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36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桂花湯圓 - 11

  「阿湯哥,這兩年一別,不知道我們以後見面將會是如何?」晉元在淡水實習完一年,該是告別舜子、入伍的時候了。

  「舜子,你放心!我不會允許你跟我斷了聯絡的。」

  「你……這一年來,在淡水有找到你要遇見的人嗎?」這問題舜子早該問了,只是一直不敢開口,怕觸痛晉元的傷口。

  「呵呵,舜子別擔心我了。都五年了,其實……我已經……已經沒那麼在乎了!再兩年……只要再兩年……」

  「五年又再兩年?不會吧?你要等他等七年?」

  「那是他說的,其實我也沒有特意等啦,就……反正沒事……那就等等看吧!」晉元樂的一派輕鬆,但是,又有誰看不出這偽裝的堅強呢?

  「阿湯哥,在我面前不用逞強沒關係。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別說七年了,就連七天、七個小時都不用去理會!不是嗎?」

  「舜子我……」

  「你們在一起多久?」

  「沒有。只是高一認識他……」晉元搖搖頭。

  「這個人真過份,沒有承諾、沒有給你任何約定,平白無故要你等他七年?」

  「舜子你別罵他啦,他應該是有苦衷……」

  「你們認識十年,你卻用七年來守候他?阿湯哥你……」舜子氣到說不出話。

  「十年?」本來低頭看著桌几上的小魚缸,一聽到十年這字眼,晉元腦海裡閃過一張畫面。

  「你去哪?」舜子在沙發上愣住,她不知道阿湯哥為何突然起身轉進臥房。

  「相逢重逢,十年寒冬;忍辱負重,水火相容?阿湯哥這……」

  「舜子,那是我求的籤,是算我跟他……的緣分。」

  「相逢重逢?意思應該說……你們從認識到下一次再相遇,天啊!要十年耶!」

  「原來,那……那算命老公公的旨意其實就跟他的意思一樣,指的都是我跟他分開七年後會再重逢?!他沒有騙我……」晉元好激動。

  「忍辱負重,水火相容?我……」舜子抿著嘴唇、微微點頭。

  「舜子你一定要幫我解出來,我總以為,老天爺要我跟他在水裡或火裡相遇,我不想啊……」

  「水火相容?有水有火?你想哪一個地方有水也有火?」

  「我想不出來,我只知道……有些觀光景點有水火同源,可是……可是會是哪裡啊?」

  「有水有火?阿湯哥,你去找一個白色信封來!」

  「信封?」

  「嗯。我有把握,一定解的出來!」

  「拿信封?你要變魔術嗎?」

  「呵!傻瓜,信封背面不是很多郵遞區號跟地名嗎?也許,有水有火的地名就在其中一個!」

  「天啊!阿湯哥,不用猜了,不就是這裡嗎?」

  「這裡?」晉元從房裡衝出來。

  「你看!」舜子從桌上遞上一包零食。

  「淡水名產?」

  「嗯!淡水!你看,這兩個字不正是由兩個水、兩個火組合而成!有水也有火……」

  「淡水?真的是淡水!所以他沒騙我,老公公寫的也是真的!舜子,他真的要我等他耶!他沒騙我……」

  這個晚上,是晉元這幾年來睡的最安詳、睡的最充實的一個夜晚了。握著紅紙條,晉元房裡,喜氣洋洋!

  舜子本來還在擔心晉元搬走之後,肯定是找不到這樣好的室友了,現在,晉元總於找到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繼續租下這房子的理由。晉元跟舜子約好,等他兩年退伍之後,他會先來這裡住上一陣子,姑且不論是否繼續待在這裡教書,因為這完全要看晉元愛情的奇蹟是否如期出現再作決定。萬一兩年後阿漢沒有依約出現,晉元肯定沒有再留在淡水的勇氣了!

