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36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桂花湯圓 - 10

  「算了!我這樣太不厚道了,兩個人說好的,改天正式見面……」晉元嘴裡唸唸有詞,他逃離了那個角落,繞進禮堂右側轉身離開了。

  「還真的有花?真香!」阿漢抱起公佈欄下的花,不可思議的吸了好大一口。

  「舜子在暗我在明,嗯~不公平!」晉元邊走還一邊搖著頭,萬一舜子知道晉元偷看她了,說不定會生氣。

  「這阿湯哥還真有心,對一個沒見過面的網友,這麼守信!不過等他看過阿意,不會失望的,阿意這麼漂亮!」

  「如果舜子真長的醜,那肯定是會自卑的,還是等她做好準備,再正式看看她吧!」

  「不知道阿湯哥長怎樣?說不定兩個人是郎才女貌,也許還能湊成一對?!呵呵。」

  「真的?是你妹婿去拿花的?」

  「不好意思啦,我來不及了,所以請他去幫我拿,不過我真的很喜歡喔,現在花在我身邊呢!」

  「還好,要不然誤會可就大了!」晉元在螢幕前吐了一口氣。

  「阿湯哥,怎麼了?」

  「舜子,不瞞你說啦,今天下午五點三分我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躲在角落偷看你,還好我良心發現,即時作罷。要不然……呵呵!我準會以為你妹婿是小偷,跳出去跟他大吵一架的!」「哇!真險。不過呢,嘻嘻!你錯過了一個帥哥!」

  「那是有婦之夫,又是你的夢中情人……我才不敢妄想呢!」

  「也對,萬一我們兩個同時喜歡上一個男人,我肯定……我肯定會認輸的。」

  「哈哈,舜子,你來少了,我總覺得……螢幕那端的你,如果不是特漂亮,也會是挺漂亮的!」「我說我認輸才不是指外表,我是說以你對愛一個人的執著跟耐心,我是遠遠比不上你!」

  「舜子你太客氣了,你還不是從小就喜歡你妹婿,到現在還沒變心?」

  「可是你跟我不一樣,他愛過你,所以,你為他付出無限的等待,那是因為你相信他;他不告而別,你想盡各種理由原諒他,也是因為你相信他;你為了他,跟家人鬧翻,還是因為相信他會跟你有未來;而我……什麼都不能為他做,而他,也什麼都不知道。」

  「舜子……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我相信他什麼,我也不知道我跟他會不會有未來,甚至……連他現在在哪裡?過的好不好?我都不知道,你說,我該繼續等下去嗎?」

  大四了,對於教育學程的成績,晉元一直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想要什麼,他清楚地知道,他想要去那裡實習,甚至未來要申請哪裡的學校,晉元早就規劃好,不過,這個計畫一直沒跟其他人討論過,包括家人、包括同學,甚至是舜子。

