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初戀情人

  還記得風岩風嶼裡,我暗戀的那個高中同學嗎?沒錯!就是手機鈴聲跟阿仁一樣的那一個。姑且喊他為「鈞」吧!在我高中那個階段,他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讓我感覺像在戀愛的人。他!天蠍座,很巧,跟小海一樣。

  鈞是班上最帥的一個男生,很酷,不多話,就是一個……連自己被誤解、被謠言中傷,也懶的解釋的一個人。平常,只有在籃球場上才可以看見他開口微笑,說他懂事,可是有時候還蠻幼稚的,嘻嘻,他才捨不得罵我!


  高一下,我們意外同班了,不過,在高一上學期的時候,我早聽過他的大名,濃眉、大眼,又酷又帥的男生,一開始我還懷疑他是啞巴,可是怎麼不見他去念聾啞學校,所以,我確定他會說話,雖然我跟他同班一個月,可還沒聽過他開口說話……

  為什麼他在學校會是風雲人物,那是因為常聽到說哪個學妹寄情書給他,哪個女生在球場上為他爭風吃醋!我……其實也很鐵齒,我老認為,大家都喜歡我,喜歡聽我說笑話,喜歡跟我一起吃飯,可是為什麼鈞從來就沒用正眼瞧過我一眼!所以,這激起了我的好勝心,我決定闖關!我願意嘗試敲敲他的心門!反正,只是好玩!反正,男生也不會受傷!反正,只想試試自己的魅力……

  那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傍晚,大約三、四月,期中考結束,成績公佈之後,每個人的臉上都有點難色,我知道大家物理都考不好,當然我也不理想,不過,聽說鈞是班上考最高的。

  「鈞,你幫我問你的家教,看可不可以多教一個人,我想跟你一起補!」阿方開口問鈞,原來,鈞的物理家教老師是成大的高材生。

  「他不會有意見,主要是看我答不答應!」好跩!這是第一次我這麼近聽到鈞的聲音。

  「那……你覺得可以嗎?我的物理快完蛋了。」

  「如果要一起補,可以,你負責找地方,我不希望在我家。」

  「當……然可以!」感覺阿方似乎也很勉強,聽說他家也夠遠了。

  「你不要找太多人,包括我,最多……四個。」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鈞背著書包離開教室了,他跟我錯身而過,不過他當我是隱形人,我還刻意想偷碰他一下,可是那個打球打上癮的傢伙,竟然瞬間把我給閃過了,奇怪,我又不跟他搶籃球,他閃什麼閃!

  「小峰,物理考那麼差,想不想補習啊?」

  「我……」我倒沒想過補習這件事,不過剛剛偷聽到了,是鈞的補習老師,好吧,為了鈞,我跟他拼了。

  老實說,那時候青澀的十七、八歲,根本不懂什麼情愛,但是我知道,鈞有一股好大的吸引力,把我往他身上靠過去……

  最後補習的地方訂在小松家,他家是別墅,大的可以開一個補習班,上課第一天,我搭火車又轉搭公車到小松家去,但是為了鈞,這口氣、這艱辛,我忍下來了……

  兩個小時的上課時間,天啊!鈞還是沒用正眼看過我,不過我終於仔細的好好看過他了,該凸的凸、該凹的凹,我說鼻子跟酒渦,想到哪去了……總之,就是正點!而且在我們那個根本還不知道什麼叫衣著品味的年代,鈞已經算很會打扮的男孩子了,頭髮中分服貼、直筒年仔褲讓他的雙腿更加修長,當然,一件合身的T恤,兩塊胸肌若隱若現……

  「該死的天氣,竟然下起大雨!」補完習,才跟小松在家聊不到五分鐘,出了門才知道下起傾盆大雨。
怎麼辦?還得到外面去搭車,全身不淋的濕透才奇怪。我在騎樓下徘徊好一陣子,突然~

  「我帶你去車站。」一輛機車停在我前面,他身上又是雨衣又是安全帽,包的密密麻麻的,原來是阿方,呵呵,這小子還挺有良心的。

  「阿方,謝謝。還好你有繞回來,要不然我就回不家了……」

  「我是李鈞。」

  就這樣,我跟他有了第一次接觸,接下來,每次補習都是他到車站載我。往後的每一天,我都可以聽見他的笑聲;我坐在後座,他會對著鏡子扮鬼臉逗我笑;每天中午李媽媽的愛心便當,一定有我最愛吃的滷牛筋,那一天李鈞跟我說……

  「媽,你不要再幫我帶牛肉了,我已經吃膩了。」李鈞跟他媽媽抱怨。

  「我不是準備給你吃的,那是小峰愛吃的。」

  我聽了感動,我常常去他家,我知道李媽媽喜歡我,因為她說,從小到大,也沒看鈞帶同學回來過。

  聯考前幾天,我跟導師起了爭執,那時候我再也不想回學校唸書,反正已經畢業,我才不怕那個討厭鬼。鈞載我到車站,我跟他說好,剩下這一個禮拜,我們各自在家好好用功,聯考完後再見,我上了車,鈞沒有說任何話……

  每天晚上習慣跟鈞通完電話再睡覺,那一天也不例外,可是當電話接通那一剎那,我嚇呆了,只聽見電話那頭鈞一直哭泣的聲音……

  「怎麼了?」我好心疼,也不知道到底鈞發生了什麼事!

