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7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桂花湯圓 - 08

  「YA!考上了,我考上了!」晉元小心翼翼的掀開成績單上的一角,看著華大名字前框框上畫的勾勾,他興奮的吼了出來。

  為了不讓自己後悔、猶豫,晉元抽出口袋裡海大的繳費單,一不做二不休的在馬路上將它撕個粉碎。上了樓,沒有驚動家人,晉元撥了電話告訴阿漢這個消息。

  「阿漢!信不信?不用等轉學考,我今年就可以去念華大了!」

  「本來不相信,不過看你這麼興奮,應該是真的!」

  「聰明!你知道我不會騙人,尤其是你!那你猜猜,我為什麼可以去念華大?」

  「我本來想猜,你去申請成績複查,不過,我知道為什麼!」

  「怎麼可能?」

  「不過我說了你不能生氣!」

  「我高興都來不及了,不過……我還沒告訴我爸媽!」

  「那……你考慮清楚了嗎?念夜間部會比較辛苦。」

  「你……真的知道?為什麼?」

  「這幾個禮拜常聽你說在唸書,所以,你應該是在準備考試!」

  「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機靈了?而且,早知道我在準備夜間部考試,還裝作不知道,哼!很會裝蒜嘛!」

  「好啦,我說過我不會再騙你,那我老實跟你說……」

  「騙我?阿漢,不可以再嚇我!我好不容易可以跟你上同一所大學……」

  「當然,所以這次我主動跟你說實話。」

  「嗯……」晉元開始緊張,每次阿漢帶來的實話,都會讓晉元感到非常震撼。

  「我去台北陪考的時候,有看見你跟何雨如!」

  「阿漢,我……我不是故意瞞你的,我跟何雨如,只是……只是好朋友!」晉元有點結巴,擔心阿漢會吃醋就算了,更擔心阿漢會以為自己跟何雨如有一腿。

  「呵呵,別亂想,我知道你跟她只是好朋友。就像……就像我跟孫桂慈一樣。」

  「好端端的幹嘛提到孫桂慈。」竟然是晉元先吃起乾醋了。晉元總覺得像謎一樣的孫桂慈,似乎一直是自己的剋星,遇上她,自己準沒好事!

  「我陪她去台北考試。」

  「考……夜間部?」

  「嗯。」阿漢回答的很堅決。

  「那……那你怎麼沒跟我打招呼?」

  「我很想,只是你也知道,孫桂慈跟何雨如不合,所以……」

  「好過份,我去考夜間部,是想讓你驚喜,結果……你在台北遇到我,也沒有叫我!」

  「小晉元~別這樣嘛!我真的很想你,那一天,我以為你也只是去陪考,心想等她們進去考試,我再過去找你,沒想到……你也是考生。」

  「那……為什麼是你陪她去考試?都不陪我去?」晉元知道自己在無理取鬧,不過他就真的不希望看到阿漢跟孫桂慈還一直有瓜葛,真怕有一天真的會出事。

  「她是我們桂花村的人,又是不遠的鄰居,再加上……」看來阿漢很自責,一直急著想解釋些什麼。

  「好啦!我不追問了,跟你開玩笑的,我沒有生氣,只是……只是吃醋而已!」看阿漢這樣,晉元何其忍心,所以,當然裝作不在乎了。

  「什麼?你要去念夜間部?」

  「媽,那是國立的。」

  「不准!」

  「爸!」

  「聽你媽的話,念我們這裡的海大就好,爸買輛新車讓你開車上學。」

  「不要,我想念國立的,而且……」

  「想念國立的當初就應該好好唸書!這不是藉口!」媽媽不肯讓步,似乎也越來越激動。

  「我……我會利用白天好好用功,明年,我會參加學校內轉轉去日間部!媽,好不好?」

  「我說不行就不行,而且海大的註冊費已經繳了,你不能後悔,我也不准你後悔。」

  「我……錢……我沒有去繳費。」

  「……」媽媽一句話也沒說,她抬起頭,狠狠瞪著晉元,像是晉元犯了什麼不可赦的罪一樣。

  「媽,對不起。我……我真的想念華大……」

  「啪!」媽媽一掌落在晉元的臉上。

  「算了,小孩子想念就讓他去……」

  「都是你,小孩子被你寵壞了!」連爸爸也遭殃了。

  「這……你就順著他的興趣嘛!」

  「興趣可以當飯吃?念夜間部整天白天沒事做,學壞了誰負責?你嗎?」

  「媽,我……跟我們班上的……一號、二號住在一起,不會變壞的,他們也上華大了……」晉元沒有哭泣,他還在為自己理想據理力爭,為了安撫爸媽的心,他連一號跟二號都扯下水了。

