點小醋都不吃嗎?

  「梁山伯與祝英台?你是祝英台?」

  「不是嗎?被說成女生的是我耶,他……算了!反正他就是不會欣賞別人的創意。」

  「夏晉元,你是想女生想瘋了嗎?你在說什麼跟什麼?什麼梁山伯?我還羅蜜歐、茱莉葉咧!」

  「就是上次唐漢堯在班上發飆,要打人那一次啊!不是嗎?」

  「亂講!哪是什麼梁山伯與祝英台?那個Mail……你沒看過嗎?」

  「我……我有啊!就是……我在照片裡面一直喊……一直喊唐漢堯梁兄,那……就是我很多表情那幾張不是嗎?」

  「你完蛋了!」

  「柳哥,到底你在說什麼?我們今天是在雞同鴨講嗎?怎麼老是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

  「那我剛剛問你Mail裡面寫的是不是真的,你還說……嗯、嗯!」柳哥學了剛剛晉元的表情,一個白白胖胖的柳哥,學起調皮的晉元,那還真滑稽!

  「我的意思是說,裡面那個人是我,所以那當然是真的!你快說!」晉元推了柳哥一把,不過柳哥壯如牛,一動也不動。

  「喔~原來你沒看過,怪不得你不生氣……」

  「呼!」晉元開始緊張,有點害怕。他用眼神催促著柳哥快開口。

  「那封Mail……我好像刪除了,不然就可以寄給你看。」

  「不管啦,你先說。」

  「裡面就是一連好幾張你跟班長的照片,應該是半夜,在……我們教室那一棟走廊拍的。」

  「沒錯啊!我就是說那幾張,我和他……我也只在走廊拍過一次。」

  「裡面你跟班長就是有幾張很親密,好像你在生氣,班長在逗你一樣……」

  「嗯。」

  「然後接著照片旁邊就有一些的附註……」

  「寫什麼?」

  「內容我是沒有全部記起來,那麼久了,不過大概就是說……唐漢堯每天都會跟你約在沒人的地方幽會,像照片裡的那一天是在走廊。尤其是在他每天晚上教完孫桂慈數學以後,到睡覺那一段時間,就是你跟他偷情的機會……」

  「然後呢?」呵呵,其實晉元也不否認,雖然他們用字譴詞……曖昧了一點,不過晉元倒不怎麼介意,畢竟每天跟阿漢泡在一起,那是事實。

  「裡面說,你喜歡孫桂慈,下課還常常會偷看她,還有……說你接近唐漢堯是為了搞破壞……」

  「呵呵!這我之前就聽學妹說過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無稽之談!」

  「可是後面還說,跟唐漢堯相處之後,換你喜歡上他了,說你是……是雙性戀……」

  「雙性戀?那是什麼東西?」

  「就是說你喜歡女生、也喜歡男生!說你喜歡唐漢堯、色誘唐漢堯,不過又偷暗戀孫桂慈。」

  「雙性戀?」晉元從來沒看過這個字眼,更別說想過這個問題了。

  「還有……裡面還寫說,唐漢堯看你可愛,來者不拒,也被你變成同性戀了。」

  「同性戀?」好像有聽過,不過,那不是傳染病嗎?阿漢怎麼會感染?

  「最後的結局就是,你橫刀奪愛,你們一起拋棄孫桂慈,從此兩個王子就生活在一起!對,我記得有一張照片是他兩隻手摸著你的臉,有一點……噁心!」

  「寄給我!把Mail寄給我!」

  「我回去找看看,說不定早就刪掉了。」

  「柳哥,我跟你那麼好,發生這種事你竟然沒有告訴我!」

  「我以為你知道啊,那幾個禮拜你都不理人,每次都自己一個人行動,我以為……我以為你是看過Mail才在生氣……」

  「我知道了,原來……原來我跟阿漢看的不是同一封Mail……」
「晉元,夏晉元!你要去哪裡?」晉元話一說完,也沒告辭柳哥,一轉眼就衝下樓了。

  「阿漢!阿漢!唐漢堯呢?有誰看到唐漢堯?」晉元闖進三五五寢室,他一刻也等不及了,那曾經是他多麼熟悉的寢室。

  「他們在禮堂採排明天的校刊專訪!」

  「謝謝!」

  「晉元,發生什麼事了?你……嘴唇在發抖!」

  「沒……什麼。我去找他……」晉元抓住自己上嘴唇,不准它在外人面前跳動。

  「你不要去找他,他……孫桂慈也在那裡。」 

  「孫桂慈?」為什麼孫桂慈在那裡?又為什麼她在那裡,晉元就不能去找阿漢。為什麼晉元要去找阿漢,同學會提到孫桂慈?還有,孫桂慈成績又不是多好,難不成她也要接受訪問?

