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桂花湯圓 - 13

  「我看你再去找一間房子,留在淡水住下來吧!」

  「我也想過,不過,我想……如果直接找一間透天的房子當作桂花湯圓店面,那我直接住在頂樓,你覺得呢?」

  「咦?這樣也可以喔!對了,阿漢你……房間不能找太小的喔!」

  「我自己一個人住,大小無所謂。」阿漢聳了肩。

  「阿漢,你忘啦!也許你跟你的小湯圓會在淡水碰面啊,你不想跟他住在一起?」

  「……」

  「怎麼啦?」舜子用腳推推阿漢。

  「阿意,老實說,我一點把握也沒有!七年!你說七年的改變有多大?」

  「那你變了嗎?你不愛他了嗎?你放棄了?」

  「愛!我當然愛他,說了也不怕你笑,其實我真的很想、很想他。如果我不在乎,就不會這麼執著於這間桂花湯圓了!那是我跟他之間的語言,那更是我們的默契……」阿漢手上拿著桂花湯圓的設計稿,那是他日以繼夜畫出來的草圖。

  「那就夠了!我有預感,你們一定會再相遇……」

  「真的嗎?他還會等我嗎?七年哪,他……也許早就跟別人在一起了。」

  「你乾脆說他跟你一樣,討了老婆了!」

  「這個我也想過,我想他的壓力一定也不比我小……」

  「喔~阿漢,不會、不會!阿……小湯圓他……」天啊,如果這時候把阿湯哥拱出來,舜子跟賀排的計畫全都泡湯了。

  這幾天,阿漢一直忙於跟幾個房東討論店面出租、簽約的事。夜裡,他一個人就睡在沙發,其實晉元房間,舜子趁著阿漢不注意時早就整理好,該藏的也都藏好了。但是阿漢基於不想侵犯別人的隱私跟空間,他堅持睡在當初自己買的沙發上,而且……阿漢也知道,圈內的同志朋友很多都有潔癖,根本不希望有人去翻動自己的東西,當然包括床。後來,舜子也就不堅持了。

  「球爸爸!球爸……」星期六,原本該是夏宇最開心的午後,打開門,他看見賀排,跟往常一樣,他開心的跑過去想給球爸爸一個擁抱!但是,看見球爸爸身後出現一個美麗又陌生的阿姨,夏宇愣住了!渴望的笑容沒了,連腳步也都突然打住,一個拉著長長身影的小男孩,就停在草坪上……

  「乖兒子!怎麼了?不親爸爸一個?」賀排蹲在夏宇跟前伸手抱住他。

  「他就是夏宇?好可愛!」舜子低頭摸摸夏宇那紅噗隆冬的小臉頰,不過,卻被夏宇躲開了。

  「夏宇,她是舜子阿姨,不可以這樣喔!這彩色筆是阿姨她送給你的。」

  「不要!球爸爸,我不要她送的彩色筆……」

  「夏宇乖!阿姨會跟球爸爸一樣疼你喔!」舜子還是很有耐心地牽起夏宇的手。

  「你騙人!」

  「怎麼會?阿姨那麼喜歡小孩子,阿姨不會騙小朋友的!」

  「阿姨你會跟我球爸爸結婚嗎?」

  好尷尬!兩個大人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怎麼夏宇提了這檔事!

  「我……」賀排說的吞吞吐吐,他轉頭把球丟給舜子。

  「夏宇乖!你聽阿姨說,不管阿姨有沒有跟球爸爸結婚,我們都一樣會常常來看夏宇喔!」

  「你還想嫁別人喔?」賀排不服氣的咬起舜子耳朵!

  「別鬧!」

  「夏宇,你上次不是說要介紹你的糖果哥哥給球爸爸認識?」

  「糖果哥哥去參加畫畫比賽了,是夏哥哥送給他的彩色筆!」

  「那你想不想拿阿姨給你的彩色筆去參加畫畫比賽呢?」

  「我……不會畫!我沒有看過我的爸爸媽媽,我畫不出來……」

  「我就是夏宇的爸爸啊!對不對?」

  「不是那一種爸爸,是小時候住在一起的那種爸爸!」

  「我跟舜子還在想,怎麼夏宇會突然問我們會不會結婚?原來,他是擔這個心……」晚上他們特地留下來跟晉元吃了頓飯,提到下午夏宇的事,三個大人都好心酸!

