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桂花湯圓 - 07

  同樣的那一號公車,同樣曲折的路線,這一次,阿漢多了一份體貼,而晉元則是緊握著甜蜜!這一年多來,經過幾次大大小小的挫折跟誤會,還好,最後都可以化險為夷、否極泰來!晉元的等待跟忍耐,終於沒有白費,因為他始終相信,堅持真理、忠於自己,終究會為自己帶來幸福跟好運!看來,晉元很得意,臉上正洋溢著無限的滿足,不僅選擇堅持自己是正確的抉擇,就連阿漢這個讓晉元永遠搞不懂的人,最後也相信了晉元,這是今年耶誕節,晉元收到最好的禮物了。

  經過兩個多小時車程加腳程的長途跋涉,趕在天黑之前,兩個小男孩終於抵達終點站了,阿姨不知道阿漢今天會回來,所以沒有留下晚餐。阿漢要晉元休息一下,待會兒再出去外面上館子。而不爭氣的晉元,竟然又暈車了,不過其中應該也是幸福讓他沖昏了頭,他靠在阿漢的枕頭上,幻想著一遍遍未來幸福的模樣,而阿漢則是不見了人影……

  「我沒有黃牛吧?」大約過了半小時,晉元眼睛都闔上了,這時候阿漢才推開門走進來。

  「黃牛?」難不成阿漢說謊騙了晉元什麼?

  「喝不喝?」阿漢端上一碗還冒著煙的桂花湯圓在晉元面前。

  「你還敢說!我以為我……這輩子,都喝不到桂花湯圓了!」

  「哪有那麼嚴重,如果你想喝,就……」

  「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又要不理我!」晉元揉揉眼睛嘟著嘴,在撒嬌,可能剛剛夢到阿漢又離他而去了。

  「好!對不起嘛,以後我不會那麼……衝動。」

  「嗯,我相信你!不可以再讓我難過了喔。」晉元把碗放在旁邊,將阿漢拉在自己眼前,頭靠著阿漢的肚子,手就緊緊環抱住阿漢的腰。

  「噓!我媽還沒睡。」阿漢低頭輕輕說著。

  「阿姨會不會偷聽我們說話啊?」

  「呵,不會!她又不是你……」

  「我才沒有偷聽你們說話!」

  「那我怎麼看到有人在教室偷偷看我,上體育課也故意在隔壁打籃球!」

  「我……明知故問!喔~你也偷看我?」

  「我沒有!」阿漢否認。

  「沒有?那你都不想看到我?不想……我喔?」

  「一點點。」

  「一點點?多大點?才一點點?」晉元仰頭,像在渴望什麼。

  「像這個!只有一點點!」

  「啊~你很色耶!」晉元拉高棉被遮住自己的褲襠,想不到阿漢又想來捕捉青春小鳥。

  「噓!已經不是一點點了!」阿漢彎腰在晉元耳邊嘀咕。原來……青春小鳥想展翅高飛了!

  「我要去跟阿姨講!說你抓我的小……晉元!」晉元掀開棉被作勢要下床。

  「好啊!你敢?」阿漢跳身一躍,整個人就翻進床上去了。

  「喂!」阿漢身體壓著晉元,兩人幾乎重疊在一起,只是阿漢高出半個頭。

  阿漢伸手往後把棉被抬高,好讓自己跟晉元躲在被窩裡,就像高高搭起的帳棚一樣,棚內參雜著兩個人的空氣、交替著兩個人的呼吸,床頭透進來,微微的光,讓棚裡的兩張臉孔籠罩著更迷濛的色彩!是順水人情?是情慾?還只是單純的友情?不過,卻把他們狠狠地拴在一起!

  「你想做什麼?」

  「沒有!只是看你。」

  「是嗎?」晉元才不相信,單從阿漢的眼神看來,晉元就覺得阿漢想吃掉他!

  「真的啊,除非是你想做什麼?」

  「我……還好!」晉元臉紅了,他不敢直視阿漢。

  「你是不是真的瘦了?」

  「一點點。」

  「一點點?多大點?才一點點?」阿漢學起晉元的語氣。

  「你不要學我講話啦!」

  「不要!我就想學。」阿漢低頭用頭髮搔著晉元的鼻子。

  「啊~」晉元閉著眼睛、張著嘴,一直甩著頭、叫喊著!而阿漢的頭髮還抵在晉元的臉上,不停的游移。

  突然,阿漢傾頭用嘴堵住晉元那張小口,讓晉元一動也不能再動!而晉元也很配合,沒有反抗、沒有躲避,用心接收這期待、興奮的一刻!兩個人用力吸吮了好一會兒,感覺非把對方融化在自己的嘴裡不可。

  「呼!」兩個人同時吐了好大一口氣,嘴裡的空氣似乎不夠他們再繼續下一回合。於是,兩個人用了一口呼吸,換來下一場的刺激!