  「我是去找唐漢堯,又不是找孫桂慈。」晉元頭也沒回,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太多的疑問,反正也不是一時間就解的開,更別說跟同學解釋什麼了。

  「呵呵,有好戲看了,包准比明天專訪更精彩!」

  「晉元!」黑暗中竄出一個人影擋住了晉元的去路。

  「顏……行俊!你……你不是在禮堂?」顏行俊是班上永遠的第一名,晉元跟他沒什麼交集,只聽說他會唸書又會玩,電腦、美工文宣都是一級棒。

  「解散了,剛剛而已……」

  「那你有看到……班長嗎?」

  「呵,怎麼那麼客氣!叫班長?」

  「我……你有看到他嗎?」面對這麼優秀的顏行俊,晉元突然有點怯場。

  「他跟孫桂慈出去了。」

  「顏……阿俊我問你,你們明天訪問幾點開始,聽說我們可以參加?自由入場?」

  「沒錯,自由參加!早上九點,聆濤館。你想來嗎?」

  「如果今天晚上我找不到唐漢堯,我明天會去會場等他!」

  「那你早點回去睡覺,你今天晚上是等不到他了。」

  「為什麼?」

  「剛剛採排完,他被新聞社的學弟妹拉去唱歌了。」

  「一定是孫桂慈?!」口氣酸溜溜的,不難看出晉元在吃醋。

  「你……很喜歡他(她)?」

  「喜歡他?你是說……哪一個他?」

  「呵!那就表示你……喜歡他們其中一個?」

  「顏行俊,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跟你好像……沒這麼熟吧!」突然被看穿的心事,讓晉元有點不知所措。

  「我覺得我很瞭解你,雖然我們不熟。」

  「顏行俊,你吃飽太閒了,我先走了……」晉元跟他擦肩而過,不過錯身那剎那,飄過的冷風挾帶上一陣桂花香,那是阿漢獨有的味道,晉元微微一驚,同時也用力多吸了好幾口,晉元猜想,一定是剛剛兩個一起採排留下的。

  「夏晉元!那封Mail……你還喜歡嗎?」

  晉元停住了!為了他的話,也算為了熟悉的桂花香……

  「是你在搞鬼?」

  「我沒有惡意!」

  「沒有惡意?你害阿漢對我產生那麼大誤解,難道這是你身為班上第一名的善意?」

  「你可能誤會了!同性戀、雙性戀那一封不是我發的,我……梁祝那一封……才是我設計的。」

  「梁祝?你做的?」晉元被嚇住了,從他扭曲的表情可以知道是一大跳。

  「沒……沒事先告訴你,本來想說給你驚喜,不過,我知道後來你跟唐漢堯鬧翻了……」

  「你做的?你的用意是什麼?你的Idea又從哪來的?我……跟唐漢堯,會讓你聯想到梁祝?」

  「看你們平常那麼親密,剛好那天半夜我又收到那封……同性戀的Mail,所以……才讓我有那個靈感。」

  「你說當天半夜你就收到那封惡作劇的Mail?」

  「對啊,那天我唸書唸到很晚,洗完澡後,上宿網收信看到的。」

  「動作還真快,那些照片是我跟唐漢堯晚上十點多拍的,意思就是說……有人跟蹤我們?」這下……晉元更害怕了,跟蹤?沒錯,一定是有人跟蹤阿漢到教室,要不然不會那麼巧!

  「我設計那封比較俏皮的梁祝,原本是想幫你們沖淡上一封Mail對你們的衝擊,不過,看來大家對你們性向的八卦比較感興趣!」

  「阿俊,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想幫我跟唐漢堯?」

  「沒……沒為什麼,只是不想你們被說的那麼難聽,更何況……更何況,同性戀也不是什麼萬惡不赦。」

  「我不是同性戀!」晉元脫口而出,反正他就是很氣這個字眼,就是因為這些字眼,讓阿漢視晉元為畏途,一句話也不肯說!