  「唉!想不到夏宇還是跟你們提了,上禮拜,他就跟我說,如果球爸爸跟阿姨結婚了,一定不會喜歡他了!」

  「怎麼小小年紀……會有這樣的體認?」舜子好是心疼!

  「孤兒院裡的小孩,哪一個不是這樣的?快樂歡笑的背後,他們都是懸著一顆心啊!擔心救濟少了,也許就得餓肚子;哪一個人去上學被欺負了,他們也只能摸摸鼻子跟自己說自己不是沒人要的野孩子……」

  「阿湯哥,夏宇跟你一樣姓夏,是不是也是你格外疼他的原因?」

  「可以這麼說,不過,在我知道他真的叫夏宇之前,我就很喜歡他了!一開始,我以為下雨只是他的綽號!」

  「這名字還挺特別的,夏宇?不知道是他的本名還是來孤兒院取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改天遇到他們院長,我來問問!」其實晉元早就想問了,也許他跟夏宇是同一個祖先,也許夏宇更是他的近親……


  「舜子,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問啊,多說點話,你開車才不會睡著!」

  「你本名叫孫意慈,阿漢喊你阿意,那……晉元怎麼喊你舜子?有特別含意嗎?」

  「那時候我們在學校網路上遇見的,他喊我舜子,我喊他阿湯哥,什麼原因?我……不太記得了……」

  「晉元的暱稱寫桂花湯圓,所以你喊他阿湯哥!那……你會叫舜子,也是因為阿漢?」

  「阿漢?我……」

  「是因為古時候的堯舜?他是堯、你是舜?」

  「球~這種醋你也吃?」

  「我只是覺得,阿漢那時候很幸福、很偉大,因為你們兩個人愛他,所以各自都取了名字紀念他;也因為把你們紀念他的名字,所以把你們牽在一起……」

  「晉元比較愛他!桂花湯圓是他們的誓言,而且阿漢打算一輩子用桂花湯圓還延續他的事業跟生命,當然,包括他的愛情!」

  「所以,我說阿漢是很幸福的男人,女人愛他、男人也愛他!」

  「球,我不這麼認為,愛的那麼苦,我想……阿漢一點也不覺得幸福。更何況我妹妹給他的愛,竟然傷害到那麼多無辜,阿漢的媽媽、我媽媽,還有思元……」

  六月,賀排也因為任務需要調到了屏東這相同的基地,樂的當然是晉元跟夏宇,愁的人當然是舜子了!他跟賀排兩個人一南一北,要見個面都得看天的臉色啊!不過也還好,舜子說有晉元幫忙看著,她倒也不怕!

  「哈哈,舜子你就不擔心我把賀排吞了?」

  「我……我才不擔心!如果再遇上一個同性戀,那……那我也認了!」

  「開玩笑的!我拍胸脯保證,賀排不會跟別的男人亂搞的!」

  「那……跟你這個男的呢?」

  「我……我當然會跟他保持距離!他一根汗毛我也不碰的!」

  「呵呵,阿湯哥!沒關係~如果我的兩個男人都喜歡上你了,我看我都可以角逐世界記錄了!」

  「兩個男人?誰跟誰啊?」


  「兩個?誰啊?」

  「你自己說的!我哪知道?」

  「有嗎?」

  「喔~我知道了。」

  「你知道?是嗎?」舜子拉高了嗓門。

  「舜子~該不會除了賀排,你還偷偷……」

  「胡說!我才不會。」

  「開玩笑的嘛……」

  「量你也不敢!」

  「那到底是擔心我搶了你哪兩個男人?」

  「就……就賀排跟夏宇啊!」

  「夏宇?唉……」

  「怎麼了?夏宇怎麼了?」

  「前幾天我去孤兒院陪他們畫畫,院裡其他比較大的小朋友吵著、囔著,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夏宇會叫夏宇了……」