  棉被蓋了下來,天色也漸漸暗了,晉元的毛衣先被拋出床外,接著連牛仔褲和汗衫,也被不知名的手丟了出來,看來這次的主導權落在阿漢手上……

  經過了大約半小時的折騰與吶喊,在前後一聲急促、放肆的嘶嘯之後,棉被終於恢復昔日的平靜,一場戰爭結束,雖然沒有人戰死沙場,不過,這兩個年輕的戰士卻也體力透支、不支倒地!這是他們第一次上戰場,雖然有些羞澀跟不安,確都盡興。

  看著對方像猛獸般的攻擊前來,自己倒也勇敢,向前撲去、用力反擊,絕對是發洩自己最好的方式!看著自己一口一口被對方吞噬,晉元興奮地嘶喊!平時幻想中閃過的畫面,彷彿歷史重演一般,活生生在自己眼前,奇幻再現!

  十二月的天氣,屋內的喘息讓窗上瀰漫著一片茫霧,人的視線透不進來,卻也讓屋裡的人看不清窗外的世界。晉元胸膛上的呼吸還沒平靜下來,用盡自己的力氣,喘著氣。阿漢來回摸晉元的額頭,很溫柔……

  「第一次?」

  「嗯!」

  「自己呢?」

  晉元沒有回答,他轉頭看著阿漢,無辜、不解的表情寫在臉上。

  「你……跟我……這樣是第一次,那……自己試過嗎?」

  「阿漢,你跟別人有過這樣嗎?」

  「沒有!」

  「喔~」雖然晉元不知道兩個人這樣的關係怎麼定位,不過聽到阿漢親口說這是他的第一次,晉元突然有一股很優越、很踏實的滿足。

  「你自己沒有過?」

  「我……沒試過。一個人……我……自己一個人,沒有伴怎麼玩?」

  「你不會沒……自慰過吧?」阿漢睜大眼睛,驚訝讓他臉上輪廓又加深了幾層。

  「自慰?我聽過。」

  「呵!你……」

  「你笑我?處男很可恥嗎?」

  「哈哈!」阿漢笑得更大聲了。

  「阿漢!到……到底是怎樣啊?」晉元出手捏了阿漢胸膛一把!

  「唉呦!」阿漢邊笑邊發嗲,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聽,這樣的大男孩,發出這樣的穢聲,倒也讓晉元大開了耳界!

  「你說不說!」晉元伸手準備再摘下另外一顆葡萄乾!

  「哈哈!你……好可愛~」阿漢邊笑邊攔住晉元的手,嘴裡呵呵不停的笑著,這十八年來,倒是這回最讓他快樂了。

  「你在笑什麼啦?我……好尷尬!」晉元真的不知道阿漢這樣突來的狂笑是為哪樁,嘴巴翹的高高的,晉元再害羞不過了。

  「那……剛剛舒服嗎?」阿漢終於忍住笑意,不過隱約還是看的出來,他的嘴角又幾乎快招架不住。

  「感覺很特別!那……剛剛小弟弟那裡,感覺有東西快要衝出來那一剎那,比……比尿尿還舒服!」


  兩個血氣方剛少年在激情過後,卻不知道怎麼收拾殘局,身上的、棉被上的、床單上的,都留著他們愛過的痕跡跟氣味。剛剛一味的只顧著滿足自己的私慾,卻沒有特別留意那些不能成形的愛的結晶,竟然灑的到處都是!說晉元沒有經驗就算了,難道阿漢也不知道這些細節?天氣那麼冷,總不能要這兩個男孩光著身子跑到浴室去沖洗吧?那……床單上的該怎麼辦?不管了,先擦拭一下身體,萬一被阿姨進來撞見,那可真是……會要了她的老命的!