  晉元當兵這一年來,還隨時跟舜子保持密切聯繫,其實主要是舜子一直在幫晉元留意,哪間學校有貼出甄試教師的公告,因為舜子知道,想要留下這個朋友,一定要讓他留在這裡教書。也許到時候,沒有愛情,友情還可以留住阿湯哥。

  這一年來,唐漢堯很不好受,除了跟媽媽的問題等待解決之外,舜子也知道,阿漢很掛念那個孩子,這一年來,花費在找尋唐思元的金錢跟時間,已經無法計算,可是阿漢從不洩氣。

  「阿漢,你這又何必呢?」舜子看的都心疼了,雖然自己也心疼思元,可是看阿漢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尋找思元,她好想叫阿漢放棄算了,舜子真的好矛盾。

  「阿意,我一定要把思元找回來……」

  「你跟孫桂慈都簽字離婚了,孩子也……也不是你親生的,你……何苦呢?」

  「思元,對你們而言,只是一個孩子!他……他是我的寄託,他更是我思念的化身啊!」

  「阿漢,該不會思元跟你初戀情人有關係吧?」舜子只隱約記得有聽阿漢提起過這樣一個小男生,不過阿漢不想提,舜子也就沒有多問。要聽自己暗戀的人說他有多思念一個男人,舜子再怎麼堅強也挺不住啊!

  「阿意,淡水的店面,幫我留意的怎樣了?」

  「店面是沒問題,可是……你想做的生意有點冒險?」

  「其實我也沒把握,如果你……你不想投資,我真的不會介意,貸款部分我都辦好了。」

  「阿漢你誤會了,你想把桂花村的名產擴張來這裡,我當然很支持!只是,名產那麼多,店名叫桂花湯圓好嗎?」

  「那是一種紀念跟……約定,我堅決要這個名字。」

  「桂花湯圓?這名字好熟,不知道在哪聽過?肯定不是你的原創……」舜子在電話這頭犯嘀咕,不過老闆是阿漢,他當然不敢有太多意見,尤其這次阿漢這麼堅持。

  「阿湯哥你沒放假?那怎麼辦?履歷這禮拜要截止了!」好不容易在同事幫忙聯絡下,舜子幫晉元爭取到面試的機會,不過不巧的是報名截止是在晉元留守的這段期間。

  「舜子,其實……我電腦裡有我的履歷。」

  「你早準備好了?那房門鑰匙呢?你有留備份放在家裡嗎?」

  「我……有是有,不過……」

  「你放心,沒有你的同意,我是不會亂動你東西的!這點你還不相信我啊?」

  「舜子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當初知道自己要繼續留在淡水,又加上家裡也不可能掛上和阿漢的海報,所以晉元把所有關於阿漢的東西都留在淡水這房裡了。現在,舜子說要進去,豈不是要讓舜子看笑話了?

  「喔~阿湯哥,我知道了!」

  「你知道?你知道什麼?」

  「房裡一定貼著很多男人的裸照,要不就是內衣褲、臭襪子亂丟!哈哈……」

  「才不是。我的房間可香的呢!」當然,桂花的香氣,一年四季充斥在晉元接觸到的每個角落,房裡、心裡,哪有不香的道理。

  「阿湯哥,跟你開玩笑的。不過只是這次我贏了!肯定是我會先知道你的真實姓名囉。」他們兩個真夠無聊,每天阿湯哥長、舜子短的這樣叫,其實早就網路上兩個人就說好,不用刻意問對方的真實身份跟姓名,到時候很自然就會知道對方的全部。誰知道,這遊戲這樣一玩就是兩年!所以「夏晉元」、「孫意慈」這兩個名字,是那麼近、卻又離的好遙遠!那麼熟悉卻又好陌生……


  舜子打開了晉元的房間,一如預期中的想像,不但沒有男人的汗臭味,眼前也不是一片凌亂。這個房間阿漢住過,可是就沒有這麼清爽過,看來,阿湯哥在舜子心目中,又多加了幾分好男人個味道。舜子環顧一下四周,這是這兩年來第一次進來這裡,看著房裡的擺設,舜子開始想像晉元看電視的位置,還有晉元聽音樂的樣子。突然,一張撕裂又黏補過的海報,抓住了舜子的目光,海報已經破舊,照片裡拼湊出來的兩個男孩,隱約可以看見穿著高中制服,舜子遠遠望著晉元,他笑得多可愛,舜子希望,阿湯哥可以永遠這麼快樂……

