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岩風嶼

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20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餘溫灰燼

    快樂餘溫 到 記憶灰燼   從小到大,我把每一封信、每一頁小紙條,還有每一張卡片都鎖在同一個抽屜。男的、女的;生日卡、聖誕卡應有盡有;訴苦的、八卦的、感謝的、愛慕的也不少;告白的?或是情書?很巧,都是男的。不多,大概一千兩百多封……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遇到的貴人很多,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稱得上大家所謂的貴人,但是對我好的,那就是我的貴人。從國小開始,不!應該是幼稚園,我隱約記得,老師總是在發點心的時候,會多偷塞了一個布丁給我,要不就是選了一個最甜的水果放在我抽屜,當然我會把布丁轉送給我喜歡的人,作個順水人情,那時候當然不懂什麼是人情,但是只要是我喜歡的人,我就是會對他掏心掏肺,分享自己的全部,包括布丁跟心。   國小二年級,據說我可愛的不得了( 是據說,無法可考!你們別想再羞辱我了~),我們班上的老師就會跟隔壁班的老師炫耀……   「你看我們班的劉小峰多可愛呀!」老師常常下課就拉著我去串門子,然後就一定要捏著我紅潤的臉頰說我可愛,痛死我了。我還記得有一個女老師,老是喜歡抱起我,然後咬痛我的小耳垂,難怪長大以後,我這麼怕女人接近我的身體……   國小五年級,那時候中視八點檔一代女皇收視率高的不得了,每次週會結束或星期三下午團康時間,班上一定會上演一齣歷史古裝宮廷大戲(事後證明,小馬、阿杰、芷若跟我,長大還一直遲遲無法忘記這個戲碼,無聊時在路上就想來上演一齣!),當然全班投票一致通過由我飾演~~喜歡撒野的「武媚娘」!哈哈,同學說只有我才有放肆的本能,和下聖旨的本事。   我記得那時候是國小五年級,應該是星期三吧,那天下午一代女皇剛收工不久,我的抽屜多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放學後,操場旁邊大象溜滑梯見!一定要來。」那時候入戲太深,我根本不把班上那些不知名的宮女、太監放在眼裡,所以,我一看完就把紙條扔了,當然,也就沒去赴約。   隔天下午,一模一樣的紙條又來了,他很聰明,還特地署名跟註記日期,想必是擔心我以為是昨天那一張,後來,我去赴約了!(別再問我為什麼敢隻身去赴約了,因為第二次他寫說要請我吃一包科學麵,所以,我就去了。)   「阿家?是你約我?」突然從大象鼻子後面探出一個頭來,是阿家!那時候阿家在班上真的是一個能見度不高的小角色,他能約到我,應該像看見明星吧,嘻嘻。   「小峰,沒錯!是我……」阿家很羞澀的點點頭,眼睛還不敢直視我,想必是擔心被我頭上的光環射傷。   「阿家你……科學麵有帶來嗎?」   「有、有!這裡……」因為我的嘴饞幫阿家打破了這一場尷尬,阿家火速的從書包拿出我心愛的科學麵。   「阿家你……應該不只想請我吃科學麵吧?」我也火速的把科學麵搶了過來,萬一阿家後悔怎麼辦?   「小峰我……你可以幫我捧紅嗎?」   「噗~」我差點被科學麵噎著!我沒聽錯吧?捧紅?   「捧紅?」   「我希望你可以拉我一把,我希望在班上……可以像你一樣,被人重視!」   「阿…….阿家,靠我?我……自己都自身難保,怎麼幫你?」   「我觀察過了,本來阿文、小翔、建臨也都是默默無聞的人,可是自從你收他們為好朋友,他們就變成班上的風雲人物了!」   