  「快說!」舜子比誰都緊張,也許是夏宇打心底對她有敵意,所以舜子更要多費點心在夏宇身上;說夏宇討人喜歡也好,或者說投射思元的感情在夏宇身上也不為過。

  「他們說大約二年前,那時候是梅雨季節,一連下了好幾天的雨,有小朋友在屋子裡喊著說聽見外面有人哭的聲音,不過,老師倒是認為小朋友準是想溜出去玩水,也就沒有太多理會。後來還是因為有人從二樓窗戶看見,外面有個小男孩全身濕答答的站在雨裡哭著,這才救了夏宇一命……」

  「所以,夏宇……真的因為是下雨……」

  「是好幾個小朋友親眼目睹的,應該錯不了。」

  「兩年前,夏宇四歲,跟思……我那個姪子被送走的時候也是四歲……」

  「舜子,你看過夏宇好幾次了不是嗎?如果他是你姪子,你早該認出來了?」

  「不是,夏宇不是我的姪子。我只是……只是很難想像夏宇的家人怎麼忍心遺棄他?都四歲了,那麼可愛、那麼健康!疼他都來不及了……」

  「四歲的小孩,多少都有記憶了,爸媽的臉孔,爸媽的笑容,這……這叫這樣小的小孩怎麼去承擔啊?真不知那些人在想什麼,不要養他就不要生下他嘛……」晉元說到激動處,整個嘴角不停發抖。

  「在生什麼氣?」這時候賀排裸著上身、穿著短褲,走進小房間,一進來就看見晉元對著話筒喊的面紅耳赤。

  「賀排來了,你們說吧!」

  「舜子的……」手機拿給賀排,晉元攤在床上。

  賀排剛沖完澡,頭髮還濕濕的,就連身上也還是滿滿的水滴。賀排站在床前,邊握著話筒一邊撥弄著頭髮,本來,晉元應該會走向前去,幫賀排擦乾頭髮,但是現在顧忌多了一些,所以晉元沒有起身。

  突然,賀排遞過手上的毛巾在晉元面前,晉元搖搖頭。賀排不死心的把毛巾擱在晉元手上,然後自個兒就轉過身去,坐在床緣背對著晉元。

  「幹嘛?乾的差不多了,不用擦了。」晉元在他耳邊輕輕說著。

  「背!」

  「囉唆!」為了避嫌,晉元不敢直接用手在賀排身上摩擦,晉元假裝心不甘、情不願的一下又一下地把毛巾甩在賀排背上。 

  「喂~會痛……」

  「哈哈!活該。」趁著賀排在跟舜子講悄悄話的同時,晉元可是越抽越大力了。

  賀排轉頭給晉元一個白眼,不過,在晉元眼裡,那倒像是在撒嬌。晉元糊塗了,他知道自己不會喜歡賀排、不能喜歡賀排,也不該喜歡他的,可是……可是怎麼就控制不了這點私慾,還有那股……那股偷窺的感覺。晉元的眼神在賀排身上游移,或胸或臀,或上或下,晉元甩甩頭,恨死自己了!

  面對著賀排均勻、光滑、裸著的上半身,竟然勾起了晉元那種寂寞、渴望的激動,原本以為已經說服好自己,看來慾望就快戰勝晉元的理智了……

  「去哪?」看見晉元跳下床推開房門,賀排摀住話筒問了一句。

  「洗澡!難不成你也想跟?」

  看著賀排的身體,晉元會想起阿漢;接收賀排對自己的好,晉元也會想起阿漢;如果跟賀排多了一點曖昧的互動,晉元也覺得他該是阿漢;聽著賀排跟別的女人談情說愛,晉元想的還是阿漢!怎麼辦?萬一七年之約阿漢還是缺席了,難道晉元就真的能化開這樣的思念,斷的一乾二淨嗎?還是在淡水街頭,整個人栽進怨恨,從此無法自拔、難以痊癒?