  「顏行俊跟唐漢堯?晉元,你說他們兩個也上了華大是不是?」平常爸爸看晉元的成績單,總記得這三年來一直名列前茅的幾個名字,所以,對阿俊和阿漢這名字並不陌生。

  「你連室友都找好了?夏晉元!你早計畫好是不是?」

  「好啦,老婆,你不是常要晉元跟那些前幾名的同學多親近親近,既然他們都說好了,說不定他們會拉晉元一把……」

  捱過那一巴掌,好不容易過了媽媽這一關,現在晉元煩惱的,當然是有關阿俊的問題,晉元只知道阿俊也上了華大電子系,住不住在一起連八字都還沒一撇!前幾天為了救急,晉元脫口而出的話,爸媽可都是認真的,那一天甚至還說好,要親自去幫晉元挑選房子,三房一廳,最好還有個書房,錢,對夏家而言,不是問題!新竹科學園區裡,高科技公司的股票,可以貼滿夏家整面牆壁。完蛋了!晉元突然想到,阿俊……阿俊不是暗戀阿漢嗎?那……找阿俊過來一起住,不正引狼入室!天啊!怎麼會這樣?這該怎麼辦?

  「阿漢,我犯了一個大錯……」那天夜裡,趁著爸媽已經睡著,晉元打電話給阿漢。

  「我不信,又想騙我。」

  「真的!你……你一定會罵我!」

  「呵呵,是不是想說,我犯了一個大錯,那個錯就是讓我太在乎你,沒了自己!哈哈。」阿漢在電話那頭,學著晉元跟他說過的話。

  「阿漢,你知道阿俊也上了華大對不對?」

  「我知道啊,我跟他還有可能同班,甲乙兩班,機會很大!」

  「那……如果他知道我們要一起租房子在外面,他會不會……會不會想跟我們一起住啊!」

  「不用擔心,他很討厭我,所以,不可能!」

  「少來,你明明知道他喜歡你,還裝蒜……」

  「什麼?你搞錯了吧?哈哈!你打錯醋罈子了。」

  「好啦,算我沒講。那……其實……其實我爸媽希望我跟你,還有跟……阿俊一起住。」

  「我沒聽錯吧?」

  「是真的,我媽說,反正都是同班同學,你們成績又一直都是第一名、第二名,所以……她希望我找你們一起住,這樣對我功課有幫助!」實在說不出口說自己騙爸媽,所以,晉元選擇向阿漢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不過真的沒惡意。

  「呼!」阿漢嘆一口氣,沒答話。

  「阿漢,一學期就好,到時候我就跟我媽說,我們跟阿俊生活習慣差太多,這樣我們就……」

  「可是,我想跟你睡一起,你不擔心阿俊發現什麼嗎?」

  「我才不擔心這個,我擔心你跟他日久生情……」

  「好啦,晉元,老實告訴你,本來我不想說別人隱私的,其實,阿俊喜歡孫桂慈,他從高二追到現在,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我跟他怎樣了吧!?」

  「阿漢!你是在安慰我、讓我安心嗎?」

  「為什麼?我說的是實話,都是孫桂慈親口跟我說的!」

  「阿俊追孫桂慈?他明明就是同……」晉元把同性戀這三個字吞了回去。

  「對,同班同學,可是我們都不知道,所以阿俊保密功夫夠厲害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找阿俊一起住沒問題?」

  「我當然不希望,因為我喜歡跟你享受兩人世界!」阿漢認識晉元,最大的改變就是勇於表達自己。

  「那……那既然你跟阿俊不會有火花,我就放心了。我想找他一起住個半年,應該……還好。」雖然晉元有滿肚子的疑問,不過為了不造成阿漢的困擾,所以,晉元覺得自己私底下問清楚就好,不要把阿漢牽扯進來,當初喜歡阿漢,就是喜歡他的簡單!