  「真的嗎?你要來淡水實習?你怎麼沒早點跟我說?」舜子在電話那頭雀躍的喊了出來,是等實習名單結果確定後,晉元才向舜子提起的。

  「我就擔心會有變數,所以今天中午一看到公佈名單,我就馬上上網找你了。」

  「真好,那我看我們見面的時間要提前了,好高興喔!」

  「可是舜子,那……你方便幫我留意學校附近的房子嗎?」

  「當然,我會找一間適合你的,房齡不能超過五年,最好是全新的套房,要有浴缸、乾濕分離!我知道,處女座的~挑嘛!」

  「謝謝你啦,舜子,還是你知道我在乎什麼。」

  「包括感情囉!所以,總該讓我知道,想來淡水實習的主要原因吧?」

  「好啦,不瞞你說,我就是抱著那麼一點希望,希望可以再遇見我的初戀情人。」

  「都幾年了,每年冬天你都是往淡水跑,這裡這麼冷,一定要在這種地方相遇嗎?」

  「他跟我說過,年後,他會在淡水等我,我想,明年他應該不會騙我。」

  「年後?都幾年了?還年後?我是擔心你的青春都浪費在他身上了,如果他真的在乎你,也不應該只是你單方面在找他吧?他呢?」

  「舜子,你別生氣啦,其實他……跟你暗戀的人一樣……」

  「結婚了?天啊!你愛上了異性戀……」

  「我不知道……」

  「阿湯哥,你辛苦的等待是為了一個已婚的男人?是為了一個異性戀者?你……你太傻了!這……又何苦呢?」舜子心好痛,當他知道晉元的希望即將化為絕望,她好心疼晉元!四年了,不算短吧。

  晉元沒去參加畢業典禮,因為家人不喜歡晉元擅作主張喜歡念啥就念啥,所以根本沒有人來參加。晉元一個人去車站附近看了一本書,心想典禮應該也結束了……

  「夏晉元!」在火車站的紅綠燈前,突然有人喊了一聲。

  「可欽?你……」晉元左顧右盼了一下,他擔心像上次一樣,有女朋友在,可欽又給他一個白眼。

  「恭喜你畢業了。」

  「可欽你還好吧?」晉元覺得可欽眼神有點異樣。

  「上次……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早就忘了。」哪有忘?如果忘了就不知道可欽在提那件事了,只是晉元不想看見可欽尷尬才故意這麼說。

  「我交女朋友了。」

  「我知道啊,她很可愛!酒窩好深喔……」

  「晉元,你最近還好吧?聽說你一直是自己一個人……」

  「傻瓜,一個人才自由嘛!對了,可欽!那些東西、那些信我早就燒掉了,我不會讓別人看到的!你放心囉。」晉元裝的一派輕鬆。

  「晉元我……我今天來不是那個意思,不是說喜歡過你很丟臉……我只是……」

  「可欽!你這個笨蛋,每個人每個階段都會特別在乎哪些人事物嘛,只要你不後悔,又有什麼關係!像我還不是喜歡過小虎隊,那有什麼好丟臉的!」晉元拍拍他的肩膀,可是心裡卻就是認為可欽會覺得丟臉。

  「我……」

  「好,如果你擔心你女朋友知道,以後我們就保持很遠、很遠的距離,要我把你當成陌生人,我也可以,這樣放心了吧?」

  「晉元……」想不到說著說著,可欽眼眶竟然紅了。

  「可欽怎麼了?跟女朋友吵架了?要我幫你跟她解釋什麼嗎?」

  「我以為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你,你會有很多朋友,一定每天都有很多人繞在你身邊,昨天遇到阿俊,我才知道這四年來你每天躲在房裡,我竟然都不知道……」可欽的眉頭都皺在一塊了。

  「可欽!我……」

  「我有一個東西要還你,是我在打包行李的時候看到的。」

  「東西?給我的?」

  「是四年前,唐漢堯拿一封信給阿俊,被我搶過來,拉扯間我……撕掉了一角!」

  「信?我早看過了,缺那一小洞,沒關係。」

  「那時候我很氣,不過,因為是你的東西,所以那一角我還是保存的很好,只是不知道對你有沒有用,如果是多餘的,你就把它丟了吧!」可欽用了一個小夾鏈袋把那張小紙條保存的非常好,看來他也真的很在乎晉元。

  「好吧,謝謝!那這個是……」

  「是畢業典禮的照片。

  「這麼快?洗好了……」

  「這幾張給你當紀念!也許一輩子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

  回到家,晉元拿出那封信,他也掏出可欽交給他的那一張小紙條,應該只能說那是一張小小紙條,因為上面只有一個字「七」,晉元不知道單獨看這個字能有什麼含意,所以,他把兩張信紙拼在一起了……