  「明天不……不能看見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沒誇張,鈞就是這樣說的上氣接不上下氣。

  聽到這句話,我開始整理我跟鈞的感情,是友情還是愛情?那一道分界線,似乎已經模糊,不過還好,鈞跟我都不太在意。聯考前夕,我躺在鈞的臂彎,我用書本上的原子筆,在他手臂上寫下一行英文字……

  「I hope you can love forever~」

  不過直率的鈞,他的反應著實讓我嚇一跳,想不到他竟然用自己的口水,把手臂上的「love」擦掉,然後拿過我的原子筆,補上「like」這個字。

  「有差別嗎?」

  「如果你是女孩子,我一定會娶你,跟你生活一輩子。但是你是男生,所以,我只能喜歡你……很喜歡你。」

  老實說,那時候我倒也不怎麼在意,我當時只是覺得「like」不能表達我對鈞的感覺,所以我才改用了「love」,不過既然鈞說會喜歡我,很喜歡我,我就滿足了。

  在我跟阿仁交往期間,鈞失戀了!他抱著我一直哭,這件事我沒跟阿仁提,我怕他會亂想。那一夜,鈞睡在我旁邊,可是我不敢抱他,因為我知道我不可以再跟他那麼親密,他是屬於某個女孩子的,我是阿仁的。隔天清晨,鈞再一次跟我說……

  「最瞭解我的人是你……最能容忍我的人是你……知道我需要什麼的人也是你……如果你是女生,我一定會娶你!」

  他又哭了!不知道她是為了拋棄他的那個女孩,還是為了我這個不是女孩的男孩而哭?

  2004年,農曆春節前,他結婚了!他知道我所有的事,可是他還願意邀請我參加婚禮,我知道,我將是他一輩子的朋友。他會知道我的事,那是因為去年底,嬿嬿(還記得茵茵嬿嬿嗎?)把「風岩風嶼」送給鈞了,而在之前,我也跟他提過我跟小海的事。嬿嬿沒跟鈞說什麼,只是告訴他,有空看看吧。聽說當他知道我出書的時候,表情非常驚嚇……我真想看他驚訝的表情是不是還一樣酷、一樣帥?

  婚禮上,他還是那麼帥氣,就連他堂哥也一樣帥,可能是家族遺傳。參加他婚禮的高中同學,只有三個,一個是小琪,一個是嬿嬿,那是他在高中唯一兩個比較有話說的朋友。

  「鈞會結婚?會不會只是個幌子?」小琪話一說,真的把我跟嬿嬿給嚇壞了。

  「幌子?」我當然知道小琪在說啥,高中同學老開玩笑說我跟鈞是班對。

  「前幾天鈞還跟我說,以前我們高中同學,有人出書了!你們知道是誰嗎?」聽到小琪這樣一問,嬿嬿真的嚇到把嘴裡的飲料吐了出來,不過還是很幽雅的吐在杯子裡,還好!

  「我……我沒聽鈞提過耶?」我還在裝蒜,也正在懷疑說為什麼鈞會把這件事告訴小琪?難道鈞連書都還沒打開,所以不知道內容?

  「待會兒敬酒的時候我再問他!」

  我跟嬿嬿互看了一眼,心都快跳出來了。

  「茵茵!是茵茵出書了,是寫她有關於空姐的生活。」我靈機一動,竟也把小琪唬過去了。

  宴會結束,我站在鈞旁邊,大家等著幫我跟新人拍照,但是,鈞正低著頭聽我跟他說悄悄話。嬿嬿後來跟我說,那個畫面很好玩,新娘跟其他人就等著拍照,而我跟鈞就在一旁靠在一起講悄悄話,像小孩子一樣,很真!最後,我要離開之前,李媽媽過來緊緊拉著我的手。

  「小峰,好久不見了,你都沒來看李媽媽。」

  「你愛吃的滷牛筋,李媽媽都還記得喔!」

  我很感動,高中那時候我還天真的以為,李媽媽將會是我的媽媽,呵呵!我告別了那場婚禮,告別了李媽媽,那種感覺,彷彿在跟自己的初戀說再見一樣!我祝福鈞,他找到了他這一生第二個的靈魂伴侶,當然,第一個是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