  「夏晉元!」呵呵,這是舜子第一次看見阿湯哥的全名,她笑得有點得意。

  「阿湯哥?」舜子突然有點困惑,夏晉元三個字跟阿湯哥應該扯不上邊,為什麼會有阿湯哥這樣的綽號?唉,舜子搖搖頭,實在回想不起來了。

  從電腦螢幕準備列印晉元的履歷,舜子這才發現印表機上早就沒任何紙張了,於是她隨手打開抽屜,一個紅紙袋就放在最上頭,舜子知道,這是阿湯哥跟他初戀情人的「緣分」。舜子更知道這「緣分」是阿湯哥這六年來生命的全部,於是,她不敢大意,慢慢將它關上……

  「唐漢堯?」在最下面一層抽屜,一個泛黃牛皮信封袋上,印著斗大的三個字。

  「該不會是阿漢忘了拿走留下來的吧?」舜子拿起那個沒有郵票,也沒有收件人地址的信封,不過倒是一塵不染,不像是塵封兩年之久、被遺忘的信件。

  這封信有點重,從信封口望去,裡頭滿滿是整齊的信紙,舜子有點好奇,這是阿漢故意遺留下來的,還是真的忘了帶走?舜子用手滑過那些信,少說也有幾十封,手一邊游移,心也在猶豫。關於阿漢的點滴,舜子決定出賣自己的道德心,於是,好奇戰勝了理智,舜子抽出那封水藍色的信紙……

  「我的第一次?」天啊!信紙上的標題是這樣下著,舜子心就快跳出喉嚨了。

  「今天是我的第一次,是我這十八年來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給了阿漢,我希望往後我的第二次、第三次、每一次……都是跟阿漢一起分享。」

  「OH~My God!」原來這是寫給阿漢的情書,這……這小孩也太大膽了吧!只是,這……是男是女啊!舜子很好奇,一股欲罷不能的慾望催促她繼續看下去!

  「阿漢,今天我真的好開心,雖然過程中有點挫折,不過聽說前幾次都是這樣,可是那種駕馭的感覺,我覺得很棒!以後等我拿到駕照,等我開車技術熟練一點,我一定帶你上路,好不好?謝謝你一路上陪著我的荒唐,也謝謝你參與我的第一次……」

  「哈!神經!」不知怎麼著,舜子一會兒臉紅心跳,這會兒口中唸唸有詞,還吐了口氣。

  「我好想跟朋友分享我跟你生活的點滴,不過,找不到人,不過、不過,我不是抱怨,其實用文字記錄下來也挺好玩的,等以後我們老的時候,再拿出來慢慢聊!我知道你最懶了,到時候一定是你耍賴躺在搖椅,然後是我戴著老花眼鏡念給你聽。呵呵,不過我也很樂意,只要你願意陪我到老……」

  「好天真的願望!可惜,阿漢不喜歡女人……」舜子搖搖頭翻開下一頁,滿滿的感慨,想不到還有這樣一個跟自己一樣偷偷愛著阿漢的女孩。

  「一九九二年,春假,我沒有駕照。趁著爸媽出國不在家,我駕著爸爸心愛的房車,到火車站準備接過我暌違了半個月的你,我想死你了!這次我偷開車上路,準會嚇壞你的。呵呵!果然不出所料,當我在車子裡頭觀望你望了好一會兒,你就不想往我這兒看過來,看你呆呆地佇立在風中,我覺得有股傻傻的幸福,好希望這股感覺,可以延燒好久、好久!最好可以蔓延到我停下呼吸的那一刻……」

  「呼!至少你的勇氣阿漢看到了,你比我……勇敢多了……」舜子思緒有點亂,有那麼多人喜歡阿漢,她並不感覺驚訝,只是,自己一直沒勇氣表達出來、沒勇氣記錄下來,現在舜子倒很羨慕提筆的這個……應該是女孩吧!