  「如果我們還是朋友、如果我們還有緣,〝七〞年後,我們會在最冷的地方相遇!」天啊!補上的那一角,讓晉元燃起希望,卻又重重的傷了他……

  「七年?」

  「為什麼是七年?你以為我們是神鵰俠侶,留下幾句話,你要我等你七年?我不是楊過,你不是小龍女,我不要,你好自私……」


  「阿漢,你不留下來看看我的新室友嗎?他人很好喔。」

  「我知道,阿湯哥會是你的好伴侶!」

  「什麼跟什麼?我跟他……唉呦!可以是很好、很好的知心朋友,可是……是永遠都不會有結果的那種朋友。」

  「喔!我得趕快把房間空出來才是要緊,萬一阿湯哥看了不喜歡,就沒人陪你住了。」

  「你晚一天走嘛!也許你也會喜歡阿湯哥這個新朋友!」

  「我喜歡啊,他對你那麼好,尤其是那天,我在學校幫你拿起那束花的剎那,我總感覺他會在你的生命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阿漢說的煞有其事。

  「阿湯哥說對你不好意思,害你要急著搬回老家。」

  「你跟他說別客氣了,我早該回去山上,我媽……應該沒那麼生氣了吧?」一年前孫桂慈離家出走,阿漢瞞住了自己的媽媽,當初還以為,孫桂慈只是貪玩跑出去,想不到,都一年多了,還不見蹤影。阿漢的媽媽,是半年前才知道這件事,氣的都住院了,自己的媳婦跑了,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婆婆虐待她……

  「孫桂慈真的很自私,我……我跟我媽對你們家很不好意思。」

  「算了,有一天她想孩子,她自己會回來。」

  「阿漢你……會跟她離婚嗎?」

  「可是孩子怎麼辦?」

  「那……他不是你親生的,你真的不介意?你……會讓你媽知道嗎?」

  「我不敢想像我媽如果知道那不是她的親孫子,她會有什麼反應?」

  「呼!好可悲喔,家裡出了這樣的妹妹,害了自己,也連累了一竿子人……」

  「阿意,桂慈真的都……沒私下跟你們聯絡嗎?」

  「阿漢,到現在你還不相信我?」

  「我當然相信你,我是說……」

  「我媽?」

  「嗯。」

  「這……我倒沒想過!不過,很奇怪的是……一開始我媽很氣孫桂慈,一直說對不起你們家,可是後來有幾次,我想和我媽去跟你媽解釋的時候,她……她竟然一副……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也許你媽早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阿漢,你有事瞞著我?」

  「我是有事沒讓你知道,但不是刻意隱瞞。」

  「阿漢,我妹她……讓你戴綠帽子,你卻連一句難聽的話也沒說出口,你……你們兩個……我以為,孩子的事,已經是你們婚姻裡最大的謊言了……」

  「阿意,我跟你妹怎樣糊塗都沒關係,你看到的,我是為了祖產、為了我媽的希望,大家都說我懂事,但是……這也只是你們表面看到的……我……沒那麼偉大。」

  「阿漢,你別整理了,你過來,你把話說清楚!」舜子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大熱天的,她打個冷顫。

  「阿意,你妹會離家出走,我之所以沒有怪她,那是因為我……我根本不配當她的先生!我根本……沒有履行作丈夫的義務。」

  「義務?你為了她放棄學業,為了那個不知哪裡來的野孩子放棄大家了都看好的前途,她竟然還說你……」

  「阿意,不是桂慈說的,那是事實。」

  「你每個月四萬塊的薪水,不都交給她打理嗎?車子、名牌包包不都……」舜子想到自己的妹妹會說出這樣無理的指控,整個人都沸騰起來,就快氣炸了。

  「阿意,不是金錢上的,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義務!冷靜一點……」阿漢過去拉住她,舜子已經歇斯底里。

  「阿漢,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要讓你遇見她?孫桂慈根本配不上你……」

  「我們兩個互相利用,她利用我掩飾她的未婚懷孕,而我利用她……掩飾我的身份,我以為……這會是天衣無縫……」

  「身份?怎樣?你是間諜?你還掰?!」

  「結婚三年多來,我沒跟她……發生過關係,一次都沒有……」

  「阿漢?你……我不懂!」舜子抹掉眼眶裡的淚水,她抓著阿漢,凝視著阿漢的雙目!