「有……嗎?那你……你想我要怎麼把你捧紅?」那一天我口吃了好幾次,不過想想,阿家說的話也有幾分道理。   「我想,下禮拜演第十二集一代女皇的時候,你挑我當大臣,不要再讓我演太監,這樣一輩子我也紅不起來……」   呵呵!可愛的阿家,不過我能力真的有限,不僅沒讓他在班上大紅大紫,還讓他請了好多科學麵,甚至一直到一代女皇下檔他都還沒走紅!不過這也不能怪我,誰叫他演技不好,跟其他演員又相處不來。   國中二年級,我開始收到愛慕信,是男的!第一次我嚇了好大一跳,後來就……漸漸習慣了,因為,往後的每一封信,信封內還會附帶上一張當日午餐的便當卷,我省了午餐錢,還有人每天誇讚我,我樂於習慣啊!反正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他都是用匿名的方式,一開始我每天猜,後來猜累了,猜到最後自己倒像個精神病,那索性就等他鼓起勇氣跟我告白吧!   「楊浩!」天啊!兩個月後的某一天,他用了真實名字,送了我一隻鋼筆!   「鋼筆?八百塊耶!楊浩送你鋼筆?」那時候一個便當大約三十塊,回家路上我跟芷若炫耀了一番。   說到芷若,他就是風嶼過後書上那個我認識了十六年的周芷若!他是我國中隔壁班的同學,我們兩個沒有同班過,只是上下學搭同一輛專車,就變成了超級好朋友。每天在車上我們會討論班上無聊的每一件事,當然他也知道我吃了兩個多月的免費午餐,所以,當他知道我收到那麼貴重的鋼筆,他可嫉妒了咧!因為他在隔壁班可也是響噹噹的人物,老師疼、同學也愛的那一種,從小到大我就輸給這個對手。   「喀擦、喀擦!」   「你拍誰?有人嗎……」上體育課,我一個人坐在樹蔭下,突然從我側邊傳來按下相機快門的聲音。   「喀擦!」他不理會我,又拍了一張,可是旁邊沒人吶,在拍我嗎?   「黃清榮!喂~黃清榮,你別跑啊!為什麼要拍我?」終於被我認出來了,偷偷摸摸拍照的是我們班上的黃清榮,可是我越喊,他越跑越遠。   「完蛋了!該不會是導師……要調查誰上體育課躲在樹下乘涼吧?」慘了,我心想糟糕,導師最討厭體育課躲在樹下乘涼的人了,上次還說如果被他逮到,每次上體育課就得先跑個三千公尺,我心頭一驚……   不過很奇怪,過了兩天導師還遲遲未找我去「談談」,我心裡還正覺得納悶。突然,有一天的傍晚,放學後我在榕樹下等車,黃清榮跟我四目交接,不過很奇怪,他竟然躲開了我的眼神,我不疑有他的追了上去,一來想問他為何看見我就跑?二來當然是有關那天體育課拍照的事。   「我……我沒有啊!我想繞過去那邊不可以喔?!」這個黃呆榮真是呆,眼神閃爍成那樣,沒有事才有鬼!   「你老實說,是不是他派你來拍照的?」除了導師,我想不到有誰這麼無聊。   「你知道了?」黃清榮轉頭看我了,準是被我猜中了心事,小時候大家最討厭導師的「爪耙子」了,誰叫他就一副心虛的樣子。   「呵呵!我就說嘛,如果不是他,誰會那麼無聊體育課帶相機來。」   「小峰你……怎麼知道?他還說不可以告訴你……」   「好啦,我不會怪你,反正你也只是奉命行事,處罰就處罰吧!」我聳聳肩,我就不相信導師捨得懲罰我。   「你想怎麼處罰你說吧,錢我拿了,你要怪就怪我。」   「錢?導師要你拍照還給你錢?黃清榮,這種錢你也賺?」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劉小峰,這件事……跟導師有關係?那……事情被導師知道,楊浩被罵了嗎?」   「楊浩?不是導師……」我搞糊塗了!不是導師要叫他偷拍上體育課偷懶的人嗎?   天啊!這個傍晚我終於把事情搞懂了,不甘體育課、也不甘導師的事,竟然是楊浩出錢、出相機要黃清榮來捕捉我的每一個鏡頭!