  「房子……我爸媽找好了,你一個月房租兩千塊,含水電、網路、有線電視,有冷氣、家具、廚房……」

  「真的?要找我一起住?」阿俊很不可思議,暑假兩個多月來,一直沒跟晉元聯絡過,想不到在開學前幾天,晉元竟然開口找他一起合住,而且開出的條件這麼吸引人。

  「晉元,這……這該不會是很糟的房子吧?這麼便宜?」

  「才完工一年,沒人住過,全新!」

  「那我……就當然恭敬不如從命了。」阿俊的伶牙利嘴還不至於讓人討厭。

  「九月十五日開學,你大概前兩天就可以搬過去,我給你地址,你抄一下……」

  「晉元,你找我跟阿漢住,那……潘可欽知道嗎?」

  「可欽?哇!我都忘記問他考上哪裡了?」

  「你不知道嗎?他也考上華大,不過跟我不同系。」

  「可欽也考上華大?那……」早知道晉元就找可欽一起住,不過,這樣也好,自從跟阿漢走很近之後,晉元跟可欽就漸行漸遠。可欽一直吃醋、一直生悶氣,而晉元則是一直拒絕可欽對他的好。

  「晉元,還有一件事……」

  「不會吧?你還想殺價不成?兩千塊算便宜你了!」

  「不是,我想跟你打個商量,就是上次跟你說的那件事……你千萬不要去找阿漢證實什麼,要不然我跟他會很尷尬。」

  「你是說同性戀的事嗎?放心,我才不會說溜嘴,我知道你暗戀阿漢。對了,說到這個我也要跟你說一件事……」

  「說啊,我們互相掩護!」

  「就是……就是如果以後我跟阿漢走很近,很近很近,你不可以吃醋喔,先說好,以免到時候你後悔。」

  「你也放心!阿漢不是Gay,他對你沒有興趣的。」

  「是喔?」雖然晉元從來沒有去證實過自己跟阿漢的性向,反正兩個人在一起覺得快樂、覺得幸福就好了,可是聽到阿俊說阿漢對他沒興趣,突然有……有股失落感。

  「他跟孫桂慈在一起好久了,你該死心了……」

  「阿俊你不要亂說啦,阿漢跟孫桂慈才沒怎樣,不要亂傳。」

  「算了,以後你就知道!」

  「阿俊記得喔,開學前幾天再上來,上來前給我個電話!」

  該不該跟可欽打個招呼呢?算了,他一定以為晉元念海大去了,到時候就裝作不知道好了。其實晉元還真不知道怎麼面對可欽,老實說,可欽對晉元也很不錯,只是,他覺得可欽太拘小節,又常常喜歡限制晉元這個、那個,對於好朋友這個角色,可欽似乎有點越矩;至於情人,晉元感受不到那份感覺。希望藉著這個暑假的沈澱,可欽可以調整好自己的角色,也許對晉元只是一時的迷亂而已,晉元這樣希望著……

  關於晉元跟阿漢的新家,晉元像是在籌辦自己的終身大事一樣,簡單的從窗簾、杯子、腳踏墊到桌巾,一定都要親自選購,至於大型家具就更別說了,趁著爸媽趕著出國之前,晉元拉著他們到家具展大肆採購一番,客廳的沙發、餐桌、床組,全部都是阿漢喜歡的藍色系。牆壁的淺藍,落地窗的靛藍,就連櫃子打開裡面都是整套淡藍色的杯盤組合。