  「我……是同性戀。」

  「阿漢,你自己保重!你走吧……」舜子恍神了一整夜,而阿漢也寸步不離的守在她身邊。原本在昨夜就該開夜車回山上老家的阿漢,因為放心不下舜子,擔心舜子承受不了這個打擊,所以,在舜子房門口,守了一整夜。等舜子眼睛再次張開,已經是隔天中午了……

  「阿意,我當是你朋友,所以我才告訴你,我不想再活在謊言裡了……」

  「我懂,你走吧。我難過,不是因為討厭你是同性戀,我是好心疼,好不甘心啊……」

  「阿意,謝謝你不排斥我這樣的身份,我……我很意外、也很欣慰。你是第一個……見到我坦蕩蕩的人。」

  「阿漢,讓我冷靜幾天,你走吧。阿湯哥就快到了,我不想讓他看見我們這樣,等我好一點,我跟你還是一樣是朋友……」

  「你休息,我去車站接他吧。順便請他幫我留意你……」

  「不用了,你們暫時還是先別碰面,阿湯哥他……對你之前的印象已經深根蒂固,我不想一下子讓他知道太多家務事,尤其……」

  「沒關係,家醜也是我的家醜,我去接他吧。」

  「不用,我自己去!」

  「阿意,你在堅持什麼?你這樣的精神狀況可以騎車嗎?」

  「你不要管我啦,你走……」阿漢嚇了一大跳,他不知道為什麼舜子的反應會這麼激烈,舜子甚至站起來推著阿漢。

  「阿意!你擔心阿湯哥知道我是同性戀會讓你丟臉嗎?我只是想託他照顧你……」

  「唐漢堯!不要讓我難堪好不好?我……」

  「好吧!我不去接他,我在這裡等他。」

  「唐漢堯,你不要逼我,我……」

  「阿意,在我還沒確定有人可以照顧你之前,我不會離開的。」

  「你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阿意,你放輕鬆,我不會跟阿湯哥說什麼的……」阿漢仍試著安慰舜子。

  「如果讓阿湯哥知道我這幾年暗戀的人是同性戀,我……」這算是告白嗎?這種情形下可以算是告白嗎?

  「……」阿漢站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不相信,孫意慈暗戀他?孫桂慈的姊姊暗戀他?

  「阿漢,阿湯哥是同性戀,他愛上了一個異性戀,好痛苦、好痛苦!我呢?我愛上你!我愛上同性戀,這不是最大的諷刺嗎?你要我跟他情何以堪?你想看見他抱著我痛哭嗎?你想看見我們互相心疼對方嗎?你快走……」

  「哈囉!請問……舜子在嗎?」在趕走阿漢之後,孫意慈忘了時間、忘了和阿湯哥的約定,一個人愣在客廳。

  「你是……阿湯哥?你……好!我是舜子……」想不到晉元照著手上的地址,找到這裡來了。

  「舜子你……好漂亮!你不是笑話,你一定是校花。」

  「阿湯哥你也不是醜男!你……好可愛。」

  「哈哈!別說了,可愛還不是沒人愛……」

  「快進來。」舜子轉身抹抹自己的臉頰,其實眼淚早就乾了。

  「舜子你……還好嗎?」晉元一眼就看穿舜子臉色有異樣。

  「我……我看到你當然好!那你呢?一路上累了吧!」

  「舜子你室友……你妹婿在嗎?」

  「他喔,剛剛走了,家裡有點事,提早回去了。」

  「這樣對他很不好意思,好像是我鳩佔鵲巢耶!」

  「阿湯哥,你放心住下來,他本來就計畫這兩天要回去老家了……」

  晉元一個人在阿漢空出來的房間整理行李,突然一股熟悉的香味,喚起晉元了心中隱隱的想念。如果,這是阿漢留下來的味道,那該有多好!晉元痴心的這麼想,但對他來說,味道好近、好近,阿漢卻好遠、好遠……