  在屏東這營區裡,喜的是自由,愁的是寂寞。山區的夏夜,照理說,二十三度的溫度,應該沒有太多化不掉的鬱悶,偏偏阿漢、賀排,甚至是夏宇這三個人,讓晉元一個人猛鑽牛角尖,是不是生活太清閒,感情太空白了?

  「誰?」雖然沖著水,不過晉元還是發現有人推開了浴室外的大門。

  「是我!」

  「講完了?怎麼不先去睡?」

  「看你臉色不太好,過來看看!」

  「別擔心我了,你顧好自己跟舜子就好了……」

  「晉元你……」

  「我才沒有吃醋,你們談你們的戀愛,關我屁事!」

  「呵呵,我是說,你的換洗衣褲掉在地上,濕了!」

  「那……那你不早說,還不幫我撿起來?」

  「我剛進來而已,而且……全都不能穿了……」賀排把晉元新的內衣褲舉的高高的,像一片小瀑布,洩的徹底!

  「那……你去我櫃子看看還有沒有內衣褲?這幾天下雨,晾的都還沒乾呢!」

  「不用啦,用毛巾圍著跑回寢室就好,又沒有人會看!小小的,夠遮的啦。」

  「你多大難道我不知道嗎?哈哈!你眼睛閉起來!」

  「伶牙俐嘴!看我不把毛巾扯下……」

  「啊~」在月光的照耀下,只見晉元光著屁股,搖搖擺擺的衝回了寢室。

  「為什麼要回去睡?一個人你不怕?」本來已經躺在床上的賀排,聽到晉元不睡這小房間了,有點錯愕。

  「怕是怕!可是我總該長大吧!」

  「長大也不需要現在、也不用這樣來證明啊!到底怎麼了?你今天怪怪的,在這裡不是睡的好好的?」

  「不要!」晉元擰著枕頭轉身就走。

  「夏晉元!」

  「再見。」

  這次賀排是搞不懂晉元了,怎麼說走就走?賀排心裡在盤算,是不是要跟舜子研究研究,該是讓晉元和阿漢團圓了?!賀排在想,也許是因為自己跟舜子的戀愛,刺激了晉元。

  回到自己的寢室,其實晉元也不好過,一個人躺在這冰冷的椰子床上,平常還有賀排陪自己聊天聊到睡去,而今晚,卻是該用力釐清自己對賀排雜亂無章的幻覺,那實在苦!原本以為熬過對阿漢的思念,應該沒什麼困得了自己了,想不到跟自己日夜相處的賀排,一點一點佔據了晉元的心緒,是轉移作用?還是賀排有意無意散發的魅力竟也迷惑了晉元?還是……問題就出在賀排身上!

  「在軍中,什麼都是假的,只有安全退伍才是真的!」

  「別理會那些異性戀男人,他們只是因為無聊、生理需要,才去招惹你。如果你放入感情,你可能就全盤皆輸!輸了身體不打緊,反正各取所需;一旦輸了感情,你注定輸到徹底!」這是晉元在網路上看到其他人在軍中的經驗談,看似恐怖,其實也不無它的道理。只是晉元不想把他跟賀排惺惺相惜的友情,用「生理需要」來下注解,那太羞辱賀排,也太看不起自己了。

  「叩、叩!」

  「我睡了……」

  「呵,夏晉元,你當我是小朋友喔?睡了還可以說話!」賀排才不管那麼多,反正軍中本來就規定不可以鎖門,門一推,就開了!