  「叩、叩!」天啊!雖然兩個人衣服已經穿上,可是……可是床上那些味道和散落的衛生紙……

  「你們睡了嗎?叩、叩!不是還沒吃飯?」

  「媽,我……們待會兒再吃。」

  「我用好了,幫你們煮了一份小火鍋,快出來趁熱吃!」

  「喔,你先去忙,火鍋放著就好。」

  晉元根本不敢出聲,聽著他們母子只有一牆之隔的對話,晉元整顆心都快跳出來了,萬一阿姨說要進來……

  「你去開窗戶,透透氣,這樣會通風一點。」

  「喔。」

  「你……真是第一次?」看著晉元的背影,阿漢還是忍不住剛剛的話題。

  「嗯。你……不信?」

  「我當然信!看你剛剛像山洪爆發,我就……呵呵……信。」

  「唉呦!別笑我啦……」迎著窗外竄進來的冷風,晉元的臉頰都捧紅了,不知道是太冷凍傷了它?還是晉元在害羞?

  「好啦,那我們先去吃火鍋,這些……待會再整理。」阿漢指著床上那些殘渣。

  兩個人在客廳享用著阿姨的愛心火鍋,突然,晉元看見阿姨抱著一件更大的棉被往阿漢房裡走去……

  「媽~你要做什麼?」阿漢先是一驚,然後站起來喊住她。

  「你房裡的棉被太小太薄,你跟晉元怎麼夠?山上夜裡這麼冷。」阿姨話一說完,接著又繼續走去。

  「阿姨!」

  「嗯?」

  「我去……」

  「不用啦,你跟阿漢吃火鍋,我一個人可以……」

  「剛剛我……」晉元話還沒說完,三步併做兩步的超越了阿姨一個身的距離,他先趕到了阿漢的房間。

  「晉元,不用跟阿姨客氣……」阿姨在後頭喊著。

  「哇!這……怎麼一回事?」阿漢在客廳,聽見阿姨的驚呼聲,也急忙衝進去。

  「阿姨,我……不小心把桂花湯圓灑倒在床上了……」原來,情急之下,晉元隨手拿了床邊那碗還沒吃完的湯圓,往床裡倒去。晉元以為,這樣可以沖淡那股男人的氣味,更可以覆蓋過那些屬於男人的遺跡。

  「我來!」阿漢趕過來急忙把床單捲起,就連同被套也一起拆下來。

  「阿姨,不好意思。」

  「沒關係,這給你,髒的讓我拿去洗!」阿姨把新的棉被擱給晉元,想接過阿漢手上的被單。

  「媽,不用。我拿去放洗衣機。」

  「阿姨,你就讓阿漢去。你剛洗完碗,又幫我們煮小火鍋,你去休息一下,我們來就好。」

  「呵呵,你們……今天怎麼這麼客氣!」阿姨邊走邊微笑著,看來很滿意這兩小子今晚的貼心。

  兩個人終於把床單、被套安全的放進洗衣機,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以後你別囤積那麼多,很難處理。」

  「阿漢,我……不懂。」晉元轉頭看著嘴巴還嘟在自己耳朵旁的阿漢,滿臉的疑惑。

  「晚上讓你懂。」好……曖昧的語氣,聽的晉元心花怒放。

  晉元的單純直率、淘氣可愛,已經深深烙印在阿漢腦海。那天夜裡,他告訴晉元很多關於男人的事,晉元一會兒臉紅、一下子用手摀住臉,至於懂不懂?其實阿漢也不太在意,現在阿漢害怕的,是怎麼開口跟晉元解釋說自己已經愛上他了!喜歡?已經無法表達阿漢對晉元的感情;愛?短短一個字,卻又太沈重,這不是像晉元這般十八歲的小男生可以理解的,阿漢擔心壞跑晉元。

  喜歡和愛雖然只有一線之隔,不過,要從阿漢口中說出「我愛你」三個字,那比要阿漢隱藏這份愛還要困難。這兩天的「桂花湯圓」,都是阿漢親手烹調的,阿姨也覺得奇怪,這一趟回來的阿漢,似乎跟她原本熟悉的兒子有點不一樣,不過,阿姨一時也說不上來他哪裡不同。回學校前,阿姨準備了一份小禮物給晉元,從縫隙中散發出來的味道,晉元知道那是阿漢他們山裡面田園的桂花香!