  又是年底了,到國民小學實習已經快一個學期,還好一路上有舜子幫晉元打點瑣事,不管是學校上的,還是生活上的,要不如此,晉元肯定會被逼瘋,原來,實習老師並沒有原本想像的輕鬆。兩個人不同學校,上下課的方向也不一樣,往往都是晉元先回到家,等著舜子回家一起用餐。可是今天,舜子都回家兩個多小時了,卻遲遲不見晉元的蹤影,看著廚房爐火上的湯圓,早也按耐不住翻滾了起來。這是第三次舜子熱起了湯鍋裡的湯圓了,望著廚房、望著深鎖的鐵門,舜子的心也開始沸騰了……

  「阿湯哥!阿湯哥!你怎麼淋雨?打傘啊!」舜子等的不耐煩,索性在陽台上等著晉元,終於,在街頭的轉角,看見了晉元拉著好長、好長的身影,不過腳步看來卻也好重、好沈重。雨輕輕的飄下,卻狠狠地打在晉元身上……

  「怎麼啦?在學校受委屈了?」這是舜子第一次看見晉元這樣失魂落魄,她遞給晉元毛巾,但不知道留在晉元臉上的是雨還是淚。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阿湯哥,你……還好嗎?」

  「我先進去了。」

  「阿湯哥,這樣會感冒。先來喝碗熱湯圓,今天是冬至!忘了喔?」
晉元望著舜子的背影,看著廚房裡竄出熱騰騰的白煙,眼睛早就控制不住,眼淚唏哩嘩啦的流了下來。

  晉元當然知道今天是冬至,這對他來說是多麼溫馨、多麼重要的日子。傍晚走出校門,晉元就一個人走在小雨裡,也許,今年的冬至會遇見桂花湯圓,這是晉元這幾年來唯一的期待。一間店問過一間,晉元渴望的就只是一碗桂花湯圓,他總是相信,阿漢會出現在有桂花湯圓的地方。

  看著晉元哭紅的雙眼,舜子知道他准是想起了什麼,她沒有多問、也沒有再留下他,也許讓晉元洗個熱水澡、好好哭一場,才是對他最仁慈的方式。舜子簡單喝了兩口,原本還想說要讓晉元試試她們家鄉桂花湯圓的,這還是妹婿當初留下的,看來,晉元沒有口福了……

  「如果你想家、想……初戀情人,這禮拜你就回家一趟吧。」

  「舜子,昨天不好意思,我……」

  「沒關係,我懂。我也曾經為了你房裡之前那個男人哭的死去活來呀,所以,我可以理解的。沒吃湯圓,那你就一直停在二十二歲囉!」舜子拍拍晉元的肩膀,話故意說的輕鬆。

  「舜子,為什麼會是我們?為什麼我要喜歡上雙性戀?你要喜歡上你妹婿?這種……這算是給我們的懲罰嗎?」

  「我才不這麼想!至少,我們對得起自己。我妹跟我妹婿他們……對不起自己、對不起小孩、更對不起自己真實的感情……」

  「阿湯哥,我先回家去了。我妹婿家……出事了,蠻嚴重的。簡單的說,就是我親家知道那小孩子不是他的親孫子,除了跟我妹婿大鬧一場之外,她竟然……竟然把小孩子送走了。我妹婿很自責、我很心疼,我心疼他、也心疼無辜的小孩,他那麼可愛……