  「也許……也許要等你再長大一點……」

  又要長大?到底要我長多大?每個人都這麼說,奇怪……」

  「晉元,別氣!大家是看你可愛,才把你當小朋友,沒有惡意……」

  「才不是這樣,你們準是覺得我很幼稚。」

  「呵,如果你真的成熟,就不會去在乎別人這麼說你。」

  「你……」晉元轉頭直視著顏行俊,不過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好啦!我沒有笑你,也沒有看不起你,只是覺得你可愛,比一般人可愛,所以……」

  「所以,你也喜歡我?」

  「呵!」阿俊笑得有點尷尬,不過他不承認也沒否認。

  「開玩笑的,呵呵!所以呢?你剛剛說的……」晉元發現自己的玩笑似乎有點過火了,趕緊改口。

  「所以,那天凌晨才想連夜幫你們做個梁祝版的Mail……」

  「喔,那……那謝謝你!其實……其實做的還不錯。」

  「你喜歡就好,那……唐漢堯呢?」

  「我看他根本沒看過這封Mail!他氣的要死,氣到要我別去找他,我看他才幼稚啦!事情也不搞清楚……」

  「所以你今天來找他的意思……」

  「對啊,我是要來跟他解釋清楚,說他誤會我了!」

  「他的個性就是這樣,自私、封閉。」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形容他?不過……還蠻貼切的。」晉元暗自竊笑,哈哈!終於有人說出他不敢說的話了。

  「因為我研究過他,所以……」

  「你研究他?你有病啊?」不知道是醋勁發作還是不可思議,晉元沒經大腦話就脫口而出!

  「同性戀不是病!」

  「同……」

  「沒錯,我是喜歡唐漢堯!要不然你以為我每次搶著當第一名是為了什麼!」

  「你喜歡阿漢?」就連晉元也沒用過這種字眼形容自己對阿漢的感覺,竟然……竟然有人在晉元面前說他喜歡阿漢,而且……還是個男生。

  「只有我跑在他前面、只有我一直贏他,他才會注意到我。」

  「阿……阿俊?所以,你是……同性戀?」

  「百分之八十吧,至少目前我是對男生有感覺,打手槍的時候,我也只想著唐漢堯。」

  「阿俊!不要說那麼難聽、那麼露骨好不好?」

  「我只是說實話,不像你跟他……」

  「你在暗示什麼?你不要亂說!」

  「也許我現在是嚇到你,不過等你上大學,等你接觸各方面的資訊之後,你才會瞭解自己……」

  「越說越離譜!我才……」才……才不會喜歡上唐漢堯嗎?天啊!晉元竟然說不出口。可是……可是怎麼面對同性戀這三個字?

  「我也是高二才發現的。」

  「阿俊,你……真的確定嗎?同性戀不是會感染AIDS?你真的不想愛女生嗎?」

  「呵!我高一的時候也跟你一樣單純。」

  「阿俊,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尤其……尤其是唐漢堯。」

  「別人當然不能說,不過唐漢堯就無所謂。」

  「你想讓他知道?萬一……」

  「他知道啊!我告訴過他了,說我喜歡他……」

  「呼!」這該不會是一場夢吧?聞桂花香應該不會醉吧,晉元暈了。

  「我不覺得這很丟臉,喜歡就喜歡了,同性戀一樣可以考第一名,一樣可以……接受校刊專訪!誰敢說他看不起我?」

  「阿俊……你跟我說這些,你……一點都不害怕嗎?」

  「不會啊,因為我的直覺告訴我,你也是!」


  晉元沒有勇氣回答阿俊的話,不管是不是,都讓他無法現在去面對。躺在床上,反覆想著阿俊的話、也想著阿漢的臉孔。「同性戀」這三個字,一直以為只有在美國、只有在雜誌裡有,想不到自己班上就有一個,更嚴重的是,竟然有人指著晉元的鼻子,說他也是同性戀!

  「阿俊是同性戀,那他會突然死掉嗎?」對晉元而言,那比癌症還可怕,至少,癌症患者可以告訴家人朋友,至少,家人朋友願意陪在他身邊,可是,同性戀耶,不是得到同性戀就會得到AIDS,那阿俊快死掉了嗎?