  高三下學期開始,校園生活少了點歡笑,大學聯考讓每個學生不敢掉以輕心。不過,晉元跟阿漢之間,因為有課業做掩護,他們的感情越來越順利,阿漢不再幫孫桂慈輔導功課,晉元更不忌諱每天拉著阿漢研究數學;有時候顏行俊也會加入他們,因為,晉元喜歡像他這樣直爽的朋友。不過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晉元很少跟阿漢提起阿俊的事,同不同性戀?晉元倒是先擺在一邊,反正只要阿俊不會傳染同性戀給他、反正阿俊是一個好人,那就沒什麼好怕的。就連阿俊坦言自己跟阿漢告白的事,晉元也絕口不提。

  現在阿漢跟晉元兩個人真的是形影不離,從去年底下山的那一天開始,整個冬天,晉元都是入夜後偷偷跑去跟阿漢擠在同一張床,而在隔天清晨,其他同學醒來之前,晉元又偷偷回到自己的床上去,雖然看來是晉元很主動,不過晉元離開前,阿漢會拉高棉被給晉元深深一個吻,算是心疼晉元每天這樣兩間寢室跑來跑去的了。不過兩個人共枕,也僅止於棉被底下手牽著手一起睡覺,至於其他事,就不方便在床上進行,有幾次偷偷一起洗澡,晉元倒是第一回把阿漢瞧個仔細。男人的事,晉元是漸漸懂了,他知道阿漢的個性,什麼時候該給阿漢開懷,什麼時候又應該走開,晉元也漸漸熟悉跟習慣這樣相處的模式。兩個人甚至一起計畫未來,有時候看著月亮,他們在夜空中勾勒出未來家裡的溫暖,一張桌子、一張鞋櫃,甚至一幅畫,在他們心中都有了初步的位置。

  五月,是桂花凋謝的季節,阿漢回山上幫家裡採收最後一次茶葉。兩個人約好,都提早一天回來,本來晉元也很想陪阿漢一起回山上的,不過晉元爸媽出國前堅持要跟晉元共度週末,所以晉元才沒成行。星期六,晉元跟爸媽說學校有事,所以提早一天回來,傍晚,他躺在自己床上,想著阿漢,也等著阿漢。

  夏天,宿舍裡開著冷氣,晉元很快就晃進夢鄉,不知道睡了多久,因為冷氣不停吹送而室溫過低才醒來。睜開眼,卻也伸手不見五指,晉元心想,該是很晚了,可是,阿漢呢?怎麼阿漢沒來喊醒自己?呵呵!準是阿漢藏起來想給晉元個驚喜?

  三五一寢室沒有其他人,晉元越想越害怕,套上衣服、關上冷氣,晉元跑出室外,原來,已經十點多了!阿漢呢?最後一班從山上發出的車應該也該到了呀!三五五寢室也沒半個人,阿漢床位也沒人動過,難道阿漢真的沒趕上最後一班車?才是昨天的約定,阿漢不會爽約的,而且阿漢還說這次一定要送晉元一瓶桂花酒。這倒不是說晉元開始學喝酒了,而是晉元喜歡那種跟阿漢一起醉的感覺,那比真的酒醉了還沈醉,所以,為了再享受一次、兩次……無限次那樣的滋味,晉元願意再飲下桂花酒。

  拿起公共電話又放下,晉元腦海裡那一組電話號碼,已經在心中跑了不下數十次。打?不打?萬一被阿姨認出聲音,晉元該怎麼說?眼看時針漸漸逼近十一鐘方向,晉元再次投下一枚五元硬幣,不管了,問就問!也許阿漢只是有事情走不開。電話響了幾聲,晉元希望是阿漢的聲音,又不希望是阿漢的聲音……

  「請問找哪位?」是……阿姨的聲音,聽起來她應該是睡很久了,晉元覺得很不好意思。

  「請問……唐漢堯在家嗎?」晉元故意壓低聲音,他不希望在這時候讓阿姨認出來。

  「現在是幾點了?怎麼還有人打電話來?」阿姨在電話中打了個呵欠,晉元知道,山上的人家,大都九點就上床睡覺了。

  「阿……不好意思,請問唐漢堯睡了嗎?」差點脫口而出喊阿姨,晉元自己也嚇了好大一跳。

  「阿漢下午就跟桂慈回學校去了,找他什麼事啊?」

  「桂慈?孫桂慈?!」


  掛上電話,晉元摸著話筒,遲遲沒有鬆手。他很後悔打這通電話,也許一開始以為阿漢在家無法脫身,反而對自己會好一點。現在知道阿漢跟孫桂慈在一起,反而更不能安心,擔心他們兩個一起出去的目的?擔心他們倆是否安全?擔心……阿漢是否還記得有個人在學校等他?