  我那個不負責任的妹妹,到現在還不知道躲在哪個野男人的懷裡,我快氣炸了。你自己也要好好保重,心情不好就出去散散心吧。我們找孩子去了……阿意。」

  「阿意?舜子的真名?」星期五下課晉元一回到家,看見門上留的紙條,早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想不到還真是嚴重。把孩子送走了?晉元不敢繼續想下去,實在太不能面對了。活像一齣人間悲劇……

  兩天的假期,晉元再也無法把自己鎖在房裡,不是說他待不住寂寞,而是這幾年來對阿漢的思念,往往過渡的壓抑,卻又換來更難捱的每一天。簡單的行囊,滿載的過往,晉元踏上了桂花村的回憶之旅,晉元終於再給了自己一次機會,他想再試試,究竟自己可以釋放掉對阿漢的愛戀有多少?一年一次、一次一點點都好,他希望當全部記憶清空的時候,他可以主宰自己的未來……

  沿著熟悉又陌生的山路,一幕幕的回憶湧上腦海,是甜?是苦?晉元早就分不清了。一樣破舊的公車,一樣脫絮的椅墊,雖然坐著,晉元如坐針氈、忐忑不安。越往山裡去,回憶也跟著深陷。車晃著、心懸著,一路搖搖晃晃,終於還是把晉元送進終點站了。勒緊圍巾、戴上墨鏡,這是晉元覺得最安全的裝備,也許待會兒看到什麼、遇見誰,這是可以讓晉元全身而退的保護……

  四年多了,唐漢堯跟孫桂慈的喜帳不再高掛在門前,突然,晉元覺得不再那麼刺眼!在阿漢家門口,晉元張望了一會兒,是該敲門進去,假裝拜訪老朋友?還是偷偷望阿漢一眼就好?看了一下時間,晉元心想,阿漢一家人還在田裡工作吧。年底,可還是桂花盛開的季節!突然,晉元決定,再往山上去,也許,和阿漢邂逅在空曠的田園,氣氛會好一點。

  「阿姨?真的是阿姨?他們真的沒搬家!」當晉元看見阿漢的媽媽仍彎著腰在田裡摘著花,心裡的激動差點讓他脫口喊出來!都還沒見著阿漢本人,只是一個阿姨就讓晉元出了神,那看見阿漢該會是如何情景?!也許,阿漢正蹲在田裡的某個角落,晉元一株一株的找,腳步不敢挪的太大,怕被聽見,更怕錯過了那一個和阿漢相似的背影。

  踩遍了整座桂花園,始終沒見著第二個人影,看來阿漢是不在這裡了,晉元想放棄這裡,決定再回去阿漢的住家找他。

  「唉呦!」晉元轉身一挺,迎頭撞上了桂花樹。

  「誰啊?」阿姨拉高了斗笠,看見了一個男孩的身影。

  晉元這個一失神,讓他不知如何面對阿姨,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回頭的往前跑……

  不知道阿姨追上來沒有?晉元擰著背包,使命的跑,一刻也不敢停滯下來,如果被阿姨認出來,肯定會出糗的!扯下圍巾,揮去臉上的汗水,夠遠了,阿姨應該追不上了。剛停下腳步,前面那個人,抓住了晉元的視線,喚起了晉元的記憶!他,是那個算命的老公公,除了多了一點白髮跟鬍子,那打瞌睡的樣子一點也沒改變……

  看著眼前老公公的模樣好一會兒,晉元回想起老公公之前預告過的每一件事,頓時,心頭一驚!晉元決定,反正自己命已經夠薄了,不差這一次,就讓老公公再一次算個徹底吧,也許,自己對阿漢的感情,也可以有個徹底的解決!