拍到我的側面一張,佣金新台幣三十塊(不好意思,因為家族裡的人國際化了,恕我用新台幣這字眼,要不被以為是美金、人民幣或港幣,我可承擔不起!),而正面一張五十塊,最後呢,我的臉部特寫,每張竟然值新台幣一百塊!呼~不知不覺覺得自己走路都有風……   上了高中,我遇見讓我曾經有戀愛感覺的第一個男孩,沒錯!他是鈞,就是我用一整篇短文「初戀情人」來紀念他的鈞。   在高中三年裡,除了擁有跟鈞這場假象的愛情之外,我遇見了我這輩子最簡單,卻最真的友情,那就是茵茵、嬿嬿、十分、亞惜,另外還有公子、阿樂跟小歪。前四者是女孩,後三者加上我剛好也是四個,都男孩。很可惜,我無法把鈞拉進這個小團體,說我自私想私下擁有他也好、或是說他太封閉也沒人會反對。我知道他們七個寵我,也需要我,我的任性,他們會說服自己去接受,不過我也敢保證我對他們也絕對真心。   墾丁!也是我們八個人印象最深刻的旅程,在夜裡,我們躺在山崖上看星星,一夥兒人唱著那時候正流行的民歌,從「外婆澎湖灣」、「鄉間小路」唱到「偶然」、「再別康橋」……到後來甚至還跟隔壁一群陌生人飆起民歌來,一首接一首,快樂極了!墾丁的黃昏,跑著四輛協力車,一路上載滿八個開懷的青春,沿著海邊,穿過草原,烙下一頁頁的印記……   「小峰,你知道嗎?我今天收到一封信……」茵茵挽著我,學著我一貫高八度裝神秘的語氣說話。   「是……有人想透過你跟我告白的信嗎?」   「哈哈!不是。是……有人說很羨慕我,可以跟你走這麼近……」   「少來!哪有人這麼無聊!」   「真的!是真的。她還說,好希望打入我們這個團體,可是,她說她知道自己做不到……」   「那你退出,換她進來好了……」我故意裝的不屑,嚇唬茵茵的。   「啊?不要,我才不要,好不容易擠進這個圈圈兒,你不要趕我走嘛!」   「跟你開玩笑的,趕你走了,誰來幫我撐場面啊,呵呵……」   我忘了那一年是嬿嬿的幾歲生日,我們幾個買了一張好大、好大的卡片,大約是平常卡片大小的十倍大,我們七個寫了滿滿的祝福在卡片上,送給嬿嬿當生日禮物。那一個下午,我們聚在嬿嬿家裡,跟平常一樣,說冷笑話、批評班上哪一個討厭鬼,不知道什麼時候嬿嬿偷偷按下錄音機,她竟然記錄下了我們那整個荒唐的下午,我們沒有人知情,所以,內容極為真實跟……不雅,呵呵!原來嬿嬿是有計謀的,她一定是看準了日後我會走紅,想拿這個來威脅我!哼!嬿嬿心機好重,差點就可以趕上我了。有幾次,坐在嬿嬿車上,她會不經意突然播放這捲錄音帶,帶我們走回校園時光,讓我們彷彿又年輕了起來……   現在八個裡面,有人是老師、茵茵是空姐、阿樂還在就讀博士班、有人是職業軍人……還好這幾個朋友現在都過的好,我希望他們可以一直好到生命的最後,也許現在沒能像以前一樣常常聚在一起,不過,我深信,只要有機會,那種曾經那麼熟悉的感覺跟默契,一下子就可以找回來的。   上了大學,我……才開始慢慢找到自我、面對真實的我。從大一開始,我就陸續遇見很多對我傾心的男孩,當然,其中也有兩個是我……喜歡的那一種男生,當然這都是在我遇見阿仁之前的事……   記得有一次我受點風寒,生病了,庚頤熬了一鍋香菇雞湯拿到我住的地方來,我躺在床上,他一口一口餵我喝下那熱騰騰的雞湯,我很感動,也很自責,因為聽說為了這件事,庚頤他女朋友吃醋了,很嚴重、很嚴重的那一種醋。後來在我逼問之下,庚頤轉述了當時的情況……   「我為什麼要喝劉語峰喝剩的?我又不是狗!」我喝了兩碗雞湯,其餘的,我堅持要庚頤拿回去吃,因為香菇那麼大朵,我知道肯定花了庚頤不少錢。不過庚頤他女朋友-小霈,在家已經大發雷霆了。   「小霈,小峰他生病了,沒人照顧他,你不要這樣啦!」   「吳庚頤!我生病的時候你有這樣照顧我嗎?你會這麼緊張嗎?劉語峰算什麼,你去跟他在一起好了。」   「小霈,你扯到哪裡去了,小峰他……」   「對,他需要人家照顧,他還小,他不會照顧自己。」   「那你都知道了,應該可以諒解啊!」   