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32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桂花湯圓 - 12

  「還好,再幾個月晉元就可以退伍了。要不然,我的心又得再懸上幾個月……」

  「你放心!現在在軍中,晉元過的還挺不錯,除了我,他也有幾個好朋友,其中還有一個是……知心的同志朋友!」

  「晉元的身份……被強迫公開了嗎?」

  「不算,後來那件事,就是那個同志朋友幫晉元頂下來了。」

  「他幫晉元頂下來?他在軍中出櫃了?」舜子眼睛睜得好大,她不敢相信有人敢在軍中出櫃,不是聽說那幾乎是個沒有人權的地方?

  「嗯!不過他好像不怎麼介意,其實也沒有人知道他倒底是不是Gay,因為他既不會娘娘腔,身材又長的高大,沒有人敢惹他的。」

  「那他……到底是不是?」

  「他後來有跟晉元坦承,他還說,是因為喜歡晉元才會站出來幫他……」

  「他想追晉元?晉元答應了嗎?」

  「你怎麼這麼激動?你希望早點把晉元推銷出去?呵呵!」賀排伸手摟著舜子,這算是兩個人更進一步的進展了。

  「球,快說啦!晉元跟他……在一起了嗎?」

  「那你先說,晉元有沒有跟別人在一起,跟你有……關係嗎?」

  「當然有!」舜子大聲囔著。

  「可是我倒希望晉元可以試著跟他交往看看,當然,我的意思是等晉元退伍之後!」

  「不行!晉元不可以跟別人談戀愛!」

  「耶?舜子,怎麼你說話的口氣跟晉元一模一樣?莫非你們兩個之間有什麼約定?」賀排眼皮失落的垂下,看來有人打翻醋罈子了!

  「不是,那是因為……今年底,晉元跟他初戀情人的約定就要期滿了,他們就會他們的開始幸福呀!」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這七年來,對方一點音訊都沒有,只有一張撕掉一角的紙條,就要叫晉元等他七年,你不覺得這樣的人沒有資格跟晉元在一起?」

  「球,我當初也這麼想……」

  「所以,我們一起勸晉元,忘掉初戀情人好不好?」

  「球,你看他!」

  「呵呵!晉元以前好可愛。」

  「那個就是阿漢!」舜子指著照片裡另一個男孩。

  「他就是阿漢?兩個都好嫩喔,那時候他們幾歲啊?照片怎麼會……這不是拼圖吧?」

  「那時候他們高中二年級,我是他們學姐!」

  「所以你看過阿漢?他帥嗎?人真的有那麼好嗎?」

  「他很帥、功課一直前三名、球又打的好,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那時候,好多同學跟學妹迷戀他!」

  「哈哈!」

  「你笑什麼?你不信?還是你高中的時候也一樣啊?」

  「不是!聽你們這樣說,他好像白馬王子!所以,他很花心囉?」

  「花心倒不會,不過……倒是有點狠心!」

  「對啊!晉元這七年的青春,就浪費在思念他的身上了!」

  「球,晉元以前跟你提過我的事嗎?」

  「有啊,他說妳很漂亮,是個有愛心的老師,眼光高,所以沒交往過男朋友!」

  「才不是這樣!我眼光哪有高?」

  「妳的眼光當然高,要不然怎麼會挑上我?」

  「呵!妳很臭屁耶!」

  「開玩笑的嘛!那……妳喜歡嗎?」賀排低頭在舜子耳朵輕輕問著,他是有點害羞。

  在晉元跟阿漢面前,舜子跟他的球有了更大的突破,舜子微偏著頭,閉上眼睛,等著球過來征服。球心跳加速,他知道機會來了,雖然這不是初吻,可是,只輕輕靠著舜子的嘴唇,球已經很滿足,他知道自己心底的愛雖然濃烈,不過只有慢慢品嚐,才會更珍惜!這是舜子的初吻,溫柔的球讓舜子的初吻留下滿滿的甜蜜,雖然兩個人坐在床上,不過並沒有被情慾沖昏了頭,球的手,時而捧著舜子的臉,時而順著她的烏髮,球不敢、也沒有越矩。有了晉元跟阿漢的見證,球很滿足、舜子很幸福! 