  三五一寢室都沒人,別的寢室也沒有其他熟悉的同學留宿,晉元在擔心今晚如何入眠。自己一個人繞著教室的長廊,膽小的晉元腦海閃過幾幕日本校園恐怖電影的畫面,晉元總覺得後面有人在跟蹤,自己腳下左右未重疊的腳步聲,似乎也參雜了另外一個人的踏步聲,晉元越聽越害怕,越踏越急促!突然……

  「三五一寢室,夏晉元請到教官室!三五一寢室,夏晉元請到教官室!」牆角播音器傳來教官的聲音,打破了這個夏夜的寧靜,當然,更是擾亂了晉元早就不安定的心。

  「教官室?難道是……家裡有急事?」

  「不!一定是阿漢的消息!」

  晉元腳步越踏越快,雖然心裡仍不安,不過這通廣播也燃起了晉元一絲絲希望。突然,在一個轉角,晉元停了下來。

  「千萬……阿漢千萬別出事啊!」晉元發現自己的耳朵在發燙!

  「只要阿漢平安無事,我……原諒他今日的爽約。」晉元仰望天空,雙掌合十,他希望用自己的原諒換取阿漢的平安。

  「即使……即使他跟孫桂慈……真有怎麼了,只要阿漢平安就好,我……無所謂……」

  「三五一寢室,夏晉元請到教官室!三五一寢室,夏晉元請到教官室!有你緊急電話、緊急電話。」擴音器又再度傳出教官操著外省口音的聲音,這一次,他的音調拉高了好幾倍。

  「阿漢!千萬要沒事,知道嗎?」原本該是悶熱的晚上,這一條路,讓晉元從腳冷到心坎上。

  晉元越跑,總覺得距離還好遠好遠,教官值班室原本不就只是在宿舍大樓下方,怎麼今天走起來特別遠?

  「報……報告教官!我是……」晉元到門口了,好喘好喘!

  「電話,快!」教官轉頭看見晉元已經半攙扶在門口,索性把整架電話拉過來抬高在晉元面前。

  「謝……謝教官。」晉元又嚥下好大一口氣。

  「快,家裡有急事。」

  「家裡?」晉元望了一下話筒,爸媽不是明天一早就要出國,急事?晉元不解。

  「晉元!噓!是我。」阿漢,是阿漢!

  「阿……你在哪裡?」晉元側過頭,當然不能被教官知道其實是阿漢打來的。

  「晉元,對不起!我沒有忘記跟你的約定,我……」

  「你……一切都還好嗎?」

  「我沒事,只是臨時有事趕不回去,我找你好幾次了,我怕被教官認出聲音來……」

  「阿漢,你……是家裡有事?」晉元出奇的冷靜。

  「可以這麼說,不過,明天一早我就會去找你……」

  「你還在家裡嗎?你那邊聽起來有一點吵……」電話那頭傳來風沙呼呼的聲音,晉元知道阿漢沒有回家。

  「先別說這個,我只是希望你別為我擔心,也別生氣,我沒有忘記你。」

  「哼!」晉元冷笑,連教官回頭看了一下。

  「晉元,我……很想你。你別胡思亂想,明天一早我……」

  「阿漢,你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晉元還不死心,其實,只要阿漢坦白,晉元就可以釋懷。

  「是……桂花園出了一些狀況,我跟我媽還在處理,不過你別擔心。」

  「好吧,那就這樣了……」

  「晉元!晉元……」晉元彷彿從天堂掉到了地獄,怎麼連這時候,阿漢都還要騙他,如果跟孫桂慈真的沒怎樣,為什麼不直說?為什麼兩個人要在外面過夜?晉元第一次掛掉別人的電話,而且對象竟然還是對晉元而言那麼重要的阿漢。

