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在墾丁的沙灘上, 畫一條長長的水平線, 分開寫下彼此的名字, 你寫峰,我寫海。 我們抬頭相視而笑, 一起等待浪花到來, 看它將誰的名字掩埋……
  • 1736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遇見迷彩

  「草綠青春?」   「我的迷彩畫?」小海搖搖頭。   「還是……迷彩同話?!」   「這個好!迷彩同話!」我點點頭,終於,小海幫我拿定了主意。   其實早在「風岩風嶼」結束之後,很多讀者就催促著我應該早點著手進行新的故事。而我,老實說,根本還沒學會應該如何創造全新的故事,所以那時候,我只能在腦中搜尋舊有的記憶,突然!我腦海中突然閃過一些片段,那是我的軍中生活,我很確定。於是我有意無意會開始回想我在軍中的每一個日子。一來,那時候才退伍兩年多,記憶還猶新!第二個原因嘛!當然就是迫不及待想跟各位分享,劉小峰這個醜小鴨怎麼能在軍中變天鵝了呢?   「迷彩同話不好。」   「為什麼?我覺得這名字挺不錯的啊!」就當我還沈醉在以為這是一個天衣無縫的書名時,一棒!小海把我敲醒了。   「我想,有些讀者會跟我一樣。」   「跟你一樣?嗯~不懂!」   「正經一點啦。」   「我這樣還不夠正點喔!」反正只要我賴在他身上,我就不想下來,也正經不起來。   「好,那我不提意見了。隨便你要叫什麼阿彩、大同小同的。」   「唉呦~小氣鬼。好啦!可以說了吧……」我心不甘情不願從他胳肢窩裡鑽出來。   「如果是我,我希望買來的書可以放在書櫃,但是,卻又不想讓別人知道那是關於同志的故事。」   「那……那是要稱讚我風岩風嶼取的好囉?!」我裝俏皮的功夫已經無人能及。   「要我拍拍手嗎?」   「不用了,對不起!請繼續……」海眼神之冷啊~   「所以,我的意思……故事名字絕對不能有這些敏感的字眼,例如男生的男、同志的同之類的……」   「會不會……我們會不會考慮太多了?」   「今天如果風岩風嶼嶼被人看到,頂多覺得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如果有人看到迷彩同話,難道你不覺得這會讓人直覺聯想到同志嗎?」   「是……是有一點啦。」   「所以,為了一些潛水的朋友跟讀者著想,故事名稱盡量避免才好!」   「喔~我先替他們謝謝你喔。」我的嘴唇往上輕碰了他的臉頰。   「沒誠意,你聽不進去就算了,幹嘛敷衍我。」   「我沒有,海大人冤枉啊!」   我真的不是在敷衍小海,我只是突然覺得小海變細心了,他會體貼我的讀者了,平常對讀者的事他是那樣不在乎,想不到連這種小細節他都注意到。當然,我求他原諒的下場,就……怎樣!很期待我再生個海寶寶嗎?哈哈!這次沒有,我只用一客牛排就打發他囉……   我一邊咬著牛排,一邊看著小海得意的笑容,想不到花個小錢可以這樣滿足小海,我想著以後如果小海都這麼幫我跟讀者著想,我就再請他吃一頓好的!突然,小海這個論述,把我拉回到N年前的高中時代,我生平買的第一本小說,那就是……白先勇大叔的「孽子」!那時候我不敢公然在書局、也不敢蹲在圖書館裡看,於是下定決心把「孽子」買回家。回到家,為了不讓家人起疑,也為了讓自己安心,我在我書櫃找了一本大小相仿的「湯姆歷險記」,於是,我扒去「湯姆歷險記」的皮,買了一個書套把「湯姆歷險記」層層包好,最後再把孽子裝了進去。終於,我終於體會到小海這個想法是必要的……   「草綠迷彩?」   「青春草綠色?」   「怪怪的!」我跟小海兩個不約而同。就一直繞著「迷彩」、「草綠」和「青春」這三個字眼排列組合!   「迷彩青春?!」   「迷彩青春!」   「就是它了!迷彩青春!」   當天晚上確定要取這個名字之後,我還馬上上網跟幾個讀者說呢,可見那時候我有多興奮。就這樣,「迷彩青春」有了官方的名字。而從那天開始,我漸漸開始搜尋記憶中穿迷彩服的樣子,包括自己還有那些曾經在軍中遇見過的人。兩個連長、阿聖、張亦、侯排、信仁學長……   而哪些人該留、該刪,我在白紙上一一列出來。我跟哪些人的關係該挑明著說、還有哪些人的行為可能觸法,我先得過濾,要不然如果因為我的「迷彩青春」讓一些弟兄牽扯上刑法,那我真是罪過、罪過!   不知道是年紀大了,還是軍中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我腦海裡的有些片段竟然連貫不起來,不是停在我跟連長外宿那個晚上,就是停在學長吻我那一剎那……   「不行、不行!」我搖搖頭,藏在我腦海裡的「迷彩青春」不該只是這些激情的畫面,雖然我知道者跟族人希望我在這方面多描述一些,但是,「迷彩青春」裡的友情和那些兄弟的情感才是真正我該多琢磨的……   於是,我打開了我的「莒光作文簿」、於是我找出了我的「退伍令」,最後,就連上一次那把火來不及燒毀的那一把「情書」,我也從床底下挖掘出土,為的就是拼湊我的「迷彩青春」!這樣你就知道你們多狠了吧?為了你們,我一次、又一次的被侵蝕……哈哈!   半年後……   「迷彩青春你們要?」   這是鮮網給我的答覆,真的嚇我好一大跳,我心裡還在想不會吧!?之前鮮網對「風岩風嶼」都沒興趣了,怎麼現在會想要出版「迷彩青春」呢?禮貌性的給鮮網捎了一封信,是因為優先出版權在鮮網手上,本來大家都以為架空又是催生「迷彩青春」的人了,想不到鮮網要了這個孩子!還好,鮮網真的很有誠意,不厭其煩的跟我討論細節、詢問我意見,所以,我的心又稍稍放下了一點,但是,在「迷彩青春」上未出世之前心還都一直懸著呀!不過,在鮮網邀稿後不久,我卻有點遲疑了!那……那我真該把軍中的「猥褻」、「榮耀」、「不安」、「嫉妒」、「黑暗」和「柔情」這些種種公諸於世嗎?是會有很多人對號入座,還是有人覺得不可思議呢?   「好吧!反正很多人都沒當過兵,即使有,可能也沒經歷過這樣的青春……」   於是,我按下送出鍵,把我校過的稿子,把我的「迷彩青春」交付了鮮網!   二00四年,五月,我赤裸裸的「迷彩青春」就要攤在各位眼前了,你們可以好好看看,看完之後……呵呵!可別想循著我的腳步登上「軍中情人」寶座,那可把你摔的鼻青眼腫的,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