  「從你踏上車的那一剎那,我恨不得轉身將你緊緊抱住,阿漢你不但沒有責罵我無照駕駛,反而安慰我,既然做了,就不要現在後悔,安心駕駛、安全到家,是當下最要緊的事。一路上,你跟我聊著以後上大學的計畫,你還說,出社會以後,我們兩個一起存錢,要在台灣最冷的地方賣桂花湯圓!呵呵,我笑著說,桂花湯圓是我專屬的,別人要喝要經過我同意……」

  「桂花湯圓?」原來,阿漢是跟這個人有約?這……何許人也?

  「我們一路上嬉鬧著,突然,你推開天窗、仰著藍天唱起〝桂花釀〞,你表情好沈重,我說那太苦了,我搔著你的胳肢窩,喊著說我要一個快樂的阿漢!忽然!我從皮夾抽出所有的仟元大鈔,轉頭跟你說,我爸媽這禮拜給我五千塊零用錢,今天!你想吃什麼、喝什麼,儘管開口,老子請客!哈哈!你還裝嬌羞的跟我回個禮,說謝過恩客了!哈哈,真想轉頭過去咬你一口,要你永遠記得我!」

  「呵!」舜子笑了,她很難想像文字裡形容阿漢的那個畫面,這個人很幸福,他擁有了阿漢最真的記憶。

  「車子一邊走,我們的嬉鬧也跟著走,一會兒你要我注意前方的小狗,一會兒你說我轉彎角度太過,一副儼然教練的語氣,不過,對於無照駕駛的我,是打自心底佩服你的駕駛技術,天啊!誰知道回家以後,你才跟我說你也沒駕照!喔!真是大膽,原來你說你在山上開的車,是三輪車!我差點被那口茶噎著了……」

  「當然,在加油站遇見的驚喜,才是我們這輩子永遠難忘的經驗!我得趕快把它記錄下來,要不然,老了以後你一定吵著跟我說是我的錯,嘻嘻!」

  「加油站的驚喜?」這下子連舜子都搞糊塗了,加油站?舜子又搖搖頭!

  「第一次開車進加油站,看來,你也跟我一樣,在我們一陣慌亂之後,終於在加油站弟弟帶領下,打開了油箱蓋,沒加過油,也不知道該加多少,於是,一口價!你說五百元!那就五百吧。接過發票和一張五百元鈔票,我踏下油門,準備出發了……可是說也奇怪,為什麼車子剛剛啟動不到三秒,車窗外突然一陣尖叫!你跟我都嚇一跳,你還以質疑的口吻問我,說我該不會是給偽鈔吧?我不管,那是我爸給我的,如果是偽鈔,也請你們去找他吧!於是,我又踏上油門,再次出發了!」

  「啊!這次不僅有尖叫聲,從後視鏡看去,跟在我們車子後面追的大概有四、五個人!這下,我們都慌了,到底這樣加油錯了嗎?還是他們發現我們未成年了?就在我們還在一頭霧水中,終於,加油站站長走過來,請我們下車了……」

  「阿漢,別說你忘記這一幕了,你臉上驚嚇的表情我可仔細收藏了,下一次我還可以學給你看呢!」

  「天啊!」我想,如果你也收藏了我的表情,我認輸,因為我也愣住了!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有一支加油槍卡在我們車子的油蓋上?一條又黑又粗的加油管,就沿著車身拖在地上,還微微漏出油……

  「先生,你知道油還沒加滿嗎?聽站長這樣一說,我……我快嚇死了。油只加到一半,你車子就開走了,加油槍……被你載走了!油管……也斷了!噗哧,看到那個畫面,我是很想笑,因為身後加油站裡的加油槽還不斷冒出汽油……」