  「爸爸會買這間公寓,當然就是希望你唸完大學,再繼續念研究所,最好畢業後就在竹科找工作,這樣買這間房子就值得了。」

  「媽~謝謝啦!你對我最好了。」

  「如果你聽話,媽會更疼你。」

  「不要、不要!這樣就好了,你再多疼我一點,我就快爬上你頭上去了。」

  「你還敢說!」

  「唉呦!」元媽媽打了一下晉元的屁股。

  「你早就爬上你爸的頭上去了。」

  「媽,你那麼兇,我如果爬上去,准會被你推下來的,放心啦!」

  「你喔,都上大學了還像小孩子……」

  「還差幾天嘛!開學後,等開學後,我會像個大孩子的。」當然,開學後就要照顧阿漢,跟阿漢一起生活,不快快長大是不能保握住幸福的。

  「阿漢,開學前提早過來嘛,除非你不想早一點看到我!」

  「我當然要提早過去,很想你。」

  「嗯,不過……不過也不可以提早太多天!」

  「為什麼?我想說等我媽媽這幾天忙完,八月底我就要上去了。」

  「不行、不行!我……我還沒跟房東完全談好,有一些細節……我還要跟房東簽約。」

  為了讓阿漢有一個超大的驚喜,晉元連爸爸買下這間公寓的事都先瞞住了,他希望到時候給阿漢一個難忘的生日禮物,雖然,多了一個阿俊,會有點掃興,不過,反正只有半年,晉元把眼光放在半年後。

  八月底,晉元已經先北上了,指揮著工人把一件件大型家具擺置定位,心裡真是安心不少,接下來連續幾天,就是到百貨公司採購生活上的小用具,連前些日子事先買好的東西,也都慢慢放到合適的位置。一連幾天睡到中午,然後又忙到半夜,原來,要佈置一個家這麼不容易,不過看到眼前這樣的成果,所有的疲累也都煙消雲散。尤其看著床頭前,阿漢用手從後面捧著晉元臉頰的海報,一切辛苦都值得了。

  晉元躺在床上,把照片高高舉起,覺得自己幸福極了,尤其這樣默默為自己心愛的人付出,原來這麼甜蜜……

  八月二十八日,阿漢的生日,兩個月約好今天碰面,晉元騎著新買的摩托車,到新竹車站接阿漢。兩個人一個多月沒見面了,晉元差點就衝上前去緊緊抱住阿漢,不過,阿漢使了個眼色,稍稍控制住了晉元的情緒……

  「回家再抱,讓我好好抱你!」阿漢在後座輕輕的說著。

  「嗯~不要,你現在抱我!」

  「現在?車上?」

  「嗯!反正沒人認識我們。」

  「我……我會不好意思。」

  「ㄑㄧ!」晉元突然煞車。

  「阿漢你來騎,看好喔。」想不到晉元下了車,還沒阿漢等反應過來,他已經把阿漢推向駕駛座了。

  「調皮耶你!」

  「我忍不住了嘛!」晉元戴起口罩,坐在後面緊緊環抱住著阿漢,胸膛也緊緊貼著阿漢。

  「開心嗎?」

  「當然!我等好久了。」

  「那前天還不讓我上來?」

  「那時候我還沒準備好嘛!我想……把房子安頓好再讓你上來。」

  「我想上來幫忙整理,學校附近的公寓,肯定也被學生弄得一團亂,我心疼你一個人忙不過來!」

  「安啦!我是男子漢,你領教過不是嗎?」

  「喂、喂,夏先生!」

  「哈哈。」原來晉元趁著阿漢沒有反擊能力的時候,徒手伸進阿漢褲子口袋,摳著小阿漢,越玩越起勁。

  「趁人之危!」

  「怎樣?我就愛趁你之危!叫你的小阿漢打我啊!」

  「回到家你就慘了!」

  「那……那我還客氣什麼!」

  「喂~」吃了豹子膽的晉元,竟然整隻手伸進去阿漢的褲襠。隔著內褲,盡情的對小阿漢揉啊、捏啊!抖來抖去什麼的!

  「舒服嗎?」好曖昧的晉元,索性拿掉安全帽跟口罩,直往阿漢耳朵裡吹氣。

  「呼!」看來阿漢是陶醉了,一句話也沒說,深深吐了一口氣。

  「嗶~~沒戴安全帽!駕照行照呢?拿出來!」天啊,是警察!竟然被警察攔下來了,不知道天就快要塌下來的夏晉元,左手還埋在阿漢的褲襠裡,一臉錯愕!