  「夏晉元!家裡還好吧?」教官看晉元失魂落魄,也為他擔起心來。

  晉元搖搖頭,沒有說話。

  「你晚上跑哪去了?你哥一個晚上打了好幾通……」

  也許是晉元關在寢室吹冷氣沒聽見了,不過想想也好,要不如果早個幾小時聽見阿漢的理由,晉元肯定又闔不上眼了。

  「平安就好!我說過,阿漢平安就好……」

  再次的相聚之後,晉元心裡多少有了疙瘩,不過他沒開口跟阿漢提,阿漢也只是以為是晉元的聯考症候群罷了。每天雖然還常膩在一塊兒,不過晉元已經沒有偷溜過去跟阿漢睡在一起,晉元覺得自己還是要保留自己一些,以免到時後自己陷的太深,說不定最後連阿漢都已經抽身了,自己卻還傻傻的被蒙在鼓裡。不過有時候阿漢私底下逗他,晉元也笑得開心,他是越來越害怕這樣的距離,他不喜歡自己這樣不確定的感情,有時候想問、又不敢開口,有時候想衝上前抱住他、卻不知道有沒有立場下手,直到有一天……

  「哇!」晉元的尖叫聲伴著流水聲響透寢室旁的整間浴室。

  「噓!」阿漢立即摀住晉元的嘴巴。

  這一天已經是半夜,聯考前幾天,有些人已經回家去自己溫習功課,而有些則在留學校唸書,天晚了,陸陸續續有人回到寢室睡覺。而晉元告別阿漢,也回到三五一寢室準備就寢,不過因為覺得心煩,有點悶熱,索性拿著毛巾跟簡單的盥洗用具,一個人來到浴室。剛卸下所有衣服,蓮蓬頭的水才噗漱的落下沒一會兒,就有人從後面抱住晉元,原來是阿漢,一個被水淋的濕答答的阿漢……

  「想不想我?」

  「阿漢,你……」

  「晉元我知道你在介意什麼,可是你要相信我,我跟孫桂慈真的沒什麼!只是她出了點問題,我去出個主意而已……」

  「阿漢我……」晉元都還沒開口,阿漢的嘴早就按耐不住,張口吞噬了晉元的整張臉。

  「你對我好冷漠!」阿漢從後面抱住晉元,水就落在晉元的胸前。阿漢輕輕地咬著晉元的耳朵,而手,早就不規矩的在前面探索晉元的軀體。

  「幫我把衣服脫了……」阿漢把晉元轉過身面對自己。

  不過晉元卻低著頭沒有說話。

  「你在哭?」

  晉元搖搖頭。

  「我知道讓你胡思亂想了,對不起!」阿漢捧起晉元的臉,看不清楚那是晉元的淚水還是自來水。

  晉元又搖搖頭。

  「小晉元抬頭在看你了,羞羞臉……」

  「呵呵!」晉元終於破啼為笑,他往前狠狠地抱住阿漢,可能是因為小晉元這樣拋頭露臉感到害羞吧!

  「不想我?」

  「想!」晉元趴在阿漢的肩膀上,很滿足的依偎著,才不管小晉元已經緊緊頂著阿漢的大腿。

  「那你還故意不理我?看到我不開心?」

  「我……怕我愛上你……」晉元說的是實話,感情放的越多,每一步都走的戰戰兢兢!

  「傻瓜!我也愛你!」真的嗎?晉元沒聽錯?雖然阿漢說的小聲,不過卻那麼清晰。

  「我……好久之前就想抱你了……」

  「那還不來找我?」

  「我……怕被你拒絕?我怕出糗!」

  「那我這樣衝進來找你,我有出糗嗎?」阿漢彎著頭,想捕捉晉元的眼神。

  「才沒有,因為我喜歡你多一點!」

  「我喜歡你多好幾點,要不然怎麼是我來找你!」

  「你……也許你只是……想偷看我洗澡!」

  「才不是,除了洗澡……我想那個!」

  「那個?不行。」

  「為什麼不行?我看你明明就想……」阿漢往下伸手一抓。

  「喂!」

  「好嘛!聯考前最後一次!剩下的……考完再說。」看著難得撒嬌的阿漢,晉元已經無條件投降,像是上輩子欠他的一樣。

  「神經!」嘴裡喊著神經,晉元心裡、生理早就屈服了。他迅速地卸下阿漢身上簡單的裝備,因為阿漢有備而來,所以只穿了一件背心跟小短褲,連內褲都省得穿了。

  兩個人在蓮蓬頭偽裝的瀑布前,盡情探索對方的裸體,水就直直落下打著晉元的背,阿漢蹲在前面,讓晉元像飛在天空一樣,那是晉元從來沒體驗過的感覺,兩個人的關係又邁進了一步……