  「球,晉元的事你知道很多?那……關於我呢?」舜子帶著球來到淡水河畔,兩個人肩併著肩坐上河堤邊。

  「關於你……我不急!我準備用一輩子來懂你……」賀排往左再挪了一些,兩個人的微溫靠在一起,可以多抵擋一分海風的冰冷。

  「球~我想有些事,我必須跟你說清楚,一件關於我,一件關於晉元。」

  「好~你說、我就聽著!」賀排調皮的把耳朵撞了舜子一下!

  「唉呦!我怕你聽完之後笑不出來……」

  「哈哈哈!那我先笑起來放著,放心了吧!」

  「昨天,在晉元房間牆上那個阿漢……」

  「好,就等今年年底的約定,我投阿漢一票,姑且就相信他會依約出現好不好?」

  「除了這個之外,我想說的是……其實阿漢是……我的妹婿……」

  「哇塞~這……這晉元知道嗎?」賀排差點冒出冷汗,太……太不可思議了。

  「晉元不知道,我……還不知道怎麼跟他開口!」

  「等等!妹婿?阿漢娶了你妹妹?他……結婚了?那七年之約……」

  「離婚了,他們已經離婚了!」

  「是你……親妹妹嗎?」

  舜子一股腦兒把孫家跟唐家所有的恩怨,從頭到尾理了一遍,從雙方父親的意外身亡、和桂花田的所有權,再到最後孫桂慈逃家的事,舜子完完整整回憶了一遍。

  「在還沒知道阿漢是Gay之前,孫桂慈就曾經跟我媽提過,阿漢根本就是一個……生理有問題的人,在軍中放假回來,不僅連碰都沒碰過她,甚至,四年的婚姻,他們根本沒同床過……」

  「呼~那小孩子……不是阿漢的?」

  「其實我不並覺得阿漢自私,我妹為了掩飾她的未婚懷孕,而阿漢為了隱瞞他的性向,所以,阿漢娶了我妹,養育那個……小孩,可是,孩子是無辜的……」

  兩個人手牽著手沿著河堤走,都累了吧!一路上沒有太多言語,微弱的陽光,已經從看不見的那一端輕輕投射出來。走著走著,賀排突然想起之前在屏東受訓,隔壁那一群育幼中心的小朋友,哪一個不是健康、活潑可愛的,想不到拋棄小孩子的真實戲碼,就這樣活生生地在舜子家中上演了。

  「球,你知道阿漢那個小孩子取作什麼名字嗎?我想,當你聽了,你就知道上天怎麼折磨阿漢跟晉元了?」

  「說吧?所有的震撼,一次來吧!」賀排也好不忍心,晉元……到底他上輩子得罪了誰?難道就如晉元自己說的,當初在鬼門關前,被下了詛咒?

  「唐思元,思念晉元哪!」

  賀排再也說不出話,但並不是他的感動不夠深,而是這三個字,搖撼到他的內心深處,是唐思元壓抑住了那口氣,賀排再也沒有多餘的文字跟力氣,好用來表達切實的感受!

  兩個人走到公寓門口,漸亮的天色,該是賀排告別舜子的時候了,兩個人協議好,阿漢的事、唐思元的事,暫時不告訴晉元,要不然,晉元在軍中會做出什麼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或言語,實在無法想像。揭開謎底的事,要慢慢計畫,找一個對的時間、對的空間,對所有人都好!

  「球,其實還有一件事……是關於我的,我一直在掙扎,該不該現在告訴你……」

  「你該休息了,別想太多,一切都會過去的。」

  「球,我曾經愛過一個人……」

  「我也愛過好多人,舜子~都過去了,不是嗎?」賀排心疼地摸摸舜子的臉頰。

  「我愛過的那個人……是……阿漢……」

  「舜子愛上自己的妹婿?」

  「晉元也愛阿漢?阿漢……到底是何許人也?有這般大的魅力?」

  算了,賀排不想再想了,坐上南下的列車,索性把外套拉高,蓋住自己整張臉,也許,看不見世界,世界就迷惑不了自己!