  「一支油槍四千六、剛剛漏掉的油大約兩百,總共是四千八百元!我掏出剛剛跟你炫耀的五千塊,不,加完油只剩下四千五!我知道你補貼了三百,我們湊足四千八。最後,我們戴著一支大油槍,和加油站工讀生憋著滿臉的笑意出發了,一張手寫的收據,上面寫著高級加油槍一支,上面還留著我的大名……夏晉元!丟臉死了……」


  本來還笑開著嘴的舜子,腦海裡還出現那座加油站的畫面,突然,看見買下高級加油槍小朋友的姓名,心就像劃過閃電一樣!「夏晉元?」好眼熟的三個字!不就是剛剛在電腦螢幕上履歷表的主人嗎?不!那只是錯覺,舜子搖搖頭,她想,那應該只是視覺暫留,夏晉元?夏晉天?對!一定是剛剛看錯了!元?天?只是長的很像罷了!阿湯哥應該叫夏晉天……

  舜子左手拿著這封水藍色的信,擰著手心都出汗了,她再次坐上螢幕前,右手滾動滑鼠捲軸,尋找履歷表上的姓名……

  「夏晉元!」

  「呼~」她不死心的再看了一次手上的那封信,夏晉元!

  「天啊!」一陣嘶吼過後,舜子無力的攤在螢幕前,被她擰曲的信紙,滲著幾滴手心上的汗水滑落在她的跟前,舜子連拾起它的勇氣也跟著遺落了……

  舜子眼前一片漆黑,醒來的時候,應該是半夜了。好累!好倦!累的、倦的不是舜子的軀體,而是她的心。現在要怎麼釐清自己跟阿漢還有阿湯哥之間的關係,舜子是不敢多想,反正再怎麼想,也沒有人會屬於自己、也不會有人站在自己這邊……

  拖著一具逃了靈魂的身體,舜子慢慢移動自己來到晉元的房門口,原本以為關上這扇門,一定可以為自己找到出口,突然,她想起什麼,隨手開了盞燈,一時間還沒能適應這突來的刺眼,她低頭撫著雙眼。大約只過了三秒,她又抬起頭,尋找著下午那張破舊海報裡的眼神,她看著晉元,一邊又搜尋晉元隔壁那個大男孩的輪廓,慢慢的,她勾勒出唐漢堯年輕時的笑臉,最後,迎面而來的竟然是夏晉元跟唐漢堯對她此起彼落的嘻笑……

  「不要!為什麼是你們?!不要……」舜子終究只是一個有情有慾的平凡女子,想起阿漢、想起晉元、想起孫桂慈,再怎麼堅強、再怎麼說服自己,她還是抵擋不了感情、友情、親情一連串的打擊。原本應該是生命中最珍貴的感情,一夕間突然全褪色了,變色的情感侵襲著舜子每一刻、每一吋!那一晚,舜子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活過來的……

  從那一天開始,舜子眼神會刻意避開那一間原本深鎖的房間,早知道別去觸碰,就不會傷得如此體無完膚了。每一個夜裡,舜子總要服下幾顆安眠藥才能強迫自己入眠,在神智尚清醒時,舜子總會覺得還好,還好阿湯哥在中部當兵,要不然,舜子真的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也還好阿漢回山上老家了,要不然,要她眼睜睜把阿漢送給一個男人,舜子可以坦然嗎?當然,幾年前會跟晉元變成好朋友,那是因為舜子從沒想過這個男人日後會是自己的情敵,舜子總是偷偷祈禱著,渴望有一天阿漢會愛女人、甚至是愛上自己。如今,一直只是想像中阿漢的小男友,活生生出現在自己眼前、闖進自己生命裡,這要叫舜子如何接受啊!這不剛好證明,那些想像都是真的,那個小男友……是一個那麼貼心、可愛的男孩,這要舜子怎麼不去祝福他們?要她怎麼拆散他們!