  「我要睡了,排長,有公事明天說好嗎?」

  「過去一點!」

  「幹嘛啦?」

  想不到賀排抱著一個枕頭,躺進床上,硬是要把晉元擠到旁邊去。

  「你一個人不怕,可是我會怕!我來跟你一起睡,可以嗎?班長……」

  「排長,你很像小孩子耶!」

  「那你不要不理小孩子嘛!」

  「你不要亂動啦,我……你知道我是Gay,你還敢過來?」

  「哈哈!又不是Gay就會把我吃了。夏晉元,除非你……」

  「賀排你真是很奇怪,遇見Gay每個男生都避之唯恐不及,你還……」

  「送上門來?」

  「對!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到時候誰把持不住,你就……」

  「我才不怕!反正我力量比你大,我不會讓你爬上來的!」

  「喂~現在可是你自己靠過來的……」

  「所以囉,有事我自己負責!」賀排抬高自己的右腿,故意跨過晉元身上。

  「喂~過去一點啦!」

  「再過去我就要掉下去了……」賀排的下半身又往前撞了一下。

  「你打算這樣睡到天亮嗎?」

  「嗯。」

  「賀排,老實說,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你什麼都不用想,好好睡上一覺,別胡思亂想!」

  「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我也有七情六欲,你這樣……」

  「你想幹嘛?」賀排用手轉過晉元的臉,在他耳邊說著,不像生氣,倒像是有點挑釁。

  「我……如果今天你抱著的是……是一個你也喜歡的女生,你……你說你會想幹嘛?」

  「我想幹嘛?我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你猜正常的男人可以幹嘛?」

  「你想幹嘛的,就是現在我想的,懂嗎?」背對著賀排,晉元一字一句慢慢地說著,他想要賀排聽清楚,這是真實的自己,他必須先跟賀排說清楚。如果賀排因為這樣,走了也好……

  「晉元,這是秘密,全世界只有你知道、我知道。」賀排身體再靠近晉元一點,當他伸手抱住晉元的時候,晉元的整顆心「噗通、噗通!」跳得厲害。

  隔天醒來,兩個人有很默契,絕口不提!就連眼神交會時,也盡量裝作不在乎,至少晉元是這樣,但他就不知道賀排怎麼想。

  其實,晉元很矛盾,他很氣自己昨晚被情慾沖昏了頭,他以為,昨晚跟賀排講的那席話,會讓賀排知難而退,至少,也應該會嚇走他。現在,晉元除了害怕面對舜子,晉元最擔心的,還是賀排,他擔心賀排會後悔自己的行為,他更擔心賀排會瞧不起自己,晉元不喜歡自己成為讓別人後悔的人……

  這些年來,如果昨晚不算,晉元沒有背叛過阿漢,而晉元也一直不敢面對自己的情感,哪怕是網友,還是隔壁班的哪一個男生,晉元很怕自己不愛阿漢了,他很擔心萬一自己愛上別人,那阿漢怎麼辦?所以,七年期限一到,也許那是幸福的起點,也許,那更是晉元解脫的開始……

  「腦海裡阿漢的樣子……」

  「越來越模糊?」

  「不是。只是一直停留在他大一的模樣,這些天,越來越清楚。」

  「你真的還那麼愛他?如果他現在站在你面前呢?」關於阿漢,舜子老是有意無意會提起,難怪晉元會覺得阿漢似乎越來越清楚。

  「算愛吧!只是單方面的愛,我怕支撐不了多久……」

  「阿湯哥你千萬別放棄!眼看七年就快到了……」

  「舜子,以後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做錯了事,你……要原諒我好不好?」

  「不行!阿湯哥,你不能傷害自己,如果你傷害自己,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呵,傷害自己?我倒沒想過!我……」我只怕傷害你!不過晉元沒說出口。舜子對晉元越好,晉元罪惡感只會越大。

  「阿湯哥,你都已經走這裡,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再……再給阿漢一個機會好不好?」