  回到營區,看見晉元,遠遠地晉元給了賀排一個曖昧的微笑,賀排知道,晉元一定在暗示他,這兩天跟舜子獨處有無進展?不過兩個人沒有交談,晉元就被喊進連長室了。

  「要去屏東?」

  「連長,可是我還半年就退伍了,一定要我去受訓嗎?」晉元實在不想離開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更何況,這裡的環境跟人都熟悉了,去那邊又是一個新的開始,雖然那個基地,去年跟賀排去過,不過應該人事已非。

  「噓~去把門關上!」

  「連長,怎麼了?」

  「讓你去那邊,就是想讓你最後這半年輕鬆一點。雖然路程遠了點,不過,去那邊三不管地帶,你會……更自在!」

  「謝謝連長!只是……連上士官那麼多,連長怎麼會挑上我?」

  「晉元,你就去吧,連長欠你一個人情,不是嗎?」

  「連長,那我早就忘記了,而且我也不要你還……」

  「你要去屏東?什麼時候的命令?」

  「賀排,想想也好,我去那邊一個人靜一靜,反正,只是舊地重遊。」

  「退伍之前回來嗎?」

  「應該不會了。對了,你跟舜子還順利吧?」

  「是不錯……」

  「然後呢?」晉元知道賀排欲言又止。

  「沒啦!對了,夏晉元,我終於知道你牆壁上那張海報上的人是誰了?你還想騙我!」賀排一手摟過晉元。

  「誰……啊?」晉元一臉疑惑的望著他。

  「就是阿漢啊!為什麼不敢說?」

  「舜子好壞,竟然出賣我,見色忘友!」晉元扳起臉孔。

  「不要誤會舜子!是我強迫她說的……」

  「哈哈!跟你開玩笑的,我才不會怪舜子。我沒主動告訴你,只是因為……」

  「擔心阿漢太帥?」

  「賀排你想到哪去了!阿漢帥跟你又沒關係?」晉元隱約感覺到,賀排又故意提起那件事了。

  「呵,放心,我對帥的沒興趣,上次吻你只是……」

  「賀排,那是親!不是吻,這種話要是被舜子聽到,看你完不完蛋?!」

  「我不擔心,我還想主動告訴她,以免她以後知道受不了或是以為我惡意隱瞞!」

  「別無聊了,別讓舜子亂想好不好?」

  「我想讓她知道,我喜歡過你,那只是朋友的喜歡。親你,只是那時候心疼你……」

  「不要啦!說這個幹嘛。」

  「沒關係,舜子也把她最……」

  「舜子……說了什麼?」

  「沒什麼!」還好及時想到,賀排就差點把阿漢是舜子妹婿的事說出口。

  「賀排,你真的不要跟舜子提,她永遠不會知道的,別自找麻煩。」

  「我只是不想有事瞞著她……」

  「那你也要看什麼事啊?萬一她懷疑你的性向,你不怕永遠說不清嗎?」

  「我的性向無庸置疑!晉元,你可以幫我證明!」

  是的,晉元當然可以站出來幫賀排證明他只愛女生,但是,要怎麼證明呢?是要說賀排對他一點興趣也沒有?還是說那一夜那個吻是自己主動?晉元不懂究竟舜子是跟賀排坦白了什麼,為什麼賀排連這種事都想跟舜子說?

  另一方面,阿漢開店的計畫一直在進行,除了每天到處跟桂花村裡的人討教私房菜,要不就是研究店裡的裝潢設計和掛畫。桂花酒、桂花糕,是阿漢媽媽的拿手菜,所以沒問題!桂花豆腐、桂花糖蓮藕,是住在山腰三嬸的絕活!糕花膏是從國外進口的一種隨身藥品,適合肌膚調養,而且天然不刺激傷口,阿漢也希望可以推薦給更多的人。桂花粉、桂花釀,都是可以搭配其他食材再烹飪,可說是最佳的佐料!當然桂花湯圓,是店裡的招牌,可以再搭配紅豆、奶茶演變出更多口感的好甜點。桂花魚,阿漢也正在和香港廠商接洽中,到時候店裡也可以接收預定清蒸桂花魚!