  「下禮拜放假你要回來淡水?」莫非……冬至一到,晉元就跟著敏感了。從大學到目前,晉元沒有錯過一個任何到淡水尋人的機會。

  「嗯!聽起來好像不怎麼歡迎喔?」晉元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著,他知道舜子當然不可能不歡迎他,不過這次舜子口氣倒也怪怪的。

  「沒!怎……怎麼會不歡迎你?我們也……好久沒見面了啊!」

  「我想也是,我也是好想你,好多事想跟你說喔!」

  「阿湯哥你……」

  「喔,還叫阿湯哥,你不是知道我叫夏晉元了?那……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才不能說,我們說好,憑本事自己去發現。」舜子知道,如果晉元聽見孫意慈,肯定會聯想到孫桂慈的,所以,她要更小心翼翼隱藏自己的本名。

  「這次要知道你的名字當然是有原因的,你猜猜?」

  「要幫我算命?算我們幾年後會相逢、重逢?」每次遇見晉元,舜子的心再也狠不起來,晉元那麼天真,舜子實在無法對他冷言冷語,所以,很快的,已經找到兩人昔日的對話跟默契。

  「哈哈!舜子,你會損我了喔!」

  「當然!明年七年期限一到,你就要幸福了,到時候,我就孤獨了……」

  「才不會!今天,我就是一隻喜鵲,一隻特~大隻的喜鵲要來報喜囉,你猜猜!」

  「該不會……你找到你初戀情人了?」舜子心頭一震。

  「沒有,他不是跟我約好說是明年的!今天我要說的喜事,是關於你的!」

  「我的?不信!我才沒有麼好運……」

  「有!我出馬、你放心!我們那個排長也很喜歡你喔,下禮拜就是他要跟我回淡水,專程去看你的!」晉元好興奮,看來這條紅線拉對了。

  「排長?那個……賀振……賀振球?」

  「當然!我就說嘛,你們郎才女貌!他可是考上研究所辦休學,先來當兵的,也是一表人才、前途無量喔!」

  「唉呦!阿湯哥你怎麼跟他說啦,我只是說他長的不錯,人很風趣而已……」

  「那就夠了!回營區後,他也是苦苦追問你的消息,所以,呵呵!對了、對了,賀排他包準不是同性戀,是一個會疼愛女人的好男人喔。」

  「不要,好……好尷尬!」

  「不行,我已經跟他打包票了,反正只是先當朋友嘛,好不好?任何一個幸福的機會,舜子,我說過,我都會幫你先留著……」

  聽晉元這樣一說,舜子更自責了,上次跟晉元和他弟兄吃了一頓飯,只是無意見說那個排長人很不錯,想不到晉元……

  一九九九年,二月,過完農曆年,在淡水捷運站送走晉元,舜子跟賀排回到舜子住的地方。晉元回營區了,而排長因為有多兩天假期,所以還特地留下來陪舜子,兩個人雖然還不是很親密的男女朋友,不過晉元是相當看好跟期待,兩個這麼Nice的人如果可以湊在一起,那有多棒!牽牽手,是晉元看過他們最親密的距離了。

  「唐思元?就是你剛剛說那個被送走的小孩?」賀振球坐在沙發上,聽著舜子抒發剛剛在晉元面前未發洩完全的情緒。

  「賀排,這件事……先不要讓晉元知道,我……跟他之間還有些事暫時不能說開!」

  「嗯!不過,唐思元……思元、思元跟……晉元有關係嗎?」

  「賀排,你好敏銳,我……我還是隔了好幾天才想出這其中的關係。」

  「你不是說你妹婿……的媽媽,發現什麼秘密,一氣之下才把小孩送走!那跟……晉元有關係嗎?」這實在太複雜了,舜子當然沒有一五一十告訴賀排所有的經過,應該說,所有事情的經過,連當事人都不知情,舜子也不好向局外人揭發所有的關係。但是,再不找個人說說話,舜子就快受不了了!

  「舜子,如果你心裡有秘密,壓的讓你喘不過氣,你跟我說吧!我保證,沒有第三者會知道。如果……如果這件事你也不想讓晉元知道,我會守口如瓶。也許說出來你會好過一點……」賀排靠近舜子一點,他側著頭尋找舜子的眼神。

  「賀排……你會瞧不起同性戀嗎?」

  「哇!這麼勁爆!同性戀?」賀排滿臉驚訝!