  「可是……阿俊看起來那麼健康,他看起來……那麼像正常人?」

  「不是!一定是阿俊騙我的。他一定沒有得到同性戀……」

  天都快亮了,關於到底自己是不是同性戀?晉元還沒做出結論,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即使阿俊得了同性戀,他也不會馬上死,上禮拜阿俊不是才剛捐過血,那他應該很健康啊!好不容易終於說服自己闔上眼,不一會兒,晉元又驚醒了……

  「阿漢呢?阿漢知道阿俊喜歡他,他的反應呢?」

  「也許……阿漢真的跟孫桂慈在一起了!那……那他幹嘛跟我接吻?」

  「雙性戀?天啊!男女通吃?那不是泰國人妖嗎?」

  「可是……可是阿漢有小鳥啊!」

  「求求你讓我快睡著吧!我一定要參加明天阿漢的專訪……」

  頂著兩片幾乎快塌下來的眼皮,晉元在九點十分終於趕到了阿漢專訪的現場,雖然遲到了十分鐘,不過人很多,還有人陸陸續續的進場,所以,阿漢沒有發現晉元也入場了。台上坐了六個人,阿漢跟阿俊兩個坐在正中間,其餘四個晉元都不認識,也沒有興趣認識。

  「今天訪問的流程就如剛剛司儀跟各位報告的。舞台上這六位同學,都是學校榮譽榜上的前十名,要不就是老師強力推薦的。現在,後面跟旁邊的桌子上都有便條紙,你們可以寫下你們想問的問題,投到這六位同學面前的箱子,他們在現場會依序回答各位的問題。如果時間不夠,其他沒有回答到的,也會請他們私底下回答你們,登載在下一期的校刊上。現在可以開始動作,給各位十分鐘的時間……」

  話一說完,一陣的七嘴八舌,不過晉元倒是一動也不想動,他只有靜靜的坐在原地,偷偷看著阿漢,晉元所有想問的問題,都不是阿漢可以在現場回答的。不多,阿漢的箱子大該有五、六張紙條,可想而知,那些題目跟答案都不是晉元想聽的。為什麼晉元不走,其實只是為了可以好好的看一看阿漢,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要不然有什麼時候可以讓阿漢靜靜的讓晉元這樣看著,尤其阿漢臉上掛著那一股愁,那麼吸引人……

  「還有三分鐘!有問題的盡量提,四號唐漢堯和六號邢千卉的便條似乎有點少,最後三分鐘!大家把握機會!數學也好、英文都好,也許他們可以提供……」主持人還在持續廣播著,聽到阿漢的名字,晉元整個人都醒了。

  「阿漢的有點少?怎麼可以?」

  「不行!」晉元不知道想到什麼,起身走到旁邊的桌子前,抽了一疊紙條,埋頭拼命的寫了好幾張。

  「來!第一階段正式開始,由一號林項宗依序抽出各位的問題,如果遇到不能馬上回答的問題,他們可以選擇事後回答,再請大家參閱下一期校刊!一號林項宗請……」

  看著阿漢前面那個箱子多了十來張紙條,晉元越看越得意,那全是他的傑作!怎麼可以讓阿漢被比下去了。

  「我事後回答。」終於輪到阿漢了,不過阿漢選擇跳過。

  「呵呵!」晉元在想,該不會第一張阿漢就抽到自己的吧。

  又過了一輪,大家都侃侃而談自己的讀書之道,現在來到三號顏行俊回答問題,只見他微微一笑,看來他手上那個問題,讓他很得意。

  「如何休閒與課業兼顧?對於是不是第一名,請問你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態?」阿俊先重複了一遍問題。

  「呵呵!我不敢說自己有多休閒,只是,我玩電腦的時候,就不會想到讀書;而我該讀書的時候,就不會想到其他事。當自己放鬆越久,我就會提醒自己,我勢必一定得再多花一倍、二倍,甚至更多的時間來補救,所以,通常我都是今天上課學到的,當天就一定全部搞懂。」他喝了一口茶,慢慢的放下杯子,慢慢的吞了那口水,他像是見過大場面一樣,也不在乎主任、社長、導師和許許多多的學弟妹正等著他發言,阿俊看起還好氣派!

  「不過……剛剛說的那些,其實都是次要的,這兩年來,讓我有一股綿延不絕,一直想保持第一名的動力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唐漢堯!」

  「哇!」全場譁然,全場的除了顏行俊本人之外,沒有一個不被嚇著的!阿俊竟然不疾不徐的轉過高腳椅,手指著阿漢!