  「桂花雞、桂花炒飯?阿漢,我覺得你可以直接經營個餐廳喔?」

  「我也這麼想過,只是,我手邊的資金有限……」

  「阿漢,如果我找個人投資呢?」舜子突然想起球,球曾經跟她提過,明年退伍之後,想經營個生意!

  「他……會很複雜嗎?」

  「不會!他是……我……男朋友。」

  「你交男朋友了?怎麼都沒聽你提過?」阿漢是真的開心,如果舜子幸福,阿漢比任何人都高興,就算舜子是自己的朋友也好、小姨子也好,總算減少了阿漢心中那股淺藏的虧欠。

  舜子答應阿漢,在店裡經濟還未穩定之前,晚上可以到店裡幫忙,減少一些人事成本。既然要做生意,那就來搞個大一點的吧!桂花蒟蒻凍、桂花烤茶,是舜子幫忙想的點子!看來,餐廳的風格走向和整體設計,阿漢又得大費周章、重新來過了!不過阿漢倒也樂在其中,其實店裡的格局,早在他腦海已經有一個印像了。他只是希望,到時候桂花湯圓開幕,除了可以在事業上有一番成就,當然,感情上,他希望可以跟晉元再重逢!

  舜子也常常有意無意偷偷套阿漢的話,她想知道阿漢現在到底怎麼看待他跟晉元的感情……

  「桂花湯圓,當然……是我自己想的!」

  「真的嗎?桂花湯圓?我好像在哪裡聽過?」舜子故意的,他只是想隱隱刺著阿漢,讓阿漢勇敢、主動吐露出來。

  「你聽過?是嗎?在哪裡?聽人說過的嗎?是小男生嗎?」

  「你幹嘛那麼緊張?說啦!桂花湯圓?是跟別人的約定嗎?」

  「舜子,說那麼多,其實你只是對店名有意見吧?」

  「才不是!我覺得桂花湯圓越聽越有味道!只是,如果這個名字有特別淵源,那就更有紀念價值了!」

  「那你就當成有那麼一段淵源吧!」

  「阿漢,你再不說?我就不幫你囉?」

  「幫我?你要幫我什麼?你知道什麼?舜子……」

  「那麼緊張!鬧著你的,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再遇見那個……初戀情人!」

  「沒錯!桂花湯圓,是出自於我的私心,我想再遇見他。」

  「你……還喜歡他?」

  「我愛他!」

  「你愛他?那你怎麼不去找他?這七年來,你就悶不吭聲等他來找你?對他太不公平了,如果我是……他,我也覺得你不重視這段感情!」舜子霹哩啪啦說了一堆,就擔心她不小心把夏晉元三個字脫口而出。

  「……」電話那頭突然靜了下來,也許阿漢不滿舜子這樣數落他。

  「阿漢,不管你有沒有在聽,我還是要說!幸福,是要兩個人一起爭取的,如果只是一方面在努力,那……那會是很傷人、很傷神的,你懂嗎?」

  「你以為我故意這樣嗎……」

  「阿漢,對不起,可能我話說太重了。」電話那頭傳來這樣一個大男生的哭喊,舜子突然也心疼起來,那畢竟也是她深愛過的男人啊!

  「那時候我有老婆、我有小孩,我有資格去要他接受我嗎?他不敢去找他,因為我擔心他恨我,擔心他想起傷心的往事,我擔心他傷害自己!沒錯,桂花湯圓是我跟他的約定,我不敢主動去找他,我只好等他來。我愛他,所以我等他!如果他找到幸福了,他不來找我了,我也不會怪他!七年,是我給他的期限,但是,我對和他的這段感情是無限的,你瞭解嗎……」


  「我快到了,跟阿漢……還好吧?」電話終於通了,賀排從剛剛就一直撥電話給舜子,可是她就一直沒接,賀排一開始還在想,舜子跟阿漢兩個人在家裡獨處,又不接電話……可是賀排又覺得自己思想太齷齪,他搖搖頭,他是相信舜子的。

  賀排星期六一早就踏出營區,搭了最早的一班車上來淡水,當然是為了他心愛的舜子。不過,賀排也知道,今天他將跟「桂花湯圓」的大股東-阿漢,第一次碰面。舜子說不事先告訴阿漢,到時候嚇唬嚇唬他!賀排這次出席,可是頂著舜子男友跟桂花湯圓小股東的頭銜呢!