  「會不會嘛?你先回答!」

  「我……舜子你在套我話嗎?」

  「為什麼這麼說?」舜子才是嚇一跳!該不會賀排也……

  「你在懷疑晉元是……同性戀?」

  「賀排,你知道什麼對不對?」從賀排閃躲的眼神,舜子猜想他一定知道什麼。

  「沒!我只是……只是亂猜的。」

  「晉元告訴過你?」

  「那……晉元的事你也知道?」

  「賀排,你知道多少?」

  「我知道很多,只是……我想這些事晉元會不好意思告訴你,所以……我替他保守秘密。」

  「所以你知道他是Gay?看來……晉元把你當好朋友了,你們認識才一年!」

  「舜子,所以你也都知道?」

  「嗯,我知道很多,甚至……我知道的比晉元知道的還多……」

  「呵呵!」

  「你笑什麼?」

  「你知道的很多?可是晉元跟我提過很多他跟……他跟男生的……私事,你也知道?」

  「你想到哪裡去了!我說知道的事,跟……跟Sex無關!」舜子給了賀排一個白眼。

  「喔,嚇我一跳,我還以為男生的事……你都知道了!」賀排突然有點臉紅,看的出來他的耳根也開始發熱。

  「那……晉元都跟你說些什麼?是什麼情況下他跟你Come out?」

  「這就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又不是你跟他Come out!你有什麼不好意思?」

  「呵呵!說來話長……」

  「說啦!我想聽。是不是晉元他……喜歡你了?」

  「差不多!不過剛好相反,呵呵。」

  「什麼意思?你……喜歡他?」

  「我是喜歡他!他那麼聰明、可愛、善解人意!」賀排說著眼睛都發亮了,舜子看的出來,他是很認真在讚賞晉元!

  「所以……你想追他?專程陪他回來淡水?」舜子的音調微微升高,有點顫抖,可惜粗心的賀排並沒發覺。

  「你想到哪去了!我來這裡,當然是為了……看你呀!」

  「賀排,這又是個幌子嗎?其實你最喜歡的是晉元對不對?」

  「哈哈!我是喜歡晉元,那是因為他人好,在軍中也對我不錯,不過,目前我最喜歡的人……當然是你!」

  「有一天,你對晉元的喜歡會變成最喜歡對不對?」

  「有可能!因為他……」

  「那我知道了,在我們都還沒深陷之前,講開了,我就不會怪你……」舜子好痛!她強忍著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僅剩的一點尊嚴。晉元那麼好,舜子告訴自己別跟他吃醋的。

  「你要怪我什麼?」

  「沒~我希望有一天晉元會被你感動,如果你們真的在一起,祝福……我不會少給的!」

  「舜子,你在說什麼啊?我跟晉元?你搞錯了!我想追的人……是你啊!」賀排拉過舜子的手。

  「你別碰我!既然有一天你最喜歡的人會變成晉元,你就好好去喜歡他!你不要招惹我!」舜子把賀排的手甩落在沙發上,她站起來背對著賀排。

  「舜子……我想你搞錯了。如果有一天晉元變成我最喜歡的人,那你就是我……最愛的人!懂嗎?」

  「不是……」舜子搖搖頭,似乎很沈重。

  「我不是Gay!我喜歡女的,晉元……因為他對我好,所以我是喜歡他、心疼他!我們是哥兒們!只是好哥兒們!如果你會擔心,大不了……大不了,以後我不要喜歡他,不要對他好,不要跟他說話……」

  「不要!不可以!」舜子轉過身來,臉上早就掛滿淚水了。她雙手拉著賀排,她不要賀排這樣對待晉元,晉元夠苦的了……

  突然,賀排用力把舜子拉向自己,擁入懷裡!他撫著舜子長長的秀髮,胸膛就暫時當她的避風港吧!賀排緊緊的抱住她,其實他並不知道舜子到底受了什麼委屈?還是想到晉元什麼?他只知道,舜子難過的時候,他就必須挺起胸膛,陪她度過每一個時候。