  「賀排,以後我們分開睡吧!今天晚上開始……」

  「嗯。」

  「其實你很不安對不對?」聽到賀排這樣肯定的答覆,晉元更是五味雜陳。

  「不是。我是擔心你討厭自己……」

  「我……就是這個樣子,能壞到哪裡去?」

  「舜子說,最近你對自己對阿漢的感情,越來越動搖了?是嗎?」

  「……」晉元只是聳聳肩。

  「如果是因為我,我很抱歉!」

  「你道什麼歉?怎樣?我們只是玩玩嗎?」

  「如果沒有遇見舜子,我……可能會愛……會喜歡你多一點,對不起……」

  「你不要再跟我說對不起了!那會讓我更討厭自己而已!合則來,不合則散!我不會纏著你,也不會要你負什麼責的!」

  「晉元我不是那個意思!阿漢他……」

  「阿漢怎樣?不要再用阿漢來壓我了,我對阿漢的感情,我自己清楚!我遇見你,喜歡你,也是我自己的事,也許……也許那只是暫時的……」

  「我沒有怪你,也不是……不喜歡你!我只是要你知道,你跟阿漢的約定就快到了,我擔心你想放棄!」

  「六年我都等了,還會差這幾個月嗎?不管阿漢愛不愛我,我是一定會去赴約的,就算……就算我不愛他了,我還是要當面跟他說清楚,祝他幸福!至少……讓他知道,有一個人愛了他六年……」傍晚,山頂上的兩個人,吵的不可開交,兩個長長的影子,誰也不讓誰。

  「好啦!你別那麼激動!」

  「賀排,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

  「我只是很氣自己愈來愈不認識自己了……」

  「要哭、大聲哭吧……」賀排很心疼,他拉過晉元。

  那一天開始,他們盡量少在夜裡遇見對方,這樣對兩個人都好。這種距離有點遠,但是至少還知道對方過的好;這樣的距離雖然有點近,但至少都沒有越矩。

  「賀排,我明天就回去連上等待退伍,夏宇那邊……」八月,再不到一個月,晉元就要跟軍中道別了。

  「連長答應了?」

  「嗯,我跟他說好了。」

  「晉元,你……是想躲開我嗎?」

  「呵呵!賀排,你少臭美了!我還擔心你會陷下去呢?」

  「小鬼!」兩個人打打鬧鬧,似乎又回到昔日相知相惜的好哥兒們!

  「記得喔,那些回憶是不准回憶的!到時候舜子不要你,我可不接收二手貨!」晉元淘氣地翻了個白眼。

  「好~我也不會跟阿漢說,免得到時候他嫌你不夠忠貞,哈哈!」

  「喂~我都沒嫌他了,他敢嫌我?他……好歹他還跟孫桂慈上過床!我可是處男呢。」

  「哈,他又沒跟孫……」

  「好啦,別再扯了,越扯越遠!其實夏宇那邊……是我比較擔心的!本來說好,開學的時候陪他去上學的,看來,我要黃牛了。」

  「放心,夏宇交給我!要不他喊我球爸爸喊假的喔?」

  「最好是這樣啦,改天我要看到一個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喔!」

  「最好跟你一樣胖!」賀排伸手往晉元肚子一抓!

  「喂!噓~」其他人都在睡午覺,兩個大男孩吵的像兩個小孩。

  「賀排、賀排!」一聲聲急促的敲門聲把熟睡中的賀排拉回了世界。這是在晉元回部隊後的隔幾天!

  「咦?誰啊?」今天又不用查哨,賀排可是沒有半夜醒來的心理準備。

  「賀排,育幼院的李老師在外面會客室等你,好像很急!」

  「知道了,有說什麼事嗎?」習慣打赤膊睡覺的賀排,隨便拉了一件上衣套了就走出房門。

  「她沒說太多,好像有個小朋友哭不停……」

  「賀排長,不好意思,打擾你了!」賀排小跑步的來到會客室,遠遠就看見李老師不安地在小小會客室裡繞來繞去。

  「沒關係,李老師,是夏宇怎麼了嗎?」

  「嗯。明天就有人要接走唐果,夏宇知道後,哭的……哭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李老師雙手一攤,看來是真的沒輒了。

  「夏宇的糖果哥哥?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明天!要領養唐果的爸媽明天就要來了!我們一直隱瞞,就是知道夏宇會受不了,想不到剛剛唐果先是哭到睡不著,後來,夏宇知道後,情緒就……沒辦法控制了!」

>>>>待 續

*        *        *

  【桂花湯圓 】上、下冊將由鮮歡文化出版上市,裡面的內容有暫不這此刊載的後半部情節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