  「呵呵!放心,他還沒到!我先去忙了,待會你自己上來……」舜子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當然也就聽不見電話鈴聲。今天舜子親自下廚,為的就是款待在她生命中,陸續扮演重要角色的兩個男人。

  本來說好阿漢要提早過來幫忙,中午之前煮上一桌桂花大餐犒賞舜子的,不過因為阿漢聽說桃園山區有間孤兒院,所以他臨時取消跟舜子一起下廚的約定,轉往山裡去了。老實說,阿漢對唐思元有一股很大、很大的愧疚在,阿漢不知道自己的媽媽會採取這麼激烈的手段,可是,小孩是無辜的,那是一個喊他喊了四年爸爸的小男孩啊!更何況,思元他身上留著阿漢思念晉元的血液,於情、於理、於公、於私,阿漢在在都不能放棄思元哪。

  這幾年來,只要聽說那個孤兒院有點風吹草動,阿漢總是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往傳出消息的那裡奔去,當然,總是無功而返!每失望一次,阿漢的罪惡感又加深了一層,他總是以為,思元一定比那些在院裡看到無依無靠的小孩還要孤單、還要可憐,思元會認人、睡覺會認床啊!萬一這幾年來吃不飽、睡不好……

  「不好意思!」賀排看著一樓大門即將被闔上,他在後頭加快腳步喊住了前面那個背影!

  「你……是這裡的住戶?」他轉過身,不過看來沒有讓開的意思。

  「不好意思,我來找人,我……鑰匙忘了帶。」賀排摸摸口袋,今天一早走的太急,竟然把舜子家裡的鑰匙留在營區了。

  「那我不能讓你進來,你用對講機請你朋友幫你開門!」好一個一板一眼的男人,幫個小忙這樣也不行!

  「我朋友電話沒接,我……」

  「那我更不能讓你進來了,不好意思。」

  「叩!」大門被闔上了,留下楞在原地的賀排。

  「不通人情!」冷風竄了進來,賀排拉緊了領口,淡水,真是讓人心寒!賀排轉過身拿起電話,突然又想到什麼,拍了拍鐵門……

  「阿漢!阿漢!」他是阿漢,難怪賀排覺得他有點面熟,剛剛那一張俊俏的臉,閃過賀排腦海,終於跟晉元房裡那張海報重疊在一起!錯不了,他一定是阿漢!樣子像,連個性都跟晉元還有舜子形容的一模一樣!

  「現在的壞人,長的是越來越不像壞人了。」

  「你來啦!什麼壞人不壞人的?」廚房裡抽油煙機真是吵雜,就連阿漢進來家裡闖進廚房了,舜子都沒發覺。

  「剛剛有人在樓下,還假裝想上來找朋友,要我幫他開門,門都沒有!」

  「門都沒有?原來這句成語是這樣來的!」

  「呵呵!這應該不是成語吧。不過啊,阿意,你自己住在這邊要特別注意安全!」

  「我聽說了,不是說現在很流行什麼斯文敗類,很多男生靠著自己長得像個書生,出來騙財騙色……」舜子手炒著最後一道菜,嘴裡也正碎碎唸著。

  「樓下那個就是!明明就是看我拿出鑰匙,才假裝匆匆忙忙跑過來,誰知道他等了多久!要是女生遇見他,我看,他早就得逞了……」

  「你放心,我知道!哇,好燙!」

  「這麼多?我們兩個吃?」

  「有神秘嘉賓囉!」

  「廚房裡的機器該換掉了,噪音大的嚇人!」舜子關上抽油煙機,四周突然安靜下來。

  「我又不常下廚,可以用就好啦!」

  「你的神秘嘉賓呢?該不會是什麼神秘女郎?」

  「奇怪?也該到了呀?」舜子拿起桌上的手機,竟然有五通未接電話。

  「球,你到哪裡了?」

  「我在你家樓下,沒人幫我開門啊!」

  「你在樓下?」舜子跟阿漢同時轉身、四目交接!原來,球是阿漢口中的斯文敗類!