  「真糗!看你以後敢不敢再那麼調皮。」

  「警察伯伯也年輕過,他會理解的!你眼睛閉上。」兩個人來到公寓門口,晉元轉身要阿漢先闔上眼。

  「不……不可以讓我太驚訝。」

  「你看!」

  阿漢愣住了!他不相信這是一個月一千塊的宿舍,跟之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幾乎是天壤之別。

  「晉元,我……一個月房租一千塊,該不會睡……要我睡廁所吧?」

  「我才捨不得!不過要睡也要睡在我的廁所。快,眼睛再閉上!我帶你去我們的……蜜月套房。」

  「呵呵!」阿漢這個笑有點尷尬,不過,也不難看出他嘴角上揚的甜蜜。

  「生日快樂!」晉元站在床上,用身體擋著海報,突然,阿漢眼睛睜開那剎那,晉元也同時把身體彈開!

  「晉元!」

  「怎樣?新人房該有的我都做了,雖然這不是結婚照,不過,這海報也不賴吧!呵呵!」晉元拖著阿漢的手,站在海報前。

  「你……怎麼敢拿去放大?相館的人……」

  「別擔心,當然不是我拿去的,那是網路沖印!不過如果要我拿去相館沖印也可以,我們又沒做壞事!對不對?」

  阿漢拉過晉元,他含情脈脈的凝視著晉元的眼睛,他無法想像自己在晉元心目中的地位竟是如此……重要!阿漢愛他,只是很難說出口;阿漢吻他,希望可以傳達他的愛意到晉元心裡。兩個人在房裡宣洩這兩個多禮拜來的相思之苦。這一次,阿漢帶領著晉元,想讓晉元嘗試不一樣愛的感覺,阿漢躺著,他有意無意按下晉元,希望晉元可以再低一點、再低一點……

  夏天這場兩人的互動!讓人汗流浹背,而晉元也微微嗅到從阿漢身上,隨著汗水散發出來的桂花香。桂花香,讓晉元醉了!阿漢,被這世界征服了。

  「阿漢,嘻嘻……」兩個人在浴室裡沖澡,不過晉元曖昧的笑著,欲言又止。

  「你幹嘛?」阿漢在後面幫晉元搓著背,眼神很專注。

  「我不好意思問!」

  「少來,你越來越開放了,說吧!」

  「你……你那邊怎麼會有胎記?」

  「我就知道……」阿漢一副不以為然。

  「說嘛!好特別,為什麼那邊會有胎記?」晉元伸手往後抓去。

  「唉呦,說就說,別動手動腳!」

  「我沒看過小鳥上有胎記的,你是第一個。」

  「才不是,你跟本沒看過別人的……」

  「我……我住在宿舍,閱鳥無數,就你的最特別。」

  「是特別漂亮?還是特別大?」

  「阿漢,你這個色胚子!老愛開黃腔……」晉元屁股往後頂了阿漢一下,突然,又感應到了阿漢的熱情。距離不到半小時,這兩個年輕小伙子,又在浴室玩開了,似乎非把一整天的精力用光不可!愛!唉……

  「給你一碗桂花釀,碗底全是碎花瓣,甜的那麼淡,心是多麼傷,滿臉是淚的我,你看也不看。為了和你好聚好散,不敢說出多悲傷,你的心已淡,我的情未斷,怎能相信我們,還來日方長。請你喝完桂花釀,從此不再為你想,怕你又是我的方向,永遠都為你心亂。請你喝完桂花釀,如果你真的可以忘,不再說該誰欠誰還,相不相愛都無關。」喝完阿漢倒的桂花酒,帶著幾分醉意入眠,睡夢中,晉元又聽見這首歌了。他沒有告訴阿漢,晉元希望這首歌一輩子都用不上,不想要用它來表達自己的心情,那該多苦!