  「這……這是告白嗎?」晉元嚇到一口氣吐不出來,昨天夜裡的話,難道阿俊想藉此想跟阿漢表白?

  「因為,他是我幻想中的目標,只要他第三名,我就告訴自己要第二名;不過唐漢堯很爭氣,他一直保持第二名,所以,為了贏他,為了……我只好想辦法讓自己永遠站在第一名。」阿俊說完之後,現場掌聲如雷!而晉元也鬆了一口氣。

  「四號唐漢堯請繼續!」新聞社社長在舞台邊透過麥克風廣播著。只見阿漢有點遲疑的伸出手,摸起了一張紙條……

  「我……事後回答。」阿漢皺了眉頭,把紙條握的緊緊的。

  「怎麼老是這樣?」台下一陣交頭接耳!

  「我……我可以回答。」阿漢突然舉手。

  「請!」

  「我不排斥高中生談戀愛,不過,要自己的時間和課業都允許。如果為了談戀愛,放棄了課業、家人或朋友,我會選擇先放棄……愛情。」

  這不是晉元丟的紙條,可見,是另有他人,有人在試探阿漢的感情觀,說到這裡,晉元突然想起什麼,他微微挺胸,張望了一下!

  「一定是孫桂慈!這女人……幹嘛問這種問題讓阿漢難回答。你不是很愛阿漢嘛?笨蛋!」

  又過了一輪,阿俊回答完後,全場又響起掌聲。阿俊這小子原來這麼能言善道,看來是晉元小看他了。看阿俊充滿自信的眼神跟表情,晉元很難把他跟「同性戀」聯想在一起,不過那是他的事,晉元慶幸還好自己不是跟阿俊一樣……

  「我……事後回答。」阿漢看著紙條,又遲疑了一會兒。

  「很特別喔!一連三題都讓四號唐漢堯同學招架不住,看來,現場同學提問的功力高深莫測!」

  「要幫忙嗎?」晉元看見阿俊側過頭低聲問著阿漢,想必是這類的話!是不是這幾個字,晉元自個兒猜的。阿漢搖搖頭,看來不接受阿俊的幫忙,突然,阿俊伸手搶去阿漢手中的紙條,阿漢不肯,兩個一拉一扯間……

  「哈哈!」也不顧五號同學正答著話,阿俊被阿漢這樣一拉,整個人就從高腳椅滑落下來,尷尬的站在舞台上。這也引起整館的哄堂大笑……

  「山上的桂花開滿了沒?我可以跟你一起逛逛桂花園嗎?」

  「桂花湯圓煮開了嗎?今年冬至,你不是說過要親自為我下廚?」

  「阿漢!相信我一次!誤會折磨了我兩個月,你……信我一次可以嗎?」

  「這都是你的傑作吧?」散場之後,阿漢和晉元各自打發身邊的人,兩個人約在操場後的鳳凰樹下。阿漢拿出已經被揉成一團團的紙條。

  「嗯!難道你請別人喝過桂花湯圓?」

  「你要我相信你什麼?」

  「阿漢!你真的誤會我了,不過……也怪我自己警覺性不夠……我沒有怪你……」

  「你……是不是變瘦了?」阿漢凝視著晉元,本來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覺,不過口吻有點軟化了。

  「你……」怎麼……怎麼阿漢短短的一句話,會讓晉元有想哭的衝動!這是為什麼?

  「這兩個月……你好嗎?」

  「不好,還不都是因為你。如果會過的好……也是因為你……」

  「我……Mail的事,我聽說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開口……」

  「你怎麼這樣啦!你怎麼可以這樣,我難過那麼久……」不知道哪來的力量跟勇氣,晉元竟然撲進阿漢的懷裡,整個臉埋在阿漢胸前,還好鳳凰樹夠大、夠粗。

  「對不起,我也是今天早上一大早才知道,顏行俊告訴我的。」阿漢撫摸著晉元的頭髮。

  「阿俊?阿俊會告訴你這些?他……」他不是喜歡阿漢嗎?他怎麼會幫晉元呢?嚴格說來,阿俊跟晉元應該是情敵啊!

  「別管那麼多了!走,回去整理背包,我們回山上去,桂花早開滿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