  「哈哈!」兩個人相視又同時笑了出來!

  「賀先生,不好意思!我……」為了展現誠意,阿漢還親自下樓去迎接他,當然阿漢也想確定他是不是就是剛剛被自己拒絕的那個男人!

  「沒關係。只是我在後面一直喊你,你沒聽見了!」

  「你喊我?你知道我是誰?」

  「當然,我在晉……我在進來之前,已經跟舜子通過電話了!」還好,如果喊出晉元,看來阿漢肯定會嚇得從樓梯上摔下去了。

  「哈哈!」進門那一剎那,舜子笑彎了腰!

  「球,你快去把晉元房間偷偷鎖上,不能讓阿漢進去啊!」

  「舜子,還是……今天就告訴阿漢真相?」

  「不行!說好是七年的,時間到了他們自然會碰面,我一直相信七年之約是個天意。」

  「可是,看他們受相思之苦,你……不心疼?」心疼晉元?還是心疼阿漢?賀排也不想證實了,他相信舜子,相信自己遇見的愛情。

  「講悄悄話?!沒打擾到你們吧?」阿漢把餐後的餐盤拿進廚房,不小心撞見舜子跟賀排正互咬耳朵。

  「沒、沒!你們兩個去聊聊,阿漢你不是有拿設計圖想聽聽這位小股東的意見?」舜子用屁股推了賀排一下,示意要他記得剛剛叮嚀的話。

  「很棒耶,阿漢!尤其那個落地玻璃造景,我想,桂花湯圓肯定是獨一無二!」

  「我只怕製作困難度太高,至於成本,我……倒不介意!」阿漢知道自己的堅持肯定會多花上一些銀子,不過如果可以讓桂花湯圓更精緻、更特別,金錢他是不在乎了,只是,面對另一個投資的股東,阿漢還是說的有點保留!

  「我投一票!這個桂花雨,無論如何一定要設計進來!」賀排的一票,無非是幫阿漢打了一針強心劑。

  「吃水果吧!什麼桂花雨?怎麼阿漢笑得這麼得意?」

  「舜子,你說對了,阿漢對空間設計很有概念,他想在店裡中間騰出一、兩坪的空間,從一樓直接打通到最頂樓,裡面會有幾棵桂花樹!還有,淡水這裡常有午後雨,坐在裡面也可以欣賞到雨景,那晴天的時候,我們就從上面慢慢灑下桂花瓣,那也成了桂花雨!」賀排滔滔不絕地說著,看來阿漢的點子,已經得到這位股東的大力支持。

  阿漢跟球相談甚歡,舜子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原本還以為阿漢跟外人還是很難相處,看來經過這幾年社會的洗禮,阿漢的確成長許多,也圓融了不少!面對新歡和舊愛,這是再恰當不過的場面了,望著他們倆的互動,舜子會心一笑!

  突然,賀排放在餐桌上的手機響了!舜子接過一看,天啊!會不會太巧了,竟然是晉元打來的……

  「誰打來的?」賀排一口嚼著蕃茄,一邊伸手向舜子要手機。

  「是……」

  「我來!」

  「不行!」

  兩個大男生都愣住了,什麼時候舜子管賀排管的這麼緊!鈴聲還一直響著,舜子恨不得摀住它,要它不要再唱了。


  「舜子,也許是我部隊打來的。我聽一下……」

  「對!是……那個班長!那個班長喔!」舜子對著賀排挑了幾次她臉上的細眉。舜子故意摀住手機的螢幕,是一個字都不能洩漏的。

  「呵!」在一旁的阿漢搖搖頭,看來是受不了他們倆的打情罵俏。

  「喔?夏……班長,你找我……有事嗎?」賀排接過一看,哇!心跳一百!