  「怎麼辦?阿漢,我好擔心放榜……」七月中,大學聯考已經結束大半個月,晉元很矛盾。他希望阿漢考得好,可以順利進入從小的第一志願,可是又擔心阿漢考太好,萬一自己分數跟阿漢相差太多,那……鐵定是進不了同一所大學。現在兩個人每天都會通電話,阿漢在山上,晉元則待在台中的家。兩人肉體離很遠,心卻靠的很近、很近。

  「不擔心,反正……我媽媽不喜歡我念大學,到時候,我想辦法跟你填同一所學校。」阿漢壓低聲音說著。

  「不行!如果有機會考上你的第一志願,我才不能耽誤你。」

  「先別想這麼多了,等成績出來再說。」阿漢能勸晉元的,也只能這樣了,他可以體會晉元之所以這麼患得患失,因為阿漢自己也一樣,他也害怕不能跟晉元上同一所大學,擔心不能每天見到晉元的面。

  「那……你想不想我?」晉元終於忍不住,傾倒出滿滿的相思。

  「想。」

  「吃飯的時候想?」

  「嗯。」

  「洗澡的時候想不想?」

  「嗯!」阿漢這一次回答得特別大聲。

  「呵呵,看來是洗澡的時候特別想。」

  「對啊!」阿漢也感染了晉元的俏皮。

  「那想我的時候都在做什麼?」

  「吃飯想你的時候,就想你吃飽沒?起床想你的時候,就想你有沒有睡的飽?去花園想你的時候,就希望桂花趕快開,這樣你才桂花湯圓可以喝!」

  「真的?一直想?想我想不停?」

  「嗯。」

  「那……洗澡的時候想我呢?」

  「哈哈!小色鬼。」

  「說嘛!我想聽!」

  「就那個啊!」聽的出來阿漢摀著話筒說話,準是怕阿姨聽見了。

  「哪個嘛?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跟我一樣啊!」晉元撒嬌跟撒野的功力都是一流!

  「下次見面告訴你!」

  「好,你不說喔!那……那我去找阿俊問!」

  「阿俊?顏行俊?怎麼會突然提到他?」阿漢滿臉疑惑。

  「呵呵!心虛了喔?我都知道了,阿俊都告訴我了!」

  「阿俊告訴你什麼?我……」

  「好啦,不提他。那我們約什麼時候回學校拿成績單……」晉元趕快轉移話題,他知道阿漢不喜歡聽到「同性戀」這個字眼,上次的Mail甚至還說阿漢是「雙性戀」,晉元才不會這麼自討沒趣,剛剛提到阿俊只是不小心說溜了嘴。

  七月底,成績揭曉!以阿漢的分數,要上他心目中的第一志願一定沒問題,那就是新竹的「華大」電子系,但是,晉元就慘了,以他的成績,大概只能填到台中中港路上的「海大」。晉元難過了好幾天,而阿漢也好心疼,最後阿漢答應晉元,他將選擇台中其他的國立大學,雖然不能跟晉元同一所學校,但是在同一個縣市,總比新竹、台中兩地來的好。不過這個提議,當然是被晉元拒絕了……

  「桂花園的老公公騙人啦!我根本不能進國立大學,我要去找他算帳……」阿漢抱著晉元,他好心疼。

  「那……我們不信他的,聽我的建議好不好?」

  「不要,我不能讓你放棄華大,那是你的第一志願……」

  「可是,對我來說,你比任何人、任何志願都重要,你……就是我的理想。」

  「阿漢,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你那麼善良,你那麼包容我、體諒我、珍惜我,我……何德何能?我去哪裡才能再挖到你這個寶!」

  「你喜歡我這樣,我就一直這樣,我永遠都對你跟以前一樣……」

  「晉元……謝謝你。」

  「阿漢,我……我一定會努力,好好準備明年的轉學考,我要上華大。」

  「別想那麼多,我們都還沒上大學呢,轉學考?太遠了……」

  「不管,沒看到你,我……我會死掉!」

  「呸、呸!不可以亂說。」阿漢親吻一下晉元的額頭。

  「我是認真的,我不想跟你分開……」

  「每個禮拜我坐車下來找你,打勾勾!」

  「阿漢,我……我擔心環境……讓你……讓我變了。」

  「我發誓!如果……」阿漢右手舉的高高的。

  「不要!我不要你發誓!如果你真的變心,一定有你的理由,對不對?」

  「嗯!但是,我就是不會變心。我就喜歡你一個,愛你一個……」

  晉元在桂花樹旁,抱著阿漢,哭的不像樣,他知道今天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見面了。承諾不能當依靠,誓言也不會保證誰一輩子幸福,晉元能做的,就是緊緊的擁著阿漢,能感覺多少是多少了……