  「什麼?你也是農曆八月一日出生的?」五天後,送阿漢回車站的路上,聊起了晉元的生日,阿漢想試探該送晉元什麼禮物好?晉元這才發現,原來阿漢跟自己農曆生日是同一天。

  「我是一九七三,八月二十八日。」

  「喔,原來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多我一歲。」晉元是一九七四年出生的。

  「所以你是九月十……」

  「阿漢,以後我們都別過國曆生日了,以後……我們就以農曆八月一日,當作我們的紀念日!」「嗯。所以,今年你的國曆生日,我不用幫你慶祝?」

  「小氣阿漢!多送我一個禮物又怎樣?」

  「開玩笑的嘛,我把自己包起來送給你!」

  「一言為定!以後你就是我的,我要把你藏起來!」

  兩個人約好,下一次見面是開學當天。阿漢上車前,晉元遞給阿漢一個小紙袋,送走阿漢,晉元心裡既是踏實又覺得少了什麼,難道……難道這就是戀愛?一個人回家路上,晉元撫摸著自己發燙的臉頰,慢慢說服自己,自己真的戀愛了!對象是一個男孩,是阿漢……

  「不是人間種,移從月裡來。廣寒香一點,吹得滿山開。」阿漢在車上打開信封,裡面是一張晉元自己作的生日卡,卡片上,留了一首詩。

  「阿漢,這是南宋詩人楊萬里的詩,詩名取作《月桂》。他說,桂花樹不是人間的樹,而是從月宮移之而來,因為它的香氣是發自天上,當然滿山遍野飄香。這首詩讓我想起你,想起山上的桂花園……」

  「那個幸運袋,是要讓你掛在脖子上的,等它攝取了你身上的桂花香味,那幸運袋就該還給我了,以後我就是它的主人,除非……呵呵!你覺得有人比我更適合它,不過,量你也不敢,呵呵。那是去年暑假跟家人去日本玩,特地為你求來的,彷彿那時候就注定會跟你在一起一樣。它帶著飄洋過海的祝福,就請你幫它添點香氣吧!」

  「生日快樂、生生世世快樂!元。」

  在車廂裡,捧著卡片、捧著幸運袋,阿漢是何等幸福!看來,兩個人一起擁有了這段愛情了。

  每天跟阿漢通上不下五通的電話,問他好,問他吃飽沒?有時候是阿姨接的,晉元也會跟她聊上幾句。不過晉元從來沒問過阿漢家裡的事,他的父親?他的兄弟姊妹?不過那也不重要,阿漢想講,他自己就會開口。人說小別勝新婚,這句話套在晉元和阿漢身上也挺管用,越接近九月十五日開學日,晉元就多高興一些。九月十三日,阿俊搬來了,晉元簡單跟阿俊約定了幾條生活公約,不准阿俊進他的房間,不准他帶其他朋友回來,不准跟可欽講,不准跟其他高中同學提起……

  「阿漢就住這間?我跟他共用衛浴?」阿俊指著也已經上鎖的另一個房間。

  「那是阿漢的房間沒錯。不過阿漢也不喜歡別人進去,你就別去打擾他。至於外面這個浴室,是你專屬的。阿漢如果要洗澡或幹嘛,用我房裡的,套房的浴室……大一點。」

  其實阿漢哪有自己的房間,這個房間早就佈置成書房了,兩個書桌、兩部電腦。如果阿漢要睡覺,當然該去他跟晉元的新人房!書房裡旁邊那個床板,是以防晉元爸媽突然來訪,掩人耳目用的,當然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兩個大男生還擠在同一間房。

  九月十五日開學了!一大早阿俊上學前順便去車站接阿漢,而晉元則是下午三點該去參加開學典禮和新生訓練,可是跟阿漢約好中午一起用餐,到現在怎麼還不見人影?日間部新生訓練十二點應該早就結束,奇怪,連阿俊也沒回來?都一點多了,晉元本來想到學校等阿漢,可是萬一兩個人錯身而過,今天鐵定得等到晚上才能見到阿漢了,當然晉元才不要!若不是阿漢堅持早上不讓晉元去接他,晉元也會心甘情願早起陪阿漢去學校的。

  「YA~終於回來了!」攤在沙發上,本來還鎖住眉頭的晉元,聽見有人開門的鑰匙聲,興奮的從沙發上跳起來。

  「阿……俊!阿漢呢?」晉元推開阿俊,後面沒人?