  「球~怎麼變的這麼生疏?呵呵!」淘氣的晉元,還故意學起舜子的口吻喊著賀排。

  「你……沒放假?」

  「我在屏東,每天都像放假,連長跟這裡的隊長是好哥兒們,他對我可好了。」

  「那……找我有事嗎?」

  「喔~跟舜子吵架了喔?口氣很奇怪喔!」

  「沒!舜子有朋友在這裡。」

  「呵,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壞勾當咧,吞吞吐吐!」晉元故意說的曖昧!

  「滿口胡說八道!找我什麼事?」

  「沒事!想你不行嗎?」

  「晉……盡是鬼扯!」賀排轉頭給舜子一個好苦的臉色,對於晉元的調皮,他就快招架不住!

  「不信就算了!等年底我跟我的阿漢重逢,我就不理你了!」

  「好,沒問題。」

  「賀排,跟你開玩笑的,你生氣了?」

  「我才沒有生……我沒有啦!」

  「我想也是,那我可以跟舜子講電話嗎?」

  「她……在陪她的朋友,不太方便……」

  「沒關係,阿意你們講你們的!」阿漢開口了。

  「球,如果部隊有重要的事,你……去房裡說好了。」舜子可緊張了,顏面神經扭的就快抽筋了。

  「喂~賀排,那我不打擾你們了,我自己去找他!」晉元有點不耐煩了,怎麼今天賀排變這樣啊?

  「晉……今天要去找嗎?」

  「賀排,你今天是吃錯藥嗎?你知道我說找誰嗎?」

  「我當然……不知道,說來聽聽!」

  「我說的是夏宇!他上次問我說你什麼時候再去看他?」

  「喔?我都忘了!上次離開的時候說要送他彩色筆的。」

  「我等一下會去育幼院一趟,我就擔心夏宇他又問起你,那我該怎麼回答?」

  「你等一下!」「舜子,我上次跟你提的屏東那個小朋友,晉……夏班長說他今天要過去看他,彩色筆?我們請夏班長先幫我們買過去?」賀排好忙,一會兒跟晉元講電話,一會兒轉頭詢問舜子意見

  「喔~球你完蛋了,你答應過夏宇的!小朋友會記住一輩子的!」

  「喂,賀排……」

  「班長再等一下!舜子,怎樣?」

  「好吧,請晉……請他先幫我們買過去,順便跟夏宇說,下禮拜我們去看他!」

  晉元掛上電話,是越來越搞不懂賀排跟舜子了,他們一定有秘密,要不剛剛講話不會這樣遮遮掩掩!賀排還喊他班長?這是哪門子的稱呼啊!生疏的要命……

  夏宇!是屏東基地旁邊孤兒院的一個小朋友,下雨?夏宇?這是這個小朋友吸引晉元注意的第一個原因!當然,兩個人都姓夏,也讓晉元覺得跟夏宇特別投緣!有事沒事,晉元坐在小山丘上,看著夏宇跟其他大哥哥、大姊姊嬉鬧的開心,自己都覺得好快樂,有時候晉元一個人可以坐上一個下午,要不是夏宇的老師喊他們進去吃飯,晉元還不想離開呢!無憂無慮,那多快樂!常常夏宇在下面發現晉元坐在上面看他,他會兩手放在嘴巴前圍成一個小圈圈,抬頭向晉元喊著……