「唰~」小霈把雞湯從桌上甩了下來,熱湯就濺到庚頤腿上。   後來竟然是因為庚頤腿上的紅腫,才讓小霈冷靜下來,一場不必要的誤會,也才劃下句點。庚頤事後跟我說,早知道如果受點傷可以讓小霈轉移焦點,他應該在進門之前就先灑點熱湯在自己身上的。我聽了心好酸……   二十歲生日那一天,班上吆喝了一夥人在KTV幫我慶生,我記得那一夜瘋到凌晨三、四點。當他們送我回到宿舍,我早已精疲力盡,在我要跨進房門的時候,我突然被地上的東西絆倒了,我順勢坐在地上,打開了那一份神秘禮物。   「天啊!是什麼東西?不會是炸彈吧?」   「一、二、三、四……十六、十七!」我愣住了,袋子裡面裝的是十七張CD,是張清芳從第一張到目前為止所發行的全部專輯。沒錯,我學生時期最喜歡的歌手就是張清芳,可是,是誰送來的?今天沒跟我們去唱歌嗎?   我醒了,完全驚醒了!那是我當時收過最貴重的一份禮物,當時一張CD大約三百一十元,十七張?那不是五千多塊嗎?天啊!一個學生哪有這種閒錢?我把所有CD倒了出來,可是,卻找不到任何卡片或紙條,是誰送的?誰呢?   這份禮物和這個不知名的人,讓我興奮了好幾天,但也困惑了我好久。這一個矛盾,在我日常起居起了不小的疙瘩,總覺得得不到答案,心有點不甘。大約兩個禮拜後的一個下午,在一場大雨後,小雨仍依稀飄下,我走在校園裡,小心走著,躲過一坑一坑的水窪,突然,有人撐著傘,靠近了我身邊……   「阿逸?你也還沒走?」我以為等了這麼久的雨,同學應該都走光了。   「CD聽了嗎?」   阿逸是一個不多話的大男生,平常跟我交集也不多,我只知道他當完兵,年紀長我們一般同學幾歲,像個大哥哥。我問他為什麼想送我一整套專輯?他說,他也喜歡張清芳,蒐集了張清芳每一張的錄音帶跟CD,他還說,他覺得那一套CD送給我比放在他身邊來的有意義,所以,就送給我了!   天啊!送給我那一份禮物的原因,竟然是這麼簡單,卻令我感動萬分,當然,從此我們也變成了好朋友,還一起參與了張清芳幾場的演唱會……   我的校園生活,無法一一贅述,感動的,都放在我心裡了。翻著那一千多張的信跟卡片,每一字句確實記載了我的點點滴滴。文字,是別人寫下的;過去,是我一輩子的寶藏;每看一次,我的心就會糾葛一次,甜的、酸的、傷心的,撲襲而來!能全身而退我感謝上天,如果身陷過去、無法自拔,我只怪自己……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再過幾個小時我就得收假回軍中,那時候阿仁剛拋棄我不久,我在房裡看著所有的信,心裡想著阿仁,再怎麼看那些快樂的往事都快樂不起來。越想阿仁,心裡越是難過,看著從小大到大家對我的呵護與支持,在我心中跟阿仁的對我背棄成了最大的對比跟諷刺,於是,我把所有的信、紙條跟卡片,裝進了兩個大紙袋,我背著他們,拿了火柴盒,來到我家後院……   「對不起!這些回憶我負載不了了……」看著一根小火柴孕育出這樣大火,我的眼淚是澆不熄它們了。   「燒吧!如果這樣能讓你快樂一點,把過去燒成灰燼吧!」火的背後,只有我暗地裡為自己找藉口。   記憶,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剝奪它存在的權力;灰燼,散在空中,卻層層覆蓋在心上。文字燒成了灰,我的快樂未曾多上一點。   我後悔自己親手焚燬了自己的年輕護照,每一封信、每一張卡片就像每個時期、每個階段的簽證,我去過的地方、經歷過的事,我竟然沒有勇氣將它們保留下來……   還好,大家給我的熱情很強烈,所以,快樂的餘溫還留在我身上;記憶的灰燼還在我心中。我想等我老到坐在搖椅慢慢聊的時候,這些記憶的微溫,將會是一股最溫馨的火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