  「Bad news!你要有心理準備……」

  「神經!阿俊你別鬧了,阿漢呢?」

  「真的是壞消息!阿漢不住這裡了,我們得趕快找一個人補進來住,要不然誰要分攤他的房租?多一千塊耶,我才不要!叫他賠!」阿俊囉哩巴嗦說了一堆,晉元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顏行俊,阿漢呢?你沒載他一起回來?那你回來幹嘛?」


  「他跟家人走了!也沒參加開學典禮。」

  「走了?他不念了?」如果只是不住這裡,也許晉元還有把握「勸」他回來,可是,如果是「走」了,那……就完了。

  「他辦休學了,我去系上問的。」

  「阿俊,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晉元的腳在發抖,他突然發現自己站都站不穩,撐著沙發椅,晉元慢慢靠了下來。

  「你自己看!他臨走前,要我交給你的。」

  「你看過了?」晉元無力的接過那封沒有信封的信,不過缺了一角。

  「被潘可欽撕走的!他很生氣。」

  「關他什麼事?」晉元想打開信,不過又闔了上來。

  「他很氣你找我跟唐漢堯住在一起,故意不找他。」

  「算了,我不想解釋……」

  「那我們要找他來貼補阿漢的房租嗎?」

  「不用,阿漢的……我會吸收。我……想休息一下,你……都不要叫我……」留下阿俊,晉元拖著千斤重的腳步,把自己關進房裡,還以為會是新人房的那個房裡。

  信缺了一角,不過大部分的字都還在,黑紙白字很清楚,不過晉元的視線卻模糊。

  「晉元:再多的對不起,我知道都無法挽回了。一直以來都是我辜負你,這次也一樣。忘了我吧!這樣大家都會好過一點。我不知道我在追求什麼,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做到多少才叫孝順?我只有一個媽媽,我該聽她的話,我該付起照顧她一輩子的責任對嗎?不管我們最後會發展到什麼地步,結果都還是會分開,不是嗎?你不要心疼我放棄的學業,你曾經對柳哥說過,行行出狀元!我會找到屬於我的路。如果我們還是朋友、如果我們還有緣,年後,我們會在最冷的地方相遇!如果你還記得我……如果你還想起桂花湯圓……千萬不要上山來找我,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你!原諒我。」

  「藉口、藉口、藉口!」

  「刷!」晉元用力的把海報扯下,撕裂了一次,又一次!

  晉元環顧著房裡的所有擺設,有哪一個窗簾、哪一盞燈不是為阿漢找來的?哪一組杯子、哪一幅畫不是阿漢最想要的?晉元心在喊痛,卻哭不出來。他還在矛盾,阿俊的話,還有這封信,真的是真的嗎?矇著棉被,他隔開這現實的世界!至少,只有棉被裡,自己不會背叛自己……

  開學這幾個禮拜,晉元並不開心,他還在想,阿漢會突然回來嗎?半夜,晉元會起來開燈,幻想也許阿漢已經搭夜車回來;常常,晉元會拿起電話,他擔心電話故障,會漏接了阿漢的任何消息。十月底,桂花漸漸在開了,也許等山上的事忙完,阿漢就會回來約晉元去賞花!卸下了昔日的歡笑,班上同學沒有人知道晉元原本是一個愛笑的大男孩。晉元變得孤僻、他變的有點神經質,在校園裡常常故意放慢腳步,尋找那個相似的背影。彎進社團招生走廊,一張男人抱著男人的海報吸引了他的目光,怎麼會有這種照片?同性戀社團?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男人愛男人?胡扯!晉元不信,同性戀不是會死嗎?