  「賀排……」舜子微微抬起頭,滿臉都是乾枯的水痕。

  「以後不要這樣喊我,感覺好生疏。」賀排也低頭凝視著她。

  「難道要我叫你球排喔?!」

  「哈哈,我沒想過,不過你喜歡怎麼喊就怎麼喊吧,只要別跟軍中裡的人一樣就好……」

  「晉元怎麼喊你?」

  「不提他了,萬一你不高興……」

  「不會!對不起啦,剛剛……其實晉元,我也很喜歡,剛剛對不起……」

  「晉元說你們是網路上認識的?」

  「嗯!是我去搭訕他的……」

  「喔,原來是你比較喜歡他,還擔心我!」想不道賀排也吃起醋來,樣子倒也像個小孩子,跟平常在軍中的形象完全不能想像。

  「我哪有!當初是因為……好像是他的名字很特別,所以……對了!當初他的暱稱叫桂花湯圓!所以這幾年來,我一直喊他阿湯哥。天啊!桂花湯圓……」舜子突然想起什麼激動起來!

  「桂花湯圓?阿湯哥?好……沒有關連喔,虧你想的出來!」

  「球,桂花湯圓!天啊!我怎麼這麼遲鈍!」

  「怎麼了?桂花湯圓……吃的嗎?」

  「你來!」

  舜子領著她的「球」進去了對她來說是一個禁地的房間,她推開晉元的房門,指著牆上那張修補過好幾次的破舊海報!

  「他是……」

  「晉元有跟你提過他的初戀情人嗎?」

  「有啊!叫阿漢。他們有一個七年之約,今年的冬至到過年,是期滿的約定。」

  「他真的全部都告訴你了?」

  「如果再不說出來,晉元可能就死在軍中了。」

  「為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那就是為什麼我會注意到這個人,然後跟他變成哥兒們的原因了。」

  「晉元……在軍中被欺負了?」

  「嗯。晉元很聰明又細心,可是在軍中,你表現愈好、就愈會招人嫉妒,所以他無意間得罪了幾個人……」

  「後來呢?難怪他有好一陣子都沒放假,也沒來找我。你救他了嗎?你幫他了?」

  「他被誣陷,還被關進了禁閉室,一個月後出來,他有點自閉的傾向,但是,這還不是最嚴重的……」

  「晉元好可憐,可惡!連這麼好的人都會被欺負……」舜子一口氣再也嚥不下,眼淚又幾乎飆出來。

  「他在禁閉室裡寫的信和日記,還被一些老兵公布出來取笑他。更慘的是,因為在信中晉元沒有署名寫給誰,還被誣賴說晉元在暗戀連長、偷看哪一個弟兄洗澡等傳言……」

  「天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晉元……回來一句話都沒跟我提起,還騙我說他在裡面過得很好……」舜子再也忍不住了,她用力抱著球,希望球可以多關心晉元一點,她再也不會吃晉元的醋了。

  後來賀排告訴舜子他跟晉元認識的經過,原來,賀排和晉元的緣分並不是從這裡開始,早在晉元被關進禁閉室前,賀排就隱約知道這號人物了,只是當他完全康復醒來以後,晉元已經被抓進去了,所以他連跟晉元當面道謝的機會有沒有。

  「球,你生病了?」

  「我在跳傘的時候受傷了,昏迷了幾天,腳也斷了,我知道有一個人總是每天跑來醫務所看我、照顧我,我隱約記得他的臉孔和迷彩服上的名牌,可是當我出院的時候,就找不到他了。原來,他被抓進去懺悔……」

  「你沒有去保他出來嗎?你沒有去替他求情嗎?」

  「軍中根本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不過你放心,那不會在他生命裡留下污點的,只是,那一個月,苦了他了……」

  「後來呢?他的日記呢?他又被威脅了嗎?」

  「後來,我就主動跟連長說,由我負責〝管教〞他!也因為這樣,晉元漸漸卸下心防,把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秘密,都跟我說了。也因為這樣,我們越走越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