  「小兄弟!你來了?」輕輕地喊醒老公公,他的第一句話就嚇著了晉元。

  老公公沒有透露太多「天機」,不過他似乎算準了晉元會再次來訪一樣,他交給晉元事先準備好的一個紅紙袋,裡面是一張記載鴻福的籤詩?還是預知著厄運?晉元沒有勇氣打開。不過剛剛當老公公拆穿晉元假冒阿漢的同時,晉元心跳就差點停止了。

  「小兄弟!寫下你的大名。」老公公在毛筆上沾了點墨汁,他抽出一張紙,一起推向晉元手邊。

  「我……」晉元坐在依然灑滿灰塵的板凳上,他猶豫了一會兒,寫下「唐漢堯」三個字。

  「小兄弟!莫非這個人,你看的比你自己還重要?」

  「他……我……唐漢堯是我的本名。一九七三年,八月二十八日生……」晉元心頭一震,不過對晉元來說,瞭解阿漢比瞭解自己更重要,於是,晉元決定還是冒充唐漢堯。

  「除非這世界上有兩個同名同姓,也在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唐漢堯!?」

  「老公……老師父您……遇見唐漢堯了?」

  「這輩子我遇見三個八月初一出生的男孩,唐漢堯我遇見兩次。第一次他還是襁褓中的嬰孩,是他媽媽抱他過來的,我給了建議,他媽媽生氣轉頭就走了。第二次是四年前,是他結婚的前夕……」

  「他結婚前夕?阿漢來找過你了?他問你什麼?是你要他結婚的嗎?」

  「呵呵!小兄弟,第一個八月初一出生的人,他的胎記在額頭;而你的胎記在耳朵,我很清楚可以看透你們的過去跟未來,不過,唐漢堯的胎記……這證明,你們在鬼門關前,遭受了不同好兄弟的拉扯和詛咒,難了啊……」

  晉元躲在公車最後一排的椅子上,他摀住自己的臉,不敢把太多情緒顯現出來,儘管心裡面情緒是多麼的激動!口袋裡是老公公交付的字條,晉元還在猶豫,要用什麼心情去面對老公公洩漏的天機……

  「相逢重逢,十年寒冬?」打開紙袋,晉元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忍辱負重,水火相容?」天啊!這更扯了,誰來幫晉元解釋啊?

  「難道……難道我跟阿漢十年才會重逢嗎?可是阿漢不是說好七年後再見?不要……」晉元一直在想,七年?對阿漢而言,究竟代表什麼含意?十年?莫非老公公說的才算數?

  「忍辱負重?是指我嗎?難道……難道是阿漢真的背負了什麼壓力?」

  「水火怎麼相容?水跟火不是死對頭!?」

  「水火同源?喔!原來水跟火是可以相容的……」晉元腦海中突然出現一道曙光,以為自己解得出這句話的意思,不過這份喜悅並沒有維持太久。

  「莫非……我跟阿漢會在水中?火中重逢?不……」晉元甩甩頭!不要!太恐怖了,老公公留下的這兩句話,實在太難承受了。

  「阿湯哥,你氣色不太好?昨晚沒睡好?」

  「舜子,老實說,我昨天跑去……跑去算命……」晉元不敢說自己跑去山上找阿漢的事,因為答應過舜子,要把那個人忘了!