  「男人!你知道你愛的男人在哪裡?」海報上的副標題,揪了晉元的心好大一下。

  「同性戀?會傳染嗎?你愛的男人?阿漢?不會的……」

  「不是這樣的!」晉元很想吼出來,我不是同性戀。

  看著後面有人走過來,晉元加速逃開了。不過海報上的每一個字,卻甩也甩不掉。想了幾天,晉元越想越可怕,他很擔心自己得了同性戀。

  「那……阿漢是嗎?阿漢不也說……愛我,阿漢去哪裡?阿漢你回來,我好怕……」常常在夜裡,想起那張海報,想起阿漢的擁抱,晉元嚇醒了。

  「你找我什麼事?」跟同學打完保齡球,晚上十一點多回到家,阿俊看了冰箱上晉元留的紙條,敲了晉元的房門。

  「阿俊,你……」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阿俊,你進來。」這是這兩個多月來,阿俊第一次有機會進去晉元的房間,阿俊當然訝異,想必今天一定有特別的事要發生。

  「哇!你抽煙?」阿俊剛踏進去一步,一連咳嗽好幾下。

  「坐吧,有些事,我想問你。」

  「晉元,開學到現在,也沒看你笑過,也沒聽你提起班上同學,你到底……怎麼了?該不會房租讓你喘不過氣吧?」

  「阿俊,你說你喜歡阿漢,所以你是同性戀是不是?」

  「哈哈!怎樣?發現我交女朋友了?」

  「我不懂!」

  「好啦,我也不想騙你。我不是同性戀啦……等等,晉元,你該不會要跟我告白吧?喂~」阿俊話一說完,隨手拿過抱枕擋在自己胸前。

  「你想太多了,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喜歡阿漢!」

  「哈哈,我是說過,但是那是騙你的啦。」

  「騙我的?我跟你無冤無仇,你幹嘛騙我?」

  「好啦,反正已經證實阿漢不是同性戀,那我也就不用裝了。我當初是喜歡孫桂慈,為了讓阿漢出局,我當然要積極去證實你跟阿漢的謠言是真是假?所以,我才想到這個辦法套你的話,不過,我現在不喜歡孫桂慈了,也就沒這個必要了。同性戀,多噁……」

  「你說清楚一點!你當初跟我說了那麼一大串,為了幫我跟唐漢堯闢謠,還幫我們做了那個梁祝……」

  「哈哈!怎麼這種小事你還記得!梁祝不是我做的,另一個才是我做的。」

  「顏行俊,你跟我說清楚!梁祝那封Mail不是你作的,另一個什麼同性戀、雙性戀才是你作的?」

  「不好意思啦,當初就是孫桂慈想讓你在班上出糗,加上我又喜歡她,所以……那時候才會答應她幫他設計!」

  「孫桂慈不是喜歡阿漢?她還陷害他?」

  「她就是聽說唐漢堯每天都跟你膩在一起,所以才想用輿論逼退你!孫桂慈想要的東西怎麼可能要不到?更何況如果她搶輸一個男生,那多丟臉!她是校花耶……」

  「阿俊不是同性戀!那……那還有誰可以問?還有誰可以幫我?」

  「為什麼他們心機那麼重?為什麼阿俊跟孫桂慈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唐漢堯!你幹嘛帶我來華大,又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阿漢,我……恨你、恨你!可是……我更愛你啊!你知不知道……」看著那張撕碎又黏好的海報,晉元是痛啊!搥著牆壁的手,早就失去痛覺,心裡的痛,才是讓晉元日漸消瘦的主因。

  耶誕假期,每個人都聯誼去了!拿出從山上帶回來的桂花茶葉,晉元想好好招待自己,不過,茶葉放得再多,總沒有山上那個好味道;水加的再滿,也沒有山上那一泡爽口。隔天一早,該是回家的時候,晉元擰著背包,在車站遲疑了好一會兒。晉元想起阿漢的話,過年後再見,那……應該不差這幾天吧?反正也快過年了……於是,他打了一張車票,一張開往山上、通往桂花村的車票……

  一路上闔不上眼,怕錯過了每一個畫面;一路上引領期盼著車門口,擔心錯過了哪一個人。

  「司機先生,到桂花村的時候可不可以麻煩喊我一下!」

  「不是當地人喔?」

  「嗯,來……來找同學的。」

  「咦?是你嗎?你不就是搭到終點站那個同學嗎?」

  「我?你認錯人了!我……不常來。」

  「沒錯啊!上次你在我車子上昏倒,那我記的可清楚了。」

  「你……那個送我去醫院的司機是你?」晉元覺得不可思議,還以為這輩子都無法親自跟他道謝了。

  「你的耳朵上有胎記嘛!很好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