  「夏哥哥,你在哪裡做什麼?」呵呵!夏宇每次都問同樣的問題。

  「夏宇,我在這裡看你!你要乖乖的喔!」而晉元也一直不厭其煩的學他圍起一個圈圈回答他。

  「老師說我很乖,你要來看我喔!」

  「嗯。」晉元一直猛點頭,他答不上來,喉嚨哽著,他好心疼。

  晉元當然對他好,他姓夏耶,他那麼可愛,到底是哪來的父母忍心拋棄他?想到這裡,晉元總是紅了眼眶。然而晉元對他的好,卻也讓其他小朋友吃了不少醋,不過,晉元並不知道。

  賀排去年在這裡受訓,也常常到隔壁育幼院串門子,而夏宇這個小朋友的淘氣、可愛,掩飾不了他的光芒,讓人很難不去注意到他。

  「阿意,哪裡的小朋友?是孤兒嗎?幾歲了?男孩子嗎?」

  「阿漢!你別急,夏宇不是思元!我看過照片了。」

  「他幾歲?姓夏?阿意你知道嗎?我……我說桂花湯圓要找的那個男生,他也姓夏!」呵呵,阿漢終於說出口了,雖然舜子跟賀排早就知道他叫夏晉元,不過聽見從阿漢嘴裡一件、一件慢慢吐露出來,那種感覺又不一樣。

  「姓夏!哇?好巧喔!」舜子的內心戲上演了。

  「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阿意,我想去一趟,我想自己去確認。」

  「阿漢,思元是我的親姪子,我會認不出來嗎?而且重點是,他比思元小了一歲,球問過他們院長了。」

  「球,真的嗎?你確定他的出生日期?你有照片嗎?」

  「照片是有,不過不在身上。至於出生日期……我只知道夏宇今年六歲。」

  「你看吧,我們的思元今年七歲了,不是跟你的七年之約同年嗎?」

  「那他們孤兒院裡的小朋友呢?有七歲的嗎?有像思元一般的小男孩嗎?」

  「這……我是沒去過他們孤兒院,不過下禮拜我跟球會下去,我順便去找一找,可以了吧?」

  「下禮拜什麼時候?我跟你們下去。」

  「不……不方便啦!」那還得了,怎麼可以讓阿漢就這樣遇見晉元!不行,舜子堅持要他們重逢在有水有火的地方!那是宿命,也只有姑且相信這樣,舜子覺得他們兩個才有未來可言!

  「對啦,阿漢,有舜子去幫你找總錯不了吧?我們……還有其他行程,不太方便,你就……到別的地方再找找!屏東那裡,交給我們!」還好這次賀排夠機靈,要不大腿可能就要被舜子擰的淤清了。

  「夏哥哥!夏哥哥!」遠遠看見晉元一推開竹籬笆,夏宇手上還捲著圖畫紙就衝了出來,一頭就撞進晉元懷裡。

  「夏宇好乖!你看這是什麼?」晉元抱著夏宇親了一下。

  「哇!好多的彩色筆!這個要留給糖果哥哥畫圖!」

  「糖果哥哥?」為什麼夏宇要留給別人用?是哪裡冒出來的小朋友?想必是吃糖果吃上癮了吧,大家才喊他糖果哥哥,呵!竟然是晉元先吃起醋了!

  「球爸爸說要送給我彩色筆,你給我的彩色筆我要留起來給糖果哥哥!」

  「喔?」這……這就是你球爸爸送給你的啊?不過,晉元倒也說不出口。算了,就算自己送的囉,看夏宇這樣開心,晉元當然就高興!

  「好~那你球爸爸下禮拜就會帶你的彩色筆來看你喔!」

  「球爸爸被調走了,他說有放假才能來看我……」

  「夏宇乖~球爸爸說下禮拜真的會來喔!他還會帶一個好~漂亮的阿姨來看你喔!」

  「球爸爸要跟漂亮阿姨結婚嗎?」

  「呵呵!你怎麼知道?」

  「如果他們結婚,他們就會生小弟弟,就不會喜歡我了!」

  「夏宇……」晉元把夏宇抱的好緊好緊!那種感覺就像七年前,阿漢娶了別人、選擇別人,離開晉元一樣!所以他懂夏宇的心情,只是夏宇還那麼小,這種想法、這種痛,怎麼受得了啊?

  「夏哥哥,你會不會結婚?」

  「我……不結婚!我找另外一個大哥哥一起喜歡你好不好?」

  「打勾勾!」夏宇伸出好小、好小的一根小指頭,不過在晉元眼裡,這個誓言好重、好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