  「呵呵,你相信算命?」

  「我還好,舜子你呢?」

  「我倒沒算過,不過聽我媽說過,我們村子裡,有一位神出鬼沒的活神仙!」

  「活神仙?」

  「聽說他不輕易吐露太多未來的事,不過,一旦話說出口,幾乎句句成真!」

  「呵!」

  「你不信?」

  「沒,只是剛好想到……昨天那個算命師父寫給我的話,所以……」晉元聳了個肩。

  「我媽說過,那個活神仙,曾經告誡過我爸,千萬不要在天還沒亮的時候,獨自走山路,結果……」

  「喔,對不起啦,舜子。」

  「結果,我爸不聽,他就老是放心不下田裡的事,那一天凌晨,他摸著黑,才會發生意外。」

  「不好意思,讓你提起這樣的事。」晉元很後悔提起這檔事,不但沒幫自己解決問題,還讓舜子提起了傷心事。

  「呼!沒關係,反正結果我們都已經面對跟承受了……」

  「對了舜子,那……你這次回去,小孩子的事……解決了嗎?」

  「情況好糟!我妹婿跟他媽大吵一架,他怪他媽狠心,把小孩子送走。而他媽媽罵我妹……紅杏出牆、不守婦道!她說她寧願把田還給我們,也不要養一個非親非故的小孩子……」

  「其實也不能怪你親家,傳統社會嘛,也許她這輩子就以幫他們家傳宗接代為……」

  「我知道,所以我沒有怪她,我氣我妹,可是我媽……她就無法原諒我妹婿!」舜子欲言又止。

  「也是,既然他不愛你妹,他就不應該娶她;那既然決定娶了她,就該好好珍惜、好好愛她。」

  「如果只是簡單男女情愛的問題,今天也不會這樣了。」

  「舜子,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不過你不回答也沒關係。」晉元心想,那種建立在同情、恩情基礎上的婚姻,到底可以維持多久?

  「你問吧,其實有好多話我都好想跟你說,如果是由你問了,我再回答,我的罪惡感才不會那麼大。」

  「呵!真的嗎?那我問囉,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在想,當初你妹不是很喜歡你妹婿,而你妹婿又幫她頂下那個小孩子,照理說,你妹應該很喜歡她先生啊,怎麼又會出軌?還是你妹婿出軌在先?」
舜子考慮了好久,終究沒有把他妹婿是同性戀的事講出來,他擔心晉元會自責,他擔心晉元會以為她在抱怨同志,她更擔心晉元把家人罵同志的話套用在自己身上。

  「小孩子的事,你打算怎麼辦?」孫意慈在電話這頭問著阿漢,她總認為,親家這麼做真是過份了點,小孩子是無辜的,更何況,好歹那是自己妹妹的親骨肉。

  「該問的我都問過了,我媽堅持不要再看到他,她說,她怎麼能抱一個來歷不明的……野種,去祭拜我爸和我家的祖先……」

  「阿漢,如果你媽她不要小孩,我們家可以接他回來啊,那不是你家的親骨肉,可也是孫桂慈的親兒子,我媽的金孫子啊!」這幾天舜子被她媽媽念的有點火大了,所以語氣越來越不客氣。

  「阿意,別說你家了,我自己也想把他養大,我也捨不得啊。」

  「那就去報警啊!」

  「我媽已經去報警了,她跟警察說小孩子走失了……」

  「唐漢堯,可不可以請你拿出一點男子氣概,難道你真的忍心讓唐思元流落街頭?他才五歲啊?你不擔心他冷?你不擔心他餓著了嗎?你家怎麼可以這樣,至少目前他還姓唐啊……」舜子終於哭吼出來了,她只要想到曾經抱著手上的小姪子,如今不知流落何方,舜子的心好痛、好痛!

  「阿意,其實我每天都在找,我到山下去貼佈告,我踏遍台中的每一座公園,我也……」

  「你問你媽啦,她不說,永遠都別想找到!你媽真的好狠……」

  「現在每天我跟我媽已經惡臉相向,最壞的情況大概也就如此了。」

  「阿漢,我求你啦,你跟你媽說,我們把唐思元改成孫思元,請她把小孩子交出來好不好?我媽快瘋了!我怕她……」

  「我知道,我也擔心你媽身體承受不了,可是……」

  「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怕我媽去你家跟你媽說出真相,她已經受不了你媽一味的怪罪孫桂慈紅杏出牆!」

  「阿意,你別擔心我了,你媽要說讓她去說吧,如果這樣可以減輕你媽一點痛苦……」

  「唐漢堯,難道我媽減輕痛苦,當你媽知道你是同性戀她會好過嗎?最好的打算就是在我媽爆發之前,你去套你媽的話,找出思元的下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