  「跟你去台北?」晉元在家接到雨如的電話,從來沒有遠行過的他,不敢相信自己沒有大人陪伴,也可以跟同學單獨去台北。

  「嗯,我大學聯考肯定會落榜,我不想重考,我要去北部考夜間部。」

  「這樣好嗎?晚上唸書,那你白天做什麼?」

  「我沒想那麼多,我家是沒錢讓我上補習班熬一年了。上夜間部,我還可以半工半讀。」

  「我們要去幾天?我沒有去過台北耶!」除了跟家人出門旅行,晉元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阿漢山上的家了,而且那桂花園還是瞞著家人去的,所以,對於這次跟雨如的北上,晉元有點興奮,像是古代人第一次進城。

  「晉元,你媽要你念我們這裡的海大對不對?」

  「嗯,她一直以為我還是小孩子,一定要我填台中的學校。不過,其實也是我自己不爭氣,如果我考的好一點,我就可以上台北、我就可以住外面了。」

  跟阿漢分開的這幾天,這趟北上剛好可以稍稍平復晉元內心的落寞,醒著、睡著,看到的都是阿漢;站著、坐著,念的也是阿漢。晉元好擔心自己會演變成病態,他不知道阿漢是否也跟他一樣,他希望阿漢也會想著他,不過不希望阿漢跟他一樣失魂落魄。

  「啊?我嗎?」晉元坐在旁邊等雨如排隊報名,想著阿漢想的都出神了。

  「晉元,下下禮拜你要陪我來考試!」

  「我?考試?我媽不會讓我念夜間部的。」

  「不是,我是說,下下禮拜你再陪我來台北!我要考試。」

  「喔~我聽錯了,陪你來?應該……可以。」

  「咦?晉元,既然你都要陪我來考試,乾脆你也一起來考。」

  「不可能,我媽他們總覺得念夜間部……」

  「窮小孩在念的?」

  「不是、不是!好像……」晉元一時間也說不上來,從小到大,在他的字典裡,就只有上大學,而不知道夜間部這三個字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也許,說不定就讓你考上國立大學,這樣以後內轉去日間部也比較簡單。」

  一個月過去了,海大的入學通知單,和爸媽給的五萬塊註冊費就在晉元手上,晉元在掙扎今天是否要去銀行繳費?眼看通知單上的期限在即,可是,晉元在等待那僅存的希望。他,偷偷報名了北部夜間部大學考試,爸媽不知情,就連阿漢他也沒提起,晉元擔心阿漢會擔心他跟家裡的情況,如果讓晉元爸媽知道晉元想就讀夜間部,那是會出人命的,更何況晉元日間部又不是沒學校念,好歹也是私立大學的龍頭,說要念夜間部,再怎麼說也說不過去……

  「郵差啊郵差!你來不來?」明天是註冊的繳費期限了,如果成績單不在明天中午以前送來,晉元會瘋掉的!

  星期五天未亮,晉元剛睡又剛醒,他一大早就待在客廳等著郵差,他測試過了外面大門口的門鈴,他確定今天門鈴沒故障,晉元多害怕錯過郵差的拜訪。

  下午一點多了,銀行三點半就會結束營業,如果成績單再不送到,恐怕連海大的入學資格都會被取消。時針秒針滴答的響過,晉元的眼睛跟耳朵一刻也不敢放鬆。快兩點了,摸著口袋裡的鈔票跟通知單,晉元好希望自己可以入華大,那怕什麼科系都好,即使跟阿漢上課時間日夜顛倒,那怕每天交會時間只有短短幾小時,那就夠了,當然,能跟阿漢擁著入眠,能看著阿漢每天都過的平安,那才是晉元最渴望的!

  「叮咚!」

  「啊~」晉元在屋子裡,用力地喊了出來。

  他期待、他害怕,他一步一步走向命運的關卡,這道鈴聲攸關晉元一生的親情與愛情,如果不是辜負親情,就是必須面對遠離愛情的折磨。晉元伸出顫抖的右手,慢慢地拾起郵筒內那一張的聯招會寄來的通知書,薄薄的一張沒有郵票的紙,卻負載著千萬的沈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